創作內容

9 GP

【遊戲同人小說_GirlArms】The Storm(5)

作者:歷史謎團│2013-07-01 16:15:02│贊助:124│人氣:528
---

------

---------

過去 那一夜晚


  泰勒.湯斯上尉人就站在前線,望著自己手下的士兵--總計一百四十四人,三個排--雖然身上背著沉重的裝備,他們仍舊迅速地朝戰術地點移動,充分展現出平時嚴格訓練的一部分成果。

  伍德中校原本計畫在特種部隊潛入敵營後製造混亂,並緊接著派遣遊騎兵前往支援,建立起一道固定防線,以方便任何類型的補給。待他們削弱敵方一定勢力之後,最終才會將整批部隊送入小鎮之中進行掃蕩工作。

  可是那名年輕人--國內情報局派來的幹員卻否決了這個方案。

  原因在於他們交火的地方並非阿富汗或伊拉克,而是姆大陸;姆大陸,這個充滿威脅的神祕之地,隱藏著不少平時看不見的危險。上述的計畫雖然較為安全,但也將大大拉長戰鬥時間,造成許多不必要的風險。

  青年說得沒錯。儘管他的異議一開始引起上級軍官的懷疑,但最後他們都看清楚隱藏於此次作戰中各種各樣的危機……只要走錯一步,就連這些精英士兵也將葬身異處。時間是這次作戰成功與否,甚至和士兵傷亡數量擁有直接關係。

  為此,軍方得出了另一個方案:當特種部隊與敵方交火之際,遊騎兵將從後頭包圍小鎮,並藉由重武器支援,直接突入敵營,將其一舉擊潰。

  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便是他們無須去考慮任何平民死傷的問題。因為在作戰之前,軍方高層告知他們這回的交戰規則--也就是所謂的rules of engagement--他們將進入自由交戰領域(free-firezone),儘管這在過去是鮮少發生的。

  簡單來說,士兵允許射擊所有視線中會移動的物體。

  對於一名軍官而言,他必須無時無刻去衡量無辜百姓與士兵兩者的性命。他當然會試著在達成目標的同時盡可能降低平民的傷亡,但這是以士兵能安然無恙為前提。迅速且精準的打擊能夠減少士兵的風險,因此簡單二要的交戰規則便更顯重要;任何拿著武器的人,從男人、女人或小孩,都將歸類為敵人;任何用於開火作用的掩護,從一棟建築物到一面泥牆,都將歸類為敵方基地。

  青年或許比其他人還要了解姆大陸,不過一談到那些可憎的恐怖分子,那麼凱拉.史考特士官、泰勒.湯斯上尉,或伍德中校,他們對於敵人的瞭解可不在青年之下。事實是,這些軍人都是獵殺恐怖分子的佼佼者。

  「長官,」這時一名年輕的中尉走了過來,向自己的連隊長報告:「迫擊砲已經準備就緒。」

  湯斯上尉點了點頭,下達命令:「我要一隊和二隊向城鎮南端區域進行轟擊,三隊及四隊為特種部隊提供彈幕掩護,五隊則負責尋找機會目標。記住,任何彈著點都必須距離教堂於一百碼之外。」

  「瞭解。」

  那名中尉行了個軍禮,接著轉身朝向迫擊砲隊走去。在第二波的支援裡頭,伍德中校提供了遊騎兵十五座60mm迫擊砲。就為了在這一刻發揮最大的效用,這群士兵不知花了多少時間在精確定位與射擊訓練上頭,他們非常地期待--甚至驕傲展現其訓練成果;對他們而言,將60mm口徑的迫擊砲拋入遠在幾百公尺之外的汽車天窗簡直易如反掌。

  事到如今,即便要把整座城鎮夷成平地也綽綽有餘--當然,除了那間教堂之外。

***

  伍德中校的耳邊響起各個不同軍官所下達的命令,那些勇敢的士兵正在敵陣中執行著自己的任務,與那些威脅著自己國家的敵人戰鬥著。

  剛剛無人機又飛彈了一枚空對地飛彈,剷除一座位於城鎮南端的敵方機槍陣地。同時間,遊騎兵的迫擊砲架設完畢,他們先是發射了一枚又一枚照明彈,將那些試圖隱藏於黑暗中的恐怖分子照得原形畢露。緊接著,遊騎兵猶如一把鋒利的小刀,直接貫穿敵人的防禦陣地,在來自空中與地面的砲火支援下擊垮敵人及其戰鬥意識。

  一棟又一棟建築、一條又一條街道,完全不給敵人任何喘口氣的空檔。他的士兵正迅速地控制整座小鎮。伍德中校曾在中東地區服役多年,通常在這種節節敗退的情況下,那些塔利班份子會選擇逃入山區裡頭--沒錯,最常見的游擊戰術。即便是坐擁全球軍事實力第一寶座的他們,也在越戰及反恐戰爭中吃盡了苦頭。
  
  不過這一回,敵人將沒有任何選擇餘地。因為他們知道一進到山區之後,將會面對什麼樣的怪物。那些僅在姆大陸才會出現的怪物,又被稱為原生種的機械生命體。

  打從一開始,敵人就失算了--伍德中校正在敵人自己的遊戲裡擊敗對方。他們以為只要躲在姆大陸深處並受到原生種環繞,自己便可以安然無恙且為所欲為;他們以為有了其他物種的幫忙,就可以在姆大陸上自稱為王。

  他們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此時此刻,敵人已經潰不成軍。而他們也無路可逃,因為其他地區正受到可怕的怪物統治著。現在唯一一件足以影響作戰勝負的,就是身在那棟教堂建築物裏頭的東西。伍德可不容許任何敵人和那些東西有所接觸,要不然那將為這次作戰帶來極大的災難。

  「東西……嗎?」

  一想到這,伍德中校的臉上不禁蒙上一絲陰霾。

***

  當第一發迫擊砲落入戰場之際,那獨特的高頻呼嘯聲響立即傳入眾人耳裡。

  只要是有經驗的人,都會在第一時間趕緊臥倒。身為一名步兵,你只有一、兩秒的時間可以做出反應,而這幾秒便足以決定你的生死。

  所有特種部隊人員--其中包括第一士官長凱拉.史考特--他們便是屬於這類的人物。幾乎是同一時間,她與其他隊員一齊趴下或蹲下,盡可能地將身體隱藏在任何可以當作掩體的物體後方。迫擊砲隊或許擅長幹他們的工作,可是戰場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直到砲彈落地前你永遠也不能確定自己是否會被擊中;事實上,友軍誤傷正是軍隊一大死傷因素。

  幸運的是,第一枚迫擊炮落在距離建築物三條街口之外。過了一段不到五秒的時間間隔,第二枚砲彈隨之而來,這回比較接近特種部隊駐守的建築物,但仍不足以對他們造成傷害。然後,第三枚跟著襲來--凱拉.史考特士官改變姿勢,以單膝跪地的方式放低身子,探出頭望向正逐一被轟炸得區域。

  幾乎有那麼一瞬間,她對那些遭受轟擊的敵人感到一絲同情。對於一名步兵而言,你只要做出錯誤的選擇,你將會輕易地於戰場上喪命。而迫擊炮的轟炸實為步兵一大噩夢。請試想:敵人正在無法觸及的地方發射砲彈,你完全沒辦法進行還擊,你唯一能做的大概只有待在原地祈禱。

  問題是,如果你試圖站起身逃跑,幾乎無庸置疑地會被破片所擊中。假如你不移動,湧自內心深處湧現的恐懼將會爬滿整個身軀。身旁被砲彈的尖嘯與爆炸聲所包圍,你必須試著無視恐懼感與生存本能。那可不是人人都辦得到的。可能的話,盡量將身體縮緊一點,並忍住尿意--因為經軍方調查,大多數非專業人員都會在一連串轟炸下尿溼褲子。嚇得臉色蒼白也好,尿褲子也罷;你只需要記住一件事:不要站起來!

  史考特瞥見一抹身影閃過眼角,她將步槍舉到肩膀的位置,在夜視瞄準鏡的協助下看穿黑夜,正好抓住那抹站起來的敵方人影,對方正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往反方向跑去,或許他終於忍受不住轟炸所帶來的恐懼感。史考特對著那身影輕扣下板機,對方瞬間倒地不起。

你再也站不起來了,傻瓜。史考特喃喃說道,然後便往屋頂方向移動。

  整座小鎮被染上了火焰的色澤,使得掛在天際邊的月亮都失去了光彩。從小鎮南端那一頭傳來由爆炸與槍響交織而成的樂章,代表著遊騎兵的進駐,也演奏出了敵人最終的命運--完全毀滅。

  她及手下的人員毫髮無傷,而且他們也成功阻止敵人與教堂有所接觸;今日,特種部隊再度證明了自己的實力。這當然也得歸功於精密的作戰計畫。

  完美的計畫防止糟糕的行動出現,所有職業軍人都尊敬和理解這句話。

  嘴角微微向劃出弧度,她對於作戰完全遵照計畫執行感到非常滿意。不過那抹笑容馬上又消失得無影無蹤。因為她心底曉得作戰還未結束,要放鬆警戒還嫌太早了點。

  凱拉.史考特士官凝望著位於小鎮正中央的教堂建築物。現在特種部隊能做的,只有等待、再等待……等待突入那棟建築物的瞬間。

***

現代 某一傍晚


  經過幾天簡單的療養,青年指揮官已經可以自行走動了。不過每當這名身高五呎四的青年踏出一步,他仍會感到腹部一陣刺痛。傷口復元得很慢,他走得也很慢……

  「需要我背你嗎,指揮官先生?」

  「不、不用啦!」

  刻意放慢腳步走在青年指揮官身旁的,是一名身穿灰色套裝的年輕少女。她擁有一頭長度及肩的金色頭髮,以及一雙大大的藍眼睛。五官端正的素臉,則帶給人非常自然的活力與美感。少女地臉蛋上掛著淡淡且穩重的笑容,展現出一顆經常保持著快樂的心,並且凡事都能是處變不驚,以平和的心境面對任何困境。

  另外一大特點,大概便是沒有穿著裙子或褲子之類的衣著--取而代之的,是由金屬裝甲所構成的機械;不僅如此,少女的背部及頭頂也都穿戴著類似的裝備。

  她是一位少女兵器,名字叫做莉歐.萊茵。

  「真的不用?」莉歐又問了一次。

  「我說不用就不用!」青年提高了音量。他的身高只比莉歐矮一點點,但此刻卻因疼痛而稍稍彎著腰,迫使他必須仰著頭拒絕對方的好意。

  「可是指揮官先生看起來很痛苦。」

  一針見血。

  「好歹我也在軍隊待過,這種傷死不了人。」青年回答,面色有點發青。

  「是嗎?可是某人前幾天差點就死掉了喔。」莉歐將雙眼瞇成一直線,嘴角揚起的角度更大了。

  「那、那只是我太大意了而已……」

  「逞強可不是什麼好事。」少女低喃道,但她的話語卻清晰地傳入青年耳中。「你總有一天會害死自己。」

  最後那句話令青年有些毛骨悚然,不過又感到一絲疑惑;畢竟自己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為什麼經由莉歐的嘴說出來之後,反而讓他背脊發涼呢?他搖了搖頭,將這無用的想法拋在腦後。

  兩人繼續向前行走。

  附近沒有一樣東西能吸引目光,一程不變的光景;除了樹木,還是樹木。

  豎起耳朵,寂靜,除去蟲鳴和樹葉的沙沙聲,自然的聲響,沒有任何值得留意的聲音。不過,這份寂靜卻反倒更讓人有一股現實感。

  若是在朝陽下,或許還能心情愉快地散步。但在天色漸暗的這個時刻,在旁人看來肯定只會理解為磨練膽量或企圖自殺這一類的行為。

  若非要做選擇的話,那就是後者吧。

  因為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來,他們倆正冒著極大的風險,在接近夜晚的時間點穿越這片未開發的森林。

  為了躲避『敵人』的追擊,青年指揮官選擇了常人不會選擇的道路走--不,就連道路那種東西都不存在,只是一處林木密布的原始森林。除非是在資源充足且對地形做好萬全調查的情況下,青年指揮官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如今的狀況卻和過去相差甚遠。他曾坐擁來自軍隊以及來自國家戰爭機器的支援,藉此協助他穿越險惡的環境。然而現在的他只剩下最基本的活命物資。或許,他目前擁有最寶貴的資源,大概便是莉歐這名少女吧。

  她在野外求生的經驗幾乎不比青年差,尤其在千變萬化的姆大陸上頭,人類總會對這塊土地備感陌生。除此之外,莉歐的表現出乎青年指揮官預料得優秀。這裡的意思是,受到人類文明發展的影響,大多數少女兵器已經逐漸適應了所謂的現代生活。她們失去了原有的生活型態、社會結構。在得以和人類和平生存的同時,這些少女和自己的故鄉之間的連結也慢慢消失。

  這究竟是好是壞,就端看未來的發展了。

  「話又說回來,」莉歐忽然開口說道。「指揮官當時傷得很重呢,連我都嚇了一跳。」

  「畢竟座車從懸崖上摔了下來……」青年指揮官苦笑著回應。「還能活著就已經是個奇蹟了。」

  「我很好奇……」儘管表情依舊平淡,莉歐的語氣裡卻透露出一絲興味--更精確地說,在那稍稍提高的音調之中甚至藏有著懷疑的氣息。

  青年停下腳步,將嚴肅的目光集中於莉歐身上。

  「怎麼了嗎?」

  「指揮官先生被攻擊的時候--」莉歐頓了幾秒,然後說道:「指揮官先生究竟是如何被攻擊的?」

  青年立即回答道。「我之前說過了,我本人在駕車前往小鎮的路上遭到了激進派的突襲,連人帶車掉下懸崖。」

  「指揮官先生就這麼想成為英雄嗎?」

  「什麼?」

  「英雄呀。」莉歐又重複了一遍。

  青年指揮官皺起眉頭。「妳到底在說什麼?簡直不清不楚的。」他說。

  莉歐深吸了一口氣,接著說道:「不管怎麼想,獨自一人要闖進敵方基地都實在太過魯莽了。以指揮官先生出身背景來說,你真的會單幹這麼愚蠢的事情嗎?假如你不是頭殼壞的話,要不就以為自己是不死身的英雄。況且光是你中埋伏這一件事就疑點重重了。當傑洛與我旅行之時,我們從未聽聞過新出身的激進派GA團體;即便傑洛並非專業情報人出身,其行商身分應該多多少少都會打聽到一點消息才是。因此,我可以大膽推測這個團體是近來才產生的,暫時還未擁有完整的組織性。像指揮官先生這樣的軍方情報人員怎麼會這麼容易就中了她們埋伏實在不太合理。因此這就扯上了指揮官先生的目的。如果是為了偵查隊方的動向,那麼人類應該可以幹得更漂亮吧?派遣你們最自豪的無人飛行器之類的……即使是在姆大陸上多少也行得通。指揮官先生從一開始便說要進行調查,到底是想要調查什麼?我絕沒有小看過你的能力,但違反了最有效率搜取情報方法的你,真能調查出個所以然來嗎?而且這還是在自己隨時都會被激進派GA殺害的環境之下。無論如何我都無法得出一個符合邏輯的結論。

  現在,我的問題夠清楚了嗎?」

  滔滔不絕地講完這一長串句子,莉歐卻連大氣都不喘一下。她望著青年指揮官,那雙水汪汪的眸子彷彿能看穿任何事物--就某種意義上而言,她和眼前這名青年非常地相似。

  你在想什麼我都很清楚--莉歐的雙眼似乎在述說這句話--這還不是全部喔。

  訓練有素的漠然表情連動搖一下都沒有,青年指揮官直視著少女投來的目光。然後,他緩緩地、慢慢地開口道出了以下這句話:

  「妳在生氣嗎,莉歐?」

  ……

  …………

  ………………

  沉默。

  凝重的氣息持續了將近十秒。
  
  緊接著,莉歐做出了超乎與其的舉動--

  她笑了。

  開懷地笑了。

  她一隻手扶著樹幹,另一隻手摀著自己的腹部,眼角似乎還閃現出淚光。過了一會兒後少女才回過神來,深深吐了一大口氣。

  「不,我倒沒有多麼生氣。」她一邊說還一邊咯格笑著。「只不過指揮官應該多相信我一些。」

  青年指揮官抿著嘴,表情有些茫然。

  「我可是你雇傭的GA耶!」莉歐輕輕戳了戳對方的額頭。「如果不曉得指揮官所面對的情況,那麼我又該如何完成自己的任務呢?指揮官先生當初便不應該瞞著我這麼多事情。」

  「我並沒有--」他突然住了口。

  糟糕,青年指揮官在心裡暗罵。原本打算在對方詢問之時以機密理由而輕輕帶過,現在自己反而錯失了這個時機,甚至連打太極的機會都失去了。

  莉歐再度瞇起雙眼,像隻野獸般盯著他。目光中不僅帶有純粹的愉悅,更浮現出冰冷的恨意,令青年指揮官的心突然抽成一團。

  她知道……

  「太遲了喔,指揮官先生。」少女臉上掛著的是溫暖笑容,嘴巴卻道出了青年無法逃避的殘酷事實。「假如你想編織任何藉口,都只會讓場面更難堪而已。我們的合作關係也會因此結束吧。這樣子的話,指揮官先生只會陷入更大的窘境而已。」

  她知道那一件事……

  雖然不曉得她知道或至少猜中多少,但是她已經開始懷疑了……

  「現在,就請指揮官先生老實招出一切吧。包括你真正的意圖,以及你和那一座城鎮的淵源。」

  莉歐笑瞇瞇地說。

  無形之中,青年指揮官意識到莉歐移動到自己面前,他們之間僅剩下不到一尺的距離。

  「我……」

  「猶豫可是不行的喔,指揮官先生。」莉歐貼心地提醒對方。「這樣會惹人懷疑,是吧?」

  莉歐.萊茵--她是名少女,沒錯。她是個兵器,這也沒錯。青年指揮官見識過各種個性的少女兵器,相較之下莉歐屬於平易近人的鄰家女孩,平易近人…只能形容為一個普通的女孩子。然而與大多數聽命行事的同伴不相同,她的頭腦卻異常聰敏。以人類的標準判斷,她是天才。與靠著後天勤能補拙的青年指揮官完全相反--她是隻不受任何人所掌控的,自由自在的野生豹子。

  試圖以老方法取得她的協助,看來這個想法本身就注定了自身的失敗。

  青年指揮官嘆了一口氣,似乎放棄了所有到口的辯解,同時放棄了以往所學的說話技巧。他心裡頭清楚曉得,在這一類天才面前找任何藉口都是徒勞的。

  「我想先問妳一件事,可以嗎?」他說。

  「請問。」莉歐對此並不在意。

  青年指揮官頓了一會,接著道:「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的?」

  「打從一開始就是喔。」

  連思考的時間似乎都不需要,少女當即回答對方。

  「雖然我不想這麼說啦……難不成指揮官先生以為少女兵器都很笨?笨得連這麼多疑點都察覺不出來?」

  「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接下來,就換成指揮官先生回答我的問題囉。」

  「請吧。」

  「首先從--嗯,指揮官先生瞞住我的所有事情開始吧?」

  「我瞭解了。」

  話音剛落,青年指揮官的右手突然做出了預想不到的動作。

  他曾經於『外面』和『裡面』戰場上活躍過一段時間,也面對超過數十次以上的死亡威脅。在青年所待的國家、在他所受的教育之下,保衛自身安全總是擺在第一位。更甚者,如果你認為自己的生命受到他人立即威脅,執法人員與軍事人員都會毫不猶豫地射擊。他們強調自我保護意識,這一點和亞洲國家不大相同。因為這些人平時必須冒上更大的生命風險來執行自己的勤務。

  鑒於這項事實,他們從決定射擊、拔槍至扣下板機之反應不超過一秒;根據調查,美國警察的拔槍速度約零點五秒。至於接受過戰場及訓練洗禮過的青年指揮官也同樣地迅速。

  此一距離是沒有人會打偏的--此一速度是沒有人躲人過的--青年指揮官拔出了係在腰間的半自動手槍,槍口指向莉歐的方向,並扣下了板機。

  碰!

  震耳的槍聲響徹森林深處,緊接著又陷入了原本的死寂。

  「好、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的悲鳴則是慢了一拍才傳入耳朵裡,不過那並非出自於莉歐之口。

  「追兵?」莉歐轉過頭,位於他們倆幾公尺處之外,一名陌生的少女兵器正抱著自己的大腿翻滾著。

  「這怎麼可能?」青年指揮官低喃一聲。

  不過下一瞬間,不可能化為了現實;四面八方傳來了複數腳步聲,全都朝著青年及莉歐的方位衝了過來。

  「要逃了,莉歐!」

  「逃不掉的。」

  少女的嗓音,當場對青年的意圖予以否定。

  這絕不是因為莉歐不相信自己的能力,或對他們現在的處境感到絕望--而是由於說出這番話的為其他人。

  他們兩人望向聲音的源頭,兩雙眼睛正巧捕捉到黑色人影緩緩地自樹與樹之間顯現的那一幕。那個身影的主人擁有動物耳朵及金屬裝甲製的裝備,無疑是一位少女兵器。她頭戴蓓蕾帽,身穿著鐵灰色的兩件式外衣,比較起商務西裝看起來更像某種正式的軍隊制服。

  這名少女兵器雙手各提著一支體型龐大的砲管,估計重達數噸之重;可是她卻完全不將這股重量兼地吸引力放在眼裡似的,纖細手臂與巨大武器呈現出強烈對比。

  雙砲重裝少女--薇葶.艾因茲維--臉上面露出憎惡扭曲的笑意,往青年等人的方向走去。
  
  「我就覺得奇怪,傷重的人類怎麼可能逃得這麼遠。」薇葶說。「原來是有人在暗中幫助他呀。」

  「讓自己的先遣的同伴當作誘餌,藉此得知敵人的蹤跡嗎?」青年嘖了一聲。「開槍打少女兵器真讓人感到不悅。」

  「你給我閉嘴!」

  薇葶.艾因茲維的怒吼硬是讓青年闔上了嘴。

  「跟你這下賤人類過去所做過的事情比起來,我的作法還好多了!」

  湧上心頭的強烈殺意幾乎快要淹沒了薇葶的思緒,此時此刻唯一維持住她最後一絲理智的,只剩下復仇對象身旁的那名少女兵器。

  老實說,薇葶並不擔心。
  
  她甚至認為沒有和對方一戰的必要。

  只要說出這名人類過去所做的事情,那麼她便會看清楚醜陋的真相,並轉而對付自己的雇主吧?終究是由所金錢構成的主從關係,這種東西在仇恨與真相的面前根本就脆弱不堪。

  沒錯,薇葶.艾因茲維就算賭上生命與靈魂,也要完成對青年復仇。

  縱使他不願羞恥,拋棄體面,不擇手段列出藉口或反覆道歉,發誓贖罪……這名少女都不會改變心意。

  「喂,妳--」

  薇葶暫時對青年失去興趣,現在的她隨時都能出手殺掉對方。她出聲叫住了復仇對象的協助者,決定宣布前者的罪刑。

  真想看看受雇GA叛變時,這名人類臉上的表情。薇葶惡毒地想。

  可是,到口的話語卻梗在喉嚨戳說不出來。

  或許是被復仇這想法沖昏了頭的緣故,薇葶先前始終沒有望向人類協助者,更甭說看清楚對方的樣貌了。

  也因為如此,當薇葶.艾因茲維的視野終於映入了莉歐的身形與容貌之際,薇葶露出了超越了不可置信,並被事實衝擊得幾近令人呆滯的表情。

  那是她的兒時玩伴兼競爭對象:莉歐.萊茵。

  她們兩曾經住在同一座小鎮裡,是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當時的薇葶也非常照顧莉歐的妹妹。雖然薇葶總喜歡跟莉歐做比較,但這自始維持在良性競爭的範圍。她們就像到處都能見到的,感情好得不得了的好友--直至小鎮被發狂的原生種破壞那一天為止。

  就和大多數人一樣,她們失散了。

  薇葶怎麼也想不到,她會在這種情況下與莉歐重逢:雙方敵視的情況

  「莉歐……是莉歐嗎?」她問,聲音在顫抖著。

  「是我喔,薇葶。」莉歐平靜地回答。

  「為什麼?」

  「嗯?」莉歐微微歪了頭,反問。「什麼意思?」

  「為什麼妳會出手幫助這名人類?」

  「因為我想幫助他。」

  「這算什麼!」薇葶說。「你曉得這人類幹了什麼嗎?」

  只見莉歐輕輕搖了搖頭;她是在否認對方的問題,抑或是單純感到無奈?在場沒有任何人曉得。

  「很抱歉,薇葶。我不能允許妳殺害指揮官先生。」在盛怒的目光下,莉歐只是淡淡地回答。「我還有很多話想問他,在那之前他不能死。」

  接著她轉向青年指揮官,指向森林的另一頭。

  「指揮官先生,你先朝那個方向逃跑吧。我待會就跟上來。」

  「呃……」

  「快走!」

  青年指揮官不得不照著莉歐所說的做;說穿了,此刻的自己對莉歐而言只是個的累贅,因此滾得越遠反而對她越有利。

  「別想跑!」

  薇葶隨即舉起雙跑瞄準逃跑者的背部,但是莉歐也將自己的武器砲管對準了薇葶。

  「別動。」莉歐說。

  「莉歐,妳難道沒有收消息嗎?」

  「不,我當然有收到消息。」

  「那麼妳是腦袋壞掉了嗎?妳腦袋究竟是不是有毛病啊!」薇葶喊道,聲音幾乎啞了

  「謝謝妳的關心,但我的腦袋很正常。」

  「那又為什麼要幫助那個傢伙!」

  垂下眼瞼,莉歐嘆了一口氣。「因為……我還有想確認的事物。」她的聲音逐漸消失。

  接著是一段持續將近半分鐘的詭異沉默。

  首先發話的,是薇葶.艾因茲維。

  猶如某個開關被切掉似的,她的情緒忽然沉靜了下來,原本通紅的臉蛋也漸漸褪成一般的皮膚色

  「夠了,再跟妳談下去也沒什麼意義。」薇葶說。「我要打倒妳繼續前進,親手幹掉那人類。」

  「……妳還記得以前吧。」

  沒來由地,莉歐提出一個看似毫不相干的話題。

  「薇葶妳以前總喜歡找我挑戰各種事物。

  「所以說呢?」

  「而我總是贏了那一方。」

  「那麼這就是我的第一次囉?」

  兩人相視而笑。

  然後,她們一同丟下手中的大砲,沉重的金屬聲響撼動了大地;不過接下來的嘶吼,才真正撕裂了寂靜本身,為今夜的森林宣告不平和的開端。

***

  自古以來--至少就正式開始調查少女兵器那一刻開始,人類便發現少女兵器不屬於自己的武器。即使她們之間再怎麼相似,這些少女們也絕對不會去觸碰其他同類的武裝。

  一說,由於她們就跟人類軍隊一樣瞭解使用自己所不熟悉武器的危險性。

  另一說,則是她們視自己的武器同生命一樣重要,並且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不管事實為何,對於正在戰鬥的莉歐以及薇葶來說,她們是絕不會強奪對方的武器;這兩人都曉得在叢林中使用大砲不是個聰明的選擇……以現實層面來說,不管是裝填還是射擊的空檔都太大了

  當場放棄了無謂的駁火戰術,實力旗鼓相當的兩名少女兵器選擇以雙手作為武器--那句老話又是怎麼說的:身體與眼睛是戰士的最重要的財產--她們奔向彼此,握緊了拳,準備施展人類所無法想像的、破壞力十足強大的純粹力量。

  揮出第一拳的是薇葶.艾因茲維。

  那是一記直拳。

  毫無改變軌跡的跡象,筆直對準莉歐的眉間,眼見她的白手套即將在下一秒染上血的色澤--

  薇葶原以為對方會立即弓下身子,或至少急遽低下頭以閃躲攻擊;而她便能夠在這空檔給予對方一記上鉤拳。

  然而莉歐並沒有採取上述任何一項動作。她沒有選擇閃躲,卻反而縮緊肩膀並向前滑行了一小步,她舉起右手,以手臂的力量輕易格檔開那一擊,同時鑽入了薇葶的懷中。

  竟然……!

  莉歐迅速且精準地瞄準薇葶的下顎側部--也就耳朵正下方,施予一記側拳。薇葶當及以最大仰角度向後傾斜上半身,咬緊牙躲開攻擊,拳頭擦過鼻尖,她甚至可以感覺到一陣尖銳的風聲搔過自己的耳膜。

  薇葶依舊站立著,這給了她一大反擊的機會這名少女兵器向後踏出一步以穩住身子,緊接著揮出的右拳,直逼對方的下巴。

  莉歐卻顯得不慌也不忙,她等到薇葶因出招而把全身重量放在雙腿之際,轉過身,然後在移動的同時施予薇葶的左膝一記側踢,破壞了她的重心,身子蕤擊垮了下來。而莉歐則俐落地繞到她背後去,準備擒住她雙臂--

  但在那發生之前,薇葶的的後腳已先行往地面一瞪,她整個人翻滾一圈,離開了對方的攻擊範圍;兩人又回到了先前對峙的狀態。

  「妳的攻擊還是跟以前一樣單純呢。」這時莉歐說道,臉不紅氣不喘的。

  「妳那聰明的腦袋仍喜歡玩些小花樣呢。」薇葶以此作為回應。

  兩人再度笑了出來。

  「這回換我了。」

  比起薇葶,莉歐的步伐輕盈許多。她稍稍彎下腰,接著迅速朝對手的方向急奔而去,如同一隻行動敏捷的豹子。在莉歐的速度面前,任何迴避或回擊都是枉然。

  薇葶當然曉得這件事。

  因此她放低身子重心,擺出了防禦架式。

  不過再一次,莉歐的舉動超出對手想像--她單腳一蹬,躍入了空中。

  薇葶的嘴角上揚,看見對手與自己急遽縮短距離的她微微側身,準備在對手揮拳攻擊前先行重擊莉歐的腹部。縱使是少女兵器也無法在半空中做出超然動作;除了飛行類的之外

  莉歐的嘴角也在同時揚起,並屈身縮起了自己的身子。

  薇葶遲疑了。

  她不知道該究竟攻擊莉歐哪個部位才好。腳嗎?但有足夠的施力點嗎?假如對方在一瞬間施展踢擊的話又該怎麼辦?在這種情況下她準是吃虧的那一方。抓住對方的腿並甩出去呢?不行,那是只有在確認對方即將使用踢擊才能這麼做的反制。如果莉歐忽然轉身並以單腳側踢的話又該如何防禦?辦不到。

  沒有時間了。

  莉歐正以極高速逼近薇葶,後者只能反射性地向後跳開。可是這一切都在莉歐的預料之中。在她落地的那一瞬間,縮緊的雙腳成了彈簧般的存在,將她整個人彈了出去,瞬間達成另一次距離更短、速度更快的跳躍--連感到驚訝的時間都沒有,薇葶便讓莉歐二度侵入她的死角--而這一次更為致命。

  「誰會就這麼認輸啊!」薇葶怒吼,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揮出了拳頭。

  太早……不,太晚了。薇葶的攻擊只劃過莉歐的髮絲,幾根金髮飄落而下,卻沒傷著對手。

  正如莉歐所說,換我了。

  無法迴避也無法防禦的的側踢擊中了薇葶的右側身,接近腋下的部位。她沒有飛出去,但一股從未體驗過的痠麻感頓時爬滿全身,不禁令薇葶彎下了腰,破綻百出。

  「還沒結束呢。」莉歐低聲說道,如同某種恐怖的詛咒即將實現一般。

  身姿優雅著地並轉了個身,流暢地準備施展第二次踢擊,這回瞄準的是對方的頭部。

  「我會控制好力道的,」莉歐說。「就請妳先睡一覺冷靜下來吧,薇葶。」

  只見那纖細的右腿--以及右腿上的裝甲飛向了仍靜止不動的少女兵器,為這場戰鬥畫下句點。

  「囉哩吧縮的煩死啦!」

  薇葶抬起頭,雙眼射出惡狠狠的目光。

  「什--」莉歐臉上首度失去了餘裕,對手回穩身子的速度遠超乎她預期得快。

  薇葶當場抓住莉歐踢過來的那隻腳,然後毫不留情地將對方甩向一旁粗壯的樹幹。

  咳!

  物體撞擊與細細的悲鳴聲一齊響起。

  「還沒結束啦!」彷彿在諷刺莉歐似地,薇葶一邊道出了同樣的話語,一邊向對手揮出正拳。

  這回換成莉歐反射性地向一旁閃開--又是一聲巨響,那棵被拳頭擊中杉樹硬生斷成兩截,高約二十米的巨大樹木就這麼倒了下去。實在不敢想像那一擊打中人體後會造成什麼樣的傷害。

  不反擊不行!

  儘管感到天旋地轉般的嘔吐感,莉歐仍盡可能集中自己的精力,站穩了腳步,然後對毫無防備的薇葶施予一記上段踢。

  毛骨悚然的骨頭斷裂聲傳入莉歐的耳朵。

  呈現在眼前的,是薇葶以用左手防禦莉歐踢擊的畫面……形容為防禦可能不太精確,因為前者單純犧牲了左手來抵擋後者的攻擊。

  「既然抓不到妳,那等妳攻過來不就成了!」薇葶咧嘴一笑。

  一記悶聲,薇葶的緊握的右拳已觸及莉歐的腹部。

  完了--!

  下個瞬間,莉歐像是失了重量一般,整個人往後飛了將近五十公尺之遠,途中翻了好幾圈,直至撞上另一根樹木才終於停止。

  莉歐強迫自己放慢呼吸,然後冷靜地處理眼前所遇上的狀況,儘管她那聰慧的腦袋已經閃現各種可能面對的狀況;而其中大部分都慘不忍睹。

  她感到頭昏眼花,嘴裡嘗到一股濃烈鐵鏽味。強烈的痙攣刺痛、翻弄著五臟六腑,好似都能把內臟都吐出來。事實上,當那念頭一冒出之際,莉歐便開始低著頭嘔吐,她吐出自己的血,以及大概是胃液的東西。惡臭撲鼻而來。

  躺在地面上,莉歐感覺自己力量盡失。

  「哎呀,那一拳好像太小力的點,都怪我無法好好控制力道。」

  遠處響起了清脆且愉悅的嗓音,連同腳步聲越來越接近莉歐。

  「下一次我會更加仔細一點的,放心吧。呵呵……呵呵呵呵呵。」

  戰、戰術脫離!

  莉歐深吸一口氣,隱忍住疼痛難耐的身體,將手伸向剩下的三顆煙幕彈,丟出去營造出一陣煙幕。薇葶則是呆望著眼前一整片煙幕,似乎也沒有追擊的打算。

  少女的神色僵硬,彷彿無法決定要表現出什麼樣的情緒。

  最終,薇葶向著莉歐逃跑的那個方向大喊,也不管對方究竟聽不聽得到:

  「儘管逃吧,莉歐、人類。我絕對會找到你們的!逃得越遠越好,但我終會找到你們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過,那狂笑到最後卻結於哭泣。

  好奇怪啊,莉歐......

  抹掉不停湧現、無法停止的淚水,薇葶一邊啜泣一邊呢喃著。

  為什麼我們非得戰鬥不可呢?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少女悲戚的哭聲,迴盪於漆黑色的森林之中。



...待續


---我是分隔線---

相隔一個多月的更新--

莉歐篇終於迎向一個重要的段落。

嗯嗯,有在追看的朋友,也謝謝各位支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666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3 篇留言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激烈的肉搏戰阿,原來莉歐跟薇婷還有這樣的關係?@@

話說那個"消息"跟"消息來源"令人很在意啊@@

怎麼覺得莉歐跟青年的關係有點緊張呢~~
所以...坦白從寬否則...?==+

07-01 17:05

歷史謎團
確實挺激烈的,我可能把我一年份的武戲都寫完了XDDD
關係是自己腦補的,但感覺就是如此吧~~

敬請期待XDDD

坦白從寬--也許意味著死得輕鬆一點的意思嘿嘿嘿07-02 10:25
宅衛軍
.....(播放"残酷な天使のテーゼ"

07-01 18:47

歷史謎團
收到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NkJv0TYs3o07-02 01:14
歷史謎團
不過為什麼是這首呢宅衛軍?07-02 01:17
遊騎兵
原來莉歐一開始就已經知道事件的大致上始末了,沒想到她在這種狀態下居然還願意幫指揮官,以莉歐的角度,坦白說,就算她直接把指揮官給殺了也都不算過分,不過他卻沒這麼做,難道是她發覺到整件事情還有謎團沒有解開?

不過激戰到現在,雙方雖然都互有損傷,不過狀況依舊對指揮官和莉歐不利,雖然薇葶的一支手暫時廢了(應該吧[e8]),不過他依舊有不少人可以指揮;相較之下,指揮官這邊除了他本身重傷外(傷這麼中槍法還這麼好,居然可以直接瞄準腿射,太強啦[e22]),莉歐雖然被k的眼冒金星,不過應該還可以戰鬥,但身邊有指揮官這麼一個大包袱,想要隨心所欲的戰鬥也不可能了,希望能有來自空中援軍趕到來扭轉局勢(望向兔子和夜雷)。

另外,莉歐選擇戰術脫離時,我忽然想到一句話:撤退?我們只是換個方向前進。假如情況不利於以方的時候,選擇撤退是一個明智的抉擇,因為比起白白犧牲去送死,選擇撤退以便留著一條命來等待反擊的機會,這樣做會有意義的多。

07-02 00:24

歷史謎團
嗯...要說知道也算知道啦,今後就會揭曉更多謎團>.0
畢竟莉歐也說,她還有想確認的事物。

確實如遊騎兵所言,不過薇葶指揮的手下嚴格來說也說不上一個嚴謹的團體,因此效率還有待檢驗。莉歐負傷而逃啊這次,也算是第二次脫逃了。不知還記不記得,前某一章裡頭。基地裡發生的可蘿蘭慘案XDDD或許這意味著---!!!?

也可也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XDDDD07-02 13:13
宅衛軍
因為薇葶暴走了啊

07-02 07:08

歷史謎團
所以說為啥是這首呢07-02 09:45
熾冰
「女人是很偉大的,能夠理解男人的一切」,出自漫畫【鋼彈EXA】;看到這篇的莉歐不知怎地讓我想到這句啊~ 不過與其說莉歐是理解倒不如說是看穿... ... 隱性腹黑?

對戰片段,細節描述得相當不錯而且好懂,讀起來有快感
最後的收尾讓人看了有點小小心酸啊

07-02 08:15

歷史謎團
名言啊這!!!!
確實有點腹黑感覺,因為很聰明嘛(大誤XDDD

謝謝稱讚,戰爭是我的強項。
不過,竟然沒有說到有關武戲的部分OAQ,人家難得寫而且很辛苦咩~(蹲角落)到底感覺如何呢?(歪頭

寫到最後我眼眶也泛紅了,真的...07-02 09:39
爆走中的楓葉鼠
薇葶和莉歐之間的關係出乎我意料的不但沒有很差反而還很好阿...
原來兩人比起死敵更像是互相競爭的好友

話說我也該是弄出新東西的時候了(掩面)

07-02 10:20

歷史謎團
確實是良性競爭的感覺;如今卻得賭上性命戰鬥了啊...

加油楓葉鼠!!(搖旗吶喊07-02 13:13
宅衛軍
初號機也會暴走啊

07-02 12:41

歷史謎團
了解07-02 13:04
熾冰
嘛~ 我說的對戰片段就是指武戲啊
雙人對戰的細節敘述容易懂,讀起來有快感~ 因為很重要所以再說一次

團體戰部分是你的強項這我怎麼可能會去說? 沒那本事啦我WW

07-02 17:15

歷史謎團
原來--不好意思搞錯了呢,我聯想成是對戰--戰爭(!!!!?)

(謎音:究竟哪來的腦袋會這麼想的)07-03 06:22
遊騎兵
謎團大,莉歐這麼能打,有沒有考慮要讓他去學綜合格鬥術啊
像這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4gscF4LVc4

以及這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vmbR9UL8iY

應該不錯喔[e22]

當然以上純數妄想(光束逃

07-02 17:33

歷史謎團
真學成的話就太強了啊!!!!!!?
而且看到影片某張臉就會讓人不禁聯想......

莉歐:我要打十個!
指揮官:!!!!!?(心中OS:哪來十個給你打)

最後,遊騎兵已經不只是以光速移動,甚至化作光束了XDDDDD07-03 06:24
神龍
阿阿!下一篇啥時出來啦XD

07-03 20:16

歷史謎團
沒意外這禮拜日吧07-04 00:54
打哈欠的德姆
莉歐...可怕的孩子阿...
在那純真開朗的外表下居然藏著這麼深的城府阿
想不到指揮官先生今天居然會被莉歐逼到了走頭無路.只能乖乖吐實的程度
我開始懷疑莉歐之前開指揮官玩笑.是不是在降低指揮官先生的戒心
等時機成熟以後再一口氣戳破盲點.讓指揮官先生無從辯駁
如果莉歐能夠加以磨練的話.或許能夠成為超越指揮官先生的狠角色也說不定阿

再來聊一聊薇婷吧.指揮官先生究竟是做了什麼才讓薇婷變成現在這副模樣的阿
感覺不是只有害死了一兩位親人朋友.而是更深的仇恨
這個謎團就有請謎團大慢慢為我們解答囉[e19]

P.S說實話.我一開始還以為追殺指揮官的會是梅卡瓦呢(笑)
不曉得謎團大有沒有打算讓指揮官先生再遇到梅卡瓦呢?
如果真的遇到了....恐怕指揮官先生又要開始逃亡了吧....[e21]

07-03 20:46

歷史謎團
結果莉歐才是最恐怖的那位XDDD
德姆所言可能會成真的說不定...而且其中還說到重要處了,請期待下回~~~(被打


P.S:這回是因為跟莉歐相關,所以才會有薇婷的登場
梅卡瓦呀...我會再考慮看看的>.0謝謝德姆建議~~~07-04 01:25
神龍
總覺得前言那段突擊村落的橋段是個引爆點,說不定這村落跟莉歐有關
一開始還以為是在地面上,想不到是姆大陸上,衝這點讓我把莉歐跟村落連在一起

那些恐怖份子依敘述來講應該是綁了許多少女兵器抑或是人類,在不然就是正在囤積大量軍火,準備來個恐怖攻擊


話說本故事有一點挺奇怪的,縱使因為原生種比人類軍隊強多了,但憑人類軍隊幾千年的作戰經驗,不應當死的那麼慘重,況且某國有經歷某場戰役的教訓,一定知道消耗戰多麼的難打,加上他們又是大轟炸主義,戰鬥前派他個幾架巨無霸轟炸機轟他個一次,再派攻擊直昇機加以掃蕩後,地面部隊開始進駐,遇到原生種,憑人類軍隊的單兵反戰車武器與戰車等等,要打贏應該不會太難。

只是有疑惑而已,沒有其他原因

07-04 01:15

歷史謎團
是喔,戰場是在姆大陸--但也直到這章才明顯地提起。是在姆大陸沒錯。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兩次XDDD

從頭到尾從未說到人類被原生種打得落花流水呀--(雖然在其他作者筆下似乎都挺慘的)不過我的則沒有。

然而真正的重點並不在於死傷重不重,而是縱使是死幾個都會是問題。

原因其一:某國人民的命比他國''重要'',任何和某國打過仗的都理解這一點。因此才會為現代恐怖所困。

原因其二:任何軍隊指揮官,只要不自欺,也不欺人,就會承認自己在運用軍力時犯過錯誤。曾殺過不該殺的人。原因是失誤或判斷錯誤。錯殺的人數可能數十、數百、數千,或甚至數萬人。

但是軍隊能為人類提供的最佳保障,說白點,就是摧毀想消滅掉所有來犯的威脅。將領與士兵必須在必要時展開行動,處理瞬息萬變的複雜局勢。更重要的,如果政府必須讓人民走上生死關頭,最好有充分足夠的理由,而且最好清楚這個理由為何。

在姆大陸上打仗,說實在並不能說服某國大眾;光是某國國會授權軍事行動--根本無法想像。因此我們可以預測,軍方會盡最大可能壓低傷亡,即便如神龍所說某國擁有龐大武力,這在地面戰場上就是幾乎不可能的。更何況是姆大陸。

所以軍方才會如此小心翼翼。

不知有沒有解答到呢>.0
07-04 01:35
神龍
不是這篇提到說人類軍隊大敗,是前幾回有提到過
話說我熊熊忘記某國要出兵還要經過國會同意= =lll

07-04 14:16

歷史謎團
嗯嗯,我自己也記不太得了;不過如上述所言,很多事情不能單看軍事科技與其強弱。政治及社會因素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上述的某國國會又被稱為大白鯊的集中地,是很可怕的地方喔(抖07-04 15: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gn0192024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魔法少女最終之日--拉斯... 後一篇:魔法少女最終之日--拉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活動參賽文(短篇) (11)

【原創熱門長篇-男孩在女子學園就讀】 (0)
第一章:重生,感覺格格不入 (5)
第二章:惡夢,又緊追在後 (6)
第三章: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7)
第四章:挫折,只好再次面對 (6)
第五章:傷痛,總是伴隨在身邊 (6)
第六章:家人,無法改變對象 (4)
第七章:錯誤,只能勇敢承認 (4)
最終章:仰望,明日終將到來 (1)

【原創中短篇-不思議系列】(偶更) (0)
《酩酊大醉!酒魔女系列》 (8)
《人妻鐵匠!太太系列》 (26)
《傲嬌貴族!安潔拉系列》 (5)
《冷傲農女!芭芭拉系列》 (6)
《人馬騎士!瑪麗亞系列》 (5)
《沒頭沒腦!極短篇系列》 (40)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完成) (22)

【同人小說-艦隊收藏】(完成) (34)
《KIS艦隊調查局》(刑事犯罪) (19)
《二戰中的艦娘》(史實改編) (26)
《艦娘們的小故事》(輕鬆短篇) (39)

【同人小說-少女前線】(完成) (9)
《幻影怒火》(AR小隊系列) (4)
《夢醒》(404小隊系列) (4)
《獵殺》(404小隊系列) (5)
《秘密》(404小隊系列) (5)

【GirlArms同人】(完成) (0)
~第一卷:The Last Ace~ (6)
~第二卷:The Journey~ (7)
~第三卷:The Hunted~ (7)
外傳:My Queen (1)
外傳:Sweetness (3)
外傳:Stories (2)
外傳:Wings of Dreams (1)
~第四卷:The Storm~ (9)
外傳:Aftermath (1)
外傳:Little War (3)
~第五卷:The Savior~ (17)
~第六卷:The End~ (4)
(其他) (11)

中短篇雜小說 (44)

Bullshit區 (159)

奏樂者系列(短篇) (5)

動保員 (7)

未分類 (288)

lame01511各位
輕小說宣傳。就當被騙了來看看嘛~來嘛來嘛~(自己覺得語氣有點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