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遊戲同人小說_GirlArms】Another Stories--Wings of Dreams(上)

作者:歷史謎團│2013-06-23 18:36:34│贊助:130│人氣:1173
---

------

---------

  這座位於姆大陸某處的森林是如此地平靜,用綠意盎然這四個字來說可能還不足以形容它的美。但在這平靜的外表下卻又如此生機勃勃,棲息著各式各樣的生物,並且以自己的步調活在這空間當中。
 
  利嘴與尖爪撥動著生死之弦、翅膀和大腿連繫著心臟的鼓動聲;不管是獵殺還是被獵殺那一方,宇宙裡所有的生物都正以自己生命唱出稍縱即逝的樂章,然後在這自然的循環之中回歸塵土。
 
  然而,突如其來的爆炸聲打碎表面上的寧靜,怒吼更摧毀了原始森林中的最後一絲祥和。如同走了音的樂器,非自然的聲響當場破壞自然的樂曲,使原有的優美瞬間消失殆盡。
 
  「快跑!」
 
  從茂密綠林與樹枝之中,衝出了一名年紀約二十五歲,黑髮黑眼的青年。他的體格算不上高大,身長甚至只有一米六多一點點;此時此刻,穿著一身深色裝扮的青年拔腿狂奔著,彷彿正被什麼可怕的事物追逐。
 
  他在一邊在奔跑之際,一邊跳躍過擋在面前的自然路障,動作十足敏捷;不過從那張逐漸發青的臉蛋看來,他似乎是無法持續這個速度多久了。
 
  至於青年背後--從剛才便始終追逐他的那東西也正在縮短距離。後頭不斷傳來樹木遭巨大物體推倒的聲響,粗壯的樹幹斷成數截並轟然倒地,引起不祥的震動,並連帶撼動青年的內心。
 
  「上來吧,指揮官!」
 
  「唉!」
 
  年輕的女性嗓音突然傳入青年耳裡;還未能反應過來,青年便感受自己被某種力量拉離了地面。
 
  「璐璐!」
 
  定睛一看,璐璐.卡爾--擁有一頭栗色短髮和咖啡色雙瞳的少女--她一手將雷神之槌火炮扛在自己右肩,另一隻則手把青年扛於左肩。
 
  「放、放我下來!」雖然暫時得救了,但青年臉上卻沒有露出一絲感恩,反而氣憤地喊道:「我剛剛不是說要當誘餌嗎?妳幹嘛又往火坑裡跳啊!」
 
  不只如此,青年的雙頰微微漲紅,透露出對自己現在的處境--如同扛山豬一般(貼心地提醒,他是那隻山豬),感覺實在非常丟人。
 
  「這可不行吶,指揮官。」可是被稱為璐璐.卡爾的少女兵器(再次貼心提醒,她是扛山豬的那位)卻一臉笑容,完全無視青年指揮官的不滿。「叫我一個人逃跑什麼的,我可辦不到喔。」
 
  「笨蛋,雷神之槌連一發砲彈都不剩了,妳還能幹什麼啊!」
 
  「假如因為我的軟弱而讓指揮官死掉的話,那我該拿什麼臉去見基地裡的夥伴呢」璐璐微笑著說道,「況且不只蕾比小姐,我也……」後半句則化為了嘴邊的喃喃低語。
 
  「妳說什麼?」
 
  「什麼都沒有!」
 
  璐璐大聲地回應,繼續向前狂奔。
 
  可是命運之女神似乎不怎麼眷顧這兩人;因為他們跑進了死路--那是由一面不管是高度還是坡度都非常人所能攀爬的斷崖,前方已經無路可走了。
 
  「那婊子竟然做得這麼絕……」青年指揮官喃喃自語。
 
  「什麼是婊子?」璐璐歪著頭,一臉不解的模樣。
 
  「妳啥都沒聽到!」
 
  「切……」她嘟起小嘴,接著問。「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指揮官?」
 
  「我正在想啊!」
 
  見到青年指揮官如此煩惱,璐璐想了一下,然後一本正經地說道:
 
  「假如沒有辦法的話,我就要把指揮官發射出去。」她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的樣子。「如此一來,指揮官就能夠成功逃脫啦。」
 
  聽到這番話,青年的面容瞬間變得蒼白。
 
  「這是最後的方法吶。」璐璐聳肩說道。「相較於坐以待斃,指揮官還有一丁點生存機率喔。」
 
  「不不不,怎麼看我的生存都是零!」
 
  「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啊?不要囉哩吧縮的有點膽子啦--嘻嘻,如果朵拉學姊在這的話,她一定會這麼說的。」
 
  「拜託妳別有跟她有樣學樣,朵拉一人就夠我頭疼了。」青年指揮官又補充說。「璐璐只要當自己就可以了。」
 
  「雖然為此感到很高興,但現在好像不是說這話的時機耶。指揮官。」璐璐邊說邊往剛剛跑過來的方向一指。
 
  就在好幾棵樹木轟然倒下之際,追擊者也終於露出了其面目;那是一隻具有植物……或花朵外型的怪物,身體由數百根類似藤蔓的觸手所構成,和任何已知的原生種都相差甚遠。怪物身上有幾處燒焦的痕跡,那是早先被璐璐的轟炸所造成的。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東東啊?竟然抵擋得了妳的攻擊。」青年厭惡地搖了搖頭。
 
  「貌似是生活在森林深處的原生種,連我也從未見過吶。沒想到我們運氣這麼差,竟然會遇上這麼強悍的生物。」璐璐道,語氣卻異常輕鬆。
 
  「該怎麼辦?該怎麼辦?該怎麼辦?」似乎只有青年一人在煩惱著。彷彿面對生死關頭的只有他一人,而璐璐只是個旁觀者。
 
  「果然還是該發射出去--」
 
  「不要再提那個了!」
 
  「唔…….」璐璐看了看肩上的青年指揮官,又看了看觸手怪物。「可是再這麼下去就來不及了耶,指揮官。」
 
  「什麼來不--」
 
  話未說完,花朵形狀的巨大怪物伸出了綠色的觸手,緊緊地纏住仍一副傻樣的兩人,並將他們捲至半空中。
 
  「就像這樣……啊哈哈哈啊好癢、搔那邊的話,好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璐璐,不要緊吧?我現在就過去救妳!」青年試著掙脫那噁心的觸手,不過沒多久便發現只是徒勞一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我好喘,好癢……這樣下快、快要笑死了哈哈哈哈!」
 
  「可惡,再這樣也不是辦法--等等,你這怪物想幹嗎?不、不行啊,那邊不行嗯啊--」
 
  「指、指揮官哈哈哈哈......剛剛發出好色的聲、聲音呼哈哈哈哈哈!」
 
  「胡說八道--呀啊!」
 
  正當青年指揮官和其手下的少女的兵器陷入一場哭笑不得的大危機之際,一個新的、纖細的身影忽然間從旁飛出,完全沒有任何預兆便衝向了帶有觸手的花朵原生種。
 
  連雙瞳都來不及調整焦距的瞬間,那身影便以極高的速度接近觸手原生種。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就有些奇妙了;就在那身影在靠近之際,原生種的觸手便像是被什麼東西切開似的斷成數截,猶如狂風中夾帶了歷任,也因此遭受觸手蹂躪的一人一少女兵器才能夠從地獄中解脫。
 
  「啊啊!」
 
  「咕嗚!」
 
  兩聲悲鳴響起,分別來自跌落於地面上的青年和璐璐。
 
  不出幾秒鐘,原生種立即從獵人的位置轉為了獵物,牠伸出無數根觸手,試圖抓住飛在空中的不明身影;結果當然是徒勞的。
 
  直到此時,那豆丁大的腦子意識到自己無法戰勝敵人了--花形狀的原生種終於向後退下並放棄無謂的鬥爭,轉身回到了森林深處。
 
  「啊哈哈,啊哈……」璐璐大力喘息著說道:「雖然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但好在得救了吶。」
 
  「得救歸得救,但我的心靈傷痛由誰來治療嗚嗚嗚嗚?」一旁,蹲在角落的青年指揮官顯得憂鬱到了極點。
 
  「別想了啦,趕緊忘掉吧。」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璐璐說。「你看,那位救命恩人正在看著我們喔。」
 
  「救命……恩人?」
 
  抬起頭,青年望向了正上方的天際--
 
  「你們兩個還好嗎?」
 
  碧藍天際之上,漂浮著一名身材嬌小的少女;比肩膀還要稍長的橙色頭髮與她的嗓音一樣柔軟,並垂在雪白的臉蛋與脖子旁。如果只從外表和白衣藍裙的穿著來判斷,這名少女就跟普通的年輕女孩子無異,但頭頂上兩片奇異的髮飾證明了她不平凡的來歷。事實上,普通少女的背上並不會裝備翅膀,更甭說飛起來了。
 
  一想到這,青年指揮官立刻發覺一絲異樣。
 
  基本上,他待在姆大陸上已超過六年之久,並看過了無數的少女兵器。所以他絲毫不會對飛行的少女兵器感到震驚。真正令人意外的,是她背上的翅膀--她擁有超過六片翅膀!其中兩片是金屬製的飛機機翼,可是另外四片卻是從未見過的--閃耀七彩光芒,半透明的翅膀;美麗得像是藝術品似的。
 
  一股熟悉的感覺湧上了青年指揮官的心頭。
 
  這時候那名少女緩緩降落,輕盈且動作十足優雅地在青年面前著地。
 
  「您好,我的名字是密特.法兒。」在兩人都啞口無言之時,她首先開口做出自我介紹。
 
  「妳好喔,我叫做璐璐.卡爾。」璐璐熱情地上前打招呼,留下青年指揮官一個人直盯著那幾片特殊翅膀。「這位則是我的指揮官。非常感謝妳救了我們,法兒小姐。」
 
  他正努力地搜尋那四片翅膀在過去記憶裡頭所代表的含意。
 
  「指揮官,妳幹嗎一直盯著法兒小姐看啊?」璐璐回過頭問道。
 
  「呵呵,我想指揮官先生有這反應是正常的。」見狀,自稱密特.法兒的少女沒有一絲表示反感,她說道。「這都是因為博士閣下的緣故啊。」
 
  博士閣下--博士--忽然間,過去某段情誼自記憶汪洋中再次浮現,使得這一切熟悉感有了解答。
 
  青年指揮官衝上前,抓住法兒的肩膀猛搖,根本沒注意到自己多麼的失禮。
 
  「妳的意思是『他』在這裡?」青年指揮官咄咄逼人地問道,和平時總是充滿餘裕的的模樣相差甚遠。
 
  「請不要急,您馬上就可以見到他了。」法兒彬彬有禮地說。
 
  「什麼?什麼?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璐璐--或許就跟多數人遇上這類狀況一樣,被冷落在一旁的她完全搞不懂這兩人在說什麼。
 
 
***
 
  自從數個殖民時代過去之後,人們再也無法在地球上發現新的大地,他們只能夠不停地劃分現有的領地,好滿足自己那微不足道卻也永無止盡的慾望;不過就連這一點,在民族主義興的二十世紀之後也變得困難重重了。
 
  各民族的國家意識逐漸抬起頭,殖民大國也只能紛紛退讓,使其一一獨立。在這之後雖然又發生過無數大大小小的戰爭,但是國際領土分界線始終沒有太大的改動。當然,你也可以說這是開啟新殖民主義的序曲;使用經濟或政治手段來間接支配他國的一種手段。
 
  總得說,人類一直探索著未知的領域,一直往前邁藉著。不過除了宇宙之外,有沒有更容易到達的嶄新世界?世界上究竟存不存在著人類仍未踏上、不曾染指的土地?
 
  有的。
 
  地方被稱之為--姆大陸。
 
  這座浮在高空中的奇妙大地,充滿著數不盡的謎團,與同等數量的資源,可說是人類心目中的夢想之地。盡管她已在歷史紀錄上存在已久,人類也試圖從外頭窺探其無數遍,但礙於過去年代科技先天上的限制,人類始終無法登上姆大陸一探究竟。
 
  如今,就在踏入二十一世紀初期,科學與科技成就終成了人類實現這長久夢想的利器,帶領這個種族登上姆大陸。
 
  最初只有被選上的菁英與專業人士才能夠前往,不過經過了十年多來的發展,姆大陸也慢難成為一般民眾所能遊歷,甚至是變得猶如居所的地方。儘管對於『外面』的人來說,這裡仍然危險且充滿著不確定性因素。但未來某一天,她也終將被人類所征服吧?
 
  至於這是好事壞事,就得留給後人來評判了。
 
  不管如何,有一點是確定的--隨著時間轉移,越來越多人登上姆大陸。其中不乏有商人、探險家、科學家,甚至是各類投機分子。每個人都想在這片危險的夢想之地佔有一席之地。
 
  不過在這之中,卻包括著一種較為奇特的人士……舉其中一位為例,他的住處距離姆大陸外圍地區--同時也是各大主要城市的所在地及人口集散地--非常地遙遠。不只如此,由於他的居住地附近的地形過於複雜,車輛無法通行,普通人甚至不曉得有人居住於此。
 
  簡單來說,這一位極為特殊之人住在內陸的某一座森林深處當中,而且那是連空中飛行器都偵查不到,極為隱密的地點。
 
  唯一能夠通往目的地的道路是一條隱藏於深山樹森之間羊腸小徑。森間小徑的周圍被高聳入雲的樹木所圍繞住,炙熱的陽光被枝葉擋在外頭,只有少許光線穿透過由綠葉交織而成的網;大自然如同一名剪影藝術家,將這些不同造型的光線投射於大地之上。這倒也使得地面涼爽許多,自然地將溫度控制得宜然舒適。
 
  這裡沒有任何指標,也沒有任何標示告知小徑通往何處。顯然要嘛你就是知道自己要去哪裡,不然就是根本不該出現在這裡。
 
  此時此刻,青年指揮官、璐璐.卡爾,以及密特.法兒三人正漫步於這條道路上,走入了與世隔絕的世界。

  他們抵達至一幢小木屋大門前。這棟房屋就坐落於森林深處,沒有人造感受,更沒有不協調的氛圍,猶如與大自然融為一體住處;那是只有在童話故事才會出現的畫面。
密特.法兒打開門站在一旁,禮貌地向兩名客人點點頭示意。不過青年指揮官若有所思似的望了密特一眼,兩人四目交接。

  「指揮官先生不成認為我會加害於你們兩位嗎?」密特說,語氣平淡。
 
  「抱有警覺性是一定的。」即便被猜中心中所思,青年指揮官也沒有露出驚慌的神色。他理所當然地回答。「但鑒於被妳救了一命,這回就姑且放下戒心吧。」
 
  「您似乎不擅長取悅女孩子,對吧?」
 
  「好像每個人都這麼說。」青年指揮官苦笑。
 
  小木屋內的裝潢簡樸、環境整潔,看得出住在這裡的人打掃得勤快,讓位於森林中的這棟小木屋一塵不染。一進門,清晰的木頭芳香便撲鼻而來,充滿了屋內的柔和色調與自然光線則帶給人一股舒適且惬意的感覺。
 
  「哇喔,」璐璐發出一聲驚嘆,說道「這個地方好漂亮吶。而且住起來一定很舒服的樣子吶!」
 
  接著她轉過頭對著青年指揮官說,「指揮官,我們也把基地弄成這種風格吧。」
 
  「最好是辦得到喔。」青年指揮官垂下肩膀。
 
  「其實這並不難喔。」密特忽然說。「只要多用點心,肯定能改建貴基地的風格。」
 
  「拜託妳別跟著起鬨!」
 
  「呵呵。」
 
  一旁,密特輕笑了幾聲,神態十足優雅。
 
  接著,她帶領青年及璐璐進入了客廳,已經有一個人在等待他們倆位的到來的--他就站在壁爐前,轉過身,露出跟青年指揮官記憶中一模一樣的笑容。
 
  均襯的身材,高約五點八吋,一頭金色的長髮散落在肩上,遠遠觀看還以為是一名女性;不過定睛一看,他著實為一名年輕貌美的男子,歲數或許與青年指揮官相仿。舉手投足間散發出一種近乎高貴的氣質。這名金髮男子絕非普通人出生,卻沒有給人過份傲然或疏遠的感覺。他臉上的神情溫柔、可靠,而且是親近十足的。
 
  青年指揮官踏步走上前,來到了對方面前。從不斷顫抖的肩膀與錯愕的表情,透露出了他複雜又激動的情緒。
 
  「嗨,好久不見了。」
 
  金髮男子首先發話;直到此刻,青年指揮官才確認了自己並沒有在作夢。
 
  「你--」
 
  是要當場給予對方一記老拳呢?還是拿東西往他頭上砸下去呢?究竟怎麼樣才能夠表達自己的複雜的心境?
 
  青年指揮官瞪著對方好一會。
 
  然後,她們同時笑了起來。
 
  那是只有許久不見的老友才會有的反應。
 
***
 
  「那個機構」的真面目始終隱藏在一層神秘的面紗之下,即使是內部人員也很難一窺它的全貌――被外界人士稱為「研究所」的姆大陸研究機構由於涉及太多機密事項,除了少數極高層人士以外,沒有人知道他們實際上都在幹些什麼。

  該研究機構是由各國出資,召集各學術領域的菁英所成立的研究機構,負責解明這未知之地的種種;研究範圍無所不包,從地形、生物到社會結構,對姆大陸進行全面性的解析。
憑著豐富的研究成果,「研究所」獲得了舉足輕重的地位――藉由提出各種意見左右當權者們對姆大陸的決策,研究所外派人員也在各處以顧問的身分發揮所長,間接影響著大陸上的一切;說「研究所」是檯面下操縱局面的機構也不為過。

  在各國政府的委託與資助下,「研究所」執行各種學術性與實用性的實驗,以解決人類在姆大陸上遇到的各種問題――其中也包括某些不能曝光的計畫。
 
  其中,當然也包括運用只有姆大陸上才有的資源,打造出過取所從未見過的物品或裝備--至於不管是什麼樣的東西,多半最終也會運用於武器上頭吧。畢竟那正是驅動科學發展的一大動力之一。冷戰時期的太空競賽便是個明顯的例子,甚至可以追朔回納粹德國在V系列火箭所投下了數不清研發,造成了數不清的傷亡,卻也同時對未來的太空科技發展種下了一顆種子。
 
  金髮男子--科學家便是在此環境下登上了姆大陸。身為新時代科學菁英之一,他前來這片充滿著無數可能性的大地,前來找尋有益於人類的各種希望……製作出新藥品的植物,抑或是全新的材料等等。
 
  他並不是來這裡研發武器的;與此相反,他恨透了那樣的殺人科技。可是他無可避免地會與軍方武器有所接觸,尤其當戰爭發生時更是如此。到底他仍是在「那個機構」出資的幫助下,才能夠站在這一片土地的。
 
  戰爭時期,這名金髮科學家在因緣際會下認識了青年指揮官。雖然成長於截然不同的背景,年紀相仿的兩人卻很快地談了開來。雖然見識過戰爭殘酷的青年指揮官認為金髮科學家過於夢想化,但或許正是這種不相同的思想,反而補足了兩人心中所不足的部分。
 
  他們成為了好友,直至戰爭結束,青年指揮官被高層調到別處為止。然而他深信,記憶中的那名金髮科學家會繼續朝自己所相信的歧路邁進;儘管現實的殘酷,總會打擊著人們單純卻又偉大的夢想。
 
  這樣的他又為什麼會出現在深山野嶺裏頭?他過去的夢想呢?青年指揮官對此感到疑惑,卻沒有問出口。
 
  「探查資源的時候遇上了怪物?」金髮科學家皺起眉頭。
 
  「現在世道不好呀。逼得我們不得不深入姆大陸去採集資源,雖然我不想這麼做。」
 
  聽到這番話,金髮科學家皺起眉頭。他問。「我以為讓少女兵器去開採資源,對基地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我的基地稍微……不太一樣。」青年指揮官一邊說一邊拍了拍璐璐的頭。「對我來說,基地裡的成員都是非常重要的--家人。我不希望讓她們和原生種進行無意義的戰鬥。」
 
  這時候,金髮科學家眨了眨眼,與密特交換了帶有一絲驚訝的眼神。
 
  「是嗎?」他老實地回應。「你變了很多啊,好友。」
 
  「你才是。」青年立即道。「我以為你仍在軍方的研發部工作。」
  
  「我以為你仍在軍方的情報部門工作。」
 
  兩人開懷地笑了出來。
 
  「對了,你要不要留在這幾晚?」對方露出了優雅的微笑,與密特那麼地神似。「我有幾間空房間,你和卡爾小姐都可以住下來。」
 
  「謝謝你的好意。」青年指揮官搖搖頭。「假如我再不回去的話,整個基地又要鬧翻起來了。」
  
  金髮科學家的笑聲豁然、表情誠摯,對於不常表露出自身感情的青年指揮官來說,他反倒有些羨慕。然而他很清楚,自己和別人終究是不同的;兩人所面對的世界也有存在著根本上的差異。

  所謂環境塑造一個人的個性,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他們倆又聊了好長一段時間,卻從未開口詢問彼此離開原有工作的理由。或許在兩名摯友相見的氛圍之中,那種東西已經顯得無關緊要了。
 
  當落日餘暉映透過樹葉間隙映照於小木屋之際,兩人也不得不道聲再見。
 
  本來金髮科學家堅持要由密特帶領他們走出森林,但青年指揮官婉拒了對方的好意,僅收下一張精細的手繪的地圖,只要跟著地圖上的標示走,便能夠避開大部分的原生種,成功離開森林。
 
  可是五分鐘後青年指揮官又回來,這回只有他一人。他只在門口逗留了一會,然後才真正走遠。
 
***
 
  月明星稀

  屬於青年的,消瘦卻又孤傲挺拔的背影佇立在湖畔,仰望遙遠的星辰美景--青年指揮官就站在那,湖水倒映出一張抿著嘴的嚴肅面容,以及在那之上的星之海。
 
  突然間,一陣微風吹來,輕柔地執起青年的黑色髮絲,並在湖面泛起一道道波動。

  那陣風並非出自大自然之手,青年指揮官心想。緩緩轉過身,面向著不遠處的湖面,一名少女的身形立即映入眼簾。
 
  少女兵器的身形。
 
  婀娜多姿的曲線,經由樸素的白色衣裳所展現。不需要華麗的裝扮,便能夠充分表現出這一位少女兵器姣好的身材和出色的外表。而她背上所背著的那四面翅膀--月光穿透了其半透明的表面,營造出一股朦朧之美--並且,流動著淡淡的七彩色澤,猶如超脫了人間所能打造之物。

  美麗

  只能用這兩個字來形容。

  然而,吸引人注目的不僅僅於少女外在的表象,也包括了她給人的感受--密特.法兒的氣質已經截然不同。
 
  那是密特.法兒,又可以說不是;比起稍早前所見到的密特.法兒,現在的她眼神銳利得可以殺人,碧藍色的眸子更放出了一種傲然光輝,與原本大小姐形象相差了十萬八千里。彷彿--
 
  「彷彿就像是另一個人,對不對?」密特.法兒的嗓音依然如絲綢般優美,卻藏不住兇惡的殺意。
 
  「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密特小姐。」青年指揮官微微抬起下巴,雖說對眼前所發生的事情感到新奇,但那張撲克臉上絕無露出任何吃驚的表情。
 
  「讓我猜猜……雙重人格?」青年說。
 
  「我名叫法兒。」密特.法兒以一句話簡單回應對方,神態和語氣都具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自信。
 
  原來如此,」青年深思了幾秒,接著他以一名心理分析師的模樣頭頭是道地說:「密特法兒」其實根本不存在,事實上是由同時存在的兩個人格,「密特」與「法兒」兩人所構成
 
  你只說對了一半,」少女兵器面露笑容,鄙夷成分居多。「「密特法兒」並非不存在,我跟密特都不過是彼此的一部分,無論顯現出來的人格是誰,站在眾人面前的,都是「密特法兒」本人。
 
  「那不過是精神分裂者的說詞而已。」
 
  密特法兒--或者該稱之為法兒的少女握緊拳頭,怒意全寫在臉上。
 
  「我討厭你。」她說。
 
  「我也說不上喜歡妳,法兒小姐。」青年道。「因為妳毀了我和好友見面的計畫。」
 
  「喔,你說的是這個吧?」
 
  一邊說道,法兒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一封信指,隨機將之撕成碎片。
 
  「上頭寫了今晚見面的地址,也就是這裡。」法兒說。「你今天離去後偷偷放在門口的,我說得沒錯吧?」
 
  「偷看給別人的信件可說不上高尚的行為啊,密特小姐。」
 
  臉上露出明顯的厭惡之情,法兒像吃到什麼難吃的東西似的搖了搖頭說:「那麼將自己的好友給出賣,又高尚到哪兒去了?」
 
  「喔?」青年指揮官稍稍揚起了右眉,等著對方繼續說下去。
 
  法兒原本並不想跟他說上這麼多話,但她就是忍不住想將心中的怨氣全都發洩出來。「像你這樣的傢伙,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出現於森林的深處。你一定追查博士閣下一路追到這的吧?我們才正在想,政府怎麼可能會這麼快就放棄寶貴的研究資料。」
 
  「啊,那我在半路遭到原生種攻擊又該如何解釋?」
 
  「刻意為了引誘博士閣下派遣我,逼得我們出面拯救你進而透露出自己行蹤的一場戲。或許你只對我們的隱居地有個概念,卻不知道確切的地點吧。」
 
  「很有趣的臆測。」青年說。「但光憑這點就懷疑他人,是否太過魯莽了點。」
 
  法兒點點頭,說。「密特和我一開始也不太確定,但直到你和博士閣下見交談過後,我們倆才決定先發制人。」
 
  「這又是為什麼?」
 
  「很簡單。」法兒道。「你身為博士閣下的好友……這麼長一段時間沒見面了,卻對他離開忽然軍方研究部門這一件是隻字不提,不免太奇怪了。要麼你笨到極點或得了失憶症,要不就早已知曉隱藏於背後的實情。我猜猜看,你離開軍方情報局這件事多半是假的吧。」
 
  「妳只說對了一半,」面對法兒那單純卻不失大膽的臆測,青年指揮官面無表情地回答。「我確實離開了軍隊,毋庸置疑。但目前正以外人的身分接受委託,方便他們達成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就是為了錢而做的吧?更差勁……你真令我感到作噁。」
 
  「好像每個人都這麼說。」青年指揮官苦笑。
 
  似曾相似的感覺。
 
  Déjà vu……」法兒呢喃一聲。
 
  剎時間,空氣開始震盪。

  以法兒為中心,氣流開始狂亂。以法兒為中心,湖水激烈地向外擴散,激起一道道不小的水波。面對這非常理的現象,青年非但沒有慌亂,反而露出感興趣的神情。

  法兒緩緩地抬眼,露出與容貌不相襯的--扭曲又憤恨的表情 「告訴你,我最討厭表裡不一的人了。」
 
  「擁有雙重人格的妳,有資格說這句話嗎?」
 
  「至少,我和密特所希望的事物都是相同的。我們都希望博士閣下平安無事,並且--」
 
  當猶如蝴蝶般美艷的翅膀拍動之際,空氣間也飛散出一層閃閃發光的粉狀之物,與天際上的星星相互呼應,。
 
  「並且,我們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博士閣下。不管是政府、軍隊,抑或是過去的好友!」
 
  話音一落,密特法兒已經在瞬間來到毫無防備的青年指揮官眼前。
 
  然後--



......待續

---我是分隔線---


阿嘞

請某位巴友前來認領角色,謝謝(這是學隱墨的XDDDDD

拖了這麼久真是抱歉,不過反而有比較多時間準備,劇情也比較完善一些;當然,我寫文都是很隨機的--有點子就狂寫,沒有就寫不了--想寫就寫,不想寫就不想寫;不是故意欠人什麼的,所以就請見諒吧。

這次嚴肅青年指揮官登場的時間點,是發生在The Hunted及The Storm之間的外傳故事。莉歐篇也在飆當中,嗯嗯,好辛苦好辛苦(爆

許久不見的璐璐登場,不過也只有一下下--希望以後有更多出場機會。

腦部運作不能...希望各位喜歡--以上

(倒去睡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570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指揮官:不要,璐璐,不要...那邊不行!!
璐璐:欸黑嘿,指揮官聽話嘛,很刺激的喔~
指揮官:璐璐,不要!!璐璐啊啊啊啊啊!!
璐璐:目標鎖定~~發射~~~!!(指揮官飛向遙遠彼方
......有點期待這種劇情?[e29]

研究所在戰後應該是解散了,不過有部分人士還在做一些暗中活動就是...
欲知後事如何~請待下回繼續拖稿(被打

...突然覺得這下嚴肅青年或許會跑來事件中參一腳了...
至於後續構想,等我想到怎麼弄再找謎團大討論囉?

06-23 19:22

歷史謎團
隱墨寫的小劇場總會讓人笑翻XDDDD又生動又活潑--又有點可怕[e28](抖

原來如此,記筆記~~~

有任何問題或構想,都歡迎來跟我談喔[e24]~~~~06-24 02:42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話說法兒學到光之翼了XDD
青年這次又有啥陰謀咧~~(?
我們繼續看下去XD

06-23 19:32

歷史謎團
光之翼無誤(爆

期待陰謀中(被打06-24 02:43
遊騎兵
完蛋啦!!!!!謎團大居然開始走糟糕路線,你人教壞了!!!!!!(指

附帶一提:指揮官和璐璐被深紅之鈴逼到懸崖邊的場景,讓我想到這一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Dq31HS1iHs&feature=share&list=PLAE994EEBB0A7492A
影片中9分25秒開始(PS:影片中的狀況是真有其事,有興趣的話請去GOOGLE:紅翼行動,不過差別只在於,影片中的人是被逼到自已跳下去,然另一位是被破片擊中後跌下去。)

不過,話說回來,一位是前軍方情報單位幹員,然另一位則是前軍方研究機構的科學家,彼此都有自已"不方便"說出口的事,雙方在這種情況下見面,已經使局勢格外複雜;外加一位似乎跟博士有相當深厚交情的GA--密特法兒,讓狀況整個狀況更顯混亂。

另外,原來謎團大也會法語啊,真是博學呢[e11]

06-23 21:37

歷史謎團
這還真是可怕[e28](看完影片的感想

感覺,不方便的事情好多阿XDDDD不過,指揮官沒有當場質問科學家,也可以解釋為他對法兒並不了解也不相信她在場吧。當然,法兒的論點算是幸運地猜對了一半就是。


小知識,Déjà vu雖為法文,但在英語系國家已是非常普通且頻繁使用的詞彙了喔[e32]06-24 02:48
深藍烈火
  等了這麼久,法兒篇終於登場了~真是超感動的!只是在下現在不是很有空,所以完整的回文改天再說吧(扶額);話說,本篇得內容真是豐富啊,劇情進展之外,還真叫在下有點意外呢。

PS:這下在下可以期待,"幽靈篇"的登場了~!

06-23 21:57

歷史謎團
熬了這麼久終於--我也要感動得快哭了。

如今的發展也和當初天差地遠,劇情安排上也是,因此我也很意外呢;雖說是拖了很久啦,但我覺得現在真的比較好--好在有時間慢慢醞釀。

PS:對阿,烈火可以繼續使用預知能力...為什麼你會知道下一篇就幽靈篇阿OAQ!!!(摔筆06-24 02:37
熾冰
看到法兒「翅膀」那段,讓我心涼了一下... ... 不過看來是阿謎自己的梗,好加在WW
風格依舊啊~ 言簡意賅的銳利感,後段的開戰亂讓我期待一把的

加油啊0.<

06-23 21:59

歷史謎團
涼了的意思--與其說是我的梗,不如說是樓上的梗。不管如何,吾友都不用擔心太多啦(拍肩)

風格依舊--是嗎?有時候覺得形容或描述越來越麻煩(爆

謝謝>.006-24 02:33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小屋管家 敬上

06-25 15:03

歷史謎團
Thank Q~06-25 15:49
湛藍琴海
恭喜謎團上精閣!

06-28 13:37

歷史謎團
謝謝06-28 14: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gn0192024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生日禮物繪圖:祝湛藍琴... 後一篇:~GA同人塗鴉:一點都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活動參賽文(短篇) (11)

【原創熱門長篇-男孩在女子學園就讀】 (0)
第一章:重生,感覺格格不入 (5)
第二章:惡夢,又緊追在後 (6)
第三章: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7)
第四章:挫折,只好再次面對 (6)
第五章:傷痛,總是伴隨在身邊 (6)
第六章:家人,無法改變對象 (4)
第七章:錯誤,只能勇敢承認 (4)
最終章:仰望,明日終將到來 (1)

【原創中短篇-不思議系列】(偶更) (0)
《酩酊大醉!酒魔女系列》 (8)
《人妻鐵匠!太太系列》 (26)
《傲嬌貴族!安潔拉系列》 (5)
《冷傲農女!芭芭拉系列》 (6)
《人馬騎士!瑪麗亞系列》 (5)
《沒頭沒腦!極短篇系列》 (40)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完成) (22)

【同人小說-艦隊收藏】(完成) (34)
《KIS艦隊調查局》(刑事犯罪) (19)
《二戰中的艦娘》(史實改編) (26)
《艦娘們的小故事》(輕鬆短篇) (39)

【同人小說-少女前線】(完成) (9)
《幻影怒火》(AR小隊系列) (4)
《夢醒》(404小隊系列) (4)
《獵殺》(404小隊系列) (5)
《秘密》(404小隊系列) (5)

【GirlArms同人】(完成) (0)
~第一卷:The Last Ace~ (6)
~第二卷:The Journey~ (7)
~第三卷:The Hunted~ (7)
外傳:My Queen (1)
外傳:Sweetness (3)
外傳:Stories (2)
外傳:Wings of Dreams (1)
~第四卷:The Storm~ (9)
外傳:Aftermath (1)
外傳:Little War (3)
~第五卷:The Savior~ (17)
~第六卷:The End~ (4)
(其他) (11)

中短篇雜小說 (44)

Bullshit區 (160)

奏樂者系列(短篇) (5)

動保員 (7)

福爾摩沙系列 (7)

未分類 (288)

kazenochen大家
輕小說《刺龍‧岡烏英訥》今日更新! 最近展開的小說《東洋退磨錄‧前話。》也請多多支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