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某小說版的 裝甲戰記6 蒂芬突圍戰(下)

作者:奇蹟之海│2013-06-23 12:24:01│贊助:0│人氣:186
「車長,左方有一個街道,若我記得沒錯的話,左彎後二十公尺再右彎很快就到會合點了。」雪齋曹長補充說:「還有,我們不能在前面繼續挨子彈。」
「囉唆,不用你來指揮我。」
我忍住宣洩而出的怒氣,拿起無線電說:
『各車聽到請回覆。』
『二號車收到。』
『五號車收到。』
『三號車收到。』
『黨衛車收到。』
『聽好。現在被包圍的我們只有一條路好走,不惜任何代價突圍到會合點。會合點在左轉二十公尺後右轉就到了。』
『先左彎再右彎嗎?明白了。』
『...。』

史諾沒有回答,只聽到外頭一波波的爆炸。然後聽見一道嘶吼的聲音大喊著:

『不想死的就跟我一起殺法國佬。』

那是史諾的聲音沒錯。即使隔著一層裝甲,還是可以聽見接連而來的步槍和機槍聲還有弟兄們互相叫喊。

「那個單細胞,老是喜歡搞熱鬧。」深雪伍長不以為然地說
「當然,不然待會怎麼突破這裡。威伍長,砲彈殘量?」
「剛剛自由射擊後高爆彈剩六發,破片彈一發,穿甲彈三發,同軸機槍二十箱彈藥。」
「得省著用了。嗯。深雪伍長,通知洛和法爾車長,二號車當前導車,三號車不變,本車負責殿後。」
「知道了。各車注意,各車注意...。」

就在深雪伍長聯絡完後,無線電傳來一波波的干擾:

『嘶...嘶...,高中尉,偵查隊狀況如何?』
『情況非常糟糕,大隊長。所以我們準備突圍到會合點。』
『難得聽到你這麼冷靜的回答。』大隊長說:『小心點。我不知道會合點那兒會不會有埋伏,我們隨後到。』
『等等,大隊長。現在我們被截斷。你們...。』
『高中尉,會合點見。不用擔心我。』

老實說我很擔心大隊長的狀況,但是現在沒那個時間去煩惱。切斷通訊後我下達命令道:

『各車出發。』

「雪齋曹長,轉二檔左轉。GO!」

轟隆隆!該死,游擊隊的迫擊砲已經開始發動新一波的砲擊。伴隨著砲聲的是一波波的彈幕射擊。

『各車穩住,我們一定會突破難關的。』

可惜我的精神喊話發揮不了效果。外頭先是發出轟隆轟隆的爆炸聲。然後無線電陷入沙沙的干擾聲。深雪伍長正在調整無線電的同時,無線電不斷發出史諾的咆哮聲:

『二號車中...嘶嘶!重複,二...嘶!反戰車地雷。洛車長...嘶!當場陣亡,二號車車長洛少尉連同車上四人陣亡。』



「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
「怎麼了?少尉。從休息時間開始就守在無線電旁。」

一名帶著戰車軟帽,手裡拿著一杯鐵製咖啡杯,上面印有納粹之鷹的軍官三明治看著北極馬正全神貫注聽著無線電所發出的訊號。

「中校,我剛剛收到一個非常奇怪的摩斯電碼。內容聽起來像是SOS求救訊號。」
「發報地點可以查得出來嗎?」
「從天線能收到的最大範圍來看...嗯...。」

北極馬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大圈圈,不斷轉動頻率鈕,然後一一在地名劃X後得到一個結論:

「長官,發報地點可能在蒂芬鎮。」
「蒂芬,不就是那位法國公主的大本營嗎?」

三明治心裡想:

『我們早就發出消息說索姆河沿岸列為一級戰區,是哪支不怕死的部隊闖進那裡?真該死,要救援的話我們裝甲警備旅大部分是由I型和II型戰車組成。怎麼救都是個問題。』

三明治又問:

「北極馬,發報內容是什麼?」
『3‧3‧3‧裝‧甲‧兵‧和‧5‧3‧6‧步‧兵‧大‧隊‧在‧蒂‧芬‧遭‧遇‧襲‧擊‧。‧請‧求‧鄰‧近‧部‧隊‧支‧援‧。‧』
「嗯,在內容前面有什麼暗號嗎?」
「啥?」北極馬一時搞不清楚。三明治告訴他:
「好比說一短三長或著四長等等不同我們部隊的訊號。」
「好的,我聽聽看。」

北極馬正在聆聽摩斯電碼的同時,三明治拿起無線電說:

『第一營和第二營聽到請回答。』
『第二營收到。』
『第一營收到。』
『現在命令變更,火速前往蒂芬鎮之前,等待我的指令。』
『第一營了解。』
『第二營了解。』
「長官,我聽到了。前面的訊號是兩長...五...五個短聲。」
「幹得好,上尉。這是黨衛軍的救援暗號。」

北極馬來不及反應他驚訝的情緒。三明治拿起無線電說:

『全營注意。V計劃啟動。重複,V計劃啟動。各營火速前往蒂芬鎮救援。』
「少尉,通知弟兄們準備出發。」
「是的。」

北極馬離開後,三明治這時把頻率鈕轉到某個頻率。

『CV聽到請回答。』
『收到,請問貴單位是哪一單位?』
『這裡是駐阿布維爾第一裝甲警備旅,我們剛剛收到貴單位的求救訊號。現在已經啟動V計劃。重複,我們已經啟動V計劃。』
『了解。第二工兵營會在指定地點執行V計劃。』


「二號車確定全毀。」

雪齋駕駛著本車經過冒著黑煙的二號車,我們每個人都不發一語,整個空氣只有引擎發出的巨吼聲。洛少尉在隊上人緣很好,隊上許多人事上的事情只要他出馬,都能得到很好的解決。他走了,我想隊上會有一段時間情緒會有點不穩定,尤其是深雪。

「沒時間傷心了,打起精神,眼前還有危機等著我們。明白嗎?」
「明嘶(鼻音)...明白。」
「明白,車長。」
「了解。」
『呼叫五號車。聽到請回答。』
『五號車回覆,噠噠噠噠(槍響聲)。什麼事,小高。』
『該發揮你瘋狂的本領了。強行淨空我們的行進路線,確保我們路線安全。』
『了解。還有黨衛隊好像是第一次戰鬥,沒十分鐘已經陣亡了十幾人。』
『波肯中尉人在哪?』
『距離我不到十公尺的小民宅,他們被游擊隊的火力壓制。』
『想辦法告訴他,你和我們一起作戰,就這樣。』
『好的。』

噠噠噠噠噠!

「左方傳來重機槍的聲音。」
「太會挑時間了吧,全速前進,我們沒有任何掩護。」

吭!吭咚!吭!

奇怪這聲音哪來的啊?當我察覺不對勁的時候,雪齋大喊著:

「有人爬上來了。」
「我來解決。」
「等等,這給你。」
「謝了。」

深雪拿起椅子下的MP40衝鋒槍,我拉開保險,確認彈匣有子彈後鬆開車長蓋,等待他們開門的一瞬間。

喀喳!

「喝啊啊啊。」

噠噠噠噠噠噠噠!

一位游擊隊當場被我打成蜂窩,手裡拿著未開保險的手榴彈倒了下去。我伸出頭來想確認另外一人在哪的同時,碰的一聲,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全身無力的跌坐下去,手上的衝鋒槍也掉了下去。

「媽的。」

我抬起頭來,一名金髮耀眼的美女和槍口出現在我眼前,她說:

「再見,納粹軍人。」(法文)
「想得美,影子公主。」(法文)

她似乎被我一口流利的法文猶豫了一下。我看機不可失,趁機拿起MP40朝她下半身掃射。

「呃!」

她的雙腳因為中彈重重地跌了下來低聲呻吟。剛好子彈也打光。我想打昏她的時候,忽然緊抓著我,拿出藏在腹部的小刀奮力往我頭上一刺,我感到一股時光倒流的力量。

「磅磅磅磅!」

我嚇得冷汗直流。心想這個槍聲是哪來的?自己是不是中獎的那一個?

「嗚...!」

只見影子公主痛苦地鬆下小刀,鮮血不斷地從她腹部流出,然後一名黨衛軍士官爬上來將她架開。掏出一把魯格手槍準備處決她的時候...

「等等,殺了她對我們沒有好處。」

我大聲喝阻那名黨衛軍,他轉頭,眼神投射盡是憤恨的火光。我知道他是目睹班尼被狙殺的其中一人。

「如果你殺了她,我們就不知道還有多少游擊隊在這裡流竄。也不知道還會死多少像班尼這樣的好人。」

他的眼神不像剛剛那樣的憤恨。我說:

「現在把她送到軍醫那急救。告訴波肯和史諾中尉,要他們說:『如果想要你們的首領活命,馬上停止射擊。』」

士官對我行軍禮,然後背起影子公主離開。

「主啊,我說了個天大的謊話。」

我仰天看著灰矇矇的天空,嘆了一口氣。

不久,我們可以感覺得到游擊隊的火力似乎不再那麼猛烈。因此我們更加緊腳步開往會合點。

「大隊長。」我大聲高呼著

「小高你們慢到了三分鐘囉。」

「呃...是的。」

現在我們殘存的軍官正在大隊長的三號E型指揮車旁開小型會議。伊羚說:

「剛剛發了求救訊號。援軍說要再十分鐘才到會合點。」

「也就是說,我們還要再待個十分鐘的時間逃脫。」波肯說

「沒錯,而且剛剛各隊也應該有傷亡,也該讓傷者休息休息。」

「說到傷者。」我問一旁的法斯特:「那位公主的傷勢?」

「不樂觀。再拖個幾小時,蒙主召喚。」法斯特作個了祈禱樣

「想辦法讓他活下去。」我說

法斯特點頭,然後先行離去。因為剛剛有人對他講了幾句話後臉色忽然大變,使他不得不離開。

「那麼現在該加強左翼的防衛設施...」


磅啊!

一股強大的爆炸震波,挾帶著灰塵和崩裂的塵土落在地面。我們一時間都看傻了。

「那裡...那裡不是急救站嗎?」史諾指著那棟半塌的民宅驚訝地大喊

「史諾。馬上帶我去急救站。小高,隨時保持警戒。」

「不用警戒,他們來啦。」威斯特拿著望遠鏡輕鬆地說著

我拿起望遠鏡一看,游擊對果然是傾巢而出。所有我認得的法製和他們搶來的德製武器都派上用場。看樣子他們是要拼上一拼也要把影子公主給救回來。

「那威斯特,除了潔兒和波肯以外,你帶本隊的其餘人員到左翼防衛。法爾,潔兒,小高還有波肯跟我來,我們負責右翼的防衛。」

一聲令下,大隊長身旁的我們都動了起來。我回到我的車長席。法爾和潔兒上尉駕駛的三號和四號車都以就位完畢。無線電傳來大隊長的聲音:

『完成動作的立刻回報。』
『右翼防線組織完成。』
『一號車完畢。』
『九號車完畢。』
『三號車完畢。』
『注意。各車除了一號車負責右翼防線外,其他各車開始防衛攻擊。GO!』

『一號車了解。』關閉無線電後,大喊著:
「開兩檔右轉,到波肯的防線。」
「二檔右轉,明白。」

這時我可以聽到轟隆轟隆的聲響,機槍聲和叫喊聲持續不斷。

「前方,發現一輛裝甲車,沒有戰防武器。車上約有二十名,旁邊伴隨著幾名游擊隊。」
「他們大概還以為我們彈藥沒了吧。」威伍長這麼說
「我想也是。但無論如何,該叫他們下車了,裝填28號穿甲彈,目標裝甲車。」
「了解,已裝填28號穿甲彈。發射!」

一聲哀嚎。我拿出望遠鏡一看,整台裝甲車付之一炬,一名游擊隊全身被火焰包圍,痛苦地奔跑著。
「威,開動同軸機槍,彈藥打完沒關係。」
「知道了。」

噠噠噠噠噠!

在我們前方的黨衛軍,也配合我們戰車給予火力支援。一時間右翼的游擊隊被我們火力壓制。

「大砲!大砲!」

一名眼尖的黨衛軍發現在游擊隊後方出現幾根黑色突出的砲管。他大喊著,就在同時,砲管發出了怒吼。

轟!轟!轟!


一聲齊放,我面前的黨衛軍已經是人仰馬翻,慘不忍睹,有幾十人當場炸死,傷者滿地哀嚎。

「抬走傷患,撤掉機槍,放棄陣地!」

這是波肯的聲音。他的命令讓一度混亂的場面獲得控制,為了幫波肯能撤退更順利。

「威,掩護射擊。」
「了解,25號高爆彈裝填完成。發射!」
「沒有命中目標,不過產生出大量煙霧。」雪齋透過駕駛孔報告
「這樣就好。倒車!」
「倒車...嗚哇!」

這又是怎麼回事,我一陣頭暈目眩。感覺只知道我們被剛剛的大砲擊中。

「報告損害狀況。」
「履帶脫落。重複,履帶脫落。好像剛剛的砲擊擊中履帶。」
「意思就是動彈不得...」深雪伍長瞪大雙眼看著雪齋,他點點頭。
「深雪,繼續報告給大隊長說右翼防線撤退50公尺。」
「了解。」

好了。先是砲塔管故障無法轉動,現在是履帶擊中無法移動,最近怎麼那麼倒楣啊。但是再倒楣也沒像威,深雪還有雪齋他們倒楣,跟我一起和洛車長見面...呸呸!這個時候了還有時間想有的沒的。

「怎麼辦,車長?」威對我說
「沒有我的命令,別動任何武器。」

威點點頭,然後全神灌注地看著砲塔的瞄準鏡。我遞給深雪那把已經打光的mp40說:

「伍長,謝謝你的武力支援,記得裝上彈匣。」
「知道了,謝謝車長。」
「各員注意,現在我要你們準備好自衛武器。威,整裝完後裝上32號破片彈。明白嗎?」

命令完後,我們車上的五個人開始整裝,我的最輕鬆。只有一把魯格手槍和五個備彈匣,所以一下就整理完畢。相對地火力也最差。而其他三個人就配置一把mp40,三個備彈匣以及一共三個棒型手榴彈。至於待會怎麼做,不用我說他們自然明白。

「游擊隊出現。」

聽雪齋這麼說,我幾乎跳了起來,不過我心想時候未到,時候未到。

「20...30...40。大約四十人,在他後頭三座榴彈炮跟著。」
「難怪...這游擊隊根本就是一個大隊的戰力嘛。」
「不知道那位公主是怎麼辦到的?雪齋,榴彈砲怎麼配置?」
「橫向配置,離他們幾公尺的地方放著彈藥箱。而且隨時可以砲擊我們陣地。」
「威,以現在炮塔的角度可以擊中嗎?」
「裝置穿甲彈和高爆彈的話可以擊中,不過剛剛我們已經打完最後一發穿甲彈和高爆彈。而破片彈,我不敢指望那玩意兒。」
「那麼...破片彈可以擊中彈藥箱嗎?」
「彈藥箱...」威這時恍然大悟,直說:「對喔,破片彈雖然不能貫穿裝甲,但可以引爆彈藥。」
「那好。」我問:「那麼彈藥箱的位置可以擊中嗎?」
「絕對可以。」
「好。現在我有一個計劃。」我說:「待會威發射的同時,全員棄車。雪齋還有威,你們各帶一個棒型手榴彈逐一摧毀榴彈砲的彈藥箱,然後從右邊突圍。深雪,你跟我從左邊突圍。明白嗎?」
「明白。」四個人應和著
「希望待會能看到你們,願主保佑。」

我們四人都在自己身上比畫著十字,希望能得到主的庇祐活下來。

「威,換你下令了。」我對他說

威沒有說話,他心中一直默念著。然後眼神一尖。大喊:

「0030度,32號破片彈裝填完成。發射。」

一聲巨響,威的砲擊精準擊中其中一個彈藥箱引起大爆炸。

「全員棄車!」

一聲令下,我猛轉頭上的車長蓋,轉開以後一看。

轟隆!轟隆!

太幸運了。沒想到爆炸範圍這麼大,還連鎖引爆其他兩個彈藥箱。一旁的游擊隊一邊逃難,一邊納悶著這個砲彈怎麼來的。

「沒有危險,快下車。」

我爬了下來,不久他們幾個也都下來,我做了個手勢,意思是一起行動。然後我們就趁著他們混亂奔跑著。

「那裡...那裡還有納稅豬啊。」(法文)
「哪裡?在哪裡。」(法文)

該死,是哪個眼尖的渾蛋看到我們。現在沒那個時間去想,因為游擊隊的火力一下子往我們這麼衝來。我們只好躲在石塊殘骸下,稍微喘一口氣。

「叫他們安靜一點,雪齋,手榴彈。」

雪齋聽到後,拿出棒型手榴彈拉開保險後奮力一丟。

碰啊!

「快走,快走。」

我拉著他們跑,射了幾發作掩護射擊。子彈和速度,奔跑和掩蔽。這種隨時都會倒下的狀況,真是叫人緊張。卻也是戰後再也不去面對的回憶。

「那裡...那裡有人。」
「是我們的人,別射擊。」
「太好了...呼!呼!終於看到你們了。」
「我還以為你們死了。」波肯說
「要不是履帶脫落,他們是不會罷休的。」
「等等,你們看!游擊隊那裡。」

我清楚地看見游擊隊好像做出撤退的動作,令我們感到懷疑。然後我們想起大隊長的一番話。

「援軍...。」
「很像是。」
『嘶...嘶...波肯...波肯中尉。』
『這裡是波肯中尉。』
『這裡是CP。援軍來了,重複。援軍來了。請你們現在立刻撤出防線。』
『了解,CP,另外高中尉他們回來了。』
『是嗎?幫我轉告他,歡迎回來。完畢。』

「弟兄們,援軍來了。現在撤退。」

黨衛軍他們井然有序地離開防線。到了蒂芬鎮外,我們看到一排排等待上車的士兵,我們一號車的四位成員一看到我們裝甲大隊人還活著的時候,沒有興奮的擁抱。反而是泛著淚光的低頭安慰。我們一行人坐上大隊長的指揮車,她說:

「待會我們會看到黨衛軍第二工兵營搭建的臨時便橋,我們要通過索姆河。晚上在那裡的小村莊過夜和補給,然後明天中午再出發。」

我微微點頭。帶著一臉茫然的神情看著前方。經過一番戰鬥後,其他人的臉色難看了不少。我想也是,畢竟這一次我們真的走了幾位好朋友。

西元1940年6月3日下午3時50分,333裝甲兵大隊和黨衛軍536連強行突圍蒂芬鎮。我一共損失兩輛裝甲車,四輛裝甲履帶車,陣亡43人,受傷75人。(陣亡最高官階為黨衛軍536連連長:班尼.泰德.艾佛列特上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566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abbit0867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某小說版的 裝甲戰記5 ... 後一篇:與13告別,2014年我...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123
12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