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某小說版的)裝甲戰紀3 聖羅市街戰(下)

作者:奇蹟之海│2013-06-23 11:48:56│贊助:0│人氣:147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法軍的機槍不斷地向我們射擊。雖然對我們戰車而言是隔靴搔癢,但我還是破口大罵道:

「真該死,他們到底還要反抗到幾時?威伍長,發射五號照明彈。」
「發射,前方發現障礙,三座輕機槍陣地。沒有戰防武器。」
「裝填23號高爆彈,清除障礙。」
「裝填完成...哇!」

忽然整台三號戰車就像是跳了一下,我很確定我們被類似戰防炮擊中而未貫穿,因為在車內的我們都被爆炸震波震得人仰馬翻。

「報告損害狀況,告訴銀狼小隊下車待命。」

「無線電OK。了解!」
「駕駛座OK。」
「炮塔...OK。」

聽威伍長帶有沉重喘息聲回答。我問:

「沒事吧?」
「...還可以繼續作戰,只是頭撞破了一個洞...。」
「注意!0030度發現敵輕戰。」

坐在駕駛座的雪齋曹長透過駕駛孔大喊著,看來他是來確認那一發有沒有擊中。哼!想得美。

「威伍長,0030度。」
「0030度,了解。」威伍長一邊轉動炮塔,一邊喃喃自語著:「願主寬恕我們。」

轟!轟隆!那台雷諾式戰車頓時陷入一片火海。而一旁等待的洛洛龍中尉趁著對面法國軍隊看著自己的戰車擊中,一時間反應不來的瞬間下令突擊。我兩旁的弟兄們隨著戰嚎聲勇敢地衝鋒。


『棒子丟到屋內。』

洛洛龍在一棟民宅門口對漢斯用手勢下命令,漢斯立刻掏出棒型手榴彈轉開保險默念三次後,奮力往窗戶一丟。

匡啷!...轟!

屋內頓時塵土飛揚,洛洛龍這時踢開大門,然後轉身到門邊大喊:

「不准動(德文)!」
「該死的...德國佬(法文)!」

磅!

我抽著剩下不到三公分的香煙,看著安少尉拿著加裝三倍蔡斯瞄準鏡的Kar 98K步槍。果然神準,尤其在塵土飛揚且昏暗的屋內還能擊中人。

「醫生!兩名傷患,需要急救。」

正在幫威伍長包紮頭傷的法斯特聞令後,匆匆忙忙地帶著醫務包跑到屋內。說實話,洛洛龍說不定比瘋狂史諾還要變態,他們幾個在幾小時前不是都吃過子彈嗎?而現在居然還能活繃亂跳地在戰場穿梭自如;反觀瘋狂史諾,他還會要求傷兵多休息幾天再回到部隊報到。

「好點沒?」
「還可以。至少可以撐到戰鬥結束!」威宛如諾無其事地綁上繃帶回答
「哼!」

我輕笑一聲,忽然腹部傳來一陣絞痛。我下意識地捧著傷口,該死,雖然傷口的血已經凝固,不過我擔心傷口已經開始感染周圍的組織。不行,現在我還不能倒下。

「高,你沒事吧?」

「嗯...呃,呃沒事。」我含糊地回答,為了不讓威擔心,我說:

「對了,你知道732(第七步槍團第三營第二連)步兵連的頭兒是誰?」

732步兵連隸屬第七裝甲師。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是第一批渡過馬士河的部隊,不過他們尚未完全摩扥化,所以速度上慢我們一步。但在傍晚也順利進駐聖羅市與我聖羅攻略隊合流。

「他喔。曾待過隆美爾的步兵團,私底下有人稱他『魔鬼之子』,瘋狂史諾也是他交出來的。」

我手上刁的煙頓時失去支撐,重重地跌在地上。天啊!想不到瘋狂史諾居然還有啟蒙老師。更讓我驚訝的是,威所說的那位連長,像我以前就讀陸軍官校認識的一位步兵教官,一聽到那個人的名號,我臉上的血色霎時少了一半。

嘰嘰!拱隆!嘰!嘰隆!

履帶壓過碎石路的聲響,讓我把注意力集中在聲音的來源。

兩台三號戰車正帶領著一台Sd kfz251裝甲半履帶車,跟在半履帶車後面的,是一群井然有序的陸軍弟兄。看那台半履帶車應該是機動指揮車才是。

當他們在我面前停下來後,兩台戰車的車長蓋掀了開來,洛少尉和法爾少尉紛紛向我揮手。半履帶車上跳下一位帶硬盤帽的軍官,那位軍官的臉我永遠忘不了。我十分謹慎地對他行禮,嘴巴差點打結地說:

「教...不,伍茲少校好。」
「還是叫我教官吧。高少尉,近來可好?」


「本來我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召開臨時會議;但情勢有新的變化...。」

參與這臨時會議的有我,洛洛龍中尉以及伍茲少校身旁的幾位帶鋼盔的士官。少校指著聖羅市的西街區口和南街區口說:

「參謀本部剛剛發了封絕密電報,內容說聖羅市將作為對法國南部的前線基地以及敦克爾克的補給基地,他們(指參謀本部)命令第二裝甲師師長古德林上將掌管聖羅市。二十分鐘後,他們將從西街區和南街區進行包圍作戰。南街區方面不用擔心,157和342的特混戰車大隊已牽制住那裡的法軍。」

「那長官的意思是我們要搶在他們之前淨空西街區?」

「沒錯,而且要投入『百分之百』的戰鬥力。」伍茲少校特別加重『百分之百』的語氣

「少校,那我們的任務是...?」我問

「少尉,在我們建立好防線前,請你們先強行突破到亞瑟街和第六街口支援,伊羚少校正在那苦戰。」

「知道了。我們立刻就去。」我心急如焚地回答著

會議結束後,伍茲少校借給我一個步兵班和一台半履帶車,說是為了加強戰力。讓我非常感動,回到車上後,一旁打睏的雪齋一聽到車長座有動靜,張開那血絲般的雙眼問我去哪。

「英雄救美,救大隊長。」我大喊著:「到車後轉三檔,下一個十字路口左轉。」
「了解,轉三檔,十字路口左轉。」


烈焰的火光,滿地的鋼鐵殘骸,還有倒臥在地的屍體。這些都是從望遠鏡上所看到的景象,而為了不讓狙擊手得逞,我特地半蹲,小心翼翼地露出半顆頭來觀察,雖然有風險,不過總比大剌剌地起身觀察好得多了。

燃燒的戰車中有幾台還可以看出型號,有雷諾式,馬爾蒂達式,二型戰車和三型戰車。看來這裡曾經發生過激烈戰鬥。跟在我兩旁的步兵早已拉出手上武器的保險,提高警覺地前進。


「車長,有無線電進來,不過干擾太大,正在校對頻率。」深雪伍長說
「快處理。」

深雪不斷地轉動無線電的頻率鈕,漸漸地,無線電傳來的聲音越來越清楚...

『嘶...嘶...嘶,前面的...前面的戰車,請說密碼,否則當作敵戰處理。』
『TTT.Panzerkorps Truppen.』(333裝甲兵大隊,前面三個T是英文,後面兩單字是德文)
『終於等到援軍了。高少尉,這裡是CP,請告訴我你們的位置。』
『是的,我們在...。』

磅!...呃!

我被突如其來的槍響嚇得差點跳起來,只聽著外頭叫嚷著:

「狙擊手,就戰鬥位置。」
「芬里克,芬里克還在掙扎啊!」
「法斯特,該死的給我想辦法救他,其他人火力支援。」
「媽的!戰地醫官可不是當假的。」

法斯特吼完不久又傳來猛烈的機槍和步槍掃射,洛洛龍他們也給與法斯特火力支援。

『高,現在我們裝甲兵打頭陣掩護步兵,信號是照明彈。明白嗎?』
『用照明彈!大隊長,太亂來了吧。』
『我自有辦法解決,高少尉。重複一遍,信號是照明彈。順便檢查你們隊上的殘彈量。明白嗎?』
『...明白了。』

我深吸一口氣,叫深雪伍長切換頻率說:
『各車注意,CP現在要我們準備突進,信號照明彈。順便報上彈藥殘量?』
『二號車三十發。』
『三號車二十八發。』
「本車還有二十六發。」

天啊,從第南特補給後到聖羅居然還有二十幾發的殘量,可真是奇蹟。就在我讚嘆的同時,雪齋曹長大喊:

「前方20m處有照明彈發射。」
「出發,開三檔前進。威伍長,炮塔轉至0080度,裝填二十四號高爆彈待命。深雪伍長,隨時保持無線電暢通。」
「了解!」
「OK!」

轟!轟轟隆!

悅耳的柴油引擎帶動著戰車,出了巷口後,叮叮叮叮的子彈不斷地從裝甲傳來,幸好我們離法軍有一段距離,免於被貫穿的危險。

『各車注意,CP在七點鐘方向發現一座AP(反戰車炮陣地),請盡速...啊!』

無線電那一頭傳來尖銳的慘叫聲,我慌張地問:

『CP!CP!CP請回答。』

無線電依然保持靜默,不僅是我,其他戰車車長也跟我有相同的疑惑。CP車是否被擊中大破?

『各位,CP車大破,伊羚大隊長和其他乘員全數罹難。』回答的是威斯特,他試圖忍住激動的情緒說:

『伊羚老大出發前曾說,要把指揮權交給高少尉,在她陣亡或者大破前。』

該死,真該死,那座該死的AP,該死的法國佬。我幾乎用憤怒的語氣說:

『威斯特,告訴我你那有幾台戰車?』
『七台。』
『好。你們用一切辦法掩護我們,我要親手宰那座AP。』
『等等,高少尉。你會暴露在敵人火線上,到時我怕我們支援不及。』
『沒關係,我自有辦法解決。』
『...知道了。』

與威斯特對話完後,我令深雪伍長將頻率切換說:
『注意,現在下達命令。二號車掩護本車和三號車。三號車當前導車,隨時注意前方狀況,射擊後立刻右轉作自由射擊。』
『二號車明白。』
『三號車了解。』

這時威斯特等七台戰車發出巨獸般的怒吼。磅!磅!磅!磅!,一朵朵塵埃的花朵在法軍陣地開花,讓法軍和游擊隊一時之間手足無措。

『就是現在,前進。』

洛少尉的二號車以3.7cm戰車炮做火力支援,再我面前的三號車也以同軸機槍做壓制射擊。

『報告狀況,三號車。』
『發射三號照明彈。目前沒有動靜...等等...看到了,看到了。AP炮塔管開始移動!』
『開火!』
『三號車射擊,AP未大破,立刻右轉。』
『了解。威伍長!』

威伍長氣喘如牛地說:
「呼...,已換上20號穿甲彈,隨時射擊。」
「射擊。」

碰!帥啊,那座AP就這樣變成廢鐵。殘存的法軍和法國游擊隊員在同軸機槍的壓制下紛紛成了冤下魂。就在我拿起無線電高呼大破的同時,另一頭傳出洛少尉高分貝的聲音。

『小高,0118度有一台重戰,已經盯住你了。』
『什麼!』

我話未說完,我們又被爆炸震波震得東倒西歪。

『該死,報告損害狀況。』
『無法前進,也無法倒退。』雪齋曹長焦急地踩動油門和排檔器。但是我們不動就是不動。但更不幸的還在後面...
『炮塔轉軸卡死,無法轉動。』

我的天啊。難怪有人曾對我說,戰車如果擊中兩次仍然沒事,代價就是機械故障,最後棄車。我現在相信了,但是代價可不是棄車,而是和雪齋曹長,威伍長以及深雪伍長一起死在這鋼鐵棺材裡。

我慢慢地閉上眼等待死亡的時候,忽然傳來一聲...

磅!磅啊!

咦,我們沒有死嗎?我抱著半信半疑的疑惑打開車長蓋。碰鏘!那台燃燒的B1型重戰車的車長蓋炸了開來。我驚愕地看著。究竟是誰救了我們一命?

嘰!嘰隆!嘰嘰!

就在B1戰車的後方忽然出現數台戰車,經由火光可以清楚地看見車體上漆著黑色的卍字,這時我難掩內心的激動大喊著:

「好啊,第二裝甲師幹得好!」
「怎麼了,怎麼了。車長?」
「高車長,怎麼了?」

面對深雪和雪齋的疑問,我興奮地說:
「第二裝甲師,是第二裝甲師啊。他們救了我們一命!」
「什麼!」

雪齋打開駕駛蓋,果然看見幾台漆著卍字的戰車緩緩地移動。我不斷地向他們揮手,不但表達敬意,也要表達謝意。

而在我們後方的步兵一看見第二裝甲師前來支援,開始歡呼起來。興奮之餘,竟然唱起裝甲兵的進行曲歡迎他們。

無論是狂風或大雪,
還是太陽對我們微笑,
無論是白晝炎炎還是夜晚寒冷如冰,
雖然迎著寒風滿臉的塵沙,
但是我們的心情是愉快的,
我們的戰車在疾風中向前挺進!


清晨時分,清理過聖羅市的殘存部隊後,我們聖羅攻略隊殘存的戰車車長和伍茲少校一同集合在732步兵連在聖羅市廣場臨時搭建的指揮部。不久,第二裝甲師師長古德林上將和他的參謀以及幾位隨從親臨指揮部。

「敬禮!」

伍茲少校喊令,我們伸出右手大喊:

「希特勒萬歲!」

「第九特遣聯隊指揮官伍茲.蘭德爾少校報告。本聯隊在0:55遭遇法軍突擊。經兩小時奮戰,俘虜了三百名法國軍員以及游擊隊員,三輛卡車和一台輕戰。本聯隊則損失十二台戰車,兩台大破待維修,死亡128人,受傷76人,報告完畢。」


伍茲少校歸位後,古德林帶著一口嚴肅的口氣說:

「你們經歷過一場惡戰,為我德意志奪下聖羅市,我應該向你們致敬才是。因為你們所流下的血都是德意志的鮮血。333裝甲兵大隊副隊長,高少尉出列。」

「有!」我跨前一步,古德林拿著一條金色的長槓走在我面前。

「鑒於你在本次戰役中表現突出,且經由732步兵連連長伍茲少校以及在本次戰役中因傷入院的333裝甲兵大隊隊長伊羚少校的推薦下,我代表伊羚少校,將你晉升為中尉。」

我簡直快昏倒了。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升級測驗,居然要一個裝甲師師長來幫我扣上那條槓,我簡直會被那條金色的槓壓死。古德林上將幫我扣上的時候輕聲地說:

「如果你聽到伊羚少校說她陣亡,告訴你。那是騙人的。那位鬼靈精怪的小妮子最喜歡捉弄人。」

我霎時無言。沒想到咱們的大隊長竟然是這種人,害我還為她拋頭顱灑熱血,還差點讓雪齋,深雪,威還有我死在她的真實謊言之下。好樣的!等我去醫院,看我不把那裡弄得雞飛狗跳才怪。

西元1940年5月20日 6:20分 德國第九特遣聯隊(含333裝甲擲彈兵大隊)經過四天的奮戰,一舉奪下聖羅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565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二戰|戰車|小說接龍|三號戰車|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abbit0867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12遊戲回顧... 後一篇:某小說版的 裝甲戰記5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sd22552158《籠中鳥與紙飛機》
一句不能將為兩人的情誼帶來何種衝擊呢?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