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5 GP

[達人專欄] 蛇毒小伊 <七>

作者:海犬│2013-06-22 23:55:46│贊助:576│人氣:990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麥芽們會這麼怕我了。

  有次我試著對鏡子裡的自己,露出微笑時才發現的。

  自從小春去世之後,我就像是被奪去靈魂的人偶。

  毫無溫度的眼神,彷彿被冰封起來一樣冷冽。

  這樣的我露出笑容,簡直就像是——

  殺人兇手一樣的笑容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久沒剪頭髮的關係,瀏海已經超過了眉毛下方,導致我的眼部以上,罩著一層陰霾。

  過去那些曾稱讚我長得好看的人,見到我現在的樣子,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呢?

  不過那些都無所謂了。

  只要可以讓別人不會被我的毒害死,就算要我變成醜八怪也沒有關係。

  所以我一點也不在意,現在的這種樣子喔。

  真的,一點都不在意呢!

  我想呀,狗狗應該是沒辦法代謝我的毒。

  所以施打的毒素,一直殘留在牠們的體內,幾天下來就累積到足以致命的量了。

  所以呢,小伊決定了唷。

  小伊要找人類來實驗,反正不是人類的話,那麼也沒有意義嘛。

  雖然還是很喜歡狗狗,可是既然牠沒辦法適應我的毒,那麼也沒有辦法了呢。

  可是,該上哪去找可以實驗的活人呢?

  這可是非常煩惱的問題呢。

  因為人類可不像狗狗一樣,死掉了就算了。

  人類是有朋友、有家人,要是那個人不見的話,他的朋友和家人就會來找他的。

  還真是麻煩呢。

  我也終於可以體會,爸爸拿自己做實驗,以及生下我的理由了。

  不過小伊不會放棄的。

  我總有一天,一定要找到可以實驗的人。

  2

  『爸爸,你在做什麼呢?』

  『喔,是小伊呀。爸爸剛才不小心打翻混合蛇毒了,灑得滿地都是,小伊小心點喔,不要滑倒了。』

  那天,我揉著眼睛走到爸爸的研究室裡面。

  我記那時候是幼稚園時期,某一天假日的早晨。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起那件事。

  那時爸爸還沒教過我怎麼料理,所以都是由爸爸去早餐店,買早餐回來吃的。

  爸爸有時候會在早上七點叫我起床,但並不是每次,而是大約一個禮拜四、五次。

  那天,爸爸沒有叫我,我睜開眼睛時發現已經七點半了。

  因為肚子好餓,所以去找爸爸,想和他一起去買早餐。

  那個年紀,杜老爺差不多才三歲而已,那時候的牠還不到一公尺長,而且被關在爸爸研究室的玻璃箱裡。

  在還沒有小伊蛇陪伴的年紀,我都一直抱著很肥、很可愛的蛇玩偶。

  綠色的、眼睛大大的,用絲帶做成的舌頭摸起來很舒服。

  不過在小學三年級時,那隻玩偶就被我不知道弄丟到哪去了,害我好幾天都睡不著覺呢。

  『爸爸,小伊肚子餓了,好想吃蛋餅……』

  我嘟著嘴,惺忪地說著。

  『爸爸知道了,小伊先去外面吧,要是不小心踩到濕掉的地板,滑倒就不好了。』

  那時候的我還不懂,在研究室裡,那一大片紅紅的水是什麼?

  爸爸說是混合蛇毒,但其實不是那樣的,因為蛇毒不可能是紅色的。

  而且再怎麼說,那種量也太多了,就像裝滿了紅水的水球,掉到地上破掉一樣。

  但是那時的我,滿腦子只想著自己肚子餓還有蛋餅的美味。

  所以很快地,就把那件事情給遺忘了。

  剛上小學一年級的某天深夜。

  我抱著蛇玩偶從房間裡起來上廁所,然而途中會經過爸爸的研究室。

  我發現燈光從研究室的門縫底下散出來,代表爸爸還在裡面工作。

  都已經過了午夜,爸爸還埋首在他的研究。

  那時,我聽見從爸爸的研究室裡,傳來好多人說話的聲音。

  我覺得很奇怪,因為這個家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客人。

  而且爸爸的研究室又不大,從裡面傳來的人聲大約有數十個,可是應該容不下那麼多人才對。

  我試著打開合成強化門,但是被鎖住了。

  我從左邊的一道小小玻璃窗看進去,是一個大約只有三十公分寬、比我身高還要高的直式玻璃門窗。

  裡面沒看見任何人,也沒看見爸爸的身影。

  可能是爸爸在後面,那個我看不到的辦公桌上吧。

  這個玻璃窗視野太小了,所以只能看見研究室裡的一小部分。

  我想聲音可能是從房子外面傳來的,因為那些人的聲音感覺好遙遠。

  或許是某些登山客,正好經過我們家也說不定。

  我敲了敲門,沒有回應……

  爸爸應該是不小心睡著了吧?

  真是的,一直太操累的話,身體會弄壞掉的。

  『爸爸,睡在桌子上會落枕喔。』

  沒有回應。

  我想也是,因為合成強化門的隔音效果本來就很好。

  如果爸爸真的睡著的話,那麼這樣的音量一定叫不醒他的。

  我打了個哈欠。

  惺忪的狀態,沒辦法發出太大的聲音,所以我放棄了,上完廁所後就回房間睡覺了。

  3

  『爸爸,你在哪裡呀?』

  那天是小學快要畢業的時候。

  爸爸答應我為了慶祝畢業,所以要帶我去吃牛排大餐,那天我一直很期待放學回家。

  到家之後,我看見爸爸的鞋子擺在玄關,代表他在家。

  可是那天,我卻一直找不到爸爸。

  家裡很大,有很多沒有用的房間。

  但就算沒有用到,裡面還是擺設著家具。

  床和書櫃等等基本擺設都有,可是從來都沒有人用過,書架和衣櫥也都空無一物。

  我找了好久,幾乎找遍了家中所有角落,就是找不到爸爸的身影。

  爸爸的研究室門沒有鎖,所以我也找過那裡了,但爸爸也不在裡面。

  『真是的,明明答應過我了耶,爸爸是個大騙子!』

  我很失落地坐在通往二樓的樓梯中間,因為爸爸的不守信用而賭氣哭了出來。

  沒多久,我就因為哭累然後在那裡睡著了。

  可是我感覺沒有睡很久,就被爸爸給叫醒了,感覺他好像突然出現在家裡一樣。

  因為樓梯離玄關很近,所以要是有人從外面進來,我一定會先被開門聲吵醒的。

  『怎麼了,為什麼睡在這裡呢?』

  爸爸摸了摸我的頭,低沉溫柔的口氣喚醒了我。

  『不是說好了,要去吃大餐嗎?剛才爸爸跑去哪裡了嘛!』

  那時的我,很孩子氣地對著爸爸喊。

  『我當然沒有忘記,只是爸爸太不小心,讓一條印度環蛇跑出家了,所以我到外面找牠,直到剛才才找到。』

  『可是爸爸的鞋子一直都在呀!』

  『那是因為太緊急,所以我沒穿鞋子就跑出去了。而且抓著蛇雙手沒空開門,所以我從研究室的陽台外面爬進來。』

  『哼,爸爸摔倒了我可不管喔!』

  『呵,小伊真是無情。』


  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然在流淚。

  已經多久,沒有因為爸爸的死而哭泣了呢?

  好像從上高中以後,就沒有過了吧。

  沒想到已經大學一年級的我,卻因為作了和爸爸回憶相關的夢,而不捨地哭了出來。

  我閉上眼睛,更加抱緊和爸爸胳臂一樣粗的布朗尼,這樣能讓我多多少少還能感受到,那已經離得很遠的爸爸的那種安全感。

  我突然好想爸爸,我想去爸爸的墳墓看一看。

  我看了看時鐘,現在是早上六點整,意外地早起。

  今天學校早上十點以前都沒有課,所以我有足夠的時間,到爸爸的墳墓看看。

  我換上簡單的衣物之後,刷完牙便走出了宅邸,接著來到森林後方的一座湖畔邊緣。

  這座山都是爸爸的土地,所以買下其他地方埋葬爸爸,對我來說沒有必要。

  而且我也想隨時隨地都見到爸爸,所以就乾脆要葬儀社,把爸爸的墓就蓋在這座,我們父女倆時常來玩的湖畔旁的一個空地。

  那裡是我們釣魚餓了時候野餐地點,充滿了好多快樂的回憶。

  爸爸唯一的休閒,就是到這座湖垂釣。

  只要他想過來而我也在家時,爸爸就一定會邀請我來,而我也從來沒有拒絕過。

  所以我覺得,如果爸爸能夠葬在這裡,他應該會很高興吧?

  因為這樣,爸爸隨時隨地都能釣魚了。

  我走進湖畔左側的木林裡,過了一會兒後,茂盛的木林突然出現了一個空地。

  大約一個籃球場大,而空地中間就立著一個墓碑。

  木林的樹木伸出枝臂,為了吸收更多的陽光而搭起葉棚。

  只有零碎的陽光得以投射下來,讓木林既舒適又陰涼。

  可是這個空地,因為沒有樹木,所以早晨朦朧的光芒,灑滿了這裡。

  爸爸那白色石材所刻成的十字墓碑,反射了些許陽光,就像它被白光所纏繞似的美麗。

  「爸爸……」

  我蹲在爸爸的墓碑前,輕輕地叫喚了一聲。

  「小伊好想你喔……」

  我的聲音小到,足以被森林裡的鳥兒叫聲給蓋過去。

  因為我知道,自己和已經不存在的人對話,根本就像傻瓜一樣。

  但若只是裝作對方聽得到也好,因為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和別人說話了。

  就連跟我同個教室的同學,也沒有一個和說過話的。

  那些同學,每個人的眼神都和一般人不一樣。

  充滿睿智的光芒,與對未來抱有希望的那種眼神,對我來說實在太過於耀眼了。

  在裡面,大概就只有我的眼神這麼死寂了吧。

  所以大家都不想接近我,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過,我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感到失落,因為我反而是這麼期望的。

  如果沒有人來靠近我、和我說話,那麼我就不會有朋友。

  然而沒有朋友,就不會因為必須時時刻刻,和朋友保持續離,而感到痛苦了。

  直到我研究出,可以讓別人接受我的毒之前,我都沒有資格交任何一個朋友。

  我在爸爸墓前的草皮上坐了下來,接著將臉埋進膝蓋裡。

  只要想到爸爸就被埋在這下面,就覺得和爸爸的距離很近很近。

  只要閉上眼睛,就感覺他還在我身邊。

  我感受著早晨陽光的溫暖,把它當作是爸爸的體溫。

  拂過枝葉充滿森林氣味的風,我把它當作是爸爸的鼻息。

  這樣我心裡就覺得好平靜……

  就在我將心靈沉澱下來的時候,後方傳來樹枝折斷的聲音。

  我回頭一看,發現一個大約八、九歲的男孩,站在木林與空地的交接處。

  他一發現我看他,就馬上就躲到一顆樹木的後面,只探出上半身看著我。

  我皺著眉頭問: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在這裡?」

  這座山是私人土地,在山腳下都有告示牌提醒路人。

  要是想來這登山的人,也要得到爸爸的認可才行。

  然而在爸爸過世之後,我就拒絕了所有想來這登山的人,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打電話問關於通行的事情了。

  所以那名男孩一定是擅自進來的,這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

  「那、那個……我、我媽媽好像在這裡迷路了……我想來找她,可是一直都找不到……」

  那名男孩怯怯地說,看起來似乎也不是很想待在這裡的樣子。

  所以這麼說來,男孩的媽媽也闖入這座山裡了?

  「大姊姊……妳有沒有看見我的媽媽呢?」

  我搖了搖頭。

  因為爸爸過世之後,我就沒看見任何登山客了。

  到目前為止,除了這個男孩以外,就沒看過其他私闖者了。

  「你媽媽和你走散多久了呢?」

  男孩低下頭來沉思了一段時間,途中好幾次都想開口說話,卻又停了下來。

  「很、很久了……好像快五年了吧……我爸爸說媽媽是在這裡不見的。」

  男孩的答案,令我感到很詫異。

  如果他媽媽那麼久之前,就在這個座山裡迷路的話,那為什麼男孩到現在才來找她呢?

  「如果那麼早之前就失蹤的話,很有可能是摔下山崖死了也說不定,所以放棄吧,這裡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來的地方。」

  我說完後便起身打算離去,因為我不想和別人相處太久。

  而且我看他膝蓋沾有泥土又有破皮,可能是在路上摔跤了吧?

  要是我的飛沫,不小心接觸到他的傷口就不好了。

  「不、不要走!大姊姊,拜託妳,幫我找媽媽好不好?我已經在這裡找了一年多了,每天早上都來這裡找媽媽,可是都一直找不到她!如果姊姊住在這座山裡的話,那麼一定很快就找到她的!」

  男孩大叫,當他說完之後一行淚水滑過臉側。

  「你……在這裡找了這麼久了?都不怕危險嗎?」

  「我怎樣都沒關係,只想找到媽媽,我真的好想她……」

  男孩雙手揉著眼睛哭了起來。

  但明明已經哭出來了,卻還是硬忍住不發出哭聲,只是反覆不斷地啜泣。

  不知道為什麼,他那個樣子令我很在意,簡直就像是失去爸爸的我一樣。

  不過他還好一點,因為還不知道媽媽的生死,然而我是已經再也見不到爸爸了。

  「我知道了,別哭了,我幫你找就是了。」

  男孩破涕為笑。

  「真、真的嗎?」

  「嗯。告訴我你的名字吧,還有你媽媽的特徵、身上穿的衣服或飾品,這樣找起來會比較容易。」

  男孩開心地點了點頭,接著把一些線索告訴了我。

  那名男孩叫做小弘,就讀國小五年級,目前十歲。

  小弘的媽媽,是在他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失蹤的。

  然而,他媽媽和爸爸的興趣都是登山。

  在五年前某天,他爸爸和媽媽一起來到這座山來。

  小弘的媽媽就是在那時候失蹤的。

  他爸爸告訴他說,媽媽是到某個地方的灌木叢上廁所,但就一直沒回到登山隊伍裡面了。

  在那之後,搜救人員似乎也找過一段時間,但就是沒發現他媽媽的蹤跡。

  我想一定就是跌到山崖裡面了吧。

  而這裡有些山崖下有河流,要是當天有下雨的話,屍體應該會被沖到山腳下吧。

  而且這裡的樹又那麼多、那麼壯,也有可能是卡在山壁中,長出來的某棵樹的樹枝上也說不定。

  在他告訴我過去的事情,以及他媽媽的特徵之後,我就先叫他離開這裡,因為就算我答應要幫忙找,也還是不希望他和我相處太久。

  最後小弘給了我他家的住址之後就離開了。

  隨後,我回到家中,其實並不想馬上展開搜索,因為這座山實在太大了。

  就連搜救人員也找不到,那麼光靠我一個,要找失蹤五年之久的人,根本是天方夜譚。

  我打算有空時,再到想得到的地方看看,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小弘媽媽的屍體。

  至於他似乎深信著媽媽還活著,雖然我不好意思破壞他的希望,可是一個人在山中失蹤這麼長的時間,一定是死亡了。

  我回到家時是早上八點,差不多該準備上學用的東西了。

  這幾天都沒有自己研究的時間,都是到教室裡上課,所以我已經有段時間,沒有繼續那個研究了。

  其實我已經覺得,那個研究繼續下去也沒有意義了。

  因為已經失敗了那麼多次,我想應該找個其他方法了吧。

  我來到爸爸的研究室裡,這裡某面牆前有個很大個書櫃。

  上面放了各式各樣,關於蛇的書籍,我想找找對我有用的資料。

  我開始將覺得值得一看的書,從書櫃裡拿出來。

  每本都又厚又重,只要拉出其中一本,其他的書籍就會往空了的地方傾倒。

  這時,我發現有一本很奇怪的書。

  書背沒有標題也沒有字,綠色皮革邊緣鑲上了金邊作為裝飾,厚度大約有字典的一半那麼厚。

  我想看看那本奇怪的書裡面內容是什麼,打算將它從書櫃裡面拿出來,此刻卻感覺到好像有什麼勾著這本書,讓我拿不出來。

  我使力一扯,這時它才從書櫃上退了出來,然而因為突然失去的拉力,而讓我往後跌坐在地上。

  屁股撞到磁磚地的感覺真的很痛。

  原本以為那本書會砸到我頭上的,可是我卻遲遲沒看見書落下來,所以疑惑地抬頭起來看。

  綠色皮革的書籍離開書櫃,並懸在空中。

  仔細一看才發現,書本的前方有一個黑色鐵片鑲在書頁裡,並連接到書架裡面。

  突然,我聽見了好像是門閂打開的聲音。

  隨後,響起齒輪轉動的聲音,接著眼前的那個書櫃往右邊退去……

  書櫃後面露出了一個漆黑的入口,入口前方是往下的雲梯,從黑暗的深處傳來潮濕的霉味。

  ……這裡是,哪裡?

  我站起身子,往入口裡面看。

  雲梯往下至看不見的地方,簡直就像沒有盡頭似的融入黑暗中。

  雲梯兩側,每隔一定的距離就有一盞燈。

  我尋找燈的開關,最後在入口右側,原本也被書櫃遮起來的地方,有個小小的手把。

  我把手把往下壓,裡面的燈便發出黯淡的橘光。

  一閃一閃地,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會熄滅似的。

  為什麼爸爸的研究室裡面,會有這種地方?

  我一頭霧水地走下雲梯,大理石製的樓梯布滿了灰塵。

  只穿著襪子的腳底,感受到沙子般的顆粒觸感。

  最後,我來到了雲梯的底部。

  出現在眼前的,是用石頭推砌而成的長長走道。

  裡面又濕又冷,彷彿是另外一個世界。

  走道兩旁都是監牢,鐵欄杆上都已經布滿了蜘蛛網,然而走道的地上也都是蛇的骨架。

  我掩著嘴巴前進,看著這裡的光景。

  監牢裡面都關著兩個以上,已經變成白骨的人。

  而他們周圍,也都躺著各種大小的蛇骨。

  這裡究竟是拿來做什麼用的呢?

  爸爸一直都沒有告訴我這裡的存在,他到底……

  這時,某個牢房裡的白骨吸引了我的目光,因為我總覺得,它身上穿的東西有點印象。

  雖然身上只穿著單調的破衣服和長褲,但脖子上戴著的金項鍊,和手上的鑽石戒指,讓我馬上就認出那個人是誰了。

  『我媽媽總是帶著奶奶送給她的金項鍊,和爸爸的結婚鑽戒。』

  原來在這裡,省下了不少時間呢。

  我看著那具白骨,露出滿意的微笑說:

  「小弘的媽媽,被我找到了唷。」

  接著,我又想起在我的研究室後方,那堆著褐黃色小山丘的空間……

  「我和爸爸,果然是父女呢~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560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海犬

留言共 12 篇留言

媽寶
第一

06-22 23:59

你有罪死刑
阿阿阿!!小伊已經崩壞啦

已哭[e13]

06-23 00:04

小花
真的壞掉了啦XDDD

下次會拿誰來做實驗呢 ~~~[e16]

06-23 00:04

神龍
嗚……這篇比上篇還黑……

06-23 00:05

依森
越來越黑了
卻也越來越期待(?)

06-23 00:09

小魚兒
黑炸了………………受不了好想快點看下集

06-23 00:30

你問我 我擲筊喔
完了 這部的曲向越來越黑了@@

06-23 07:59

kevin9852012
這篇感覺像遊戲狂父的劇情〜〜[e21]

06-23 08:30

凝檸狞獰
越黑越精彩之我不敢登山了

06-23 10:02

GhostWater1997
狂父劇情真的還蠻像的

06-23 10:11

乂小葉乂
滿意的微笑耶...

06-23 12:32

Meio
那下個實驗品---小男孩?

06-23 15: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5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蛇毒小伊 ...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蛇毒小伊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uo880105所有人
安安各位 刷一下存在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