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莊家(逆命、葛雷夫)(下)

作者:Cecil│2013-06-18 00:12:09│巴幣:314│人氣:1763
連更的滋味真是太美妙了!!!!!
請各位懷著欣喜的心情和我一起迎向〈莊家〉的下篇!(被黑名單


  只有最無恥冷血的背叛者猶能行止不驚。
  一邊步入某個地下建築,同時得意微笑的逆命,正是這句話的最佳寫照。他興味盎然地打量衝來衝去的實驗室助手。他們個個看起來都暴躁又疲倦。

  沙維爾.拉斯博士原本就目無法紀,在得到皮里格的資助後,實驗內容和手段更是愈加瘋狂,在佐恩(對,在這個已經足夠混亂的地方都是)向來臭名昭著。聽說他為了實驗如何「用科魔法復活死者」,不惜砸錢買下大量垂死病人;而被注射過放射性藥物的失敗品,他也直接讓助手隨意棄置。但神奇(或可說吊詭)的是,他提出的研究申請無一不得到批准,而作主的正是身在高位的出資者:阿歷戈.皮里格。

  「的咧、的咧,皮里格先生真是個值得尊敬的好人啊。」
  拉斯博士佝僂著身軀蹣跚向前,啞著聲音說道。他的頭髮已經快掉光了,皮膚也滿佈燒傷般的瘡口──這樣蒼老而病態的外表,逆命看著看著也不禁有些悚然,顯然防護衣再厚重,都無法完全隔絕實驗過程帶來的污染。他忍不住開始擔心,自己在實驗結束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他倆的腳步聲在幽暗的地下通道,激起清冷的回音,掩蓋了通道盡頭模糊的慘叫。逆命走到現在才發現,剛才那些面色不善的實驗室助理全都不見了,現在,他們四周一片死寂。而他們也正如尋著血味潛行的獵犬,往尖叫聲傳來的方向走去。

  過了兩分鐘,逆命忍不住開口:「你有聽到那個聲音嗎?」
  「的咧、的咧,你說的是我們通往高貴成功的路上,踩過磚石發出的聲音嗎?」拉斯博士竊笑著說:「當然有,他們都是十分可敬的材料啊……」

  聞言,逆命沒有回答,而是懷疑起此次前來的決定是否明智。然而,賭徒的血性和對魔法的渴望,催逼他繼續向前。他已經毫無退路,踩過那麼多人,連合作得最愉快的夥伴都賣了,又怎麼能在這裡停下腳步?

  最後,他們停在一扇緊閉的門前。他們站定的同時,持續了十多分鐘的淒厲呼號也戛然而止。拉斯博士探頭,用指節扣扣手錶錶面,有點不滿地說:「的咧,這貨比上一個還要沒價值。好歹撐到我把新實驗品帶進去啊,不然要怎麼當對照組,真是……」

  逆命很不習慣心中沒有底的感覺,他感覺自己似乎步入了一個禁忌的場所,而拉斯博士就是他邪惡的引渡人。

  「所以你現在可以稍微跟我解釋一下實驗內容了嗎?」
  「內容?的咧,沒什麼內容。我們只是用現有的各種方法,試著把魔力灌進你體內,並且讓它能夠適當運轉起來,就這樣。如果能成功,那當然是最好的結果的咧,不過也有可能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運氣差一點的話,你可能會死掉。嗯,然後的咧,會有點小小的副作用。」
   
  逆命深吸一口氣,再深吸一口氣。
  再深吸一口氣。

  然後他壓壓帽沿,說:「副作用是什麼?」
  「的咧……會有點痛啦,不過只是一點點。」
  「你的意思是說,裡面那個尖叫的傢伙是連剪指甲都會哭的小娘娘腔?」
  「好吧,會滿痛的。」拉斯博士眼見無法隱瞞,乾脆坦承。
  「不能打麻醉針?」逆命不抱希望地問道。
  「不行的咧、絕對不行的咧,」拉斯博士認真地說,口癖都藏不住了。「絕對不行打麻藥,如果實驗品不保持神智清醒,是沒辦法跟魔力產生共鳴的咧。不可質疑神聖的科魔法的咧,現在新一次的實驗馬上就要開始了,咳咳——快進去!
  
  拉斯博士打開門,然後用和外表毫不符合的力道,一把將他推進實驗室。逆命腳步踉蹌地進去以後,立刻聞到一股惡臭。他抬頭,看見實驗室中央有張床,旁邊的鋼質水槽裡裝滿黃綠色的液體,地上也蔓延著相同的液體——而無論是水槽或地板,都已經產生腐蝕的情況。他聞著這種足以消滅味覺的臭味,往後退了幾步,卻差點撞上擺滿儀器工具的架子。

  看見他進來以後,戴著防護面具的助手加緊收拾床上死屍的動作,然後全部朝著他圍過來,把他架上只隨便擦了幾下的手術台,把皮帶拉好束緊。他本能地扭動著,看見拉斯博士走向手術台,臉上的表情無法從仰望得知,聲音卻能聽得出來,是公式化到冷酷的地步。

  「那麼,實驗就開始了。這次的變因是髮色,和人種有關;另外一項是年紀,跟復原力有關——這次先不要做血液透析,換血都還沒結束人就死了有什麼用?先從電擊跟迷幻注射開始——」

  逆命的後腦因為剛才撞上手術台而劇烈地疼痛著,而他待會會絕望地發現,這種疼痛,和必然伴隨著實驗過程而來的痛楚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他能夠意識到自己還活著,是因為全身上下都纏繞火焚般的劇痛。
  他忍不住羨慕起剛才那個哭爹喊娘的傢伙。至少那個人還能痛快地叫出來。

  「實驗全部結束,博士。」
  「好,東西整理一下。待會開始魔力檢測。」

  他躺在手術台上,嘴巴不自覺地張著。他幾乎要以為,自己要隨著那些液體、那些崩落的血肉一起散佚各處;但他旋即發現,他還是一個人,從頭到腳都還很完整。疼痛讓他產生了幻覺,在血液裡奔流的力量衝撞他的意識。

  他不禁流下淚水。

  「唉、別哭的咧。」拉斯博士聽起來很是困擾。「好不容易你沒死,這可是前三十五個實驗品都沒能達到的成就的咧,別哭了。我們又沒傷到你那張臉。——喂、檢測完畢以後馬上幫他注射復原劑,一次5cc,一分鐘內分三次注射完畢,聽懂沒!」
  「是。」

  隨著管線扎進他體內,他聽見有儀器開始運轉,按理說他會產生不適感,但和尚未褪去的疼痛相較之下,這種不適簡直就跟一個吻一樣怡人。

  不久,助手粗魯地拔掉管子,嘆了口氣。「博士,沒有反應。」
  「唉、好吧。待會注射完最後一次復原劑就推出去,要是能走路就讓他離開吧。」
  拉斯博士語氣沮喪地吩咐,然後就想要離開。

  被扎了第三次針後,逆命好不容易能撐住身體,半坐起來。看著博士的背影,感覺怒火湧上。儘管早就知道實驗結果不一定會成功,但他不曉得,賭上一切卻統統賠掉了的感覺,居然是如此的悲慘不堪。他身上的疼痛、實驗室的陰暗冰冷,甚至連拉斯博士背向他的身影,都有如在嘲諷他的失敗。

  「媽的!這算什麼——

  逆命吼出許久沒出過口的粗話,死命拉掉皮帶,然後離開手術台,拿起手術刀。
       他的腦袋又再次蒸騰起當年讓他打死親生父親的怒意。

  他要把整個實驗室的人都殺了!

  而拉斯博士聽見他的怒聲,轉過頭來——

  忽地,他穩穩地坐在一棵大樹下。從實驗結束後開始,他的精神狀態就一直劇烈變化;而現在,像是倏地撞上一堵牆般,他的意識陷入了大約一分鐘的空白。

  逆命詫異地微張著嘴。又過了幾秒,他才終於意會到發生了什麼事。

  ——他從佐恩地下的實驗室跑來了這裡。

  意思是說,他有了瞬間移動的能力。

  「成功了?」他不禁把這個問句說出口,隨即發現答案早就昭然若揭。

  是的,成功了。
  他的好運又再一次眷顧了他!
 
  逆命笑了,笑得很開心。他現在是貨真價實地心想事成了,有了錢、和所有錢買得到的東西,還有魔法,夫復何求?
  他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手,雖然它並沒有散出細小美麗的光點,可他確實能夠感覺到,有種力量正在作用著,那肯定就是魔力。這是他以前從來沒有體驗過的絕妙感覺。他已經等不及要探索這份力量了;就像當年,他探索未知的賭博世界,並且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就在這時候,逆命想到了某個他原本不屑一顧,現在看起來卻很有意思的情報。

  身為利益至上的人,逆命原本是對國家間的征戰毫無興趣的。而他的祖國(嗯、賭徒真的有所謂的祖國可言嗎?)蒂瑪西亞,和遠在瓦羅然另一端的諾克薩斯連年征戰不休的事實,也沒有影響他流連在各大城市中,把這兩個國家的人手上的錢全部贏走的行為。

  最近,他是有耳聞位於瓦羅然中央的戰爭學院成立了所謂的英雄聯盟。聯盟接受城邦申請加入;同時力邀屬於該城邦的有力人士為聯盟服務,以公平公正公開的方式,解決他們國家之間的問題。蒂瑪西亞跟諾克薩斯幾乎是同時加入,並且爭先恐後地派了許多英雄前往聯盟。那些英雄出身各異,唯一的共通點就是,他們都是魔法或武藝方面的高手。

  既然他也有了使用魔法的力量,那他應該也有入盟資格吧?無論是否自願,聯盟英雄都會因為戰鬥的緣故,獲得超乎預期的注目,和隨之而來的影響力。逆命覺得,自己也該是時候去征服更多人了。更棒的地方是,他在聯盟裡可是絕對的安全──他不知道他的老友葛雷夫什麼時候會出獄,不過他還是該防患未然啊。

  思及此,逆命馬上迫不及待地開始閉眼冥想,試著前往英雄聯盟。


  逆命用以交換他順遂的聯盟生活的,正是葛雷夫從今而後大約兩年的人生。當然,逆命很清楚這點,而他也絕無歉意
  就是因為意識到這個悲哀的事實,葛雷夫現在才會感到如此憤恨。

  剛才試圖反抗而被痛揍一頓的他,有種猛虎難敵群狼的挫敗感──他並不是逆命那種小白臉,他也是在比爾吉沃特這個海盜窩混大的!要說到打架,他怎會如此屈居下風?要不是皮里格那隻毫無廉恥的豬,訓練出來這批冷面無情的獄卒,剛才統統拿著棍子圍上他,他才不會輸得這麼慘!

  現在,葛雷夫身著破爛的囚衣,被迫戴上腳鐐手銬,赤腳踏過冰冷、泛著水氣的石磚地,被押著往自己的牢房走去。偶爾踩到黏膩,他只能在心中期望那不是他想的那種東西。他已經很久沒有過過這種生活了,自從跟逆命合作開始,他穿的靴子是用最好的皮做的;每天都有柔軟的床能睡……而現在,他只希望,牢房不是如他當年偷渡來的船底,人堆著就跟貨物一樣,連轉身都不行。

  押著他的其中一個獄卒哼哼笑著。「敢騙皮老大的人真的是膽子很大啊哈。」
  另一個人接話。「確實。不過沒關係。因為皮老大訓練了一批──」

  「乖狗狗?」葛雷夫回話,後腦立刻挨了一記。
 
  「我操你媽的最好安靜點,以為我們是一掛的?」

  「不是吧,我對捅別人的老媽沒興趣。況且我也不曉得我老媽是港口的哪個妓女。」
  葛雷夫又說,同時感到一種殘酷的滿足。
  「要是你想跟別人共吃一個──」

  剛才叫他安靜的獄卒抬腿用膝蓋重創他的背,讓他往前跪倒,另一個人重重踩上他的膝窩,他痛得怒吼出聲。踢他背的那個獄卒又用髒兮兮的靴子踩著他的頭,頭髮才剛被隨便理光的他,感到頭皮被那人靴底的紋路給壓得生疼。

  「奉勸你識相點,不然我跟老沃有的是方法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人的聲音意外地輕柔下來,像是在說一個願望。「我們最喜歡你這種囚犯了。告訴他為啥,老沃。」

  被稱作老沃的獄卒蹲下身,用長滿老繭的手拍拍他的臉。
  「像你這種硬脾氣的我們可喜歡了,人人都喜歡征服的快感,對吧?你也是那個想征服皮老大的傢伙,可以,皮老大總是讓人贏——反正最後他們都會帶著他們的勝利,腐爛在這個監獄裡面。」
  「對,不過在那之前,我們可是有很多好把戲跟你玩──放心吧,我今天晚上就會跟老沃一起,好好給你想個可愛的綽號。啊哈,新囚犯、新把戲。人生真是他媽的充滿希望!
  「我們還自願減少薪水哩。這樣子要是把囚犯玩死了,皮老大也不會處罰我們。」

  兩人說完,還互相擊了個響亮的掌。

  聽著這些話,葛雷夫不甘地悶哼幾聲,感覺髒水流進嘴裡,他想吐掉,卻反而嗆咳起來。和那些水一樣,他往後被迫吞了很多東西,想吐卻吐不出來。那些東西都累積在他體內,最後轉化成一種純粹、單一,讓人一目了然的東西。
  
  仇恨。





  監獄生活慘酷冰冷。
  牆壁跟地板是冷的、食物跟水是冷的,套句牢友的話:「連老二都他媽的冷颼颼。
 
  葛雷夫和另一個牢友關在一間雙人房,他們總是聽見其他囚犯的慘叫響遍黑夜。他們之所以能在地下室分辨晝夜,是因為阿迪跟老沃堅持在晚上沒來由地刑求他們。白天,他們坐在牢房裡,四顧無言地面面相覷。故事從頭往尾說、從尾往頭說、從中間開始說,都已經是爛到不能再爛的老調重彈。

  他的牢友綽號鐵骨。這個綽號的來由,是因為阿迪跟老沃打斷他的右腳以後,異想天開地找了個當過密醫的囚犯幫他裝假腿(阿迪說,殘廢玩起來「天殺的半點樂趣都沒有」,)手術在材料器具俱缺的瘋狂情況下,居然還成功了。從那時候開始,鐵骨的右腳小腿就被一根鐵條取代,看起來有點長短腳。

  葛雷夫沒問鐵骨他怎麼被關進這鳥地方的,但鐵骨出人意料地是個多話的傢伙。他先問了葛雷夫進來的原因,和他痛罵了毫無道義的逆命(他們巧妙地忽略了「賭徒間是否存在道義」的道德命題)以後,就說起自己淪落至此的理由。這故事大概分了五次才說完,除了因為鐵骨實在太多話以外,還因為他們常常說到一半,就被莫名奇妙拖出去痛打一頓,回來以後根本就沒力氣再把話接下去。

  鐵骨的故事其實不複雜:他是某個地產商的合夥人兼好兄弟,因為那個地產商不接受皮里格的「優惠收購價格」,並告訴鐵骨他們不能和皮里格交易。鐵骨照著地產商的話做,不知道他們交易的對象,正是佐恩最擅長私下「喬」事情的阿歷戈‧皮里格。就這樣,他在某個晚上被抓了進來。而聽聞他的遭遇以後,地產商手忙腳亂地簽了合約,並發誓決不透漏鐵骨的行蹤。

  中間,鐵骨花了很多時間解釋地產的運作道理,跟所謂的優惠收購價格(都是些沒用的屁話,葛雷夫後來這樣想),葛雷夫花了很多時間,才把他的故事理解完畢。這故事就和他自己的故事一樣荒謬可笑,而且一樣是關於背叛。

  談過幾次話以後,鐵骨和葛雷夫都同意一句話:
  最痛苦的不是被你瞧不起的人羞辱,而是被你最信任的人背叛。

  有一次,鐵骨摀著腫了一邊的嘴巴,有點沮喪地問葛雷夫想不想死。葛雷夫用手抹掉臉上的穢物,搖搖頭,水從天花板滴到他頭上。

  「在對逆命那人渣的屍體撒上一泡尿之前,我絕對不會死。」
  「欸、嘿嘿,偶也素……哈素偶口以把偶那勾,樓給李撒,偶不太會撒倫。」
  「我根本聽不懂。」葛雷夫翻了個白眼。
  「口素,偶們蛇摸斯候,才能粗去啊?李租道嗎?」
  「給我去睡覺。」
  葛雷夫躺上床,翻了個身。阿迪跟老沃病態的笑聲還在他腦袋裡迴盪,讓他很想吐。

  「別、別,不用脫他褲子。」那時,阿迪捏著鼻子,嘿嘿笑著。「暫時不用玩到那套啦,我們用這些鑽子,就能包他叫得跟娘兒們一樣咧。老沃,最好玩的東西要留到最後啦,你老是忘記啊哈。」

  他想著這些屈辱不已的畫面,悲慘至極地跌入夢中。





  某日,隔壁傳來葛雷夫以往未聞的聲音。

  「你說這該怎麼辦才好?漢默丁格。我的實驗才進行到一半,接下來是至關重要的衰變期啊……」
  「我才慘,那些實驗水晶都擺不得,沒有持續注入魔力的話,搞不好會把我整個實驗室都炸了!」
  「神器室現在才剛換助理,要是那個傻孩子不曉得我們已經把冥火之擁的配方改掉了,肯定會出事的。最重要的是,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他們吵死了。」
  葛雷夫不耐煩地翻身,對房間另一端的鐵骨粗聲埋怨。他看見對方正張開嘴,想把鐵絲碎片拉出來,卻一直失敗,發出嗚嗚的聲音。最後,他終於拔出帶血的鐵絲,咒罵著把它扔到地上,血都從嘴角溢了出來。

  「,這真的、很、幹,很痛……」
  鐵骨半張著嘴巴,血流過他脖子。
  「如果你不要問阿迪幹麻抓著一顆大腦袋,你以為他幹麻用鐵絲戳你嘴巴。白痴。」
  「可是那顆腦袋超、幹,超大的啊,你一點都不、幹!……不驚訝嗎?」
  「你不能停止說幹嗎?」
  葛雷夫不是聽不慣粗話,但最近鐵骨說髒話的頻率高到讓他有點煩。

  「痛得要死的時候,只有說這個字能、幹,讓我舒服一點。」
  「下次把你那張狗嘴閉緊,就不會被扁了。治標治本。」

  葛雷夫喃喃抱怨著,同時細聽那些人的對話。

  幾星期下來,他聽出,隔壁的那些人似乎是從某個叫做「學院」的地方被抓來的。當中,說話比較有公信力的是個叫做「漢默丁格」的傢伙。聽起來,這些人被抓來的理由,並非惹到皮里格那頭顧人怨的肥豬,而是基於某個更泛政治化的因素。

  他想到這邊,就沒興趣再細想下去。他唯一感到可惜的地方,是阿迪跟老沃似乎不能動那些科學家,所以他們受刑求的份量還是一如既往。而沒能因為有新人加入,就因此減輕。

  「吃飯了、小美人。」

  阿迪跟老沃遊行似的經過各間牢房,一邊從鍋裡撈出一堆餿水,用湯勺往牆上發射。葛雷夫偏頭閃過,餿水砸到牆上,一時半刻掉不下來;鐵骨則死瞪著那灘東西,露出作嘔的表情。

  「如果裡面有雞肉的話就好了。」
  「我看是雞毛。」
  「唉、這東西不能吃。但拿來當黏膠好像還不錯用。」
  「對、黏你嘴巴。」

  葛雷夫走到牆邊,拿起接滲水用的小瓶蓋,一飲而盡。
  鐵骨哀號一聲。「拜託,阿葛,我上次就說了要留一些給我啊!」
  「下次吧。」

  他蹲下,擺好瓶蓋。忽然一陣天搖地動,他站穩腳步。

  「那是啥?」
  「我不知道。但最好鬧大一點。」
  「啊對、今天剛好輪到我們挨揍了。希望能鬧到天亮。」

  過了一段時間,那陣搖晃並沒有停止,反而越來越頻繁而強勢;葛雷夫生存至今的直覺告訴他,這陣搖晃並非空穴來風。他聽見隔壁的科學家討論起這陣搖晃的動能跟能量,然後又是一個超強力的搖晃。

  砰!
  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欸我喜歡煙火!」
  鐵骨摀著耳朵,興奮地大喊。

  阿迪跟老沃的怒吼遠遠傳來。看來,連他們都摸不透這些搖晃跟爆炸所為何來。葛雷夫把耳朵貼上牆,摸著牆壁,發現遠方的主結構應該已經毀損了,現在整面牆需要的只有一個東西。

  砰!

  他一踹牆面,整面牆應聲崩毀。鐵骨張大嘴巴,看著崩毀的牢房和傾圮的建築,土石大量掉落產生的煙塵幾乎遮蔽夜空。

  「幹。」鐵骨簡短地評論,而葛雷夫早已經抬腳準備離開。
  「走了,還是你真的要等到阿迪跟老沃來和我們慶祝出獄啊?」

  夜晚的空氣沁涼清澈,星子一閃一閃的,連這樣平凡的景象都令葛雷夫感到無盡的欣喜。他轉轉脖子,已經準備好要來個久違的龍爭虎鬥。
  
  逆命,我從地獄爬回來了。等著瞧吧。





  「算我拜託你,你一定要好好對待我的梅麗莎……」
  「要不是你幫我造了把武器,我第一個請你這種幫作品取名字的變態吃子彈。」
  
  葛雷夫去做新的全口假牙時,也順便付了鐵骨新義肢的錢。
  作為回報,鐵骨給他介紹了一位不錯的槍械改造機師。他要價不菲,但其來有自。他會幫顧客量身訂做最適合的武器。瘦的,他做射速快射程遠的狙擊槍;強壯的,他做高基重高後座力、威力不凡的霰彈槍——而被取了梅麗莎這種鬼名字的雙管霰彈槍,正是機師有史以來最好的作品。
  這把霰彈槍巨大沈重,一般人光是舉起它就相當吃力,但對吃盡苦頭的葛雷夫來說,端起槍並打出三發子彈,完全是輕而易舉。

  葛雷夫使槍使得異常順手,甚至比他原本玩牌的技術還要高超。見狀,那名機師才感情豐富地說,梅麗莎在他手上一定會是把所向披靡的好槍,要他好好對待她。
  作為回答與回報,葛雷夫把他的天花板開了二十個洞,讓他在白天都不用再開燈。

  帶著這把懾人的大槍,麥肯.葛雷夫重出江湖。

  他決定親自去向阿歷戈.皮里格通知這個讓人愉快的消息。所以,他選了一個夜黑風高,不用製造任何舞臺效果的暗夜,一槍轟了他家的紅木雙扇大門。接著,他大大方方地踏進去,途中想到就掃射一下,看著皮里格的家變得像是一顆馬蜂窩的快感,讓葛雷夫全身舒暢到十分顫慄。

  復仇的滋味真甜美。

  最好玩的東西要留到最後啦,你老是忘記啊哈。
  沒有,我可沒忘記,阿迪。我把最豐盛最讓人銷魂的主菜放在最後,而你和你那個變態同夥,連開胃沙拉裡的洋蔥都沒份。

  「出來啊,皮里格。不會忘記捲走你三分之二財產的投資人了吧!」

  他之前來過這間大房子,很清楚皮里格會躲在哪。他故意拖著大槍往樓梯上走,砰、砰、砰、砰,死神的腳步聲越來越接近囉。

  上到二樓以後,他端起槍,俐落地打爛皮里格書房的門,接著走進木屑和紛飛的煙霧當中。他可以看見整個書桌不停振動,顯然他的目標就在底下發著抖。
 
  「你要自己走出來還是我直接打爛那張桌子順便打爛你啊?」
  
  不久,皮里格慢慢爬了出來,西裝長褲上有濕濡的汙跡。葛雷夫啐了一口,拖著槍坐到一旁的沙發上。他看見皮里格想爬起來,索性一槍打爛他旁邊的落地燈,燈泡飛散的碎片灑了皮里格一身。他發出驚恐的叫聲,雙手抱頭。

  「別急著掛點,這槍只不過是個警告!(Don't die, yet! Heh, that was only a warning shot.)」葛雷夫咧嘴笑了。「還有,老子沒說你能起來的話,就繼續維持你四肢著地的姿勢。」
 
  「沒想到我會來找你打招呼、哼?」
  「有、有失遠迎……」
  「廢話少說。待會我有點問題問你,給我好好回答,不然我是懶得親手給你那顆豬頭鑲子彈,讓這把槍代勞的話,會弄得滿地都是、嘿嘿。」
  
  皮里格肥胖的身軀仍然無法停止顫抖。葛雷夫稍微停頓了一下,享受這久違的感覺,他掌控了大局,沒有東西能反抗。

  「逆命那雜種跟你做了什麼交易?」
  「他參加、參加了我底下的,實驗,沙維爾.拉斯博士主持的、實驗,要讓人獲得、獲得操控魔法的能、能力……」
  「所以?」
  「實驗、成、成功、成功了……」
  「你的意思是、那個好狗運的人渣更上一層樓了?魔法、哈!那傢伙還真是好運啊,拿到了跟我這把槍一樣好的新玩具了,是不是!

  他舉起槍,打碎擺了許多瓷器的櫃子。

  皮里格抱著頭,不抱希望地說:「是啊……那把槍確實、威、威力非凡……」
  「對啊,我今天可是特地來讓你見識一下這東西的。」
 
  葛雷夫站起身,把槍口對準皮里格的眉心。

  「逆命去哪了?」
  「我、我不確定,或許、或許是聯盟……」
  「聯盟?」
  「英雄聯盟!就在這附近,並、並不遠!」
  「怎麼走?喂、用這情報換你那條狗命怎麼樣?」
  「可、可以嗎?」
  皮里格噴濺著口水,抖個沒完地跟他解釋了聯盟的來由,以及它的地理位置。葛雷夫聽完以後沉思良久,槍都垂到了地上。

  「那、那能夠放放放、放過——」
  「我是不是騙過你一次啊,皮里格?」
  「是……不、不!你沒欠我什麼,什麼都沒有!」
  「別那麼緊張,我只是想說,」葛雷夫獰笑,重新舉起槍,重重抵上皮里格的前額。「我可以騙你一次,就可以騙你第二次。——來做個了斷吧。」(Let's settle the score.) 


    


  葛雷夫悠然地走出宅邸,然後把他拿來擦拭靴子的領帶扔到一旁。剛才他站得離那隻死豬太近,腦漿啊血啊都噴到鞋子上了,真夠噁心的。
  
  他大大方方走向驛站,等待下一班馬車。
  天就要亮了。


  「有沒有想我啊?」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有,不過他想的是逆命的各種死法。

  「逆命!你這個人格扭曲的雜種,竟然還有膽出現在我面前!」
  
  「你為什麼想加入英雄聯盟,葛雷夫?」

  他緊抓著鐵欄杆,幾近抓狂地怒吼:「把我放出這個牢籠,我馬上就讓你知道……!」

  「你為什麼想要……」

  「我要宰了你這騙徒,逆命!你可能認為自己是這世界裡的贏家,但是我要把你虛偽的面具撕下,給大家看看你真實的樣子!我要把你的一切奪走,當我成功的時候,你將一無所有!」

  「正視自己內心世界的感覺如何?」逆命竊笑著。

  「感覺就像穿著後腳跟有針的馬刺鞋做交互蹲跳。」
  葛雷夫努力按捺住怒氣,低聲自語。

  「再次見到你的感覺很棒。」逆命爽朗地說,同時聳聳肩。「我只能說,你的命還真硬,麥肯。(Tough luck, Malcolm.)」

  逆命說完這句話以後就轉身離開,清冷的腳步聲逐漸遠去。而葛雷夫發現自己的槍又回到手上,他感受那股熟悉的重量,同時發現這一切都是一場表演。他咬緊牙關,同時把槍上膛,離開反思議廳。走入聯盟。

  等到亮牌那剎那,一切輸贏都將分曉。

〈莊家.完〉

【補充】
中間葛雷夫逃獄的部份,參考了希格斯的人物故事
雖然說他炸掉的應該不是關著葛雷夫的那座監獄啦,不過這樣故事會比較好寫一點所以恕我引用囉。
-----
耶,這篇超過三萬字(我到底是在腦補啥)的逆命x葛雷夫(標示法有誤)延伸小說終於完結囉,超開心的啦!!!!!
心理方面我比較著重葛雷夫,因為逆命這個人生勝利組實在過太爽了,雖然後來伊芙琳甩掉他(拉到最下面看八卦版)有讓他稍微受到一點懲罰,但我還是要代表葛叔對他發出怒吼。
——怒吼完以後繼續當逆命迷妹呵呵呵呵(毆打

還沒看過之前逆命開場,超帥的影片 Twist of Fate(扭曲的命運)製作花絮的務必要快點去被逆命魅惑(咦)一下啊啊啊啊(環肩)(明明就不只有逆命)
然後還有不知道為什麼評價超高的搞笑版本!(雷茲夜曲那邊太智障了(狂笑不止

寫完這篇真的是超開心的啦,逆命好帥然後葛叔、額,很適合繼續追著逆命跑~
各位下次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501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英雄聯盟|League of Legends|LOL|逆命|葛雷夫|賭博|Twisted Fate|Graves|莊家|Twist of Fate

留言共 20 篇留言

Lulu
我超喜歡他們兩個的故事,先前玩逆命連玩了兩天[e12]
大大有沒有要再寫期他人的故事?

06-18 00:53

Cecil
有啊我的預定已經排到南極海去了哈哈(ㄍ
下一個要是有出應該會是塔隆(塔隆:為什麼是應該,欠E
逆命超帥的!我在ARAM裡看到他都會追著他跑招都會丟他身上呢呵呵呵呵(欸?06-18 08:12
eigetsu910
嗚嗚這次我慢了Q________Q
然後阿葛的愛槍是Destiny喔!
跟逆命的大招同名呢你到底有多喜歡他啊呵呵呵wwwwwww
版主我好喜歡你的文,所以我決定要來挖個坑給自己跳wwwwwww
把你英聯創作的心得補完之類的wwww←我自己在創作時也很想看別人給我的評語等等,所以我會同理照辦wwwww耶我是好人wwwwwwwwwwwww
阿不過一切等我打敗期末大魔王跟營隊球賽再說←欠打
然後再說一下,我真的覺得你每一句都很用心
然後干我屁事呢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06-18 16:57

Cecil
沒關係下次你可以搶到的!(不要這樣
叫Destiny嗎真假!!!天啊葛雷夫這樣好萌喔喔喔喔喔喔~~~~~(咦
kuro桑是好人ya、我們永遠感謝你(玩具總動員裡的三眼小外星人口氣
祝各位的期末都很順利哦啾咪!
因為太用心刻所以搞得很花時間啊QAQQQQQQ
但是感謝支持~
干我屁事當然就是干我屁事啊(被猛龍過江06-18 18:57
哈某
收到了沒?

06-18 19:27

Cecil
雖然我很想說收到了不過春秋同學你指的是我想的東西嗎XDDDDDD06-18 19:38
eigetsu910
我的意思是這篇沒有干我屁事啊wwwwwwwwww((被猛龍過江
西底,就是叫Destiny油wwww((再被猛龍過江一次
而且我還腦補了這個東西↓

當聽到自己幫愛槍取的名字和某個傢伙有關時,葛雷夫的確是不高興了一下。
不過現在,他非常滿意這個名字。
被命運(Destiny)操弄的運氣(Fate)是什麼呢,逆命?
想著,嘴角不禁上揚。

噢噢噢噢噢我到底在寫什麼啦wwwwwwwwww
Fate根本不能拿來當作運氣啊,可是不這樣翻好難接QAQ....
對不起獻醜了QAQ

06-19 01:31

Cecil
葛雷夫你在嘴角上揚什麼啦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逆命塊陶啊--什麼你說大絕CD中!(逆命表示

小腦補的話這種不合理的地方可以無視!(不要亂教06-19 09:15
呆寶c
YA~是逆命x葛雷夫呢(誤) ´・ω・`)

06-19 18:04

Cecil
在一起、在一起!06-19 19:54
eigetsu910
只有最無恥冷血的背叛者猶能行止不驚。←我承認,這腳色真的非常的無恥,開圖狗以及各種開大撿尾放生隊友的勾當我都做過,藍牌被nerf前根本線上爽農wwwww
然後我覺得這個地方他想起上篇的那個墜子感覺好讚,伏筆下的很好喔OWO/
逆命很不習慣心中沒有底的感覺←終於啊,你也有不瀟灑的時候ㄏwwww
不能打麻醉針?←中篇的別、別別,我不太耐打。怕痛啊你wwwwwwwwww去死吧wwwwwwwwww
他不禁流下淚水。←你也是啦,哭屁wwwwwwwwwwwwww
我們又沒傷到你那張臉。←和上篇的若不是他清醒時看上去真的英俊得驚人(不然他的長相是遺傳誰的?)板大你到底想把他描寫得多俊啦wwwwwww
但和尚未褪去的疼痛相較之下,這種不適簡直就跟一個吻一樣怡人。←噢噢我想了之前有人跟我說痛會麻痺
以下有血腥↓
我國中老師跟我說自然產的時候痛到拿剪刀剪你的肉&拿針縫你的肉都沒感覺,因為生小孩的痛已經超越了,好驚悚=口=!!
↑結束
「媽的!這算什麼——」逆命吼出許久沒出過口的粗話←果然流氓本性難改wwwww
死命拉掉皮帶,然後離開手術台,拿起手術刀。他的腦袋又再次蒸騰起當年讓他打死親生父親的怒意。←唉我真的不懂他的殺意啊wwwwww心胸是有多狹窄wwwwwwwwww這也是帥哥的特權嗎wwwwwww((謎:是流氓的特權!!
思及此,逆命馬上迫不及待地開始閉眼冥想,試著前往英雄聯盟。←這是使用魔法的意思吧,我想我got it!!!

06-19 21:28

Cecil
你們這些人都好壞ヽ(´∀`)人
開大放生隊友是怎樣啦XDDDDDDDD

逆命也是會有想要塊陶的時候的wwwwwwww(被逆命WQAAAAA
逆命怕痛好萌(自寫自嗨
很痛啊真的QAQQQQ(TF哭哭

逆命真的很帥啊想決鬥嗎!!!(別
痛會麻痺QHQQ

他還是流氓無誤啊科科ww
故事裡就這樣寫事實上我也不曉得幹嘛這麼怒,害我逆命崩掉了哭哭[e3]
帥哥的心胸都很狹窄!(誤

Yes you got it!!!06-19 22:07
eigetsu910
像你這種硬脾氣的我們可喜歡了,人人都喜歡征服的快感←我可以求詳細嗎((不
人生真是他媽的充滿希望!←鬱卒也是頗嗆得啊wwww
連老二都他媽的冷颼颼。←我沒有腦補wwwww沒有wwwwwwwww
最痛苦的不是被你瞧不起的人羞辱,而是被你最信任的人背叛。←這也是某種人生體悟吧ㄏㄏ
「別、別,不用脫他褲子。」「暫時不用玩到那套啦,我們用這些鑽子,就能包他叫得跟娘兒們一樣咧。老沃,最好玩的東西要留到最後啦,你老是忘記啊哈。」
他想著這些屈辱不已的畫面,悲慘至極地跌入夢中。←這真是有夠糟糕www
你不能停止說幹嗎?←為什麼我覺得你在搞笑啦XDDD
「唉、這東西不能吃。但拿來當黏膠好像還不錯用。」
「對、黏你嘴巴。」←是在搞笑吧XDDDD
「那是啥?」
「我不知道。但最好鬧大一點。」
「啊對、今天剛好輪到我們挨揍了。希望能鬧到天亮。」←你們兩個說什麼相聲啦XDDDDDD
「算我拜託你,你一定要好好對待我的梅麗莎……」
「要不是你幫我造了把武器,我第一個請你這種幫作品取名字的變態吃子彈。」←髓然應該是Destiny,不過你們真的可以去報名相聲比賽啦wwwwwww
作為回答與回報,葛雷夫把他的天花板開了二十個洞,讓他在白天都不用再開燈。←怎麼辦阿葛你在我心中快變成丑角了wwwwwww
來做個了斷吧。←Let's settle the score.很喜歡他的這句wwwwww
腦漿啊血啊都噴到鞋子上了,真夠噁心的。←只有鞋子嗎QAQ??真好奇開槍的角度OAO
他大大方方走向驛站,等待下一班馬車。天就要亮了。←這是什麼東山再起的感覺嗎XD?
 

06-19 21:36

Cecil
詳細去問葛雷夫(葛雷夫使出猛龍過江!(欸
大家都很嗆yaaa

「最痛苦的不是被你瞧不起的人羞辱,而是被你最信任的人背叛。」
這句是引用葛雷夫的審判日誌唷~

這地方好欠腦補哦呵呵呵呵,不過我只知道這樣寫,更深入的我就(ry

就惡意搞笑啊ㄏㄏ(刪除線)
葛雷夫根本暴躁吐槽役wwwwwwwwww

其實我沒研究過開槍角度,可能有噴到臉上吧……BTW布丁好ㄘ!(離題

其實設定上來說是和監獄裡的感覺相呼應,因為在那裡面,天亮意味著暫時的安全XD
不過也可以解釋為東山再起唷~06-19 22:11
eigetsu910
最後我知道那是審判日誌啊wwwwwwwwwwwwwwww
這一切都是一場表演。←其實他的審判日誌最後這裡我真看不太懂Q_____Q
等到亮牌那剎那,一切輸贏都將分曉。←你們是平手啦別爭了wwwwww
以下啦咧
逆命超帥的影片A Twist of Fate達瑞文洗腦版貼心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P8gNZRq1Nk
EVE甩掉逆命,結果他似乎還在酒吧裡喝了很久的悶酒囉wwwww意外是個純情的傢伙嘛wwwwww((不
逆命好帥然後葛叔、額,很適合繼續追著逆命跑~←我真的覺得要是哪天阿葛不再繼續追殺他的話逆命會桑心wwwwwwww
葛雷夫表示:在遇到逆命前我也是卡牌大師((不
依芙琳表示:我只用了一張好人卡就打敗了傳說中的卡牌大師,呵呵((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逆命表示:雖然我收到了一張卡,但我發出去的可是千千萬萬((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好了,我又補完一個坑了ya!
可能生活作息不正常吧體力不夠所以今天就先這樣wwww

06-19 21:55

Cecil
引用審判日誌超方便的啊!

其實我有在想,很多角色也有發現,反思議廳儘管是讓他們回頭審視自己,卻也是召喚師拿他們尋開心的一種手段。召喚師多少也是很喜歡欣賞那些英雄們不知所措,沈溺過往的可笑模樣吧。難怪有的角色(凱特琳、汎、塔隆、葛雷夫等)都對此表示很怒。

違和感、違和感去渡假了嗎……wwwwwwwwwwwwwwwwwww(腹筋崩壞

純情的逆命也超、可、愛的<33333
逆命會不習慣吧XDDDD

決鬥吧、抽牌!(然後卡牌了(ㄍ
伊芙琳原來才是最強的卡牌大師!(甘拜下風
逆命一定害很多女孩子心碎過!

辛苦kuro桑了,和你一起吶喊對逆命的愛真是讓我太開心了喔喔喔喔喔喔☆06-19 22:15
雷德
嘖嘖嘖...好基友的快樂追跑傳記?

07-04 16:25

Cecil
You can say that again(lol)07-04 16:45
雷德
能翻成中文@@? 俺對英文不大行-.- 沒看過 不懂意思的就不會那個句子

07-04 17:03

Cecil
意思是「你說得沒錯。」XD07-04 17:14
雷德
噢噢0W0 複雜的三角關係啊...不過三人我都愛 無法取捨 不過...我最愛的始終是葛雷夫 太帥了... 只不過以前太過強大被砍了幾刀就是囉 還是愛

07-04 23:30

Cecil
加上Eve嗎哈哈,我喜歡葛雷夫but愛逆命(魂淡啊
葛雷夫超帥的,玩ARAM隨機到他都很開心<3333
逆命則是沒買所以不會隨機到,怕我玩很爛QHQ

但逆命果然還是超帥的啊>/////<07-04 23:33
雷德
嗯....真要講的話 AP英雄第一人就是逆命 他就是太過強大被砍過好幾刀-.- 自從模組跟技能改過後 算是平衡多了....如果要玩逆命 最重要的就是牌丟準 牌選的時機好 開大飛去肛人時機好 這樣就很棒了
不過逆命自從跟伊芙琳交往後 老葛就吃醋很大 開始追殺逆命了

07-04 23:39

Cecil
逆命好像是Riot第一個設計的英雄(笑

我記得以前逆命的遊戲模組超級矮的(嫌い)改成現在這樣以後走路的姿勢好帥~

我看過逆命懶得走去尾砲車,決定開大過去(移動了兩公分(ㄍ
是最近打Aram的時候的事情www
打Aram真的可以看到各種逆命(悲喜交雜

混蛋啊你這人生勝利組到底要囂張到什麼時候!!!!!!!!(阿葛開大
「Destiny.」(逆命開大落跑

你追我跑的故事真的各種萌萌HSHS07-04 23:55
雷德
最老的就光頭德 凱爾 希維爾 安妮吧 最先做出來的四位 有點不大記得
逆命以前也是圓腳啦...不過以前金牌太過淫威是團暈 E則是開視野與及縮減CD+攻速吧 大絕是全地圖飛 不像現在有限制距離
雖然我是男的 不過看男追男也是有種別樣的樂趣所在

07-05 00:05

Cecil
光頭德wwwwwwwwwwwwwwwwwwwww
安妮棒棒(愛用者(應該說只會用安妮

金牌團暈(震驚
E還可以開視野,這太OP了吧,逆命是花多少賄賂聯盟官員wwwwwww
大絕全地圖這我還有印象。

逆命跟阿葛這對我可以(沒人問你07-05 00:16
雷德
後來逆命的E的開視野就跟大絕融合了 E也被削過 W以前削過 現在則是藍牌被削
老葛以前剛出來時候真的是超強 Q的吃三發痛死人不償命 系數也更高 W煙霧彈傷害被砍 E的時間被延長 大絕就不大曉得 而葛雷夫其實也手長過 以前是550 後來變成525 可謂以前的ADC三本柱

07-05 01:04

Cecil
媽啦你是要斷我手腳嗎!!!(逆命悲憤
對啊我記得以前葛雷夫明明就很強吼、又強又帥(欸

三本柱好像還有EZ跟那個誰(所以是誰07-05 10:34
雷德
以前是飛機 寇格 大叔 那時候GoDJJ用EZ在美服把這隻英雄打出知名度後 EZ才開始流行起來 因為EZ以前曾經很弱 後來又改的很強 但後來又被削 我記得EZ的W以前可以緩人的 大絕可以放出去後吸血
飛機跟寇格都被削過不少 飛機是被動被砍了一大刀就很傷了 寇格是AP型被削了不少 因為當年歐服冰鳥神佛根用AP型寇格走中路殺的超強 拳頭公司才把寇格AP係數砍掉不少 大絕耗魔量也大大提升

07-05 14:15

Cecil
啊對對,還有Corki(欸
我也記得以前EZ的w好像很強的,不過之前砍了以後就再見拜拜了。

我有聽說Froggen把寇格AP型打到Riot緊急nerf他XDDDDDDDDD
Froggen冰鳥舞超可愛XD07-05 15:45
雷德
說實在 以前時候EZ的使用度 知名度真的很差 那時候的人都用汎比用EZ還要多 {順便一提 汎也是以前太過強大被砍了好幾刀才算較平衡了}

07-05 14:16

Cecil
我剛進來的時候EZ根本沒什麼人選(思07-05 15:45
RegretRen
看完了RRRR

02-12 12:56

Cecil
這是我第一次分上中下的延伸哦RRRRR02-12 12:57
RegretRen
寫的超棒的~
不過我真的好想開他們去撞塔欸!!!((到底

02-12 12:58

Cecil
我也很喜歡這篇~是喜歡度排名前10!(咦
原來你喜歡的類型是相愛相殺!
好吧可能是因為出現太多次「干我屁事」XDDDDDDDD
我出門囉///02-12 13:01
鬱悶雞肉飯
一年前就看過 現在又不知道發了甚麼神經又想看一次XD
作者寫得很棒哦!!

身為葛雷夫本命的我 快虐死我了T_T
我才不會說 我看到後面 想痛罵逆命(X
我的葛雷夫怎麼這麼可憐阿QQ((才不是你的 是逆命的

看這個真的會無限腦補阿XDD
我才不會說 我想看他們的肉文(#

04-12 10:36

Cecil
一定是阿葛跟逆命手牽手(葛雷夫:誰想跟這混帳牽手!)在跟你招手呢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523ba7afe0ea1a54e2318f7bed3c37b9.GIF
謝謝你哦ˋωˊノシ

最近葛雷夫好像又崛起了的樣子(大叔超帥http://emos.plurk.com/881ba05b3041765414d2473376a44762_w48_h48.gif
何止痛罵如果是我簡直想痛扁逆命(記得以前ARAM好多逆命現在都沒有了,哭哭

從對話到情境各種方面都可以腦補真是超棒的http://emos.plurk.com/022dd4d7b212e944086cabdd63d43d1b_w48_h48.gif
肉的話很好吃喔(嚼)不過我不擅長寫BL向的所以希望網路上有其他人會寫喔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4/1410c185f5ebe6ae2d8667a7173a342c.GIF04-12 16:14
愛莉絲
搞笑版本看起來就是一整個經費不足的產物rrrrrr

06-30 21:48

Cecil
經費雖然不足但是有好笑就贏啦!!!!06-30 21: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nnmcecil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莊家(逆命、葛雷夫)(... 後一篇:英雄聯盟延伸創作文章目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ster3212想寫小說的各位
徵文活動進行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