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達人專欄] 相同的溫度:08

作者:海犬│2013-06-14 18:24:51│贊助:77│人氣:1070
  小羽的溫度包圍著全身,讓我冰冷無助的心靈受到安慰。她熟軟可靠的軀體被我胳臂緊緊擁住,此時我終於認清,我和她已經分成兩個不同的人了。
 
 
  小羽身體真實的存在感,實在無法想像她還能和我合而為一。
 
 
  這個世界不可能容許出現兩個周姿羽的,戶籍和身分就是一個問題,而且當爸媽看見有兩個我時,會有什麼想法呢?
 
 
  所以能在外面生活著的,就只能有一個我,我和小羽其中一個人,必須永遠與世隔絕。
 
 
  不用決定也知道誰才是最好的人選,而且我也一點都不感到可惜。
 
 
  「我這懦弱的自己沒辦法在這個世界上生存,所以小羽,請妳取代我吧……」
 
 
  「姿羽真的希望我來取代妳嗎?這個世界,有好多好多快樂的事情,只要姿羽願意拋棄懦弱,或許能比以前更幸福。」
 
 
  「我辦不到……因為我的勇氣全都在小羽那裡,所以不可能逃得出孤單的。」
 
 
  說到這裡,我發現小羽的身體竟然微微顫抖起來,而且還是泫然欲泣的顫抖。
 
 
  「不是這樣的……」
 
 
  一直充滿光彩的小羽,難得哽咽地說了一句。
 
 
  「小羽的心是這麼的溫暖,而我卻像冰塊一樣,誰會喜歡這樣的我?」
 
 
  「不是這樣的……」
 
 
  「或許小羽是為了取代我才出現在這裡的吧。像我這樣的人,活著根本毫無意義。」
 
 
  「不是這樣的!」
 
 
  「不是的話,那麼就告訴我!小羽……我究竟,還能怎麼辦……我真的,已經沒有勇氣從這裡走出去了……」
 
 
  我感受到一滴溫熱的液體滴在我的臉頰上,小羽她……哭了嗎?
 
 
  「才不是沒有人喜歡姿羽呢……我不知道過世的妹妹怎麼想,也不知爸爸、媽媽是不是真的恨著姿羽。但是,至少我肯定有一個人喜歡著妳,不然的話他今天也不會過來了……」
 
 
  我不明白小羽說的「他」是誰?誰過來了?
 
 
  「對不起,我們交換是行不通的,因為已經有人發現了。」
 
 
  正當我疑惑時,突然看見有個人影遮住了門外的夕陽,被拉長的影子印在倉庫的中央。
 
 
  小羽也發現了那道影子的出現,便緩緩從我的身上離開。這時我才知道影子的主人是誰——
 
 
  「趙……舜凱……」
 
 
  我摀著嘴巴,不敢相信地喃喃。趙舜凱一手撫著門緣,毫無表情地注視著這裡。
 
 
  「是我帶他回來的,因為他說無論如何都要見妳一面。」
 
 
  小羽向我解釋。她眼角掛著淚水,但是雙眼還是那麼炯炯有神。
 
 
  「為什麼……你會發現小羽不是我?」
 
 
  我難以置信地看著門口因為背光而漆黑的人影,對他這麼詢問。
 
 
  「因為她和妳雖然長得一樣,但個性卻完全不同,況且我也知道有一副和妳一模一樣的身體,所以我老早就猜到,妳跟活起來的身體交換了。沒想到那個身體會真的活過來,我還滿驚訝的。」
 
 
  趙舜凱走進小倉庫,朝我逼近。似乎是這幾天已經對孤單成癮的我,更加畏懼與人接觸,所以他越來越靠近我時,我的身體就越縮越緊,背部也一直往牆角靠去。
 
 
  「妳打算待在這裡多久,周姿羽?」
 
 
  「不要……靠近我……」
 
 
  「這麼說的意思是妳討厭我了?」
 
 
  趙舜凱竟然一把抓起我的右手腕,當下我本來想掙脫他,但我的身體彷彿磁鐵一樣深深被吸引,覺得碰觸到他就好快樂。
 
 
  他的手也好溫暖……和小羽一樣。或許世界上除了我以外,都是這麼溫暖的吧?只有我一個人是冰冷的,所以才覺得任何人的體溫都這麼熾熱。
 
 
  「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一點都不討厭他,因為其實我喜歡他。可是我根本不可能被人所愛,尤其是條件那麼好的趙舜凱,我一定沒有資格配得上他。
 
 
  「那麼就是喜歡我?」
 
 
  我微微瞪大了眼。為什麼趙舜凱要這樣問我,他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我無法回答他這個問題,我沒有勇氣點頭承認,更沒辦法違背自己的心意否定,只能處在沉默的僵局之中。
 
 
  趙舜凱依然緊緊抓著我的手腕不放,這讓我的心跳逐漸加快,這時我才想到他抓著的地方可以感受得到我的脈搏,所以我加快的心跳可能被他給發現了。
 
 
  為什麼、為什麼趙舜凱要抓著我這種人的手不放?而且當我心臟變快之後,他臉上露出溫柔的淡笑。
 
 
  我已經無法去思考這個問題了,因為我整個人都被趙舜凱的笑顏給迷住了。如果他就這樣一直抓著我,永遠都不放手的話該有多好?
 
 
  「為什麼我會有小羽的頭,妳不問我這個問題嗎?」
 
 
  趙舜凱這麼問。其實我想知道,小羽的頭那天明明被我丟掉了,可是為何會在趙舜凱那裡呢?
 
 
  當我怯怯地詢問為什麼後,他的回答令我瞪大了眼。
 
 
  「因為我喜歡妳。」
 
 
  ……我是在作夢嗎?我被人告白了,而且還是被我喜歡的人告白,這簡直像做夢一樣!但是,喜歡我和他擁有小羽的頭又有什麼關聯呢?
 
 
  趙舜凱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我——
 
 
  我發現小羽的頭那天,趙舜凱知道當天早上學校會實施安全檢查,所以打算先把隨身聽先藏在後門附近的灌木叢裡時,正好撞見我從後門溜進學校。
 
 
  聽到這的我羞紅了臉,因為我從那小縫隙鑽進來的模樣,一定非常難看。
 
 
  趙舜凱說他躲在灌木叢後面偷偷看著我,看見我害怕地把垃圾袋丟進大垃圾箱離開後,就因為好奇心,想看看是什麼東西讓我那麼害怕。他把那袋垃圾袋拿出來後,發現裡面有一顆頭。
 
 
  當下我問他,難道不會害怕嗎?
 
 
  「剛開始當然會了,和妳一樣以為那顆頭是屍體,也覺得上面的蟲子是因為它腐敗造成的。」他說
 
 
  但他後來發現那張臉根本沒有腐敗,而且和我長得一模一樣,所以才把它拿出來,卻驚覺竟然還有體溫,也發現那些蟲子的真正據點,是一個壞掉的漢堡肉。
 
 
  後來在聽到我說敏慈的抽屜裡有肉壞掉的味道,趙舜凱才想出事情的真相。
 
 
  「因為我喜歡妳,不忍心看到和妳長得一樣的臉被丟在垃圾堆裡面,所以才會把它給拿出來,然後藏在理化教室後面的置物室紙箱裡。我覺得或許會出現其他部位,打算看隔天的垃圾袋裡有什麼,所以在妳倒垃圾的時候偷偷跟著妳,卻發現妳把其他部位給帶回家了。」
 
 
  原來是這樣……
 
 
  但就算如此,我還是不明白趙舜凱為什麼要喜歡我這樣的人?明明有那麼多比我更好的女生喜歡他,為什麼要選我這個孤僻冷漠的人呢?
 
 
  我不忍心他喜歡上這樣的我……
 
 
  「我沒有被人喜歡的價值,你看看我的模樣,比起小羽來說差勁太多了。我只是和小羽分開之後,剩下的一堆殘渣罷了……」
 
 
  「妳就這麼不肯定自己嗎?我才不管小羽是誰,我真正喜歡的人是妳!如果妳真要讓小羽來代替妳,把一切通通轉讓給她的話,雖然傷心的事情妳能夠逃避,但是開心的事情也會被小羽獨佔喔。」
 
 
  「無所謂……我本來就正麼打算。謝謝你喜歡我,可是這樣的我,真的沒有被愛的價值……」
 
 
  趙舜凱生氣了,我第一次看到他氣憤的表情。但是那生氣的臉上,眉頭卻緊緊鎖著,所以我想不只讓他生氣了,也令他感到傷心。
 
 
  「那麼我和小羽在一起,這樣的話妳也無所謂嗎?」
 
 
  趙舜凱放開了我的手,幸福的感覺瞬間被無情地截斷了。接著我看見他一手將小羽給環抱住,讓小羽的身體緊貼著自己。
 
 
  小羽臉紅了,但是臉上盡是不捨的表情。我想小羽也很掙扎吧,我和她原本是同一個人,所以我們也會愛上同一個人,也很苦惱到底該由誰來接受趙舜凱。
 
 
  但小羽她根本不必苦惱,因為她才是最適合的人。如果趙舜凱真的喜歡我,非要我不可的話,那麼開朗溫柔的小羽才是有資格配得上他的人。
 
 
  我根本,不值得被愛……
 
 
  「無所謂……」
 
 
  雖然胸口好痛好痛,但是為了趙舜凱,也為了小羽,我只能忍著痛說出這句話。我說過了,能活在外面的就只有一個自己,容不下兩個周姿羽,所以既然要由小羽來代替我,那麼也必須讓小羽來代替我被愛。
 
 
  這就是與世隔絕必須承受的代價。至少我能脫離其他不開心的事,這一切都很值得。
 
 
  「好吧,我知道了,如妳所願。小羽,我們走。」
 
 
  趙舜凱牽著小羽離開倉庫,後者不捨地一直回望我,但是在趙舜凱的牽引之下步出了倉庫。最後鐵門也被關上,我再次陷入黯淡與寂寞當中。
 
 
  這樣就好了,沒錯,讓小羽代替我,對我這個存在才是最好的選擇。
 
 
  我暗自哭泣,最後在悲傷及淚水交織的黑暗中睡著了。
 
 
 
 
  隔天早上,睜開眼時發現眼睛腫腫的,但至少傷心的感覺已經消退了許多,因為想到今天也不用上學,就覺得好輕鬆。
 
 
  我打算先到樓下洗個澡,晚上我怕被爸媽發現,所以這幾天我都在早上趁著沒有人在家的時候洗澡。
 
 
  可是我不敢換新的衣服,因為我總是一天只換一套衣服。有一次我不小打翻了飲料在衣服上,媽媽就罵了我一頓,所以若在同一天突然多出兩套衣服的話,我怕小羽會被媽媽質問或責罵。
 
 
  正當我打算起身前往浴室時,發現腳邊放著一碗飯,上面用保鮮膜包了起來,並擺著一雙木筷。
 
 
  是小羽替我準備的。但是已經過了一整個晚上,我想就算包了保鮮膜,也應該已經壞掉了吧。
 
 
  我把那碗飯拿起來,打算拿到廚房的廚餘桶丟掉,卻發現碗底下壓著兩張對摺的百元鈔票。看來小羽也想到我可能會睡到天亮,所以先替我準備了可以買飯的錢。
 
 
  現在我可以真心談話的人,大概就只剩小羽一個人了吧。還願意照顧我,替我著想的人,也只剩小羽了。
 
 
  我非常感謝她的出現,並替我承擔了一切。但我這時想到,若她代替了我,那麼我是不是會變成她的負擔呢?
 
 
  反過來想,要是我沒有讓小羽來代替我,可是小羽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和人一樣需要喝水進食,我就得必須每天照顧她,煩惱她的食物來源,甚至連自己都不太夠用的零用錢,都得分她使用。
 
 
  原本對一個人來說已經夠少的資源,卻被迫分成兩半,應該會撐不久吧?
 
 
  沒錯,撐不久的。雖然國中還有營養午餐,而晚飯因為爸媽最近比較早回來,他們會準備,但之後又加班的話,他們願意留下來的錢,就只足夠買一個便當而已。
 
 
  到時候上了高中,爸媽給的錢也只夠買一人份的早午餐而已,這樣下去我和小羽都會活得很辛苦的。
 
 
  來到了廚房,我將手中的飯菜倒入廚餘桶,接著把碗筷給洗乾淨,放入烘碗機裡。


  這時我的眼睛看見一把銀光閃閃的菜刀。
 
 
  當下我產生了想死的覺悟。我不想帶給小羽負擔,反正這樣的我活著也沒意義了。在沒有人的地方死去吧,然後讓這個孤僻的周姿羽從世界上消失,讓開朗的小羽完完全全取代我。
 
 
  我已經對死亡不感到害怕了,因為我這樣還不算死,只要小羽還活著,某種定義下我就還活著。
 
 
  就這麼辦吧,反正只是皮肉痛而已,沒什麼比得過內心的痛了。我想身體的血通通被放光的話,悲傷的感覺也一定會隨著血液一起流掉的。
 
 
  我伸手抓起掛在流理台前牆壁上的菜刀,正打算將它從掛鉤上取下的時候,玄關的大門竟然被打開了!
 
 
  我嚇得收回手,猛然轉頭看向大門。我家的廚房連接著客廳,而客廳旁邊正好就是玄關,所以廚房到玄關正好是一條直線。
 
 
  回來的人竟然是媽媽!我看見她一臉怒容地看著我,將高跟鞋一脫便往我這裡走來。
 
 
  「學校打電話給我,說妳沒到學校,我就想妳一定是待在家裡鬼混了,果然沒錯!」
 
 
  我沒到學校?這麼說來,小羽她沒去學校?不可能,小羽明明出門了啊!
 
 
  「妳在這裡幹什麼,為什麼不去上學?」
 
 
  媽媽一把抓起我的手臂,力道很沉重,我被抓得好痛。但比起這些,我更擔心小羽到底去哪了?該不會被壞人抓走了吧?
 
 
  可是我該怎麼辦?我不可能和人說小羽的事啊!
 
 
  要是小羽真的發生了什麼意外的話,我該怎麼做?我真傻,竟然沒想過這種情況!
 
 
  「奇怪,妳的身體怎麼有股奇怪的味道?為什麼衣服這麼髒,好像好幾天都沒洗過澡,妳到底怎麼了?前兩天就發現妳的行為變得和平常不一樣,晚餐也總是沒吃完,妳一定是到外面亂吃什麼去了對不對!」
 
 
  媽媽連環砲的方式不斷對我責罵,她要我十分鐘之內去洗個澡。我只能照做,什麼也不能說,只能祈禱小羽不要發生什麼事才好。
 
 
  我換上制服後,媽媽載我到學校來。她似乎認為我在學校交到了壞朋友,所以她到了學校之後去了導師辦公室一趟,和班導了解我在學校的情況。
 
 
  我當然不能跟著過去,因為現在是上課時間,媽媽要我先到班上上課,我只能帶著比以往更加恐懼與人接觸的心情來到班上。
 
 
  我揹著書包,怯怯地來到了教室。這時正在上課的是自然老師,她是一名很嚴格的女老師,她看見我的時候就向我詢問為什麼這麼晚才來學校。
 
 
  「睡過頭了……」
 
 
  我掰了個可笑的理由,非常小聲地說。但因為全班都安安靜靜的,所以就算聲音很小,還是足以被全班給聽見。
 
 
  我想全班一定會哄堂大笑吧,因為以前總是如此。但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沒有一個人笑我,反而有一些女同學都帶著不捨的表情看著我。
 
 
  ……小羽她代替我的這幾天,究竟讓「周姿羽」在這個班上的存在,有了多大的改變?
 
 
  「遲到沒來的節數依照曠課處理,這是學校的規定,中午記得到生教組報到,明白的話就回座位上坐好。」
 
 
  我點點頭,默默地走回自己的位子上。曠課的話,一節課就要罰交互蹲跳五十次,我過了兩堂課才來,所以得要跳上一百次了。
 
 
  小羽,妳到底跑到哪裡去了,我好擔心妳……
 
 
  這時,一張紙條被扔到我的桌子上,我看向左邊把紙條丟給我的同學,是那名潔癖女,真名叫賴敏慈。
 
 
  她竟然會對我微笑,一直以來只要她看見我,總是一臉厭惡的表情……小羽她,真的好厲害。
 
 
  我打開紙條一看,裡面用可愛的粉紅色亮片筆寫了幾個字——
 
 
  『下課到天台來,我帶了昨天說的專輯來了,我怕被老師發現,所以先藏在朋友那裡,等下給妳聽聽看。』
 
 
  那個賴敏慈要借我聽音樂,太難以置信了!我知道這是托小羽的福,真正想聽專輯的人是小羽而不是我。
 
 
  可是小羽到底跑到哪去了呢?我要和賴敏慈說什麼才好,總不能說其實不是我和她借的,這樣她一定會又討厭我,我不能讓小羽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友誼被我毀掉。
 
 
  所以我只好努力學習小羽的笑容,對著賴敏慈點頭,不料卻被正在上課的自然老師抓個正著。
 
 
  我趕緊把紙條藏起來,最後老師把我當作我和她在上課聊天,要我和賴敏慈到教室後方罰站。
 
 
  以前常常因為倒垃圾遲到而被罰站,但是這一次卻沒有覺得很丟臉,因為第一次有人陪著我一起被罰,她還和我站得那麼靠近,有時還會趁著老師不注意的時候和我打鬧。
 
 
  有朋友的感覺真好……
 
 
  下課時,我和賴敏慈和一些同學來到天台聽音樂,也包含別班我不認識的學生。
 
 
  有的人負責藏音響,有的人負責藏專輯CD。我都不知道,原來那麼多人聯手藏東西,可以讓一組東西變得容易避開老師的眼睛。
 
 
  每個同學都會將自己負責藏的東西一起拿到天台來,然後圍成小型包廂似的,一起聽音樂。
 
 
  原來只要有朋友,就算再這麼嚴格的學校裡,依然能夠過得很快樂。難怪我看到有許多同學,明明知道學校嚴格禁止,卻還帶著違禁品來。
 
 
  我一直都沒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
 
 
  「昨天誰提議要幫姿羽辦一支手機的?結果呢,決定得怎麼樣了?」
 
 
  「唉!幫、幫我辦手機?」
 
 
  「妳怎麼這麼快就忘記啦?」
 
 
  「嗯、喔!我、我想起來了。」
 
 
  這簡直就像做夢一樣。
 
 
  「姿羽不舒服嗎?表情和昨天比,好像沒有精神很多耶。」
 
 
  一名別班,我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女同學擔心地問。
 
 
  「和舜凱吵架了吧?」
 
 
  賴敏慈開玩笑地說。
 
 
  「才、才沒那回事呢!」
 
 
  我紅著臉。她這麼說,有一種我和趙舜凱正在交往的感覺。或許小羽這幾天都和他走得很近,所以大家才會認為我和他正在交往。
 
 
  「妳看、妳看,臉都紅了,一定是吵架了!」
 
 
  大家都笑了出來,雖然很難為情也很不習慣,但這種笑和之前那種嘲諷的笑完全不同,感覺不到一絲惡意,所以我並沒有覺得不舒服,反而覺得好高興。
 
 
  所以,我也很難得地,和大家一起笑了。
 
 
 
 
  雖然中午被凶巴巴的生教組長罰了一百下蹲跳,但今天一整天都過得好快樂。放學之後,趙舜凱還主動找我,說要一起放學。
 
 
  看來他沒有發現我不是小羽。他說今天要帶我去上個星期新開的麥當勞,但是我想到或許吃了麥當勞,我晚餐會吃不下,所以就拒絕了。
 
 
  而且我更擔心小羽,所以我把我不是小羽,還有小羽不見了的事情告訴了趙舜凱。
 
 
  但在我將事情說出來之後,趙舜凱卻不覺得驚訝,而是笑著對我說:
 
 
  「今天過得如何?」
 
 
  不用說,當然是很高興了。但這全都是小羽的功勞,這一切應該由小羽來享受,我簡直就像小偷一樣,把她愉快的一天給偷走了。
 
 
  「很累,我想回到倉庫裡面……」
 
 
  所以我撒了謊。聽見我謊言的趙舜凱,表情一沉,難過地吐了口氣。
 
 
  「對不起,是我和小羽策畫好今天的,小羽她沒事,只是躲起來而已,不用擔心……」
 
 
  聽到這裡的我,有一種被耍了的感覺。我好生氣,一怒之下把書包丟給趙舜凱,打算跑離學校,躲回家頂頭的小倉庫。
 
 
  但是趙舜凱抓住我的手,讓我不得不停下腳步。
 
 
  「妳真的不覺得今天過得很高興嗎?這都是小羽為了妳計畫的一切,我也覺得這樣或許能讓妳開心一點……」
 
 
  「把書包給小羽,我不想再看見你了!這些不是我的東西,不是我的友情,我沒有資格享有!」


  我甩掉趙舜凱的手,逃離學校。
 
 
  沒錯……我沒有資格,這些全都是小羽的東西,如果我搶走了小羽的生活,那她該怎麼辦?
 
 
  我不會讓小羽被關在孤單的倉庫裡,我不會讓她被我取代,她才是應該取代我的存在;我才是應該被關在倉庫與世隔絕的周姿羽!
 
 
  我回到家之後就衝回倉庫裡,並把自己給關起來。
 
 
  「不要這樣……小羽,不要讓我產生想要回歸生活的慾望,如果我到外面去了,妳就得待在這個孤單的地方,我不要妳受這樣的苦……」
 
 
  我自言自語地喃喃,心疼地流下了兩行淚水。
 
 
  我覺得我應該盡快從這世界上消失,不要成為小羽活著的負擔,我想讓她完全取代我,作為真正的我活下去。
 
 
  我舉起方才從廚房裡拿來的菜刀,把刀刃抵在左手腕的動脈上,正打算咬著牙劃開皮肉的瞬間,倉庫的鐵門被打開了。
 
 
  我聽見小羽倒抽口氣的聲音,接著一雙手馬上抓住菜刀刀身,我也被小羽給撞倒了。
 
 
  經過一陣衝擊後,定睛一看,小羽抓著刀的手掌被刀子給劃破,流出了鮮血。
 
 
  我瞪大了眼睛,胸口痛到難以言語。原本是我該流血的,但小羽卻為了不讓我做出傻事,反而讓自己受了傷。
 
 
  但小羽毫不在意自己的手被刀子割傷,著急地大喊:
 
 
  「為什麼要做出這種事?就算我和舜凱騙了妳,也不要用這種方式來發洩呀!而且、而且我們明明是為了讓妳開心,所以才……」
 
 
  「我很開心,我今天真的、真的很開心——!」
 
 
  我潰堤地大喊,無法止住內心宛如噴泉的悲傷心情,將它化為言語的吶喊,因此聲音是如此的撕裂難受。
 
 
  「可是那一切都是小羽的東西!這個世界容不下兩個周姿羽,當一個人在外面的人後,就必須有一個人躲起來。我要妳代替我,所以我想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才不會變成小羽的負擔!」
 
 
  「為什麼要那麼想?為什麼會覺得妳是我的負擔?妳就是我,我就是妳,才沒有什麼負不負擔的問題呢!妳不是也說過,要我永遠不要離開妳,那麼妳也不要離開我啊!」
 
 
  我怔了怔,眼淚彷彿雨水般傾瀉而下。原來我才是那個說話不算話的人……
 
 
  小羽用流著血的雙手撫著我的臉頰,她雙眼也流出兩行淚水。小羽用那我不擁有的溫度額頭,貼著我的額頭。
 
 
  「妳和我都是不可缺少的,少了其中一個,就不是完整的周姿羽了。我答應過妳永遠不會分開,所以妳也答應我,不要再做傻事了,好不好?」
 
 
  我心疼地握住小羽流著血的雙手,接著點了點頭。
 
 
  小羽是熱而我是冷、小羽是光而我是影子,要是我們缺少了彼此,都會破壞對方存在的根據。所以我猜想,如果我死了,小羽也會消失也說不定。
 
 
  對不起,小羽,我實在太傻了……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458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夜魅
發現裡面有和一顆頭。

06-14 18:53

薇菈爾
我把那碗飯拿起來,打算拿到廚房的廚餘桶丟到
應該是丟掉吧w

06-14 21:10

如月夜
讓人不自覺得感到哀傷與感動

寫得很好!!

06-14 22:35

身披人皮的邪靈
沒有更好的形容詞能讚賞這麼細膩的情感描寫了
我只能稍稍描繪出瘋狂
但你
卻能描寫正面的情感[e5]
我...我......

06-16 18:10

魔人啾啾
斷尾了嗎好久沒更新

06-23 05: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相同的溫度...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蛇毒小伊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liyaaa大家
【美食分享】宜蘭礁溪-高CP值(城市漢堡)CITY BURGER。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49974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