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猛烈智慧慾望妓院的言談藝術

作者:晃│2013-06-13 15:32:13│巴幣:6│人氣:1686
發表時間:2008-05-11 14:10:15

因為台灣的神之領域突然停止營運,許多玩家放不掉回憶轉往日本アスガルド伺服器;而我為了滿足好奇心跟增加異國互動的新體驗,也跑去日神小玩了一下。最近跟人出團的時候,遇到一個專騷擾華人玩家團的盜賊,喜歡玩施放煙幕的把戲讓人死掉,在害人死掉以後還出言嘲諷,許多被害人對他十分光火。因為我是復活別人的聖職,為了等機會去活隊友被多弄死很多次,也在動彈不得的情況下聽到他直接對我嘲笑很多次,肯定嘲笑對象是我因為附近只有我的墓碑…

但是當場我的感受只有覺得噗喫這樣的好笑而已,我並不生氣。因為他用的嘲諷招數是UO時代就存在的老把戲,而且還看得出他中文程度拙劣只能用很簡單也沒什麼殺傷力的字彙笑我,在中文裡面要損對方的用語比雜魚一詞威力更強的還要多更多。我玩線上遊戲一向不追求所謂的武功高強或者是戰勝別人還是啥快速封頂之類的成就感,就算他用雜魚笑我很弱所以死很多次又怎樣呢?我所選擇的聖職本來在遊戲設定中就很弱,我根本不在乎85卡等死亡經驗倒扣多少,我只在乎怎樣把聖職角色角色扮演的比較像個聖職樣子(照我以前累積的歷史常識來看…基督教風格的聖職如果只是因為被人搞掛就心生怨恨實在是有損基督形象XD)。
不過…當我有一天成為基督徒時結果對網路上無關緊要的話耿耿於懷很久,簡直氣的想砍死對方,2012回頭看看自己以前的發言還真是覺得我罪我罪我重罪地苦笑,真的成為基督徒時原諒別人的能力反而不如還不是基督徒以前,有損基督形象啾咪~

唯一讓我感到挫折的是朋友真的被他激怒了,對方只用這麼簡單拙劣毫不洗鍊的言詞…就達到他激怒別人的目的了,而且還在我朋友心裏種下了往後惡言相向的仇恨種子。這有何不好呢?因為照我的判斷:一般日本玩家如果看到華人玩家用惡言跟人公開對罵,只會對全體華人玩家印象更差,不會去追究背後理由,如此一來將對遠渡海外的玩家更不利。而我之前還被不熟日語的朋友託付,要彌補不小心冒犯到日本玩家的過失跟他用日語賠罪,對方好像也沒有完全平復心情的樣子。畢竟要賠失禮所要用到的語言技巧要更高深,那時就強烈感覺到我自身的日語程度還差得很遠,沒有辦法達到需求…

可見用言語製造糾紛比用言語治療傷害容易的許多了?我真遺憾發現這點…

於是搜尋回憶又拿出異域鎮魂曲光碟安裝回C槽,我想知道一樣是治癒系的PRIEST,曾經以溫柔言語讓我心情平復的失寵(FALL-FROM-GRACE),她到底是怎麼辦到的?我曾經是失寵的『妓院』語言學校第十個學生XD…所以又回去妓院向失寵以及眾多鶯鶯燕燕討教。原本我第一次玩時還因為失寵身為塔那里混亂邪惡的種族設定而不敢完全信任她,但是她在遊戲中對上魔王超凡人時所說的話…讓我想當面跟失寵大喊我對不起妳QQ。她用行動跟語言證明了她的內心並不邪惡,而且對無名氏的我完全忠誠,還像照妖鏡那樣讓隱藏在我心中的種族偏見現形(我原本以為我根本沒有什麼種族偏見的說)。失寵知道言語的威力,這知識來自她早年使用言語換來自己的自由的經驗,自由之後失寵也應該發現言語的不少用法,所以在法印城開了一家掛名妓院的語言藝術研究所。而在異域鎮魂曲的主要故事中,失寵發出的言語幾乎都是正向的用法,可以理解為啥有不少玩家愛上她(我也算其中一個)。

在猛烈智慧慾望妓院中有不少語言使用的類型:
1.葉斯的故事傳說:
我曾經跟朋友用過,那時我們交換彼此一小段人生故事,我講我1999左右喪失記憶(跟異域鎮魂曲有巧合到,但我是2007年才玩這遊戲)外加有點靈異的故事,她講跟另一半怎麼相識變成伴侶的故事。當然我們也交換過很多其他的故事,上面只是我印象比較深的。葉斯是在一大堆交換故事中找不到自己的人生定位,不過我想也許葉斯不要那麼用力找,每個人很自然都會發展出自己的故事,越是往外尋求大概越陷入迷惑失道的窘境?雖然我自己的那個人生故事,還是在朋友導引下才能講的比較有條理的,不然可能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自己在1999左右那幾年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因為那個朋友第一次導出了屬於我自己的重要故事,所以那個朋友對我的意義非凡。

2.藍妮的包打聽八卦
這個就是所謂的巷議街談小道消息拉,在日常生活中的三姑六婆愛用,大概誰都熟悉這種言談用法。

3.琪瑪西的謾罵毒舌
其實這和那個日本神領廚房所用的語言技巧是同一系的。只是琪瑪西在單機遊戲中這麼用只會讓我覺得好玩(尤其跟另一名毒舌大師莫提對罵更是好笑),而日本廚房在線上遊戲中那麼用卻讓很多人氣憤不悅。毒舌就是能傷害別人的言語,這個在很多影片中也出現,但電影中用起來多半是要讓觀眾覺得好笑的;如果現實中出現大概就沒那麼好笑,可能會引起一陣口舌之爭甚至互毆…不想做惹人厭的人最好早早放棄這種語言用法,這傷人的口舌技巧用越兇只會讓自己的格調降的很低,遊戲中的琪瑪西在妓院裡也是被人背後不齒的角色:P。

4.艾科的沈默肢體語言
在失去了語言能力以後,艾科只能用表情和動作回答玩家的問題。這讓我聯想到我之前去圖書館遇到的一名義工,後來才察覺出他好像沒辦法說話,我們之間溝通卻沒有問題,我瞭解他的意思就跟瞭解艾科一樣。我後來一想覺得…某方面來說不能說話或語障的人比較容易保持『乾淨』,至少在他人心中的印象比較不會被自己所講出的不當言語所污損,也不會因為惡言講得太流利自己都沒發現自己的形象變很差了,就像練習曲中的東明相和那位圖書館義工給我的觀感都還不錯一樣。後來艾科回復了語言能力,卻因為玩家一開始給她的是惡魔的舌頭,講的盡是些詛咒的可憎言語,她看上去比不能說話時還傷心…異域的設計群似乎也透過這個事件跟玩家說:如果沒辦法說好話,其實比不能說話還慘。

5.朵羅拉的辯論競賽
朵羅拉喜歡智力邏輯上的競賽,所以也被同樣喜好邏輯秩序的魔塚們觀摩。和她交談過後,瞭解語不容情的辯論有時可以促成雙方成長這回事,我猜測讓失寵獲得自由的也是這一種語言用法。而這也是巴哈姆特蠻常見的言語用法,一度受到不少人推崇,標榜為高品質的筆戰。其實我也很熟悉這種語言用法,因為我曾經對奧勒岡式辯論有興趣。我以前有段期間好像都用這種咄咄逼人的講話方式不自覺,後來漸漸覺得,還有更好的講話方式而捨棄了辯論式的語言用法,也發現有人對奧勒岡式辯論訓練法不以為然的深入想法,他覺得不該這麼早訓練年輕人這種苛刻少恩欠缺美感的言語技術,壞處比好處多。主要原因是因為這是一種語不容情的講話方式,沒有辦法真正做到最高段的言談效果,最高段的言談是要人口服心服,而言談間如果不體諒對方的心情,只懂得奉邏輯為規臬時,就幾乎服不了對方的心;畢竟人類不是魔塚,不會完全順服邏輯道理。而且後來在巴哈遇到那種滿嘴邏輯與他人強辯卻不體諒他人感覺的傢伙讓我很反感,外加曾經被讚揚的辯論筆戰居然成了腐化巴哈姆特風氣的主兇,也讓我更想換掉辯論風格的語言習慣。我現在比較想追求的是失寵那種成熟溫和的語言風格,而且她的語言說服力還要更強。

6.微微安的個人『風味』
關於個人的特殊香味,能算語言藝術嗎?勉強算表達藝術吧。她把注意力放在發展個人香味上,還說被偷了,不過後來一看對話好像又沒真正被偷…那麼這個香味可以當做是一種象徵吧?象徵個人風格。如果某人講話只是膚淺模仿另外一個人生故事全然不同的人,就很像是鸚鵡學舌拾人牙慧,即使滿口名言還是讓人覺得是陳腔濫調,因為沒有自己的生命在裡面做為支撐,發展出個人風格才會有魅力,也許不管那個領域的藝術都是這樣吧,而且即使是被人模仿也不會真正被偷。

7.馬莉莎的見不得人
因為她是蛇髮女妖、也做偷別的女性香味的不光明事…沒面罩出現在人家面前會把對方石化(她會為了這點躲在暗處感覺上也不是壞的很徹底)。如果當成是一種譬喻的話,因為各種原因,現實中在暗處才能講的話是不是也不少呢?我希望我不需要講這類型的話,畢竟這樣的話讓我自己感覺很差…

8.朱麗葉的無事生非
其實我不欣賞她的偽造情書的言語用法,我很清楚人性經不起考驗的事,在現實的愛情關係中如果對方因為試探做出了讓人遺憾的反應,多半是沒有辦法回到試探以前的關係,這和遊戲可以SAVE、LORD不同,而且試探一開始根本就是不必要的。

9.凱賽的抒發夢想
感覺上遊戲中沒有著墨很多,因為無名氏沒夢。推測起來也許是有點像盍各言爾志的用法,朋友間應該會常常講到未來的夢想,有時候可以因為這種交談得到實現夢想的助力,不管是打氣也好或實際上的助一臂之力。

10.衣櫃偷窺狂的掩飾牽拖說詞
這個也是我覺得很爛的語言用法,但不少政治人物好像常用。那個衣櫃法師把自己偷窺女性兼戀內衣癖的慾望說的好像很高尚很上進似的,可是感覺得出來冠冕堂皇言詞以下的意圖是多麼低俗。如果看得出來這種虛假言語所掩飾的真相是啥是還好,看不出來冠冕堂皇下面埋的腐敗垃圾就慘了,可惜花言巧語有時就是會迷惑人心。所以除了學到失寵的言談技術以外,其實我也很希望學到看出言語背後動機的鑑定眼光…

11.失寵的治癒系之言
失寵在妓院內的發言其實還不很治癒系,她成為伙伴後講的話才比較讓我有感覺。最先引起我好感的是在人民大會堂前,本來有個三人組瞧不起無名氏身旁的阿娜,但是失寵利用她曾經是對方教師的身份外加言談技巧高雅地讓對方自覺慚愧,向阿娜道歉,讓我覺得心情有變好一點:P。然後是在服飾店,本來店老闆不睬無名氏,直到有失寵在隊伍中,老闆才賣失寵面子把交易選項打開。感動比較深的是在摸完戴拉娜的感應石之後,失寵的反應是很想撫平無名氏心裏的傷(遊戲中她其實用治癒術治好無名氏身體的傷不少次了)。我後來還發現只有她有很多對其他同伴觀感如何的對話選項,感覺上似乎設計群預設無名氏對失寵信任比其他伙伴更多。當然最感動的就是她跟超凡人的對話,她原本能接受超凡人的提議離開悔恨要塞活命去,卻還是為了無名氏選擇跟超凡人戰鬥而死,連超凡人都讚賞她的忍耐克制功力。

嗯那麼看起來似乎要轉變成失寵這種講話方式必須要先忍耐,不能自己想講什麼就直接不加思考也沒有修飾從嘴巴跑出來,而且說之前必須要思考對方聽完可能有什麼感覺,心裏還要有說出去可以讓對方感受變好的目的。其實因為這類型的說話技巧程度太高,我從失寵的言行舉止也只抓到個大概或線頭,至於要抽出全貌再加上自己的風格講像樣的話,還需要使用自己長期人生經驗,邊反省邊練習吧。能看到這裡的客人我要給他鼓鼓猫掌:3  



candyyou (台科大的粉圓) 發表時間:2008-05-12 09:35 60.250.42.xxx 推!
抓起貓掌摸摸肉墊.....XD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2 14:50:39
*覺得粉圓看起來很美味所以舔粉圓:P*   
  

  
melmel (mel) 發表時間:2008-05-12 12:54 220.246.221.xxx  
在 『1.葉斯的故事傳說』這段說你在 1999左右喪失記憶,
這件事是真的嗎?

在 UO 特殊 Shard 的紅名看起來很可愛,
他問我可以 殺嗎?
我回答他我不夠技能打架,
他便說 OK ,然後走了。

我想我們都是用不同的語言為母語,
交談都是用最簡單的英語;
大家卻明白大家所想說的東西,
所以簡單的語言也同樣能構通。

這次的感覺和經驗都很好!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2 14:59:53
以前聽說過這麼回事~
為什麼在UO的FORMOSA伺服器打陣營的人有些都繼續在公開板面互相鬥嘴?
因為他們有些人在舊世界的角色被打掛以後還遭到對方嘲諷,
氣不過所以繼續在遊戲以外的地方像是巴哈之類的公共討論區跟人吵架…

這樣比起來melmel遇到的紅名超有禮貌阿:P
我遇到的紅名比較酷,直接砍死我但是不會講什麼嘲笑廢話XD

因為聽說過也曾遇過這種事,所以後來被沒禮貌的日本玩家嘲諷我並不生氣。
(也許還要加上之前用朋友角色在MAGINCIA被人砍掛的想法轉變升級XD)   
  
h2 (晃) 發表時間:2008-05-12 14:41 10.7.160.xxx  
用貓爪翻2001年留下的紀錄。
沒有徵得友的同意,因為友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我沒辦法…
因為這是我的故事的部分沒有牽涉到友的隱私,所以我覺得貼出來沒關係。
===========================================================
我 :那就繼續說我的故事…
友 :嗯~ 不過可能要用我的方式繼續囉~
我 :你的方式?
我 :說來聽聽
友 :因為一直聽你講互動太低了
我 :我也這麼覺得
我 :有什麼意見?
友 :我會問一點東西或加一點意見
友 :等我問或等我回答, 不用一直講, 這樣我插不進去:P
我 :那…對我剛說的有問題嗎?
友 :你是真的有遇到什麼東西附身嗎?
我 :那是之後的故事。我自己的解釋是:大學是跟自己的對戰
我 :可是1999年一月初的晚上,我想無法用跟自我對戰解釋
友 :那是你被自己封鎖住囉?
我 :那一段時間可以這麼說
友 :你休學是什麼時候?
我 :不過解開的關鍵很玄
我 :忘記了。以事件來說吧
我 :我休學是上學期,那年我離開後立刻有陳進興事件
我 :我決定性的復原是在1999年
友 :老實講, 完全混亂了
我 :我也覺得混亂
我 :所以很難跟別人描述那個經驗
友 :我先了解一下整個流程..
友 :95 年進師範...之後隔了兩年休學?
我 :我是留級生
友 :而後在家休養兩年...一直到 99 年
我 :嗯
友 :唔~ 一年?
我 :高中唸四年
友 :那 95 年沒錯...師範是大二休學?
我 :大學唸一年半
我 :是的
友 :所以後來在家兩年...很平靜的過完嗎?
我 :毀滅的徵兆開始出現
友 :在家裡發生的?
我 :可是我都很克制自己不要做最後毀滅的舉動
友 :可以用比較白話的方式講嗎? 這種我聽不懂
我 :只有讓自己昏睡很久
我 :就是生活漫無目的,找不到活著的理由又不去死
友 :算是自閉自殺症侯群?
我 :情緒起伏很大,怨恨關心我照顧我的母親及朋友
我 :不太清楚,那個時候腦筋怪怪的
我 :不信任人,尤其是怨恨我媽不讓我做自由選擇的事
我 :好像我念時國中一個發瘋的同學一樣,我本來很害怕變那樣
我 :我那時覺得瘋狂是比死亡還可怕的事
我 :現在則都走過了,再也沒有讓我害怕的事了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2 14:42:27
我 :問吧
友 :完全聽不懂...
我 :有玩過練金術士嗎?
友 :可以用我的角度去敘事嗎?
我 :請
友 :而不是用你的角度, 已經思考過的結論來敘事
友 :不然我真的完全不知道你在講什麼
我 :繼續
友 :簡單的說, 你並不是被什麼附身?
我 :我本來也這麼想…不過
我 :下半段的故事還沒說完
我 :還有疑問嗎
友 :請你把我當成白痴來講故事, 簡單但清楚的講..
友 :文字...簡單, 不需要太修飾...沒必要
友 :真的聽不懂, 對不起 ~_~
我 :OK。白痴…聽好
友 :你罵我 ~_~
我 ::P
友 :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我 :開個玩笑
友 :我是說你的故事 @@
我 :然後我媽心急,就找廟宇神壇
我 :第二家,是讓我恢復的地方
我 :有個濟公師傅,問我事情,但是我那時呆呆的神智不清
我 :他就用感覺去搜尋我的狀況
我 :然後用了一點氣功點穴的方式,我覺得有好一點
我 :然後他跟我媽說,這個孩子會變這樣不是這孩子的意思
我 :是有個陰靈跟著,她是攬了自己能力沒辦法負荷的事
我 :然後念咒驅邪
我 :然後告訴我媽要使用怎樣的藥草方調養我的狀況
我 :去了那個地方很多次,有一點點一點點好轉
我 :那個地方也有很多被別人疑似精神失常治好的人在義務幫忙
我 :濟公師傅替別人處理類似的事情時,都公開讓別人看,時時講笑話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2 14:43:48
我 :要問什麼嗎
友 :沒問題, 請繼續
我 :要問啥?
我 :算是跟一般人想的陰暗神秘的氣氛不同
友 :謝謝你把我當白癡, 這樣講我就聽的懂了
我 :嗚,原諒我對您的不敬
我 :然後濟公師傅知道我這個情況不是很快就能治好
我 :叫我常常去他們宮裡那邊旁觀辦事,或者是為自己的病掛號
我 :教我念大悲咒,說這樣就不會被不好的東西繼續糾纏
我 :有疑問嗎?
友 :有問題我會說...
我 :當然啦,濟公師傅只是說我不覺得有什麼神奇…
我 :神奇的是我離開那間宮壇之外的遭遇。
我 :我那兩年家裡的時間內,一直在路上巧遇到國中至高中的朋友
我 :本來是不太可能在那時間在那地點相遇的人
我 :算是一種生命的緣分再度交錯吧
友 :你如何解釋?
我 :有某種力量在守護我
我 :有問題嗎?
友 :沒有....請繼續
我 :像有一次我跟朋友為CW回到師大,住綜合大樓的旅館
我 :因為回憶起過去的不堪,情緒失控。讓朋友和他學妹都嚇到
我 :但他們有安慰我
友 :怎麼失控?
我 :恐慌吧,神情怪異吧,言詞怪異。
我 :第二次去CW我朋友就不太敢再和我一起。
我 :然後半路藉故離開吧。
我 :我有一點覺得被利用拋棄的感覺。
我 :雖然嘴巴上說,我自己找地方住
我 :可是朋友很不想顧我的感覺是很明顯的
友 :多少會害怕吧, 聽你講就覺得你那時的表現挺可怕的
我 :我知道不能怪她,因為我也這樣害怕我那個發瘋同學過
我 :然後我故做堅強,走到師大附近的便利商店
我 :覺得好累,人情冷暖,就一直坐在那裡
我 :然後,居然,本來已經畢業的一個韓國朋友來,認出我
我 :我們是大學認識的
我 :她是為了繳電話費來便利商店
我 :我看到她,就開始哭。(也許帶有一種驚訝的感動)
我 :然後那天我就免於流落街頭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2 14:45:12
我 :要問什麼嗎
友 :沒問題, 請繼續
我 :要問啥?
我 :算是跟一般人想的陰暗神秘的氣氛不同
友 :謝謝你把我當白癡, 這樣講我就聽的懂了
我 :有問題嗎?
友 :不用一直問啦, 有問題我自然會問
我 :其他的巧合還有…
我 :像李家同有一次到師大演講
我 :我正好也去,不過已經開場人滿了。就在外面坐著(怪異貌)
我 :然後兩個大學同學正巧從樓梯走上來,認出我
我 :本來,其中一個在大學跟我算交情比較深
我 :她說,她本來要去赴別的約的…
我 :然後…演講完就去茶房聊了很久…
友 :這些...你都解釋成有人守護?
我 :不是人…而是感到有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在
我 :不只這些,也不只一次
友 :一直到現在仍然如此嗎?
我 :可能是在我最無助的時候特別感覺到吧。
我 :巧合還是有的
我 :我在1999以前是很低能的像白痴一樣
友 :為什麼會這樣覺得?
我 :因為感到失去重要的東西,也許是人生命目標、是自信心、勇氣
我 :也許是對人的信心。那時我只覺得人們好現實好空虛
我 :我失去記憶一部份、失去算數能力、情緒惡劣
我 :看書常常看不懂書裡在講什麼,別人的話也聽不太懂
我 :我覺得好虛弱,追不上一切,就要被淘汰掉了的感覺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2 14:47:32
我 :有疑問嗎?
友 :就沒事咩..你自己用亂碼跟我打招呼的 @@
我 :亂碼??
友 :你....現在好多了嗎?
我 :廢話!!:P毀滅後的再生是很軔的
我 :我現在開朗的很
友 :那就好...因為現在的你感覺不到你剛剛故事中的樣子
我 :雖然偶爾會突然想起過去的回憶又忍不住哭泣
我 :但是康復了是誰都感覺得出來的
友 :回頭不晚嘛....至少你回來了, 而且, 你領悟了生命
我 :(微笑)是通過試煉吧…
友 :你掉進生命溪流了...
我 :笑,真實世界的
友 :其實...我有一點點羨慕你的遭遇
我 :所以,毀滅的最終,所有lifestream匯集在星之傷那一幕
我 :我每次看每次都很想掉淚
我 :這有啥好羨慕的!!(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翻了!!)
我 :昏倒:PPP
友 :有些人....一輩子都無法了解人生的意義
我 :也許他們死後會瞭解:P
友 :混混沌沌的過一輩子...所以跟他們比起來, 你說不定幸福多了
我 :1999一月一日轉二日早晨的凌晨
友 :不經一事, 不長一智
我 :我不再感到恐懼吧。BGM:melodies of life
我 :那一夜,我一直被腦中的洪流騷動而無法入睡
我 :然後,在昏昏沈沈中,突然冒出一股巨大的壓力逼著我
我 :我回:巨大的痛苦,是違反本性的結果。
我 :壓力更強!!
我 :第二次我用盡所有的力量回:
我 :我要活著看到「希望」「憐恤」「勇氣」「智慧」在人們身上發光
我 :這一事件全然沒有開口。全部是用想的…
我 :有問題嗎?
友 :沒有...有問題我會講
我 :恐怖大王?不…規模太小了。但那是我康復的轉捩點
我 :其實那一陣子我去宮壇的時間,我仍繼續看有的沒有的書
我 :像巫蠱文化探源啦、王溢嘉的書、最後是「賽斯資料」
我 :超FANTASY的!
友 :看的懂嗎? 我是說在還沒完全脫離那時
我 :??
我 :再清楚說一次
友 :我大概了解你的故事了
我 :不科學!!(昏倒)
我 :全部是主觀的東西   

  
LuckyJoe (Joe) 發表時間:2008-05-12 22:14 61.62.246.xxx 推!
可能是曾經吃過中國人的虧的玩家心生報復吧^^"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2 23:17:32
嗯其實…這樣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UO有一個蠻有名的超惡劣玩家,
壞事幹盡的理由是因為在日本UO伺服器被人欺負過。

至於那個日本玩家為啥會變成惹人厭的廚大概也不是我能得知的,
我比較想知道怎麼以善勝惡…   

gn01300391 (阿明) 發表時間:2008-05-13 02:13 122.116.117.xxx 推!
11項的文章 令小弟想到一些類似的回憶經驗 真是感觸良多 人生需要學習的東西可是數不盡阿~~

感謝米拉姐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3 09:09:18
好奇是什麼回憶經驗?:3

喵,秋秋可以去玩異域鎮魂曲的中文版看看,
正版很便宜,而且保證感觸會更多。
(但是記得常常存檔,因為這遊戲算蠻會當的)   

melmel (mel) 發表時間:2008-05-13 09:23 219.79.255.xxx  
其實巧合事真的很多,

今天有一樁,
昨天某篇文章寫了 merry go round (是用英文寫的所以有 merry go round 這名詞),
今天聽收音機居然聽到 merry go round 這名詞!

聽的是中文電台,
節目主持人卻說了一個英文名詞 merry go round,
天下之巧合!
...................

看完你的經歷,
知道你復完了,
很開心!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3 09:53:51
應該說@@a,
如果那時沒有忍住長期的內心痛苦卻自我毀滅或者毀滅別人,
(毀滅別人跟毀滅自己是一樣的)

這一串所有關連到人,包括離開這世界的那位,我都無緣認識了^^|||
很高興和你們相遇:3   
  

  
LuckyJoe (Joe) 發表時間:2008-05-13 23:11 61.64.111.xxx  
其實不要去在意,以冷靜來化解惡意
久了以後惡作劇的人自然就會感到這麼做的空虛了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4 13:06:14
可能惡作劇的人會持續這種騷擾蠻久吧,
因為不是每一個被作弄的人都能保持冷靜。   

  
seed0211 (想飛的理由) 發表時間:2008-05-14 16:53 218.173.201.xxx  
其實那日本賊可能有種程度的病症吧!
依靠著對打華人戰會或看到有華人在的團便去鬧場~
連日本人組的團都被他滅過~
對這賊屬於越挑臖越興奮型。
但也不是每次都盡如他意~
也死過在怪中間,這時只有想笑~
怎會有這麼呆的人。
這只是遊戲~
趴死是成長的開始!!
若有緣可在日神交個朋友~^^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4 17:49:48
其實這要是在UO,
早就被人告騷擾然後被GM懲罰了。
只是不太清楚日神的管理規則。
我不太常上,不過還是用私信告訴你我的ID吧:P   

  
LuckyJoe (Joe) 發表時間:2008-05-15 00:34 61.64.176.xxx  
能冷靜看待的人真的不多^^"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5 21:05:00
所以遺憾哩.....   

gn01300391 (阿明) 發表時間:2008-05-15 13:07 122.116.117.xxx  
>>>>>喵,秋秋可以去玩異域鎮魂曲的中文版看看,
正版很便宜,而且保證感觸會更多。
(但是記得常常存檔,因為這遊戲算蠻會當的)

印象中 早期的英特衛 有名的遊戲 除了英雄傳說三部曲外 還有劍灣傳奇 異域鎮魂曲

我則是玩過冰風之谷 柏德之門2
對於那種武器數值2D4 [兩面數值是4的骰子] 覺得非常有趣
後來愛上EA出的俠客遊 還連跑兩天光華跟地下街 為的就是翻找俠客遊4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5 21:04:18
冰風之谷 柏德之門2改天也想玩玩…:P   

g1208g (張小仙) 發表時間:2008-05-17 18:58 218.170.51.xxx 推!
失寵的言語真的很棒 ^^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
莫提嫌失寵的博學、奪走了他在隊伍中「軍師」的地位,就開始來找失寵開槓。
結果失寵就用了很貼心的一番話,把莫提哄的乖乖的,
連在一旁聽的人,都覺得她講的話很窩心、但也不失體面。
那時候我才認同她魅力 19 的設定,是完完全全地名副其實,
製作小組真的很用心,去企劃這樣的橋段並考慮到遊戲和設定的雙重合理性。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5-18 00:20:47
對阿,
可是我想莫提原本個性就不太會長期恨惡一位美女,
(人家可是連殭屍女都要把的情聖阿)
尤其是講話又這麼窩心的美女:P。

在遊戲中阿娜好像都一直對她有很強的警戒式的敵意(也許是出於嫉妒)?
所以以前有人會覺得男人看到失寵都嘴裡YESYESYES眼冒愛心,
女人看到失寵會賞她白眼,我猜是從阿娜對失寵的反應來的。
(但我是女性最後還是愛上了失寵阿*貓眼變成心形*),
雖然如此在一些小細節中失寵仍然處處護著這位對她不友善的阿娜小妹,
譬如說瞧不起阿娜的三人組被失寵有技巧地教訓一番,
記得維勒如果在隊伍中時,講話講到想要砍了阿娜的時候,
失寵也會出面護航?

反正我被設計群騙了,
設計群根本是用天使還是啥聖人的本質在塑造這個角色的言行舉止,
而不是表面上的,或遊戲中其他NPC嘴中的塔那里女妖…   


a123abc (廢柴甲) 發表時間:2008-06-18 18:40 118.160.114.xxx 推!
失寵姊呀.....

和其他隊員一樣,他也是個痛苦之人.原因就和它對他人的態度和儀態有關.

和解謎者的對話可以發現,失寵大姊她目前的人格是她刻意壓抑他自己的塔那裏人本性後的成果,

就像是叫魚在空氣中呼吸,叫獅子吃蔬菜一樣,她無時無刻的感到巨大的痛苦.

不過這也是我佩服她的地方 = =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6-20 01:29:03
記得荀子的看法是善是後天人為,
這看法用在失寵上很合適,
但這也同時顯現失寵自身的意志力多麼讓人佩服…

沒有驅從於自己層次較低的本能慾望,
而一直努力讓自己的行為呈現更高層次的善,
在人類社會中可是會被當成聖者看待的阿。
雖然那些惡魔都超不屑失寵,卻讓我更尊敬失寵了說,
這表示她必須承受同族社會(甚至異族不信任她真的一點也不塔那理)
的異樣眼光追求自己的信念自由,
來自外在各色人等的輕蔑也是她承受的TORMENT吧,
痛苦不僅僅是來自她天性的內在壓力。
個人信念自由的代價對她來說是這麼龐大阿…   
  
a123abc (廢柴甲) 發表時間:2008-06-20 15:10 118.160.115.xxx  
晃姊說的沒錯,而且它的情況比我們日常生活中常有的天人交戰更加嚴重。。。。。

在Planescape設定中,塔那裏族本身就是作為以人間界(主物質界)凡人精神中混亂邪惡的那一部分成形而成的種族,所以他人看待失寵的眼光是有著結實的事實基礎的。而她本身所做的善舉都是以理性和自我誡律所推動的,本身並不會感受到我們平時行善時內心有著的那份愉悅。。。(也就是理性認知是這樣,可是生物本能卻是完全相反的一回事)

順到一提,對塔那裏(和其他低層界生物)來說,善良和邪惡並不等於{好}和{壞},而是相反。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6-21 01:46:59
所以說失寵還真是污泥裡面長出的蓮花XD??
我從遊戲中根本沒察覺她本身感受不到為善的喜悅@@a…
不過你說的也非常有可能喔…
雖然她的日記又白白的根本無法證實:P
根據維勒說她是慈悲的妓女,
可能她仍能感受到違反本性的「快樂」,

就像一堆殉教者明明被人殘害虐待根據本能來看應該是身體很痛~
可是他們本身好像卻違背(或者該說超越:P?)本能覺得很愉悅的樣子。   
  
a123abc (廢柴甲) 發表時間:2008-06-21 17:56 118.160.115.xxx  
恩,這推斷是我從塔那裏族在Planescape的背景設定評斷而來的.遊戲中的確沒有提到....或許她真的

在墮落(還是以上層界的角度,超升?)後成功得以體會到行善的快樂.

回到正題...失寵姐姐從她在遊戲中的言行舉止,真的很符合他那高魅力和高睿智...也不愧是隊友年齡中屬一屬二長壽的隊友.....(被打)

阿娜對失寵的態度原因除了對無名氏的愛以外,我想大概還包括自己身上的魔裔血統是失寵那一族的關係吧....?

晃 (h2) 回應日期:2008-06-21 19:14:07
塔那裏人真是駐顏有術~
記得失寵的年紀應該是以萬為單位在算的?

可能是無名氏年齡的N倍…
所以看到大陸玩家稱失寵為MM(妹妹的意思吧)會覺得很怪。
(再怎麼講失寵實際上的輩份應該是曾曾曾曾曾…祖母XD)

阿娜無法坦然面對自己的魔族血統所以不能接納失寵?
這個方向我真的沒想到說,多謝你提供這個有意思的角度:P   

  
mgh (哈士奇與獵狼犬) 發表時間:2008-11-24 10:58 59.105.127.xxx 推!
T.T

晃 (h2) 回應日期:2008-12-01 20:23:01
?? :3


爆走之獅
你講的真好,而且我也認為失寵的魅力和技巧,來自於她懂得忍耐
最大的忍耐應該是她身為混亂惡魔的事實和其本質
也只有在於容忍自己後,她才能夠放開心胸面對來自外在的攻擊
仔細想想,一般人會對於別人的評價耿耿於懷
有可能就是因為害怕自己真的有如對方所說一般
所以最大的試煉還是來自自己和躲在心中的魔鬼
2012-11-29 02:18

這回應還蠻巧的,因為我最近才在處理類似的私人問題。我在思考為什麼無關緊要的跟生活幾乎沒有交集的人,在網路上講的閒話,能夠穿越我的心理大氣層然後產生情緒大爆炸??

我理智上可以想到這個道理:如果歸因給他人,等於把自己情緒控制權跟生活品質拱手交給他人,如果自己心理結構夠堅固,如同失寵那樣,就不會被別人言語影響而是能夠以自己的言語影響別人。但是自己內部先產生內戰被情緒劫持時,根本做不到理智狀態下可以看見的道理,那也是我目前的困擾。
                            
                                                                                                2012-11-29 05:59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445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異域鎮魂曲|Torment|Planescape|Black Isle|黑島|歐美RPG|異域鎮魂曲-中文版|失寵|Fall-From-Grace|the Brothel for Slating Intellectual Lusts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h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關於異域鎮魂曲音樂的想法... 後一篇:關於異域鎮魂曲骷髏頭與書...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appy545午安阿~~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喔,我想要成為『達人』正在努力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