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相同的溫度:07

作者:海犬│2013-06-12 22:07:03│贊助:160│人氣:834
  黑暗中,我感覺到手正被人牽著,有一種懷念到令我鼻酸的感覺。
 
 
  牽著我的人有兩個,我想睜開眼睛看看究竟是誰牽著我,但是眼皮就像好幾天沒睡般的沉重,怎麼樣都睜不開。
 
 
  我只能用感覺去感受牽著我的人手的觸感。牽著我右手的是一隻很大的手,表面雖然有些粗糙,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喜歡這隻手的感覺。
 
 
  而牽著我左手的是一隻和我差不多大小的手,從右邊的大手來比的話,我和牽著我左手的人,簡直就像三歲小孩一樣。
 
 
  我覺得這兩隻手給我的感覺都好溫暖,我不希望其中一隻手放開我,所以就算無法睜開眼睛,我還是努力握緊那兩隻手。
 
 
  但是這時,我感覺到左邊和我相同大小的手漸漸抽離了,此時我才發現現在的自己原來這麼無力,就算使盡全力握住,卻還是無法阻止那隻手離開。
 
 
  就在那隻手的感覺消失之後,牽著我右手的大手原本那麼的溫暖,卻漸漸變得好冰冷,就像冰塊一樣,冷到我指尖都發麻了。
 
 
  我好想放開那隻冷到令我窒息的手,但我怎麼掙扎就是無法擺脫它,那隻手彷彿蟒蛇一樣緊緊束縛著我,讓我感到好害怕、好想大聲呼救。
 
 
  就在此刻,另一隻更粗壯的手也抓住了我的手腕,而且同樣寒冷至極!
 
 
  那兩隻手抓得我好痛、好難受,但我無法掙脫,我的力氣沒辦法從那兩隻碩大有力的掌心裡逃離出來,只能任由那冷冽的溫度刺穿皮膚。
 
 
  霎那間,我彷彿看見了爸爸和媽媽哭泣的臉龐,那兩隻手像是強灌了悲傷在我身體裡似的,讓我的心靈承受了極大的壓力。
 
 
  他們究竟是在期望著什麼?究竟在悲傷著什麼?為什麼非得要我承受他們的壓力不可呢?
 
 
  爸爸、媽媽……我討厭你們!
 
 
  「姊姊?」
 
 
  我被溫柔的呼喚聲給叫醒,猛然睜開眼睛,看見小羽擔心的神色出現在我面前。
 
 
  我眨了眨眼,發現自己竟然流眼淚了,當下真覺得好尷尬,被別人看見因為作夢而流淚,有一種想把臉遮起來的衝動。
 
 
  因為害羞的關係,我把臉撇向窗外。太陽已經西沉,看來小羽是放學回來了。
 
 
  「怎麼了,為什麼哭呢?」
 
 
  轉頭看著穿著我制服的小羽,有一種眼前擺著一面鏡子的錯覺,但在定睛看見對方充滿光輝的眼眸後,那種錯覺就像被強風吹散的煙硝一般瞬間消散。
 
 
  「沒、沒什麼,只是作了個惡夢而已……」
 
 
  那是惡夢嗎?其實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因為那種夢感覺好真實,就像曾經真的發生過似的。
 
 
  我已經知道那兩隻大且粗糙的手是爸媽的了,但那隻和我差不多大小的手,究竟是誰的呢?
 
 
  ……該不會,我以前真的有一個妹妹吧?
 
 
  小時候的事情,我已經忘得差不多了。腦袋裡被硬塞入我一點都不喜歡,而且完全不給我喘息空間的考試內容,過去的記憶早就被歷史年號和數學公式給覆蓋掉了。
 
 
  仔細想想,其實我早就發現爸媽期望我成為完美的人,其實都只是在發洩某種悲傷的感情罷了。
 
 
  但我一直都不明白,到底是發生過什麼事情,才讓他們那麼的悲傷,而且還要把那種感情強加在我身上?
 
 
  「吶,小羽。」
 
 
  「嗯?」
 
 
  小羽偏了偏頭,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她果然不是我,因為我不可能那麼可愛……
 
 
  「小羽妳,真的是我的妹妹嗎?」
 
 
  「姊姊真的忘記我了嗎?」
 
 
  小羽的反問令我感到詫異。
 
 
  「以前住在奶奶家的時候,還記得奶奶家旁邊的菜園嗎?每天幼兒園等待娃娃車來接我們上學之前,我們不都會到菜園後方,替自己種的小盆栽澆花嗎?」
 
 
  聽到這裡的我,頓時瞪大了眼睛——
 
 
  沒錯,我確實有一點印象,可是總是想不起來和我一起澆花的人是誰。
 
 
  那個人,真的是我的妹妹?但是為什麼她會突不見,從我的記憶中消失了?
 
 
  而為什麼現在又出現在我面前,還是在垃圾袋裡這麼奇怪的地方?
 
 
  「如果妳真的是我妹妹,那麼這些日子以來,妳去了哪裡?又為什麼會四肢分離,出現在垃圾桶裡面呢?」
 
 
  聽見這個問題的小羽突然沉下臉,過了很久都沒有回答我的話。
 
 
  好奇怪,真的好奇怪,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有個妹妹,但是我卻忘了她的存在,就像從世界上蒸發了一樣消失了。
 
 
  當我想再次提問的時候,樓下傳來門打開的聲音,我和小羽都同時一怔。我知道是爸媽回來了,他們這麼早回家非常少見。
 
 
  小羽用不知所措的眼神看著我,但是我沒有思考太久就對著小羽說:
 
 
  「妳就當作是我在這個家生活吧,我會躲在頂樓的小倉庫裡的。」
 
 
  「可是這樣的話,姊姊不會很孤單嗎?」
 
 
  「我已經習慣了,自己一個人反而比和人相處要好多了,至少不會被人排擠、被人討厭……」
 
 
  「才不會那樣呢!姊姊,學校的同學其實都很有趣呀,我今天去和她們說說話之後,很多同學也願意和我作朋友了呢!」
 
 
  聽叫小羽這麼說,我竟然感到一股愉悅的感覺。明明不是我交到的朋友,而是小羽交到的,可是我為什麼會覺得高興呢?
 
 
  ……啊,對了,因為小羽和我長得很像,如果她能夠交到朋友的話,那麼就不是外表的問題了。
 
 
  而且和我長得像得她,感覺就是我的分身一樣,如果她能交到朋友,就好像我也交到了朋友似的。
 
 
  「小羽很開朗、很有勇氣,姊姊我沒辦法像妳一樣,我很膽小、怕與人溝通。小羽只要把學校快樂的事情說給我聽,姊姊就很滿足了……」
 
 
  「姊姊……妳要我代替妳?」
 
 
  我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接著走下床,看見小羽露出了不捨的神情。
 
 
  「這怎麼可以……姊姊才是真正活在這個世界的人,我怎麼有資格取代妳……」
 
 
  「妳有什麼證據說我才是真正活著的人呢?」
 
 
  聽見我這樣的回應,小羽的身體突然猛地怔了怔。
 
 
  「我這樣毫無存在價值的人才該死,小羽那樣活潑開朗,受人喜愛的人才有活著的意義,既然妳說我才是真正活著的人,那麼就證明給我看啊?」
 
 
  其實這種話,有一半是發自內心的吶喊,另一半則是想要逼小羽說出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小羽沉默著,我面對房門,因為背對著她所以看不見她現在是什麼表情。我在等待她的答案。
 
 
  「……我知道了,我會和姊姊說學校的事,每天都會說,如果這樣姊姊會比較開心的話。」
 
 
  我輕輕點了點頭,接著打開房門,來到頂樓的小倉庫,並關起鐵門讓自己陷入狹窄的黯淡中。
 
 
  現在換成我被關在這裡了,而小羽則當成我,在外面生活。我和她兩個人,完全調換過來了……
 
 
  我蹲坐在倉庫裡有一段時間了,這時黑夜已經完全壟罩整個空間,很久都沒有清理過的窗戶因為灰塵而形成骯髒的霧面,從那裡照射下朦朧且微弱的月光。
 
 
  這樣的光線,頂多讓我起來走動時不至於撞到牆而已,可是這樣對我來說一點用也沒有,因為我根本不打算起來,我只要一直蹲在牆角就足夠了。
 
 
  雖然覺得肚子好餓,今天一整天都沒吃東西,但是心裡卻有從未感受過的寧靜。
 
 
  讓我餓死在這裡或許也不錯,在沒有人知道的地方死掉,對我來說是個不錯的死法。
 
 
  產生這種想法的我將臉埋進雙膝之中,此時卻聽見了鐵門被打開的聲音。一開始我被突如其來的聲響而嚇得抽動肩膀,但是在看見門外的身影和我擁有相同的身形之後,便鬆了口氣。
 
 
  「姊姊,我趁著爸媽不注意的時候,拿了一些飯來給妳……妳這樣,真的不要緊嗎?」
 
 
  小羽走近我,接著把一碗應該已經冷了的剩菜剩飯放在我腳尖前地上。
 
 
  雖然說是剩菜剩飯,但對餓到發暈的我來說,光聞到味道就口水直流。方才想讓自己餓死的想法被菜的香味給擊敗,我拿起那碗飯就開始大口吃了起來。
 
 
  「果然是這樣……」
 
 
  小羽皺著眉頭看著我吃飯,看來她早就知道我很餓,才會露出那麼心疼的表情。
 
 
  「不然這樣吧,反正我代替姊姊上學,那麼姊姊就可以自己去買早餐和午餐吃,我把媽媽給的零用錢通通給姊姊。反正我不吃早餐已經習慣了,學校也有營養午餐。」
 
 
  「……妳怎麼也習慣不吃早餐?」
 
 
  小羽雙手交疊,指尖輕輕貼在嘴上,並傻笑了幾聲。
 
 
  總覺得有些地方很奇怪,小羽今天才從支離破碎的身體變成完整的人,用「習慣」來形容某一件事,對她來說很不尋常。


  所以,小羽她到底是……
 
 
  「趁著姊姊在吃飯的時候,我來說說學校今天發生的事情吧。八點媽媽會來監督我有沒有在念書,所以若現在來不及,得等到晚上爸媽都睡著之後了。」
 
 
  小羽的話打斷了我的思緒。我點了點頭後,小羽便說起今天學校發生的事。反正不管小羽究竟是不是我妹妹,只要她能代替我就好了。
 
 
  沒錯,她是誰都不重要了……
 
 
 
 
  小羽真的好厲害,面對各式各樣的人都有勇氣和對方說話。更令我感到驚訝的是,前天欺負我的那名大姊頭,竟然被小羽的一句道歉,就被原諒了。
 
 
  我實在無法達到那樣的境界,謝謝和對不起這兩句話,對我來說有如告白那樣難以啟齒,而且就算真的說出來了,我冷淡成慣的態度根本不會被人給接受。
 
 
  但是小羽完全不同,一想到她那充滿光彩和溫暖的表情,說出那兩句話,和我有如天與地般地差別。
 
 
  她和我說,交朋友其實並不困難,只要聊對話題,就能融入團體。如果是自己不懂的事物,只要用想知道的模樣詢問對方,對方也一定會很樂意告訴自己,因為誰會不希望自己喜歡的事物也被人喜歡呢?
 
 
  小羽靠著那樣的態度,才一天就交到了不少朋友,而且還是那種曾經排斥過我的班級,小羽竟然用我的身分,交到了朋友。
 
 
  可是那些方法如此的簡單,卻又如此的困難。因為我缺少一樣最重要的東西,那就是勇氣,我就連直視別人的雙眼都辦不到,更別說對話了。
 
 
  所以她就算告訴了我方法,我依然辦不到,絕對還是會像以前一樣,永遠孤單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最後小羽告訴我,她喜歡上班上的一個男生,叫做趙舜凱。其實不用說我也知道了,小羽除了個性以外,其他都和我簡直一模一樣,所以連喜好相同我也不感到驚訝。
 
 
  據小羽說,趙舜凱昨天和她說話了,而且聊了很久很久,可是小羽卻唯獨不和我說,趙舜凱和她聊了些什麼。
 
 
  但我沒有太在意,因為昨天她能待在這裡的時間不多,要是所有細節都說的話,一定會被媽媽發現我不在房間。
 
 
  只要知道小羽在學校處得快樂就好了,這樣我就能覺得自己也在學校處的好,因為小羽和我長得一模一樣,這讓我產生了某種滿足感。
 
 
  小羽今天一定也會帶回快樂的事。現在的我,每天活著的動力就只剩這個了,聽小羽述說在學校的事情,就感覺我好像也過了相同的遭遇。
 
 
  雖然仔細想,這樣的行為非常可笑且卑微,但是總比「周姿羽」這個名字,不被人給記住甚至討厭來得好太多了。
 
 
  ……對了,如果小羽真的是我妹妹的話,那她真正的名字是什麼呢?
 
 
  我記不起來了。雖然記憶深處確實有某一個和我那時年紀相仿的女孩,一起在奶奶的菜園裡澆花的印象,可是她真的是我妹妹嗎?那我又為什麼會忘記她?她又發生了什麼事而突然消失?
 
 
  我產生了這個好奇心,就算昨天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但現在的我卻好想知道。
 
 
  可能是因為一直關在這小空間裡感到無聊的關係吧?反正家裡又沒有人,出來走走應該不會怎麼樣。
 
 
  我打開小倉庫的鐵門,早晨的陽光灑在我習慣了陰暗的眼睛上,導致有些不習慣地瞇了起來。
 
 
  我趕緊走下樓避開刺眼的豔陽,然後來到二樓,爸媽的房間門前。
 
 
  這裡,除了拿聯絡簿和作業給爸媽檢查以外,就沒有進來的理由了。我甚至沒看過壁櫥、媽媽的化妝台、爸爸的書桌裡面,放著什麼東西。
 
 
  我打開房門,一股媽媽愛用的香水味撲鼻而來,每次聞到這個味道的我,給我的感覺就只有不安與壓力而已。
 
 
  只要家庭作業作錯了,就會被責罵,然後罰寫或是重算,不斷在這股味道下重複經歷這樣的事情,讓這香水味變成了一種不好的記憶。
 
 
  不過現在再也不用擔心了,因為小羽會替我承受這一切,而我只需要待在沒有人管得著的小倉庫就行了。
 
 
  我先打開壁櫥,並翻找了起來。我想就算是像我這樣的家庭,一定也會有以前的照片才對,不管是嬰兒時期的照片也可以,只要讓我確認到底有沒有妹妹的東西就好了。
 
 
  壁櫥裡堆滿衣服,爸爸的西裝也掛了一整排,小抽屜裡放著乾燥劑以及內衣褲,應該不會有照片之類的東西吧。
 
 
  所以我將目標轉向媽媽的化妝台,第一層抽屜被鎖住了,第兩層放著一些貴重文件,而第三層則放著吹風機與離子夾。
 
 
  我很在意鎖住的那層抽屜,但我不知道鑰匙放在哪邊,所以只好先找下一個地方。
 
 
  爸爸的書桌抽屜裡堆滿了公文,而且好亂,只有右邊最下面的抽屜裡放著一些黃金飾品。
 
 
  沒有,找不到任何小時候的照片。或許媽媽化妝台鎖住的那層會有什麼,因此我決定找出鑰匙。
 
 
  可是最後我找了很多地方都沒找到,我想那把鑰匙有可能媽媽隨身帶著也說不定。
 
 
  最後我以為房間每個角落都找過時,發現壁櫥上方還沒找過。我想媽媽一定不會把鑰匙放在積滿灰塵的地方,但我還是搬了一張椅子過來,並站在上面摸了摸滿是灰塵的壁櫥頂端。
 
 
  果然沒有鑰匙,但是我卻摸到了一本厚厚的書籍,封面的質感是皮革製的,基於好奇心的我將它給搬了下來。
 
 
  在拿下它的途中,掉了好多灰塵,我吸入不少粉塵而打了幾次噴嚏。等到好不容易停止噴嚏,看清楚這本書的模樣之後,我簡直開心極了。
 
 
  是相本!封面中間鑲著一張爸媽結婚時的照片,雖然上面鋪著厚厚的一層灰,還是能看得見當時爸媽的表情有多幸福。
 
 
  ……有多久沒看到爸媽那樣的表情了呢?
 
 
  邊這麼想的我,邊將沉重的相本放在地上,並從中間的部分打開來。這時我卻發現這相本雖然很厚,但八成的頁面都是空的,讓我原本開心的心情又再次低落下來。
 
 
  所以我改從第一頁開始看起。一開始是爸媽結婚時的婚紗照,再來就是媽媽懷孕的時候,接著……
 
 
  大概在第十頁的地方,有一張照片,而且大小佔滿整頁。我瞪大著眼看著那張照片,是兩個嬰兒躺在同一張嬰兒床上的照片。
 
 
  該不會,是真的……
 
 
  我又翻到了下一頁,這相本紀錄了歷史順序,那兩名嬰兒依序頁數增加不斷成長。
 
 
  爸媽愛護那兩名嬰兒的樣子,從照片中可以看得出來,不管孩子也好、爸媽也好,都帶著無比幸福的笑容。
 
 
  接著我翻到了某一頁,看見一樣是一張佔滿整頁的大張照片,兩名雙胞胎女孩的模樣已逐漸成形,兩個女孩都綁著小辮子,在我熟悉的菜園裡面澆花的畫面。
 
 
  不知怎地,我看見這張照片時鼻頭好痠,好想哭。
 

  那兩名女孩其中一個,無疑就是我沒有錯,然而另外一個和我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女孩,牽著我的手,我們倆都拿著一個小澆花器,對著鏡頭開心地合照。
 
 
  『我真的……有一個妹妹!』
 
 
  這句話迅速貫穿了我的思想,並形成一個烙印永遠留在腦海裡。接著我趕緊翻到下一頁,想知道為什麼妹妹會突然消失,但是在那張照片之後,已經都是空白的了……
 
 
 『姊姊。』
 
 
  等等——!
 
 
  我想起來了,難怪我覺得小羽叫我姊姊時,我一點都沒有印象了。妹妹她才不會叫我姊姊,我從來沒有這樣被人叫過。
 
 
  快點想……快想起來,妹妹她過去究竟用什麼方式稱呼我?
 
 
  『那不然叫周小羽好了。』
 
 
  ——小羽!
 
 
  其實小羽……就是我!
 
 
  原來我無意間,在聽見妹妹的時候,從記憶深處挖出了妹妹對我的稱呼。
 
 
  我想起來了……妹妹她是學奶奶的方式來稱呼我,叫我小羽。
 
 
  可是,我還是想不起來妹妹叫什麼名字、她發生了什麼事?
 
 
  那麼,現在出現在我身邊的「周小羽」又是什麼人?
 
 
  等等,我剛才好像看到……
 
 
  我將相本翻回去,接著果然找到了我和妹妹一起赤裸洗澡的照片。大約有三張這樣的照片,我仔細看了看照片的身體,最後我終於明白了……
 
 
  我小時候,腰後面就有一顆黑痣了;反倒是妹妹她,左手臂有一顆很明顯的黑痣,腰後根本什麼都沒有,光滑一片。
 
 
  我知道了,小羽她在騙我……她根本不是我的妹妹!
 
 
  我將那三張我和妹妹一起洗澡的照片從裡面抽出來,接著把相本放回壁櫥頂端,然後將地上的灰塵清理掉後,回到了小倉庫。
 
 
  ——等待小羽的歸來。
 
 
 
 
  途中,我睡著了,並想起了一個回憶;是一個下著大雷雨,令我感到顫慄的夜晚。
 
 
  那時我們一家還住在奶奶家,我躺在自己的房間裡,因為害怕窗外閃爍的雷光與轟然巨響,我與某個人一起縮著身體,互相擁抱並顫抖著。
 
 
  我發現和我抱在一起的人呼吸聲異常地大,而且全身熾熱,還出了不少汗水,咳嗽非常頻繁。
 
 
  但那時的我不敢去叫爸媽過來,因為我害怕打雷,我根本沒有勇氣獨自一人在雷雨交加的夜晚越過漆黑的客廳,來到爸媽的房間。
 
 
  最後我只能努力抱著那個人的身軀,雖然自己心裡也非常害怕,但我正盡力安撫著對方。
 
 
  接著對方的顫抖漸漸消退了,熾熱的體溫也慢慢減去,我以為是她的情況漸漸好轉了,但我錯了、大錯特錯。
 
 
  當我醒來時,媽媽抱著一個小身軀,和爸爸一起撕心裂肺地哭著。
 
 
  我伸手觸摸那個一動也不動的身軀臉龐,好冰冷,和晚上熱得發燙的體溫成極大的反差。
 
 
  我被傷心欲絕的爸媽不斷斥責,各種對於那個年紀的我來說,根本無法入耳的難聽咒罵不斷傳來。
 
 
    那時候我才明白,是我害死了她,是我沒有和爸媽說她的情況,所以誤了救她的時間。
 
 
  但那時的我,根本不知道她的情況有那麼糟。但我還是承受了一切的責罵,並認清了自己是殺人兇手的事實。
 
 
  ——我是,殺了自己妹妹的兇手。
 
 
  最後,我為了背負起妹妹死的責任,開始承擔爸媽一切的悲傷。妹妹的那部分,全都由我一手扛起了。
 
 
  原來如此,我終於想起來了,會造成現今的我,都是自己的罪孽,爸媽為了彌補失去妹妹的痛,所以才想要我變成無可取代的完美女兒。
 
 
  而我也為了贖罪,而默默地承擔了這一切。
 
 
  這樣的我,有什麼資格逃避?這一切,全都是我自己應該負起的責任啊……
 
 
  「姊姊!我回來了,我和同學去最近剛開的飲料店,買了一杯回來給妳喝喝看唷。」
 
 
  我睜開眼睛,睡眼惺忪的我看著鐵門被小羽打開。似乎是睡太多的關係,所以覺得身體好沉重。
 
 
  ……沒錯,是我害死了妹妹,我的妹妹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不准叫我姊姊……」
 
 
  小羽原本開心地拿著手中那袋飲料的動作霎時僵住了,皺起眉頭不解地看著我。
 
 
  「妳才不是我的妹妹。告訴我,妳到底是誰?」
 
 
  「姊姊……」
 
 
  「我說過了,不准叫我姊姊!」
 
 
  我的吼聲令她抽動了肩膀,小羽瞪大著眼,不知所措地看著我。
 
 
  「妹妹早就死了,而且我也有證據證明妳不是我妹妹,所以別再拐彎抹角裝傻了。快點說實話,妳到底是什麼人……」
 
 
  不可原諒,冒充妹妹的人,不可原諒……我明明為了死去的妹妹承擔了這麼多,眼前的這個人竟然讓我以為她復活了,我不能忍受她用這種方式否定了我的一切。
 
 
  「妳真的想知道嗎?捨棄自己的妹妹復活的謊言,然後去聽一個血淋淋的現實嗎?」
 
 
  「我很希望、非常希望妳就是妹妹,但是事實就擺在眼前,妳並不是她……」
 
 
  我丟出放在口袋裡的那三張照片,妹妹的左手臂應該有很明顯的一顆痣,但小羽卻沒有。
 
 
  小羽覺悟似的放下手中的飲料袋,她現在就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似的露出微笑。
 
 
  「我知道了。那麼就告訴妳吧……」
 
 
  小羽走到我面前,接著她一把將我抱住,由於她是站著的,而我是蹲坐著,所以我的臉正好貼在她的胸口。
 
 
  她的心跳好柔和、好溫暖,好想在她的懷裡大哭,把過去承擔的一切通通傾瀉出來。淚水在我眼眶中打滾,其實現在的我,早就知道小羽真正的身分了。
 
 
  小羽摸著我的頭,接著將臉湊近我的耳邊,溫柔地細語:
 
 
  「我就是妳,是過去那對家人充滿愛和溫暖的『周小羽』,也是被妳『丟棄不要』的自己。」
 
 
  我更加緊抱住小羽的身體,眼淚終於奪眶而出。原來是我,是我自己把小羽的身體丟在垃圾袋裡的!


 可是——
 
 
  「我才沒有不要妳!我好想妳,我想變回過去的自己!不然的話,我為什麼還要將妳從垃圾袋裡面撿回來呢?」
 
 
  我幾乎是哭著說完這句話的,然而小羽更加將我擁入懷中,柔軟的臉頰也貼在我的頭頂上。
 
 
  我究竟能不能變回過去的周小羽呢?姿羽和小羽,已經分成了兩個人了嗎?永遠都無法合而為一了嗎?
 
 
  就算如此,她還是我的一部份,是我一直想要找回的部分,如今我終於找回來了,所以……
 
 
  「不要再離開我了,小羽……」
 
 
  小羽的臉頰動了幾下,我猜她應該是點了點頭。
 
 
  「嗯,我答應妳。」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437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小魚兒
不頭香不行 加油加油!!

06-12 22:16

神鬼一笑
已感動

06-12 23:01

土豆
[姊姊我很膽小] 會撿屍塊回家還算膽小= =

07-05 20: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相同的溫度... 後一篇:[達人專欄] 相同的溫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ucky74181巴友們
身體健康,別忘記簽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