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JOJO同人小說】喬瑟夫.喬斯達-Dream Again- 第四節

作者:三八七│JOJO的奇妙冒險│2013-06-12 14:29:34│巴幣:2│人氣:279
第四節

  早晨,我一面以毛巾擦拭著臉龐,一面從荷莉家的盥洗室走了出來。
  和我擦肩而過的荷莉,看到我的臉,感到很意外的問道:
  「唉?爸爸你刮鬍子了啊?」
  「啊啊,是啊,突然想轉換下心情。」
  正如荷莉所說,我剛才在盥洗室將嘴邊的鬍鬚刮乾淨了。
  至於會刮鬍子的原因……
  是因為昨天和朋子接吻後,被朋子說了『鬍子有點扎人』,當然這件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跟荷莉說。
  荷莉沒察覺到我的思緒,只是單純的向我問道:
  「爸爸你是用貞夫的刮鬍刀刮的嗎?」
  「怎麼可能!我寧願用菜刀也不要用那渾球的東西,這刮鬍刀是我自己去附近買的。」
  我盤起手,露骨表現出對空条貞夫的厭惡。
  而荷莉也一如既往的苦笑,說著『爸爸真是的』,前往廚房準備早餐。
  看著離去的荷莉,我又摸了摸自己已經將鬍子剃去的光滑下巴。
  恩……我真的把鬍子刮掉了呢。
  仔細想想的話,這還真不是一般的行動力,簡直就像熱血少年一樣。
  這樣子,也不錯吧。
  我這樣想著,在把毛巾收拾好後,前往餐廳等待早餐。
  不久後,荷莉便準備好了早餐,並把剛起床的承太郎也帶了過來,三人開始用餐。
  在用餐的期間,荷莉向我問道:
  「說起來,爸爸你今天還會出去嗎?」
  「嗯?啊啊……應該會吧,不過我會盡量在午餐前回來的。」
  ……的確昨天也和朋子約好今天要再碰面呢。
  緩慢的將荷莉做的早餐送入口中,我心中感到有點不安。
  吃完早餐後,荷莉牽著承太郎的手,帶承太郎上學去了。而我則一個人仰躺在和室的地上,感受從屋外吹拂的微風,悠閒著讓時間流去。
  盯著屋內的時鐘,當我看到與朋子約好的時間還剩不到半個小時後,便一下從地上跳了起來。
  「好,出發吧。」



  「喬瑟夫!」
  朋子出現在約定的公園後,進行了一段如助跑般的奔馳,然後就以想將我撞倒的氣勢猛的一跳,飛撲過來抱住我的脖子。
  「哇喔!」
  我發出誇張的驚呼聲,穩住腳步,承受住朋子撞過來的衝擊。
  「嘻嘻~喬瑟夫果然很強壯呢。」
  朋子高興地黏在我身上,我也愉快地拍著她的額頭,說道:
  「妳也很有精神啊,朋子。」
  從我身上下來後,朋子打量著我的臉,充滿興趣的說道:
  「哇~你真的把鬍子刮掉了耶,我還以為你只是隨口說說的。」
  「哼哼~如何?我藏於鬍鬚下的臉孔十分性感吧?」
  我得意的摸著下巴,將臉孔有意炫耀的朝朋子靠了過去。
  而朋子看到我這樣,也忍不住『噗哧』的笑了出來。
  「恩,的確很帥氣喔~不過就我來說的話,我也很喜歡喬瑟夫你的鬍子喔,有一番野性的風味呢。」
  「喔?是這樣嗎?」
  我以食指按著下巴,沉思了一陣後,自滿的說道:
  「果然有本錢的話,無論弄什麼造型,都能散發出非凡的魅力呢,這就是充滿罪惡的我啊。」
  「噗哈哈~你說什麼呢。」
  朋子笑著朝我揮了揮手,我也因為心情很好而自然的笑了起來。
  「那麼~」
  在談笑過後,我便決定將話題轉向今日的行程。
  「今天要往哪去呢?」
  「恩~這個嘛~」
  朋子她想了一下後,一把抱住我的手臂,靠在我的身上說道:
  「總之就到處走走吧,到沒去過的地區逛逛也不錯喔。」
  「喔,沒問題,話說這次要不要由我來帶路呢?」
  「唉……不會迷路嗎?」
  「喂!這麼說還真失禮啊。」
  就在這樣的嬉鬧中,我和朋子挽著手向前邁步。



  與朋子逛過幾條街後,我們決定在附近的咖啡廳小歇,喝個下午茶。
  「坐露天座位沒關係吧?」
  朋子將手搭在咖啡廳外一個配有兩張座椅的露天圓桌上,向我詢問意見。
  「我沒什麼問題,就坐這吧。」
  我和朋子各自於露天桌旁的兩張椅子上坐下,並叫來服務員,點了些許的飲品和甜點。
  在等待東西送上來的期間,朋子左顧右盼,顯得有些緊張。
  於是看著那樣的她,我以意味深長的笑容問到:
  「妳在想『會不會撞上熟人呢』對吧?」
  「唉!?」
  突然被我說出了心中的想法,朋子顯得有點慌亂,不過還是紅著臉,摸著自己的黑髮點了點頭。
  雖然這幾天和朋子到處逛時都沒有太在意,但朋子在這一帶讀大學,所以被大學的同學或教授遇上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呢。
  這時服務生把咖啡送了上來,於是我一邊指示服務生把咖啡放下,一邊向朋子問道:
  「很不安嗎?」
  「與其說是不安……」
  朋子將身體縮成一團,以難為情的表情,小聲的向我說道:
  「不如說……有一點,刺激呢。」
  「哈哈!就像雲霄飛車那樣的感覺嗎?也不是不能理解呢。」
  我因為朋子這特別的回答,而忍不住笑出了聲。
  似乎感到不好意思的整理了下頭髮後,朋子她身體向前傾,壓低聲音向我問道:
  「那麼喬瑟夫你呢?」
  「嗯?」
  「喬瑟夫你……也會擔心碰上熟人嗎?」
  對於朋子這個疑問,我將身體靠在椅背上,閉著眼思考了一會,回答道:
  「就算妳說擔心不擔心……本來我在日本就沒什麼熟人嘛。」
  說著,我微微聳了聳肩。
  雖然我在美國是享譽商界的不動產王,不過倒也不算是很焦點的人物,在距離美國這麼遠的日本,更不會有人知道遙遠西方的某公司董事長的樣貌吧?就連朋子現在也還只知道我是個來自美國的房地產業者而已。
  看到我這樣的反應,朋子她有些介意的向我問道:
  「不過記得你說過,你現在是寄住在女兒的家中吧?」
  「啊啊,是這樣沒錯,不過我大概知道荷莉會在那些地方行動,到風險地區時我會注意的。」
  我朝朋子露出自信的笑容,試著向她表現出自己的可靠。
  「這樣啊,感覺很厲害呢,暗中注意情況之類的。」
  朋子佩服的淺淺一笑後,便拿起剛才服務員遞來的咖啡,加入砂糖,小心地啜飲了一口。
  不過在放下咖啡杯時,朋子又向我問道:
  「話說,你的女兒叫做荷莉嗎?」
  嗯?啊啦?看來我剛剛不小心把荷莉的名字說出來了呢。嘛~也沒什麼不能說的就是了。
  「是啊,荷莉是我女兒的名字,她年紀比妳大不少,不過無論過了多少年,她都是我最可愛的寶貝女兒。」
  「嘿~喬瑟夫你果然是溺愛女兒的類型呢。」
  朋子感到很有趣的以雙手撐著頭,打量著我的臉孔,說道:
  「不過你的女兒已經結婚了吧?」
  「很遺憾的就是如此。」
  我用左手抵著前額,沮喪的低下了頭。
  朋子像是在欣賞的我這樣的樣子般,看著我左右擺著頭,然後又好奇的問道:
  「你會不想讓自己的女兒結婚嗎?」
  「倒不至於那樣啦。」
  對於這個問題,我感到有些苦惱的揉著太陽穴說道:
  「怎麼說呢……她有自己的人生,所以我也不想綁住她。但是嘛~嗚恩~做為父親……做為看著她長大成人的人……果然是~那個……恩~嘛~~」
  我揮著雙手,因為不知道如何組織語言,而顯得有些手忙腳亂。
  而在思考打結了好一陣後,我呼出一口氣,放鬆自己全身的力量,垂著手臂,從頭說起自己的想法:
  「第一次見到上門來追求荷莉的公狗時,我二話不說的把他打飛了。因為當時荷莉才國中,我認為對方是以小鬼頭膚淺的思想,光靠長相之類單純到可悲的原因而找上荷莉的,根本沒經過什麼深入思考。第二頭、第三頭也是如此。」
  「用『頭』來計算男人啊。」
  「在這種小地方,就讓我發洩一下怨氣嘛~」
  我向朋子這樣撒了嬌之後,便雙手環抱於胸前,繼續說了下去。
  「高中時期的追求著也一樣,那個年紀的年輕人,對於戀愛也只是心血來潮,真正能堅持到結婚的有幾人?反正就是當遊戲一樣的在對待罷了。結果來說,那些傢伙全部都連吃我一拳的毅力都沒有,就算我允許了,也不可能和荷莉走到最後。不過……」
  「不過?」
  聽到我語氣的轉折,朋子疑惑的重複了一遍。
  而我也心情沉重的繼續說了下去:
  「在那些人中,其中有一人,並不是單方面追求荷莉,而是荷莉帶他來找我的。當然,那人我也照打不誤,結果果然是挨了我一拳就哭著逃跑的貨色。但也因為這樣,荷莉她少見的和我吵了一架,冷戰了一個禮拜。」
  「才一個禮拜?一般來說不是該更嚴重的嗎?」
  「我們父女感情好嘛~」
  以得意的笑容回應朋子的疑問後,我又轉回沉重的語調說道:
  「不過因為經過了那件事,我覺得我得承認,除了認為對方配不上荷莉之外,我自己不想放手也是一個理由。做為老爹的執著啊、不捨啊,那種任性的感情恐怕佔有很大的比重吧,但就算這樣,當時的我依然認為,那是做為男人不能讓步的事情。不過為了不讓這份執著成為荷莉的枷鎖,我給自己訂了規範。」
  「規範是指……?」
  「『如果出現了荷莉真心的愛著,而且也真心的愛著荷莉的男人,那我就會放手』這樣的規範。」
  「……」
  「然後在荷莉二十幾歲的時候,那樣的男人出現了。」
  我為了調整心情,拿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影響,感覺這口咖啡格外的苦澀。
  「對方是個日本人,當然我並不否定跨國婚姻,但是要把女兒嫁到日本,這種事我絕對不想,所以本來我是堅決想將他踢出去的。但是那個渾球挨了我一拳後,雖然倒在地上痛苦地顫抖,卻從頭到尾都沒有向我求饒,也沒有表現出放棄的意思,還說什麼日本人的骨氣之類的……哼,所以我才討厭日本人。」
  「……就是那個人成為了你女兒的丈夫嗎?」
  朋子試探性的這麼向我提問。
  於是我苦笑著,說道:
  「那恐怕是我第一次怨恨自己的雙眼,恨自己的眼睛為何如此銳利,居然看出了那渾球是與荷莉真心相愛的,這樣我不是不答應不行了嗎?但是我最忘不了的是……那時我的心中,的確有著『這樣或許也不錯』這種年輕時絕對不會有的想法。」
  說到這的時候,我看到服務員拿著我點的糕點走了出來,於是起身向那服務員招了招手。
  坐回到座位上時,我也向朋子說道:
  「現在想來,我的心從那時就開始老去了吧。」
  「……」
  朋子沒有立刻對我的話做出回應。
  我們就這樣看著服務員將兩人的甜點先後放置在圓桌上,並在對我們禮貌的點了點頭後離開。
  在服務員走遠時,朋子突然出聲向我搭話:
  「吶,喬瑟夫。」
  「喲!在這。」
  「我喜歡你喔。」
  「唉?」
  雖然要說告白的話,昨天在上野公園的話顯然要更為激烈,不過突然聽到朋子這麼說,我還是愣住了。
  而朋子她並沒有等我反應過來,直接就接著說了下去:
  「我可以肯定,我對你的這份愛,並不是小鬼頭的膚淺思想,也不是心血來潮的遊戲,我是真正的愛著你的,喬瑟夫。」
  「……」
  原來如此,朋子是在回應我剛才說的那些話嗎。
  因為我質疑了年輕人的愛情觀,所以她才會想這樣證明自己嗎?
  糟糕啊,牢騷話說的有點多了嗎?
  「朋子,我並沒有懷……」
  「我愛你的臉孔,我愛你的眼睛,我愛你的體魄,我愛你的聲音。但是,我愛的並不是那些表面的東西。」
  朋子堅決的聲音,打斷了我的話。
  其實朋子說話的聲音並不大,語氣也說不上很激烈,只是態度十分堅決,讓我無法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我愛你臉孔上歷經風霜的神情,那讓我感到你與其他人截然不同的內涵,使我第一次見到你就被它所吸引。
   我愛你眼中所蘊含的精神,那就像把古董刀般,散發著超越時空的光芒。
   我愛你千錘百鍊的體魄,那就像說明你走過的道路,其厚重的歷史讓我無法轉移視線。
   我愛你溫柔卻逗趣的聲音,無論何時,它都能包裹住我,讓我感到安心與平和。
   所以……」
  朋子站起身,讓身體越過圓桌,靠到我的面前,從極近的距離對我說道:
  「所以我是真心的,愛著你的。」
  「……哈~」
  度過短暫的呆愣後,我開心的笑了起來,並輕輕的吻了把臉靠近道我面前的朋子的嘴唇。
  朋子有點被嚇到的,往後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而我對那樣的她,溫柔的說道:
  「我也是,我愛著你的有趣、我愛著你的凶暴、我愛著你的活潑、我愛著你的深情。和妳在一起便讓我感到充實,好像隨著時間老朽死去的自己,跨越時空回到身邊般。僅僅只是拉近和妳心靈的距離,就讓我感到高興不已,簡直像個小孩子般。我也是,真心愛著妳的喔。」
  聽了我這番話,朋子遲了好幾秒才做出反應,紅著臉頰露出甜甜的笑容。
  「恩~好高興。」
  因為明白朋子這句話中蘊含多少的感情,所以我也有些靦腆的笑了起來。
  就這樣,我們談笑著開始享用甜點。
  在我們要離開咖啡廳時,朋子輕輕抓住了我的手,向我說道:
  「我知道的,就算是現在,你也還在為內心的衰老而煩惱。雖然對於這件事,我或許提不出什麼實際的意見,但是當你覺得寂寞的時候,請儘管來依靠我吧,我會用我的一切,去填補你的空虛。」
  不知為何,朋子這番話讓我感到十分可靠。
  所以我伸出手輕輕覆蓋朋子的手腕,對她說出僅僅兩個字的回應:
  「謝謝。」



  在之後的幾天,我每天都會去和朋子見面。
  兩個人一起東逛逛,西逛逛,一起看那些新奇的事物、一起看那些老套的事物,那是十分充實的時間。
  在這段時間中……
  「朋子你看,我的左手……其實是義手喔!」
  「唉唉唉!?都沒發現呢。」
  有過這樣的對話。
  「說起來,喬瑟夫,我現在才注意到一件事呢。」
  「嗯?」
  「我爸爸的年齡,似乎比你小呢。」
  「嗚唉~這的確是……哎呀呀~」
  也有過這樣的對話。
  「朋子你看。」
  「哇!怎麼回事?彩帶?從哪冒出來的?」
  「哼哼!其實啊,不是我自誇,我很擅長魔術喔。」
  「唉~好厲害,再變點東西出來嘛。」
  「沒問題,看仔細了喔。」
  還有過那樣的事情。
  另外我和日本公司的地產生意,也正式開始談了。
  當然這種大生意不是一、兩天能談完的,不過基本上進行的很順利,所以每天還是能空出些時間去和朋子見面。
  說起來和朋子相處時的經歷,再談建設時也有起到些參考作用吧?……還是說沒有呢?
  嘛~至少我的確比以前更了解東京了呢。
  與朋子在一起的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每天都充滿了愉快的回憶。
  本來一直存在於我心中的煩惱,也漸漸消失到看不見。
  然後。
  在那一天……



  「歡迎光臨!」
  領我進屋的朋子,在不算寬廣的套房內轉了個圈。
  「我來叨擾了~」
  看著擺出主人樣的朋子,我也刻意說著客套話走進屋內。
  這裡是朋子所居住的套房,為了讀大學,朋子她是一個人在東京租房居住的。
  今天,朋子邀請我到她的家來。
  看著套房內的擺設,我摸著下巴四處端詳後,故意擺出一本正經的模樣說道:
  「恩~家具的配置有些雜呢,再調整下空間會更廣喔。」
  「厚!反正夠走動就好了嘛。」
  「嘿嘿,妳是不是常常會撞到桌角呢?」
  「囉、囉嗦啦!」
  朋子撒嬌的嘟起嘴後,便讓我坐在方桌旁的椅子上,而自己則去準備茶水。
  我讓自己靠在椅子上,優閒的看著朋子套房內的模樣。
  不過這次不是以職業角度去看,只是單純的,想像著朋子於這個空間生活的樣子。
  朋子就是在這個空間中,度過大學生活的休閒時光吧?坐在這張椅子上看參考書之類的,賴在床上不想動之類的,或著混在一起,賴在床上懶散的翻著參考書之類的。
  還有,最近這一周的話……
  站在鏡子前為約會而費心打扮之類的,翻動衣櫃為服裝搭配而苦惱之類的,還有倒在床上想著我的事之類的。
  想像著朋子日常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時朋子也端著泡好的茶走過來,將茶放到桌上後,她便坐到了我的旁邊。
  「來,這杯給喬瑟夫。」
  「喔,那我就不客氣啦。」
  接過茶杯,我和朋子並肩喝著茶,談論起各種事情。
  從對茶的喜好,到看房屋的品味,然後我又對朋子表演咬硬幣的魔術。
  「說起來,喬瑟夫你生意談的怎麼樣了?」
  「基本談完了,等明天正式定案就能結束了。」
  隨著談話的推進,朋子向我問起地產企劃的事。
  雖然這企劃的事本身,和朋子當然沒有關係,但也不能說完全無關。
  因為我是為了工作而來日本的,所以談完這企劃後,我就會回到美國去了。而且實際上……
  「其實我今天早上已經訂好了機票,是三天後的班機。」
  「三天嗎……」
  或許是已經有心理準備了,朋子的反應沒有很激烈。
  她只是靜靜的將身體靠在我身上,以十分不捨的語氣低喃道:
  「雖然想說短,卻又覺得比預料的長。雖然想說長,卻又覺得完全不夠。好希望這樣的時光,可以沒有上限的一直持續下去,直到永遠。」
  「正所謂~願此刻永恆嗎?」
  我半開玩笑的這麼說著,而朋子也輕笑著說道:
  「是啊,像這樣和喬瑟夫你天南地北的聊些怎樣都好的雜事,和喬瑟夫你東跑西逛的看各種事物,這些幸福時光我好希望能夠永遠持續下去。」
  「是嗎……」
  我伸出手,輕輕撫著朋子的黑髮,用五指以微小的動作梳理著,讓她的髮絲從指縫流過。
  不知是否察覺了我的心情,朋子她低聲的向我說道:
  「不過……喬瑟夫你一定,不相信永遠吧?」
  「……可以這麼說吧。」
  嘛~因為我已經走了大半的人生,所以我很明白,時間會帶走幾乎全部的東西,永恆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
  「……」
  一時間,我和朋子就這麼安靜的維持現況,將近一分鐘都沒有動作與話語。
  雖然我們的時間有限,每分每秒都應該很珍貴,但很奇妙的,我卻不覺得這樣寧靜的時間是在浪費。
  這時,朋子她輕輕轉動身體,伸長脖子,在我的頸部吻了一下。
  當我因為朋子這個動作而轉頭看向她時,朋子便以非常……非常輕柔的聲音,向我說道:
  「但是,就算沒有永恆,還是有想要留下的東西……想要,永遠收入內心的東西。不是嗎?」
  朋子將雙手搭在我的胸膛上,雙眼沒有絲毫迷惘,專注的注視著我。
  她眼中的光芒,散發出真摯的深情,如同遙遠傳說中的魔法般迷惑住我。
  「朋子……」
  所以……我也想回應那份感情。
  我將手搭在朋子的肩上,深深的、深深的,在朋子的唇上親吻。



  退去的衣物,被隨意的拋在桌上與地上。
  我擁抱著朋子的身體。
  那是沒有絲毫間隔,最為親密的擁抱。
  喘息聲與汗水,在這狹小的空間瀰漫。
  「我好開心……真的。」
  在我的身體下,傳來朋子感動與疲憊的聲音。
  所以,我再一次深情親吻了朋子的嘴,並像要確認對方的存在般,交換舌頭的觸感。
  這是甘甜到讓人感官麻痺的時間。
  我們在對方的身體上,刻劃下屬於自己的痕跡。
  那是愛的痕跡,那是慾望的痕跡,同時……也是罪的痕跡。



  早晨,我從朋子的房間醒了過來。
  在短暫的迷茫過後,我想起了昨天發生的事情。
  是啊……我和朋子……
  轉過頭,現在還能看到朋子靠在我身上,露出安詳的表情沉睡著,身體隨著呼吸輕微的上下起伏。
  由於朋子的睡臉十分可愛,所以我忍不住伸手撥了撥她垂在臉上的黑髮。
  雖然不想打擾朋子,不過這樣躺著也不是辦法,所以我小心的在不將朋子弄醒的狀況下,把身體從朋子的下方抽出來。
  走下床後,確認朋子還在睡,我便替她將被子蓋好。看到安眠的朋子微微抽動身體,我也平靜的笑了起來。
  穿好褲子後,我借朋子的盥洗室洗了下臉。
  不過當我正用毛巾擦臉時,突然聽到外頭傳來了電話的鈴聲。
  因為朋子還在睡,所以我一邊將毛巾掛在肩膀上,一邊走出盥洗室查看。
  雖然如果是打給朋子的電話,我無論如何是不能接的,但至少也能把朋子搖醒。
  不過那電話顯然不是打給朋子的,因為正在響鈴的,是我的行動電話。
  會是合作企業在找我嗎?不過企業的話,一般不會在這個時間打來吧。
  總之,我將行動電話從外套中取了出來,並靠在耳邊接通。
  「喂?」
  『喔喔!是喬瑟夫吧?』
  聽到那個聲音的瞬間,我的背脊凍住了。
  那是我已經聽慣了的,非常熟悉的聲音。
  我注意不讓聲音顫抖,出聲回應在電話另一頭的……妻子。
  「呦!絲吉Q啊,這幾天都見不到面,會想我嗎?」
  說實話……就連我都覺得,能夠裝作若無其事地說出這句話的自己,非常噁心。
  而我的妻子絲吉Q,也只是像往常那樣,發出少根神經的笑聲,說道:
  『呵呵呵,不是才不到兩個禮拜而已嗎。』
  「唉~別這麼說嘛。」
  『比起那個,你去看過荷莉了吧?』
  「當然啊,荷莉可是我們的寶貝女兒呢,實際上我這幾天幾乎都寄住在荷莉那裏喔。」
  在說話的同時,我不禁反射性的摸了摸自己的手心。
  我感到自己流了些冷汗,但這事實反而讓我感到安心,因為如果我連在這樣的狀況下都能不留一滴汗的話,我真的會懷疑自己還是不是人類。
  絲吉Q顯然沒注意到我這樣的煩惱,只是單純的感嘆道:
  『唉!?真的嗎?但你和貞夫很合不來吧?』
  「我怎麼可能和那渾球同處於一個屋簷下,那傢伙又跑去巡演了,所以我才住下的。真不知道要罵他不顧家,還是要感謝他消失的很識相呢。」
  『呵呵~是這樣啊。』
  聽到絲吉Q的笑聲,我似乎能看到在電話另一頭的她露出和藹的笑臉。
  『那麼承太郎呢?他還好吧?』
  「要說好不好嘛~看起來是很健康啦,不過好像不記得我了,我猜妳下次去見他時,他一定也認不出妳。」
  『唉!怎麼會……』
  「哈哈!小孩子可是很殘酷的呢。」
  這樣和絲吉Q談了一會家常後,話題便轉到了我這:
  『說起來,那你要辦的事都辦好了嗎?』
  「啊啊,朋友的喪禮沒什麼意外,在上周便結束了,而工作的事應該也能在今天搞定。」
  『這樣啊,那你應該差不多要回來了吧?』
  「是啊,班機已經訂好了,是兩天後的飛機。」
  『恩,那麼到時候我會去接你的。』
  「喔!我很期待喔。」
  就這樣,我結束了與絲吉Q的通話。
  「……哈、哈哈。」
  看著手中掛斷的行動電話,我發出了乾笑:
  「因為絲吉Q從以前就是個遲鈍的人,所以一定不會察覺異樣吧。」
  我可以肯定這一點,因為我們是結婚了四十年的夫婦,我非常了解她。
  但是……
  「該死!」
  我忍不住用自己的頭,狠狠撞擊旁邊的牆壁。
  「我在做甚麼啊……」
  我緊握手中的行動電話,但因為等等還要談生意,所以我勉強用殘存的理性控制力道,讓自已不至於把行動電話捏碎。
  罪惡感,以及隨之而來的嘔吐感,強烈衝擊著我的胸腔,讓我忍不住伸手摀住口鼻。
  然後,我轉頭望向躺在床上的朋子。
  朋子並沒有被我剛才發出的聲音吵醒,依然平穩的躺在床上沉睡著。
  看著朋子,握著電話,複雜的感情於我的腦中攪拌,錯亂的思緒讓我的心臟扭曾一團。
  最後……
  我彷彿乏力般的,讓背部靠在朋子的床上,低垂著頭,癱坐於地面。
  「混帳……」
  努力的將那些亂攪的思緒聚集,我將其化為簡短的話語,從喉嚨擠出:
  「我到底,都做了些什麼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431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JOJO的奇妙冒險|JOJO|第二部|喬瑟夫|東方朋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3871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JOJO同人小說】喬瑟... 後一篇:【JOJO同人小說】喬瑟...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