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JOJO同人小說】喬瑟夫.喬斯達-Dream Again- 第一節

作者:三八七│JOJO的奇妙冒險│2013-06-09 18:58:39│巴幣:10│人氣:447

  現在回想起來,我大概……只是想要再做一次夢而已。

第一節

  從飛機上走下來,離開了機場後,出現在眼前的是和美國完全不同的景色。
  「結果我又來到了這個國家啊。」
  1982年,我喬瑟夫.喬斯達再次來到了日本。
  我不喜歡日本,一想到我幾十年來養育成人的寶貝女兒,居然被拐到這遠東的國家來,我就覺得整條街的日本人都面目可憎。
  嘛~不過說是這麼說,我還是有幾個日本人的朋友呢。以前我也試過跟他們討論我對日本的反感,本來期待他們能有有趣的反應或駁斥,結果一個個都不當一回事,真是氣死人了。
  我是真的討厭日本的,這次之所以會來,也是有特別的原因。
  其一,是為了生意。
  我所經營的喬斯達不動產公司,和東京的一間房屋業者有合作,還算是筆滿大的生意,所以我這個董事長也來親自了解狀況。
  其二,是為了喪禮。
  正如剛才提到的,我有幾個日本人朋友,而其中一個朋友在前段時間去世了,所以我來日本參加那位朋友的喪禮。
  這兩件事的時間其實並沒有完全對上,喪禮就是這兩天的事情。而不動產的生意,則還要過一個禮拜才開始談。我當然沒打算一個月內飛日本兩、三次,所以就一趟把幾件事全部搞定吧。
  不過在那之前,對我而言應該當下立刻進行的事情是……



  現在我正身處於一間日式的大宅中,我並非從正門進入,而是爬上宅子旁的樹潛近來的。雖然我多少上了年紀,不過這種程度的運動對我來說也不算甚麼難事。
  我悄悄地進到屋子中,逐一探索各個房間的狀況。恩……不在客廳,也不在起居室,那麼應該是在廚房吧。
  Bingo~
  果然,站在水槽前的那人,正是我的目標。
  我小心不發出聲響的走到目標身後,並以雙手遮住她的眼睛,輕聲說道:
  「猜猜我是誰~」
  而對方在感到意外的愣了一下後,便笑了出來,很配合的以一隻手指抵著下吧,沉吟道:
  「恩~是誰呢……啊!難不成是──查克.羅里士!」
  「哇喔!還真是驚人的真相,可惜答錯了。」
  「那麼……印第安納瓊斯!」
  「這裡有什麼值得他打破第四面牆跑過來的寶物嗎?」
  「啊!我知道了,是周伯通對吧?」
  「這次怎麼連西洋人都不是了?」
  「嘻嘻嘻嘻~」
  開著玩笑,她很開心的笑了起來。
  然後她轉過身一下便撲入我的懷中,緊緊抱住我,說道:
  「好久不見,爸爸。」
  「確實是好段時間沒碰面了啊,荷莉。」
  我也伸手輕輕擁住荷莉,我最最可愛的獨生女。
  雖然荷莉現在也差不多四十歲了,但她永遠都是我的寶貝女兒,誰敢質疑這點,我絕對先扁他一對再說。
  荷莉靠在我的胸前,撒嬌道:
  「爸爸你怎麼突然來了?讓我嚇了一跳呢。也不先通知一聲,好讓我準備一下。」
  「抱歉抱歉~因為有點事情要來日本辦,所以就順道過來了。」
  我鬆開抱著荷莉的手,轉而摸了摸她的額頭。
  荷莉也從我胸前離開,望著我確認道:
  「這麼說是臨時起意過來的嗎?所以才來不及通知我。」
  聽她這麼說,我不禁露出壞笑。
  哼哼~終於能說出我預備好的那句話了。
  「不,是計畫好的,我就是想嚇你一跳才故意不聯絡妳。」
  好了,她會怎麼反應呢,果然會說『爸爸太過分了,看我教訓你』然後打我或掐我吧,也有可能會搔癢也說不定。
  「唔~爸爸太過分了,看我教訓你。」
  哈哈!正如我所料,荷莉鼓著嘴,胡亂地伸手打算搔我的癢。真可愛啊~唔?哇!過來了。
  「哇!哇!喂,哈哈哈哈!」
  就這樣,我們父女倆一邊躲一邊跑的,在廚房愉快的打鬧好一會……嗯?廚房?
  「對了,荷莉,妳剛才在做飯嗎?」
  「啊!我忘記了。」
  荷莉慌慌張張地跑回水槽,然後一邊動手處理食材,一邊向我抱怨:
  「都是爸爸啦,突然那樣一下,害我都忘記晚飯的事了。還好我是在洗菜,還沒用到火爐。」
  「哈哈,真的很抱歉啊。」
  呀~稍微玩過頭了呢。
  「說起來,晚飯是要做給承太郎的吧?他現在在學校嗎?」
  「是啊,不過差不多也要回來了呢。」
  在水槽前處理高麗菜的荷莉,這時又轉過頭來向我問道:
  「那爸爸呢?爸爸你也會留下來吃吧?」
  「當然,荷莉的晚餐我怎麼能錯過呢。不過說起來……」
  剛剛我在宅子中探索時就注意到了,這裡似乎沒有某個傢伙待在這應有的痕跡,從這來看的話……
  「那渾球不在家嗎?」
  「貞夫嗎?他去進行巡演,所以這個月都不會在。」
  雖然我沒直接說出名字,不過荷莉也明白我所指的人就是她的丈夫,空条貞夫。
  我討厭那傢伙。
  「本來想說見了面後,一定要好好刁難那傢伙一番,結果不在啊。也好,反正我一看到那傢伙的臉就火大,這樣我也少了件煩心事。」
  雖然失去找那渾球麻煩的機會讓我覺得有些可惜,不過能少看到那張臉,也是件好事。
  「真是的……」
  荷莉無奈的回頭繼續作飯,並向我發出抱怨。
  「爸爸你還不能接納貞夫嗎?明明都允許我和貞夫的婚事了。」
  「……那是因為貞夫是妳自己選擇的男人,我尊重妳的選擇,但這不代表我會承認那個渾球是我的家人。」
  呿!我還真不想談這件事,不過也是我先提到那渾球的就是了。不知道我現在是怎樣的表情啊……
  荷莉看到我這樣的態度,也嘟著嘴囔囔道:
  「爸爸真固執。」
  「我倒是覺得允許你們的婚事,已經充分展現我明事理的一面了呦。」
  我盤起雙手,撇了撇嘴。
  老實說我到現在對這件事心情還是很複雜,有時甚至會感到後悔。
  當時我的確是讓步了,而且並不是受騙或一時糊塗,我確實記得當時是基於怎樣的想法而同意了這樁婚事。
  但怎麼說呢……該說是心情問題嗎?有時心情好,想得比較開,就覺得既然荷莉那麼希望,那就讓她去吧。但在平時,卻又覺得不想放手,覺得那個渾球不配,覺得自己當初並不該就這麼把荷莉嫁到日本來。
  不過後悔已經發生的事情也沒有意義,而且既然荷莉她自己很滿意這段婚姻,那我也沒有理由去否定它。
  只是不爽就是不爽,空調貞夫那傢伙,下次讓我遇到他,絕對要整到他哭出來。
  總之呢,接著就去正廳等荷莉做好晚飯吧,不知道這家裏有沒有甚麼東西能讓我打發時間啊。
  最後我在大廳的一角翻出一本漫畫雜誌,然後便坐在墊子上翻看。
  恩~雖然我多少學過一點日文,不過看日本漫畫果然還是有點難度啊……啊!這個是漢字嗎?
  在我對該如何理解片假名的詞意而思考時,有人打開門進到了這個大廳中。
  「我回來了。」
  「呦,承太郎,好久不見,我是外公喔。」
  進屋的人,是荷莉的兒子,也是我的外孫,承太郎。沒記錯的話,他現在應該在讀小學吧。
  承太郎看到我愣了一下,沒有立刻反應過來,遲了一會後,才說道:
  「……外公好。」
  唔……這反應,看來是不記得我了吧。
  我們上次見到面也是幾年前了,以小孩子的記性,確實可能記不住幾年沒見的外公吧。
  畢竟美國和日本相隔很遠,不管是我過去還是荷莉他們過來都很不方便。說到底,打從一開始,別嫁到日本這麼遠的地方來就好了,嘖!一想到這我火氣又上來了。
  承太郎看著我,似乎不知道該跟我說甚麼,而顯得有些拘謹。他將書包拿到屋內放下後,便取了另一張座墊與我同樣在大廳坐下。
  這時荷莉從廚房走出來,應該是聽到承太郎的聲音了吧,她開心的向承太郎招呼道:
  「承太郎,歡迎回來,我正在準備晚餐,你今晚想吃甚麼?」
  被問到的承太郎,有些靦腆地輕聲回答:
  「我想吃媽媽做的菜。」
  「呵呵,真會說話。」
  荷莉一手貼著臉頰,陶醉地笑著,顯然對這回答很高興。
  嘿~看來承太郎這小鬼意外的黏母親啊,不錯啊,小孩就該是這樣呢。不過聽說這年紀的孩子,再過幾年就會到叛逆期了啊……說起來荷莉的叛逆期是怎樣的呢?總覺得荷莉好像從小到大都一直都黏著我呢。
  對著打算回廚房的荷莉,我出聲叫住她,半開玩笑地問道:
  「喂,荷莉,怎麼不問我想吃甚麼呢?」
  「因為爸爸的喜好我都知道阿,所以不用問也沒關係。」
  荷莉雙手插腰,信心飽滿的挺起胸膛,做出了勝利宣言。
  聽她這麼說,我也裝模作樣的向她放話:
  「喔,真有自信啊,那我等著看妳的表現吧。」
  「哼哼~等著瞧吧。」
  就這樣,荷莉很開心地回到了廚房去。
  在這之後,我們三人一同享受了頓豐盛的晚餐,這是很愉快的一餐,我也再次慶幸能夠不用看到那渾球討厭的臉,。
  雖然我本來是計畫住旅館,但既然討厭的傢伙不在,就直接在荷莉家裡過夜啦。



  隔天早上吃完早餐後,我換了套衣服,坐在荷莉家的玄關前穿鞋,準備出門。
  收拾好餐具的荷莉從我身後經過,她看到我的樣子,好奇地問道:
  「爸爸,那是喪服嗎?你要去參加喪禮?」
  「啊啊,我一個在商界認識的日本朋友去世了,這也是我來日本的主因之一呢。」
  穿好鞋後,我便站起身整理服裝。而荷莉聽了我的話,則露出了有些悲傷的表情。
  「這樣啊……真是遺憾,需要我幫忙準備什麼嗎?」
  「不用了,要說有什麼需樣你準備的話……」
  我賣關子的笑了笑後,向荷莉說道:
  「在我回來時,為我準備一頓豐盛的晚餐和熱情的擁抱吧!」
  聽了我的話,荷莉也「呵呵」的輕笑了起來。
  「沒問題,爸爸你就期待吧。」
  「那我走啦。」
  向荷莉道別後,我便走出了宅子。



  「喬斯達董事長,您百忙之中還能抽空來參加喪禮,真是我們的榮幸,。」
  到達喪禮現場後,一名中年男子就急忙過來向我打招呼。
  我認得他,他是我那名朋友的長子。
  「沒甚麼,令尊與我很談得來,所以來參加朋友的喪禮也是應該的。」
  我客套的回答後,便環視了下周圍的狀況。看來一般負責接待嘉賓的人還是以孫輩的孩子居多,而且這位長子還是喪禮的主辦人,所以由他來親自接待我,可是相當的禮遇呢。
  看來他很是在意我作為『喬斯達不動產公司 董事長』的身分吧,畢竟我也是被稱作『紐約不動產王』的男人呢,哼哼。
  嘛~怎麼說呢……雖然這地位是我幾十年來耗費心血打出來的,我也認為自己完全有傲慢的資本。不過在喪禮這種地方,我希望比起我在社會的地位,他能更重視我和死者的交情。
  算了,計較這種事而干涉到喪禮的進行也不好,隨便附和過去就是了。
  恩……如果是二十年前的我的話,大概就會為此而教訓他的長子一頓吧,我也在改變呢。
  不過改變嗎……因為都這把年紀了,也不能再把心境的轉變稱之為成長了呢。那麼,怎樣稱呼這種轉變比較好呢?
  就這樣,喪禮開始了。
  在喪禮進行的途中,我一直注視著前方的死者遺照,想了很多。
  不……雖然這麼說有點無情,不過我並不是在為朋友的死感傷。
  活到這把年紀,我已經參加過很多人的喪禮了。從長輩的喪禮,到同輩的喪禮,有時甚至會有晚輩的喪禮。
  見過了太多人的死亡,見過了太多人的離去,到現在,我面對死亡的態度已經和往日不同了。
  雖然很難形容是哪邊不同,但我能感到其中存在著差異。
  該怎麼說呢……習慣?厭倦?感覺不太一樣,但我真的覺得自己已經喪失了某種純粹的心情。
  老實說,我有點害怕。
  怕自己會不會有一天對死亡這件事冷感。



  喪禮結束後,我獨自一人走在街上。
  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不想直接回荷莉家,所以打算再回去前先到處逛逛。
  不過雖說想要逛逛,但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日本人,我卻反而煩躁了起來。
  唉唉~為什麼這裡的日本人這麼多呢~
  廢話!當然是因為這裡是日本啊!
  啊哈哈哈哈~
  唉……
  當我察覺時,我已經在心裡唱起了一人相聲。
  我還真是十分的焦躁呢……是因為身處於日本的關係嗎?或著是因為剛才的喪禮呢?
  還是說,是因為最近這幾年中,我的生活都太枯燥了呢?
  總之轉換下心情吧,接下來該往哪去呢~
  對了,去那看看吧。
  因為一時的心血來潮,我決定搭乘電車,前往位於一段距離外的大學。
  我來日本的目的,除了參與朋友的葬禮外,還有就是工作上的原因。
  我們喬斯達不動產公司與日本企業合作,將在這一帶建造公寓。
  當然會選在這個地區建造,肯定就是盯準離大學近的這個賣點啦。合作的企業也已經讓我看過這一代的地形圖與照片等資料了,不過我一直想找時間親自過來看一次。
  嘛~明明最初是想四處走走放鬆一下的,結果還是繞到了工作的事情上,這就是職業人的可悲呢。
  在這附近繞了一圈後,我便在大學旁的公園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我拿出筆記,開始整理剛才閒逛時收集來的情報,比如周邊店面的分布之類的,這些消息都有可能在這次的建設企劃中起到些參考作用。
  時間在我整理情報的時候逐漸流逝,吹打在身上的風相當舒服,年輕時我比較喜歡到處跑跑跳跳,不過最近我開始覺得這樣平靜的時光非常愜意,這也是我心境的一個轉變吧。
  不過這份平靜,突然就被打破了。
  「啊!大叔小心!」
  隨著一個尖銳的叫喚,一個鐵罐朝我飛了過來。
  「喔~」
  我急忙站起身,並以手中的筆記朝飛來的鐵罐一揮,將其往旁邊拍開,讓鐵罐準確地落入我身旁不遠處的垃圾桶中。
  當我想看鐵罐是從哪飛來的時候,有個浮躁的人影向我跑了過來。
  「抱歉抱歉,我本來是想直接丟進垃圾桶的,結果丟歪打到路燈,就朝大叔你飛了過去,沒有受傷吧?」
  跑到我面前道歉的,是一個年輕的日本女性。
  黑髮及肩、身著輕便的服裝,身上背著時髦的側背包,看起來大概二十歲左右,考慮到這裡的位置以及現在的時間,估計是剛下課的大學生吧。
  我檢查了下剛才拿來擋鐵罐的筆記,確認筆記沒有被弄破,同時對那位女性回答道:
  「哈哈!沒事,和我年輕時躲的東西比起來,這種程度只是小意思而已。」
  「唉~這樣啊。」
  聽到我得意的語氣,女性似乎很好奇的開始打量起我來,大眼睛眨呀眨的直盯著我看,完全沒有打算避諱的樣子。
  不過就我來說,倒不是很討厭這樣直率的態度。
  接著那女性又靠上來向我搭話道:
  「說起來大叔你是外國人吧?日語很好呢。」
  「喔!因為工作上的關係,常要和各國人打交道,所以幾門外語是必須的呢。」
  我挺起胸膛,得意的做出回應。
  而那女性也發出『唉~』的聲音感嘆著。
  「大叔的工作和你剛才在寫的筆記有關嗎?」
  「差不多就是這樣吧。」
  我舉起手上的筆記,隨意的扇了扇。
  「比起這個,妳剛才心情不太好吧?怎麼了嗎?」
  「唉?看的出來嗎?」
  被我這麼問,女性顯得很意外,也向我確認道:
  「難道是因為剛才丟罐頭的事情嗎?」
  「恩~妳說呢?」
  我瞇起一隻眼睛,故意不正面回答她。
  而看著她雙手抱胸陷入沉思,我也感到很有趣的笑了起來。
  「是遇到了什麼煩心事吧,來公園是想散心嗎?」
  「咦……恩,正是這樣,在大學遇到了點事,所以心情不太好。大叔你真厲害啊,該不會有讀心術吧?」
  「哈哈哈~說不定是那樣呢。」
  我靠在路燈上,豪邁的笑了起來。
  實際上當然不是讀心術那樣神秘的東西,只是很簡單的觀察而已。
  跑步過來時的步伐、談話的語氣、視線的方向,這些細節都能夠體現出一個人的心情,掌握好周邊的情報,就能推算出一個人的內心。
  不管是年輕時戰鬥的時候,還是長大後於商圈混的時候,這招都是我的得意本領。
  接著那名女性又更加興趣濃厚的湊了上來,對我問道:
  「大叔真是有趣的人呢,能告訴我你叫甚麼名字嗎?」
  「當然可以,我叫喬斯達,喬瑟夫.喬斯達。」
  「唉~有兩個Jo的發音呢,好好玩。」
  女性發出這樣的讚嘆後,便向我露出燦爛的笑容,說道:
  「我叫做朋子,東方朋子。請多指教啦,大叔~」

  就這樣,我和東方朋子相遇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398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JOJO的奇妙冒險|JOJO|第二部|喬瑟夫|東方朋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3871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TV動畫】JOJO奇妙... 後一篇:【JOJO同人小說】喬瑟...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kf11715所有人
致:已在遙遠彼方的你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296329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