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相同的溫度:05

作者:海犬│2013-06-08 21:49:52│贊助:52│人氣:602
  早自習結束之後,我和趙舜凱一起回到教室,當看到我和他走在一起的女同學,都投來一種錯愕和難以置信的眼神。
 
 
  我很害怕那樣的視線,因為我知道班上有很多女生都喜歡著趙舜凱,而我只不過是就算從這個班級上消失了,也沒有人會注意到的一個隱形人而已,竟然會被他單獨找出去,還一起進教室,我想沒有人願意認同我可以擁有這樣的權利吧?
 
 
  但是趙舜凱卻豪不在意那些人的眼光,只是和我說先回自己位置上後,便走回自己的座位了。
 
 
  剛才他說要看看我撿到的身體,這也就代表著,趙舜凱要來我家!
 
 
  想到這裡我就覺得幸福到快要飛起來了,因為我從小到大,都還沒邀請過朋友到家裡做客,而且還是喜歡的男生來家裡,我真的好高興!
 
 
  幸好因為父母嚴格的管教之下,我每個禮拜一定會打掃家裡,所以我不擔心趙舜凱來我家時會來不及收拾。
 
 
  也應該要好好招待他才行,我對料理很有自信,因為總是我在做晚飯的,父母都很晚才回家。
 
 
  我第一次那麼期待放學,我和他已經約定好要一起回家了,和喜歡的人一起放學是多麼美好的事啊……
 
 
  「喂,周姿羽,舜凱他找妳有什麼事啊?」
 
 
  這時,一名女同學走到我旁邊這麼問,隨後越來越多女同學也都好奇這個問題,而將我整個人給圍了起來。
 
 
  我非常不習慣被人包圍的感覺,就像沒有自由似的,不能逃跑也不能躲避,這種情況總是會讓我不禁加快心跳,身體也開始發抖。
 
 
  「我再問妳事情,別裝作沒聽到好嗎?」
 
 
  那名女同學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桌子,她那雙彷彿看著偷吃米的老鼠一樣的眼神,惡狠狠地直視著我。
 
 
  我怕又被她說我假裝沒聽到,所以努力看著她的臉。就算很想避開那令我窒息的視線,但我還是努力看著她。
 
 
  ……該怎麼說?總不能說實話吧?為了一具身體的事情而被他找過去,這樣說的話,不管對方相不相信,我的下場絕對都不是好的。
 
 
  我也沒辦法在這種被逼迫的情況下,想出一個好的藉口。我的腦袋因為周圍全都是人而一片空白,完全擠不出一絲思緒,只能像一具人偶似的看著眼前的女同學。
 
 
  我知道她並不是好惹的人,因為她是班上主要團體的大姊頭,一旦惹到她的話,一定不會有好下場。
 
 
  但是我真的想不出任何藉口,而且就算我想得出來,我也沒有勇氣再這麼多人圍著我的情況下說話……
 
 
  不要,我不要這樣!誰能來幫幫我?
 
 
  我用求助的眼神看像趙舜凱的位置,但我發現他旁邊有兩名女同學圍著他,看起來是在問功課,但我知道那兩個人和這名大姊頭是一夥的,一定是為了轉移趙舜凱的注意力才那麼做的。
 
 
  我真是無能,只是和他對話過而已,就期望他能夠出手搭救我。就算他並不討厭我、不排擠我,但我自己的事情,也得靠自己來解決才行。
 
 
  雖然我這麼想,卻沒有勇氣去解決眼前的問題,只能悶不吭聲、任由對方想對自己怎麼樣……
 
 
  我一直都是如此,就算很害怕眼前的事物,但連逃跑的勇氣都沒有,這樣的我還能祈求著什麼呢?
 
 
  這時那名大姊頭突然抓起我的衣領,並用力將我往上抬,因為受不了脖子被衣服緊束的我只好配合地從位置上站起來。
 
 
  她的身高足足高出我一顆頭,從這種角度看到她猙獰的表情,就像俯視著獵物的野獸一般可怕,而我則是無力反抗的雛鳥,只能泛著淚水充滿恐懼的看著她接下來的舉動。
 
 
  「很不錯啊,很會保密是吧?我就讓妳吐出實話,看妳還能撐多久?」
 
 
  她說完後對身旁兩名女同學使個眼色,她們就分別抓住我的左右手,當下的我腦袋一片空白,完全不敢去想接下來究竟會發生什麼事……
 
 
 
 
  我被帶到走廊角落的女廁,兩名女同學將我推到廁所盡頭的牆壁上,接著大約五、六個人圍著我,讓我就算想逃跑,也沒有路可以逃了。
 
 
  我無法接受眼前發生的事情,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被大家無視、排擠慣的我,現在竟然被那麼多人針對,數雙帶著惡意的眼神注視著我,讓我承受的恐懼幾乎已經到達極限了。
 
 
  我好想大叫,向人求救,但是現在的我連發出聲音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雙腳癱軟的坐在地上,全身無法克制地顫抖。
 
 
  「和舜凱說話就這麼了不起?我只是問他找妳有什麼事而已,說一下會死啊?」
 
 
  那名大姊頭的吼聲就像無形的子彈一樣,打穿了我的思緒,令我的恐懼更加擴大。
 
 
  如果能說的話就好了,如果真的可以說實話的話就好了!
 
 
  我想要隔絕對方的吼聲,雙手努力摀著耳朵,眼睛也使盡力氣緊閉,不敢再看外界的事物一眼。
 
 
  我好想說實話,好想脫離現在的處境,但是不可以、絕對不可以,身體的事情絕對不能被人知道!
 
 
  我不要被人當作殺人兇手,也不想趙舜凱被人懷疑是殺人兇手!
 
 
  「好,是妳逼我的。」
 
 
  就算我雙手摀住耳朵,依然能聽見那名大姊頭說的這一句話,而且我還聽見放掃具的廁所門被打開,我猜她大概會拿長柄刷之類的東西來教訓我吧。
 
 
  深怕受到痛楚的我,更加縮緊身體。無法逃離了,我一定會受到傷害,現在的我就像是被關在籠子裡,準備被人欺負的白老鼠,被打了只能發出痛苦的哀嚎而已……
 
 
  『吶……奶奶,妳真的可以聽見我說的話嗎?妳真的可以再給我一次我想要的東西嗎?』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突然想起那時候的事情呢?
 
 
  『我好像要一個堅強、開朗且活潑的自己,總是受人親近、愛戴的自己,我真的、真的好像要……』
 
 
  我的願望,奶奶她真的聽得見嗎?
 
 
  不,我想根本聽不見吧,不然的話,她早就給了我堅強勇敢的自己了……
 
 
  此刻,一股溫暖的溫度從我雙手上傳來,一雙柔軟的手牽著我的手的畫面也從我腦海裡一閃而逝,而那雙手的感覺和溫度,就和……
 
 
 
  這時我的餘光看見一把長長的木棍往我的身上迎來,當下我原本應該趕緊閉上眼睛,咬牙承受接下來的痛苦才對。
 
 
  但是,為什麼我沒有閉上眼睛?反而,我的身體好想出手反抗,一種想要站起來並且擋下長柄刷手把的慾望油然而生,感覺有一股力量在我背後努力推著我似的……
 
 
  但是,不行,我還是辦不到!
 
 
  我的懦弱擊潰了在背後推我的不知名力量,我又縮起身子並雙手抱頭,想承受這一擊。
 
 
  但原本以為疼痛會傳到我護頭的雙手上,可是我卻聽見有人撞在一起的聲音,牆壁右側也傳來一股微弱的震動。
 
 
  我緩緩睜開一隻眼,在看見發生的景象之後,我突然瞪大了眼睛。
 
 
  那名大姊頭和一名女同學跌坐在右側,她們都一臉錯愕地看著我的前方。
 
 
  我用顫抖的視線往那裡看去——趙舜凱站在人群的中間,右手往前伸出,就像方才推了某個人似的姿勢。
 
 
  ……趙舜凱他,救了我?
 
 
  「別欺人太甚了,你們幾個……要是誰敢再欺負姿羽,我就對她不客氣。」
 
 
  聽到趙舜凱這麼說的瞬間,我難以置信地倒吸了口氣,一隻手摀住嘴巴,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被拯救了,卻還是哭了出來。
 
 
  我好高興……明明這麼的高興,為什麼我好想哭?
 
 
  「以後誰欺負妳,和我說。」
 
 
  趙舜凱伸出一隻手,想要扶我起來。
 
 
  「我會讓對方再也不敢碰妳。」
 
 
  我身體重重地怔了一下。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會想哭了,因為這實在太不值得了!趙舜凱明明條件這麼好,實在非常不值得為我來與大家為敵!
 
 
  我會拖累他的,不能這樣!我只是沒有用的小配角,沒有資格配上他那樣的人!
 
 
  我努力撐起自己顫抖無力的雙腿,越過趙舜凱,並且逃離這裡……
 
 
  我躲在沒有人會發現的教職員停車場角落,一直到下午。
 
 
  我想了好多事情,但我總是想不透,為什麼趙舜凱要幫助我呢?為什麼那樣的人,會想要幫我這種毫無存在價值的角色?
 
 
  我將臉埋進雙膝裡。其實我會被人排擠,追根究底也是自己的錯,就連別人幫助了我,我就連一句謝謝都說不出口,只會受寵若驚,並逃離那裡。
 
 
  我無法容下別人的溫暖,因為我的心是冰凍的,深怕心被融化而氾濫,只好逃離別人對我溫暖的對待。
 
 
  我究竟在害怕什麼?讓心被解凍不是好事嗎?還是說,我是怕趙舜凱和我親近了以後,他也會像我一樣,被人給討厭嗎?
 
 
  大家都討厭我,為什麼我還要去為了別人著想呢?把他占為己有不是很棒嗎,可是為什麼我會不准自己那麼做呢?
 
 
  一堆連我自己都想不透的問題不斷重複在腦中思考,我已經連尋找答案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將雙手握緊……那時候傳來的溫度,那雙手的溫度,就和出現在垃圾袋裡的那個身體一樣……但那個身體究竟是誰的?
 
 
  好熟悉,卻也好陌生,好想知道身體的真實身分,但是我已經那樣無視趙舜凱的好意,他還會願意給我看他所說的「證據」嗎?
 
 
  ……我真是,懦弱得無可救藥的人啊。
 
 
 
 
  打掃時間,我回到班上的時候,趙舜凱的座位已經空了,看來他是早退回家了。
 
 
  當下我湧上一股罪惡感,我早上那樣的行為,是不是讓他感到失落了呢?
 
 
  如果有勇氣的話,我好想和他道個歉,但是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那樣的勇氣,或許我會一直這樣下去,依然是個無可救藥的人。
 
 
  我默默地將滿了的垃圾袋拿到生態水池後方翻找,果然找到了最後的那一隻左手,並打算將它先藏入草叢的時候,我看見了一個紙箱被擺在草叢後方,靠近圍牆的角落。
 
 
  上前一看,發現紙箱上留有張字條,我將字條拿下來仔細看了看後,瞪大了眼睛——
 
 
  是趙舜凱留下的,他說這裡面裝的,就是他所說的「證據」!
 
 
  我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拆開紙箱,想看看裡面究竟是裝了什麼,到底是什麼「證據」,讓趙舜凱如此的肯定這身體不是被人殺害的屍體呢?
 
 
  我打開紙箱後,第一眼看見的是一頭黑髮!難道……
 
 
  我將裡面的東西緩緩拿出紙箱,一顆還有溫度、肌膚還有彈性的人頭從裡面被拿了出來,接著在我看見這顆人頭的長相後,我的重重地倒吸了口氣——
 
 
  這個身體……
 
 
  是我自己!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386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筱篠
等好久了

06-08 21:56

小魚兒
讚啦!!!等你好幾天了我睡覺前都失望捏 好幾天沒出 終於有了

06-08 22:43

神鬼一笑
終於更新了 等好久

06-08 22:43

乂小葉乂
哦哦!!來了~

06-17 17: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相同的溫度... 後一篇:[達人專欄] 相同的溫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ermis巴友們
淺談動漫作品改編,Media Mix商法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9980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