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絕三雲柳。陌路。一

作者:梧霜│新絕代雙驕3│2009-04-24 18:23:52│巴幣:0│人氣:1260
回萌第一發(開小花)
不過很亂七八糟我知道(囧)
江雲被我寫壞了(逃)




--------------------------------------------------------------------------------

  為什麼她總覺得,他和她,他們,從來就沒有改變過?
  她看著他走,一步一步,卻沒有過更近的距離。
  明明是一條徑子向前,沒有拐彎沒有岔口。
  卻是一條,漫漫地,陌路長途。




  神劍門。
  自仇皇殿被挑滅之後,江湖上便再也沒有「仇皇殿」這個名詞,取而代之的便是神劍門,一個新興的門派,是她和他共同建立的。
  武林有了新的氣象。
  神劍門是為了什麼存在,仇心柳相當清楚。
  「嗖」,一支箭精準地釘上靶心。
  在那之前已經有七八支箭在靶心上了,仇心柳茫然地看了看,終究還是搖搖頭走向箭靶取下所有箭枝。
  沒有辦法空白。
  不曉得當初是誰說他並不勤於練劍,只是把心中的疑問寄託在劍上不斷揮舞,直到腦中一片空白。
  現在她幾乎射穿七個箭靶,卻依然沒有任何空白的跡象。
  甩甩幾乎紅腫的手,仇心柳選擇放棄,默默地收起了弓箭。
  冷冰冰的,她穿越的那條長廊,就像盡頭階梯上那房間的主人,沒有感情。
  仇心柳不是沒有懷疑過,但她非常確信,當大家都說江雲變得有人情味、有笑容的時候,她和他說話時,他對自己一貫的那張冰塊臉,絕對不是錯覺。
  神劍門是他們一起創立的。
  但神劍門是為何而存在?
  她想替爹娘贖罪、想替自己贖罪,當年仇皇殿犯下太多錯誤,而她仇心柳別無選擇,只有贖罪一途。
  但本該也是受害者的江雲卻淡淡地說自己也想幫忙,她聽見時,著實震驚了許久。
  可後來仔細想想,也許他也是想贖罪,畢竟他也犯了許多不該有的錯誤,仇心柳是這樣認為的。
  所以他們,什麼關係也沒有。
  她羨慕若湖啊,江瑕對她是百般呵護,上次她偷偷出走神劍門跑去桃花谷的時候,才知道若湖有多幸福。
  為什麼堂兄弟可以差這麼多?
  別說關心她了,哪怕只要是微笑也夠,可仇心柳從沒見過江雲面上有過變化。
  雖然後來江雲特地來接她回去的舉動讓她覺得也許沒那麼糟,但日子久了她就會發現,好像是她想太多。
  因為他永遠是默默地走在前頭,而她默默地在後頭跟。
  她一向是任性妄為的她知道,若不是她也不會偷偷出走神劍門。

  所以再讓她任性一次吧。
  這次她想找到些什麼,而不是看著別人來刺痛自己的傷口。




  直到午膳時江雲才發現辰時之後就沒再見到仇心柳了。
  沉吟半晌,還道是她身子微恙在房裡休息,江雲緩步來到仇心柳房門前輕敲幾下。
  思索著仇心柳平常的習慣,午膳之前仇心柳應該在練功場上指導門下弟子修練才是,辰時之前他還看見仇心柳背著短弓往練功場去,待到午膳前江雲前往練功場時卻發現門下弟子自行修練,仇心柳?連個影子也不見。
  沒有回應。
  江雲站在房門前細聽一陣,發覺房內根本一點動靜也無,急急推開房門一探,「心柳?」
  沒有人在。
  房內收拾得相當乾淨,看來也才離開不過大約一個時辰左右,想起上次仇心柳也是搞了這不告而別的把戲跑去桃花谷,江雲不由得無奈地嘆了口氣。
  嘴角卻是微微上揚的。
  他不知道啊,自小和她一起長大,可她的心思,江雲永遠還有摸不透的地方。
  簡單地環視房內一遍,沒有什麼異樣。
  帶上房門江雲決定還是自己去找仇心柳回來,雖然上次是仇心柳留書告知自己去向而這次桌上什麼也沒有,但是有了前車之鑑,江雲也就認為這次應該也是去桃花谷。
  儘管他直覺有些不對勁。
  簡短交代門內事務,江雲貫性地帶上一把輕劍防身,然後啟程前往桃花谷。
  他是還蠻有把握可以找回仇心柳的,只是他不知道這次花上他許多時間,還讓自己東奔西跑大半月。
  於是當仇心柳從四海向西往赤血巨木的方向走的時候,江雲正借道四海往東前往桃花谷。




  從神劍門到赤血巨木並不會很遠,三個時辰後仇心柳到達赤血巨木底。
  仇心柳來過這裡幾次,第一次是為了碧血玉,第二次她在這裡走上與爹娘相悖的道路。
  明明是不好的回憶,但她就是下意識地往這裡走。
  也許仇心柳想循著他們曾走過的足跡,就可以找到出了差錯的地方在哪裡。
  不管是她還是他還是他們。
  揪緊了胸口。
  仇心柳始終沒有說,她知道鐵面人是誰,她知道江無缺是誰。
  七歲那年她瞧見還叫做解星恨的江雲偷偷闖進牢房,而被江雲厲聲嚇阻的她並非真的想向仇讎打小報告,她只是想看看冰塊臉失措的時候。
  誰知道,他還是一貫地冷漠,就像在自己臉上劃開一道口子的劍鋒一樣,冰冷無情。
  後來在她離開牢房之前,儘管她只是匆匆地撇了被鐵鍊鎖在牆上的人一眼,敏銳的她雖然立刻就發現那是個熟悉的輪廓,但僅止於此,她不懂,也不想貿然多問。
  這個疑問她雖然一直藏在心中沒有問出口,但隨著年紀漸長,有些她不曾懂得的事情,也會漸漸地懂。
  直到她親耳聽見。
  然而仇心柳卻始終沒有說。
  離開神劍門時是卯時六刻,現在樹梢上已經是落日十分。
  還是趕緊回四海找個落腳處吧。




  對江雲而言,仇心柳是個很重要的存在。
  只是他實在太不善於表達了,在仇心柳面前,他能做的,就是用一貫的冷漠來掩飾自己的失措。
  所以江雲不是不在意她,反而就是太在意,所以他找不到恰當的時機和她說明。
  關於這點他曾在上次去桃花谷的時候被江瑕好好地笑了一頓,然後故做老成、煞有其事地拍拍他的肩,最後只說了一句他到今天還沒想通的話,『你真的太木頭了。』
  想到這次還有可能被消遣一番,江雲沒來由地開始頭痛。
  在宜昌宿了一夜,江雲抵達安慶歇腳時已經過了未時,估計再一個半時辰後便可以抵達桃花谷。
  雖然他懷疑以他的腳程要追上早他約兩時辰出發的仇心柳應當輕而易舉,但到現在還未見其人影讓江雲開始懷疑仇心柳去向,不過既已來到桃花谷,就去看看也無妨,說不定他的擔心一切也是多餘。
  事實證明他似乎大錯特錯。
  「大哥?什麼風把你吹來的?也不先讓人帶信通知一下。」剛巧江瑕方出魚兒居,就在魚兒居前的通道口碰上了。
  江雲隱隱聽出了事情並非他所想,急問,「瑕弟,心柳可有來此作客?」
  只見江瑕茫然地看著江雲,腦子裡飛轉著幾個念頭,頓時豁然開朗,直接就切入了話題中心,「心柳又離家出走啦?」
  有時候他對江瑕這種一箭中標的殺傷力感到毫無招架之力。
  江雲頭疼地抵著太陽穴,點點頭。
  然後他看到向他招招手轉身返回魚兒居的江瑕表面上強作鎮定,但其實江瑕微微顫動的雙肩已經把他出賣了。

  不過此時江雲心下已經先涼了半截,因為他現在是完全沒了方向去找仇心柳。

。未完待續。

雙主線行進XD
雖然是有意交叉進行但我發現心柳的部分比較好寫(汗)
咱們的江雲是塊大木頭啊(抱頭)

不過在這裡面誰都不像誰,
連江瑕也壞了(踹)

結論是只有心柳比較正常?(巴飛)


以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36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絕代雙驕三|絕三|雲柳|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七
好看好看啦:)

04-26 14:59

梧霜
呵呵,閣下喜歡就好:)05-02 11: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tsubasa95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幻四樓紫。夫妻相性百問。... 後一篇:絕三雲柳。陌路。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09335511大家
喜歡小說的各位可以到我的小屋看看《生平記述完結後的異世界自由人生》和《仙野縣的嶋上晴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