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相同的溫度:04

作者:海犬│2013-06-03 22:42:04│贊助:47│人氣:765
  今天當鬧鐘響的時候,起床時發現爸媽已經出門了,讓我覺得心情輕鬆了許多。只要爸媽不在家時,我就覺得心靈稍微能夠得到紓解。
 
 
  不過也只是短暫的解放而已,因為今天依然是要上課的日子,這種紓解無法持續太久。
 
 
  我洗完臉刷完牙之後,換上制服,出門前再次到頂樓的小倉庫看一下那身體的情況。
 
 
  打開門時發現,兩條腿已經變成一個下半身了,腰部以下完整地呈現出來。雖然當下有些害羞,但從分別性別的部位來看,就更能確定這個身體的主人是女性了。
 
 
  然而右手掌也已經變成一隻完整的右手,它的手臂也一樣又細又漂亮,白晢的皮膚彷彿可以反射陽光,散發出淡淡的白色柔光。
 
 
  很難想像這是人的身體,竟然如此的美麗,簡直就像天使一樣。
 
 
  我走上前,雙手握住那隻手的手掌。感覺好溫暖,明明我的體溫和它一樣,但是它所帶來的溫暖卻不是身體上的感受,而是心靈的溫度。
 
 
  雖然很怕昨天那名男同學會認為我是殺人兇手,但是我實在無法將這身體給丟掉,我好像已經對這身體上癮似的。
 
 
  因為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麼親密和人的身體接觸過了,沒有朋友、家人也漠不關心的我,早已忘了和人牽手的感覺了。
 
 
  人與人之間的擁抱、甚至是親吻,到底是什麼樣的感受呢?光是想像,就覺得非常溫暖、非常幸福。
 
 
  我好想和自己親密友好的人互相擁抱,好想和家人處得好,時不時給予關愛的親吻。小學時,總是看見其他同學,被家長愛心地接送,在離開前還會送上額吻才道別。
 
 
  好羨慕,我真的好羨慕那樣的人生。但是我為什麼會生在這種家庭呢?爸爸、媽媽難道不愛我嗎?
 
 
  不,其實我知道的,他們愛我,但是卻用很剛直、強硬的態度來愛我,希望我完美無缺、希望我超人一等。
 
 
  但是,我就只是平凡的人而已啊……究竟是什麼時候,爸媽開始不斷逼迫我一定要做到最完美呢?
 
 
  我已經,想不起來了……
 
 
  我將這隻右手緊緊抱在胸前,心中酸澀的感受化作悲哀的眼淚,從我的眼角上淌流而下。
 
 
 
 
  來到學校,我很害怕那名男同學已經將事情給傳開了。但是在我進入教室後,每個人的眼神卻和以往一樣,彷彿我像個隱形人似的,就連看也不看我一眼。
 
 
  太好了,或許那個人並沒有將昨天看到的景象給說出去。雖然我和他不是很熟,但總是相處在同一間教室快兩年的時間,我倒是觀察到一些同學的個性和行為。
 
 
  那名男同學名字叫趙舜凱,是所有老師眼中的資優生,校排成績總是在前三名徘徊,但他卻也是所有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因為他總是我行我素。
 
 
  他家離這所學校很近,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來這裡上課的。七年級時有舉辦一次運動會,他家長也有來學校參觀,以他父母的個性,應該也不會強制他來讀這所嚴格的國中才是。
 
 
  而他的運動細胞也很好,運動課不管考的是哪種項目,也總是可以拿到全班第一名的成績。
 
 
  再加上外表也非常俊秀,因此受到不少女同學的青睞,朋友也很多,簡單來說就是所謂的完美型,和我是完全不同次元的人。
 
 
  雖然我當初進入這個班級時,一開始也總是無法將目光從他身上移開,但是後來越來越多比我更漂亮、功課更好的女生漸漸追求他時,我便努力忘卻自己對他的愛慕了。
 
 
  我將視線轉向他的坐位上,雖然知道他早自習並不會乖乖坐在位子上,而是會到好哥們的旁邊聊天,但我看見他桌子和椅子上並沒有書包,代表他應該還沒到學校。
 
 
  其實這也很常見,以前還對他有愛慕之心的我,一到學校第一件事情就是尋找他的蹤跡。之後發現他非常喜歡遲到,而且每次來的時候手上都拿著空的早餐袋,代表他應該是邊走邊吃早餐,悠閒自在地走路上學。
 
 
  好羨慕那樣的勇氣和個性,他完全不會害怕生教組長或老師的斥責,有好幾次都看見他被學務主任叫過去訓話,卻也都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
 
 
  明明遭受到大人震耳欲聾的吼罵聲,要是我早就嚇得哭出來了,但他卻彷彿認為那是遠方不足以在意的雷聲似的。
 
 
  那樣的男生,身上散發著非常強烈的安全感,感覺只要在他的懷裡,就算世界末日也不會感到害怕,我想他將來的女朋友,一定會非常幸福吧……
 
 
  好羨慕、真的好羨慕。明明身邊充滿可以幸福到快要死掉的事物,但對我來說,簡直就像看得見,卻永遠到達不了的遠方恆星。
 
 
  想到這裡的我,胸口就覺得好難受……
 
 
  「真的假的啊?那真的是舜凱說的嗎?」
 
 
  這時,我聽到一名女同學的聲音從後方傳來,雖然她刻意用氣音說話,但還是被我給聽見了。
 
 
  趙舜凱他……難道已經把事情說出來了嗎?!
 
 
  「我騙你幹嘛啊!他真的直接找我,要我去傳話的耶!」
 
 
  原本以為那個女同學是在說趙舜凱昨天看見我拿走一隻手的那件事,但聽到她的死黨說出這句話後,我就覺得應該不是指昨天的事。
 
 
  「為什麼他要找一個自閉兒啊?我怕舜凱和她說話,會被自閉症傳染耶!」
 
 
  「白癡喔,才不會那樣哩,你當他是誰啊?我只是很納悶,他要找那個人做啥?」
 
 
  其實我早就知道,班上大部分的人都用那種非常難聽的詞來形容我,但我卻沒有反駁也沒有生氣的餘地,因為我的個性就真的像她們說得一樣。
 
 
  但是現在不是在意這件已經習慣的小事的時候,因為聽她們的對話來解釋——趙舜凱要找我?
 
 
  當下一股欣喜夾雜著不安的感覺從心中竄出,前者是因為他竟然要找我過去,不管是為了什麼事,他願意和我說話我就覺得好高興!
 
 
  後者的不安,則是我很肯定他應該是為了昨天的事情,才想找我過去的吧。
 
 
  以他的個性來說,應該不會害怕與一名殺人兇手交談,甚至打算揭發我的罪名。當然我也想到,他光憑語言無法直接定我的罪,而想把我找過去問話的。
 
 
  想到這裡,害怕的感覺就減去許多了,因為人並不是我殺的,我沒有理由害怕,只要實話實說就可以了……
 
 
  「喂!周姿羽,舜凱找妳,他人在圖書館等妳。」
 
 
  一名女同學口氣不是很好地對著我說,而我則因為心中的喜悅而沒有受到對方帶刺的語氣給刺傷,努力抑制住想要微笑的衝動,冷冷地點了點頭。
 
 
  「呿!被舜凱找不高興就算了,那是什麼態度,看了就不爽。」
 
 
  「算了、算了,還是不要在她旁邊待太久,我怕會被自閉症傳染。」
 
 
  兩名女同學離開之後,我便起身前往圖書館。雖然心中還是有非常強烈排斥與人接觸的感覺,光是和趙舜凱四目相對我就快要暈過去了,我實在沒有把握可以和他對話。
 
 
  但是心中的喜悅還是驅動著我的雙腳,不斷往圖書館前進。
 
 
 
 
  依照學校的規定,圖書館是早上第一節課才開放,早自習是禁止學生離開教室在外走動的。
 
 
  我算是第一次違反這條校規,到達了關著燈的圖書館。其實我方才還很擔心,或許是那兩名女同學演出來,想要捉弄我的戲碼——趙舜凱根本沒有找我,是她們想看我笨笨地在早自習時間,來無人的圖書館找並不在的人吧?
 
 
  但在看見昏暗的圖書館裡面,有一名俊秀到令我心跳加速的男生時,我心中的大石才終於被放下。
 
 
  我不敢一直看著他的臉,所以進入圖書館到他面前的路上,我都是低著頭前進的。
 
 
  他原本手上拿著一本小說,似乎是在等我過來的期間,用來打發時間用的。
 
 
  「呃……請、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果然,我就連這麼簡單的一句話都說不好,真想打自己一巴掌,簡直太沒用了!
 
 
  我說了這句話之後,對方並沒有回應,而我低著頭,只能猜出他現在大概愣愣地站著,或許是沒聽懂我方才模糊不清的話語。
 
 
  我緩緩抬起頭來,此時發現我的雙眼正好和他那漂亮的眼眸相對,讓我的心臟彷彿沸騰似的,趕緊將臉撇向一邊。
 
 
  但我卻發現他也一樣將臉趕緊轉回前方的書架,還舉起手指騷了騷臉。看來我真的不適合和人溝通,總是造就如此尷尬的場面。
 
 
  好想逃跑,雖然覺得和他獨處一室令我感到雀躍,但我卻有一種非常想逃離這裡的感覺。
 
 
  「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問妳……關於昨天那隻手的事。」
 
 
  ……果然沒錯,或許他真的認為我是殺人兇手了。看他的模樣如此冷靜,感覺真的好厲害,面對一名可能是殺人兇手的我,卻還敢和我獨處一室,他的勇氣和我相比,實在強太多了。
 
 
  「……你、你認為我是兇手嗎?」
 
 
  我這麼問,其實不用問也知道答案了……
 
 
  「兇手?難不成妳覺得那是具屍體?」
 
 
  「唉?難道你不那麼認為嗎?」
 
 
  他的回答令我詫異。一個被分離的身體,怎麼看都是被人殺害、並且支解下來的屍塊呀?
 
 
  「妳應該早就發現,那身體沒有腐爛,而且還有體溫和脈搏吧?那樣的話,算是屍體嗎?」
 
 
  我有些驚訝地看著他,他的表情似乎是在說一件很輕鬆的事情般,雖然沒有看著我,而是邊說邊看著書架上的書,但總覺得他想表達一件我一直都沒想過的道理。
 
 
  沒錯……一具屍體真的會有體溫和脈搏,而且不會腐爛,還會生長的嗎?
 
 
  但是,那個若不是屍體,那麼究竟是什麼呢?
 
 
  「原來妳認為是有人被殺害呀?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還以為妳知道是怎麼回事,所以我才想問妳的呢,看樣子妳似乎毫不知情。」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妳放心吧,沒有人殺害任何人,也沒有人被殺,那並不是一具屍體。」
 
 
  這句話簡直救贖了我,原本擔心有誰殺了誰,又是誰被殺而感到無比沉重的壓力。可是,既然那不是屍體,那到底是……
 
 
  「你、你怎麼這麼肯定,那不是一具屍體呢?或許是屍體的主人有什麼超能力,讓死去的身體能夠復活也說不定呀……」
 
 
  我知道這麼推測應該很可笑,但是既然那身體的形況都那麼不現實了,我只能想出不現實的理論來解釋它。
 
 
  「因為我有證明那身體不是屍體的證據,當妳看到那個東西時應該也能明白了。但是,或許在妳看見我擁有那個東西的時候,會覺得我人有問題……」
 
 
  「什麼……東西?」
 
 
  「在給妳看那個東西之前,我想聽妳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的看法,這樣我才好做解說。可以和我說說看嗎?」
 
 
  聽見他這麼說的我,當下不知道有多高興,只能微微瞪大眼睛,告訴自己現在正和人說話,而且還是自己喜歡的男生說話!
 
 
  但是,我真的有這個資格嗎?我真的有體會這種喜悅的資格嗎?
 
 
  雖然心中不斷對自己提出不信任的質問,但是我還是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他……
 
 
 
 
  「原來如此,妳是因為看見那天垃圾袋裡,長滿了蟲子才斷定那顆頭是一具屍體呀?」
 
 
  我和他坐在圖書館的小桌子,互相面對面說話。雖然圖書館裡除了我們以外沒有其他人,連電燈也都沒有打開,但是窗外的陽光至少能讓我看見對方那俊秀的臉龐。
 
 
  久了之後,我能注視著他臉的時間漸漸變長了,而且只要看著他的樣子,我就覺得好幸福。
 
 
  如果這一刻能夠永遠停留就好了,真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像這樣和他說話,我的要求並不多,一個禮拜能夠說上一次話,我就覺得很高興了。
 
 
  「聽妳剛才說,我才明白為什麼那天垃圾袋會發臭、長蟲了,那根本不是那顆頭的問題。」
 
 
  「為、為什麼這麼肯定呢?」
 
 
  「如果肉體腐敗到都已經可以養蛆了,那麼樣子一定很難入目,但是妳卻說還看得出來臉的長相,代表那蟲的源頭並不是那身體的頭,而是另外一個東西。」
 
 
  「不能理解……」
 
 
  就算不願意否定,但是實在很難相信他的說法。因為只是光由我口頭述說而已,卻感覺他好像也曾看過那顆頭似的,馬上就相信那個臉還完整,就連我也覺得或許是那天太過慌張,看錯了而已。
 
 
  況且看得出樣子,不代表那臉沒有腐爛,但他究竟是有什麼根據可以這麼肯定呢?
 
 
  「妳說昨天在敏慈的抽屜聞到相同的臭味,而以為她可能也是兇手,對吧?」
 
 
  我點了點頭。賴敏慈就是那名大公司老闆的千金,擁有潔癖的女同學。
 
 
  「其實我也注意到了,她最近都用沙拉來當早餐,以前我都看她吃看起來非常美味的食物,為什麼會突然改變了呢?其實仔細想一想,垃圾袋長蟲和她突然換吃素的關係,很容易就連貫在一起了。」
 
 
  聽他這麼一說,我也突然閃過了一個想法。難道說……
 
 
  「呵,看妳的樣子應該也有頭緒了吧?沒錯,敏慈很喜歡把東西往抽屜裡面塞,因為她很愛乾淨,無法忍受有東西在桌上,總是把桌面保持得非常乾淨,但是卻是『眼不見為淨』的想法。所以很有可能是那天,她把某種很容易壞的肉類早餐放入抽屜,結果忘記了,到了下午才把它丟掉。然而在這種大熱天,肉類食物更容易腐敗,只要把它放著,光是味道就能吸引蚊蟲,若把它放在室外,尤其是垃圾集中場的地方,不過多久就會成為蒼蠅繁衍的最佳場所了。」
 
 
  這麼回想起來,那天潔癖女也催促著我去倒垃圾,但就算她很愛乾淨,應該更不想和我說話吧?
 
 
  「然而她應該是害怕了那種臭味了吧?所以這幾天都不敢吃肉類食物,所以只吃素食,這樣解釋就說得通了。」
 
 
  「……可是,就算很有這個可能,但你怎麼這麼肯定,我那天不是看錯呢?或許那顆頭真的腐敗了呀。」
 
 
  「我說過我有證據了。但是在給你看那個證據之前,能不能帶我去看妳帶回去的那些部位呢?」
 
 
  「這、這個……」
 
 
  「我會和妳說那是誰的身體的,但我現在還不能說,只能說是一個很重要的身體,所以妳一定要好好保管。妳說妳只撿到兩隻腳掌和右手對吧?而且還會生長,那麼我推測,除了頭以外最後的部分,就剩左手了。」
 
 
  「嗯……我猜,左手大概會在今天的垃圾袋裡出現吧。」
 
 
  「其實我也很好奇為什麼那個身體會自己出現在垃圾袋裡面,但是這種沒有根據可言的超自然現象,沒有找解釋的理由了,就來看看那身體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再說吧。」
 
 
  我輕輕地點了點頭,但總覺得好奇怪,他為什麼會知道這個身體是誰的呢?
 
 
  總覺得他想隱瞞,卻又打算透露線索讓我猜。可是現在的我,已經沒有思緒可以去做推測了,因為我滿腦子,全都是和他聊天的愉悅感。
 
 
  ……或許那副身體的真實身分,真的是天使也說不定。是幫助我和喜歡的人聯繫起來的天使,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我一定會好好保管它的!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330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小魚兒
頭香!! 超好看滴 拜託每天持續更新

06-03 23:05

輕飄飄
小弟大膽認為那個男同樣 知道很多內幕

06-03 23: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相同的溫度... 後一篇:[達人專欄] 相同的溫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