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假面騎士FUTURE FANTASY:W 第五章

作者:真壁達哉│2013-06-02 15:08:11│巴幣:10│人氣:431
對不起各位這篇富奸了快一年(磕頭)

那麼趕快開始吧!
------------------------------------------------------------------------------------------------------------------------

05.如果你的家庭和八點檔一樣複雜你也只能認了

「涼貴!把JOKER記憶體插好!」我大喊。

「啊?」涼貴不懂我要做什麼。

「媽啦就像平常那樣!趕快插好!」我又大喊。

幸好涼貴照做了,不然我一定掐死他。

我把FANG記憶體折疊好,然後插進W DRIVER。

「好啦,上吧!」涼貴自信滿滿的衝向TABOO摻雜體。

「FANG!JOKER!」

在腰帶發出音效的同時,原本衝向TABOO摻雜體的涼貴就很豪邁的趴倒在地上。

至於超一號則是一邊保護涼貴的身體,一邊和那隻貓變身成的摻雜體對抗著。

「好痛!?」涼貴操縱的那一邊的手摸著鼻子。

「抱歉啦,貌似變身成FANG系形態時的身體是用我的。」我說著,然後衝向TABOO摻雜體。

我啟動ARM FANG,開始用ARM FANG狂斬TABOO摻雜體。

「有兩下子,但這樣又如何呢?」TABOO摻雜體飛到了天上,照樣用能量砲攻擊著我們。

我的腦中對每一發的能量砲都自動產生了100種以上的迴避方案,於是每一發的能量砲都被我完美閃過。

接著我啟動了MAXIMUM DRIVE,高高的躍起。

「FANG STRAIZER!!」我作出了一記旋轉飛踢。

這記攻擊重重的擊倒了TABOO摻雜體。她也變回了冴子,重重的摔在地上。

「打贏了。」我解除變身。

倒在一旁的涼貴醒了過來,然後摸摸鼻子自己站了起來。

我則是準備去撿那支TABOO記憶體。

「沒有破壞成功啊……」我抓抓頭,把那隻記憶體撿了起來。

突然,不知為何,地上冒出了黑色的奇怪液體。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液體,但是我的心裡感到強大的畏懼,拿著記憶體的手也鬆了開來。

「哈哈哈……不愧是來人的後代,果然是個俊逸之才。」那傢伙……如果沒看錯的話是TERROR摻雜體!他的背後還跟著CRAYDOLL摻雜體!

「父親大人!?」冴子也露出畏懼的神情。

我看了看一旁的涼貴,他居然還很淡定,活脫脫就像是喝過了20打的淡定紅茶似的。

「你們是博物館組織吧?為什麼要來找神泣?」涼貴問著TERROR摻雜體。

「哈哈哈……一切都是為了家族團圓啊。畢竟我們可是地球選上的家族啊,我們要淨化這個世界,因此哲央的『地球智者』力量是不可或缺的。」TERROR摻雜體變回了人形,他應該就是園咲琉兵衛了。

「地球……智者?」這就是我的能力?

「想必你也察覺到了吧哲央,你能在一秒之內閱覽至少上兆筆的地球記憶,你的能力甚至比來人還要更強。」琉兵衛說著。

所以……我真的是園咲家的後代?喂喂這不科學啊……

「哲央啊,和我們走吧。」琉兵衛對我伸出手。

「做你的白日夢吧,我不會跟你們走的。」我回神,將LOST DRIVER戴上。

「接住!」超一號貌似打贏了那隻貓,他把我被叼走的CYCLONE記憶體丟給我。

我變身成CYCLONE,然後開始攻擊琉兵衛。

「喔……你的拳腳功夫也不賴,但是到此為止了。」琉兵衛變身成TERROR摻雜體,地上開始冒出了不祥的氣息和黑色液體……

「靠……」我想逃,但是動不了。
我的內心已經被恐懼吞蝕。

就在這時,有一個水藍色的人影快速從我面前閃過。

「NAZKA!MAXIMUM DRIVE!」

我只是稍微讓人生跑馬燈跑了一下,TERROR摻雜體就倒在地上。

「ZONE!」

那水藍色的人影插入了ZONE記憶體,我們馬上被傳送到一間暗室中。

「還好趕上了,不然你們會被幹掉的。」那個水藍色的假面騎士解除了變身。

那個人長得和涼貴很像,而且好像在課本裡看過……

「須藤霧彥!?」天哪我今天怎麼遇到一堆不科學的事……

「不可能!須藤霧彥明明在九十幾年前被……」涼貴不解。

「我來解釋吧,須藤,先到主控室去。」有一個女人走了出來。

「我知道了。」霧彥聽到那女人的話,便離開了。

那女人穿著像是技師,目測大概三十五歲,不知為何她看我的眼神有點不同。

「哲央,我終於見到你了……」那女人摸著我的臉,悲傷的看著我。

天啦……為什麼一堆人都要跟我攀關係啦……

要是這女人不給我一個合理的答案,我想我會崩壞。

「神泣哥哥,你認識她嗎?」琉乃問我。

「不認識。」我有點無奈。

「也對……畢竟是那麼久以前的事了……」那女人看著我。

「這麼說起來,你認識神泣?」涼貴問著她。

那女人擦乾眼淚,說了一句話。

「是的,我是哲央的親生母親。」

好樣的,這下我家家庭情況比東京地鐵圖還複雜了……

不過……說到母親,我對我六歲以前的記憶都覺得好模糊。

有記憶以來,我就是在姓江戶川的人家裡生活。

我也以為那個姓遠藤,對我很好的那位女性就是我的親生媽媽……

「這……小姐您在開玩笑吧?」涼貴也呆滯的看著那女人。

「我一邊帶你們去主控室,一邊和你們解釋吧,拜託你們了。」

這個女人的名字叫作園咲律美,是園咲來人的孫女。

作為園咲家及園咲來人的後代,她繼承了來人的地球圖書館能力和SHROUD,也就是園咲文音的機械技術。

也因此,財團X有想要攏絡她的想法,但是當時才十七歲的律美拒絕了,她已經知道這只會助紂為虐。

想當然爾,財團X不可能就這樣放過律美,他們強行把律美抓到財團X在國外的秘密研究機構。

律美永遠忘不了當時財團X的人是如何對待她的。

根據律美的說法,當時財團X想製造出超越NEVER的戰鬥士兵,這個計畫被稱作WARLORD計畫。

而財團X的人把主意動到律美的身上。

他們不知道用誰的資料,製造出了兩名WARLORD。其中一名WARLORD被放到囚禁律美的房間裡。

當時律美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這個女的只要你不殺她,要怎樣都隨你高興。」研究人員對那名WARLORD說。

「真有趣。」那名WARLORD冷笑。

「上頭交代你的事,記得要做啊。」研究人員說完之後,便離開了。

「來享受地獄的滋味吧……」那名WARLORD走向律美,二話不說馬上把她身上的衣服全部扯爛。

律美講到這裡,她突然又落淚了。我們急忙安慰她,她才繼續說下去。

總而言之,律美因為那名WARLORD的關係有了身孕。

財團X為了防止律美自殺,將她的手腳都綁了起來,嘴裡也塞了布條以防她咬舌自盡。

更別提財團X對律美做了各種恐怖的實驗。

在律美懷孕六個月的某天早上,她睜開眼,發現現場的研究人員全數被打昏。

出現在她面前的,是兩名戴帽子的偵探。

「小姐,不要害怕。我叫左浩二,他是骸雲愁,我們是來救妳離開的。」

律美只想離開這個地方,便和那兩名偵探一起離開。

在回日本的旅程中,律美原本打算把孩子拿掉。

但是她做了一個夢。

夢裡,有一個小孩對律美說話。

「媽媽……妳不要我了嗎?」小孩淚眼婆娑地說。

夢裡的那個小孩融化了律美的心,也讓律美決定把孩子生下來。

之後,律美在浩二偵探和骸雲偵探保護下,在夢見町秘密的生活著,也把孩子生了下來。

那個孩子是個男孩,長得十分討喜。

律美在照顧他的過程中,漸漸能夠投注自己的愛在那男孩身上,最後那男孩變成了律美心中最重要的人。

但是好景不常,在男孩三歲那一年,財團X找到了她們。

這次他們要的不是律美,是那名男孩。

律美在迫於無奈下,將自己身上戴的項鍊戴在男孩身上。把他送到了位於鳥井坂的假面騎士WIZARD經營的孤兒院—操真堂。

操真堂的年輕女院長,也就是身為假面騎士WIZARD的操真月緒答應了律美。

「媽媽……妳不要我了嗎?」男孩淚眼婆娑的哭著。

「對不起,媽媽之後一定會來找你的……」

律美的故事到此結束。

但是我突然從回憶深處想起的是那個男孩的故事。

男孩在操真堂生活了一年,有一對姓江戶川的夫婦來到操真堂,提出收養那名男孩的申請。

月緒雖然想挽留他,但是這時的男孩心中,卻有了想要變強的想法。

都是自己不夠強,才沒辦法保護媽媽。

「月緒院長,我要跟他們走。」男孩說。

「你不要這樣,你媽媽不是故意要拋棄你的,你懂嗎?」月緒院長對他說。

「我知道……所以為了變強,我得離開這裡。我以後要找到媽媽,然後我要好好保護她。」

這句話打動了月緒院長,因此院長決定讓他離開。

就這樣,男孩得到了江戶川這個姓氏。

江戶川先生和他的妻子遠藤女士對男孩視如己出,就這樣男孩十五歲了,他也發現逐漸淡忘了某些東西。

男孩不想忘記他的過去,他知道他有得保護的人。

於是他和江戶川夫婦道別,當時國中畢業的他就自己出去闖天下。

很不幸的,這個男孩什麼都不會,但他卻在一次誤打誤撞下,到了一家地下鬥技場。

男孩發現了他的幹架天賦,兩年後便成為了那家格鬥場裡最強的鬥士。

雖然變強了,但是身為鬥士的男孩還是覺得他少了什麼。

某一天,一個帶著爵士帽,帶著手杖的年輕男子提出挑戰那名鬥士的要求。

想當然爾,那名年輕男子上場不到三分鐘就被打得鼻青臉腫送進醫院。

幾天後,那名爵士帽男子帶著一個箱子,又來到地下格鬥場。

「你真的很強耶!真是驚天地泣鬼神的強!」爵士帽男子笑著說。

「怎麼,又來找打?」鬥士輕佻地說著。

「要來我這裡工作嗎?薪水很優渥喔,還有冷氣可以吹。」爵士帽男子說著。

「為什麼挑上我?」鬥士失笑。

「因為我需要伙伴。」爵士帽男子笑容依舊。

「當你的同伴有什麼好處?」鬥士恥笑著爵士帽男子。

「我可以讓你比現在更強。」爵士帽男子將箱子交給鬥士。

鬥士打開箱子一看,裡面裝著一支蓋亞記憶體和假面騎士的腰帶……

那隻蓋亞記憶體的文字是C,代表著CYCLONE。

沒錯……我想起來了,過去那段模糊的記憶。

那個男孩……那個鬥士……

就是現在站在這裡的我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313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特攝小說|同人|自創角|穿越文|假面騎士

留言共 9 篇留言

所長
原來涼貴是被扁之後才會認識神泣的(?)

令人意外((你在意外什麼啦

06-02 15:31

真壁達哉
我以為你會對神泣的親生老爸提出疑點(?)
06-02 15:37
風見流星
讚!

06-02 15:40

真壁達哉
謝謝啦~~不過都沒人在意神泣他親爹到底是誰嗎XD06-02 15:47
風見流星
對哦...完全沒注意到

06-02 15:58

真壁達哉
可以猜猜看,所長剛剛猜到之後有點小崩壞XD06-02 16:01
晴風之人
哲央的SUN一瞬間下降好多喔~~

06-02 17:01

真壁達哉
那個SUN是指陽光形象嗎??XD
抱歉他只是比較愛吐槽XDDD
06-03 07:16
花生君
難道.....神泣他老爹就是那名有著zone的持有者!?

原本被迷霧籠罩的真相在次被撕開了一點

06-02 17:18

真壁達哉
猜錯囉~這裡ZONE的持有者是百年乾屍須藤(?)
而WARLORD有兩名
所以你想的人可能跟我說的不一樣~~06-03 07:15
joe
神泣的身世真的比八點檔還複雜哪@@

06-02 18:52

真壁達哉
改天搞不好翼是他兄弟琉乃是他私生女義經是他祖先這樣(喂不要這樣)06-03 07:19
晴風之人
我打錯了事SAN值
SAN簡單來說是精神值
當SAN值變0時就等於變成瘋子了
也有另外一種說法是...SAN值低的人常常會碰上一些怪東西XD

06-03 18:34

真壁達哉
那我覺得他的SAN值應該是負的(???????)06-03 19:09
晴風之人
負值阿!!
那還真是可憐(好多災難等著他~~)

06-03 20:01

真壁達哉
那當然~~06-03 20:04
五代雄介@希推し
難不成神器這麼會幹架是因為有warlord的......(消音

08-02 13:39

真壁達哉
你覺得呢??(燦笑)
08-06 19: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dennis8310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惡靈古堡:啟示UE 遊玩... 後一篇:假面騎士FUTURE F...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vlittlelu放寒假的各位
小屋更新繪圖 歡迎來看看喔喔喔喔喔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8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