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6 GP

[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願望:DAY 12

作者:海犬│2013-05-26 21:04:57│贊助:2,246│人氣:677
  昨晚,天還沒亮我就被手機鈴聲吵醒了。號碼不是音樂老師的,而是一組從來沒看過的號碼。
 
 
  我在昏暗的房間裡看著手機螢幕,因為暗適應而對光畏懼的雙眼不舒服地瞇了起來。看到手機上的時間顯示五月二十六日星期天,凌晨三點四十分。
 
 
  當下我才發現,我的右手痠痛且無力,比之前那次還要更加嚴重,甚至難過地顫抖了起來。
 
 
  右手的脈搏每跳一次時,都會傳來一股強烈的疼痛,彷彿火燒般痛苦。
 
 
  發現這個情況的我,就大概猜出是誰打電話來了。
 
 
  ……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生病呢?今天早上可是要賽前檢定啊!這種狀態下,陸婷郁能夠發揮以往的實力嗎?
 
 
  我發現右手就連按下通話鍵的力氣都沒有,拿著手機也不斷發抖,讓我非常著急。
 
 
  我趕緊換成左手拿手機,並按下通話鍵後放到耳邊。
 
 
  「David!不好了,剛才夜班的護士朋友通知我,婷郁她突然生了重病,情況很不樂觀,現在正在被急救!」
 
 
  聽到電話對面傳來小玲心急的聲音說了這句話,讓我微微倒吸了口氣。
 
 
  「這麼嚴重……你們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不知道!我們都找不出原因,而且她也沒有發燒,心跳有時突然變得很微弱,卻又突然變得很激烈,還發現她全身都在筋攣!」
 
 
  聽到這裡的我,心臟突然加快了跳動,胸口彷彿被重石壓住般難受。
 
 
  「快告訴我,婷郁她現在是什麼感覺?」
 
 
  「和之前一樣痠痛無力,但這次更嚴重,而且就和妳說得一樣沒有發燒。右手能感受到她的心跳,現在很激烈。她的心臟每跳一次,血管脈搏就會重重地跳一下,而且很痛。」
 
 
  我邊說著,邊將房間的燈給打開。原本惺忪的感覺也因為突如其來的衝擊而打散,我把衣櫃裡外出用的衣服給拿出來。
 
 
  「我知道了,我在醫院附近,就快到了。等下我會馬上和主治醫師說她的狀況……你現在也打算過來?」
 
 
  似乎是我因為太過著急,關上衣櫥門時不小心太大聲的關係,被電話對面的小玲給聽見了。
 
 
  「嗯,我現在正要過去。妳先聯絡陸婷郁的哥哥,她母親我路上會順便通知。」
 
 
  「…‥這樣真的好嗎?你不是說今天五點就要坐列車到台北,參加七點開始的賽前檢定嗎?」
 
 
  「陸婷郁現在右手的狀況,根本彈不了鋼琴!我在那裡,你們也可以對著我的右手做各種檢視,我也能直接告訴你們我的感受,這樣不是很方便嗎?」
 
 
  小玲在電話的那頭沉默了一會兒。在我們都沒說話的當中,我能聽見那端響起救護車的鳴笛聲,代表她應該已經到醫院外面了。
 
 
  ……現在這種情況聽見那種聲音,更加深了我心中的不安。
 
 
  「我知道了。我先和醫師說明婷郁的狀況,再聯絡她哥哥。那麼我先掛電話,途中有什麼事我會馬上通知你。」
 
 
  我「嗯」了一聲回應之後,便按下結束通話鍵。
 
 
  我舉起右手,它依然微微顫抖著,彷彿每一寸肌肉都被小蟲啃食般難受。
 
 
  我看見手腕上的手錶,上面只剩下最後的十二這個數字而已了。距離比賽只剩下最後一天,所以拜託,請妳一定要好起來啊——陸婷郁!
 
 
  我邊這麼祈禱著,邊打了通電話叫計程車,前往桃園醫院。
 
 
 
 
  在我到達醫院的時候,手機上顯示凌晨四點三十分。途中我也聯絡了音樂老師,她和陸賜翔住的地方離醫院比較近,所以他們應該會比我早到。
 
 
  我支付司機車費之後,就下車奔往醫院裡頭。路上我覺得右手雖然情況稍微好轉了一點,但無力和疼痛感,依然很難在這種狀態下演奏鋼琴。
 
 
  到達了五樓之後,我發現服務處櫃台裡只有一名我不認識的護士,所以我就直接往陸婷郁的病房前進。
 
 
  在不遠處我就發現病房門是開著的,原本想直接走進去,但此時一位穿著白袍的男性醫師正好從裡面走出來,我和他都突然一怔,趕緊停下腳步才沒有撞在一起。
 
 
  「……抱歉。」
 
 
  我對著醫師道歉,原本後面打算詢問陸婷郁的情況,沒想到那名醫師卻突然嘖了一聲,搖了搖頭後就繞過我離開了。
 
 
  這時我看見後頭走出來的是小玲,她一手捧著胸口,表情懊惱地看著我。
 
 
  「David……對不起,主治醫師一直不相信我說的話,他好像已經不耐煩了……」
 
 
  「沒關係,這本來就不是每個人都能相信的。」
 
 
  我走進病房裡,看見音樂老師和陸賜翔都在這裡面,模樣也都眉頭深鎖,前者的眼眶紅了。
 
 
  陸婷郁口鼻被罩上氧氣罩,隨著她的吐息上面出現白霧,左手上也吊著點滴。
 
 
  「婷郁的情況算是穩定下來,已經不再筋攣,心跳也正常了。但是全身非常冰冷,而且呼吸也很微弱……」
 
 
  「右手確實沒有一開始那麼難受了,但一樣有疼痛和無力感……所以到現在還不知道,她是因為什麼原因才這樣的嗎?」
 
 
  「剛才夜班護士已經抽了點血,拿去做檢查,可能是染上了什麼病毒了。希望等下報告出來就能找到原因……」
 
 
  我也希望是如此,因為不久後就要去賽前檢定了。但是我猜,就算現在知道是哪種病好了,也不一定在今天之內痊癒。
 
 
  我實在非常擔心無法通過賽前檢定,這樣的話,就連比賽的舞台都站不上去了……
 
 
  我將視線轉向一旁的音樂老師,她用不知所措的眼神看著我,代表也不知道陸婷郁能不能撐過賽前檢定而煩惱吧。
 
 
  我咬了咬牙,左手抓起右手手腕,並舉到自己胸前的位置。連我使力都無法將右手掄成拳頭,代表陸婷郁她……
 
 
  不!等等……它自己握起來了!而且緊到我都能感受指甲搓著皮肉的紮實感。
 
 
  當下我突然嗚咽了一聲,因為陸婷郁的意志,遠遠超越了我的力量。就連我都無法對抗的病痛,她竟然能夠突破,並如此用力地掄緊拳頭……
 
 
  陸婷郁的母親似乎也看見了自己女兒的決心,愣愣地看著這隻緊握到都發白顫抖的拳頭,上前用雙手捧住這隻右手,臉上的淚水再次氾濫了起來。
 
 
  「婷郁,妳聽得見嗎……媽媽問妳,妳真的想要參加比賽嗎?如果很累、很不舒服,就不要免強了。我已經明白妳的心意,媽媽已經很高興了,所以不用這麼辛苦沒關係的……」
 
 
  我的右手依然沒有鬆開拳頭。
 
 
  「媽媽不知道妳究竟聽不聽得見我說的話,如果聽得見就回答我吧。不想參加就舉起食指,想參加的話,就擺出勝利的手勢……」
 
 
  這時,我的右手鬆開了。她緩緩舉起食指——接著,連中指也一起豎了起來。
 
 
  雖然無法將兩隻手指完全打直,但這個回答已經夠明確了。陸婷郁她,想繼續參加音樂比賽……
 
 
  看見陸婷郁的回答,音樂老師的表情再次糾結了起來,雙肩也開始抽動,似乎非常不忍心自己的女兒背負這一切。
 
 
  看見她的反應,小玲也哽咽啜泣,並緊緊抓著躺在病床上陸婷郁的左手。
 
 
  「媽……就讓婷郁她去吧,這是她最後的心願了。」
 
 
  陸賜翔替自己的妹妹說話,就怕自己的母親不願意讓陸婷郁參加比賽。
 
 
  接著,音樂老師放開了我的右手,並緩緩走向病房的門口。
 
 
  「David,賽前檢定可別遲到了。雖然我是賽前檢定的評審,但還有其他評審會打分數。你和婷郁得靠自己加油才行……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你們的了。」
 
 
  音樂老師用手抹了抹雙眼後,才離開這裡。
 
 
  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教我們,這句話對我和陸婷郁來說,有兩種意思。
 
 
  陸婷郁的程度已經很好,說不定好到已經超越了自己的母親。
 
 
  而我,則是這首曲子的基本都已經練熟,只是音樂表情無法在近期內學會。不過既然我碰觸鋼琴的期間,到明天過後就結束,所以她沒必要在那之後繼續教我音樂表情,因為已經沒有意義,所以確實沒有東西可以教我了。
 
 
  我撫著依然擺著勝利手勢的右手。陸婷郁她真的能夠在這種情況下彈琴嗎?如果無法通過賽前檢定,這一切,或許就會提早結束了……
 
 
  撐下去啊,陸婷郁,雖然這幾天的路程非常坎坷,但我不都一直陪著妳走過來了嗎?
 
 
  下午所有公會成員都會來看妳呢,所以拜託,請妳打起精神來吧……
 
 
 
 
  抽血報告在那不久後出來了,結果完全沒有任何異狀,這更讓人想不透陸婷郁究竟為什麼會生重病了。
 
 
  我非常沮喪,右手疼痛與無力的感覺,不斷在提醒著我現在陸婷郁的感受。但我沒有方法,就連醫生都無能為力了,我只是一名高中三年級的學生,又能改變什麼?
 
 
  我只能帶著陸婷郁右手的病痛,坐上列車往台北前進,目的地是台灣藝術大學,高中組音樂比賽在那裡舉辦,賽前檢定也是在那進行的。
 
 
  手機上時間顯示五點半,到那裡我猜大概六點多左右。我想在那之前,身為評審的音樂老師早已在那裡就位了吧。
 
 
  途中我都撫著右手,雙眼無神地看向窗外。我的穿著,或許對參加音樂比賽的人來說,非常邋遢吧?
 
 
  但我又沒有辦法,我從來沒有參加過多正式的場面,因此根本沒有西裝之類的衣服,所以我只穿著有兜帽的短袖夾克衣和牛仔褲,就直接出門了。
 
 
  到達台北車站之後,我搭乘捷運來到板橋站,接著又在外頭搭公車到台灣藝術大學。
 
 
  音樂老師和我說過,賽前檢定於今天七點音樂廳裡舉行,所以我問了校內的路人,得知路怎麼走後,就前往目的地。
 
 
  來到音樂廳門口,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再過五分鐘就七點了。音樂廳的門是敞開的,我往裡面看去,有不少人坐在裡面。


  舞台下則擺了一張長桌,有五個人坐在長桌前面,那似乎是評審席。
 
 
  我走了進去,並坐在觀眾席前面第三排的位置,在這個距離我能確定,陸婷郁的母親坐在長桌右邊數來第二個位置。
 
 
  過了不久,橘黃色的燈光稍微暗了下來,一名評審唸了某一個人的名字,邀他上台,賽前檢定就此開始了。
 
 
  選手似乎都是坐在觀眾席上的人,每評審叫到某個人的名字後,那個人就會從觀眾席裡走上台,接著對所有人鞠躬後,就坐下來演奏自己的曲目。
 
 
  我馬上就產生了不安,原因有兩個。我從來沒有上台演奏過的經驗,再來等下或許叫到的名字是陸婷郁,而上台的人是我的時候,想必一定會起爭議才對。
 
 
  不知道陸婷郁的母親該怎麼化解爭議,她從來都沒有向我說過這個問題,所以我想她應該會有辦法。
 
 
  台上演奏的人,曲目從簡單到難都有,當然也有厲害到令在場所有人驚呼的選手。不過從開始到現在,我依然沒見到比陸婷郁厲害的人。
 
 
  但是我實在非常擔心,現在右手的狀況,到底能不能保持那種程度呢?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台上演奏的曲目一首接著一首結束。每當台上的選手演奏完之後,中間的那名評審與其他評審討論了一會兒,就會遞出一張紙給方才演奏的選手。
 
 
  我想那張紙,就是正式比賽的參賽資格了吧?到目前為止,我還沒看過有人沒拿到那張紙的,就算程度和我的左手差不多的選手,依然能拿到,所以我就放心了不少。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評審才喊到陸婷郁的名字。雖然我的右手依然疼痛無力,但我還是咬著牙踏上了舞台。
 
 
  這時,除了陸婷郁母親以外的四名評審,以及觀眾席上的人,看見上台的是我,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陸婷郁的母親對著旁邊的評審說了幾句話,中間的那名看起來最年長的評審雖然稍微皺了下眉頭,卻沒有做出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對著我說「請開始吧」。
 
 
  我點了點頭,對著台下的所有人鞠了個躬,並坐到了舞台上平台式鋼琴前的椅子。
 
 
  我聽見底下許多人議論紛紛的聲音,我想不只是因為上台的人不是女性而是我的關係;又加上我的穿著比起這裡所有人都還來得不正式,才造成的結果吧。
 
 
  但我盡量不理會那些交談,稍微吐了口氣後,將雙手擺在琴鍵上。
 
 
  「要開始囉,陸婷郁。這是賽前的檢定,加油,努力彈完吧。」
 
 
  我對著右手,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呢喃說了一句,接著閉上了眼睛,放任右手的知覺,並將所有精神放在左手上。
 
 
  接著,我踩下了延音踏板,左手開始彈出了第一個和音……
 
 
  過了三個小節,輪到陸婷郁彈的部分了。我一直很擔心她沒有力氣按下琴鍵,但我錯了。
 
 
  音色完全沒變,和之前一樣悅耳。雖然右手每按一個音,就傳來一陣疼痛,但她不減過去的力道和速度,彈出強而有力又悅耳的琴音。
 
 
  我終於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努力不去在意從右手傳來的痛,仔細彈著左手伴奏,並刻意彈得小聲,讓陸婷郁的主奏凸顯出來。
 
 
  這時,原本底下吵雜的談論聲霎時消失了。但我想應該不是消失了才對,只是被響亮的和音給蓋過去了。
 
 
  過了幾分鐘,我和陸婷郁的演奏結束了。我的右手傳來彷彿骨頭快散掉的劇痛,讓我連身體都因為那種痛而冒出冷汗。
 
 
  我努力忍住劇痛,從椅子上站起來面對台下,再次鞠了個躬。
 
 
  此時原本寂靜一片的音樂廳,傳來一個人的掌聲。我抬起頭來,在舞台上燈光很明亮,而舞台下很昏暗的情況下,我找不到那名鼓掌的人。
 
 
  但隨後發現,其實我根本不用去找那個人是誰,因為那掌聲感染了所有人,現在在場的人都鼓起掌來,甚至還從位置上站起來對我叫好。
 
 
  我愣住了,原來這就是陸婷郁的實力,她那身為天才的實力……
 
 
  我將視線看向評審席上的音樂老師,她對我露出了笑容,並點了點頭。我走到中間那位評審面前,對方向我遞出了一張紙。
 
 
  「很棒,我期待你明天的演出。這是你的參賽資格券,拿著這個明天就能直接從後台的入口進來。上面有你演出的時間,可別遲到了,要是輪到你時未到的話,就視為放棄參賽而直接淘汰喔。」
 
 
  我看了看紙,上面寫著參賽人陸婷郁,比賽時間則是明天的早上九點。陸婷郁的母親,究竟對他們說了些什麼,而願意讓我來代替她比賽的呢?
 
 
  我抱著這個疑惑,拿著參賽資格券回到了觀眾席上,等待所有選手完成檢定。我很好奇這個問題,所以打算等賽前檢定結束後,詢問陸婷郁的母親。
 
 
 
 
  「那些評審都曾看過婷郁的演出,婷郁過去也參加過不少的音樂比賽,而且都得了冠軍,所以婷郁的音色,那些評審都印象深刻。我只是和他們說你的右手是婷郁的右手,叫他彈一次就知道了,所以他們才叫你先開始演奏。而他們在聽完演奏之後就沒提出疑問了,因為那正是婷郁特有的音樂表情。」
 
 
  這是在我離開前,從陸婷郁母親那裡得知的結果。比起可以說謊的言語,音樂則是很直接地表達出了現實,足以讓人信服。
 
 
  不過那時雖然受到在場所有人的讚賞,但她說我實得的分數,卻是所有選手當中排名第五名。
 
 
  因為就算我刻意將左手彈得很小聲,但對經驗老到的評審來說,我左手的不足還是赤裸裸地展現了出來。因此就算主奏很完美,還是因為伴奏的不足被扣了不少分數。
 
 
  所以以我的實力,要替陸婷郁拿下冠軍,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了……
 
 
  我回到了桃園醫院,這時已經下午三點十五分了。我想公會成員已經在病房那邊等我了吧,所以我加快了腳步,進入醫院後朝五樓前進。
 
 
  現在的我更加擔心陸婷郁的情況,因為在賽前檢定的演奏結束之後,右手完全使不上力氣,我就連動一根手指都辦不到了。
 
 
  通過了賽前檢定又怎樣?或許在這種狀態下,陸婷郁已經再也無法演奏了。
 
 
  後來想想,其實這樣也罷……反正以我左手的實力,就算陸婷郁的右手和以往一樣,我還是無法替她拿下冠軍。
 
 
  對不起……陸婷郁,我真的辦不到,我無法達成妳最後的心願。所以至少,用這一次的網聚來彌補這個遺憾吧……
 
 
  我走到病房門前,發現門是關著的,而且周圍完全沒有半個人,就連門後也一點聲音也沒有。
 
 
  服務處櫃台也沒看見小玲的身影,如果公會成員來的話,她應該會第一時間先通知我才對,但是我的電話卻一直都沒有響過。
 
 
  難道說,其實根本沒有人會來嗎?也是啊……我真蠢,誰會想到一間醫院的病房開網聚啊?大家只是嘴上說說,其實根本就不想來吧。
 
 
  網路上就算看起來對你很好的夥伴,但面對現實的時候,還是缺乏那種真實的信任感。因此,就算反悔了不來參加,也不會有多大的罪惡感。
 
 
  當時也是……陸婷郁沒到場的時候,其實根本沒有人在意Trish。只是一開始有人問少了一個人,最後大家都以為她是有事而不能來,之後就沒再提起她了。
 
 
  陸婷郁……妳最能相信的人,竟然是身為遊戲會長的我,但虛擬的世界,根本沒有所謂真實的羈絆。而妳,卻只能找上我這名沒有真實羈絆的會長,還這麼相信我能替妳完成心願……
 
 
  對不起,我真的沒有妳想像的這麼厲害。雖然我是公會的領導者,看起來好像能指揮著團員前進,但現實中的我,根本沒有讓團員團結的實力啊……
 
 
  「唉唷!會長慢死了,不是說三點嗎?現在都幾點了?」
 
 
  「你真是急性子耶,Rick,和遊戲裡的個性一模一樣呢。」
 
 
  此時從陸婷郁病房裡傳出我熟悉的聲音,我瞪大了眼……這是猴急的盜賊Rick,和盡責的祭司Mery的聲音!
 
 
  「可能快了吧,或許是錯過一班列車了。呵,不知道David會不會生氣,團員都來了我卻沒通知他。但是給他驚喜不是很好嗎?」
 
 
  原來是小玲的點子。什麼叫給我驚喜,我差一點就擔心到快要哭出來了。
 
 
  「唉唷,我等不下去了啦!我去外面等會長!」
 
 
  Rick的聲音在門後不遠處響起,看來他是已經走到了門口才說這句話的。不愧是人稱猴急的盜賊——也因為這樣,我根本沒有時間可以躲!
 
 
  門馬上就被打開,我愣愣站在門口的樣子也馬上被Rick給看見。他留著頭一用髮蠟抓得像刺蝟一樣的髮型,全身都穿得一身黑,就和遊戲角色一樣。我記得他和我說過,他現在正讀國中二年級。
 
 
  當他看見我的時候先是怔了一下,才用高亢的聲音對著我說:
 
 
  「會長!我們等你很久了耶,你還站在這裡幹嘛?」
 
 
  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只看見病房裡擠滿了三十幾個人而顯得狹窄,牆上和天花板都貼滿彩帶與亮片絨球。在場的所有人看見我之後,便露出了笑容。
 
 
  「發什麼呆啊!快進來啊,Trish都到了,就剩你了!」
 
 
  Rick一把抓起我的左手腕,將我整個人拉入了病房內,這時在場所有成員都歡呼了起來。
 
 
  「你真愛搞神祕呢,會長,直接說是為了Trish而辦的聚會就好了嘛!你是以為我們知道實情後,不敢過來嗎?」
 
 
  「小玲小姐都和我們說了。會長,你真是太見外了,有你和Trish的鋼琴比賽,怎麼能不告訴我們呢?我們剛才已經決定,會到現場加油喔——對吧,小玲小姐?」
 
 
  人稱好色的騎士Dexter雙手握住小玲的手,雖然是對著我說的,但是眼神卻離不開小玲,後者則是無奈地乾笑了幾聲。
 
 
  ……原來大家,是如此重視著每一個成員的。
 
 
  「謝謝你們……」
 
 
  對不起,是我錯了,我剛才的想法太負面了……Trish,妳看到了嗎?妳並不是一個人喔,還有這麼多、這麼多的夥伴,都站在你這邊呢!
 
 
  「你的表情很難看耶,會長。身為我們的首領怎麼能擺出這麼脆弱的表情呢?Trish一定也不希望看見你這樣的。」
 
 
  Mery抓起我的右手,並將自己的右手放在我的右手背上。他是一名留著一頭長髮的成熟女性,聽說她在某間百貨公司當櫃台服務人員。
 
 
  「各位,讓我們一起為會長和Trish明天的比賽加油吧!」
 
 
  Mery說完後,在場所有人都高呼了一聲,並一個接著一個地將手疊在我的右手上。
 
 
  所有人都將手放了上來,我感受到每一位成員所帶給我的重量……好沉重,卻好溫暖、充滿了力量。原本無力到連一根手指都無法動的右手,突然顫了一下,並緊緊握住。
 
 
  最後,所有成員都看著我,彷彿是在等著我什麼似的,但我不明白,所以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少在那裝蒜啦,我們都知道了,你的右手是Trish的,所以現在還有一個人的手沒疊上來呀!」
 
 
  Rick用高亢的聲音對著我說,這時我才終於明白……
 
 
  我將左手放在所有成員——包括Trish——的手塔最頂端。現在,所有成員都到齊了。
 
 
  這時,就連小玲也將手給放了上來。每一個人的重量都施加於右手上,感覺充滿了力量,讓我的右手又更加緊握了起來。
 
 
  ——可以突破,不管再痛苦、在艱難,所有人一起,一定能跨過阻礙著我和陸婷郁的高牆!
 
 
  我感受得到,就算病魔侵蝕著陸婷郁的力量,但每一個成員所灌注給她的力量,簡直多到滿溢而出!
 
 
  此刻我發現,躺在病床上的陸婷郁,竟然流下了兩行淚水,可是臉上卻是無比幸福的笑容,就連氧氣罩也無法遮蔽她笑容所散發出來的迷人光彩。
 
 
  這一天,距離最後那天的前一天,我和「所有」公會成員,過了一場無比難忘的網路聚會。
 
 
5/26 怪錶紀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233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洨神被桶用
END忘了調贊助,這邊重新補上了,這必須推[e36]

05-27 22: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ucky74181大家
《我超強我就喜歡在異世界開掛》這禮拜…還有一更❤ | 3-5 他媽的車到底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