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願望:DAY 11

作者:海犬│2013-05-25 21:41:36│贊助:1,060│人氣:684
  今天一早,一樣是被音樂老師打來的鈴聲給吵醒,她要我今天到學校惡補,完成最後的段落,並把整首曲子練完。
 
 
  因為明天就是賽前檢定了,我必須在今天就練好,不然下禮拜一就無法參賽。
 
 
  不過我卻不擔心,因為以這幾天以來的進度,只剩下最後的六十七個小節了。這些量我預計中午之前就能練完,而下午就不斷重複練習整首曲子。
 
 
  陸婷郁的右手就像我的指揮一樣,她彈得非常具有自信且毫不遲疑。就算我稍微跟不上速度,她依然保持著自己的拍子,讓我可以跟著有如節拍器精準的旋律來伴奏。
 
 
  我舉起右手,想像前方擺著一台鋼琴,我將右手放在模擬出來的琴鍵上,接著靠著記憶彈出陸婷郁的主旋律。
 
 
  但我辦不到,由我自己意識,根本彈不出她那根本違反人體工學的演奏。代表這一切都不是幻覺,而是真真實實存在的,我的右手確實存在著陸婷郁的意識。
 
 
  我感到很慶幸,其實每次一從醒來之後,都會覺得這支錶和右手都只是一場夢而已,每當發現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之後,我就會覺得很開心。
 
 
  如果下禮拜一過後,陸婷郁真的從我的右手上離開了,我一定會覺得非常不捨。
 
 
  這已經超越與人交流的程度了。因為我的感受,她也能感覺得到;而她的感受,我也能感覺得到,和某個人的心靈這麼接近的體驗,我還是第一次。
 
 
  其實我很不希望她離開,卻也不希望她一直在我右手上,這兩種感情不斷在我心中互相拉扯著。
 
 
  我猜測,如果達成了她的心願,她會心滿意足地,甘願一輩子當一名永遠活在無盡黑暗中的植物人嗎?
 
 
  而若我沒達成她的心願,她會不甘心地一直在我右手上嗎?
 
 
  那我麼究竟該完成她的心願比較好,還是不要完成她的心願好呢?
 
 
  ……我無法做出最好的選擇,況且她沒達成心願就會繼續待在我的手上,也只是我的推論罷了。
 
 
  我根本不知道比賽過後,我的右手究竟會怎樣、陸婷郁她會怎樣。
 
 
  所以在還沒確定的情況之下,我想還是替她完成願望比較好。如果她覺得這比一切都還來得重要、甚至比自己的生命都還來得重要的話,那麼這麼做對她來說就是最好的選擇了。
 
 
  這是她的委託、她的請求,我也沒有資格要她留下,更不可以反悔自己的決定。既然她要走,就讓她走吧,她要留我也不反對了。這能力是她的,我沒有權力改變她的決定。反正目前要緊的,就是在那場比賽上演出。
 
 
  手錶上只剩下十一和十二這兩個數字了,只要十二消失的那天,就是比賽當天了。
 
 
  那之後,已經沒有可以消失的數字了,或許最後會消失的,就是這支錶本身了……
 
 
  我有點不捨地緊握住手腕上的錶。若這支錶消失了的話,陸婷郁的右手也一樣會從我的手上消失。
 
 
  在那之前,我還要再幫她完成一個願望。我要告訴她並不是孤單一個人的,其實還有很多可以和她相處得來、並關心她的朋友!
 
 
  就在昨晚,我明白了這件事情。公會的那些夥伴們,其實在那天陸婷郁沒到場的時候,感到非常可惜呢。
 
 
  這一次,絕對不會有任何一名公會成員缺席的……
 
 
 
 
  今天是禮拜六,但我去了學校,而且還是六點五十這麼早的時間。
 
 
  為了趕上明天早上的賽前檢定,所以陸婷郁的母親決定今天一整天監督我練習。其實我對自己做了很多次的心理輔導,才有勇氣踏入校門的。
 
 
  來到她約定好的那間練習室裡,門是打開的,我一進去就看見她已經在裡面等我了。
 
 
  我到的時候,手機時間顯示六點五十八。原本說好的時間是七點,代表她在還沒到約定的時間就已經先在這裡等我了。
 
 
  「早餐吃過了嗎?」
 
 
  「嗯,來的路上已經先解決了。」
 
 
  我對她點了點頭回應。看她如此在意我有沒有吃早餐,我就覺得或許陸婷郁之所以會這麼重視飲食,大概也是因為小時候受到母親的教誨,而養成的習慣吧。
 
 
  「吃過就好,我們可沒時間休息了。那麼快開始吧,把最後的段落彈完,之後我就要教你如何做出音樂表情了。雖然婷郁的音樂表情做得非常完美,但你簡直就像沒有感情的人在彈琴一樣。」
 
 
  我已經聽她提過不少次所謂「音樂表情」的東西了,一開始我覺得鋼琴不就是由擊弦槌敲擊琴弦發出聲音的樂器罷了,但我發現陸婷郁所彈的聲音,總是和我左手所彈出來的聲音有很大的差別。
 
 
  而在她第一次在地下室彈的時候,和現在彈的音色也有非常大的差異。
 
 
  總覺得右手彈的和我左手彈的琴鍵並不是同一台鋼琴。彷彿右手的鋼琴是一台由琉璃作為弦線、寶石作為擊槌那般悅耳。但我的左手,就真的只是絨木擊槌敲擊鋼弦的聲音罷了。
 
 
  我之前完全不相信,一個人給予感情所彈的樂器,就連樂器本身的聲音也會跟著改變。但現在我卻非常認同這樣的說法,而這個概念,就是叫做「音樂表情」的演奏技巧。
 
 
  但我怎麼想都想不透,該怎麼讓自己的感情流入琴音中呢?而我又該如何做出感情,來彈曲子呢?
 
 
  這對我這個外行人來說,是非常困難的課題……
 
 
  音樂老師將樂譜翻到最後一頁,只剩下最後的六十七個小節而已,也沒有更難的技巧要學了,所以我想應該很快就能將這首曲子給彈完了吧。
 
 
  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之後,我終於將這首曲子給彈完了。雖然過程中還是被陸婷郁的母親給訓話不少次,但每次她教訓我的時候,右手就會自己彈一次給我看,我便記住了那種手感,因此很快就彈正確了。
 
 
  終於走到這個地步,現在只要學會所謂的「音樂表情」和背譜就好了,這樣應該可以趕上明天的賽前檢定了吧。
 
 
  「接下來最頭痛的才正要開始,音樂表情對剛學音樂的人來說,是非常難以體會的東西。」
 
 
  在看見我沒有出錯地從開頭彈到結束之後,音樂老師對著我說了一句。
 
 
  她這麼說我也認同,因為我根本沒辦法隨意就表現出某種感情,而且要將感情融入音樂之中,聽起來就是個非常抽象的技巧。
 
 
  「婷郁右手彈得這麼棒,可是加上你的伴奏之後,簡直就像輕柔的羽毛上掛著一顆死沉的石頭一樣。」
 
 
  我沉默了一會兒。確實,我的琴音是這麼的死板老實,而陸婷郁的琴音卻是這麼的輕盈悅耳。相較之下,我的缺點就更容易被對比出來。
 
 
  「你先照著我說得試試看吧;想像一些令你難過的片段,然後再加上努力堅強的感覺,並將心裡想表達出來的話放到手上,用琴鍵替你訴說心中的感情。」
 
 
  「……聽起來好奇幻。」
 
 
  「先試試看再說,沒時間抱怨了。」
 
 
  她對著我這麼斥責,我只好心裡不斷重複她說的話,來嘗試演奏。
 
 
  果然沒有我想像得這麼簡單,就算要我想令自己難過的片段,但已經過去的事情,我就不會感到悲傷了。我就是某件事過了之後,就不再拘於曾經的那種人。
 
 
  況且,我根本無法邊想著其他的事,邊彈著鋼琴。要是我不專注著想著接下來的音是什麼的話,我就會反應不過來。
 
 
  「……對初學者來說,果然還是太困難了嗎?」
 
 
  我因為努力嘗試著她說得方法彈,所以不斷彈錯音,而且一直中斷。看見這種情況的音樂老師,皺著眉頭呢喃了一句。
 
 
  「對不起,這真的很困難。但我不會放棄的,繼續吧。」
 
 
  說完,我便打算再次從頭開始彈起。但她卻阻止了我——
 
 
  「不,音樂表情先擱著吧。你先把譜背起來好了,音樂表情不是一、兩天就能學會的東西,通常學音樂的人,必須擁有一、兩年的經驗才做得出音樂表情。是我太為難你了。」
 
 
  「可是若不學會的話,就不可能拿到冠軍了,對吧?」
 
 
  音樂老師沉默了半晌,最後一臉可惜地點了點頭。
 
 
  「你說得沒錯,那場音樂比賽,我說過得是通過英國皇家鋼琴檢定,五級考試以上的選手才能參賽的。況且滿級的選手多得是,不能做出音樂表情,別說冠軍了,連前三名都得不到。」
 
 
  「這樣可不行!陸婷郁的心願是用這首曲子得到冠軍,並把獎盃拿到父親的墓前給他看。如果無法得獎,豈不是沒達成他的願望了嗎?」
 
 
  「那麼你就做出音樂表情給我看看啊!婷郁的音樂表情是如此完美,也還不是你拖累了她,還想說要替她得冠軍?」
 
 
  音樂老師對著我吼了回來,我彷彿被刺傷般,身體一怔便低落了起來。
 
 
  她說得沒錯……並不是別人的問題,是我無法做出音樂表情。我拖累了陸婷郁,她原本有冠軍的實力,卻因為我的伴奏,而變得連任何一個名次都得不到。
 
 
  「呃——對不起。」
 
 
  看見我沉下了臉,音樂老師趕緊向我道歉。
 
 
  「抱歉,我剛才不應該那樣罵你的……以初學者來說,能在三天內學會八級考試的悲愴奏鳴曲第三樂章,已經算非常厲害了。要你做出音樂表情,是我太強人所難了……」
 
 
  「不,我根本一點都不厲害,我會學得這麼快,也都是陸婷郁的功勞……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無法替妳的女兒完成最後的心願,明明只有我可以替她實現,卻沒有能力替她實現……」
 
 
  音樂老師露出了心疼的表情,但不過一會兒,她漸漸恢復了平淡的樣子,接著用說故事的方式,開始述說起某件事情——
 
 
  「你知道婷郁,為什麼會有把一部分左手伴奏,挪給右手彈的原因嗎?」
 
 
  我搖了搖頭。其實我也很好奇這個原因。
 
 
  「我記得是在婷郁快五歲的時候,她在我旁邊看著我彈琴。她總是非常想學鋼琴,不過那時候的我其實並不想教她,因為就怕小時候給予孩子壓力,她就再也不是真心喜歡鋼琴,而變成音樂給了她壓力。所以我是想,等她大一點的時候,再教她的。」
 
 
  音樂老師臉上露出了懷念的笑容,接著繼續說下去。
 
 
  「當天晚上,她趁著大家都睡著的時候,偷偷爬起來彈鋼琴。其實那時候我真的嚇到了呢,因為一名才快五歲的孩子,竟然能這麼彈出了我早上彈的曲子,而且還是頗具有難度的曲子。雖然我忘了是哪首了,但那時候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麼小的婷郁,雖然手指頭還很短小,彈不到四度以上的音,卻彈出了明確的弦律和伴奏。」
 
 
  說到這,音樂老師的表情變為哀傷,鼻頭也漸漸紅了起來。
 
 
  「我其實本來是想過去稱讚她的,但她以為我是要罵她,而趕緊將鋼琴蓋給蓋上,但因為太過著急,所以左手被鋼琴蓋給壓中。對於一名那麼小的孩子,鋼琴蓋對她來說是非常沉重的,她的左手從中指到大拇指的部分,被鋼琴蓋給壓傷了。到醫院檢查後才發現,那個範圍的骨頭裂開了。那時候婷郁還那麼小,所以以後的日子會產生後遺症,醫生說再也不能學鋼琴了。」
 
 
  她擤了下鼻子,右手抹了左右眼一下,吐了口氣後又再次露出了笑容。
 
 
  「沒想到現在她還是沒有放棄彈琴,而且就算左手只有小拇指和無名指能彈,卻用自己的實力來彌補不足,讓右手來彈部分左手伴奏,簡直出乎了我的預料。當時看見她用這個方式彈琴的時候,其實我的心又痛又欣慰,因為我明白,婷郁是個對某個喜愛的事物,抱著永遠不放棄的精神。」
 
 
 
  「……所以那天,我右手的彈琴方法被那名張老師給否定的時候,你會突然出面替我說話,是因為這個原因?」
 
 
  她點了點頭。
 
 
  「沒錯,因為看那樣的彈琴法,就讓我想到了婷郁,所以我才會有那樣的反應。其實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你的右手是婷郁的。」
 
 
  我沉默了下來,接著將視線轉回琴鍵上與我的雙手。就算我的右手變成了陸婷郁的右手,但大小卻和左手一樣,代表著其實我的手和她的手一樣細長。
 
 
  看著一黑一白的雙手,我心中浮起了一股感概。現在陸婷郁不用再讓右手去幫左手彈音了,其實我不是沒有完全沒幫上陸婷郁的忙,因為至少她可以全心全意地彈主奏的部分。
 
 
  既然如此,我必須扮演好伴奏的角色。真正的主角是陸婷郁才對,我只是幫忙她無法顧到的部分而已。
 
 
  我緩緩閉上眼睛,左手開始彈出第一個和弦。其實一開始的和弦是給左手彈的,但是陸婷郁之前卻是由右手來彈。不過現在經過音樂老師的糾正,已經變成由我開頭演奏。
 
 
  雖然還是無法理解音樂表情這種技巧,但我覺得我該做的,是讓陸婷郁的演奏更加凸顯出來才對,我只是像替主角鋪上紅地毯的侍從罷了。
 
 
  因此我讓開頭的和音漸漸減弱,就像要迎接陸婷郁出場那樣。接著當右手開始演奏時,我便減弱左手的力道,讓自己的伴奏只是一種裝飾而已,更加凸顯出右手悅耳的琴音。
 
 
  當這麼演奏到一個段落之後,耳邊傳來音樂老師倒吸了口氣的聲音。
 
 
 
 
  我一直持續用這個方法練習,直到下午四點多。這時的我已經更加熟練這種技巧了,而我也幾乎不用看譜就能演奏。
 
 
  音樂老師說我的想法很不錯,雖然不會使用音樂表情,但刻意減弱左手的伴奏,便能讓右手的好給凸顯出來。
 
 
  不過這個方法雖然能安全度過賽前檢定,但比賽時還是很難得到名次,因為左手的演奏技巧也是算入計分內的。
 
 
  或許我沒辦法完成陸婷郁的心願了,因為我終究還是一名初學者,音樂表情這種難度很高的技巧,對我來說實在無法在短時間內練成。
 
 
  沒辦法達成她的願望會怎樣?我一路上不斷思考著這著問題,也不斷對著陸婷郁道歉。
 
 
  對不起,我無法完成妳最想達成的願望。
 
 
  但是,至少我能完成另一個願望。
 
 
  我來到桃園醫院五樓,小玲看見我後對著我笑了笑,接著從櫃台裡的椅子上站了起來。
 
 
  「David,你來啦?你看,我照著你說的把東西都買來了,明天一早我就會把這些布置上去的。」
 
 
  我看見她將一袋塑膠袋在我眼前攤開來,裡面裝著各式各樣的彩帶與亮片絨球。
 
 
  這是我昨天離開之前,拜託她幫忙我準備的東西,因為明天我要在陸婷郁的病房裡舉辦第二次網路聚會。
 
 
  雖然公會的成員都很疑惑地問我,為什麼要辦在醫院裡這麼奇怪的地方?
 
 
  我只是回答他們,因為有個成員無法行動,所以若要全員到齊,就必須在那裡舉辦。
 
 
  之後大家都沒有再繼續問我問題了,我想大家應該都猜到那名成員是誰了,而且也沒有勇氣問我,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所有人都答應會到場,還有一位在某個電子公司當老闆的成員,願意自掏腰包準備一塊大蛋糕呢。
 
 
  或許大家都猜到原因了吧,卻因為不想掃全員到齊網聚的興致,所以每一個人都沒提出疑問,和說出自己的猜測。
 
 
  看來大家確實都很在意Trish。或許他們也已經注意到了吧?當時那些發生在我們公會奇怪的現象,其實都是Trish的關係。


  但大家都沒有對這種怪現象而排擠Trish,反而和她更加友好。


  所以我才說,陸婷郁她能夠讓任何人都排斥她,也能讓任何人都喜愛她,只不過方式必須有所不同罷了。


  「不必那麼早布置沒關係,因為聚會的時間是下午三點。我明天早上要去台北參加音樂比賽的賽前檢定,所以大概下午才會回來。」


  「噢,這樣啊,那麼我明天中午再布置好了。」


  「真是麻煩妳了,明天的聚會或許會很吵鬧,還請多多包涵。」


  「我會和其他病患解釋的,而且住在這裡的病人其實不多,就只有單人病房而已。而且大多都能走動,只要拜託他們在那時刻去外面走走就好了,況且在這裡的病患人都很好,應該不會去計較這些小事。」


  「嗯,真是非常謝謝妳。」


  小玲聽見我的道謝之後,笑著將袋子給收起來,並將雙手擺在腰後,對著我問:


  「你和我說過,每過一天手錶上的數字就會少一個,對吧?我一直在想,如果過了下禮拜一,那麼那支手錶會怎麼樣呢?」


  「其實我也不知道,而且也想過了很多可能……」


  「如果手錶也消失了的話,婷郁她豈不是就要永遠孤獨一人了……」


  小玲皺起眉頭,抿著嘴想忍住悲傷的表情,但還是止不住淚水從眼眶中湧出。


  「所以我才要在那之前,替陸婷郁辦一場和朋友的聚會,至少讓她留下美好的回憶。


  「但是,她這樣真的好可憐……一想到植物人得永遠在只有一個人的黑暗中生活,我就覺得胸口好難受……」


  小玲雙手交握,放到自己的胸口上,一滴眼淚從她的下巴滴落而下。


  我也忍不住心中的悲傷,而將左手給握緊。但陸婷郁似乎在安慰我似的,抓住了我的左手手腕。


  ……為什麼,為什麼還要安慰我呢?明明該被安慰的,是妳才對啊,陸婷郁!


  「我不會讓她孤單一個人的。」


  我幾乎是咬著牙說的,我的視線已經模糊掉,看不清楚小玲的表情了。


  「就算她從我的手上離開了,我還會一直來這裡看她的。我想她的哥哥還有母親,也會繼續來這裡探望她,所以她不會孤單一個人。」


  我用力眨了眨眼,還好淚水沒有從眼角滑落,只是擴散開來。這時我看清楚小玲的表情了,她臉糾結了起來,雙頰都掛著淚水,瞇著眼睛直視著我。


  「而且,以陸婷郁的超能力,我想應該也能知道有人來見她才對吧……」


  當我這麼說完之後,小玲終於忍不住了,雙手摀著臉開始哭了起來。


  其實我也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比賽過後,她到底會怎麼。


  所以拜託……拜託,別再這樣問我了,因為我也……很難過、很不安啊……


5/25 怪錶紀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218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3680985jj大家
https://reurl.cc/9ZR4qv 這是我們的獨立遊戲粉專,希望巴友們可以幫我們點個讚,幫助我們畢業Q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