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亞瑟 / CP=蘭X亞(劍)】BELIEVE

作者:阿影★│2013-05-25 20:51:35│贊助:6│人氣:357
  【CP:蘭斯洛特 X 亞瑟 -劍術之城-】

  = = =

  深夜的國王寢宮,燭火晃晃的燃燒著,深邃的純黑與微弱的燭光正好成了對比,映在桌前坐著的亞瑟身上,使他橘黃色蓬鬆的的嫩髮更為顯眼。亞瑟的年紀似乎沒有想像中大,儘管身為國王,但是那股童稚與天真還是揮之不去的;也因為如此,他還是信任了一些不值得信任的人,吃虧也就在所難免。
 
  「洛特王......還有那該死的梅林......都是一群自私的混蛋!」亞瑟怒斥,右手把酒瓶向旁邊不遠處的角落用力丟去,讓酒瓶擊中石磚砌成的牆角,瞬間碎落一地,然後與原本就在地板上的玻璃碎片相互撞擊,鏗鏗鏘鏘的格外驚人。
 
  一旁的蘭斯洛特見狀,暗自慶幸這間房間的隔音效果良好,否則不知道會引來多少騷動。
 
  卡美洛年輕的王者之劍繼承人,身為國王的亞瑟酗酒,還在半夜亂扔酒瓶,這傳到別的都市國家去能聽嗎?

  正當亞瑟的左手準備伸手去拿第五瓶酒的同時,蘭斯洛特先行一步把剩下的酒全部拿走。

  「你幹嘛。」亞瑟不滿的望向蘭斯洛特,醉眼惺忪的眼神卻仍能透露出絲絲的不悅:「我要喝酒,拿來。」他命令道。

  「不行。」蘭斯洛特簡潔答道:「王,你醉了,現在應該馬上去睡覺,酗酒對身體非常不好。」

  「不要。」亞瑟任性的說,但看蘭斯洛特似乎也沒有讓步的意思,僵持不下也就不再固執了。反正自己的原意是想喝酒,沒有必要為了喝酒跟自己最信任的手下鬧不合,於是讓步。

  最信任的手下啊......。

  亞瑟往後躺,全身的重心壓在椅背上,眼睛微微閉上,像是沉思,又像只是單純的睡眠。

  「王。」看到這畫面的蘭斯洛特,嘆了口氣,說:「你這樣會感冒,去睡覺吧。」

  然而,看起來醉醺醺的亞瑟根本就沒有要動身的意思,這讓蘭斯洛特又更深的嘆了一口氣。

  這樣的國王,真的沒問題嗎?

  蘭斯洛特默默的把對方抱起,讓對方安穩的靠在自己懷裡,然後往國王亞瑟專屬的雙人床走去。
 


  亞瑟被穩穩的放在床上,蘭斯洛特摸摸亞瑟的頭髮,輕輕說了聲:「王,晚安。」然後起身要往門外走去。

  這時,伸出手的亞瑟正好抓住蘭斯洛特的衣角,讓蘭斯洛特回頭:「怎麼了?」

  「今晚,陪我睡,好嗎?」亞瑟說,臉上滿是紅暈,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根本酒醉,總之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害臊的女孩在挽留自己的男友想讓他待久一點一樣。蘭斯洛特的眉頭又再一次皺起。

  「王,你現在是把我當作男僕嗎?」微微瞇起眼瞪向亞瑟,蘭斯洛特有點無奈。

  亞瑟沒有回答,只是拍拍自己身旁留下來要給蘭斯洛特陪他睡的床位,示意要他躺上去。

  蘭斯洛特雖然感到有些詭異,但還是躺上去了,剛剛是出於對亞瑟的健康而反抗命令,現在的他實在是沒有理由抗命啊。畢竟亞瑟是目前自己效忠的國王,也就只能照做了。

  躺上床,凝視著亞瑟瘦弱的背影,蘭斯洛特實在無法想像自己眼前的國王到底想做什麼。

  背對著蘭斯洛特尖銳的眼光,亞瑟低聲地問,聲音低沉到如果不是在寂寥的半夜可能還聽不見的程度。

  「如果我對你下非常過分的命令,你會去達成嗎?」

  聽見這個天外飛來一筆的詭異問題,蘭斯洛特嘆息,然後貼近亞瑟的背影,用有點反諷的語氣問道:「你都要我陪你躺床了,這命令還不夠過分嗎?」

  「…………」沉默,亞瑟的身體微微縮了一下。

  然後,就這樣沉默了一個多小時。

  「王啊。」蘭斯洛特似乎不想再等了,乾脆開口:「雖然是喝個爛醉,但你還是會失眠嘛,對吧。」

  「你怎麼知道我沒睡?」亞瑟問,語氣有點驚訝。

  「氣息。」蘭斯洛特簡短地說:「你的氣息不像睡眠時那麼穩定,除非你生病了,不然你一定沒有睡著。」

  「我該說你了解我嗎,蘭斯洛特?」亞瑟說,聲音不像是酒醉,應該是有點醒酒了。

  還是其實,亞瑟的酒量比想像中大很多呢?

  「不,到頭來我還是不夠了解你啊,王。」蘭斯洛特輕輕的笑了聲,聲音帶些嘲諷:「至少我不知道你好男色,而且對象還是自己的騎士。」

  「誰跟你好男色,這小白臉。」亞瑟回答。

  「所以你到底要我在這裡幹什麼啊,王?」蘭斯洛特問道,還是看著亞瑟的背影,沒有人知道那背影究竟在想些什麼,連他專屬的騎士――蘭斯洛特也不例外。

  亞瑟轉身,靈巧而深邃的藍眼直直的盯著蘭斯洛特,說:「抱我。」

  「啊?」蘭斯洛特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有點遲鈍的發出一聲。

  「我說,抱我。」就像是知道蘭斯洛特一定會愣住一樣,亞瑟用比較慢的速度,重複一遍。

  「你是還在醉還是真的對我有意思?」蘭斯洛特難以置信的皺起眉,說。突如其來的冒出一句要他抱他,這什麼奇妙的發展?「如果需要一些慾望的宣洩請找女生,相信桂妮薇兒可以表現得比我還好……。」

  「誰跟你慾望宣洩啊?」亞瑟惱怒地說:「少囉嗦,快點抱我,這是命令。」

  「這什麼奇怪的命令啊!」蘭斯洛特錯愕地說。

  卡美洛的國王不只酗酒,還對自己的騎士有非分之想,這要是傳到外頭去,不亡國才怪。

  「剛剛不是哪個誰說會對我國王亞瑟的命令絕對服從?」亞瑟說,語氣有些不耐煩。

  「你……」拗不過亞瑟的說法,既然那句話是自己講的,就不能隨便推翻了:「一下子哦。」蘭斯洛特把亞瑟攬在自己懷裡,讓對方的身體完全貼合自己。

  『好輕。』一抱到亞瑟的身體,第一印象馬上浮上腦海:『肩膀不算寬,果然還是在成長中的階段。』

  不過,另一種感覺又默默的湧上心頭。

  『好緊。』感覺到亞瑟肌肉異常的緊張,蘭斯洛特心想:『這小子的身體…難道一直處在這種極度緊張的狀態嗎?』

  蘭斯洛特抱著亞瑟的身體,在他背上輕輕撫摸,試著讓他緊張的身體有所舒緩,畢竟一直處在這種高度緊張的狀況其實對身體是非常不利的。

  沒有休息的身體,容易疲倦,也容易老化。

  一陣子以後,亞瑟原本緊張的身體逐漸放鬆,然後抓著蘭斯洛特的衣服,臉貼在蘭斯洛特的胸膛,沒有動作。

  「你一直都處在這麼緊張的身體狀況嗎?」蘭斯洛特低頭望向亞瑟,問。

  亞瑟沒有回答,也沒有動作。

  「你…其實還是不習慣吧,身為『國王』的生活。」蘭斯洛特又問。

  然而,亞瑟仍是保持緘默,沒有回應。

  這下蘭斯洛特不知道要問什麼了,只看著亞瑟在自己的胸膛躺著,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又過了一下子,蘭斯洛特意識到自己的衣服逐漸變得溼潤,低頭才聽見了懷裡人兒輕微的啜泣聲。

  或許是受到自己身為男性自尊心的影響,哭泣的聲音非常的小,小到蘭斯洛特其實沒有感覺到。

  「怎麼了?」蘭斯洛特問,對於突然哭起來的亞瑟,蘭斯洛特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只剩你了。」亞瑟哭泣著:「除了你以外,我不知道還能信任誰了。」亞瑟的聲音完全變了一個樣子,變得泣不成聲。

  蘭斯洛特撫摸著亞瑟的頭,試圖去安慰他,然而腦海的詞彙庫裡卻擠不出任何一點能夠安慰他人的語句。

  只能任由亞瑟在哭泣中成長,在哭泣中睡眠。而這時的蘭斯洛特也只能扮演陪伴的角色,隨著哭聲愈發淒厲,蘭斯洛特也就抱得越緊。

  現在,只有我可以成為他身後那堵守護他的高牆。

  過了好一陣子,東方的天空逐漸冒出魚肚白,亞瑟也在蘭斯洛特的懷中香甜地沉睡著。

  而蘭斯洛特,則在一陣一陣的思緒糾結中失眠了一整晚。

  看著亞瑟橘黃的髮,蘭斯洛特輕輕的說著:「別擔心了,王。」

  「我會永遠與你在一起的。」

  說完,在亞瑟的頭上禮貌性的親吻,象徵對王者完全與絕對的互信、忠誠、永不背叛的承諾與契約。

  也不知道熟睡的亞瑟到底知不知道,總之他在睡夢中有了一個很正向的答案。

  他握著蘭斯洛特的手,輕柔而靦腆地微微笑。


  【END】

  = = =

  【後記】

  這篇文章是從自己的痞客邦那邊弄下來的。(你
  可惡喔網路上怎麼這麼少亞瑟的腐向作品啦(翻桌
  弄得自己只能自耕。((其實你自己也很想寫不是#

  希望大家喜歡不才我的這部作品這樣,
  未來痞客邦應該也會跟巴哈同步更新,
  請大家多多指教。(鞠躬)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218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eric9718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ucky74181大家
《我超強我就喜歡在異世界開掛》❤有栖花あか❤睡前音樂:Josh A - PAINLESS❤And I don't know how I could be so dumb❤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