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願望:DAY 10

作者:海犬│2013-05-24 22:55:12│贊助:38│人氣:664
  今天一大早,我就被電話鈴聲給吵醒。在我拿起手機的時候,來電顯示一組我沒看過的電話號碼。
 
 
  而在左上角的時間顯示五月二十四日星期五,早上五點五十分。這種時候會有誰打電話過來呢?
 
 
  我睡眼惺忪地接起電話,輕咳了兩聲讓剛睡醒的聲帶不至於說話模糊不清。但是在我連「喂」都還沒不及說,手機對面就傳來一名女性的聲音。
 
 
  「David,今天六點半之前到校,因為我早上第一節到第四節都有課,我要先把今天上午的進度教給你練習,所以別遲到了。」


  這時我才想起昨天給了音樂老師聯絡的方式,接著又在我連「喔」的回應都還來不及說,陸婷郁的母親就將電話給掛斷了。當下一股沉重的壓力加諸在我身上,她的訓練方式確實很嚴苛。
 
 
  不過一想到她這其實都是為了陸婷郁,我就露出了微笑,撫了撫右手手背。
 
 
  手錶上只剩下十到十二的數字,這時我心中傳來一股淡淡的寂寞感。
 
 
  如果十二消失之後,陸婷郁是否也會從我的右手上消失呢?如果我沒辦法達成她的心願會如何?而我達成了她的心願,又會發生什麼事?
 
 
  她總不能一輩子都待在我的右手上,所以我相信離別的日子越來越接近了。
 
 
  我對陸婷郁有什麼看法?我這麼試問自己。一開始只是很疑惑,為什麼她要糾纏著我。
 
 
  途中知道了真相之後,我覺得她是個非常孤獨的女孩,而我是她唯一一個能依賴的人而已。
 
 
  但我的身分,就只不過是她的公會會長罷了。光是這樣的身分,就能擔任她可以依賴的人選,代表她確實很缺乏可以依靠的人,這讓我鼻頭都痠了起來。
 
 
  然而現在,我確實照著她的希望前進了,只是不知道結果究竟會如何而已。但與其擔心,還不如努力練成那首曲子,並站在比賽的舞台上,達成陸婷郁的心願。
 
 
  就連她的母親都開始幫助她了,所以我怎麼能失敗呢?我一定要在下禮拜一之前,練好這首曲子才行!
 
 
  ……但,其實我真正擔心的不是能不能練成曲子而已。我真正擔心的是,下禮拜一之後,我的右手會怎樣?而陸婷郁她又會怎樣?
 
 
  如果她離開了我的手,那麼她就真正成為一名植物人,永遠活在自己的黑暗之中,陷入永痕的孤獨……
 
 
  她都還沒感受到朋友的溫暖,就變成那樣的話,會不會太可惜了?
 
 
  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呢?再給予陸婷郁一個願望吧?沒錯,我能辦得到,陸婷郁她當時希望,卻沒有達成的期待……
 
 
  遊戲公會的網路聚會。身為公會會長的我,有辦法讓她再次參加網路聚會!
 
 
  我想到了一個辦法,趁著陸婷郁還依附著我的右手,還具有觸覺、聽覺和視覺的時候,為了她再次辦一場公會聚會!
 
 
  陸婷郁,妳不是一個人唷,因為妳還有公會的那些夥伴啊!
 
 
  我趕緊從床上跳起來,並坐在電腦桌前面打開電腦,接著登入網路遊戲,開啟公會成員的頁面,在所有將近三十人的成員名單中,使用發送群體郵件。
 
 
  當然,也包括了那最後上線日期一直停留在五月十日的Trish




  來到學校之後,我就直接前往音樂班導師辦公室。由於到校時間很早,所以外頭還沒有教官和糾察隊在站崗,所以我就大剌剌地穿著便服就進入了學校。


  反正我也沒打算回去班級上課了,沒有必要穿著不吸汗的制服襯衫。


  打開辦公室的門,裡面只有陸婷郁的母親和另一名我不認識的老師而已,其他老師似乎都還沒來學校。


  我看了看手機,現在時間是六點二十五分,代表我沒有遲到。現在突然覺得那名原本對同學很親切的音樂老師,變得好可怕,我都不敢嘗試在她面前遲到了。


  看來她是對除了音樂班學生以外,都是非常輕鬆地在教學。而或許在我不知道的那一面,她是非常嚴格的老師。


  她看見我之後,就放下才吃到一半的飯糰,接著走到我面前。


  「吃早餐了沒?若沒吃的話,當心餓昏在練室裡喔,因為你大概不會有休息時間了,等下教給妳二十到一八零小節的部分,到中午我會驗收,如果沒通過晚上就要留下來繼續練。除非你有把握下午的部分你能在放學之前練好。」


  「我知道了,剛才來的路上已經吃過了。」


  「那好,我們就先來練到一八零小節的部分。」


  她說完後,就帶我準備前往二樓的練習室。其實這時我反而擔心,她自己不先吃完早餐嗎?她不是說,早上第一節到第四節都有課嗎?


  ……她為了陸婷郁的比賽,可以連自己的身體健康都不顧。這份對自己女兒的心意,我確實感受到了。


  音樂老師用鑰匙打開了練習室的鐵門之後,就進入了放有平台式鋼琴的練習室裡。從左側的落地窗外,投射進非常充足的陽光,光線讓我能看見這裡的空氣中飄浮的細微塵埃。


  由於光線直接照射在平台鋼琴上,或許會覺得我等下在這練習會熱,所以她打算把窗簾給拉上,但我卻阻止了她的動作。


  「不用拉上沒關係,我很喜歡曬太陽,如果有陽光的話,我更能專注做一件事。」


  「是嗎?」


  音樂老師放棄將窗簾拉上的舉動,接著邀我坐在鋼琴前的椅子上。


  其實我本身並不是特別喜歡曬太陽,是因為陸婷郁的右手被陽光所照射,感覺特別舒服,所以我才要她開著窗簾。


  或許陸婷郁本身是喜歡陽光的吧,因為她的皮膚和我的皮膚感受陽光的感覺並不一樣,我只是覺得熱的感覺,但右手卻有一種放在溫暖的棉花上輕飄飄的感覺。


  然而在這種感覺下,右手在彈的過程,我幾乎感覺不到右手的知覺,而且覺得像失去重力似的非常輕鬆,更能讓我專注在左手的練習上。


  音樂老師拿出一本譜夾,裡面只放了一首曲子的譜,正是陸婷郁所選擇的悲愴奏鳴曲第三樂章的版本。


  那是在昨天音樂老師仔細聽了陸婷郁彈了之後,花了點時間才找到的譜。聽說那是目前最難的版本,據說作者只是做給電腦軟體演奏而已,一般人很難真的彈出這種版本。


  不過難的就只有右手的部分而已,但陸婷郁早就練會了,甚至還能加上部分左手伴奏,代表她真的是一名鋼琴天才。


  但是就算難的只有右手,但屬於初學者的我,左手的伴奏還是很大的挑戰。


  「昨天你只練到第二十小節而已,再以那種速度練習的話,絕對趕不上後天的賽前檢定的,所以你要加緊腳步才行了。」


  她將譜夾打開,擺在鋼琴蓋上的立架,密密麻麻的五線譜出現在我眼前。但我盡量無視掉那些豆芽菜,而是看著她替我寫上的簡譜。


  「那麼我先彈一次,之後一小節一小節分段教你。最好在早自習結束前背起指法,不然的話接下來的四堂課你會很辛苦喔。」


  我吞了吞口水,有些遲疑地點了點頭,並開始專注看著她的示範。




  經過一整個上午的練習,我簡直快累透了。不過至少我進步很大,再加上陸婷郁的右手也會示範怎麼彈,她的觸覺我也能感受到,所以很快就記住了。


  音樂老師來驗收的時候也大吃一驚,因為我幾乎沒有出錯地從開頭彈到第一八零小節。雖然踏板有時候會慢個一拍或兩拍才換,但她說我以新手來說,已經算很厲害了。


  我不敢說自己有多厲害,我想大概是因為陸婷郁的右手能將觸覺傳導給我的關係,所以我才能學得比一般人還來得快罷了。


  驗收完後,我到學校的合作社買了個便當和養樂多,迅速吃完之後,再次回到練習室等陸婷郁的母親。


  她和我說午餐時間結束後,就要開始教我彈剩下的部分,但她只有下午第一堂課有空。


  再次看見她的時候,對方依然保持著精神抖擻的樣子。看她早上沒有把飯糰吃完就直接教我彈琴,而第一節上課時就馬上前往授課的班級,這樣她竟然還這麼有精神。


  但我並不好意思問她累不累,因為看她這麼賣力的樣子,實在是不敢破壞她所散發出來的能量。


  就在下午第一堂課之間,她看我進步這麼多,發現應該不至於趕不上後天的賽前檢定,因而問了我一些問題。


  「你和婷郁是怎麼認識的呢?」


  她有些好奇地問,當時我正好把從第一八零小節到二五零小節的進度彈完,雖然當中因為出了點小差錯而中斷,但只要多練幾次就能改善。


  「我和她原本是在網路遊戲上認識的,我是她的公會會長,她加入公會有半年多了,所以和我的關係還滿不錯的。」


  「這樣啊……難怪婷郁才會找你幫忙,因為從來沒有人能持續和她保持關係超過一個禮拜。」


  「因為在網路遊戲裡面,又不看見她有什麼怪……」


  我說到這裡霎時住了嘴,而陸婷郁的母親也用一臉疑惑的表情看著我。


  這時突然想起來了,在陸婷郁的角色——Trish加入我的公會後,其實是有發生一些無法解釋的狀況。


  例如某天公會面臨滿人數的時候,有一位公會的同學也想加入我們公會,但因為人數到達上限而無法邀請。但是就在那時候,公會人數上限竟然從二十突然增加到二十一。


  那遊戲的人數上限是依照公會等級在算的,而且只有五的倍數成長,因此數字尾出現「一」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


  原本以為只是遊戲出現的BUG罷了,但是從來沒有其他玩家反應過這種問題。


  而當我們的公會等級提升到足以容納二十五人之後,那個「二十一」的疑惑漸漸從我們腦中淡去了,因此再也沒有人提起過那件事。


  再來是大約兩個月前發生的事——有天我們公會參加了公會大戰;簡單來說就是公會與公會之間互相較勁,獲勝的公會將會獲得非常稀有的虛擬寶物。


  不過我們的目的並不是寶物,只是想和公會成員一起遊玩,留下美好的回憶而已。不料與我們對戰的敵對公會,竟然有一名玩家使用作弊程式,讓我們根本無法好好地享受對戰的樂趣。


  就在我們成員幾乎都被擊殺光,只剩下Trish的時候,那名作弊玩家打算上前將Trish給打倒。


  但在接近她準備攻擊的時候,那名作弊玩家突然斷線了,而且再也沒看過那名玩家,搜尋對方的名字也不存在角色名稱。


  而我們原本處於被擊敗的狀態下,一般來說在對戰的時候是不能復活的,沒想到所有被作弊玩家給擊倒的成員,角色全都復活了過來。


  原本以為是遊戲管理員封鎖了那名作弊玩家的帳號,但我們卻沒有看見遊戲管理員所發布的公告,就連官方網站的角色封鎖名單也找不到當時那名作弊玩家。


  ……難道說那一切都是陸婷郁暗中在幫我們的嗎?她使用自己的超能力,來替我們斬除遊戲不公平的地方,並為我們的公會成員能開心互相玩樂著想。


  從這件事件就更能肯定,陸婷郁她確實是一位非常善良的女孩……


  「大家都覺得陸婷郁身上發生的事情很可怕,對吧?」


  音樂老師沉下臉並點了點頭,能隱約看見她眼眶漸漸泛紅。


  「我以前也總是認為婷郁的行為很恐怖,高中一年級教到她的時候,曾經嘗試接近她的同學,不到幾天就會疏遠她了……」


  「他們沒看見陸婷郁的善良,就算她給人的感覺很可怕,但真正的她,可是非常溫柔且替人著想的。」


  「人們的眼睛,往往被第一印象給蒙蔽,學校生活總是如此……不,其實我當時也是。只要一開始沒有給別人好的印象,將來就會被人給討厭,甚至被欺負或排擠……其實我還感到欣慰的是,至少沒有人敢欺負婷郁。」


  我淡淡地笑了笑。也是,誰敢欺負陸婷郁呢?要是我,也不會敢去招惹一名可以和不存在的人溝通、和會使用奇怪能力的人。


  其實我不敢說自己有多能接納別人,因為陸婷郁並沒有在真實裡與我相處過,我不知道我會對一名具有奇怪能力的人產生怎樣的反應。


  但能慶幸的是,我不是站在排擠陸婷郁的一方,而是站在幫助她的那方。


  「我會把下午的進度練完的,所以你放心去教課吧。我不會讓自己被留下來趕進度的,因為有一件我必須完成的事情。」


  音樂老師不解地看著我,而我則是對她笑了笑。


  「我會讓陸婷郁感受到交到朋友的感覺的,我有個好辦法。正好,妳可以和我一起到陸婷郁……應該說妳以前的家。不知道陸賜翔見到妳時,會有什麼反應呢。」


  音樂老師怔了怔,眼眶中打轉著淚水,但嘴上卻露出懷念的笑容。


  「賜翔啊……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麼樣、長得多大了呢……好想看看他。」


  「今天就回去那裡一趟吧,我也有東西必須到那裡拿才行。」


  她用袖子擦乾眼淚,擤了下鼻子後點了點頭,接著將譜夾給翻頁。


  「不過你沒有練完的話,我可不准你過去喔。放學前驗收到第三百二十小節,踏板不可以出錯,不然也不算通過驗收。」


  「嗯,我知道了。」




  學校放學後,我通過音樂老師的驗收了,她用自己的輕型汽車載我到陸婷郁的家。


  我走到門前,這種時候陸賜翔應該已經下班、並從醫院探望完陸婷郁到家了。所以我按了門鈴,等待裡面的人應門。


  而音樂老師則是有些難為地站在圍牆入口旁。這我能體諒她,因為她都離開自己的兒子這麼多年了,現在突然回來,我也不知道陸賜翔會有什麼反應。


  這時從裡面傳來有人快步跑下樓的聲音,接著腳步聲接近門口,並打開了門。


  陸賜翔還沒將身上的糕點師傅制服給換下,從他身上傳來咖啡和蛋糕的香氣,看來他應該剛回家沒多久。


  「啊,David!怎麼這麼晚才來,你昨天也沒來練習,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他一看到我就擔心地問了一句,而我則是聳了聳肩,用大拇指指著後方。


  「我找到願意教我的老師了,猜猜看是誰?你一定會很驚訝的。」


  陸賜翔疑惑地看了看後方躲在圍牆外的音樂老師。這時後者終於鼓起勇氣,站到他能看見的位置。


  「賜、賜翔,好久不見了,是媽媽呀。」


  「……媽?」


  陸賜翔瞪大著眼,看著似乎覺得不可能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母親。他呢喃了一個字之後,過了許久都說不出話來。


  最後他終於努力擠出一句話,但那句話令我感到非常心痛——


  「妳事到如今還回來做什麼?」


  彷彿被這句話的銳針給刺傷心裡般,音樂老師雙肩一怔,臉部表情糾結了起來。


  看到她這個樣子的陸賜翔竟然還不放過她,繼續對著自己的母親低吼——


  「拋棄了我們這麼久,現在回來有什麼用?婷郁都變成那種樣子了妳才回來,太遲了!」


  聽到這裡,我的右手肌肉突然抽動了一下。這種感覺我能想像到陸婷郁怔了一下,似乎非常不忍心看著自己的哥哥說出那樣的話,也不忍心看見自己的母親被那樣責罵。


  「回去,我不想看見妳!」


  陸賜翔對著音樂老師吼完之後,後者一隻手摀住嘴巴,兩條淚水流了下來。我還能隱約聽見她口中不斷重複唸著「對不起」這三個字……


  「抱歉了,David,你明天再來吧,我今天有點累了……」


  他對著我說完之後,轉身打算關上房門。但我跨出了一步,用腳阻止門被關上,接著左手用力抓起對方的手臂,將他從門後拉了出來。


  「你和你的母親都曾做出讓陸婷郁傷心的事,所以沒有資格責罵她!呵,你們果然是一家人,雖然方法都不一樣,但其實都愛著陸婷郁,卻也恨著她。」


  聽到我這番話的陸賜翔突然愣住了,而我趁著這個機會推了他一把,讓他往音樂老師那裡靠近。


  「如果沒有你母親的話,或許我也無法幫陸婷郁實現願望,所以她不只幫了我不少忙,也幫了陸婷郁很大的忙。我想陸婷郁看見你對著自己的母親這麼吼,一定會很難過吧。」


  我走向他們母子倆,母親啜著泣、不知所措地看著我,而兒子則是瞪大眼睛直視著我。


  「陸婷郁是愛著你們兩個的,所以你們倆也和好吧,讓陸婷郁放下心不是很好嗎?」


  我舉起右手,抓起陸賜翔的手掌,接著左手抓起音樂老師的手腕,讓他們互相握在一起。


  最後,我的右手也握起他們倆握住的手,這時我的右手自己握得更緊了一些,而且還微微發抖。但這個抖並不是悲傷或恐懼,而是欣喜雀躍的顫抖。


  「這樣你們一家不就團聚了嗎?」


  這時陸賜翔才終於露出悲傷的表情,接著也落下了眼淚,並一把抱住自己的母親。


  「媽!對不起,剛才真的……非常對不起!」


  音樂老師也撫著自己兒子的腦後,雖然臉上依然掛著淚水,但表情終於不再糾結,而是溫暖幸福的表情。


  「沒關係,我懂的,媽媽知道你受了不少苦……我不會再離開你了,對不起,賜翔……」


  一個讓家庭分裂的女孩,也能讓家庭複合;在此我認為,陸婷郁能讓任何人都遠離她,那麼應該也能讓任何人都喜愛她才對。


  只不過必須用一些方法就是了。我要讓大家知道,陸婷郁是多溫柔善良的女孩子,我再也不想看見陸婷郁孤單一人的樣子了。




  音樂老師回去之前,先將我載回學校讓我騎車,便在校門口和我道別了。


  接著我騎著車來到桃園醫院,手上拿著一台粉紅色的筆記型電腦——這正是陸婷郁放在房間書桌上的那台電腦。


  在她房間時,我有開機確認過了。裡面果然有那款線上遊戲,但裡面除了那款遊戲以外,完全沒有任何通訊軟體,這再次證明她毫無現實中的朋友。


  我無法登入她的帳號,因為她只設定了記住遊戲帳號,我並不知道她的密碼。或許Trish這個角色,從此之後再也不會被登入了。


  但我還是將電腦拿到陸婷郁的病房裡,並架起床桌,將電腦放在上面開機。


  在開機的過程中,我先將窗外投射進來的下午陽光用窗簾遮住,因為今天天氣非常躁熱,一整天都被太陽曬的話,就算再怎麼喜愛陽光的人,一定也會受不了。


  電腦停在桌面之後,我操控滑鼠點開那款遊戲,將遊戲停在登入帳號的畫面。


  「Trish,公會會長有來信喔,是非常重要的公告,妳一定要看。」


  我在陸婷郁耳邊輕聲說著,看著她那沉睡般的臉龐,我不禁露出淺淺的笑容。


  「不用擔心,我相信這一次,所有成員都一定會到場的。因為妳人就在這裡,跑不掉的。」


  說完之後,我便離開了醫院。打算回到家,和所有公會成員討論第二次網聚的相關事宜。


5/24 怪錶紀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207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幻影精
真棒

05-25 00: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ob900714大家
山本崇一朗《即使如此依舊步步進逼》漫畫單行本第1集在台上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