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願望:DAY 9

作者:海犬│2013-05-23 22:41:02│贊助:90│人氣:751
  昨天下午下了場非常大的雨,那種彷彿雨水是用傾倒的大雨,就算穿上雨衣也一定會濕透,所以我叫了計程車回家。
 
 
  昨天我在陸婷郁的房間練習鋼琴到下午三點多,直到她哥哥回來為止。雖然我沒有帶那本教本,但右手示範了彈法給我看,所以我就照著它的步驟緩慢練習。
 
 
  但我總是心不在焉的,因為我發現了一件令我非常震驚的事……
 
 
  那名曾經是我二年級音樂課、也曾當任陸婷郁一年級班導師的音樂老師,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張看似陸婷郁全家合照的照片上呢?
 
 
  不用猜應該也知道答案了吧……她的身分。只不過非常令人難以相信,我到現在都還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緣分這種東西還真是可怕。
 
 
  當我在看到那張照片的時候,我有一種想法;她裝作自己不是陸婷郁的親人,從她的口吻中感覺到,她好像封鎖了擔任陸婷郁導師之前的記憶,當作陸婷郁是外人似的。
 
 
  又或者她是真的忘記陸婷郁這個人了呢?又或者,是她忘記了自己過去的家庭?
 
 
  到底是刻意封鎖記憶、假裝不知道,還是真的忘記了?我好想知道答案。
 
 
  陸婷郁的家人並不是只剩下哥哥而已,然而她那第二個親人,究竟是忘了她還是封鎖了她呢?
 
 
  我下定決心,我要知道這個答案。而我也開始懷疑,一位母親真的會因為女兒的怪異而拋下她嗎?
 
 
  就算真的是這樣,我也想要讓那個人知道,陸婷郁是她的親生骨肉,沒有逃避的資格!
 
 
  ……我想到了一個辦法,逼出音樂老師心中真相的方法,就算要我當壞人也在所不惜!
 
 
 
 
  我今早一起床,發現左手有些無力,似乎是因為連續練習大半天的鋼琴所致吧。
 
 
  但我敢說,我左手的能力確實稍有進步了。由陸婷郁當作導師,她彈的方式我也能感受到觸感,所以很容易就記住音。
 
 
  雖然她的拇指相對應是我左手的小指,但只要轉移相對位置的觸感到左手上,其實並不困難。
 
 
  我對道路的概念其實還不錯,所以陸婷郁她家的路程我還記得,現在要我自己騎車過去也行。但是我打算下午再過去,因為我有一件必須確認的事情。
 
 
  然而這件事會關係到我在校的行為,嚴重的話或許會被退學也說不定。但是比起陸婷郁所遭受到的一切,這根本只算毛皮而已。
 
 
  從昨天擬定了計畫到現在,我都沒有反悔的打算,反而更加覺得必須這麼做才行了。
 
 
  我抱著這樣的心情梳洗完畢,並換上學校的制服襯衫,看了看右手腕上的手錶。只剩下九到十二的數字,距離最後那天不剩幾天了。
 
 
  不過我認為這件事情是必須要做的,我想讓陸婷郁知道答案。而若不趁著她還依附著我右手的時候這麼做的話,就沒有機會了……唯有陸婷的右手,才能辦得到這種事。
 
 
  ……逼出音樂老師對陸婷郁的感情真相這件事。
 
 
 
 
  我來到學校,但我連書包也沒帶,也沒有請假的打算。反正對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來說,曠課和儀容不整等等已經不讓我這麼在意了。
 
 
  在將近畢業的幾天,做出這種可能會被退學的行為,在外人眼中大概會覺得我太不會思考了吧。
 
 
  但對於我來說,曾不被任何人接受的陸婷郁,付出這些代價讓她知道真相,實在是非常值得的交易。
 
 
  而如果事情是我想的那樣的話,陸婷郁應該就不會在這個世界上,活得這麼悲哀了吧?
 
 
  進入校門口的時候,我果然因為沒帶書包,被站在校門口的教官給訓話了一頓,並記了一支警告。
 
 
  我毫無感想地聽完訓話之後,朝著餐飲科的班級大樓走去。
 
 
  餐飲科三年級有一班的某位學生,是我國中時的好朋友,友好的程度要我和他借什麼東西,他都不會拒絕的地步。
 
 
  我走到大樓三樓的餐飲三乙教室後門,尋找那位國中同學的壯碩身影。在我確認他正在前面和其他男同學拿掃把對打之後,我隨意找個人過來。
 
 
  「幫我叫一下陳志偉出來,我有事情要找他。」
 
 
  那人點了點頭,並對著前方那胖胖的男性高喊:
 
 
  「喂!胖狗,外找。」
 
 
  胖狗似乎是他在高中班級的綽號,以他的體型,不管哪一時期的綽號都擺脫不了「胖」字。只有我對他好一點,都叫他「阿偉」。
 
 
   阿偉瞇著那雙已經很小的眼睛看了看這裡,發現是我之後才對面前的人喊暫停,將手上的掃把擺在一邊後朝我走過來。
 
 
  「嗨!大衛,好久不見,怎麼今天突然來找我?」
 
 
  阿偉的英文非常不好,就連發音也一踏糊塗。我國中時受夠他總是把David念成「推比」,所以就乾脆要他直接叫我大衛。


  至於為什麼不讓任何人叫我的真名呢?因為比起被叫成「推比」或者其他更難聽的稱呼,我還是更討厭自己的名字。


  然而原因我並不想說,因為不管是說出原因還是講出名字,一看就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


  「我想和你借個東西。我記得你和我說過,你是負責保管烹飪教室鑰匙的實習股長吧?那麼你應該可以打開烹飪教室的門才對。」


  阿偉皺起又粗又濃的眉毛,疑惑地看著我。


  「你要借什麼?設計科有什麼可以和餐飲科借的東西嗎?尺或圓規、水彩筆什麼的,我們不可能會有喔。」


  「我都說烹飪教室了,誰還會要借那種東西啊?你的頭腦還是和以前一樣笨呢……算了,我要借的東西你放心,你們餐飲科一定有——我要借一把鋒利的水果刀。」


  「你、你要幹什麼?」


  阿偉一臉錯愕地看著我,好像是我要準備拿去幹什麼壞事似的……其實是沒錯,我要借水果刀的目的,確實不是什麼好事。但我當然不會說明真相,尤其阿偉這麼好騙。


  「我們廣設科今天要開同樂會,班導帶了一顆大西瓜來要分大家吃,所以要我來向你們借把水果刀罷了。」


  阿偉的表情恢復成笑容,而且他對吃的又這麼感興趣,所以當初才會選讀餐飲科的。因此拿食物來騙他,他就不會產生疑心。


  「西瓜喔!我最愛吃了,我借你們之後,記得要分給我一片喔!」


  阿偉露出貪吃的表情對我說道。我則是裝出為難的表情,對他搖了搖手。


  「我們班人很多,或許連全班每個人能不能都分到一片西瓜都還是個問題呢,所以抱歉啦。」


  阿偉露出失望的表情,但還是返回教室裡,從書包裡拿出一把小鑰匙,接著帶領我往烹飪教室前進。


  到達烹飪教室後,阿偉用鑰匙將教室的鐵門給打開,並帶著我進入裡面。他先將旁邊的電燈給打開,這間教室位於大樓中間的位置,所以就算天空灑下了明亮的陽光,這裡依然很昏暗。


  他走到一個鋁製拼裝櫃前,將下方的拉屜給打開,裡面放著一整排各式各樣的刀具。


  水果刀、菜刀和刨刀等等,從小尺寸到大尺寸都有,給人一種很專業的感覺。


  「要哪一把自己挑吧,用完之後記得還我們就好了。」


  阿偉說完後,我挑了一把尺寸第二小的水果刀,長度從我的中指指尖到手腕下面一點的距離,刀寬和我兩隻手指相並一樣寬。刀尖尖銳的程度,感覺稍微用力碰就會出血的感覺。


  「那把拿來切西瓜,會不會嫌太小了一點?」


  阿偉皺著眉頭對著我問,我則是看著他聳了聳肩。


  「夠了吧,雖然設計科的人都用小的刀,但可都很精準喔。要是太大把的話,反而無法發揮我們的精巧。」


  稍微蒙混一下,阿偉就會相信了。其實我的目的是,讓這把刀能藏在我的口袋裡。這學校制服褲子的口袋深度滿深的,能免強放下這把水果刀。


  「喔,那麼還我之前記得先洗乾淨,不然我可是會被人稱潔癖王的刀工老師念的。」


  「嗯,我知道了。那麼我先拿回去用囉。」


  和阿偉道別完之後,我將水果刀放入塑膠刀套中並放入口袋,接著來到資訊大樓六樓的視聽教室,並確認了上面的課表。


  以前我們的音樂課都是在這裡上的,所以我想那名音樂老師應該也會有這裡的課,因為只有這裡才是最好實行計畫的地方。


  我確認了一下禮拜四的課表,找到了那名老師的名字,發現今天她第一節和第二節課有普通班的音樂課,而第三節則是空堂。


  所以在第二節下課的時候,等學生都走光時,正是展開計畫的最好時機……
 


 
  「那麼我們今天的影片就先到這裡,回去記得查藍調音樂的定義,並做成一份兩頁A4的報告。只要把資料直接複製下來印出來給我就行了,很簡單。期限是下個禮拜,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下課。」
 
 
  那名音樂老師用麥克風講話的聲音從視聽教室裡面傳出來,我聽得一清二楚。我蹲在靠近視聽教室旁的一間樓梯口,等待的就是這個時刻。
 
 
  我已經在這聽了她上兩節普通班的音樂課了,和以前教我們設計科的方式一樣,只是看看影片,並回家要我們找個資料交,就會給分數。
 
 
  等到她喊下課之後,我站了起來,並裝作若無其事地走到視聽教室門口。
 
 
  同學們都走光了,只剩下最後應該是學藝股長的同學,拿著一本藍色文件夾給老師簽名。
 
 
  等她簽完後,那名矮小的女同學對老師道了聲謝謝,並繞過我走出了視聽教室。
 
 
  不知怎地,那名女同學用有點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想應該是我現在的表情很難看吧,因為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有點恐怖,不知道陸婷郁會有什麼反應。
 
 
  我希望她不要有任何反應,不然的話,這計劃就會付諸流水了。
 
 
  這間教室因為剛才播放投影片,所以都拉上窗簾,也沒有開著任何一盞燈,裡面的亮度只足夠確認人的形體和周圍的物品而已。
 
 
  站在視聽教室左側講台上,是名有著一頭捲長髮的女性,再加上她剛才所發出的聲音,我很肯定就是那名音樂老師。
 
 
  然而她似乎還沒認出我是誰的樣子,臉好像朝著我的方向看過來。
 
 
  「那位同學,有什麼事情嗎?」
 
 
  我先關上教室的鐵門之後,才往左邊移動,打開了一個電燈的開關,只有中間走道上方的燈亮起。
 
 
  由於我曾經擔任過一個學期的音樂小老師,所以這裡的設備我很熟悉,只打開中間的燈是我計畫好的。
 
 
  「是你啊。但是我不是說過了,不會再教你彈琴了嗎……」
 
 
  「我今天來的目的,並不是想讓妳改變心意教我彈琴,而是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我往她的方向前進,途中我刻意走在中間的走道。
 
 
  「關於妳的女兒……陸婷郁的事情。」
 
 
  亮起的電燈照亮她的面貌,因此我可以看見她露出了非常驚訝的表情,對方甚至還重重地倒吸了一口氣。
 
 
  「妳的女兒,讓我快發瘋了……我快受不了了。」
 
 
  我非常冷酷地說著,並從左邊口袋裡,用左手把從阿偉那裡借過來的水果刀給拿出來,並往旁邊用力甩了一下。
 
 
  塑膠刀套從刀刃上被甩了出去,也因為這個動作,刀刃反射燈光,劃出一條銳利的刀光。
 
 
  看見塑膠刀套掉落在左側牆角的那名音樂老師,這時才終於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你、你要做什麼?我女兒她,到底對你做了什麼事?但那不關我的事啊!」
 
 
  聽到這裡的我才明白,她根本沒有忘記陸婷郁是她的女兒,只是假裝忘記罷了。這樣的話,接下來就能按照計畫進行了……
 
 
  「我的右手,被妳女兒給糾纏著,並變成了她的右手了。她阻礙著我的生活,還要我幫她贏得下禮拜一舉行的高中組音樂比賽,所以我才會找妳教我鋼琴的……」
 
 
  對方瞳孔一縮,似乎這時才明白了一件事。
 
 
  「難怪……你彈的方式和婷郁一模一樣……所以你因為我不肯教你彈琴,無法擺脫婷郁,才打算找我出氣?」
 
 
  我並沒有告訴她我到底要做什麼,只是左手繼續握著那把水果刀,逼近那名音樂老師。
 
 
  「她是你的女兒,對吧?所以,只有妳能夠幫我擺脫陸婷郁了……」
 
 
  「不、不要過來!不然的話……」
 
 
  「沒有用的,我剛確認過六樓其他教室的課表了,這節課沒有任何一班會過來這裡上課,所以不會有任何人,叫也沒用的。」
 
 
  「住、住手!不要這樣,我答應你、答應繼續教你鋼琴,拜託放過我吧!」
 
 
  「我受夠了,我受夠陸婷郁繼續糾纏著我了,就和妳過去一樣,受夠陸婷郁奇怪的行為……我的心情,就和妳那時候一樣……」
 
 
  音樂老師露出極為恐懼的表情,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眼角還滲出淚水,身體顫抖了起來。
 
 
  「現在妳大概就像陸婷郁了吧,而我則是當時候的妳……雖然妳傷害她的刀是無形的,但我想那時候的陸婷郁,心中的感覺也和妳一樣害怕吧?這是妳曾經拋棄自己女兒時,給予她的感受。」
 
 
  她瞪大著雙眼,一隻手緊緊摀著嘴巴,眼淚流到手背上並繼續滑下。
 
 
  「我辦不到……我無法自己擺脫陸婷郁。所以我想,身為討厭她母親的妳,應該可以下手才對……」
 
 
  這時我將水果刀反握,把刀柄面向她,並做出了遞出的動作。這時她怔了一下,似乎不明白我這舉動的意思。
 
 
  「我想砍下這隻右手,這隻變成陸婷郁右手的手……如果能將它砍下來的話,那麼這隻緊緊綁著我的錶,也能拿下來吧。這樣的話,我就能擺脫陸婷郁的糾纏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右手至今依然沒有任何反抗的舉動,甚至一點反應也沒有。
 
 
  現在的陸婷郁,究竟知不知道我的用意呢?還是說,她現在處於非常混亂的狀態,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呢?但不管怎樣,她不阻止我都是最好的。
 
 
  「來吧,老師,身為憎恨著陸婷郁的妳,應該下得了手吧?把妳最討厭的女兒右手給切下來,這樣變成植物人的她,就再也沒辦法和外界聯繫了,也不會繼續出現怪異的現象了。」
 
 
  我伸出右手,輕輕抓起音樂老師的手腕,就在此時,我的右手才有反應。它突然顫抖了起來,而且感覺到非常溫暖,感覺就像……一個孩子,等待自己離失的母親很長的時間,終於找到她的一種溫暖。
 
 
  但我盡量無視掉這種感覺,將音樂老師的手給抓過來,並讓她的手抓住水果刀的刀柄。
 
 
  等她緩緩握起刀柄之後,我在她面前跪坐下來,並舉起右手停在她眼前。
 
 
  「動手吧,只要砍下來就結束了……一切都會結束了。」
 
 
  我毫無感情地對她說著。她全身發抖,看著我的右手,就算手上握著水果刀,卻遲遲沒有任何動作。
 
 
  「放心吧,我不會喊痛的,因為比起這幾天的事情來講,這根本不算什麼,反而是一種解脫。所以快點吧,快把陸婷郁的手切下來吧,我的痛她也會感受得到,妳能趁現在一吐過去的恨。」
 
 
  她終於緩緩舉起手中的水果刀,但表情卻因為難過而扭曲,眼淚不斷從眼角淌流而下。
 
 
  「我……我辦不到!」
 
 
  她突然將手上的水果刀給丟到一邊,並潰堤似的大哭了起來。
 
 
  「我根本不敢傷害婷郁,根本不敢啊!」
 
 
  她雙手摀著臉,因為哽咽而斷斷續續地說著話。
 
 
  「婷郁她終究是我的孩子,我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敢把自己孩子的手給切下來?」
 
 
  她哭彎了腰,整個人幾乎呈現磕頭的姿勢不斷啜泣,聲音因為這種樣子而撕裂般模糊。
 
 
  「我好後悔,為什麼當初要和明勝吵架……搞得現在,我沒有面子回去和婷郁道歉……而且都還沒有和她道歉,她就變成了植物人,再也沒有機會和她說一聲,媽媽對不起妳了!」
 
 
  她伸出沾有淚水的雙手,緩緩握著我的……不,應該說陸婷郁的右手。
 
 
  「婷郁,媽媽真的對不起妳!其實妳一直都是媽媽的寶貝,但是、但是……我害怕自己的女兒奇怪,而被外人指指點點……都怪我當時這麼愛面子,而害了妳!」
 
 
  我的右手被溫暖的手給包圍後,微微顫抖了起來。從那顫抖中,傳來陸婷郁的悲傷和不捨。
 
 
  「原本、原本是想在妳下禮拜一比賽那天,身為評審的我打算在大家面前,勇敢說出妳是我的女兒……可是、沒想到妳會變成這樣……我再也沒有機會鼓起勇氣了!」
 
 
  我輕輕倒吸了口氣。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難怪陸婷郁會這麼希望自己下禮拜一可以演出,根本不是為了將獎盃拿給父親墓前這麼簡單而已,因為她的媽媽,就是那場比賽的評審。
 
 
  然而悲愴奏鳴曲第三樂章,正是貝多芬因為失去父母而創作出來的,那麼陸婷郁真正想要表達的,原來是對「父與母」的謝意……
 
 
  或許陸婷郁早就知道了,早就知道她母親其實並不恨她,只是不敢說出自己的愛罷了……陸婷郁,妳真的,好堅強、好殘酷……
 
 
  「我想陸婷郁她,曾沒有怪過妳喔。」
 
 
  我的右手自己緊握住陸婷郁母親的手,而對方像是也感受到自己女兒心意似的,抬頭看著我。
 
 
  「對不起,我騙了妳。我根本沒有受夠了陸婷郁的糾纏,我很想幫她完成最後的心願。這一切,都只是我策畫出來的。」
 
 
  陸婷郁的右手,朝著自己母親的臉上伸去,並抹乾對方的眼淚。
 
 
  「妳看,或許妳可能不太相信,但這是陸婷郁自己的意識做出的行為喔。她變成了植物人後,靠著這隻右手傳達出自己的意志,並要我幫她完成下禮拜一的音樂比賽呢。她要表演的曲目,正是那首悲愴奏鳴曲第三樂章。陸婷郁是想靠著那首曲子的背景,來對妳和父親表達謝意呢。」
 
 
  聽到這裡的音樂老師,臉再次糾結了起來,發出哽咽的聲音。
 
 
  「所以幫我們一把吧,既然妳是那場比賽的評審,那麼要讓我代替陸婷郁比賽,應該可以吧?」
 
 
  聽到這的音樂老師用力擤了擤鼻涕,吸了口氣之後將眼淚給擦乾,回答:
 
 
  「……不行。」
 
 
  我本來還想問原因的,但在我開口之前,她用接下來的話打斷了我的疑問。
 
 
  「那場音樂比賽,必須要通過英國皇家鋼琴檢定,五級以上考試的學生才有參賽的資格,然而貝多芬的悲愴奏鳴曲第三樂章,還是八級考試的曲目。你根本沒有檢定過,現在的你是不可以參賽的……但是,我會努力讓四天後的你,有資格參賽。」
 
 
  她擺出一反剛才的悲傷神情,一臉堅定地站起身子,並拉著我的右手也讓我從地上站起來。
 
 
  「以婷郁的那種指法是無法通過賽前檢定的,所以我要在這些時間裡面,糾正婷郁的壞習慣,並讓你的左手學會伴奏,還有踏板的使用。」
 
 
  聽見這個回答的我露出了笑容,用力點了點頭向她道謝。
 
 
  「雖然我對其他班級的學生很輕鬆,但對音樂班的學生可是很嚴苛的。既然我要當你比賽的指導老師,我會比對待音樂班學生更加嚴苛的方式訓練你的,你要有心理準備。」
 
 
  「沒問題,放馬過來吧。」
 
 
 
 
  經過了一整個早上和下午的訓練,我才終於明白陸婷郁母親有多可怕了。
 
 
  光是彈錯一個音,就會馬上被糾正,然而陸婷郁一旦用錯了指法,也一樣會被責罵。
 
 
  但我感到好溫暖,感覺陸婷郁就坐在旁邊,一起和我聽著她母親的訓話。而她似乎也感到很開心,右手的演奏不像以前那麼沉重,反而是活潑的小貓在琴鍵上跳舞的感覺。
 
 
  我的左手被迫加上了原本不用彈的許多音,在陸婷郁母親的魔鬼指導下,我被硬塞了許多音符和指法在腦袋,因而感到頭昏腦脹。
 
 
  而我還天真地以為,只要左手學會伴奏就好了,沒想到鋼琴還有踏板這種東西,要我背起哪個段落必須使用弱音踏板。


  而因為這首歌的和音很多,延音踏板必須每半小節就要換一次,讓我感到有點來不及吸收。
 
 
  不過這樣就好了……這樣很足夠了。陸婷郁明白自己母親其實並不是真正討厭她的,而在我和她母親說了陸婷郁的情況後,之後除了她哥哥會來探望她以外,她母親有空的時候也會來醫院探望陸婷郁。
 
 
  我下午五點到達桃園醫院,雖然因為承受了一整天的魔鬼訓練,讓我左手都還在微微顫抖,但我還是硬撐著疲累的身體過來了。
 
 
  我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陸婷郁之後,我才終於滿足。因為現在的她,臉上的表情,正是露著笑容的。
 
 
  雖然這對一名植物人來說很不可思議,但對陸婷郁來說,沒什麼好奇怪的,因為這正是她心裡的感受。
 
 
5/23 怪錶紀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196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siaotong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