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願望:DAY 8

作者:海犬│2013-05-22 22:06:35│贊助:56│人氣:714
  我今天五點左右就醒了,原因是因為我的右手好痛,手心不斷冒汗,而且溫度比起我身體任何一個部位都還要來得高。
 
 
  當我醒來時,右手是交扣著我的左手的。雖然它緊握到會顫抖,但我左手感受到的力道卻沒有很大,代表那樣的力氣已經用上了它全部的力量。
 
 
  我不知道右手為什麼會這樣無力、痠痛,而且還像發燒似的標高溫度,簡直就像把右手放在蒸氣室裡的感覺。
 
 
  當下我想到了一個令我感到不安的可能性——難道說躺在醫院病床上的陸婷郁,全身的感覺都和我的右手一樣,那麼她很有可能是生病了。
 
 
  可是這種病痛我還是第一次體會過,光是右手手腕以下的部分,都足以難過到讓我從睡夢中醒來,那麼全身都處於這種痛苦的陸婷郁,現在又是什麼情況?
 
 
  我左手輕輕弄開交扣住的右手,並撫著手背想藉此安撫陸婷郁。原本她那不安地顫抖的手才終於緩和下來,看來我右手感受到的感覺,陸婷郁相同也感受得到。
 
 
  我不知道陸婷郁現在究竟處於什麼樣的狀態下。全身變成了植物人,但右手依附在我的右手上,能感受到我右手的感覺,也能控制我的右手。
 
 
  我覺得她應該也有聽覺和視覺,因為我曾和她說過話,她也搶過我的電視看。只是我不知道她的視覺與聽覺,究竟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存在?
 
 
  這已經超乎了一般人所能理解的範圍了,陸婷郁果然是非常不同的存在。但她這樣又沒有罪,只是和別人不同罷了,卻得背負被人排擠的壓力。
 
 
  我坐在床緣,花了點時間在安撫著陸婷郁,等到她的意志似乎像睡著似的,右手的顫抖終於消失之後,我才停下左手的動作。
 
 
  我看見手腕上的手錶,今天消失的數字輪到「七」了。距離那場音樂比賽,就只剩下五天的時間,我究竟能不能在那之前練好左手的伴奏呢?
 
 
  我吐了口氣,接著到浴室裡梳理,這麼早起的目的並不是去學校,而是桃園醫院,因為我很擔心陸婷郁的情況。
 
 
  右手非常無力,就連刷牙都很吃力,因此我靠著不慣用的左手,花更多的時間才完成梳理。
 
 
  而我想這樣的右手,騎車應該很危險,所以我搭乘計程車前往桃園醫院。
 
 
  到了醫院之後,大約是六點左右。其實今天我不太打算去學校了,等下看情況再打電話過去請假好了。反正現在的日子,大多數的同學也都不常去學校,而導師也不太會管我們了。
 
 
  今天的天氣很陰暗,天空總是密布著一層雲霾。我踏入醫院裡,由於時間還很早,所以幾乎沒什麼人,只有一些拄著點滴架的病人或老人在走廊上走動而已。
 
 
  因為天氣陰沉,所以走廊上的天花板打著日光燈,給我一種還沒天亮的感覺。
 
 
  當我到達五樓,並經過服務處的時候,那名我熟悉的護士看見我,眉毛一揚,趕緊朝我這裡小跑步過來,表情有點著急。
 
 
  「你終於來了,昨天沒來看婷郁,害我好擔心。昨天晚上婷郁突然發了高燒,原本想第一時間通知你的,但卻沒有可以聯絡你的方法。」
 
 
  我從口袋裡拿出手機,在空白的記事欄上打下了我的手機號碼,並舉在護士面前給她看。
 
 
  對方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條,也拿下胸前口袋上掛著的原子筆,將我的手機電話給抄了下來。
 
 
  「對了,也還沒問你叫什麼呢。」
 
 
  「David。」
 
 
  護士在紙條的那組電話號碼後面加上了我的英文名字,才把紙條收回口袋裡,接著露出心疼的表情看著我。
 
 
  「昨晚婷郁她情況一度很不樂觀,而且奇怪的是,我們都找不出她發燒的原因。檢查時除了發高燒以外,身體都沒有其他異狀……這也是植物人麻煩的地方,有病痛的病人卻無法述說自己的情況。」
 
 
  我怔了怔,植物人無法述說自己的情況,可是我可以,因為我知道陸婷郁到底是怎樣的不舒服,因為我的右手正傳達著她的感覺。
 
 
  我很想說出口,說陸婷郁有什麼感受,但是我好猶豫,到底要不要和她說明?
 
 
  雖然覺得這名護士是很好相處的人,但是她會不會相信我說的話呢?就連學校那對同學很親切的音樂老師,還是對陸婷郁很排斥……
 
 
  「肌肉很痠痛,而且使不上力氣……」
 
 
  結果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把她的感受給說出來了。
 
 
  這時那名護士歪著頭,一臉疑惑,似乎不懂我剛才在說什麼。
 
 
  ——算了,不管了!反正都已經說出來,那麼乾脆豁出去了!
 
 
  我雙手抓起護士的雙手,並緊緊握住。對方突然一怔,驚呼了一聲,雙頰頓時露出紅暈。
 
 
  「Da、David!?這樣不行啊,雖然我還沒有男朋友,但你不能拋下婷郁和我……」
 
 
  我雙眼嚴肅地直視著她,這時她才終於發現我的手哪裡奇怪了。我的左手是正常的體溫,但右手卻是熱騰騰的,而且冒滿手汗。
 
 
  「你的右手……怎麼會這樣?」
 
 
  她雙手抓起我的右手,仔細檢視了一番,這時她又發現我右手另一個不一樣的地方。
 
 
  「這好像是女生的手喔!但是你的左手皮膚明明沒那麼纖細,而且也沒這麼白,為什麼會這樣?」
 
 
  「這隻右手是陸婷郁的,我手上的這支手錶也是她的。」
 
 
  我終於向一個外人說出這件事了。我原本是打算在這件事結束之前,都不告訴任何人的。但是現在,我為了把陸婷郁從病痛裡解救出來,所以才向這名護士說出實情。
 
 
  「我上個禮拜拾獲了陸婷郁的手錶,這支錶在我手上拿不下來,而且我的手也變成了她的右手,所以我才找到這裡來的。」
 
 
  那名護士雙眼瞪大地看著我,而我則是為了讓她相信,打算前往陸婷郁的病房。
 
 
  「妳不相信我證明給妳看,我的右手和陸婷郁的左手,不管是膚質、溫度還是手上的汗水,絕對和她一樣!」
 
 
  我繞過她,打算直接前往陸婷郁的病房。但沒想到,護士突然拉住我的右手,讓我停下了腳步。
 
 
  「我相信你。」
 
 
  護士很認真地說了一句後,變成她走在我前面,往病房走去。
 
 
  到達病房之後,護士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開始檢視陸婷郁的情況。這讓我很詫異,因為這種令人難以相信的事情,對方竟然這麼快就接受了。
 
 
  「嗯!多虧了妳,我才終於知道婷郁的病況了。沒什麼好擔心,以你和我說的感覺,加上婷郁的樣子,只是感冒拖了太久惡化罷了,因為植物人生病了沒辦法馬上發現。這種病情只要打個針、並在她點滴裡放感冒藥的成分幾天,情況應該就會好轉。」
 
 
  「那個……護士小姐。」
 
 
  「我叫楊曉玲,叫我小玲就好了。」
 
 
  「小玲……妳為什麼這麼快就相信我說的話?」
 
 
  她停下幫陸婷郁擦汗的動作,轉身對著我自豪地笑了笑。
 
 
  「我可是婷郁的看護護士耶,點滴每天都是我幫她換的,我會不知道婷郁的手摸起來是什麼感覺嗎?」
 
 
  原來如此,看來她是一名非常認真的護士,認真到連病人手的觸感都如此牢記在心。或許如果是她的話,應該會願意聆聽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吧。
 
 
  「你的右手確實是婷郁的手,這我很肯定。但是還真是奇妙,為什麼她那誰都找不到的右手和手錶,會出現在你手上?」
 
 
  「這要說起來得花上不少時間呢。」
 
 
  我對她苦笑著回答,對方點了點頭後和我說先去準備陸婷郁的針和藥劑,要我等她一下。所以我就坐在折疊椅上,看著因為高燒而雙臉通紅的陸婷郁,等待小玲回來。
 
 
  躺在床上的陸婷郁,瀏海被汗水給沾濕,而呼吸的幅度也很大,看來她真的很難受。不過右手傳來的安詳感,代表她現在應該正處於睡著的狀態吧。
 
 
  小玲回來後幫陸婷郁打了個針,並換上了一個點滴袋後,坐下來聆聽我說明這一切。令我高興的是,對方從頭到尾都沒指出任何質疑,只是安安靜靜地聽著我說下去。
 
 
  然而我唯一保留著沒說出來的事,就是其實是陸賜翔才是讓陸婷郁變成這種樣子的真正元凶。因為我不希望另一個會來探望陸婷郁的人,不受這裡護士的歡迎,就怕他產生不想過來的念頭。
 
 
  「還真是神奇,有人能夠表達出植物人的感受,其實對我們醫護人員來說,是非常大的幫助。」
 
 
  「我也是這麼想,所以才下定決心和妳說這件事的。」
 
 
  小玲看著我的右手,在陸婷郁被打了針之後已經過了約十分鐘,我明顯感受到痠痛與高溫漸漸淡去了。
 
 
  「現在婷郁感覺怎麼樣?」
 
 
  「已經好多了。」
 
 
  我說完後,她拉起我的右手,另一隻手則拉起陸婷郁的左手。在感受到減退不少的高溫後,她露出了非常溫暖的微笑。
 
 
  「真的好奇妙喔,你們倆人擁有同樣的感官,雙方都能感受到對方的感覺,你不覺得這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情嗎?」
 
 
  「或許吧。」
 
 
  我騷了騷臉,因為以某個不同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的話,其實還滿害羞的。
 
 
  「你說你要代替婷郁參加下禮拜一的鋼琴比賽,正好婷郁的哥哥昨天晚上來看完婷郁回去之前,要我帶話給你。」
 
 
  我偏了偏頭,露出不解的表情。現在他還有什麼話想和我說的嗎?
 
 
  「他說如果你需要的話,可以到他家使用在婷郁房間裡的那台鋼琴。如果你答應,我會打電話通知他,他會帶你去他們家的。」
 
 
  陸婷郁自己的鋼琴,是嗎……我覺得這樣或許不錯,讓陸婷郁使用自己最熟悉的鋼琴練習,應該會比較好。
 
 
  況且我也不確定能一直占用音樂班的練習室,所以我便點頭答應了。
 
 
 
 
  我在六點半的時候打電話和導師請假,並到了醫院鄰近的早餐店吃早餐。
 
 
  小玲打電話通知陸賜翔之後,她告訴我陸賜翔大約七點後會過來接我,所以我就趁著這個時間到外面吃個早餐。
 
 
  大約六點五十分時,右手不舒服的感覺幾乎消失了,而溫度也很接近我左手的溫度,看來陸婷郁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而她似乎也醒過來了,因為在我回去醫院的路上,想趁著四下無車的時候穿越人行道,但右手卻突然抓住了道路旁的圍欄,不讓我做出違規的舉動。
 
 
  我回到五樓的病房之後,已經看到陸賜翔在裡面等我了,他比預定的時間還要早到。
 
 
  「謝謝你,David。聽護士說你幫忙了很大的忙,要不是你說出婷郁的感覺,不然她現在一定還很難過。」
 
 
  他的表情比之前有精神多了,看來他已經釋懷了這一整件事情,而且也沒有去自首,代表他應該是想認真負起照顧陸婷郁的責任。
 
 
  「這沒什麼,其實也是陸婷郁自己的能力罷了。你覺得她總是非常奇怪,但那又怎樣?她非常善良,而且也不會去傷害他人,這樣的她沒有被人排擠的資格。」
 
 
  「……我知道,是我太蠢了,所以我現在打算把所有拿來照顧婷郁的醫療費通通轉讓給你,讓你來替我照顧她,而我會去自首。」
 
 
  我拉了折疊椅在他旁邊坐了下來,他則是不斷看著陸婷郁沉睡般的臉龐,臉上路出一絲自責悲傷的表情。
 
 
  「我不要,我也不會揭發你的行為,因為我要你照顧陸婷郁一輩子到她老死為止,這才是你應該負起的責任。」
 
 
  「……是嗎,原來你是這麼想的。其實我很想對婷郁負起責任,可是感覺去坐牢好像在逃避,而不去自首又感覺對不起婷郁。」
 
 
  「你對誰犯了錯,就對誰負起責任,所以別離開她的身邊,因為她不願意僅剩的親人離開。」
 
 
  他轉頭過來看著我,這時他才終於發現,我的右手正緊抓著他那身烘焙師傅制服的衣角。
 
 
  這不是我的意識所做出的行為,而是陸婷郁的意思。當陸賜翔說他要去自首的時候,我的右手就不捨地抓住了對方的衣角。
 
 
  當陸賜翔看見這個景象之後,眼眶打轉著淚水,接著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我不會離開婷郁的。」
 
 
  他站起身子,用袖子擦乾差一點落下的淚水,擤了一下鼻子後,努力擠出開朗的模樣。
 
 
  「好,那麼我帶你去我家吧,我想婷郁應該也想用爸送給她的鋼琴來練習吧。」
 
 
  「嗯,不過我今天沒有騎車過來,所以得拜託你載我一程了。」
 
 
  「那有什麼問題?」
 
 
  陸賜翔拍了拍胸口後,爽快地答應了。接著我們到達醫院外,我坐上了陸賜翔的那台G5-125,接著他往我不熟悉的道路駛去。
 
 
 
 
  陸賜翔我把載到了附近都是田的郊區,這裡的道路就連車輛都很少,不過卻有不少幢透天厝佇立在這。
 
 
  他將車子停在一棟外表還滿新的三層樓透天民房前,接著邀請我進入裡面。
 
 
  裡面的擺設沒什麼特別的,也不會說太空虛,和一般小康家庭沒什麼兩樣。
 
 
  陸賜翔帶我到二樓的某間房間,我一進去就聞到了非常熟悉的味道——像小倉鼠身上的木屑香氣撲鼻而來,我便肯定這就是陸婷郁的房間。
 
 
  裡面擺滿了可愛的布偶,在右側牆壁上擺著一台立式鋼琴,我猜想陸婷郁身上之所有會有類似木屑的香氣,大概就是因為長期和木製的鋼琴相處一室的關係吧。
 
 
  前方有一扇格子窗,窗的兩旁掛有粉紅色的窗簾。窗的左側書桌上擺著一台粉紅色外殼的筆記型電腦,而床上也是堆滿了布偶,還有一隻特大號的老皮抱枕。
 
 
  房裡好像停留在陸婷郁前往網聚時的景象,當我看見這裡時,鼻頭突然一陣酸麻,不過我卻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樣的反應。
 
 
  「那台鋼琴就是爸在婷郁八歲時,送給她的生日禮物。當時她有多開心,我到現在都還非常清楚婷郁當時的笑容呢。」
 
 
  陸賜翔露出有點悲傷,卻又帶著溫暖微笑的表情。
 
 
  「你說你們父母因為陸婷郁的事情而吵架離婚了,那是多久以前的事?」
 
 
  「大概是在婷郁五歲的時候吧,那時因為她好幾次都和媽說家裡有很多客人,而且不斷和空氣對話,最後媽才受不了離開了這個家。不過我想婷郁會喜歡上鋼琴,大概也是因為媽的關係。我媽那時候是小學的音樂老師,她在彈琴的時候,婷郁都會很喜歡待在媽旁邊聽她彈琴,還吵著要媽教她鋼琴呢。」
 
 
  「從那之後你們就沒見過母親了嗎?」
 
 
  「嗯……那時候我才小學三年級,從那之後我就沒再見過媽了,也不知道她現在人在哪裡、在做什麼。」
 
 
  看來因為陸婷郁的關係,他也失去了自己的母親。但我覺得,拋棄自己孩子的那位母親,才是錯最多的人。
 
 
  「啊,時間差不多了,我還得去上班呢。那麼你就在這裡好好練習吧,你身上有帶錢吧?這附近有家便當店,而若懶得去買的話,冰箱裡也有加熱食品,不用客氣餓了就吃吧。」
 
 
  「陸婷郁不會准我吃加熱食品的,所以如果裡面有食材的話,我想她會幫我做飯。」
 
 
  陸賜翔露出一種奇妙的表情看著我的右手,接著輕笑了幾聲。
 
 
  「我以前確實也常被婷郁罵說吃加熱食品很不健康,所以她都會幫我做晚飯。真是辛苦你了,我妹妹的嘮叨轉讓到你身上了。」
 
 
  「其實我還想謝謝陸婷郁幫我改變飲食呢,因為這幾天我發現,似乎不常拉肚子了。」
 
 
  陸賜翔又笑了笑,和我說時間差不多了,接著和我道別之後,說下午三點會回來,就離開了家裡。
 
 
  我進入了陸婷郁的房間,而右手自己習慣性地關上房門。我坐在鋼琴前的椅子上,看見這台鋼琴上放滿各式各樣的獎盃,中間還立著一副相框。
 
 
  我用左手將相框給拿下來,相框裡的照片上,是還很小的陸婷郁與陸賜翔,在他們笑得燦爛比勝利手勢的背後,有一男一女互相依偎笑著對著鏡頭。
 
 
  男性是看上去非常斯文,感覺和譪可親。而女性則很漂亮,還燙著一頭微捲的長髮……等等!
 
 
  我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我更仔細看清楚那名女性的模樣——
 
 
  不會吧!她……她竟然是……
 
 
  那名我認識的——二年級時教我們班音樂課的音樂老師!
 
 
5/22 怪錶紀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185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Mayerl
喜歡看推理小說嗎?可以來看看我的書喔!
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php?owner=b950029

05-26 19: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orochi1650所有巴友
同人小說,偶像異聞錄已經更新,歡迎各位巴友來到我的小屋收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