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願望:DAY 7

作者:海犬│2013-05-21 22:42:24│贊助:40│人氣:700
  昨天揭發了陸賜翔的行為後,我決定了一件事。我不會把他的行為公諸於世,因為我覺得,坐牢對他來說反而是一種解脫。
 
 
  我要讓他背負自己造下的罪孽,永遠照顧成為他更大負擔的陸婷郁,這也是要他對陸婷郁負責的手段。
 
 
  我沒必要揭發他的罪,因為這幾天以及將來的日子,對他來說才是真正的夢魘。
 
 
  而要是他去自首的話,我也不想管了。就讓他去抉擇吧,反正不管他選哪一邊,都同樣是失去自由的選項。
 
 
  一個是束縛心理的自由,另一個則是束縛身體的自由。他想要捨棄哪一邊,就隨他去吧,反正不管怎樣,他都會受到懲罰。
 
 
  其實我再也不想見到那副哭喪的的嘴臉了,他根本沒有資格哭泣,因為該哭的人,其實是陸婷郁才對!
 
 
  發生這些事情,陸婷郁不但沒有放棄,還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和外界聯繫,想要完成某個願望。然而那願望竟然還不是揭發你的惡行,這樣的人,彷彿能夠容忍世間所有罪惡般,令人感到不捨。
 
 
  因此我決定了,不管如何,我一定要完成陸婷郁託付的心願。因為這世界上,除了被她找上我的以外,沒有人能幫助她了。既然沒人願意分享一絲關愛給她,那麼至少,我要讓她知道這世界上其實並沒有她想像的那麼殘酷。
 
 
  ……我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
 
 
  當時護士原本不斷詢問我與陸賜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我裝作看不見她,打算直接離開病房。
 
 
  「等一下,David……」


  那時陸賜翔突然嚥下了一口口水,努力止住了自己的哭嚎,擤了擤鼻水後,我聽見衣服摩擦的聲音,我想他應該是從地上站了起來。


  我停下腳步,但並沒有轉身看他,因為我說過,我再也不想看見他那沒資格哭泣的臉。


  「對不起,我還有一個謊沒和你說明清楚……婷郁她二十七號那天,確實有個很重要的事。」

  我怔了怔,這時才轉頭看他,他似乎用衣袖把眼淚給擦去了。雖然雙眼哭得腫脹,卻努力直視著我看。他能用那種見不得人的哭臉這樣看我,代表他有某種程度的覺悟了吧。


  「婷郁上個月報名了在五月二十七號當天,舉辦的一場高中組音樂比賽,從那之後開始她就不斷練習表演的曲目。她很重視那場比賽,因為她要演奏的曲目,似乎和爸有關……」


  「什麼意思?」


  「其實爸非常疼愛婷郁的,雖然我這麼說很不要臉,但是我想除了爸以外,沒有人真心關心著她的吧……爸過世之後,婷郁很難過,所以她在決定用貝多芬的悲愴奏鳴曲第三樂章贏得比賽,並打算把獎盃拿到爸的墓前給他看……」


  原來這世界上,婷郁其實並不是永遠都孤單一個人的啊……想到這,我胸口的刺痛稍微緩和了一點。不過又想到那名唯一疼愛她的父親在兩年前去世之後,我心中的安慰就像風中的殘燭一樣,很快就熄滅了。


  「悲愴奏鳴曲第三樂章,聽說是貝多芬父母不幸去世的時候完成的。婷郁想要用這首曲子的背景,來弔念爸……」


  陸賜翔說到這裡,臉又糾結了起來,兩條淚水從眼角上滑下。


  「雖然我知道,現在還要拜託你的我非常不要臉,但是、但是請你……」


  他不管在我這個外人和一名女護士的視線,身為一個大男人的他,不斷流著淚,用哽咽到快說不下去的語氣對著我請求——


  「請你替婷郁完成最後的願望吧!」


  聽到這裡的我,眼睛微微瞪大了。一陣痠麻的感覺湧上鼻頭,右手的顫抖竟然消失了,並抓起我的衣角。


  這時的我,彷彿能感覺到陸婷郁正和她的哥哥一起,對著我請求似的……


  那時我終於理解到,為何陸婷郁不憎恨他哥哥的理由了。


  因為陸賜翔他,其實內心也是很疼愛陸婷郁的……只是那份愛,對他來說,實在是太沉重了……




  今天早上起來時,一樣是六點半。昨晚我似乎作了個夢,但那夢是我這幾天以來最安詳的夢,現在腦中還殘留著夢中所帶來的溫暖。


  就像是我小時候,被父母給保護著,並具有安全感地躺在嬰兒床上的感覺。那實在是非常、非常幸福的感覺。


  然而曾幾何時,父母的那份溫柔,漸漸變成了責罵與規範了呢?其實我是知道的,只是小時候的我並不明白,那份對我責罵的愛意。


  那份愛意,並不會被大多數孩子給解讀的。那時候的我們,會以為自己讓父母失望,而他們也討厭了我們,因此感到失去信心。


  能從那種過程安穩成長過來的人能有幾個呢?還能繼續愛著那樣父母的孩子,又能有幾個呢?


  然而現在,我卻見到了一個與眾不同的孩子。她被母親當作異類給討厭,並從此遠離了她。唯一愛著她的父親,也因為上帝的盲目而和她永別了。


  那女孩,就算全世界的人都遠離她,她還是不忘本地,就算變成了不會動的肉塊,依然想盡辦法表達對父親的謝意。


  我坐在床緣上,一股溫熱的感覺從眼窩裡湧出。我非常不捨地撫了撫右手,想藉此來安慰陸婷郁,但這個安慰能不能明確地表達給她呢?


  手腕上那隻錶上,數字「六」消失了。也就是說,倒數已經過了一半,我才知道陸婷郁真正的願望。


  剩下的這六天裡,我必須想盡辦法來達成她的願望。貝多芬的悲愴奏鳴曲第三樂章,雖然我只需要練會左手的部分就好了,但是從來沒碰過樂器的我,依然是個莫大的挑戰。


  但我不會輕言放棄的。對全身都不能動,卻依然想盡辦法達成願望的陸婷郁來說,這點根本不算什麼。


  練會那首曲子是一個問題,另一個問題是,該怎麼讓我去代替陸婷郁參加那場比賽呢?主辦單位會不會不接受?若是那樣的話,可真的頭痛了。


  我放下右手。與其在這裡先考慮到更後面的事,還不如先處理眼前的情況。若我練不起那首曲子,那之後的事通通不用談了。


  拿起手機隨意按了個鍵後,上面顯示五月二十一日星期二。比賽那天是五月二十七;也就是下個禮拜一。
 
 
  我必須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練會左手的伴奏,並跟得上陸婷郁右手的速度才行。
 
 
 
 
  我今天又和學校請假了,但我還是去了學校,因為我有個打算。
 
 
  我到達音樂班導師辦公室,並再次找到了那名我認識的音樂老師。她看見我之後,不再是昨天見到我時的微笑了,而是一臉為難的表情。我想她覺得,我又是因為陸婷郁的事情而來的吧。
 
 
  我走到她旁邊,並不讓她動手,我自己拉了一張椅子過來,並坐了下來。
 
 
  「我有件事情想拜託妳,可不可以教我彈鋼琴?要我交學費也沒關係,我只想要學一首曲子就好了。」
 
 
  聽見我的話的音樂老師露出詫異的表情,瞪大的雙眼直盯著我看。
 
 
  「為什麼會突然想學呢?而且不練基礎,直接學彈曲的話,就算彈會了,曲子一定會支離破碎的。」
 
 
  「我有基礎,所以妳不用擔心。不信的話,我可以彈給妳看。」
 
 
  我將視線放在她後方,一台擺在音樂班辦公室角落的立式鋼琴上。
 
 
  「你真的會彈嗎?你昨天問我問題的時候,就連指法是什麼都不知道耶。」
 
 
  音樂老師一臉狐疑地問。我沒有太多時間可以耽誤和解釋了,所以我直接站起身子,並往那台鋼琴走去。
 
 
  「若你在辦公室亂彈的話,我可是會把你給趕出去的喔。」
 
 
  她在我身後對著我這麼說,然而周圍的導師也都往我身上投來奇怪的眼神,似乎在擔心我等下會彈出什麼非常糟糕的不諧和音。
 
 
  但我卻不擔心……不,應該說我並不擔心陸婷郁的程度。既然她都被人說天才了,那麼實力絕對不用操心。只是她從來沒有被人指教過,所以我想,應該也沒有人稱讚過她吧?
 
 
  所以我想趁這個時候,順便讓陸婷郁知道,她是能夠讓導師都刮目相看的學生!
 

  我坐上了鋼琴前的椅子,並打開琴蓋,舉起右手放在琴鍵上。右手感受到琴鍵光滑冰冷的觸感之後,撫了撫周圍的黑鍵與白鍵,找到了某個位置,才拱起手指頭,按下第一個和音。
 
 
  在一連串的旋律傳出來之後,我才知道陸婷郁彈的曲子,依然是那首悲愴奏鳴曲第三樂章。


  強而有力的琴音響徹整個辦公室,由於我不用專注於在琴鍵上,右手可以自己動著彈,所以我的餘光看見外頭有許多同學都探頭進來看我右手的演奏。


  這時在場的導師們都目瞪口呆地看著我,一名我不認識的男音樂老師更是從位子上站起來,往我這裡走過來,似乎是想看著我彈琴。


  不過他原本驚訝的表情,在清楚看見我的右手彈的樣子之後,表情一變,露出了吃美食時看見了噁心東西的表情。


  「停、停!停下來!」


  很抱歉,我停不下來。就算我想停止演奏,但陸婷郁的右手依然自己動著,所以我不理會那名男老師,繼續放任右手彈奏。


  「我叫你停下來是沒聽到嗎?」


  他吼了一聲之後,一把把我的右手給抓住並拉離琴鍵,原本悅耳的琴音就這樣突然消失了。
  「你這是什麼彈法啊?亂七八糟,你的左手是生假的是嗎?把部分左手的伴奏給右手彈,我真搞不懂你到底在幹什麼!」


  「我左手還不會彈。」


  「左手還不會彈,就先讓右手去彈?之後雙手合奏的時候,你是想讓左右手打架不成?」
  「張老師。」


  這時我認識的那名音樂老師突然站了起來,對著現在還抓著我右手臂的男老師叫了一聲。


  「他不是我們音樂班的學生,是設計科的學生。而且是我叫他彈的,所以別再罵了。」


  隨後這名張老師才愣了一下,趕緊尷尬地放開了我的手。


  「哼,既然不是音樂班的學生,來我們音樂班辦公室彈琴做什麼?關公面前耍大刀。」


  他說完後,臉有些紅的坐回自己的位子,接著裝作沒事地繼續改他桌上的那疊考卷。


  接著我看見我認識的音樂老師往我這裡走來,她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好像想起了某個令她不愉快的回憶。


  「對不起,張老師是音樂班出了名的嚴格鋼琴專門教師,他會那樣罵你其實沒有惡意。」


  「沒關係,在音樂班導師辦公室彈琴的我,才是該道歉的人。」


  我回了她一句。看來陸婷郁就算真的彈得很好,別人還是非常不接受她將左手伴奏挪給右手彈。不過陸婷郁為什麼會有這種習慣?


  在醫院看到她時,她的左手都還好好的,為什麼要有盡量少給左手彈音的習慣呢?


  「你簡直……和陸婷郁一模一樣。」


  那名音樂老師臉色有些蒼白地對著我說,並仔細看著我的右手。


  「就連那支錶也是,和我以前常在陸婷郁手上看到的那支錶很像,不過仔細看其實有點不一樣。果然是我多心了嗎?」


  這隻右手其實就是陸婷郁的右手,而這支錶也是陸婷郁的錶。我在心中回應她,沒有把這句話給說出來。


  「請妳教我這首曲子的左手伴奏,我會努力學習的!希望妳能不在意我右手的習慣,因為我左手的實力和右手的實力差距非常大,而我又必須在下禮拜一之前練好這首歌,所以拜託妳了!」


  音樂老師怔了一下,才從不悅的回憶中回到現實。接著皺著眉頭,不解地看著我。


  「剛才那首歌是悲愴奏鳴曲第三樂章,可是似乎有被人改過,我也不確定是哪一個版本。你有這版本的樂譜嗎?」


  我搖了搖頭。我知道這樣似乎有點強人所難,但我沒有辦法,我根本不懂音樂,樂譜要去哪裡找我也毫無頭緒。


  「既然連樂譜都沒有,那麼你是怎麼彈出這首曲子的?」

 
  「這解釋起來要花很多時間,但我現在不想要再多花一點時間解釋了。可以等到下禮拜一之後,我再和你說明真相嗎?因為我怕在妳知道事實之後,就會不想教我彈琴了。」
 
 
  「什麼嘛,搞得這麼神秘……好吧,既然你有心想彈會這首曲子,那麼身為音樂導師的我,怎麼能拒絕學生的請求呢?雖然你是設計科的學生,但是我能感受到你對音樂的一種強烈執著,實在讓我放不下心。」
 
 
  她對我勾了勾手,似乎要我跟著她過去,我也就從椅子上站起來,和她往辦公室外面走去。
 
 
 
 
  音樂老師將我帶到了一間練習室裡,裡面有一台平台式鋼琴,前方牆壁則被一個大鐵櫃給整個佔領。從鐵櫃上的玻璃窗看進去,裡放滿了各式各樣的樂器。
 
 
  音樂老師走向左側,那上面放滿了各式各樣樂譜書籍的木櫃前,並開始翻找了起來。
 
 
  「你不回教室上課真的沒關係嗎?我知道你是三年級的學生,在教室應該也都在玩吧?不過不在教室的話,不是也會被記曠課嗎?」
 
 
  她在邊找著樂譜的途中,邊和我聊了幾句。
 
 
  「我有打電話去請假了。」


  聽到我這個回應的她先是笑了幾聲,才問:
 
 
  「你都和學校請假了,還來學校找我學彈琴?看來你對音樂真的有某種熱情呢,為何當初要選設計類,而不來讀音樂班呢?」
 
 
  「只要學會這首曲子就夠了,因為有某個很重要的目的,我非得達成不可。」
 
 
  「嗯……你真是個奇怪的孩子。」
 
 
  音樂老師一說完,就從上面拿下了一本古典鋼琴譜書。一想到那有半本字典厚的書籍,裡面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豆芽菜,就令我頭昏眼花了起來。
 
 
  「找到了。這裡面有收入貝多芬的作品,我記得悲愴奏鳴曲三個樂章也有,只不過是最原始版本。既然你沒有樂譜,只好從右手改編的音去推出左手的伴奏了。等下你再彈一次給我聽聽。」
 
 
  音樂老師打開了那本琴譜書的目錄,最後手指停在目錄的某個地方後,便快速翻到某一頁。
 
 
  但是在此時,一個粉紅色的物體從那本書裡面掉了出來。仔細一看,是一支印有卡通圖案的隨身碟,上面貼著寫有名字的標籤。
 
 
  音樂老師將它給撿起來一看,此時她突然就像拿到的並不是一支隨身碟,而是某種噁心的東西,趕緊將它給丟回地上。
 
 
  那支隨身碟滾到我的腳邊,印有探險活寶人物的隨身碟上貼著的標籤,用代針筆寫下了三個字——
 
 
  「陸婷郁」
 
 
  那名音樂老師突然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手上的書籍,最後再也無法將它拿在手上,厚重的書也落至地上。
 
 
  「不可能……太可怕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雙腿癱軟地坐在地上,全身都顫抖了起來。而我還是不明白,她會為何要有那麼大的反應。
 
 
  我原本上前想要扶起她的,但她不斷指著那本書,口中一直叫我翻到第一百三十六頁。
 
 
  我只好撿起又重又大本的譜書,並打開到她說的頁數。複雜的豆芽菜出現在我眼前時,令我頭都痛了起來。
 
 
  我看見這首悲愴奏鳴曲第三樂章的譜時,上面被人用粉紅色的原子筆給做滿了記號。原本只有單音的部分被加上了許多音符,而左手伴奏的部分,有些被畫上了向上的括弧。其實我並看不懂當中的意思,但我知道這是陸婷郁的字跡。
 
 
  「……這本是新教本,上禮拜三才剛送來的新書!」
 
 
  看見音樂老師這麼震驚,就連聲音都幾乎沙啞地說完後,我才知道她會如此害怕的理由了。
 
 
  上禮拜的新書,卻被上上禮拜就變成植物人的陸婷郁給做上記號,而且還放了隨身碟在裡面……
 
 
 
 
  最後那名音樂老師和我說了,她已經不想教我彈琴了。其實我能體諒她,一般人經歷到那種事情,確實會感到非常排斥。
 
 
  但我已經不用擔心了,多虧陸婷郁在這本書上做下了記號,也寫了一些連我這個外行人都看得懂的簡略彈琴教學。
 
 
  原來數字「一」是DO,「二」則是RE,以此類推。而她也在這首曲子我要彈的部分都寫上了簡譜,還告訴了我手指該怎麼按。
 
 
   這隨身碟裡的檔案,是一個影片。影片有點像是跳舞機那樣的演奏軟體,很明確地告訴了我左手的音在哪,以及該在什麼時候彈。
 
 
  這樣就算沒有人教,我也可以自學彈這首曲子,只不過真正的挑戰現在才開始。因為就算有這些東西,對我這名毫無經驗的初學者來說,勢必不會那麼簡單。
 
 
  我是回到家後,才用電腦讀取隨身碟的。今天下午用學校的鋼琴試著照著陸婷郁所給我的指示彈奏,但我根本聽不懂自己在彈些什麼,讓我非常沮喪。
 
 
  我時間不多了,我一定要在下禮拜一之前,讓左手練會這首曲子。不然的話,陸婷郁最後的願望將會無法達成。
 
 
  我不想看到那樣的結局,我不要陸婷郁沒在這世界上留下任何東西,就這樣就此長眠……
 
 
  陸婷郁,妳真的認為把這個願望託付給我,是好的選擇嗎?而如果我真的能夠完成妳的願望,妳能夠露出笑容嗎?
 
 
  然而妳靠著右手所傳遞給我的,就只是如此微不足道的願望,而我就連能完成這個願望的信心都很薄弱。
 
 
  雖然在遊戲公會裡,妳或許會認為我什麼事都辦得到,但其實我並沒有妳那麼的堅強啊……
 
 
5/21 怪錶紀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175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我是路人 我不圍觀
很棒的故事

05-21 23: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47231親愛的讀者們
《公主的奇蹟》第五章-魔障,已更新囉~感謝支持!歡迎來小屋澎場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