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厭離》01 葉殷

作者:S.R.G│2013-05-19 22:17:02│贊助:204│人氣:179
  
  已撕去衣袖的左臂再度出血,葉殷二度接受完包紮,對吳吝說:「謝了。」

  吳吝點頭而沒有回話,他向來如此。在葉殷印象,吳吝是個不多話的老實人,及肩的頭髮全向後梳,明顯橫突的觀骨與腮骨一覽無遺,身材高大壯碩,穿著土黃色衣褲及深綠靴。他打理完葉殷左臂傷勢後,頭也不回的走出蔑月寨。吳吝腰後背著自黃龍國進口的三曲式複合弓以及箭袋,弓術不用說,就連隱密行動葉殷也沒有把握能比吳吝出色。

  隨後出寨的葉殷迎向淡藍晨光,稍微失血的關係讓他微感昏沉。竟然拖到早上了。把兩大目標的首級砍下、仔細檢查整座蔑月寨,十六個人只有兩個星器,這讓葉殷有點失望。走至入口處牆邊整理昨夜的戰利品:背上入鞘的行雲劍與詭龍斧、提起兩個分別裝入謝蒙與凌宇首級、以麻布密封的木桶,與吳吝走下山。

  離蔑月寨最近的村鎮‧東南方的狩華村約有三公里,但必須由西邊較緩的坡道繞路下山,沒有人工開闢的路徑與步道,樹林並不茂盛,也無特別崎嶇的地形,不會太難走。

  兩人抵達狩華村時,村裡已現人潮,菜市場鬧聲此起彼落、持農具準備外出的農民、結隊巡村的衛士、看起來無所事事與同伴談話的俠客,聚集在多數以木造民屋為主的小村莊。

  吳吝在離約定地點有段路的早餐店發現柳燁。「怎麼這麼久。」留著長度至背的微捲髮、瀏海蓋眉,圓眼細鼻,身材纖細、看起來就很調皮的女生即是柳燁。她與其他赤鳶幫的同夥坐在早餐店外側方桌座位上,歪著頭說:「我還以為你們偷襲不成反被殺了耶。」

  赤鳶幫與大多數組織同樣沒有制服,皆以個人喜好穿著——如柳燁今天穿淡藍色長袖衣褲——能辨識的只有統一別在左胸的紅鳶徽章,各組織向來都用小裝飾來識別彼此。

  「凌宇、謝蒙已死,其餘黨羽也一併解決了。」葉殷無視柳燁的嘲諷,直接報告結果。

  柳燁吞下最後一口饅頭,瞧著葉殷手提的密封木桶,端起鹹豆漿喝了一口,待饅頭通過喉嚨後才回答:「又一個人獨吞功勞了啦,可是這次也花太久時間了,與其等你花八、九天,我直接率弟兄殺上蔑月寨還比較省事。」

  葉殷的左臂仍隱隱作痛。「凌宇跟謝蒙都不是等閒之輩。」

  「我看得出來。搞暗殺還會弄到受傷,還是你太沒用了?」柳燁撥了撥瀏海。「不廢話了。吳吝,你要吃早餐還是直接回城?」

  「先回城。」吳吝一貫簡略的回答。

  柳燁與同伴們依序起身。「那就走吧。」她提起自己的劍,而其中一位同伴正在跟店小二結帳。

  「我暫時留下,你們先走。」

  柳燁眼帶不屑的轉頭:「隨你便。」她見葉殷走近並放下木桶。「你這是幹嘛?」

  「如往常一樣,星器歸我,其它你們自己居功。」

  「這次你撿到了什麼寶物?」她令其他人提桶,飛快繞到葉殷背後。「哦,借我看看。」柳燁欲伸手拔劍,已料此舉的葉殷先一步退開。

  「星器歸我。」葉殷又覆誦一遍。

  「看看而已,又沒有要跟你搶。」見葉殷不肯,柳燁只能追加一句:「小氣!」

  不到一分,便剩葉殷一人。自加入赤鳶幫後已快半年,葉殷還未得到任何人的信任,以至於他寧願一人行動。接下來他要去的地方是離狩華村約五、六公里,東方偏北的桂洺鎮,與柳燁、吳吝等人回城的道路同方向,但葉殷不太想與他們同行,決定先在這裡吃早餐。

  看了店內貼在牆上的菜單,葉殷猶豫了一會才點:「一份皮蛋鹹粥。」待店小二再覆誦後他選了空桌位坐下,儘管方才柳燁等人的桌位已被店小二收拾擦拭完畢,葉殷仍不願坐他們曾坐過的位置。不只是柳燁,赤鳶幫的人從未善意對待過葉殷。

  閉麗境內馬非常稀少,大多是由黃龍國運來,境內的移動方式大多步行或牛車,閉麗境雖不過一座小島,正常且含休息時間的步行,從麗北到麗南也得花上快十天。四月初即使大太陽下,葉殷仍不覺熱,但背著兩個武器行走令他甚感疲累,尤其被砍傷的左臂從下山開始便疼痛不止。

  幾次見載著貨品的牛車交錯而過,讓葉殷萌生搭同方向牛車便車的念頭,但考慮到自己不善交際——還是自力到桂洺鎮吧。

  桂洺鎮距北方的胤翔城不到一公里,胤翔城自從前便是座繁榮大城,鄰近的桂洺鎮也就自然的發展起來,規模始終不及胤翔城,卻也是麗北有名的大鎮了。本是貧民居住的小鎮歷經過兩次大型改建,如今已無舊木屋及隨意扔棄的垃圾堆,已成房屋規律排序,街道寬敞易行的舒適城鎮,不過學校或大型廟宇等設施仍未興建,原因在胤翔城距離夠近,桂洺鎮民不需多花經費再造。

  葉殷時常來桂洺鎮特定店家轉賣星器,胤翔城以前即為廉家世代太守所管,麗北城血案後已成蒼武盟的領地,進出城的管制遠比從前更甚,既非蒼武盟人也非胤翔城、桂洺鎮出身的葉殷只能選擇次繁榮的地方交易。

  「歡迎光臨。」細微卻清晰的女聲招呼來訪店內的葉殷,在葉殷印象中,好像不管早晚都是同一名女生在站櫃檯的樣子。

  這間名為『皆有舖』的大型雜貨店凡舉日常用品、旅行器物、農具、牧具、衣物、兵器、藥草、藥膏、簡易醫療品都有販賣。對葉殷來說,轉賣、補給、添購等動作可以一次在這間店完成,最重要的,他們也有在交易『星器』

  這個世界無論大陸離島各地都有奇妙的遺跡,目前簡易判斷方法:只要發現到的遺跡是目前技術無法建造、或是內部擁有奇異兵器的遺跡,一般都稱之為『斷時遺跡』——遠古時代遺留下來的高科技文明遺產——而內中所發掘出的兵器則泛稱為『星器』。

  各遺跡內遺留的星器數量相當多,光是閉麗境這座小島就有近千把星器流通中。比尋常鍛造兵器更加堅銳,高階星器更附加奇能異術,操風控雷並非童話玩笑,而是實際的惡夢。

  星器有許多種類的外型,可以說現今文明打造出的兵器皆是源於挖掘出的星器,得到中意或順手的星器據為己有是常識,若得到不適當、無特別異能的星器,也有可變賣的市場等著客人購入——如同這間皆有舖。

  葉殷直抵櫃檯,「我要賣這兩把星器。」取下背後的詭龍斧與行雲劍置於檯上,櫃檯女店員急忙呼出鑑識員準備估價。

  通常鑑識約數十分,雖然皆有舖是名聲差的靛閻會所開,但近期還未發生過太大糾紛,何況葉殷不太會計較能賣多少,只要能溫飽就好。他會選擇這間賣星器是因為皆有舖的冒險者俠客很多,星器易流通,可以為未來多點幫助。

  關鍵在葉家代代密傳的星器‧『指星殉』。細扁銀鍊,套上被曲環框起的紫晶石墜子的項鍊。只要戴上指星殉,接近星器便能獲知該星器的情報,若非此項鍊,葉殷——恐怕連世人都——根本不知道星器還有分階級。

  眼見檯上的灰色短柄斧,葉殷心神一凝,指星殉便直接告知:『五階星器‧詭龍斧』,並非聲音或者意念,葉殷是即時且自然得知這項訊息,就好像突然想起來某件遺忘已久的事情一樣。起初父親把指星殉交予他時也難以適應,現在則已習慣了。

  『跟其他家族不同,我們葉家傳的星器沒辦法做什麼事。』葉殷還記得父親當時無奈的口氣。『這星器絕不可透漏給任何人知道,除了你的繼承人,懂嗎?不懂也沒關係啦,唉。我一直一直希望能有把絕世神兵哪,這樣就不用給那些傢伙看不起了。』

  葉殷不願繼續回想,看另一件星器。『五階星器‧行雲劍』,明明是最低階的星器,不知道為何葉殷卻對它念念不忘。不管再如何細、如何輕便,長劍非常不利潛行,光是蹲著都會感到困擾,背在身後緊急時又難以拔劍,如果是意喚星器……

  「這兩把確認是星器了,」女店員的柔聲把葉殷拉回現實。「你希望賣多少呢?」

  他猶豫了一會,瞧了瞧櫃檯後的女店員及男鑑識員,他們胸口都有別上幽藍火焰徽章,靛閻會的徽章。「不,」葉殷抽回行雲劍。「只賣這個斧頭就好。」

  議價結束,將行雲劍繫於腰後,再購買幾罐藥膏,檢查目前隨身物品確定沒有要補充的東西後,葉殷離開了皆有舖。出了桂洺鎮,他選了最近的大樟樹下避陽就坐,自行拆繃塗藥,正要再綁一次繃帶時,有道陌生聲音像在叫他。

  「喂喂,」聲音陌生,樣子卻不陌生,「唷、果然是你,葉殷。」高大但身形略瘦的青年朝葉殷走過來。

  「早。」葉殷雖沒見過他幾次面,但是知道眼前男子是赤鳶幫主‧蕭彤之弟,蕭遠。

  「你怎麼來桂洺鎮了?」蕭遠問。

  「來轉賣星器。」

  蕭遠小他姊姊兩歲——換句話說蕭遠也比葉殷年輕——散亂的頭髮及瀏海,以及下垂眼使他看起來一副懶洋洋的模樣,實在無法跟他姊姊相較。身穿鬆垮垮的短袖灰衣與長褲,以及棕色涼鞋,沒有配戴任何兵器,看起來與一般百姓無異。

  「所以你剛完成了我姊交付的任務?」蕭遠雙手交叉,自顧自的說:「我聽縱華說過,他們要赤鳶幫的人去剷除謝家餘黨。」

  藍鵲‧韶縱華。蒼武盟的參謀,以盟主‧廉塵陽的左右手而聞名。「沒錯,希望能藉此緩和蒼武與赤鳶的緊張關係。」

  「看起來沒這麼順利啦,」蕭遠苦笑搔頭。「剛剛鎮上才發生過衝突。」

  葉殷直覺想到先行回城的柳燁一行人,馬上得知她的星器‧凍塵的大略方位。離桂洺鎮已有段距離了。「柳燁他們已經不在蒼武盟的轄區了。」

  「喔、對啊,你怎麼知道?」蕭遠疑惑一閃即逝,隨即說:「好像半小時前吧?柳燁他們經過這裡時剛好碰上洪巽,洪巽那火爆狂才幾句酸話差點就拔劍對砍哩。」

  簡單說就是柳燁先挑釁嗎。葉殷不以為然,凍塵持續往滄萍城移動,推測柳燁等人應該沒什麼事。「沒鬧出人命就好。」

  這是指星殉的最重要功能:探知星器的方位。葉殷的父親,甚至葉家世代都似乎沒有想特別活用這功能,不過葉殷直到流落街頭,才想到利用這功能行暗殺之事。強者配神兵為世間常理,暗殺任務最沒人敢動的即是這些強者,酬金自然也較高。利用指星殉之力,葉殷大幅縮短了探查潛行的時間進行暗殺,靠酬金餬口度日,葉殷在地下界的惡名也日益升高。

  葉殷正式接收指星殉同時,已一併獲得百多把星器資訊,這是葉家流傳下來的情報。之後儘管沒有錢,他還是會去各村鎮武器店光顧,能多獲取星器資訊對往後幫助應該也越多。不過葉殷不全然只挑星器持有者,也會因為時間、地域或其它因素接下普通百姓的暗殺任務。

  而且也不是每位對象都有掌握到星器資訊,也有人不把慣用星器常置於身邊或睡房,這時候只能靠最原始的手段了。

  「這次很棘手吧,」蕭遠查覺到葉殷的傷勢。「聽說凌宇是用劍好手,謝蒙更是身經百戰的老手。」

  「還好,只不過一時大意。」對葉殷來說,凌宇看起來只是個小白臉,而謝蒙是個蓄絡腮鬍的兇狠大叔。

  蕭遠靠近。「我來幫你啦。」

  明明沒什麼交情。葉殷想拒絕,可是左臂的傷勢有人幫忙確實比較方便。「有勞了。」

  「這又沒什麼。」蕭遠輕笑。

  昨夜謝家餘黨就是麻煩的狀況,蒼武盟給的情報毫無用處,行雲劍跟詭龍斧葉殷也都沒看過,只知藏匿在狩華村附近;而且跟謝家有糾紛的是靛閻會,狩華村又在蒼武盟轄區,於情於理都跟赤鳶幫無關。

  『藉討伐謝家來表達赤鳶幫的合作意願。』蒼武盟如此表示。赤鳶幫主最後還是妥協了。一聽對象不到二十人,葉殷便自告奮勇,決定以他最得意的手法來幹。

  蕭遠替葉殷包紮左臂,坐在葉殷旁發問:「如果不趕時間的話,可以說說詳細經過嗎?我指的就是你們昨晚怎麼殲滅謝家黨羽的。」

  「要把詳細過程當作是方才幫我忙的謝禮嗎?」

  蕭遠面露不悅,哼了一聲。「拜託,別亂曲解我。」他捶了自己胸口一擊。「剛才幫你是我自己想幫而幫;你要不要透露昨晚經過由你決定,兩者毫無關聯。」

  葉殷沒有任何解讀,僅單純習慣這麼對答而已。「我瞭解了。」他整理一下大致經過,開始敘述:「最初由我跟吳吝查探狩華村週遭,柳燁與其他人在村裡待機,並觀察有無外來人士訪村。」

  後來發現到謝家餘黨的據點在山腰上的蔑月寨,柳燁也注意到期間有人進出市集購買大量食品,每次來買的人雖不同,但購量一致。葉殷與吳吝觀查哨兵並沒有太過警戒,採買者也沒有對狩華村有何戒備——之後跟蹤也確定採買者即為謝家人——眾人結論:殲滅對象沒有十足的危機意識。

  據柳燁從蒼武盟所給的情報推測,謝家餘黨已脫離仇家靛閻會轄區,大概是認定蒼武盟不太可能加害,故無警戒。

  「那麼趁夜率眾奇襲不就好了?」蕭遠插話。

  「不成,如你一開始聽說的,凌宇與謝蒙都是高手,奇襲再快,難免死傷,不能輕易襲擊。」葉殷更不願赤鳶幫為了別人私事有所犧牲。

  『好啊,你做得到的話就去做啊。』三天前的柳燁這麼對葉殷說。

  「你們總共到底花了多久時間滅謝家呀?」蕭遠再問。

  「七、八天吧。」

  蕭遠大驚。「太久啦!我還以為像你跟吳吝專搞潛行的會有多厲害呢。」

  這反應葉殷見過數次了,盡可能不去在意。「查出要潛入的建築各出入口與隱密處,人員大致配置,哨兵的交接時間,八天已經算很快了。」如果沒有吳吝一起行動,時間會拖更久。這件任務雖只要求謝蒙、凌宇首級,畢竟有十多人,要完全不打草驚蛇非常困難,一出差錯,就難得寸進尺,最終便會陷入兩方正面衝突,葉殷不願如此。

  「可是你還是受傷了。」蕭遠指出。

  葉殷點頭。「不知道什麼原因,只有謝蒙一人睡在一樓房間,本來是想先挑他下手,但那晚連站四天夜哨的凌宇入睡,跟這期間只站一天夜哨的謝蒙比起來應該更好下手,我便決定從三樓開始暗殺。」

  吳吝原本有意狙殺夜哨,但葉殷以夜哨可能會發出哀嚎而否決,只由他一人潛入蔑月寨。謝家餘黨戒備本就不高,暗殺沒有一起行動的夜哨不難,入睡的人反倒因為房間都太近極易失敗,待劃過最後一人喉嚨時,葉殷總算有放心的感覺。

  「光聽就覺得很了不起呢,我這麼沒耐心的人一定做不到。」蕭遠表示。

  了不起……葉殷頭一次聽到正派人士這麼評價他。「可是還是被謝蒙發現行蹤了。」不知是聲音敗露、還是謝蒙剛巧起來,總之葉殷當時行動沒有任何問題,何況謝蒙出房間時以離一樓夜哨被殺害有段時間了。

  「感謝你告訴我很有參考價值的故事了,」蕭遠起身。「哪天你若想殺我,可沒這麼容易了。」他得意的笑著。

  「應該不會有這一天。」而且葉殷不可能告知蕭遠最重要的手段。

  蕭遠見葉殷起身才看到行雲劍。「這劍不錯。」

  「你也這麼覺得?」葉殷慎防蕭遠,可是蕭遠始終沒有進一步動作。

  「感覺跟婷兒很合的劍。」蕭遠說。

  「婷兒……是哪位?」

  蕭遠再笑:「我未來的伴侶啦,超可愛的女生!我正要去找她呢。」

  「那就不打擾你了。」

  「你要不要去呀?」蕭遠握拳,舉手以拇指比向背後。「在茜陽鎮。」

  葉殷不解。「我去那要幹嘛?你喜歡被打擾嗎?」

  「誰喜歡呀。」蕭遠嘆氣。「所以才要快點去把事情做了結。」

  「茜陽鎮出了什麼事?」對葉殷而言有點陌生的地名,曾耳聞卻無印象。

  「要說的話有點小複雜,反正就是近期麗北的名產,幫派械鬥囉。」又搔頭的蕭遠隨即補充:「啊、其實跟你沒有關係,這是蒼武盟的事情,你不用真的跟過來嘿。」

  如蕭遠所言,葉殷也不想再惹它事。可是……一想到蕭遠剛才的讚賞,他便對蕭遠接下來的行動有點興趣了。「你是蕭彤的弟弟,關心一下並無不妥。」

  「哦?」蕭遠頓了一下,一會又似突然想到什麼而說:「你有建功的話,自己可以領賞,又能對讓蒼武盟對赤鳶幫有好印象也不一定,這不錯!」

  看來姊弟關係不差才是。葉殷不清楚蕭遠為何不在赤鳶幫,而是投身蒼武盟。「順便看看你未來伴侶是有多可愛吧。」

  蕭遠驚呼一聲。「想不到你也是個色鬼。」他原本立刻要拍葉殷左肩,愣住一下後改拍右肩,開懷大笑。「對了,難怪。」

  「難怪什麼?」

  「難怪你會去皆有舖啊,我有見到你從那間店出來,那家店你應該知道是靛閻會開的吧,他們常搞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星器不會給蒼武盟,只要有利可圖連仇家也賣,超沒品的呀。」

  那正合葉殷的目的,指星殉已知的星器能夠流通,便一定會對以後有益處。

  「可是我有看過皆有舖的女店員,也很漂亮呢,後來我有問過其他朋友,他們也都沒有異議,你肯定也是為了那位女店員去的吧。」

  咦……?

  「看你一副陰陰沉沉的樣子,其實骨子裡也是正常男人嘛!」

  往茜陽鎮的路上他都一直在重複類似的話,葉殷懶得反駁,只得隨蕭遠亂講了。

--

不交代指星殉的話,讀者無法理解葉殷的行為模式,
可是一交代下去就要把星器設定整個順便交代,
盡可能簡短敘述了,可是這篇依然花了6000字...|||

蕭遠:
 《墮鳶》的主角,在這裡只是Guest角色。

星器:
 對《墮鳶》來說是核心設定,
 《厭離》本質上是後付設定的作品的關係,
 星器的影響不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153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厭離|小說|奇幻|武俠

留言共 1 篇留言

宬均
出現了幾個希璃有關的名詞。看來希璃的終武也算是星器吧?有明確提到是星器的只有凡境庸鷲,嚴格上來說禍火8位角色(含庫托斯除緋彼)的終武也都算是星器吧?
關於這句「葉殷——恐怕連世人都——根本不知道星器還有分階級。」後面兩個破折號似乎有點多餘。
順帶一提,剛發現壞土墨坑的東南的骷髏在事件後沒消失。
蕭遠也是拿長槍的嗎?葉殷目前似乎打算使用長劍......

10-06 20:24

S.R.G
其實就禍火裡出現在武器店的"武器名稱"來說,
全部都是當初草案的星器名,反正想到什麼就列在筆記本這樣。
後來禍火在設定武器時就索性複製貼上去了(汗)
不用太探究。

那是個神兵到處都有,而且彼此強弱落差極大的世界觀。
--

那句我有想過要不用要逗點或是直接全部連在一起,
不過不管怎樣好像都不通順,先暫時不改,也許以後就會想到該如何改了...XD
--

前者是不得不拿,後者沒得選擇,等我寫到那邊再提吧。
Skyrim完全讓我忘了要寫小說了 <O>10-06 21: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msucoo9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真三7] 馬超修羅行心... 後一篇:[真三7] 本週DLC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lsa90247158皆さんへ
ねんどろいど達(。ò ∀ 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