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願望:DAY 5

作者:海犬│2013-05-19 21:45:42│贊助:240│人氣:728
  昨天因為下午睡太久,所以晚上翻來覆去都睡不著。我記得最後睡著之前,看見窗外稍微亮了起來,代表我是在接近早晨的時候才睡著的。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上午十一點多。右手那隻手錶的數字「四」一樣也消失了。
 
 
  我不用看手機來確認日期,因為手錶左下角的開口顯示著五、一、九;也就是五月十九日。
 
 
  昨天晚上我連晚餐都沒有食慾吃。通常假日的時候會由父母輪流做晚飯,但昨天他們和妹妹跟親戚出去吃飯了,那時我還躺在床上,他們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在睡得朦朧的我只隨意地拒絕了。
 
 
  而到了今天他們還沒有回來,並打了一通電話通知我原因。那通電話鈴聲就是讓我在十一點起床的鬧鐘,不然我想我可能會睡更晚。
 
 
  打電話給我的是父親,他說他們跟叔叔阿姨們去山上採桃子,所以昨晚在阿姨家準備裝備,並順便在那裡過夜,而今天早上才出發。
 
 
  據說他昨天晚上和今天一早都有打過一通電話,我卻沒有接。或許我不是睡不著,而是斷斷續續地睡了又醒。
 
 
  父親知道我對那種老人的娛樂毫無興趣,所以就沒有邀請我,只是通知我說他們可能要很晚才會回來。
 
 
  我簡單地答了幾聲之後掛上電話,並前往浴室梳理。冷水沖醒我的腦袋之後,我才終於有飢餓的感覺。
 
 
  我從小到大似乎沒有過連續空腹兩餐的經驗,現在的飢餓感彷彿胃已經盛滿整了胃酸,一種餓到會痛的感覺,
 
 
  離我家最近的早餐店,徒步走至少要花上二十分鐘,附近也沒有便利商店,再加上現在餓的程度,我一定要去騎我的G5-125。
 
 
  就算我的車廂裡還放著那件沾滿血跡的粉紅色外套,我還是免不了必須去面對它的命運。
 
 
  從第一天到現在發生的事,不管是手錶、右手還是那件外套,我已經非常肯定陸婷郁是擁有超能力的人。就算她變成了植物人,卻還是可以施展她的能力干擾外界。
 
 
  那件外套,上面本來什麼都沒有,但在我得知陸婷郁摔入國道旁的陡坡後,那外套就現出了原本的樣貌。
 
 
  就像是為了靠近我才暫時藏住那些血跡、草與泥土的。雖然藏不住味道,但我前天根本想不到這外套有多髒,還敢去聞一件滿是血漬的衣服。
 
 
  但不管那件外套上有多少她的血,它還是我述說這一整件事情必要的證物,所以我準備了一袋塑膠袋,打算把外套裝入裡面。
 
 
  來到地下室,我將鑰匙往逆時針轉到底,坐墊打開之後,我掀起坐墊打算伸手拿出裡面的外套。
 
 
  但我的手卻在空中停住了——
 
 
  ……沒有!那件粉紅色外套不見了!
 
 
  仔細回想昨天,我確實沒有把外套從車廂裡拿出來,在那種情緒下我絕對不可能有勇氣去拿起它。
 
 
  而今天和昨天家人也都不在家,他們離開之前車鑰匙還放在我房間裡,所以不可能有其他人把它給拿出來!
 
 
  為什麼會消失呢?難道說是因為陸婷郁知道我看到了這件外套的原樣,導致午飯和晚飯都吃不下,所以才將它從我身邊給移除了嗎?
 
 
  這個推測並不是不可能,因為她都這麼愛管我的飲食習慣了,若我不吃飯她一定看不下去。
 
 
  但這樣我就少了一樣證物了,到時候和她哥哥說明這件事的時候,就只剩下這隻手錶而已了。
 
 
  但這手錶的模樣早已被陸婷郁弄得不成原樣了,這錶之前不可能沒有指針吧?而且上面也沒有可以解開的裝置,數字也只剩下五到十二。若別人說這支不是陸婷郁父親送給她的錶,我也沒有可以反駁的餘地。
 
 
  算了。我嘆了口氣。反正要是她哥哥不相信這是她的錶,就算我有那件衣服,我看讓他相信的機率也不大吧?只能祈禱她哥哥是個容易相信別人的人。
 
 
  我關上空無一物的車廂,看了看時間,其實我已經不是隔兩餐不吃了,因為在幾分鐘就要十二點,代表我連吃早餐的時機也錯過了。
 
 
 
 
  我在小吃店裡吃了一碗牛肉麵和滷肉飯、以及一盤燙青菜。最後面那道菜是因為我怕右手反對我沒吃蔬果,而可能會在人多的小吃店做出反常的事才點的。
 
 
  填飽肚子之後感到口乾舌燥,到便利商店買了一瓶蘋果牛奶,喝完後我並沒有打算回家,而是直接騎去桃園醫院。
 
 
  跟著昨天的記憶來到了陸婷郁的病房,這次右手沒有擅自行動,所以我敲了敲房門才轉開門把。
 
 
  病房裡的窗戶是關上的,我想應該是今天上午下了場雨的關係。現在已經出了太陽,所以我就順手把窗戶給打開。
 
 
  我轉身看向躺在病床上長眠的陸婷郁,今天她的雙手都被放到毯子外面。左手擺在腹部的部分,右手則是放在身側。
 
 
  我拉開病床旁邊的折疊椅,並坐了下來。雖然原本是想來這裡詢問陸婷郁哥哥的聯絡方式的,但在到達五樓服務處時,看見昨天和我說陸婷郁事情的那位護士,露出淡笑說「又來看她嗎?」,我只好點點頭並改變方向往這裡走來。
 
 
  若直接問她哥哥的電話,或許會感到很奇怪吧?因為我都裝成是陸婷郁的熟人了,還要她的電話,應該會讓人產生疑心。
 
 
  應該想想比較自然的問法,或者是在不會覺得奇怪的時機詢問比較好。
 
 
  就在這時,我的右手又自己動起來了。它伸向陸婷郁的那包著厚厚繃帶的右手,並將繃帶的扣子給解開,接著將它一層一層地剝下。
 
 
  我感到很納悶,雖然覺得不應該這麼做,但是這是陸婷郁自己的意識在行動的,或許她有什麼非得解開繃帶的理由,所以我靜靜地看著右手的行為。
 
 
  剩下最後一層繃帶,右手小心翼翼地解開它,陸婷郁白晢的手臂漸漸露了出來,從裡面也傳來一股藥物的味道。隨著繃帶往下脫離,皮膚也漸層成粉紅色的,最後到達了手腕的斷面。
 
 
  斷面上包著一段紗布,讓我鬆了口氣,因為至少不用看到斷掉的駭人傷口。不過我這時才明白陸婷郁為什麼要解開繃帶,原因出自那被包在繃帶底下,原本白晢的手臂變成了粉紅色、並隆起一顆顆麻疹之類的東西。
 
 
  我心中突然燃起一股淺淺的憤怒,並用快走的方式離開病房,到達外面的服務處。看見我過去的護士親切地問我有什麼事,但我卻不給她好口氣。
 
 
  「你們是這樣照顧病人的?還是說對方是植物人,就覺得沒必要太用心照顧?」
 
 
  我口氣有點衝地對著那名護士低吼。對方先是露出驚訝的表情,然後皺起眉頭反問:
 
 
  「你這是什麼意思?」
 
 
  「陸婷郁右手上的繃帶好幾天沒換了對吧?這幾天天氣都很熱,被藥膏悶在繃帶裡面的手,要是沒有按期換藥、清洗,很容易就長濕疹!」
 
 
  護士一臉錯愕地站起身子,並拿從一旁拿出某個病歷表,確認了上面的表格後,往陸婷郁的病房快走過去。
 
 
  我跟在她後面,護士看到陸婷郁解開繃帶的右手後倒抽了一口氣,並趕緊上前,將一旁鐵櫃上的棉花用鑷子夾出來,先將陸婷郁的右手弄乾,才沾了一種藥水塗在上面。
 
 
  她將解開了的繃帶收起並丟到角落的垃圾桶,接著把電視旁的電風扇拿到陸婷郁右手旁邊不遠的地方,開啟弱風吹著她的右手。
 
 
  經過這一連串的動作之後,那名護士原本緊繃的肩膀才鬆懈下來。
 
 
  「負責她右手換藥的是夜班護士,其實她好幾次都被我們抓到偷懶的紀錄。表格上雖然她都有勾確認完成工作的項目,但婷郁右手的樣子,確實是好幾天沒換藥了。」
 
 
  這名護士心疼地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女孩。右手已經斷了就算了,連手臂都不被人給照料,就連我也覺得這實在太過分了。
 
 
  就算是植物人,但終究是人,不能就這樣被當作垃圾一樣看待吧?而且,當時右手解開繃帶後,我就有一種想法了——陸婷郁其實還有知覺,就算身體不能動卻還有感覺,不然怎麼會知道她右手手臂長了濕疹了呢?
 
 
  如果從上禮拜開始,她的右手就一直被悶在塗上藥膏的繃帶下面,自己卻動彈不得,那種感覺一定很難受吧?
 
 
  「可以把那名護士換掉嗎?」
 
 
  「放心吧,今天這種案例我上報的話,她就不能繼續待在這裡了。這次的事件確實很超過,我不會讓她繼續待在我們醫院的。」
 
 
  「非常感謝。」
 
 
  我道謝完之後,那名護士帶著好奇的神色看著我。
 
 
  「你是怎麼發現的啊?就連每天下午都來探望婷郁的哥哥都沒發現。你簡直就像婷郁肚子裡的蛔蟲似的,這種事情除了婷郁自己以外,別人應該不知道手臂上長了濕疹了吧?況且,她又不會動、不會說話。」
 
 
  「直覺。」
 
 
  我隨意撒了個謊。其實就是陸婷郁自己拆下繃帶的,但我卻說不出口,我的右手其實變成了她的右手這件事實。
 
 
  「呵呵,心靈相通嗎?難道說你是婷郁的男朋友?我都沒聽她哥哥說過她還有男朋友呢。」
 
 
  我沒有回應她,原因有兩個。要是否認,那麼來探望陸婷郁的行為會很奇怪,護士一定會追問下去,也或許她會認為其實我是因為陸婷郁變成了植物人,才不想認昔日的女朋友吧。
 
 
  而要是我撒了謊說是的話,我不知道右手會有什麼反應,而且今後也難向陸婷郁的哥哥交代。
 
 
  「人生還真是難預料,發生了這種事情,不管是婷郁的哥哥也好、還是你也好,應該都很痛苦吧?」
 
 
  我注視著病床上的陸婷郁不發一語,護士有點哽咽地說了一句。
 
 
  其實發生這件事情帶給我的並不是痛苦的感覺,而是充滿了疑惑與不安,要說是麻煩也行。因為我在昨天之前,根本沒見過病床上的那位女孩,但為何她要纏著我不放呢?她到底想要我幫她什麼?
 
 
  我敢肯定絕對不只是因為她手臂長濕疹很癢,要我來揭發夜班護士的惡行這麼簡單。因為這樣根本不必找上離醫院這麼遠的我,只要找外面櫃檯的護士不就好了?
 
 
  況且若真的只是如此,那她已經達成了目的,手錶應該可以離開了吧?但我偷偷扯了扯,還是拿不下來。
 
 
  「妳說陸婷郁的哥哥每天下午都會來探望她,大概什麼時候會來?」
 
 
  「唔,差不多了吧。好像都是中午過後,大概一點或兩點左右。現在已經一點多,可能等下就會來了。」
 
 
  我點了點頭道了聲謝謝,護士笑著回應我,並說她還有事情要忙便離開了。
 
 
  我拿出手機隨意按了個鍵,螢幕上顯示一點五十分。反正我今天也沒什麼事,待在家裡也頂多上網玩遊戲,因此花這些時間並不會感到可惜。
 
 
 
 
  我看著彷彿沉睡中的陸婷郁好一陣子,就連自己也昏昏欲睡了起來。直到我聽見皮鞋踏著拋光石英地在走廊上迴盪的聲音往這裡接近,我漸遠的意識才清醒過來。
 
 
  聲音停在病房外門前,我才肯定大概是她哥哥來了。不用問聯絡方式,就可以和她哥見面,令我省下了不少麻煩。
 
 
  我正襟危坐了起來,等下得要解釋或許對方不會相信的事實,因此我感到有些緊張。
 
 
  病房門被打開了,皮鞋踏地的聲音更加接近,最後我看見一名和我差不多高的男性出從幕簾外面走了進來。他上半身還穿著糕點師傅的白色制服,下半身則穿著黑色的西裝褲。
 
 
  他在看到病房裡多出了我這個外人時,先是驚訝了一下,幸好他下一個動作並不是將我給趕出去。
 
 
  「請問你是……」
 
 
  他皺著眉頭,疑惑地對著我問。
 
 
  「算是陸婷郁的朋友吧。你是她的哥哥對吧?我有事情想和你說。」
 
 
  對方還是一臉驚訝的表情,他趕緊將幕簾後方的另一張折疊椅拿了過來,並擺在我旁邊坐下。此時我聞到了甜甜的味道和咖啡香從他身上傳來,看來他是下班後就過來探望妹妹的。
 
 
  「謝謝你來探望婷郁。原來她還有現實中的朋友啊,還真是欣慰,因為她在學校都沒什麼人緣呢。」
 
 
  「沒有人緣?」
 
 
  我感到很詫異,因為長得這麼可愛的女孩,通常應該都會非常受歡迎才對。但是為什麼會沒人緣呢?
 
 
  「你不知道嗎?你和她認識多久了?」
 
 
  「不是很久。」
 
 
  其實應該說昨天才認識,但這種話我說不出口,一個陌生人怎麼會和植物人突然變成朋友了呢?
 
 
  我打算現在我還沒說出真相前,對方還願意和我對話的時候,盡量多打聽陸婷郁的事。
 
 
  「這樣啊。其實我不太想說出實情,或許你聽了之後也不會再來找婷郁了。」
 
 
  「我不會的。若是我有空的話,我都會來這裡看她。」
 
 
  其實應該說,只要我還沒找出她到底要我做什麼之前,我都會一直來找線索。
 
 
  「真的嗎?真是太感謝你了。因為除了我以外,沒有人會來看婷郁了。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叫我David就好了,這是我的英文名字,認識我的人也都這樣叫我,因為我其實並不怎麼喜歡自己的名字。」
 
 
  這不是隨便掰出來的藉口,這是實話。
 
 
  「這樣啊。我叫陸賜翔……對了,你怎麼會知道我是婷郁的哥哥?」
 
 
  「等下會和你解釋,我想先知道陸婷郁的事。為什麼她在學校會沒有人緣呢?」
 
 
  他皺起眉頭。也是啦,這麼說確實感覺有點不禮貌,但我又有什麼辦法呢?可能在我解釋了一切後,他或許會覺得我人有問題。因此在他把我趕出去之前,我想先得知陸婷郁的情報。
 
 
  「因為婷郁從小的時候,就時常在她身上發生奇怪的事情。父母也是因為她的事情而吵架才離婚的……你真的想聽下去嗎?」
 
 
  陸賜翔似乎很擔心我知道陸婷郁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他在擔心什麼。其實我個人是不怎麼在意,因為這幾天都已經發生了這些事,應該已經沒什麼事可以衝擊到我了吧?
 
 
  因此我點了點頭,陸賜翔才繼續說下去。
 
 
  「總之就是,發生了很多無法解釋的事情。我還記得小時候,我曾經經過婷郁的房間,聽到她和別人對話的聲音,而且感覺房間裡有好多人在說話。但是在我開門進去的時候,卻只有她一個人。」
 
 
  這感覺起來確實是毛毛的,但經歷過這幾天發生的事情的我,並不感到詫異。
 
 
  「還有很多事情,其實我不記得多少了,因為婷郁長大後,奇怪的事情就不常發生,而且她也滿乖的。只是聽說她在學校也曾做出了令人害怕的事,所以同學都不願意靠近她。」
 
 
  我點了點頭,接著提出一些我在意的問題:
 
 
  「陸婷郁她在五月十一日那天要去的網聚,你知道多少?」
 
 
  「她沒和我提到很多,只是說是一款網路遊戲的公會聚會。她很愛玩線上遊戲,但是功課卻很好,也是音樂班的學生。」
 
 
  ……等等!網路遊戲的公會聚會?聽到這裡我當場僵住了。問我為什麼會有這個反應?因為在五月十一日當天,我也去了開在台北某家貓咪咖啡廳的遊戲公會聚會。而其實我……是那遊戲公會的會長,也是聚會的發起人。
 
 
  當時聽到陸婷郁五月十一日是去台北網聚,我並沒有多大的猜想,因為假日會網聚的人多得是。
 
 
  不過若是遊戲公會的網聚、又在同一天與相近的時間和地點,那麼很有可能……對,我想起來了!當時網聚確實少了一個人沒到場,是一個角色名稱叫做「Trish」的成員。


  本來以為是對方突然有事情,不過從那之後她就再也沒登入過遊戲了。


  我吞了吞口水,戰戰兢兢地問:


  「你知道她是玩哪款遊戲嗎?」


  「我對網路遊戲沒有研究,而且她玩的似乎是國外的遊戲。我只知道她的角色名字叫……翠西?應該是這樣念的吧。Trish?」


  當他把後面的單字字母一個個唸出來時,我瞪大了眼睛。


  沒錯,我玩的遊戲也是國外的遊戲,而陸婷郁的角色名稱又相同的話,那麼百分之百確定她就是那個當天沒到場的Trish了!


  「怎麼了,David?你臉色有點難看。」
 
 
  「對不起……」
 
 
  我腦袋一片空白,只能向陸婷郁的哥哥道歉。果然是這樣,我果然是陸婷郁的仇人,因為要是我沒有發起那個網聚,她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或許她之所以會擔心我的身體,是因為要我活著等到第十二天吧?而那天有什麼非常殘酷的事情正等著我,所以她才……
 
 
  「對不起,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你在說什麼呀?」
 
 
  「是我害死你妹妹的!因為我就是那場網聚的發起人、那款遊戲的公會會長,要是那天她沒有去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意外了!」
 
 
  我低吼完,陸賜翔愣了一會兒。這時我的右手自己抓住了我的左手手臂,像是在安撫我似的上下撫著。
 
 
  「為什麼是你的錯呢?你又不是那個撞到婷郁的轎車駕駛人,錯的人是他才對。你並沒有錯,我想婷郁他也沒有恨你,因為她在出門之前一直很期待呢。」
 
 
  「期待……為什麼?」
 
 
  「她曾經和我說過,網路遊戲的人都對她很好,由其是公會的會長,都很有耐心地幫了她很多忙。因為她在現實中根本沒有朋友,所以才會很重視網路中的夥伴吧。原來你就是那個會長,你來看婷郁,我想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陸賜翔露出非常溫暖的微笑,對著躺在病床上長眠的陸婷郁說了一句:
 
 
  「婷郁啊,公會會長來看妳了喔。」
 
 
  「……你妹妹她,好像有事情想找我幫忙。」
 
 
  聽到我說這句話,陸賜翔詫異地轉頭看向我。
 
 
  「你說陸婷郁小時候有很多奇怪的舉動,所以我想你應該已經看習慣了吧,這我就放心多了。」
 
 
  我伸出右手停在陸賜翔面前,現出手腕上的那支牢牢固定在上面、並沒有指針與一到四數字的手錶。
 
 
  「聽說你們找不到陸婷郁的手錶和她的右手,因為這兩樣東西在我手上。」
 
 
  我看著對方的臉部表情,但很奇怪,如果是一個一直想找某樣物品的人,若那物品出現在面前的話,應該會很驚訝才對啊。但是陸賜翔卻一臉疑惑地看著我的右手。
 
 
  「呵,你真是個奇怪的人呢,難怪和婷郁處得來。」
 
 
  他將視線從我右手上移開……
 
 
  「你的手上什麼也沒有啊。倒是你的雙手就和婷郁一樣,又細又長,你也學過鋼琴嗎?」
 
 
  我全身起雞皮疙瘩了起來。難道說除了我以外,沒有人看得見這支錶了嗎?
 
 
  我緩緩放下右手,並問了最後一個問題:
 
 
  「陸婷郁她,在五月二十七日那天,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沒有聽說過呢。況且她都變成這樣了,還能有什麼重要的事?我看在車禍之前,她覺得最重要的就是五月十一日那天的網路聚會吧。」
 
 
  對方搖了搖頭說。這時我才驚覺,陸婷郁想拜託我事情的線索又更加遙遠了……就連親哥哥都不知道,那麼沒有朋友的陸婷郁,又有誰會知道呢?
 
 
  我感到非常疲憊,緩緩站起身子,打算離開這裡。
 
 
  「我先回去了,謝謝你和我說了這麼多。」
 
 
  「哪裡,該道謝的人是我。那麼路上要小心喔,車騎慢一點。」
 
 
  我怔了怔,發現了陸賜翔語中不尋常的地方……
 
 
 
 
  回到家之後,我疲憊地躺在床上,將右手手臂放在雙眼前,遮住從窗外投射進來的下午陽光。
 
 
  我覺得事情還沒到盡頭,因為我覺得陸賜翔有點奇怪。只不過我雖然知道他的不尋常,卻想不到為何不尋常。
 
 
  感覺我漏掉了某個關鍵的東西,手錶、右手和外套,還有一個線索,但我卻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我腦中不斷反覆想著相同的問題,沒想到卻不小心就這樣睡著了。當我醒來時已經是晚上五點,我打開了電腦打算輕鬆一下。
 
 
  我開啟了這幾天都沒上線的網路遊戲,並登入了角色。這時一陣郵件寄來的音效比場景音樂更早進入我的耳裡。
 
 
  我打開信件,看了一下寄件者。當我看見寄件者的角色名稱時,我愣住了……
 
 
  『寄件者:Trish


  我哥哥他在隱瞞著你。』


  我愣在電腦桌前很久,不斷確認寄件者的名稱,甚至還為了更加確定,開啟了Google發音,將寄件者的名字打了上去,並按下發音鍵。


  從毫無人性的電子音傳來Trish的發音之後,我還是久久無法回神。在公會成員名單裡面,Trish的最後上線日期還是停在五月十日那天,大家正熱烈討論著網聚的那晚……


5/19 怪錶紀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152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ill891217大家
小屋繪圖更新瞜 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