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願望:DAY 4

作者:海犬│2013-05-18 21:00:05│贊助:134│人氣:684
  今天醒來的時候是早上六點十分左右,我假日很少這麼早起的,因為心裡有一件要自己記住的事,不斷運作的腦袋無法安穩地睡個好覺。


  看了看手上的那支錶,和我預料的一樣,數字「三」也消失了。現在錶盤上的數字已經少了四分之一,剩下四到十二的數字。


  左下角日期顯示五、一、八,我想它應該會不斷增加,直到五月二十七日那天吧。


  經過簡單的梳洗,我換上平日的休閒服與牛仔褲,到外面的早餐店買了一份蘿蔔糕加蛋與一杯冰豆漿,右手似乎沒有反對這樣的早餐。


  回到家後打開電視,原本轉到我很愛看的Discovery頻道,那時候正播放著「製造的原理」這個節目,這節目總是讓我的知識受益良多。


  但我的右手似乎很不喜歡這個節目,不願意放下遙控器,而自己按下了兩個鍵。當電視轉到某個卡通頻道時才放下遙控器,那頻道正放著「探險活寶」的卡通節目。


  ……雖然說我知道她應該很愛探險活寶,看那件外套的圖案就能推測出來。但這裡終究是我的家,我想看什麼不是外人能決定的吧?


  可是我還是沒有把節目轉回來,因為我覺得和自己的右手爭執就和瘋子一樣。若旁邊有人在看,發現一個人像得了精神分裂症一樣,來回轉兩個相同的頻道,一定會認為他有毛病。


  我就暫時當作是親戚家的小孩子來我家搶電視就好了,有點無奈地將早餐給吃完,邊看那總是覺得不該給小孩看的黑色幽默卡通。


  解決掉早餐之後,我關上電視,回到三樓房間的電腦桌前坐下。花了點時間上了網,最後目光被桌上的收據給吸引,有一段時間我都盯著那張收據發呆。


  雖然計畫今天前往桃園醫院,但我不太想現在就動身,因為那邊的路上就算是星期六還是會有很多人要上班,在這個時段可是交通的尖峰時刻。


  就在這時我靈機一動,發現了一件我一直都沒想到的事情。當下我很想敲自己的腦袋,會什麼笨到現在才想到呢?


  昨天晚上,我不是和右手對話了嗎?我那時說「既然不准我吃加熱食品,那麼就幫我煮晚飯」,而它也同意似的自己動了起來。


  再想想前天在學校午睡的時候,右手寫下了「幫幫我」這三個字,那是它控制我的右手自己寫下來的,那麼這樣應該可以溝通才對!


  我馬上從一旁的印表機上抽出一張道林紙,也將放在一旁的自動鉛筆拿在右手上,並按出一小段筆芯點在紙上。


  當下我心臟緊張地加快跳動,和右手溝通聽起來非常荒謬,卻有一試的價值。如果能和這隻手……或者應該說這支錶的主人對話的話,應該就能很輕鬆地明白它到底有什麼目的了。


  我吞了吞口水,有點掙扎著到底要不要開口,因為我從來沒有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情況下開口說話,這樣簡直像個有問題的人。


  不過現在情況有點不一樣,或許這支錶上的靈魂,具有聽覺與視覺等等感官。這樣的話我就不算只有一個人在房間。


  「能夠訴我妳的名字嗎?」


  我躊躇了很久才說出這麼一句話,如果這隻右手寫下了「陸婷郁」三個字的話,我就更能確定這支錶和那張收據的主人是同一人了。


  但結果卻出乎意料,它並沒有寫下我想像中的那三個字,卻也沒有寫下其他人的名字,而是一動也不動地依然保持握筆的姿勢停在紙上。


  為什麼?為什麼毫無動靜?是不想告訴我嗎?還是有其他原因,又或者是我根本無法和它溝通?


  但昨晚我的那句話確實被它給聽見了才對呀,不然怎麼會正好在那刻動起來幫我做晚飯呢?


  而且它確實也會寫字,前天那張大學DM上,我之後確認了好幾次,確實是這隻右手的筆跡。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它一動也不動?


  「妳有事情想拜託我對吧?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妳想要拜託我什麼,如果不寫出來讓我知道的話,就算我想幫也幫不了啊。」


  我有點生氣地說了一句,但右手依然毫無動靜。我煩躁地吐了口氣,放下右手上的筆,將背部靠在椅背上。


  我整理了一下思緒,想想當中的可能性。或許是有什麼理由,而不能讓我和它對話也說不定。前天右手自己寫字的時候,也是在我睡著的時候,有沒有可能必須在我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它才能寫字?


  可是這樣又說不通,因為它都能控制我的手做飯、彈琴了,為什麼就寫字不能?


  想不透,我真的想不透。但現在唯一能確定的就是,我不能靠著這方法得知這支手錶的主人了。


  這時想馬上就找出手錶主人的慾望油然而生,我猛然從椅子上站起來,並一把抓起桌上的那張收據,打算現在就前往桃園醫院。




  我將我的G5-125停在醫院左側的道路旁,這裡停滿了其他的機車,前方有一面鐵絲網隔絕了後面茂盛的草叢。鐵絲網就像停車格的界線般,這裡的機車全都整齊一劃地並排在鐵絲網前。


  放下安全帽後,我從口袋裡面拿出那張收據再次確認過了一次,接著往桃園醫院的大門口前進。


  由於我不是來看病的,所以我到櫃台最右側的服務處。那時我腦中還在想詢問的台詞,如果說出了已經往生的病人名字,說要找她的話不知道對方會有什麼反應。


  但我還是硬著頭皮到達了服務處,看到櫃台裡是一名長得還算親切的女護士,心中的不安頓時減退了不少。


  「您好,有什麼問題嗎?」


  「那個……妳認不認識在五月十一號那天,曾經來過這裡看病,名叫陸婷郁的人?」


  糟糕,我這是什麼問法啊,會不會被當可疑的人呢?


  櫃台裡的護士突然皺起眉頭,露出有點遲疑的表情。我就知道這樣問很奇怪了!


  「是來探病的嗎?」


  聽到這句話的當下,彷彿一陣無形的衝擊撞上了我的身體,讓我怔了一下。


  探病?這麼說來那個叫陸婷郁的女性還活著?


  不……等一下,如果對方還活著,那麼這支手錶的怪現象又要怎麼解釋?還是說這支手錶的主人,根本不是陸婷郁!


  各種猜測不斷從我腦海裡浮現,可是還是得去見那名叫陸婷郁的女性。因為她的收據出現在這支錶放的那件粉紅色外套裡,或許是她的熟人,所以如果不是手錶的主人,至少能問出這支錶的線索。


  「嗯。」


  我點了點頭裝出是她熟人的模樣。護士指著我的身後,我往那方向一看,是電梯的位置。
  「坐上五樓後往左邊走,找到五一九號病房就是了。」


  我道了聲謝謝後轉頭前往電梯,往五樓的途中我右手緊握著那張收據,心想如果手錶和收據的主人是不同人的話,那麼這段旅途將會非常漫長。我很擔心在手錶上的數字全部消失之前,都還找不出它纏著我的理由。


  手錶上的倒數是個詛咒嗎?在十二消失之後,我是否也會跟著消失呢?


  各種恐怖片的情節不斷在我腦海中浮現,讓我不知不覺加快了腳步,當我回神過來時,我已經找到了五一九號病房了。


  看到那個叫做陸婷郁的女性時,我該和她說什麼呢?這支錶的事情,該怎麼啟齒?這支錶在我手上已經過了三天了,但我完全沒有告訴任何人這支錶的事情。


  在我還在煩惱這個問題時,我的右手這時自己動了起來,它轉開房門的手把,並往前推了出去,門就這樣往內退開了。


  從病房裡面吹出一陣暖風,是從打開的窗戶外吹進來的,今天的氣溫還算舒服。我吞了吞口水,腦裡不斷快速運作,想要想出最自然的提問。


  但是在我看到病床上的人之後,才發現自己根本沒必要那麼慌張,因為對方正在沉睡,讓我鬆了好一大口氣。


  這裡除了我和她以外沒有其他人。我瞧了瞧躺在病床上的女性,她擁有一頭俏麗的短髮,可惜的是那張可愛到令人想捏起臉頰肉的左臉頰上貼著一塊紗布。


  看上去似乎是和我年紀相仿的女孩。我找到病床旁邊有一張折疊椅。我並不想吵醒她睡覺,所以打算坐一下休息。


  我拉開椅子小心翼翼地坐下。由於處於坐著的狀態,我更接近了她的身體。這時在正前方的窗戶外又吹進了一陣暖風,風拂過女孩的身體並吹到我身上時,我突然愣住了。


  風將她身上的味道帶入我的鼻腔,我聞到了曾經聞過的味道——就像小倉鼠身上的木屑香氣。雖然洗衣精的味道變成了洗髮乳的味道,但我能肯定這味道和那件粉紅色外套上的氣味相同!


  我猛然站起身子,因為這個動作而後腿撞到了折疊椅,椅子又撞上了後方的牆壁而發出巨大的聲響。


  我身子一縮,因為這種音量足以將熟睡的人給吵醒,這簡直太失禮了!


  但病床上的女孩依然閉著雙眼,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我感到很納悶,難道說她不是睡著了,而是處於昏迷的狀態?


  她身上蓋著一件單薄的白色毯子,右手伸入毯子裡面,而左手則是被放到外面並擺在腹部的位置。


  如果她是昏迷的話,那麼我不就不能問關於手錶的事情了?這樣的話,唯一可以找到手錶主人的線索又沒了!


  我不清楚這女孩發生了什麼事,但我很明白若她不能在五月二十一日之前醒過來的話,我就麻煩了。


  我將椅子擺回原位,並打算到五樓的服務處打聽一下陸婷郁的病情,希望結果是樂觀的。


  但是在我轉身準備離開病房時,我的右手卻突然抓住了病床床尾的欄杆,似乎是要我別走的樣子。


  我不解地皺起眉頭並停下腳步,這時我的右手突然牽動了我的身體,讓我做出了對昏迷的病人非常不禮貌的行為——


  我整個人被右手這麼一拉,身體差一點就壓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那個女孩。我趕緊用左手撐住病床邊緣,才沒釀成非禮。


  我的臉正好在陸婷郁那彷彿沉睡的臉上方不到幾公分的地方,她的香氣直接傳入我的鼻腔。就在我還愣在當下時,我的右手突然拉開了她身上的毯子。在看見底下的情況時,我受到了這幾天以來最大的衝擊。


  她原本藏在毯子底下的右手露出來時,我才終於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右手沒有手掌!雖然她右手包著厚厚一層繃帶,但以長短可以非常肯定,那隻手手腕以下——也正好是我右手戴著手錶的位置——沒有任何東西。


  我腦袋一片空白,無法理解這一切……不,不是不理解,是我無法接受我想到的事實。


  為了更加確定我當下想到的可能性,我緩緩移動身體,用左手將她的左手給攤開朝上,接著我把右手疊在她的左手上。


  ……完全吻合,就像是將手貼在反射鏡上的景象似的。不論大小、細長,還是膚質、膚色,都和這名叫陸婷郁的女孩的左手完全一樣!


  很有可能……不對,或許事實就是我想的那樣——這支手錶和這隻右手的主人,就是我眼前這名女孩的!除了這個,我想不出別的可能性了。


  所以這麼說來,這支手錶並不是依附著她死後的靈魂了,因為她人根本還活著!


  可是她活著又怎樣?這樣的狀態下也不能說話啊!我究竟要怎樣才能知道她想要拜託我什麼?


  我顫抖著將毯子蓋回去,並坐回折疊椅上,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女孩發呆了好一陣子。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得朝另一個方式尋找線索才行。我看先去得知陸婷郁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吧,不然我想不出下一步該怎麼走了。




  我從一名護士那得知了情報,而情報的內容更加衝擊了我。陸婷郁不是昏迷,她永遠醒不過來了,因為她是名植物人。


  據說是上禮拜六——也就是五月十一日那天,她出了場車禍。


  她的親人只剩下在某家知名甜點連鎖店分店當店長哥哥,她的父母因為吵架離婚,只剩下父親在照料倆兄妹。但是他們的父親卻因為心血管疾病,在兩年前去世了。


  從護士那得知,她哥哥的收入還算不錯,而出了車禍的理賠金和保險金也夠讓陸婷郁住在醫院幾十年。不過終究無法保證可以讓她一輩子都使用昂貴的醫療器材度過一生。


  車禍發生之前,陸婷郁是要去參加一場網路聚會,那時她哥哥騎著重型機車在國道上行駛,目的地是台北。


  不料那時下了場短暫的大雨,陸婷郁的哥哥打算先停在一旁,讓妹妹穿上雨衣。但是一輛打滑的轎車從旁邊撞上了他們,陸婷郁的哥哥反應得快驚險閃過,可是陸婷郁就沒那麼幸運了。


  她被撞入國道旁的護欄外,摔落將近數十公尺深的陡坡。她就在那場車禍中全身癱瘓,並斷了右手。


  救難人員在陡坡上找到一棵從坡中長出來的樹,樹接近根部的地方分支成兩部,在彈弓形的樹木分支點上找到了陸婷郁的血跡。


  人們推測,陸婷郁在摔落陡坡的途中,似乎是想抓住那棵樹,但因為向下衝的加速度太大,讓她的右手腕卡在樹木間的分支點,並被無情地扯斷了。


  她的哥哥拜託警消人員找回她那斷掉的右手,因為她的右手上戴著她父親生前送給她的最後禮物,也是陸婷郁一直很重視的東西——一支銀金相間的手錶。但附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那支錶和她的右手。


  我舉起右手看了看上面的手錶。就和那名護士描述的一模一樣,看來這支錶就是她父親送給她的那支手錶。


  陸婷郁沒有死,只是變成了植物人。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她具有某種超能力;將靈魂依附在某個物體,並轉給其他人的超能力。除了這個解釋以外,我找不到更合理的說法了。


  不,這種情況下大概沒有所謂的合理說法了吧?打從一開始,這一切都不合理。


  以護士口中的內容,還是無法得知陸婷郁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找上我的。又不是我開車撞她的,有什麼理由非得找我報復……不對,說是報復似乎說不太過去,因為會有人幫仇人做晚飯,還擔心他的健康嗎?


  我回到家時已經中午了,我買了個便當當作午飯。現在我還想到的下一步,就是去找陸婷郁唯一的親人——她的哥哥。或許他會知道陸婷郁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我將G5-125停入我家的地下室,想起陸婷郁的粉紅色外套還放在我的車廂裡。我打算把這件外套一起帶去和她哥哥見面,這樣才好訴說這一整件事情。


  我打開了車廂,想把那件粉紅色外套給拿出來,但這時我看到的景象令我打翻了手中的便當。其實我並不會感到可惜,因為我當下早就沒有食慾了……


  陸婷郁的外套上沾滿泥巴和葉子,與一片又一片的血漬。尤其是右手袖子,原本白色的袖子袖口到手腕的部分,全被乾固的血跡給染成黑紅色的!


  我腦中閃過一個想法,一股惡寒竄入我的胃部,令我嘔了一聲——


  『這是她車禍那天穿的外套,而我當時聞到的鐵銹味、土味和草味根本不是在舊衣回收箱裡沾上的!』


  我今天沒有吃午餐,只記得下午都躺在床上,並作著令人難以平靜的夢。當我醒過來時已經很晚了,而夢的內容也不記得了……


5/18 怪錶紀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137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爪孟爪
發現打錯
應該是能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你打成夠
[e16]

07-24 14: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二天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olida0112喜歡ACG音樂的朋友
歡迎來聽聽各種風格的改編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