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魔法日誌 第1天-4

作者:銀狼(Silver)│2013-05-18 09:00:57│贊助:20│人氣:555


   蕾雅.赫爾利絲手一揮,水順著她的意思在地上流動。像指揮一般,受到水之魔法使用的水流到她的面前,形成一個圖案—那是魔法陣。

   魔法陣的繪製不限材質,只要圖形出來,不管是用水還是火都可以。也因此可以隨意繪出魔法陣是水、火、土三個屬性魔法的優勢,唯一沒辦法的是風,所以使用風屬性魔法者通常會先為自己準備畫好的魔法陣,以備不時之需。

   就這點來看,蕾雅她覺得艾倫還算是蠻謹慎的風屬性魔法師,他知道自己的弱點所在而去彌補,這件就連許多高年級生都沒做,因為這事老師不會教,大多都靠自己領悟。而艾倫只是個二年級生,由此可見他不是優秀的人才就是以前有受過訓練。

   她蠕動櫻唇,唸了一串咒語。隨著咒語的進行,地上由水製成的魔法陣開始發光,過了五秒鐘後,隨即消散。只見一條白色半透明、宛如煙一般的線從陣中央冒出,它就像受到指引般,在上升五公尺後,朝著學校西方無限延伸,如同黑夜中引導迷路之人的明路一樣。

   這是「追跡魔法陣」,顧名思義,是用來追蹤人的一般魔法。

   只要在陣式中央放目標身上的東西,不管是貼身物品、頭髮、指甲還是血都可以。啓動魔法陣後,陣央會出現一條只有施術者才看得見的「引線」。只要跟著它,就能追蹤到目標的位置。

   蕾雅是用之前冰槍削過艾倫臉頰時留下的血作為施術物,以此做魔法的基礎來追蹤艾倫。

   她看向白線延伸的學校西方,喃喃地說:「……可惡,那個變態,我一定要宰了你!」

※※※※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少女銀鈴般的笑聲回蕩在湖畔,我身旁的精靈少女正不顧女孩子的形象捧腹大笑。

   「啊哈哈哈哈——!沒想到、格里斯會叫你去跳懸崖!哈哈哈!那訓練果然是他那種然會做的!」苓雨抱著肚子邊笑邊說,她的動作有點超出她身上衣服的最大尺度,以至於露出了一些身體部位。我連忙轉頭不去看她雪白的肌膚。

   「呃、倒是妳也幫我想想辦法嘛!妳也知道我叔叔的個性就是那樣恐怖,說到做到。他叫我不准讓身上的秘密給人知道,但我卻不小心在別人面前使用其他屬性的魔法……妳知道怎樣才能讓我別被叔叔炸死嗎?」我別開視線向她求救。

   「放心!」她起身站在我面前,拍拍自己沒什麼料的胸部,胸有成竹地說:「只要有我在,格里斯算什麼?我可是在他那~麼小的時候就認識他了,怎樣我都算他的大姐,他能拿我怎樣?就算他執意要炸死你,那你也放心,有我的治癒術,在嚴重的傷我都能治好,保證你想死也死不了!」

   哇啊!苓雨妳真有義氣!不像我某個沒良心的損友,硬要求我幫他去圖書館借書,不管我的精神有多疲勞。不過,雖然知道妳沒有那個意思,但『想死也死不了』好像比『死』還慘吧?被炸傷又治好、好了又被炸傷、傷又被治好、治好有受傷……呃、真的有點慘。

   「話說回來,」精靈收起得意的神情,突然猛盯著我瞧,讓我頗不自在。「格里斯他……有跟你說過你為什麼會這樣嗎?」

   「沒有。」我攤手。「他沒跟我說任何事,只要求我絕不能讓這件事給任何人知道而已。」說到這,我偏頭想了一下,道:「對了,記得他發現這件事時有點慌張,原本的預定行程全部取消,接著他好像就靠了很多關係把我送進來的樣子。」

   「是嗎?他沒說啊?那應該是不知道。」她露出有些失望的神情。「唉~!他竟然不知道,虧我難得對這是有點好奇,畢竟這種事可是千年難得一見。」

   「第一次見到?可是妳好像一點都不驚訝啊?」

   「哼!我是何等人物?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哪會因為這種小事驚訝?」

   ……錯覺嗎?總覺得她跟叔叔的個性有些相似?

   話說我現在才驚覺,這裡之所以被列為禁區,肯定是因為這個精靈。聽她剛才講的話,她肯定跟叔叔是同一等級的人,再加上樹之精靈又是稀有中的稀有種族。學校會特別為她設置一個區域那也不奇怪了。

   可是……是多久以前呢?不會是從索尼利亞創辦時就有吧?我冒出些微冷汗。

   這時,精靈突然跟我說:「對了,艾倫,要不要來玩個遊戲?」

   「遊戲?」

   「對,遊戲。」女孩點點頭。「要陪我玩嗎?」

   這時我想起來,書上有說過,精靈很愛玩遊戲。

   記得書上是有說過,有些旅人在經過森林時遇到精靈,如果她們會要求玩個遊戲,不單單只是因為愛玩,還有可能是看上了你身上的某件東西。她們會以此為賭注跟你玩個遊戲,她贏了的話就會拿走那個東西。

   她們會看上的東西沒有範圍,寶石、鈴鐺、玩具、甚至頭髮,她們都只會漂亮或有趣的東西,所以不擔心做出過分的要求,一些無傷大雅的東西給她們沒關係,還覺得有趣。有些人還會因此特別為她們準備禮物。

   其實我蠻好奇精靈會玩什麼把戲的,如果說她要什麼就給她吧!反正應該是沒什麼大不了的東西。

   「好啊!但妳想玩什麼?」

   「打水漂。」她邊說邊不知從哪生出兩個扁平的石子,並丟給我一個。

   打水漂?記得小時候我在河邊有玩過,那時我的最高紀錄是在水上彈七下,而當時陪我一起玩的其他孩子三、四下而已。對於這個遊戲,忽然覺得有贏得把握。

   「來吧!」我們倆更靠近湖邊,精靈對我說:「你先請~」

   我先?好吧!雖然平常叔叔常跟我說女士優先,但女士都請我先了,也沒理由推辭。

   像拉弓般把握著石頭的手向後舉,往後拉到底。確認手已經做好最大幅度的上膛後,我專心注視著平靜的湖面,想好待會要往哪個方向丟。

   嗯……要丟的角度得水平,這樣施力與受力方向不同,石頭跟水的接觸面積會縮小,可以彈得比較遠。在心中喃喃念著自己的一套水漂理論。覺得時機一成熟,咬了咬下唇,手用力一擲,交手中的石子快速扔出去。

   我用了不少力氣將石頭丟出,它如我的期望用很快的速度飛出去。石子很快速的在水面上彈了幾下,幾秒後,力用盡,也就沉入水底。

   剛才在水上彈十下整,嗯,還不錯的成績,還破了自己的最高紀錄。這下有贏了機會了吧?

   「喔?竟然彈十下?還不錯嘛!」一旁的苓雨點點頭稱讚道。

   然後補充一句。

   「……以人類來說。」

   咦?

   她不管我心中的疑惑,自顧自的做起我剛才做的動作—手向後舉到底,上膛。她的手跟她的身高成正比,跟我比起來短了許多。因為她大動作的舉手,以至於露出了原本被衣物遮蔽—手肘以上,肩膀以下—的部位。原本就覺得她的手很纖細了,但這樣一看真的感覺她的手細到一折就斷的地步。手整體看來並沒有營養不良的感覺,若要比喻,大概就是白玉樹枝那種細緻的美感。

   接著,小手用力揮出。以我肉眼看不清楚的速度快速將石頭用力扔出。石子的身影宛如一枝射出的箭,以驚人的速度在水面上飛彈。

   ……

   石頭彈了幾下我不知道,我在它彈了十五下後就放棄去數了。若要論感覺,她丟出的石子在水面上彈跳的時間大約是我的三倍左右……

   精靈滿意地笑著。「哼哼!勝負已定!」

   「……」

   ……會輸的原因,一切都是我太蠢了。在吃下她那個拳頭的時候就該知道,打水漂這種靠臂力的遊戲我怎麼可能贏她?真的,一切都是我……太蠢了,竟妄想贏過這個精靈。

   我手撫著額頭懊惱,苓雨則全無視我現在的情緒,開心跟我說:「嘻嘻!我贏囉艾倫!」她笑了笑。「所以我要你身上的一個東西。」

   雖然一開始說要玩遊戲時沒有明講這個輸的代價,但我是已經瞭解精靈的個性,因此早就做好她贏後會跟我討獎賞的心理準備。反正,大概是要個沒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吧!話說我現在身上有什麼被她看上的嗎?身上除了穿件制服外什麼都沒有。

   「可以啊!可是我現在身上沒什麼東西,妳會想要什……」麼。最後一個字我還沒說完,我的聲音啞然而止。

   我感到震驚,因為原本上一秒還好端端站在一旁的精靈,在下一秒,瞬間衝到我面前,把我推倒在地,並撲倒在我身上。

   我反射性的想爬起來,但她力氣很大,放在我肩頭上的雙手宛如石銬。我就像被固定在地上般被壓著。

   「艾倫,你答應囉!」

   苓雨的聲音把我從驚慌中拉回神。她白皙的臉龐僅在我不到一個拳頭的距離,她碧綠的大眼直盯著我,我的心跳不自覺地加快。

   「我要你身上的一個東西。」她的臉更靠近了。我覺得臉頰開始升溫,腦袋一切混亂。等、等等!誰可以告訴我現在什麼狀況?

   老實說,我不會應付女孩子,我不像叔叔那般風流,可以搞清楚女性在想什麼、想要什麼,好討她們歡欣。記得小時候在叔叔跟麵包店老闆討價還價時,旁邊一個跟著媽媽的女孩對我笑了笑,給了我她手上的棒棒糖。結果因為我當時緊張而笨拙的手腳把她給的糖果弄掉在地,她當場哭了出來。

   還有一次我走在街上,手裡拿著培根奶油麵包正在吃。經過巷子時,有一隻流浪的母狗用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我看了她一眼,再把頭轉回去不理牠。結果牠就衝過來咬我一口,再把被咬時慌張落地的麵包刁起,頭也不回地走了。

   從此,我發誓盡可能避開任何雌性生物,以免惹禍上身。

   腦中的想法顯然是沒有傳達給苓雨,她只是伸出一隻細白的手指,抵觸我的鼻樑……不對,不能算是鼻梁,手指抵的地方偏左,也就是眼窩內側。

   冰涼的觸感刺激著我的神經,感覺腦內的資訊電流因此紊亂。而精靈似乎還嫌不夠似的,把頭湊過來,嘴在耳邊,輕聲地說:

   「艾倫,我要你的……」她頓了頓,以宛如琴音般悅耳的聲音說出她的所要:

   「眼睛。」

   ……

   …………

   ………………

   等等,我剛有沒有聽錯?眼睛?

   「我要你的眼睛。」苓雨重複說了一遍,這讓我確認自己的耳朵剛才沒聽錯,她悅耳的聲音與這恐怖的發言使現場的氣氛詭異至極。

   呃、我……現在正在做夢對吧?我一定是因為太累了,所以其實我在來到這禁區時就已經靠在樹上睡著了對吧?這一切都是夢,是吧?

   「看你一副茫然樣,該不會以為這是夢吧?」她笑得甜甜地對我說,但她得甜笑對我來說比猛獸看到獵物的微笑還恐怖。

   「這不是夢喔!其實我覺得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宛如天空般的藍眼,真的讓人想……把它佔為己有呢!」

   ……

   ……她不是開玩笑的,她……是來真的!

   我努力掙扎,想逃開她對我肩上的束縛,但在她異常的力氣下,我的身軀連一公分都一動不了。

   「你跑不掉的,」精靈笑笑的說:「你的眼睛,是我的了。」

   ……

   ……這傢伙,來真的!

   我使出吃奶的力氣掙扎,但身體上就像壓座山似的,依舊紋風不動。我大喊:

   「不行,開什麼玩笑!指甲、頭髮之類的東西沒了就算了,那還會再長,但眼睛可不會啊!哪能給妳!」

   「有什麼關係~反正你有兩隻眼,就給我一隻嘛!」

   「就因為兩隻!就因為我『只有』兩隻眼所以一隻都不能給!」

   「沒關係啦!相信艾倫你跟眼罩很配的,戴起來很好看~」

   「我才不願意犧牲一隻眼來換這個造型!」

   不行了,這傢伙怎樣都要我的眼睛啊!

   因為奮力掙扎,我的體力幾乎用盡。雖然有為了留住眼睛而多擠出點力氣,但我還是不行了。

   身子整個癱軟,無力反抗。此時我已有了失去眼睛的覺悟,大概也就是所謂壯士斷「眼」的精神。我在心裡默唸著:再見了,我的眼睛……

   「……噗!」

   ……

   …………

   ………………

   等等!我剛是不是聽到什麼不合時宜、可愛的聲音?

   「噗……噗哈哈哈哈——!」

   坐在我身上精靈開始大笑。她一開始有憋笑的感覺,但之後她像是憋不住才開始大笑。此刻原本杳無人煙、寂靜的湖畔,回蕩著精靈好聽的笑聲。苓雨笑得很開心,我則是一臉愕然,還是搞不清楚狀況。

   等她笑夠之後,苓雨才用手擦了下眼角的眼淚,還邊笑邊跟我說:「哈哈!剛才…你的表情……實在太經典了!哈哈!果然,整人就是要這樣才有趣!」

   聽她這麼一句話,我又突然想起一個精靈的習性,那就是「很愛惡作劇」……

   ……

   「……好吧!妳嚇到我了!」我舉起雙手投降,精靈輕巧的從我身上跳開,在一旁嘻嘻笑著。

   「呼~好久沒惡作劇了,果然,人類嚇到的表情果然是經典!」她露出一臉大功告成的滿足表情這麼說。哇!精靈都是這樣?我忽然發覺她們真是一個令人頭疼的種族啊!

   「拜託小姐!我真的嚇到了,我真的以為妳要我的眼睛……」

   「那是真的喔!」

   「……」

   ……什麼?

   「那不是玩笑,我真的想要你的眼睛喔!」苓雨說。

   ……

   真的假的……

   「是真的喔!你那對天藍色的眼睛真的很美,想讓人佔我己有呢!」苓雨有點陶醉地說著,這讓我下意識去伸手摀住一隻眼。

   這傢伙……

   「我的眼睛又不是什麼珠寶鑽石,能讓女人那麼愛不釋手……」

   「但在我看來,你的眼睛比寶石還美。顏色能跟天空一樣湛藍的眼睛,哪種珠寶比得上?」

   嗯……我估且當這是讚美,但說想要我眼睛這事還是很難釋懷。我的手依然摀著左眼。

   看了我緊張的神色,她只是攤手說:「放心,就算我再想要,但也絕不會動你的。畢竟你可是格里斯的侄子啊!如果他下次見到你你卻少隻眼,他絕不會給我什麼好臉色。」

   聽她這麼說我鬆了口氣,這回得感謝我背後有個強大的叔叔給我撐腰了,要不然自己的眼睛可真的不保。話說回來,這一切的麻煩只能說是我太大意了!

   就算是一副天真無害的可愛精靈,再怎麼說她都是叔叔的朋友。跟了叔叔七年的時間讓我瞭解一件事,那就是叔叔的朋友盡是一些不簡單的人物。先別說他(大概是)摯友的本校校長——阿爾奇.赫爾利絲。再來我記得他跟國王似乎是蠻熟的,因為國王以前也是索尼利亞的學生,跟叔叔還有校長是同學。即便他在學校沒有頂尖的成績,但皇室的背景也夠他在學校成為風雲人物。

   又是天才魔法師,又是一國之主,又是樹之精靈。個個都不是簡單的人物。反正以後只要被貼上「跟叔叔很熟」的標簽的人,我都會離他遠遠的。相信我,兔子絕不會跟獅子做朋友,如果還想活久一點的話。

   「好了!玩笑開完啦!接下來……」精靈說:「我才要討真正要的。」

   ……什麼?

   「放心~我不會要什麼太過分的東西啦!別擔心!」她笑笑地說。

   「……好吧!只要不是要我身上任何一個器官都行。」我攤手。

   「嘻嘻!」苓雨露出笑容,說:「吶,我要你的……」

   ……

   ……要我的什麼?怎麼了?為什麼突然不說話?

   我看向苓雨,只見她沈默不語的看向湖面……不,好像是湖的另一端。那裡有什麼嗎?隨著她的視線我轉過頭去看那個方向。

   西落的太陽就要完全降到山的另一邊,但它就像是墊起腳尖伸手想拿桌子上糖果的孩子,露出一顆頭努力散射所剩不多的夕陽。

   對面湖畔在夕陽的照射下略顯美麗,湖面波光粼粼,岸上沒什麼草,幾顆大石頭在夕陽的照射下顯得橘澄,整個畫面看起來以橘紅色為基調,有種寂寞之感。

   其他的因為有點距離而看不清,但我很肯定,那裡沒有什麼活的生物。那苓雨在看什麼?

   「艾倫。」苓雨突然開口:「我想我該走了!」

   「什……?」我還來不及反應,她就以飛快的速度跳上樹幹,接著以違反地心引力的方式,向散步般緩緩向上走。她在走入茂密的樹葉間前,回頭看了我一眼,說:「再見囉!艾倫!」

   聽到這句話,這時我才反應過來,連忙道:「等等!我門還會再見面嗎?」

   「當然!不久後會再見面的,畢竟,我要的東西還沒拿到。」她笑了笑,然後以優雅的姿態與步伐走入葉間,我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

   ……這棵樹雖然大,但要藏住人身大小的物體是沒辦法的。可是我怎麼看,都無法從樹葉間再次看見苓雨的身影。我想這應該是空間魔法,即使從外面看上去樹上並沒有多大,但上面應該比我估計還大得多,也就是所謂的「空間壓縮」。

   「……」

   我呆愣愣地站在原地,連有隻小鳥在我腳邊降落都沒注意到。直到過了三十秒,我才回過神來。

   呃……這精靈也太豪邁了吧!竟然說走就走,連我說再見都來不及,害我整個呆愣住。

   我抓了抓頭,看向西邊的夕陽。山頂上那些微的陽光已經快揮灑殆盡,相信再過幾分鐘這裡就會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伸手不見五指的境地。雖然是在校內(禁地),但這麼挽回去感覺還是有點危險,還是趁現在還看得到的時候快回宿舍吧!

   我伸個懶腰,動動筋骨,開始沿著湖邊走,打算走到對面的學校。我已經沒有移動魔法陣了,而且也沒力氣一次移動這麼遠,所以乖乖走回去吧!

   然而,就在我走沒幾步後,突然一聲明顯是怒吼的聲音從對面傳過來。

   「找到你了!」

   我身體當場僵住,等等!不會吧!她到現在還……

   我努力轉動僵硬的脖子,看向湖的對面。不說所料的,看見最不想看見的身影。

   憤怒的赫爾利絲站在對面湖畔,有點氣喘吁吁,可見她來這明顯是花了不少力氣。但她好像不太在意那些,只是用充滿殺意的眼神瞪著我。

   「薩爾克!我找到你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129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銀狼|自創|小說|魔法|學園生活

留言共 5 篇留言

神隱
拖稿蠻久的,還有些錯字喔~這篇有多少字呢

05-18 12:46

銀狼(Silver)
五千多⋯⋯((錯字能告訴我嗎?05-20 21:59
宅之境界
這位仁兄 你似乎消失挺久的喔= =

05-18 13:19

銀狼(Silver)
抱歉⋯⋯05-20 21:59
超高校級の絶望 真妖
話說最後一句話.....「找到你了!薩爾克!」「薩爾克!我找到你了!」......
......換個台詞吧...銀狼桑

05-18 14:54

銀狼(Silver)
(汗)我立刻去改!
太久沒寫,詞窮了⋯⋯05-20 22:00
契言丹
隔了將近三個月啊你......

05-18 18:01

銀狼(Silver)
對不起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05-20 22:00
天曉❂幽魂
終於更了阿你

05-22 17:38

銀狼(Silver)
對不起⋯⋯05-22 18: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223003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生活瑣事】我這樣⋯⋯不... 後一篇:【夜暮之曲】永暮城:炎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p2007088大家
科幻災厄小說——《I.C.—銀色災厄:起源》現已更新第十二話!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66977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