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小說】[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86.過往的恩怨情仇,雲遙與龍殤

作者:萌筆│2013-05-17 21:43:41│贊助:0│人氣:472
天搖地動,小小紫左閃右閃的帶著兩女前進。

一路上閃躲不斷掉落的石塊,因幡帝壓著自己的兔耳朵慌張的前進。

「喂……妳不是八雲紫的分身嘛!這點程度的崩塌用境界不就行了!」

「人家也想啊!偏偏人家沒辦法操控境界,唯一的一次機會用在雲遙身上了。」

「那隙間呢?」雛同樣抱著頭奔跑著道。

小小紫無奈的回頭看著兩女:「我只能開啟十分之一,就像現在這樣。」

一個臉盆大小的縫隙從帝的頭上打開,一塊體積比她頭還大的瓦礫直接被隙間吞入。

「那妳跟著雲遙來外界到底是來幹麻的啦!」帝不滿的抱怨著,她膽顫心驚的看著另外一到隙間開在雛的頭上。

多虧小小紫的準確帶路,以致於她們不在這像迷宮一般複雜的魔宮支部迷路。

「怎麼路上都沒看到一個人呢?」逃跑之餘,雛還不忘的到處找尋有沒有需要幫助的人。

對於雛這種濫好人的心態,小小紫跟帝可是受不了,對方可是將她們綁來這邊的綁匪,幹麻替那種人擔心。

「他們都逃跑了啦!」為了給雛一頓白眼,小小紫差點被一塊落石砸到。

蜿蜒的通道上,三女急忙的逃跑著,無數崩塌的天花板落下,大量的鋼筋裸露再外形成危險的凶器,但因為小小紫的能力及帝的幸運,所幸她們一路上都平安無事的通過。

「話說回來這場地震是雲遙的傑作?」帝害怕的說著,她們前方的道路不斷傳來強大的靈力波動:「……他真的恢復記憶了?」

過於強大的靈力造成的爆震不斷的破壞這座深在地底的基地。

「如果是之前因為接觸小雛的厄運還沒結束,那就有很大的可能。」雛失落的說:「就像紫所言,對雲遙最大的不幸就是他恢復記憶。」

閃開噴灑出來的氣體,按著被弄亂的金色秀髮,小小紫嘟嘴不滿的說

「他們兩個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啊!竟然打到這種地步?」

「妳不知道?」帝錯愕的看著小小紫:「雲遙什麼都沒跟妳說嗎?」

彷彿想起一路上的相處,小小紫可是好氣又好笑:「他恢復記憶之後就像個鬧脾氣的小朋友一樣什麼都不肯說。」

「如果小雛沒有被封印,小雛一定要帶走那個綠色眸子的男人的厄運。」雛沮喪的說:「因為抱著仇恨是最空虛的一件事,那會衍生強大的厄運。」

「想必雲遙先生也是一樣的吧,那個時候他一定也是抱著恨意才那麼做的……」

小小紫詫異的聽著鍵山雛的發言,與此同時她們來到了一個寬廣的大廳,正好瞧見雲遙拿著白色懺劍往上爬升的情景。

「怎麼辦……」雛不知所措的看著上面的那個大洞及被破壞的鐵軌。

「有了!用那個!」帝驚呼了一聲,小手指著一個方向。

在滿目瘡痍的大廳之中的一角,一個貨運電梯被掉落的瓦礫壓住無法上昇,但那不是帝所指的,一個用防水布包裹的東西停放在貨運電梯裡頭。

「幸虧公主的遊戲,帝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帝在雛崇拜的眼神下,得意洋洋的說:「那是臺汽車!」

沒有理會兩女,小小紫哭的犀利嘩啦的抱起破破爛爛的愁雲緞。

「人家不依啦!這樣人家怎麼躲在裡頭取暖……呀!」

一隻小手突然抓住小小紫,帝沒好氣的帶著她往車子的方向跑去。

「要走了!妳抱著那一條破抹布哭什麼勁啊!又不是出不去了。」帝一把將小小紫用愁雲緞纏了起來:「只要帝招來幸運,什麼事情都可以輕鬆解決!」

「那個……」雛不安的小聲說,小臉泫然欲泣的看著兩女:「小雛…小雛的封印好像快要解開了……」

雛捲起袖子,手臂上無數的厄字正不斷的跳動,彷彿下一刻就會從她的手臂上跳出來一樣。

「咦呀呀呀呀呀呀────!」

「快逃呀───!」

帝一手拉著小小紫拔腿狂奔,後方還跟著一個哭泣的厄神。

「不要拋棄小雛啊───!」



龍殤單膝跪地,直接墬落,地面猛然炸開,只能說明雲遙的這一記劍芒有多麼的強烈。

兩人交鋒以來,龍殤首度受傷了,但他不怒反喜,因為從厄神那邊他得知了懺劍是把什麼樣的武器。

唯有體會過絕望才會懺悔,為了這心中的悔意而衍生的希望……

「那就是不殺之劍的力量。」龍殤臉色盡是嘲諷的笑容:「你後悔了嗎,雲遙!」

心中無比痛苦,心劍被毀造成的傷害遠比雲遙想像中來得大,但也因為殺意被硬生生的抹去,他心中的某個角落一種異樣的情感甦醒了。

是的……以前的雲中子一生中的確從不後悔,但在幻想鄉中的雲遙卻對自身的過去感到悔恨,那是他的矛盾,也是雲中子的弱點!

淚流滿面的看著龍殤,雲遙面無表情的道:「還給你!」

鳳雌劍從懺劍劍鞘激射而出,龍殤沉默的接過。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也不需要你的後悔。」龍殤緩緩擺開了劍勢,強大的力量讓兩人身處的結界開始不穩定:「唯有打敗會後悔會痛苦的你,我的仇恨才得到滿足!」

安培嵐霧與尹風訝異的看著淚流滿面的雲遙,他們從來沒看過流淚的雲中子。
 
即使遭到聯盟中人的圍剿,又或者同門相鬥,雲中子始終都是面無表情,在他人的認知中,他除了殺妖以外並無任何目的活著,但如今的他卻……

然而沒有多餘的時間讓他們感到驚訝,安培嵐霧與尹風的表情頓時凝結,一旁的日本支部的陰陽師個個臉色蒼白了起來。

雲遙沉默的看著眼前的陣勢,心中的情緒不知道是悲傷還是興奮,他從來沒有想過一記劍芒就能讓龍殤落敗,哪怕是擁有雲中劍的時候。

除了他們這個級別的人以外,其餘人只是被龍殤的這個氣勢嚇到,但就因為雲遙等人的實力並不弱,才能感受到龍殤此時此刻的劍意有多麼的強大。

忽然之間,萬劍齊出,十字路口的上空籠罩了無數的心劍,一旁的安培嵐霧的表情頓時難看了起來。

「劍仙之境!」

幾秒鐘之後,一陣讓人窒息般的劍鳴響起。

龍嘯!鳳鳴!

龍殤平靜的起舞,手中的龍鳳參雌劍的龍與鳳彷彿活了起來,陣陣劍鳴不斷顫抖,可怕的靈力不斷的高漲。

人與妖,命中注定的不可能在一起,但命運捉弄,龍殤卻愛上了一個蛇精……

「那個時候你曾問我,我有多愛她,我用這個劍舞回答你!」殺氣縱橫,龍殤看著雲遙一字一句的道:「龍鳳相隨,一龍一鳳的共舞,我恨天,恨東武亞洲聯盟的一切!」

「但我更恨的是如此絕情的你!」

心劍放意「龍鳳飛舞」

龍鳳參雌劍,動!

一道道劍花空中落下,雲遙連忙閃避,柏油馬路就像豆腐一樣被輕鬆切割,萬劍以龍殤的劍舞為主體幻化一龍一鳳共舞著,無數的劍氣如同雨點一樣覆蓋下來,但最可怕的卻不是劍氣,而是龍殤的劍!

「我願化做石橋五百年,願受五百年風吹,願受五百年雨打,願受五百年曝曬,只願此女從我此身過……」

佳人逝去,倩影依舊留在龍殤的心中,心中的愛心中的悲化作劍意舞出!

「──苓兒!!」

雲遙像是傻了一樣,竟然動也不動,劍氣劃過了他的臉頰,血液飛濺了出來。
劍氣縱橫,無限劍圈,雲遙沒有逃得出去,龍殤的攻擊及力量範圍之大超出想像,震落的大樓玻璃,切碎的柏油馬路,第一次感覺到死亡離他這麼近。
 
但雲遙最痛苦的莫過於自己的內心,曾幾何時,他曾這麼哭過?
 
雲遙不能理解的看著舞動中的龍殤,緊緊握著懺劍的手指發白,他不明白充斥在心中的情感。
 
──悔意?
 
──又或者是害怕?
 
「我不懂……」面對龍殤的劍舞,雲遙擺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我真的不懂!人類與妖怪本就是勢如水火的存在。」
 
劍尖停在雲遙的咽喉,面對雲遙的這一番話,他跟在場的所有人都毫無異議。
 
消滅妖怪,不管是魔宮還是東武亞洲聯盟來說都是理所當然的事。
 
然而……
 
「……現在說這些有用嗎?」龍殤嘶啞的說著:「不懂並不能代表你的無知,你的所作所為對我對她都那麼不公平……」
 
龍殤身後的龍鳳咆哮著,鳳雌劍抵在雲遙的咽喉上,但這一劍他卻沒有刺了下去……
 
同樣雲遙不為所動,咽喉上一滴血珠緩緩低落在鳳雌劍上,身體上的痛苦遠比不上他內心的衝擊。
 
恍惚之間,他想起了與龍殤相識的一切……
 
 
 
三年前,蜀山山巔──
 
「龍殤師兄,心劍為何物?」
 
畢恭畢敬的站在一座山丘之上負劍而立,劍身看似朦朧卻又閃著寒光,雲中子面無表情的看著他的對面一端。
 
綠袍長髮,手中持著雙劍與雲中子遙遙相對,龍殤緩緩一笑:「想學心劍放意?你偷學而來的技巧還不夠多嗎?」
 
「再多也比不上你的參雌劍。」雲中子目光灼灼的道:「再過些天,我與西聖的神之子就要約戰了。」
 
「呵呵……那位少年真的是我生平從未見過的聖職者,你兩之間的戰鬥還真的不好說……」龍殤倒是笑了笑:「他是天使護體,而你有超絕法寶,你們兩個本就勢均力敵,何必再學心劍放意?」
 
身形一動,參雌劍隔空劈出,一道朦朧的煙霧被劈散,沉重的金鐵交鳴聲頓時響起。
 
雲中子從山丘一躍而下,手中竟徒留劍柄沒有劍身。
 
「你的雲中七劍已經大成,我已經沒有能教你的東西了。」
 
龍殤不得不承認雲中子的天賦真的超乎想像,雖然他不能教導雲遙蜀山的御劍之術,雲中子卻能從他身上學習到一些御劍的法門。
 
啪噠,雲中子落地,龍殤也跳了出來,彼此的目光都一樣的凜冽,漫天劍光四射,同樣都是看不到兩人的劍身。
 
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份欣賞,可惜到龍殤這個身份,他始終無法像雲中子一樣放開一戰,更沒有像擁有像西方那樣的好對手。
 
兩人旋身一退,龍殤的袖口被割去一大塊,雲遙的外袍則是斑駁交錯的裂痕。
 
「果然論劍技還是師兄你棋高一籌。」雲中子淡淡的看著自己身上的衣物:「哪怕是用上雲中劍的特性也無法給你造成殺傷。」
 
「比起當初,你已經進步很多了。」龍殤還劍歸鞘,從腰間摸出了一個葫蘆灌了一口:「下次見面,我想你應該就是仙武閣的未來掌門吧?」
 
龍殤隨手一拋,雲遙接過葫蘆一樣豪邁的喝了一口。
 
「我根本就不稀罕掌門之位。」帶著些微不屑的語氣,雲中子將葫蘆拋了回去:「我這一生只想著如何保護眾生不被妖怪所害!」
 
「……這與你的童年有關嗎?」被這樣的雲中子動容,龍殤悲哀的看著他:「一生只為他人而活,只為心中那飄渺的正義而戰,你快樂嗎?」
 
收起雲中劍,雲中子拂開愁雲緞的衣襬靜靜的看著龍殤:「我快不快樂不是重點,我只是不願再見到像我一樣悲哀的孩子。」
 
「為此我需要力量,哪怕是不擇手段!」
 
所以雲中子才會不辭辛勞的來到蜀山請教劍術,完善了他對雲中劍的掌握,習得更深的劍技。
 
雲中子一生中敬佩的人不多,蜀山的少掌門,龍殤就是為數不多的一個。
 
雲中子的表情深深烙印在龍殤的心中,這般的意志,這般的堅決,不禁讓他為之動容,隨後他就只在雲中子的面前用了一次心劍放意,打破了蜀山心劍不外傳的規定,但這也是一切悲劇的開始……
 
龍殤萬萬沒有想到,之後他再次與雲中子相遇,兩人竟會成為敵人,而原因竟是一個妖怪……
 
 
 
兩年前,黃河彼岸──
 
無限劍意「萬劍千刃」
 
抱著懷中的女子,龍殤周遭的景色快速逝去,手中的長劍彈開所有來襲的心劍攻擊。
 
無限心劍被龍殤強行突破,爭得一絲機會,龍殤握著一柄長劍斬了過去,借力飄落在黃河惡水的另外一端。
 
懷中的佳人氣若游絲,臉色一片蒼白,更讓人吃驚的是她的下半身竟是蛇軀。
 
「苓兒,妳還好嗎……」龍殤擔憂的輸入靈力。
 
「殤郎,我沒事……」名為苓兒的蛇妖緊緊咬著下唇:「我只怕那人是不會簡單放過咱們的。」
 
異變驟生,大量惡鐵破空而來!
 
龍殤眼神一凜,手中長劍脫手而出,御劍之術化做千劍迎上惡鐵。
 
喀鏘!喀鏘!喀鏘!
 
凡鐵終究是凡鐵,數次交鋒,長劍直接被惡鐵粉碎,龍殤只得指代劍,劍指點開大量的惡鐵心劍。
 
鮮血飛濺,惡鐵洞穿了龍殤的腳底也洞穿了身後佳人的尾巴,龍殤悶哼一聲以身擋劍。
 
惡鐵霎時停住消散。
 
帶著一群人馬追擊著龍殤,雲中子面無表情的停下腳步,黃河兩岸,他與龍殤遙遙相對。
 
「那個女人是一個妖怪。」雲中子不能理解的看著龍殤:「為什麼你要救她?還是你被她蒙蔽了心智?」
 
聽說龍殤在一次的行動中救走了一位蛇妖,雲中子本來不信,然而在聯盟下達捉弄龍殤的命令之後,他反而被這事實震的無話可說。
 
龍殤是雲中子的劍術師傅,也是被他視為大哥的存在。
 
「青苓,她什麼壞事都沒做,只因為那些土木工程的業者破壞了她修練的洞府,她才出手的!」
 
簡單得包紮身上的傷口,龍殤無懼的看著雲中子。
 
「但她傷害了人類是事實,更何況她是妖怪!」雲中子冷酷的說完,眼中的殺機大盛:「你可是蜀山未來的掌門,不要在護著哪該死的妖怪!趕快回頭吧!龍殤!」
 
「不可能……」啞然一笑,龍殤抱著身後的青苓深情相對:「因為我愛她。」
 
「你竟愛上了一個妖怪……」雲中子憤怒的看著龍殤,眼中有失望、不解,但更多的是驚訝:「所以你才打傷伏侍軍企圖逃跑?」
 
「我對不起的人太多了,我並不想傷他。」
 
「就算你拋棄了蜀山,你以為聯盟會放過妳們嘛!」
 
「哪怕是死我都會跟她在一起!」
 
「這就是你要的結果?」
 
「對!哪怕是死!」
 
轟──!
 
仙武二重境的強大靈力炸開,雲中子猶如殺神一般的緩緩舉劍:「夠了!只要你殺了你身旁的妖怪,剛剛那些話我都能當作沒聽見!否則我只好殺了你!」
 
「……雲遙,你真的就不能放過我們麼?」
 
生平第一次,龍殤雙膝跪地的求著一個人,那人不是別人,而是曾經跟他學劍及並肩作戰的雲中子。
 
「那個自負的蜀山龍殤到哪裡去了……」雲中子嘶啞的說:「我是不會認同這種事的,人類與妖怪相戀……這種罪無可赦的事情!」
 
出劍!
 
漫天心劍同時出現,雲中子的無限劍意全開,萬劍惡鐵全都朝著龍殤。
 
「為什麼……」
 
眼前的萬劍對峙,雲中子不為所動,與他一塊的還有眾多門派的弟子。
 
同樣的心劍放意,手中持著白雲劍身,雲中子厭惡的看著曾經自己最崇敬的人。
 
「要怪就怪你愛上了不該愛的妖怪……龍殤師兄……」
 
一劍橫舉,雲中子冰冷的看著對面抱著蛇妖的龍殤。
 
滿腔的悲憤幾乎撐破了他的身軀,龍殤對著雲遙咆哮。
 
「她…沒有傷害過任何人類!」
 
「但她是妖怪。」雲遙冰冷的斷言道:「我再說一次!回頭吧!我不想與你戰鬥。」
 
龍殤哽咽的看著懷中沾滿鮮血的青苓,沒有理會雲中子的話。
 
氣若游絲的蛇妖欣慰的看著龍殤,纖手輕輕的撫摸他的臉頰。
 
「殤郎,不要為了我犧牲自己……」
 
「今日不是我負天下人,而是天下人負我……」溫柔的放下懷中的佳人,龍殤正面對著雲中子:「心懷仇恨的你是不會懂的……被這仇恨所蒙蔽的你,總有一天會碰到比我還痛苦的罪過……」
 
「這就是你的答案嗎?龍殤師兄。」雲遙緩緩的抽劍出鞘:「人類與妖怪是不可能結合的,這與我的仇恨無關,而是你愛上了本來就不該愛的異類。」
 
「多說無益,戰吧!」
 
萬劍對著龍殤,雲遙率領一眾弟子而上飛躍黃河惡水。
 
「你的參雌劍已被鎮鎖在蜀山的藏劍閣內,現在的你已是強弩之末!」
 
龍殤心緒激盪,不禁口中熱血狂湧,將身前衣衫染盡一片腥紅。
 
龍參……鳳雌……
 
「──參雌劍!給我過來!」龍殤噴了一口熱血仰天嘶吼,他在賭!
 
賭他跟參雌劍的連繫,這麼多年來他跟參雌劍一同出生入死,沒有她們就沒有今天的龍殤……
 
雲中子對龍殤的情義露出無奈的表情,因為參雌劍就是被他親手封印住的,所以奇蹟不可能出現!
 
雲中劍挾帶惡鐵落下!
 
惡鐵落下,龍殤推開了青苓,情願他死也不願愛人受創,更不願放棄他對參雌劍的信任。
 
那份最真的情義,隨著龍殤的血花舖天灑下,一個不可能發生的奇蹟就這麼出現在雲中子面前。
 
──龍嘯與鳳鳴!
 
雲中劍硬生生的被一把橫空出世的短劍截住,單邊無鋒的長劍從空中落下。
 
「不可能!」雲中子瞳孔縮小,應該被封印在不遠蜀山上的參雌劍竟然會出現在這,他的封印是不可能出現差錯的!
 
「你孤獨一擲的賭注成功了……」看著對著自己的鳳雌劍,雲中子啞然了:「參雌劍不惜自損劍身也要來保護龍殤嗎……」
 
磨損的劍刃,黯淡的劍鍔都顯現出參雌劍受到不小的損傷。
 
「──雲中子!」
 
一陣龍吼,龍殤已擊倒其他弟子,龍參劍朝著雲中子劈了過來。
 
「──龍殤!」
 
雲中劍對上參雌劍,與此同時兩段不同的低詠……

同是心劍放意,但卻是不同的類型,也命中註定了兩人所走的道路是不會有任何交集。
 
「我願將我心我願……」
 
「化做千萬劍刃……」
 
「只願殺盡世上之妖世間之惡!」
 
「只願此女從我此身過直至世界之盡頭!」
 
──鏘鏘鏘!
 
無限劍意戰心劍放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123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方Project 系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jkj319729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幻想入リ]《東... 後一篇:【小說】[幻想入リ]《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筆情報》 (1)
模型、公仔 (19)
輕小說 (0)

《筆芯得》 (25)
模型日誌 (4)
開箱日誌 (62)
敗家日誌 (23)
輕小說 (7)
動畫 (3)
遊戲 (1)

花騎士《草騎士》 (18)

女王之刃《純情魔王與色貓勇者》 (3)

薔薇少女《新薔薇騎士》 (0)
薔薇少女《新文》 (1)
薔薇少女《舊文》 (45)

鉛筆《機界萌娘系列》 (5)
《編隊少女》 (0)
《空戰舞姬》 (0)
《鋼鐵神姬》 (0)
《硝煙前線》 (36)
《仰望羽翼》 (2)
《陸娘自衛隊》 (0)
《一刀解決的指揮官是什麼啊!?》 (10)
《對兵器H什麼的是不行的啊》 (5)
《穿越!?我的機戰物語》 (2)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 (284)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外傳篇》 (7)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番外傳》 (22)
《我變成連裝砲醬!?》 (3)

遊戲王《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0)
前傳《愛卡少年與決鬥皇女》 (6)
Online《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5)

偶像大師《偶像特務》 (9)

東方Project《東方幻劍塵》 (4)
第一部《博麗食客》 (14)
第一部《地靈保母》 (12)
第一部《太陽園丁》 (11)
第一部《跨越時空》 (34)
第一部《妖怪雜工》 (19)
第一部《勇闖魔宮》 (12)
第一部完結《幻想出擊,決戰仙武閣》 (16)
第二部《紅魔管家》《平行之人偶篇》 (38)
第二部《白玉廚師》《魂魄家之迷》 (31)

強襲魔女《空戰快遞》 (1)
超音速騎士《無限停載》 (5)
空戰快遞《新章》 (0)

永恆星語《歡樂酒吧》 (38)

鉛筆二創《魔娘x勇者》 (0)
1星魔娘《資料集》 (1)
2星魔娘《資料集》 (0)
3星魔娘《資料集》 (0)
4星魔娘《資料集》 (0)
5-7星魔娘《資料集》 (0)
魔娘x勇者《魔娘戀語》 (7)
魔娘x勇者《鉛筆的主線故事》 (0)

鉛筆的各式短篇 (8)
愛神餐館系列 (4)

Nokia手機主題 (3)

遊戲王卡片淺談 (1)

未分類 (13)

peggychen大家
其實我只是路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