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厭離》00

作者:S.R.G│2013-05-12 15:33:20│贊助:200│人氣:173
  
  凌晨時分,謝蒙不知為何睜眼起身,環顧左右,已熄燭的密室,窗縫月光無法填滿室內之闇,他依然在蔑月寨其中一間單人寢室內。

  即使經過了一年多,他還是無法接受憾事,可偏偏也瞧不起自己逃避現實的想法,惱怒甩了甩頭。

  都活了四十幾年了,還像個孩童是要怎辦?謝蒙嘆了口氣,煩歸煩,但自己也不明白為何突然心煩意亂,感覺不光純因舊事湧心……

  他自出生以來一直是麗北謝家的人,少年時雖特異獨行,但大哥當上家主後,就義不容辭隨侍在大哥身旁十來年,歷經多次風波,謝家屹立不搖,全賴家中上下團結之賜。

  可是最終仍撐不過那詭異的變故。

  往年不變、一年一度的麗北城新年慶典,凡麗北各方名人貴士皆受邀出席,謝蒙大哥自然是其中一位貴賓。當天謝蒙只對家中要事待處理而留守,甚至可惜無法參與慶典……待收到惡耗時,已是半夜時分。

  『麗北城內上下所有人,一夜之間被屠殺殆盡。』

  任誰聽都會感到好笑的荒唐事——謝蒙率眾趕往麗北城途中與別組織談到此情報時,大家幾乎都認為是今年麗北慶典的新玩笑——到了現場,再無人敢笑。

  城內所見盡是碎瓦崩壁、星火點竄,以及死狀悽慘的屍群。

  麗北各大組織花了數天收拾殘局,謝蒙發現到大哥的屍首時泣不成聲,發誓要將幕後兇手大卸八塊。

  屠城事件各方連日追查下沒有多大進展,只有幾個直接的線索:麗北城內多數死者身上、被摧毀的建築物皆遺留共通的斬痕,殘痕對人對物無所留情,習武者一眼就能明白這些每道都足以容納一人擠入的斬痕又快又狠,尋常兵器不可能造成,推斷為大型刃物所砍出;加上各方探子事發不久依序目擊到一名長髮女子手持巨刀離城不知去向。

  簡單兩道線索可以導出的結論,聽來卻像笑話:「來路不明的女子屠盡麗北城。」

  屠城刀女傳聞一出稱號四起,噬血刀女、屠戮魔女、朱穢妖女等千奇百怪的名號透過坊間口耳傳遍閉麗境內,麗北城血案關鍵全繫在這名女子上。

  各方組織懸賞未曾中斷、搜查不斷進行,仍一無所獲。追根究底,長髮披身、手持巨刀的女性武者,事發之前——甚至歷史上——別說閉麗境,連黃龍國都不曾有符合特徵的人物存在過。

  謝蒙越想越無法入眠於是離床,最近的情勢迫使謝蒙拾起放在床旁長桌的短柄斧——這是謝家代傳的星器之一‧詭龍斧——他決定稍微巡視蔑月寨消磨煩亂之心。謝蒙詭龍斧收在牛皮鞘袋中,再將之繫於背後。現時值四月初,儘管昨早大太陽,凌晨仍感寒意,半月以及幾片薄雲給了蔑月寨還過得去的照明。

  蔑月寨位於麗北西區興山腰上,以人工砌成的暗灰石磚建造,三層樓高的方形小要塞,露天走道圍繞著各小房間所構成的單純建築物,越往上層面積越小,二三樓外圍有無洞磚欄,三樓再上去的最上層則是無欄平台。謝蒙推估此寨約共可容納二百人左右,不過沒這麼多房間可以住人。

  蔑月寨已是歷史悠久的古蹟之一,寨邊樹林叢生,謝蒙等人初入寨內時,裡頭還有動物屍骨及腥臭殘留,各處出入口、磚縫擠滿了雜草,花了一個下午才勉強整理成能給人安睡的環境出來。謝蒙心知自己鼾聲過大,常因為這點被大哥酸過好幾遍,便選了一樓的房間,凌宇等其他人的房間則集中在三樓。一樓仍屬草土之地,外圍有前人留下的護寨溝與簡易但舊爛的木欄。謝蒙巡視一樓寨內途中,腦子還是會不自覺繼續想著血案一事。

  血案懸約半年,又來幾起風波。各大組織、家族皆突然失去領導者,也幾乎沒有預先確立繼承者,麗北城還未整頓完,隨即又發生零星的腥風血雨。

  最初是廉家長子,正式繼位不到數月便以武力肅清一直反對他的父親舊部;曹家長女與長男兩派鬥爭;許家次子毒害長兄,另起新幫四處劫掠。

  類似的亂事此起彼落,謝蒙大哥膝下無子,謝蒙的人望也不輸大哥,全家一致團結可說相當萬幸,但安寧往往易成他人目標。

  許家次子‧許翱召募自己的親信以及酒肉群友乘勢另立靛閻會,趁各方組織無首大肆作亂,火速擴張勢力,謝家因此被牽連到,械鬥三個月終不敵,謝蒙受大哥舊部‧凌宇等人的幫助下總算逃出生天,各地輾轉躲禍數月,選了蔑月寨作為暫時的根據地。

  可是我總不能一直躲躲藏藏後半輩子啊。謝蒙想過,凌宇也提過,不想過跟老鼠一樣的生活,就只有離開閉麗境這座小島一途。去黃龍國、或是東雲?謝蒙沒有頭緒,閉麗境再如何糟,終究是他土生土長的故鄉,豈能因為一群無法無天的野孩搗亂而離棄。

  儘管麗北已無謝蒙容身之處,他還有麗中與麗南可去,在尚未知曉麗北城血案始末前他絕不能死,為了大哥、為了謝家,以及扶持他的朋友部下們,謝蒙不會就此放棄。

  行經一處無門空房,謝蒙查覺到有異而停下腳步,轉頭望向房內,「蔑月寨空房很多,但也不會隨便讓人住進來的。」他抽出斜背背後的詭龍斧。「還不現身嗎?」

  謝蒙保持警戒大膽步入房內,外面走道燭光提供的照明有限,這間空房間一半以上都陷入黑暗中,寨外持續交織的風聲、枝葉拍打聲、蟲聲再雜,謝蒙的耳朵仍聽得很清楚,這理應無人配置的房間裡卻有人呼吸之聲。

  再前進一步,謝蒙清楚聽到暗處細微的摩擦聲與自己的腳步聲重疊,推測是刃器擦碰皮革的聲音。好傢伙,還刻意在我踏步時抽出武器。說時遲那時快,躲藏黑暗中人已然竄出,短小但致命的反光明白告訴謝蒙對手使用何種武器,謝蒙提斧格擋奇襲。

  雙兵交撞聲響盪空房,右手震感給了謝蒙對偷襲者的第一印象是:他很弱。即使是用匕首,那力道實在弱得不像話。偷襲者順勢衝過謝蒙到門口,謝蒙才剛把右手後拉,他已逃離空房間。

  謝蒙朝搖曳的燭光追去,那名偷襲者沒有掩面,身高一般,比常人稍瘦、短髮、穿著長袖合身的黑衣褲靴,是套方便隱密行動,也難以暗藏武器的衣裝。「有刺客!眾人快起來!」謝蒙邊追邊喊,反手握匕的黑衣人動作飛快,謝蒙剛過轉角便追丟他,只能靠跑步聲大概推測他往哪逃,並寄望凌宇他們能起的即時。

  不對。謝蒙這才發現。夜哨的人呢?進駐蔑月寨時他們只有十六人,為防靛閻會趁夜襲來,所有人皆同意排班輪流顧夜,謝蒙不認為會有人怠忽職守,只能朝最壞方面去想。黑衣人已潛入寨內良久,並已經——

  踏至三樓奔馳於走道中的謝蒙已見通往最上層平台的樓梯攤坐一人,是凌宇的死黨之一。他低著頭以至於謝蒙看不到傷勢,但血跡自下巴後流滲到整件上衣染成濕紅之樣已教謝蒙放棄出聲求應,黑衣人招搖的跑步聲在三樓持續迴響,讓謝蒙心頭一懍。

  沿途每經過半開著門的房間,裡面的人幾乎都是躺在床上遭割喉的死狀。安詳的睡容——謝蒙深知這不過是兇手刻意暗殺後再行闔眼——浸染半身的赤景,宣示三樓的人皆死亡有段時間了。謝蒙情緒每見一人越漸躁動,直到凌宇的屍身映於眼前,他終忍不住狂聲暴喊。

  謝蒙抓住凌宇雙肩將他拉起,凌宇只是個剛滿十八歲的小子,有副能令多數女子為之著迷的清秀臉孔、整齊的長髮,體格稱得上健碩,但還需要磨練磨練。嘴角與喉中流出的血已乾涸,身體尚殘餘溫,想到凌宇今晚笑著跟他道晚安,再想到那天助他解危的模樣,謝蒙更是為之鼻酸。

  步離凌宇房間的謝蒙,緩慢巡視剩餘未入眼景的房間後,確認三樓沒有人存活,而兇手似乎也已不在這裡,他明白一樓有配置兩名守衛,但經過這麼久時間仍未現身,也無消息,只得判斷早已被暗殺,謝蒙越想越惱。好個謹慎的殺手。他方才憤中帶警,刻意放下詭龍斧,在哭喊凌宇中不時注意四周,他有把握不管殺手從何處襲來,都可瞬間舉斧反擊,豈料那名黑衣人至謝蒙步出房門後都未採取任何行動。

  謝蒙回至一樓重巡,發現兩名夜哨一名死於東寨護寨溝中、最後一位始終找不到屍體,但西寨入口篝火旁留有血跡,已讓他完全確定,謝家只剩他一人而已。刺客不可能放過我。尋常夜賊不會花大工夫殺如此多人,若是受人指使,只會與靛閻會有關。

  一聲響擊打斷謝蒙思考,從一樓中央大廳傳來。

  「這種小把戲。」心知對方是在誘他,謝蒙卻只能順對方打算前行,左手撿起篝火旁的火把並點燃,沿途點上牆邊燭燈,嚴神戒備步入中央大廳。「還不現身嗎?」大廳隨著門口旁燭燈燃起浮出一部分場景,散亂無序的大桌與長凳充斥大廳,謝蒙等人起先也只整理出兩張桌椅供用餐歇息,其它雜亂處盡量無視,但現在謝蒙像豹在尋覓獵物般的猛盯四散的雜物。「你要躲到何時,出來!」謝蒙看似發狂,實則試探性揮掃詭龍斧,將前面缺一腳的大桌劈散開來。

  詭龍斧還未離地,謝蒙已感後方細微動靜。利用聲響掩飾行動,這我已看透了!慣用手奮力後拉,詭龍斧悶呼一聲,與斧柄合而為一的手掌感受到斧刃傳來的震動,這是砍中肉塊的感覺,可是——不夠深。

  謝蒙看到黑衣刺客被砍倒數公尺,左臂噴出令他大快的飛血,眼角卻又見自己身上亦現血光。好快。再回瞧站不起來的刺客,他正用一口長劍柱地起身,劍身極細,優雅不失銳鋒之劍,謝蒙一直覺得這口行雲劍是給女人使的,不過風度翩翩的凌宇配上行雲劍倒也頗合君子形象,謝蒙憶見凌宇舞起凌家直傳風雅劍式,旁觀女性為之著迷的場面,對此他無可奈何的苦笑一番。

  三樓亡者只有凌宇的隨身兵器不在,刺客竊取行雲劍並當場使用也在謝蒙意料之中,但他萬萬想不到,方才刺客奇襲的速度,遠比之前在外圍走道奔馳還要更快,詭龍斧還沒砍到,行雲劍已沒入謝蒙右腹,刺客臨危閃避雖仍遭砍,可是論傷勢,腹部被刺穿更為致命。

  刺客站直身子,謝蒙則蹲下手按身上缺口,寒冷凌晨中,自己血液有如沸水滾燙。現在謝蒙能想到的只有麗北城血案,他不甘心,他怎麼能就這樣死去,他憤恨看著眼前刺客,卻動不了,謝蒙放棄死前掙扎,以為刺客會說些什麼,雙方卻一直維持著沉默。

  這名身高一般,比常人稍瘦、短髮、穿著長袖合身黑衣褲靴的男子,沒有明顯特徵的面容,眼神空洞,不帶表情,行雲劍拿在此人手中簡直是種侮辱。這種毫無活力的傢伙不會成什麼人物的,跟凌宇差太多了。「你不配,」謝蒙豁盡力氣說話,聲音卻不曾如此沙啞。「你根本不配。」

--

巴哈可以改字體,所以內心話就用粗體表示。
可以改字體,刪節號、間隔號就不會變得很奇怪了。
(預設的Arial字體會把刪節號強制下壓,間隔號沒有間隔。)

在文末加上心得實非我所願,就以白文隱藏之,
想看的自己反白看,沒興趣的就不會因此打斷閱讀節奏,這樣就好。

序章視點人物便當是冰火傳統,我也致敬一下。
隨章節切換人物視點雖然算是比較常見的寫法,
不過我受到哪部作品的影響這應該有看過的馬上就清楚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066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厭離|小說|奇幻|武俠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msucoo9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厭離》作品讀前簡談【武... 後一篇:[真三7] 馬超修羅行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1231546tw大家
明天就是主戰場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