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蝸牛

作者:慵懶螞蟻│2013-04-25 00:42:09│贊助:130│人氣:225


  作夢,醒來,我很少記得住夢裡面的事物,但是曾經有一個夢境讓我印象深刻,忘也忘不了。
 
  夢裡面有座以金色籠子罩住的花園,花園裡種滿了血紅的玫瑰花,所謂數大便是美,光一朵就已經讓人砰然心動了,何況是滿滿的一片玫瑰花海。
 
  仰頭望著玫瑰,我忘情在這裡,陶醉在花園裡的風吹草動。
 
  在這裡我只感受到幸福……
 
  曾經的幸福……
 
  ……
 
  ……
 
  今天畫的美術作業被劣質紅酒暈染了,而挽救的大業卻是由母親代勞,膽小的我則瑟縮在暗處,含淚遠望。
 
  「這是怎麼回事?」
 
  父親指著桌上的帳單,很不滿。手抱著伏特加,一身酒氣,面色不善。
 
  「日期還沒過,還有時間去繳。」
 
  母親說完,便拿著一疊帳單去書房,不想爭辯。
 
  「客廳呢?哼!」客廳的髒亂使父親脾氣更暴躁了。他走路不穩,搖搖晃晃的朝著母親去,欲拉住不回答的母親。
 
  「過來啊!啊!」
 
  「媽媽!」
 
  發酒瘋的父親持酒瓶正待往母親砸去,躲在房門縫後面的我衝了上去。母親愕然地擋在前面,像一座山安安穩穩,我所承受的只有父親的猙獰和令人不寒而慄的味道,反觀母親卻要背著整個家的沉重。
 
  從來不去想,事情是如何發生的、又是如何結束的……
 
  從來不去問,為什麼父親要喝酒、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父親不出門工作、為什麼……
 
  從來不去懂,母親對父親的縱容、父親對母親的火爆、家庭裂縫的源頭……
 
  可是,當父親出手攻擊母親後,天天夜夜的折磨著彼此。我真的不想看到母親再受父親的暴力,母親午夜的低咽,家中永遠揮不散的醺醺酒氣。
 
  從這次的事件開始,我就在周圍畫起了圈,試著保護自己。
 
  沉溺在畫作上,偶爾我也會出去探一探、望一望。時間點都是在學校的上課時間,老師誇獎我的時候,間或準備畫圖比賽的時候,在這兩個時間我才有安全感。
 
  「小愛,為什麼這次以『我』為主題,妳把自己畫成四分五裂的蝸牛?」
 
  那張畫,畫面是滿滿暗紅色的玫瑰花,一隻表情奇怪的蝸牛被刺死在花的荊棘上,慘狀驚人。
 
  那隻蝸牛的半身被我用荊棘遮住了,露出了一點點,一些碎殼散落一地。當然老師言過其實了,「四分五裂的蝸牛」我怎麼畫的出來?
 
  問我為什麼畫這個,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夢境的移情作用吧!夢裡面的我是隻蝸牛,每次都需要抬頭才能看見高高在上的玫瑰花。
 
  「這幅不錯,這次也要拿去比賽嗎?」
 
  「嗯!」
 
  畫圖給我勇氣,讓我能暫時面對其他人的眼光。
 
  不過,有些事情當我越想隱藏,越是藏不了、圓不了。是的,紙永遠包不住火,就算我用盡了方法。
 
  有一次美術課的作業,題目是「我的父母」。看到題目我呆了很久,就算回神聽課我也是渾渾噩噩的。
 
  最後交了一張白紙,這可能是引起老師的注意。
 
  隱隱約約忽略了玫瑰花的凋謝,再次把夢關在門後。不知不覺間,我們就在門闔上的時候種下了這個因。
 
===
 
  「小愛?」
 
  老師為什麼會來?我驚恐的看著班導,訝異她的來訪。
 
  「妳的臉怎麼了?」
 
  老師心疼的看著我,臉蛋上青紫的瘀痕和白皙的肌膚比起來太過顯眼了。
 
  我小聲回答:「沒事,跌倒撞到的。」
 
  「這怎麼可能是跌倒弄的!」老師兩掌陷住我的臉頰,碎心的說:「妳請三天的假我就覺得奇怪,原來是這樣!告訴老師,是誰打妳的?」
 
  「不,老師,不是……」
 
  可能我聲音太小,老師離我很近。
 
  「好,小愛,老師先幫妳擦藥。」
 
  「不用,我擦過了。」我不是很喜歡別人碰我,這會讓我很緊張。
 
  老師不理我的拒絕,很自然的在我家翻找醫藥箱,主動的坐在我旁邊趁我呆滯的時候上藥。
 
  「妳想說說看嗎?」
 
  我根本不想回答。
 
  「等妳媽媽回來,妳要不要一起談談?」
 
  為什麼要告訴一個外人?家裡這種醜陋的事,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麼丟臉的事情!
 
  「小愛,把心事悶著不說很不好,這樣心會生病。」
 
  老師見又我不答,就開始幫我整理凌亂的客廳。今天早上父親宿醉,客廳裡都是他的嘔吐物,即使我稍微清過了,那一股味道仍然濃郁。
 
  我不是很想讓老師幫忙清理客廳,可是老師管也管不住、叫也不叫不止。拉緊衣角,不安的咬著指甲,我心急的不知所措。
 
  正當老師翻開父母的結婚照,我著急了。
 
  「妳走開!妳走開!出去,不要再過來了!」我三步併作兩步上前將老師推開,事發突然,她一時無防備,重重的退倒,臉佈滿了錯愕。
 
  這是我們家的隱私!為什麼她要這樣,揭開那道快要治癒的疤痕?
 
  我不知道淚水會來得如此莫名奇妙,就從眼眶流至兩頰,匯聚到下巴。
 
  「小愛,有事好好說,老師不會害妳的。」
 
  這根本不是害不害的問題!她不懂!她什麼都不懂!
 
  「出去……」
 
  「什麼?」老師又靠近我。
 
  「出去……」這次我加重了音量。
 
  老師更拉近我們的距離,又問了一次。
 
  「出去、出去、出去──」
 
  我激動的指著大門口,身體忍不住顫抖,不禁大聲地對老師嘶吼了起來。我不想再控制自己,情緒到達了頂點,如此明顯,老師應該就會知難而退了吧?
 
  老師神色複雜,我看不出她臉上變化的面目代表了什麼,我也不想了解。
 
  她說,她等我冷靜下來,至少在我母親下班回家後才會再來打擾。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這種感覺令我惶惶不安。
 
 
  這時候,父親和母親一同回家。他們打開門,老師便迎了上去。
 
  我默默的回房間,縮在房門後面。
 
  他們三人的談話我聽一清二楚。父親被母親從警察局保了回來,似乎又是喝酒鬧事惹的。
 
  父親和老師爭執,他覺得家裡的事情不用別人處理,他就是所謂「家醜不必外揚」的心態。
 
  在老師的觀念裡,父母的和諧直接影響了整個家的和諧,她極盡所能的解釋她的好意,努力堅持勸說父親,應該抽出時間陪我等等之類的話。
 
  母親在父親旁邊緊繃著身體,她懂他的,如果老師再繼續說下去恐怕會有意外。
 
  如同母親的預料,父親果然有毆打老師的衝動,他不爽的握拳向老師擊去,一點都不遲疑。就在這個當下兩個女人大聲的阻止他的動作,衝在前頭的彷彿還是母親。
 
  我催眠自己、告訴自己:這是一場鬧劇,很快就會落幕的。
 
  是的、是的……很會就會結束。
 
  聽著母親求老師先離開,父親在後面大聲喧嘩,對老師叫囂不迭。爾後,「轟」的一道關門聲響起,後面就是一個又一個刺耳的音符,使我飽受魔音的侵襲,身體和心靈深深的受創……
 
  「是妳!一定是妳!」
 
  「啊!」
 
  「怎麼?敢做不敢說嗎?啊?」
 
  「唔、啊……」
 
  ……
 
  不知道過了多久,但對我來說卻過了一個世紀般,音符再一次的變換了,是我聽錯了嗎?外面傳來了救護車和警車的聲音。
 
  悄悄地從房間走出去,眼前警察壓制住父親,救護人員小心翼翼的將母親送上擔架,游神間,一位穿著警察制服的男人已經佇立在我前面,用粗糙的大拇指抹掉我的眼淚。
 
  這或許也是夢吧?
 
  在夢裡那片玫瑰花已經枯死,金色的籠子亦瓦解,我這個小小蝸牛還能找到堅固的殼嗎?是不是能看得到外面廣闊的天空?我能嗎?

(完)

呼~~寫完了~~
最新的短篇大功告成,破了兩千字喵喵~我本來打算一千五百字就差不多了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9860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轉瞬為風
爛父親(?

04-25 01:47

慵懶螞蟻
呃...是啊...家暴問題咩04-25 01:55
夏日型賽拉
路過噴gp~

04-25 13:44

慵懶螞蟻
THX[e16]04-25 13:44
Black薩
100GP發射~
很不錯的文章...很討厭這種爸爸呢...

04-26 18:57

慵懶螞蟻
是啊!太壞了
04-26 20:25
蜜蜂(蜂走)
"移"情作用((錯字

"這可能是引起老師的注意">>這句不太順...要不要改一下?

感覺還不錯~~~:")

04-29 20:49

慵懶螞蟻
XDD感謝04-29 22:39
夜の翼
好現實面的短篇...好文章!!

04-30 17:22

慵懶螞蟻
謝謝^^04-30 17: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ant02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祕封6... 後一篇:午夜奇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eterorz大家
希望大家可以來追隨我0.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