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四季の櫻 16 (完)

作者:ジェン。珍│2013-04-06 13:20:24│贊助:6│人氣:476
*閱讀前聲明。
     

*《四季の桜》為《庫洛魔法使》衍生二創,基本上為知世中心,CP為知世X櫻,內含GL,若無法接受請左轉離開。預計於4/14@魔法少女ONLY販售。
            

*本篇將以四季為分界點,時間從漫畫的國小開始,直到成年後的架空設定。
 慎:知世黑化可能,OOC可能。

*本篇為清水文,未來至多R15。      
      

*此純為個人喜好創作,若轉文請告知作者,附上作者名稱、聯絡資訊且維持原文不修改轉載。      
      

*用字遣詞皆為個人特殊習慣,文辭不當或是不合胃口也請上一頁離開,感謝。



      






















冬,之四


  當櫻與知世兩人都腫著眼睛下樓時,挽起袖子在樓下幫忙打包的伊藤跟小狼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緊張得差點沒有將兩人的太太全身上下檢查過一遍,只為確認兩個人都平安沒事。眼見窗外天色暗了下來,家中又不適合開伙招待客人,小狼於是提議出門至鄰近餐廳用餐。


  結束用餐後,兩對夫婦分開之前,櫻拉著知世到一旁又說了些女孩子之間的悄悄話,兩人緊緊相擁,彷彿這輩子將永遠分離一般。看見此情此景的伊藤忍不住開口問了小狼:「她們一直都是這樣的嗎?我是說……」


  「嗯。」小狼但笑不語,但伊藤能看見他眼底盡是望著櫻的溫柔,好像櫻與知世在他人眼中過從甚密的往來對櫻與他來說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知世一直都非常照顧櫻,櫻也很依賴知世。她們從小就一起長大,這次要分離這麼久,她們應該都不好受吧!」語畢小狼露出滿懷歉意的笑容,這讓伊藤更感困惑。


  「但也不是一輩子都見不到面了,現在通訊這麼發達,不是嗎?」面對伊藤的問句,小狼揚起一抹跟他說不通的笑容,讓伊藤不由升起微微怒火。伊藤有種被三個人隔絕在外的感覺,好像面前的人都藏有一個共同的秘密,而他是唯一一個不知情的可憐傢伙,但察覺的伊藤不滿的小狼只是拍拍他的肩膀,留下一句意味深長的「女人之間的感情,跟男人的全然不同」,便走至櫻的身邊,提醒她時間已晚,該早些回家休息。



  回程路上伊藤與知世幾乎沒有交談,兩人返回房間後先後入浴梳洗,當知世抱起一本設計書坐上床正準備翻閱時,經歷過一天思緒煎熬的伊藤終於耐不住性子打破靜默,「知世,妳跟櫻之間……」


  沒有料到伊藤開口提的竟然會是這個話題,知世有些驚訝將手中的書本放下,視線與欲言又止的先生對上,但絲毫沒有啟齒接下去的打算。伊藤未說出的話在嘴巴裡面滾了好幾圈,他想過較為溫和的問法或直述句,但無論怎樣,他總有預感話衝出口便像是充滿怨懟的質問。他定定看著眼前留有波浪大捲、長及腰,甫出浴仍因蒸氣泛紅的臉龐襯上那對水靈大眼的知世,突然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他懊惱揉亂自己的短髮,重嘆一口氣,極為挫敗決定放棄所有念頭,他將知世軟嫩的柔荑輕輕捏在手中,再怎麼深究過往的事情都是徒然,但現在擁有知世的人,肯定是他,往後也將是他與她繼續走下去。


  秉著成事不說的信念,伊藤撐起半躺的身子,唇側貼近知世頸與下顎的交界處輕聲道:「知世,我愛妳。」


  「啪!」知世手中的書重重摔落地上,她突地僵硬的身軀說明比起夫妻之間的甜蜜,這句話給她的是更大的負面衝擊。起初伊藤不明白知世的反應何以如此,但再回想今日的所有細微末節,他終於踏出最後一步,毅然決然將真相的布幕掀起。


  「不過,妳並不愛我吧?」一抹自嘲的微笑染上伊藤勉強勾起的嘴角,「或是說,比起櫻的話……」知世倏地轉過頭,她面色刷白,被伊藤握住的手止不住輕顫起來。原意並非逼迫她的伊藤也不願以這種方式揭開長久以來隱藏在暗處的事實,然而種種跡象卻讓他不得不正視,知世一直以來所看著的人,並非自己這件事情。而又或許他隱約之間早有預感,只是此刻才證實他的直覺無誤。


  知世低下頭,她耳邊突然響起母親在她決定相親時說出的那句「妳真的考慮清楚了?」,當時的她或許答得過於自信,慌了手腳的她此刻腦中一片空白,突然一個想法竄入她的腦中『當年媽媽是不是也曾面臨這樣的困境?』與自己相比,母親是位更加喜怒形於色的直率女子,她對撫子的情感應該更為直截,就算結婚、分離,也不會因此就停止喜歡一個人,難道是因為這樣,父親才從來不曾出現在她的生命中嗎?母親才會每每提起父親,都會漾起極為複雜的神情嗎?


  「對不起……」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知世像個犯錯的孩子低下頭,任著長長的黑髮掩去她蒼白的臉龐,她曾經的自以為是此刻成為鞭笞良心的痛,事實上她並非對伊藤全然沒有情感,只是那萬萬不敵她對櫻的情感。一滴、兩滴、成串的淚水自知世眼眶滑落,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原以為伊藤會就此抽手,或是憤而離開房間,沒想到伊藤竟輕柔到像怕碰碎了精緻的玻璃娃娃般,將她擁入懷中。伊藤思考了良久,千百種他與知世之間的可能性在他腦中飛過,他盯著與知世成對的左手無名指戒指,再低下頭凝視懷中梨花帶淚的女子,分明是自己的娶過門的太太,此刻看來竟如此陌生,但又有種詭譎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他終於第一次真真正正的貼近知世的真實情感,沒有隔層紗、沒有隔著所謂的禮教與知世那抹相敬如賓的微笑。


  下定決心的伊藤,將埋藏心中的話慢慢說出口。這是第一次,眼前的男人深深撼動知世的心,伊藤以再堅定不過的語氣,告訴她他不會離開她。「我明白妳對她的情感,妳也明白我對妳的情感。世間上有各種不同形式的愛情,這,就是我對妳的愛情。」伊藤的左手執起知世的手,淚眼模糊之間,她看見兩人的婚戒在日光燈照射下閃閃發亮。事實上,伊藤沒有說出口的是,既然知世與櫻之間再無其他可能,他天真認為這般幼時的情感,終將不敵現實與時間的考驗,那麼就讓知世再迷惘一陣子又何妨?


  那日晚上,伊藤與知世之間的婚姻危機似乎就如此平安落幕。關掉房中的電燈,伊藤以再溫柔不過的方式擁抱了知世,最後如克服所有困難、揮舞勝利旗幟的勇士在知世唇上烙下一吻便心滿意足睡去,窗外灑下的月光將床上兩人交疊的影子拉得老長,棲身伊藤懷中的知世眼睜睜盯著地毯上的黑影,突然後頭飄下點點黑影,『啊,下雪了。』雪無聲安靜落下,知世閉上眼,她多麼希望這場雪能夠掩蓋所有事物,包括身處陰影中的她與伊藤。

     ※     ※     ※     ※     ※


  「知世,妳過得好嗎?我現在……」知世敲擊滑鼠,打開電子信箱中的新信件,櫻果然如她承諾的,每天都寫一封關於自己在香港生活的信件,時光荏苒,遙想去年的此刻櫻還寫著關於害喜的各種大小事,眨眼間現在隨信附上的照片除了她與小狼之外,還多了個可愛的女娃。


  知世不住揚起愉快的微笑,指尖輕撫過螢幕,假想櫻的女兒那圓滾滾雙頰的觸感,『肯定跟櫻很像吧?』櫻的女兒雖然眉間洋溢類似父親的英氣,水汪汪的大眼卻承襲母親的聰慧,笑起來的模樣簡直與櫻如出一轍。知世雖未能參與櫻的幼年,現在卻有種看著活靈活現、童年的櫻的錯覺。


  知世撫著輕微隆起的腹部,在櫻離開日本接近一週年的現在,她也懷有身孕了。前幾日伊藤陪著她去做產檢,當醫生親口告訴她懷的是個男嬰時,她並沒有太大的反應,伊藤還玩笑說她必定想要生個女孩,知世卻只回以他一個曖昧不明的微笑。


     ※     ※     ※     ※     ※


  伊藤曾經提出希望一窺她自幼成長的房間,卻被她以溫和而堅決的方式拒絕,那是她所擁有的最後一份,完全只屬於她,而誰也奪不走的,關於櫻的一切。曾經知世也以為她會想要個女孩,但等到她真的懷上孩子,踏入自己的房間,一一拿出過去為櫻量身打造,及替櫻收藏起、從十歲至結婚前的所有衣服及飾品,她突然頓悟,這些衣物與回憶,都只能屬於她,她不會也不願意將這間房間傳承給她的孩子。


  過往她繼承母親的情感,自她手中接過無疾而終戀情的接力棒,隨之開啟她與櫻之間的閨中密友之情,然而在那一刻她才恍然大悟,她與母親終究不同。母親所擁有的,只是撫子的一部份,但她擁有的,是櫻大半的人生。櫻的影帶、櫻的照片、櫻送給她的禮物、卡片、櫻的衣物、櫻的一顰一笑、櫻離開日本前的所有喜怒哀樂及最小的秘密,都收納在這間房間中。知世走近化妝台,小心翼翼捧起老舊的盒子,輕輕插入鑰匙後開啟,再拿出裡頭的兔子橡皮擦端詳許久。


  這間房間,就是這個老舊的盒子。她將櫻的所有過去裝入更大的袋子中,為回憶按下停止鍵,她所擁有的這些,都是無人可取代也無人能搶走,這全然屬於她,她收起手掌心,彷彿她捧的是世界上最珍貴的鑽石--是的,小狼不知道、伊藤不知道、櫻的女兒不知道,而她腹中的孩子也將永遠不會知道也永遠不會有機會如她這般貼近、了解櫻的過去。『因為,我一直都看著櫻啊!』


     ※     ※     ※     ※     ※


  自從得到那個結論後,知世又回復每日下班前往公園探看櫻花樹的習慣。伊藤見狀也沒多說什麼,在他的心中,「櫻」不過是一個只存在於過去的威脅。對於伊藤的心思,知世自然知曉卻也不願意說破。這一天意外提早結束工作,雖然外頭的人行道上仍積著厚厚的雪,知世仍抵不住想看一眼櫻花樹的慾望。


  空無一人的公園顯得格外冷清,一整排的櫻花樹上掛滿白色的凝雪,但隨冬季尾聲來臨,埋藏在冰雪之下的生命已蠢蠢欲動,一如知世內心一度湮滅的希望悄然在她心底升起一簇只有她知道的火光。知世摘下手套,拍拍她總是坐著下方等待伊藤的櫻花樹,突然不顧一切張開雙手環抱住櫻花樹,彷彿懷中抱著的是她一直以來思戀的櫻。知世笑得溫柔,鬆開手後再輕鬆不過坐在櫻花樹下,倚著粗壯的樹木,不知怎地竟然打起盹來。


     ※     ※     ※     ※     ※


  「媽媽!媽媽!」一個神似小了好幾號的伊藤的小男孩快步朝她跑來,途中還不小心被自己的腳絆倒,正好跌入躺著的她懷中。男孩趴在她的身上,小小手掌撐著雙頰,暖春怒放的櫻花花瓣如雨般飄落,身處櫻花海中的她根本捨不得張開眼睛,任男孩在她身上滾動。


  「媽媽,妳真的很喜歡櫻花耶!」男孩圓滾滾的眼珠子咕嘟轉著,他怎麼也想不透媽媽為什麼每年都堅持要出來賞櫻,「我要回去遊樂場跟爸爸玩了!」坐不住的男孩一彈而起,手指公園另一端,講完就一溜煙跑走,她則輕輕哼了一聲。


  被落下的櫻花花瓣簇擁的她,揚起心滿意足的微笑,『好像被櫻抱著一樣……』突然一陣微風吹來,本來預期又要淋得滿身粉嫩的她,在發現熟悉的觸感遲遲沒有出現之下睜開了眼,而映入眼簾的,竟然是她朝思暮想、連作夢都能細細描繪出的那張臉龐。襯著後頭盛開的櫻花樹,櫻的笑容比起以往更加耀眼動人,甚至她眼尾因光陰沖刷而生出的細紋,都令人激動不已。她向上伸出手捧起那個臉蛋,「歡迎回來,櫻。」


     ※     ※     ※     ※     ※


  「欸!欸!妳沒事吧?」知世緩緩撐開眼,映入她眼簾的是萬分焦急的伊藤的臉蛋,他用力搖著她的肩膀,又急又氣咒了一長串,想對她發脾氣,卻又更加擔心她的狀況,「妳在搞什麼?這麼冷的天氣還出來這裡,萬一妳跟孩子出事了怎麼辦?」伊藤脫下身上的外套覆上她冰冷的身軀,再將知世一把打橫抱起,他將知世緊緊抱在懷中,深怕她再度失溫暈過去似的。


  知世的如寒冰的掌覆上伊藤的頰側,她揚起僵硬的微笑,輕聲說了句,「對不起。」伊藤的怒氣瞬間雲消霧散,他低下額頭緊緊依著知世,悶聲說道:「下次別再這樣了,我真的很擔心妳。」知世有點無奈看著眼前全心愛著她與她腹中孩子的伊藤,撫慰幼童般順了順伊藤的頭髮,對著他溫柔一笑,「回家吧?」


  臨走前,縮在伊藤懷中的知世偷偷回頭看了一眼,或許只是她的錯覺,但她似乎看見了抖掉冰雪的櫻花樹稍,一朵幼小到幾乎看不見的嫩綠朝她眨眼。『櫻,很快,春天就要來了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9635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庫洛魔法使|二創|百合|GL|大道寺知世|木之本櫻|清水|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千晴
總算看完了
大概也就是這樣的結局吧?作為原作的延續,這是必然也是適合的走向
不過以現實的立場還是忍不住嗟嘆,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好女孩的!何必蹧蹋伊藤先生

04-24 17:30

ジェン。珍
天哪!感謝妳認真看完了XD
也謝謝覺得原作的延續上這樣OK
至於現實的話,伊藤我沒做太多的琢磨,但有埋下小小伏筆
他始終沒能真的了解知世所謂的情感有多深,一如他也不懂小狼、櫻跟知世之間深厚的牽絆
可能可以嘗試理解,但這邊被知世切斷了,他也就理所當然放棄
對我來說,伊藤有點可憐,也有點可恨,他將知世看作迷途羔羊,認為現實總會擊敗她的愛苗,卻沒發現有時候一個人的執著是很恐怖的......
還有很多心裡面的想法,真希望以後可以好好寫出來XD04-25 09: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tako905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四季の櫻 15... 後一篇:Letter from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KTarta大家
歡迎來小屋閱讀異世界輕小說作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