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刀劍神域同人小說-厄運之盾10

作者:九條寺サイ│2013-04-04 09:10:26│贊助:2│人氣:176

還好已經加入了KOB。

我內心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用公會訊息傳了一段文字。

「我將盾牌交給銀騎士,結果盾牌被拿走了,請問團長大人後續該如何是好?」

接著我默默的站在銀騎士身後,等待希茲克利夫的回應。

剛才完全沒有跳出任務,什麼都沒有發生,我從第一層用到現在的盾牌就這樣被拿走了。

雖然我現在一副平靜的模樣,但是我的內心已經是有如驚濤駭浪般的動盪不安了,這可不是
鬧著玩的!

接著跳出了一個訊息。

「問妳自己。」

......

什麼叫作問我自己?

團長大人,你自己把任務解掉了,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後面怎麼作啊?

正當我這麼想,要再度發問的時候,訊息又跳了出來。

「仔細想想對妳來說盾牌的意義是什麼。P.S:別再浪費我的打字時間。」

太好了,這就是團長大人給我的精美解答,趕快趁這個時候把盾牌的問題給解決吧──怎麼可能啊!根本不知道他在寫什麼,去你的希茲克利夫!

我氣的一腳踹向一旁的牆壁上,衝擊力大到牆壁發出了紫色"不死"的系統光芒,接著銀騎士被我的動作給打擾,轉了過來。

「這位冒險者小姐,請妳沒事的話就離開吧。」

「先把盾牌還給我再說。」

「我不懂妳的意思。」

「剛剛妳拿走的那個盾牌,還給我啊!」

「我不懂妳的意思。」

「妳十分鐘前收走的那個血騎士塔盾,妳說那個叫作紅什麼牆壁的東西!還給我啊!」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

我氣的一把抓住銀騎士的肩膀,接著一道閃光跟強烈的衝擊力,我被彈飛出去,直接撞上我
身後的牆壁。

任意觸碰或抓住NPC,就會被系統的效果給擊飛,雖然我明明知道...

可是這也太扯了,剛剛才交給她的盾牌,居然怎麼說都沒辦法溝通。

我坐在銀騎士的屋子內,默默的看著她轉回去,看著牆壁上的大地圖,然後三不五時的有幾個NPC騎士走進來向她報告些什麼。

只能坐在這邊觀察這個NPC了,說不定可以知道她後續會作什麼。

結果就這麼的坐到了傍晚,她的動作除了看著牆壁上的大地圖之外,還有就是聽取NPC騎士的報告,另外就是坐下來寫東西,然後會有NPC送食物進來給她"吃"。

我在等,她也在等,我不知道她在等待什麼,大概是在等人向她接任務之類的,但是她的頭上完全沒有問號,我完全無法進一步去詢問。

雖然中途我有試著問她說「妳有什麼困擾嗎?有什麼可以幫妳的嗎?」但是得到的答案都是「沒有,謝謝。」

我正在苦思著,突然她轉過頭來看著我,然後開口。

「冒險者小姐,已經是晚上了,麻煩請妳離開。」

我被趕出來了。



我在附近的旅店訂了一個房間,旅店的老闆說他原本也是個騎士,直到膝蓋中了一箭之類,
總之因為他腳傷的關係,他已經不能再站上前線當騎士了,所以我們這些玩家,就是被他們
稱做冒險者的人在這邊才有地方住之類的。

這個NPC老闆說的也是事實,照理來說只要付點錢給NPC,就可以借用他們的房子,但是這個
村子裡面的NPC都是騎士,他們根本就不願意借給玩家...

「老闆,請問一下。」

現在就先隨便問問好了,有的NPC會把相關任務事件給說出來,好讓玩家可以進一步的了解
任務的解決方法。

「怎麼,冒險者,對房間不滿意嗎?」

「那個,有關於銀騎士的事情,可以說一下嗎?」

「銀騎士大人哪?她是本村最強的騎士,因此被神聖騎士大人給封了"白銀"之名哪。」

「神聖騎士?」

「神聖騎士大人在遙遠的紅色城堡中,只有在銀騎士要換人的時候才會出現哪,通常是銀騎士麾下的三騎士中選一個成為新任的銀騎士哪...如果紅騎士大人沒有被殺掉的話哪,下一任的
銀騎士應該就會是他了吧?」

對了,當我把盾牌拿給那個銀騎士看的時候,她也說出了"紅騎士"這個名稱。

「紅騎士是什麼?」

「紅騎士就是銀騎士麾下的三騎士之一哪,由銀騎士認可為三騎士之一的紅騎士,會得到證明紅騎士身分的盾牌"赤紅之牆"哪。」

所以說,我拿來用的血騎士塔盾,就是紅騎士的身分代表盾牌?那麼,銀騎士因為我把盾牌
還給她,所以就把盾牌收回了?

這不就代表我拿不回我的盾牌了嗎?

開什麼玩笑,盾牌對我而言可是無法取代的另一半啊!

「有沒有什麼辦法拿到那個盾牌?」

「啊?冒險者小姐,妳想要那個盾牌?」旅店老闆看著我,然後搖搖頭。「不可能哪,只有
紅騎士才可以取得那個盾牌哪,冒險者小姐,就憑妳是辦不到的哪。」

聽完旅店老闆所說的話之後,我了解了盾牌想拿回來的機率已經是零了。

我走進房間,關上門之後,便無力的坐在地上。

旅店老闆說的話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只有紅騎士才能夠取得那個盾牌,也就是說那個盾牌是屬於紅騎士的。

...等等。

只有紅騎士才可以拿那個盾牌嗎?

那麼,也許明天我應該去試看看。



隔天,我再度前往銀騎士的屋子。

這次我直接走到桌前,她正好是坐在那邊寫著東西的狀態。

「銀騎士大人,請問一下。」

銀騎士抬起頭看著我,然後開口「妳好,冒險者,打算在這個地方理解騎士之道嗎?」

跟昨天一樣的話,跟昨天一樣的反應。

如果我接下來說出口的話,她只要回答「我不清楚」或是「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的話,我
就無計可施了。

「銀騎士大人,我想要成為您麾下的紅騎士。」

銀騎士聽完這句話之後,站了起來。

然後頭上出現了問號。

「這位冒險者,妳想要成為紅騎士,就必須經過騎士之道的磨練。然而,妳現在連騎士的資格都沒有,所以請妳先進行騎士訓練,可以嗎?」

接著我的系統畫面出現了一個新的任務。

"騎士之道。"

「冒險者啊,請妳先前往西邊的教堂尋找克里夫蘭騎士,他是騎士學的導師,請妳先通過他
給予的考驗,並得到騎士的資格之後,再回來找我吧。」

成功了。

只剩下六天,我必須在期限之前完成這些任務,並且取回那個陪伴我半年的盾牌。

*

剛見到那個NPC的時候我差點笑出來。

褐色的皮膚,身高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大光頭,讓我想起那個說自己以後要開店的巨斧使
艾基爾。

名叫克里夫蘭的NPC看到我之後,從祈禱台上走了下來,然後來到我面前。

「妳就是打算加入騎士之道的冒險者吧?我叫作克里夫蘭,是騎士學的導師,妳也可以叫我
騎士長。」

「騎士長你好,請問我該如何進行任務...不,請問我該如何進行考驗呢?」

「首先當然是學習騎士道,這邊我們會給妳進行考試──」克里夫蘭拿出了一張羊皮紙,然後
繼續說下去「總之呢,妳必須先在教堂圖書館閱讀騎士道的準則,覺得自己可以了就過來
找我,我會把這張紙拿給妳,而妳要在三十分鐘內把這些題目給答完,而及格是五十分。」

及格是五十分?這簡單的很,只要有一半對就可以過關了嘛!

0然後那個騎士長慢慢的說完最後一段話。

「而滿分是五十分,請加油。」

...及格是五十分,滿分是五十分?

那不就表示我要考滿分嗎?

我強忍著攻擊NPC的想法,默默的走進去教堂圖書館。

教堂圖書館並不大,櫃子也不多,不過書倒是不少。我向裡面正在閱讀的NPC詢問騎士道方面的書的位置之後,就走了過去,從那堆書中挑出了我要的東西。

然後利用系統的攝影畫面功能直接把書裡面"覺得"應該會是問題的幾篇文章給拍了下來。

叫我背書,神經病!

我慢條斯理的放下書,然後慢條斯理的走出去,然後慢條斯理的找騎士長說我要考試,接著
接過羊皮紙作在一旁的椅子上,一邊看題目一邊把畫面調出來找答案。

然後我把答案用他給我的羽毛筆寫出來,接著把羊皮紙交給騎士長。

「很好,很好,完全就像書裡面所說的一樣,一字不差。」騎士長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我畫面中的任務提示就更新了。

「既然妳已經熟記騎士之道,那麼接著就到外圍的森林裡面找卡雷騎士吧,他會教導妳騎士
戰鬥的基本觀念...記得帶盾牌去。」

「呃,盾牌要去哪裡買?」

「妳沒有盾牌嗎?」那騎士長皺起眉頭,然後從一旁的展示架上拿起一個很普通的銀白色
盾牌。

「這個就先借給妳,麻煩測驗完畢還給我。」

系統視窗通知我取得了"騎士訓練盾牌",我反射性的看了一下數值,發現這個盾牌已經比原本的血騎士塔盾好了,只不過它上面寫著"任務限定"。

老實說都已經二十幾層了,血騎士塔盾的能力值早就已經比不上職人可以作出來的裝備了,
但是我不知怎麼的就是沒有打算換掉盾牌,也因此才會變成現在這樣子。

我嘆了口氣,準備前往村子外圍的時候,看到了熟悉的人影。

一個披著斗篷把自己身體幾乎完全遮住的人應該不至於讓我如此眼熟,但是這個傢伙矮的
要命,動作又鬼鬼祟祟的。

「阿爾戈。」

斗篷的人影聽到了這個聲音,起了反應,然後慢慢的轉過頭看著我。

「盾牌女...妳好啊?」

「是啊,我很好,臭老鼠。」

「喂喂喂,妳這傢伙真沒禮貌!」

「什麼?是妳先叫我盾牌女的吧?」

我別過頭去,不想多管她。

「喂,妳是來作任務的嗎?」

「不然我像是來度假的嗎?」

「妳的盾牌哪裡去了?」

「...被NPC拿走了,我現在就是在解這個後續的任務。」

「這個任務我沒有聽說過喔。」

「咦?」我轉頭看著她,臉上有著像是鬍鬚紋路的神秘少女,老鼠阿爾戈,人稱死要錢情報商,只要花錢連自己的情報都敢賣的傢伙。

她剛剛是不是說她沒聽說過我現在要跑的任務?

「妳是說妳不知道騎士之道的任務?」

「不是喔,那個任務我知道啊。」老鼠抿了抿嘴唇,然後古怪的看著我。

「妳的任務,我不知道。」

我看著阿爾戈,然後她舉起一根手指頭,再度開口。

「關於那個紅色盾牌的任務啊──我有去詢問過,這個任務就連封閉測試的傢伙們都不知道喔,如果不是妳有解過那個任務,根本沒人知道啊。」

老鼠用著"這個SAO居然還有她不知道的事情,太誇張了"的表情說著。

「還有啊,除了妳之外,聽說了這個盾牌的消息的人也有去跑過那個任務,可是一個人解的傢伙的名字都已經被畫線了,幾乎都是組隊去解的喔。但是能夠拿盾牌的人就只有一個啊,而且組隊解完之後,其他跟那個人組隊的玩家都不能再解這個任務了呢。」

也就是一個人解難度很高,一群人解卻只有一個人可以拿盾牌嗎?我似乎可以理解為什麼幾乎沒有人拿跟我一樣盾牌的原因了。

「另外啊,就是妳剛剛跟我說的了,根本沒有人帶著妳那個破盾牌撐到第二十五層的,幾乎都已經在前面幾層就換掉了啊。」

妳不用刻意提醒我的愛盾是破盾牌!

「所以我想應該不會有人知道這個盾牌會有後續任務吧?妳沒有跟我說我也不知道啊。」

可是希茲克利夫他...

為什麼他會知道?

連老鼠都不知道的任務,他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也許是他也跟我一樣用那個十字盾用了很久,所以運氣好觸發了吧?

或者是因為他對"騎士"起了反應,所以跑過來朝聖之類的,讓自己像個騎士之類的...算了,別管他了。

「那也許妳說的對,阿爾戈,可能要帶著這個盾牌去找NPC,才能夠觸發他的後續任務吧。」

「應該是的,因為我之前就去問過了,可是她除了要我去跑騎士任務之外,沒有妳說的那種
情況。算妳運氣好吧?」

是啊,到底是運氣好盾牌用到現在還是運氣不好所以第一層的盾牌用了二十五層,我現在已經不知道了啊。

「話說回來,妳為什麼又跑下來了?妳不是都在最前線收集情報嗎?現在最前線是二十六層耶。」

「問的好,盾牌女。」

妳是死都不願意叫我名字嗎?

「我當然是來收集一些特殊情報的嘛,比如說接下來有什麼節日啊,可能會在哪邊出現什麼頭目啊...之類的,多說要收錢了,要繼續聽嗎?」

「不需要。話說妳從我這邊知道了紅色盾牌的後續任務,是不是應該付我錢買下這份情報啊?」

「啊?妳在說什麼啊盾牌女,我可沒有說要妳的情報,是妳自己說出來的喔。」

老鼠對我竊笑著,然後揮揮手向我道別。

死老鼠!缺德情報商!死矮子!貧乳女!





我走到村外的森林,沒多久就看到了一個拿劍在揮舞的青髮男子,我確認他是NPC之後,便
走了過去。

「那個,打擾了,我是來接受騎士之道的後續考驗的。」

青髮的NPC停下動作,然後看著我。

「妳就是克里夫蘭說是值得期待的新人的那個冒險者嗎?不過我這裡可沒那麼好混!」NPC
舉著劍指著我,然後繼續說著。

「我是卡雷騎士,我提醒妳,在裡面的那個黑光頭只不過是個會死讀書的廢物,他打不贏我就只會靠他媽的高智商當那個廢物騎士長。」

...好棒,這個NPC滿嘴髒字,一點都不像NPC。

「啊,也別讓他知道我說過這樣的話,不然發生衝突的話,我會讓他殘廢,事情就不好玩了。」

青髮的NPC臉上寫著"我絕對會讓他殘廢"的表情,然後放下手中的劍。

「什麼騎士之道的東西麻煩妳忘記,我現在要妳去外圍把那幾個不肯拿盾牌的垃圾給撂倒──」卡雷騎士指著村子外圍的廣場,有幾個NPC的確沒有拿著盾...但是那幾個不都是劍技很強的嗎?

「妳把他們給撂倒,我就算妳通過考驗,妳就可以滾回去找那個死讀書垃圾廢物黑光頭了。」

「我知道了。」

好吧,至少我現在手上有盾了,應該沒甚麼問題才是。

我走到村外圍的廣場,然後跟其中一名NPC對話。

「那個,我接受卡雷騎士的指令,要來打敗你。」

NPC看著我,然後看著我背上的盾牌。

「我才不要用盾牌,告訴那個青髮的傢伙,我絕對不會用盾牌的!」

然後說了這麼一段話之後,舉起劍瞪著我。

接著他頭上的彩色指標變成了怪物的可攻擊狀態。

他舉起劍,直接衝了過來,我反射性的舉盾,檔住了他的攻擊。

真快...我還沒準備好要對付他呢,不過要是有什麼萬一,我也是可以直接逃進村子裡面的安全區啦...

手上的盾牌感覺比血騎士塔盾還輕,不過防禦力卻比它高,大概是為了不擅長使用盾牌的玩家設定的吧?但這也代表這個盾牌能夠作出比我原本那個盾牌還要輕鬆攻擊方式了。

我再度舉盾,然後看著他舉起手,對我直直的砍了過來。

自從跟希茲克利夫打完之後,我就沒有再戰鬥了,第一次穿著這套裝備戰鬥的感覺就是...輕。

裝備防禦力比我之前的還高,但是裝備本身的負重卻意外的低,加上裝備本身的增加跑速效果,我很輕鬆的就躲過了那名NPC的攻擊。

NPC惡狠狠的瞪著我,然後手中的劍發出了藍色的光芒。

這個起手動作...是垂直四方斬!

我舉起盾,然後回想起某個人的動作,接著輕輕的把右手的槌子擺在身後,槌子發出了技能的紅光,而盾牌則是輕鬆的舉著。

接著第一劍揮了過來,我一邊回想那個傢伙的動作,一邊輕輕的只用盾牌的面檔住劍勢,並且微微的轉了一下盾牌的方向。

NPC完全失去平衡,垂直四方斬的動作完全的失去了後續的態勢,技能也被中斷了。

這個格檔的動作看起來簡單,可是光是要忍耐自己硬是舉盾的動作就要一點時間去作反應。

不過一旦成功,對手的動作會完全的被架開,而且也會破綻百出。

然後我手中的槌子直接從他背部敲了過去。

NPC的生命值一口氣的掉到了黃色區域。

武器的傷害好高!我正在訝異著這把槌子的攻擊力的時候,NPC立刻發出了投降的宣告,然後低著頭跪在我面前。

不只是武器傷害的問題,加上我技能的補正以及熟練度的補正,又命中了要害才一口氣敲掉他一半的生命值的吧?

我點了點頭,看著大概還有五六個左右沒背盾牌的NPC,露出了微笑。




我回到卡雷騎士身邊,他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拿出一個徽章。

「把這東西交給克里夫蘭,妳就可以進行後續的考驗了。」

卡雷騎士一邊說著,一邊露出滿意的笑容。

「麻煩妳了,讓他殘廢。」

...我大概了解卡雷騎士在笑什麼,也大概知道後續任務要作什麼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9603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刀劍神域|SAO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ai0077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機器人大戰同人小說-永無... 後一篇:刀劍神域同人小說-厄運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