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刀劍神域同人小說-厄運之盾09

作者:九條寺サイ│2013-04-02 15:21:31│贊助:2│人氣:262
我看著我身上這身紅白相間的盔甲,不禁嘆了口氣。

這套裝備本身具有提升防禦力,提升行走速度,提升血量上限的功能,雖然不知道是哪個特約鐵匠作的,應該私底下來去關照他才是。

接著我拿起手中的槌子,上面有紅色的十字架外觀的玩意,看起來像是寶石,不過也許是什麼水晶之類的。

不過手中的盾牌還是同樣的血騎士之盾,按照裝備管理官所說的,團長大人沒有打算更換我的盾牌。

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花樣...不管是他對於攻略前線的態度,或者是他本身的實力,現在對我來說都變成了謎。

亞絲娜在一旁看著我,一臉的疲憊。

「抱歉啊,亞絲娜,給妳添麻煩了。」

「不...是我們的團長給妳添麻煩了。」

亞絲娜的臉色越來越差,不知道剛剛希茲克利夫跟她到底說了什麼。

「總之呢,今後我們就都是KOB的一員了,歡迎妳,薩米雅。」

「我才要請妳多多指教呢,副團長大人。」

「啊...私底下就...」亞絲娜嘆了口氣,皺起眉頭「那個,我對這個稱呼有點...」

她似乎對自己被人稱為副團長,或是被擁護者叫作"閃光大人","亞絲娜大人"之類的有些感冒的樣子,我不禁猜想這名美麗的少女在現實之中是不是不擅被人給拱起來之類的。

「那兩人獨處的時候,我就叫妳亞絲娜就好了吧?」

亞絲娜點了點頭,然後打算站起來──她從剛剛就一直坐在一旁的箱子上,只差沒癱在那邊昏睡過去而已。

我搖了搖頭,過去把她壓回箱子上,她一臉的疑問,仿佛是在問我"要做什麼"似的。

「我說妳啊,先坐下休息一下吧?」我慢慢的繞到她後方,然後兩手抓住她的肩膀,輕輕的對兩肩上的某個點按了下去。

「喵,喵啊!?」

「忍耐一下,雖然這是在遊戲中,不過應該還是有感覺才是。」

亞絲娜默默的發抖著,似乎在強忍著什麼,我知道這樣多少有點痛,不過等一下就會很舒服了。

我慢慢的把力量加強,亞絲娜忍不住的用雙手摀住了嘴巴,眼眶中有淚珠在打轉著。

「嗚...」亞絲娜已經忍耐不住,發出了小小聲的叫聲。

隨著我施壓的點不同,她的喘息聲也越來越重。

只見亞絲娜突然整個人放鬆起來,雖然現實之中的肉體並沒有實際的感覺,但是我現在的動作還是會傳達到大腦中,應該還是會有舒服的訊息傳達上去。

接著應該就很舒服了,因為整個肩膀的筋都被我給揉開了,我只是默默的加強力道,然後慢慢的把手指按壓的範圍給加大。

這樣的動作大概持續了五分鐘左右,亞絲娜「嗯啊」的發出了愉悅的聲音,害我莫名的臉紅起來。

這女孩搞啥,搞的好像我在做甚麼壞事似的。

不過我的手還是沒有停下來,只是按照我的步調去做按壓的動作。

又過了五分鐘,我這才把手給放開,拍了拍亞絲娜的肩膀。

亞絲娜突然像是醒過來一樣的跳了起來。

「啊...我,我剛剛。」亞絲娜的臉刷的一聲整個紅了起來,感覺好像還會冒煙似的。

我只是舉起雙手動了動手指,面帶微笑的開口「睡眠不足的情況下,按壓肩膀多少有提神的效果,或者是長時間的處於緊繃狀態下,按壓肩膀也可以放鬆心情的。」

在我還沒發生受傷事件之前,柔道社的顧問還會這樣幫我鬆開緊繃的肌肉,不過之後就...

我搖了搖頭,看著亞絲娜「現在感覺好多了吧?不知道遊戲中這樣有沒有效果...」

「有...謝、謝謝妳,薩米雅...不過妳為什麼會這個東西啊?」

「我在柔道社的時候,有個顧問老師教我的。」

亞絲娜拉了拉衣襬,然後深呼吸,接著表情就回復到攻略會議的樣子。

攻略之鬼。

「那麼,雖然很抱歉,不過明天上午麻煩妳先參與訓練組的訓練。」

「我知道了,副團長。」

我點點頭,然後準備走出房間,此時亞絲娜突然叫住我。

「對了,薩米雅,妳稍等一下好嗎?」

亞絲娜說完之後,對我微笑著,然後突然抱住我。

攻略之鬼的面具又掉下來了...

而且這次換我不知所措了,她想做什麼啊...

「有個女孩子能加入實在是...太好了。」亞絲娜趴在我的胸口閉上眼說著。

這半年來,從她加入KOB之後,她都是擺著攻略之鬼的模樣在前線戰鬥著,而這種在前線作戰的公會,幾乎不會有女性加入吧?也許她的內心已經覺得疲憊了吧,我也是啊,昨天之前我甚至已經不想參與樓層BOSS的攻略作戰了。

那麼,這時兩個在前線不顧生命危險的女性相遇了,而且成為了夥伴,這不管對我,還是對亞絲娜,都是一種喘息吧...

「亞絲娜今年是幾歲呢?」

「快要17了...」

「我比妳大一歲,妳就把我當作姐姐或媽媽般的存在好了。」我拍了拍亞絲娜的背說著,不過她搖了搖頭。

「當姊姊也許可以啦...不過我的媽媽可能沒有妳這麼有安全感...」

等等,這不是拐著彎說我胖嗎?我皺起眉頭,看著亞絲娜的臉。不過看著亞絲娜那放鬆的表情,我連生氣的心情也沒有了。

「薩米雅新入團員在嗎?」

某個人的聲音傳了過來,亞絲娜則用她那點的超高的敏捷動作從我胸口跳了開來,站到一旁。

一個長髮中分的瘦弱男子走了過來,看到亞絲娜之後,露出了莫名的奇怪表情,對她敬了個禮。

「亞絲娜大人好,您也在這裡啊?」

「有什麼事嗎?克拉帝爾。」

名叫克拉帝爾的男子看著亞絲娜的表情讓我覺得這傢伙實在不是什麼好東西。

「剛剛團長閣下命令,薩米雅新進團員即刻去找團長閣下報到。」

克拉帝爾一臉不削的看著我,喂,我好歹也是個女性,你用那種眼神看著亞絲娜,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你信不信哪天跟我組隊我在你要切換的時候放你被怪物捅死啊?

「我知道了,那麼,副團長,我先去找希茲...不,我先去找團長了。」

亞絲娜不安的看著我,然後輕輕的說了句「小心點。」

我走到亞絲娜身旁,然後在她耳邊開口。

「妳才小心點,這個男的看起來就是個變態。」

亞絲娜聽了,差點"噗"的笑出來,然後點了點頭。

「放心吧,這個遊戲有"性騷擾防治"的系統,誰敢亂來的話,手一點警告標誌,就讓他們吃不完兜著走。」

是嗎,這我倒是完全不知道,反正沒人敢騷擾我,也沒人會騷擾我...

當我差點要對天嚎哭的時候,那個叫克拉帝爾的猥瑣男子又開口了,這次變得更加不耐煩。

「薩米雅新進團員,不要讓團長閣下等待!」

「是是是,知道啦!」

我惡狠狠的瞪著他,他的眼神立刻轉到一邊去。



「團長大人啊,你找我啊?」

希茲克利夫坐在他的辦公桌...嗯,看桌上那一堆文件,說是辦公桌應該是可以的,雖然那只是一張餐桌而已。

「薩米雅小姐,妳應該知道為什麼我沒有請人更換妳的盾牌吧?」

「我不知道耶,我想你是打算讓我被詛咒的久一點吧?」

希茲克利夫本來頭一直低著在看文件,聽完我說的這句話之後,他才抬起頭來。

「不是的,因為這個盾牌有後續任務。」

這個該死的要命的盾牌任務還有後續任務?

「這個盾牌後續還有兩個任務,一個在二十五層,另一個...目前呢,算是還不清楚吧?」

「算是還不清楚是什麼意思?話說,你也解了二十五層的任務了嗎?任務的獎勵就是你那個什麼"神聖劍"的技能嗎?」

「我應該也跟妳說過了,我的盾牌是全伺服器第一個解掉任務的人才能拿的,當然,妳說的那個"神聖劍"...也會只有我一個人有。」

又來了又來了,這傢伙又在自滿了,可惡!

「那我還去解那個作什麼?」

「妳不想把詛咒去除嗎?」

我看著希茲克利夫,他還是一臉的淡然鎮定,好想再從這傢伙臉上看到那個被我盾牌撞飛之後的表情喔...

「二十五層的任務就是去除血騎士之盾的詛咒的任務...所以本來應該要讓妳立刻加入攻略組...」

「副團長大人要我先去訓練組。」

「...妳還去訓練組作什麼?妳可是要代替我成為我的盾牌的人啊。」

「團長大人,少臭美了,我還比不上你的萬分之一呢。」

希茲克利夫舉起手,制止我再度對他冷言冷語。

「總之,薩米雅小姐,雖然一加入就放妳出去亂晃不太好,不過為了今後的攻略要求,我要妳前去把二十五層的淨化盾牌任務給解掉。」

「期限是一個禮拜,妳自己去二十五層的荷里奈特城詢問吧,那邊是這個任務的起始點。」

我開始後悔在第一層跑去解那個任務,開始後悔跟這個男人有交集了。

*

我一邊咒罵著希茲克利夫,一邊走到傳送門,接著喊出目的地的名稱,便來到了荷里奈特。

這地方是二十五層中比較偏僻的地方,攻略組之前也只是經過而已,並沒有對這地方的任務專心研究過。基本上就是情報商"老鼠"會在每一層樓進行任務與一些機密的探索。

不過就算是情報商把消息放下去,也不可能會有人冒著生命危險來到剛被攻下的前線跑任務跟練等級的。

荷里奈特說是城鎮,比較像是村落,不過裡面的NPC村民...

裡面的NPC村民幾乎都是背著盾的騎士,至少這些NPC是自稱騎士啦,所以這個荷里奈特的別稱就是"騎士村"。

而且這些騎士外觀的NPC給的任務都很煩,我雖然名義上是屬於攻略組,不過我大部分都是自己晃自己的,偶爾和艾基爾組隊跑比較危險一點的任務而已。

這個村子的任務基本上不是很危險,但是都很麻煩。

因為這個村子的任務分成幾個類別。

討伐盜賊,也就是難度比較高的人型Mob。

與流浪騎士決鬥,一樣是難度比較高的人型Mob。

與NPC前往擊敗附近的反派騎士團,這個難度就高了,當初那個NPC在說明的時候,我聽到一半就放棄了。玩家必須帶領一個騎士中隊前往附近的Mob村落,面對也是自稱騎士的Mob。

而之前這個村子攻略組經過的時候,已經有跑過打反派騎士團的任務了。按照他們的說法是「真要命。」

任務獎勵是相當優渥的米索利系列的武器,但是以目前鐵匠系的玩家的實力,並不是做不出同等級的裝備。

我手上從KOB那邊拿到的這個槌子,基本上的性能跟傷害數值已經接近這個任務給予的武器了。

畢竟是攻略組的精銳組織,要是拿個爛槌子給自己的團員,團員打到一半因為武器而戰死自己也難究其責吧?

這個村子的房屋多半都是木屋,而廣場裡面都是NPC拿著武器在對木頭人進行揮劍的動作,外圍還有個廣場,那邊的NPC則是在進行決鬥。

不是隨隨便便拿著刀揮舞的戰鬥,這些NPC可都是會使用劍技的傢伙,甚至有恐怖一點的傢伙會使用直劍系的中段以上劍技。

遠方就可以看到一個手拿銀色長劍的NPC對他的對手使出了"垂直四方斬"這種玩家也才剛練出來的驚人劍技,而另一邊不甘示弱的也施放出了"水平四方斬"。

簡單來說,外圍廣場的那群狂用劍技互毆的傢伙就是玩家要去應付的"流浪騎士"。

那些騎士NPC是沒辦法進來荷里奈特村的,因為村子裡面的騎士NPC不讓他們進來,他們被稱為"不合規定者"。

我嘆了口氣,那個背著十字盾的銀髮自大臭臉魔在這邊跑完他的盾牌後續任務,然後比之前在第一層的時候相比,那傢伙告訴我的更少了。

而且只給我一個禮拜的時間,我記得我在第一層那城鎮晃了快一個月都不知道那個盾牌任務在哪...

總之我先去找村長大人好了。



村長...這個村長。

這個村長長的可不像一般外面的鎮長肥肥的,或是瘦瘦的,或者是老摳摳的。

這個騎士之村的村長當然長的像個騎士。

不過是個女騎士。

她綁著金色的短馬尾,背上背著一面銀白色的盾牌,盾牌的上面有著黃色的十字架形狀,腰帶上的武器則是一把單手用直劍,直劍還隱隱約約的發出紅色的光芒。她的盔甲也是銀白色的,而裙子則是白底黃邊。

之所以只介紹這些是因為這個NPC一直背對著我看著牆上的地圖。

「妳好。」

騎士村長聽到了我的聲音,慢慢的轉了過來。

她的眼睛是天藍色的,面容姣好,眼神充滿著自信與魄力...讓我想起我剛加入的這個KOB的副團長,閃光,亞絲娜小姐。

「妳好,冒險者,打算在這個地方理解騎士之道嗎?」

連聲音都很好聽,如果不是因為這地方是前線,我想下層應該會有一狗票的色龜玩家跑上來龜在這個NPC旁邊只為了聽她說話了。

比如說那個風林火山的會長。

「妳好,村長小姐。」

「請稱呼我為銀騎士大人,這個村子沒有所謂的村長。」騎士村長皺起眉頭回應。

「那個,銀騎士大人,我想詢問盾牌的事情。」

懶得管她NPC的自尊與我的自尊,我把背上的盾牌拿下來,擺在她眼前的桌上。

「請問有這面盾牌主人的消息嗎?」

銀騎士的眼神突然亮了起來,接著激動的摸著桌上那個,現在是屬於我的盾牌。

「這是...這是紅騎士的"赤紅之牆"!冒險者,妳是從哪裡取得這個盾牌的?」

這盾牌不是叫做"血騎士塔盾"嗎?怎麼換了個地方就改名了...

「呃,我從第一層──」

我說到一半,停了下來。

那個銀騎士呆著,露出奇怪的表情。NPC一但聽見其它不屬於遊戲該有的名詞就會進入這種狀況。

「那個,我從遙遠的維里諾小鎮的哥布林手中得到了這個盾牌。」連第一層都不能說嗎?這個NPC的反應好像比較激烈...

「維里諾...」銀騎士低下頭,然後用手臂擦了擦眼睛。

她在哭!

「感謝妳,冒險者,謝謝妳將紅騎士的遺物給檢了回來。」

銀騎士對我微笑著,然後...

從我手中把那個盾牌給拿走。

此時系統出現了"血騎士塔盾歸還"的訊息。

然後銀騎士轉過頭,繼續看著牆壁上的地圖。

...等一下。

我的盾牌被NPC回收了?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9582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刀劍神域|SAO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ai0077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刀劍神域同人小說-厄運之... 後一篇:(其實是舊圖)WOW的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fom非洲人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86619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