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刀劍神域同人小說-厄運之盾08

作者:九條寺サイ│2013-04-02 15:20:27│贊助:2│人氣:138

不知不覺的已經過了半年多,雖然第一層花了將近一個月,但是從第二層開始,攻略的速度快了很多,幾乎十幾天就能夠突破一層。以牙王為首的公會"艾恩葛朗特解放軍隊"還有"聖龍聯合",與"血盟騎士團"互相合作與較勁,不斷的擊敗各層樓的BOSS。

從第九層之後,封閉測試的玩家已經沒有優勢,因為封閉測試的攻略最高樓層就是九樓。之後因為一些原因,攻略組的核心分裂,形成了三個公會。

我與艾基爾並沒有加入任何公會,但是與被稱為黑衣劍士的桐人不同,我們仍然是與攻略組進行集體行動。

而如今,我走在第二十六層的"塔拉利斯",默默的發著呆。

剛才的悽慘狀況讓我不願意再回想。

"軍隊"在第二十五層的一個團隊因為牙王的錯誤決定,導致整個團隊幾乎崩潰,在我眼前被BOSS給殺掉的人將近三十人。

「薩米雅。」

我沒有回頭,只是自顧著的走著,我知道叫我的人是艾基爾。

前方的城鎮中心,已經被其他攻略組的人佔滿,但是"軍隊"並沒有加入慶祝的行列。

「艾基爾...我突然覺得很累了。」

二十五層的攻略戰中,我因為被派在後方進行支援,只能看著"軍隊"中認識的人一個個死去。先是拿著重型盾牌的卡拉南,然後還有許多一路與我,艾基爾等人組隊,並且默默的加入軍隊的夥伴。

此時,一身紅白相間的"KOB"公會成員壓進BOSS戰中,把已經潰敗到幾乎要滅團的軍隊給救了。

帶領著"KOB"的那個女孩,正是被人稱為"閃光"的亞絲娜,她加入"KOB"之後,很快的升上副團長的職位,在攻略上完全不輸給其他人。

而我呢,只是個背著從一樓開始就在用,到現在還在用的血騎士之盾,一路跌跌撞撞的戰鬥著的普通人而已。

雖然艾基爾說我一點也不普通。

"我可沒見過拿盾去砸人的傢伙啊"艾基爾這麼說著。

不過我知道我已經到極限了。

「艾基爾,以後的BOSS攻略戰,暫時都不要找我了。」

艾基爾似乎還想說什麼,我只是揮揮手,要他不要再跟上來。

我走進附近的旅店,要了一間房間,拖著沉重的步伐,走了進去。

然後把裝備卸下,慢慢的趴到床上去。

人家都說「從來沒看過用盾牌進行攻擊的傢伙」,但是那又怎麼樣呢?我總是被低估著,被放在隊伍的後方,除了前面三層樓之外,從第四層開始,我從來沒有去接過BOSS的攻擊過。

也不是沒人邀請我加入公會,只是我都婉拒了。

包括亞絲娜邀請我也一樣。

我一直在等那個銀灰色頭髮,背著十字盾的男子。

因為這是約定。

想當然耳,我的裝備比不上有公會的人,就算我的攻擊方法令人出乎所料,我也不會被重用。

牙王在BOSS被擊敗之後,做出了令人有些遺憾的決定。

"軍隊"將不再投入樓層攻略戰。

他有什麼想法我不知道,我只記得他邀請卡拉南的時候,卡拉南也推薦了我,不過我還沒有拒絕就被牙王打槍了。

"女人拿不好盾牌"之類的話依然在我腦海中,刺著我的敏感神經。

雖然我後來在某件事情上跟他起了衝突,在決鬥中他被我狠狠的痛毆了一番,但是我並沒有因此而感到心情愉悅。

現在牙王決定退出攻略組,人力大概只會更吃緊吧。

有個訊息出現在我眼前,我看了看,慢慢的坐起身來。

亞絲娜找我。




「那個,薩米雅...不好意思,可是我們的團長說怎麼樣也要見妳一面。」

亞絲娜不斷的向我道歉,之前我也告訴她我還沒有打算入公會,也許是她的團長在軍隊決定撤出攻略組的前線之後,想多找點人吧?

亞絲娜的臉色看起來也不是很好,一邊進行攻略作戰,一邊還要提升全團的等級,而且她自己好像還有在學習烹飪,睡覺的時間應該不多吧?

「妳才是啊,可不要累壞了,話說回來...妳的團長有參與過攻略戰嗎?」

好像沒有見過她的團長進行攻略戰,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見過血盟騎士團的團長,那個人好像完全的把事情丟給下面的人去作了。

那麼,那個人自己又在做些什麼?

「團長他還蠻忙的,所以攻略作戰就交給我負責了。」

有什麼好忙的...無法理解。

在這個無法登出的死亡遊戲中,除了攻略之外,雖然還有很多事情要作,但是身為一個公會的領導人,不帶領公會成員衝鋒陷陣,自己躲在安全的地方不知道在作什麼,這我可無法接受。

就算那個牙王再怎麼不友善,再怎麼不知變通,他好歹總是在攻略戰的前線。

雖然多半可能是為了取得LA(最後擊殺)才跑在前方的啦。

而這個血盟騎士團的團長,不但不曾出現在攻略前線,還把這種責任丟給一個女孩子...

「沒關係,亞絲娜,我見到他的時候,順便幫妳教訓他一下。」我舉起盾牌「用我的盾牌狠狠的敲醒他。」

亞絲娜只是苦笑著,然後走到了一棟巨大的洋房前。

在SAO中,玩家除了可以購買房子之外,也可以跟NPC進行租借,甚至是買下NPC的商店,就像我在第一層差點就買了那個旅店老闆的店一樣。

上面掛著"KOB"的旗幟,並且在房子前面有個牌子寫著「血盟騎士團臨時作戰本部」。

「這棟房子租金多少?」

「我們的會計大善先生說一個禮拜大約是三萬珂爾吧...」

三萬珂爾!我存到現在身上也才八萬多一點而已耶!

當我在想著我的總財產只能租他兩個禮拜而已的時候,亞絲娜已經把我帶到了一個比較大的門前面了。

「團長,您要我帶薩米雅小姐過來,我已經把人帶到了。」

「進來吧。」

一個有點耳熟的聲音傳了出來,亞絲娜輕輕的打開房門,示意我跟進去。

「團長,我需要出去嗎?」

「不用。」

我看著眼前背光的人的背影,他穿著紅色的袍子,雙手背在身後,背對著我們。

「薩米雅小姐。」

「有話請直說,團長大人。」

「盾牌還用的習慣嗎?沒有打算換個比較好的盾牌嗎?」

這人突然說些什麼啊。

「我很滿意目前的盾牌,也還沒有更換的打算。」

我猜他大概是想以換裝備為條件,想要拉我加入吧,我只是用委婉的方式拒絕掉而已。

「倒是你啊,從不參與攻略作戰,你這個人到底是怎麼樣啊?」

亞絲娜驚慌的看著我,大概沒有想到我真的把話說出來了吧,不過老娘現在就是心情不好,不管接下來話有多難聽我都會說啦。

「你這個人,創立了這個公會,卻幾乎沒有出現在攻略會議中,也沒有參與過攻略作戰,你該不會是怕死吧?」

那個人慢慢的轉了過來,然後看著我。

「殺雞豈能用牛刀?而且,如果不給下屬磨鍊,他們要如何獨當一面呢?」

好眼熟。

這個人眼熟到我頭上的青筋狂跳。

「好歹妳那麼滿意的盾牌是我提供情報給妳的,妳不應該感動落淚的加入我嗎?薩米雅小姐。」

去你的希茲克利夫。

*



希茲克利夫從桌子後方走了出來,臉上的表情雖然平淡,但是剛才說的話擺明是在挖苦我。

「薩米雅,妳認識團長嗎?」亞絲娜在一旁露出訝異的表情,但是我只是盯著希茲克利夫瞧。

「原來你就是KOB的團長嗎?」

「啊,是啊。」希茲克利夫微微的點了頭,雙眼直視著我「所以妳的決定如何?」

「...什麼決定?」

「當初妳說的,為了感謝我提供情報...妳會加入我所創立的公會。」

「那也要看看帶領公會的傢伙是不是個貪生怕死躲在後方不戰鬥的膽小鬼。」

「薩,薩米雅?」亞絲娜的慘叫聲傳來,不過我並沒有理會她。

希茲克利夫這個時候表情變了,他的嘴角拉開,露出了微笑。

「我不是說了嗎?要讓下屬有獨當一面的能力,我把攻略的事情全權交給他們,萬一我今後在哪一層樓的攻略戰中消失了,他們也能夠若無其事的繼續往上走,而不會受到影響。薩米雅小姐,妳應該沒忘記第一層的帶隊領袖吧?」

迪亞貝爾。

他是一個帶隊的人才,卻在第一層因為BOSS攻略意外而戰死,也因此攻略團隊差點造成不可挽回的結果,更間接的導致攻略團隊的分裂。

「你是在為你的膽小行為開脫嗎?迪亞貝爾他自己也是封閉測試玩家才對,但是他仍然帶著眾人前進,而你,希茲克利夫,你只是個躲在後方等待的爛東西。」

我瞪著希茲克利夫的雙眼,打算要用氣勢讓他在談話中處於劣勢。

但他只是聳聳肩。

「那...薩米雅小姐,妳打算怎麼樣才要加入我呢?」

他仍然無視於我對他的質問,只想要拉我入會,我的怒火已經開始燃燒,不自覺的開口。

「這樣吧,我想團長大人能夠領導一個公會,肯定戰鬥技巧相當優異,不如就跟我來一場決鬥如何?」

「如果妳輸了,就要加入我嗎?」

「那如果我贏了,你就把會長的位置讓出來好了。」我惡狠狠的說著,我沒有真的打算要奪取公會會長的位置,只不過是要讓他知難而退而已。

但是他的眼中充滿著自信,而且似乎不認為自己會輸。

「很好,那麼...妳打算在哪邊進行決鬥呢?」

「塔拉利斯的城鎮中心廣場挺大的,就在那邊進行決鬥吧?」

希茲克利夫點點頭,然後看著亞絲娜。

「亞絲娜。」

「是,是的?」

「麻煩等一下的裝備會議,由妳主持。」

「團,團長,您該不會?」

「我要跟薩米雅小姐敘敘舊,順便以劍會友一下。」

亞絲娜的表情變化莫測,害我不禁猛盯著她瞧,只見她短時間之內臉色發青,然後一臉疑惑的臉色發白,接著臉色再度發青,雙手則交握著。

不過希茲克利夫只有交待一下,就示意我跟他走了。

抱歉,亞絲娜,我等等就痛扁他幫妳出氣。



「這個城鎮的克林姆麵包味道還不錯,要吃嗎?」

眼前的那個紅袍銀灰髮男子,希茲克利夫,一副理所當然的逛著市集,一邊悠閒的走著。

你不是很忙嗎?你到底在想什麼?

「我不是為了跟你在這邊四處晃才請你放下你所謂的"忙碌"工作的,團長大人。」

「妳似乎很急著要痛扁我一頓似的,薩米雅小姐。」

希茲克利夫低頭看著我,手中不知何時已經拿著他剛剛說的那個克林姆麵包,然後吃了起來。

「妳必須要試著享受在這個世界的生活,畢竟不管我們能不能離開這,物質的享受還是很重要的。」

「這就是團長大人躲在後方看著攻略組拼死拼活的攻略樓層後所體會的心得嗎?」

希茲克利夫完全無視於我的酸言酸語,把手中的克林姆麵包給解決掉,又從一旁的的攤販拿了一杯看起來像是濃湯的東西,對視窗按了一下,然後喝了起來。

這傢伙該不會是故意吃給我看的吧。

「抱歉,我從剛剛都在開會,沒時間用餐,難得像一般人一樣在外面邊走邊吃,這倒是挺新鮮的。」

「我說你啊──」

「薩米雅小姐,妳對於我的看法似乎過於偏頗了。」

偏頗,我眼中看到的你就是那一副無所謂又從高處往下看的自大眼神,根本就不偏頗好唄?

我別過頭,不想理會他那種自以為是的模樣。

然後發現附近的玩家對著我們指指點點的。

「妳挺出名的?」

「是你吧,你可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偉大的KOB團長大人呢。」

「可是攻略組的人應該都聽說過妳的名號吧,"盾牌的惡鬼",還有"打爛仗的盾槌使"不都是妳的外號嗎?」

這種奇怪的外號肯定是輸不起的牙王給我取的,我才不承認。

「而且我不過是個躲在安全的地方看公會成員苦戰而自以為是的團長而已,沒什麼了不起的。」

「你現在是故意拿我的話來挖苦我嗎?」

「彼此彼此,薩米雅小姐,我只是在這條前往終點的路找些樂趣罷了。」

「是啊是啊,也許等一下你就會痛的嘰嘰叫了,是應該先讓自己快樂一點。」

「妳已經認為妳可以打敗我了嗎?我可是已經吩咐下面的人準備妳的服裝了呢。」

「團長的服裝就留給亞絲娜吧,我沒有打算要從你手中搶走會長的職位。」

我跟他就這樣唇槍舌劍的走著,不知不覺的就到了城鎮的中央廣場了。


希斯克利夫走到一旁的角落,然後換成戰鬥用的裝備,紅色的盔甲變得更壯碩了,但是背上的十字盾好像沒有換過...或者是他專門找十字型的盾?

接著我們兩個走到中央,請其他人暫時讓開。

眾人看到我們的手勢之後,立刻退到兩旁觀戰。

希茲克利夫打開了系統視窗,點了幾下,一個決鬥請求的視窗就出現在我眼前。

決鬥有兩種模式,第一種是所謂的"初擊決勝",先給對手造成強力的傷害,或是血量先低於
五成的人就輸了,第二種...目前不會有人選的,第二種是"完全決勝",也就是死鬥模式。

不可能選"完全決勝"。

所以我選了初擊決勝模式。

倒數60秒開始後,他把腰上的劍抽了出來,而我也把槌舉了起來。

盾劍使與盾槌使的戰鬥,就是互相攻擊互相防禦,然後試圖突破對手的防禦,或是看穿對手的攻擊。

老實說拿盾的決鬥是裡面最無聊的決鬥,而且要分出勝負都會非常的花時間。

基本上來說就是"?"或是"咚"與"鏘"的聲音,非常的無趣。

不過因為是我這個用盾毆人的怪女人的決鬥,所以會觀戰的人數比平常多。

眼前的希茲克利夫還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讓我覺得非常的不爽。

眼中出現了DUEL的提示,我便舉起盾直接衝向希茲克利夫。

這是基本的盾牌衝擊動作,一般的盾使也會這個動作。

不過我的盾牌衝擊動作跟其他盾使不太一樣,我的盾牌衝擊目前造成暈眩的機率比別人高許多,我的動作也比別的盾使壓的還低。

希茲克利夫只是作出防禦的動作,我偷偷的笑了出來。

很多盾使都作過這種動作,結果就是...

當我的盾牌撞上希茲克利夫的盾牌的瞬間,他的表情變了。

那是出乎意料的表情,因為我把他連人帶盾給撞的一直往後退。

他拿起手上的劍,打算刺向我的右肩,但是我沒有給他機會,硬是把盾牌往外猛揮,破壞了他的劍技動作。

這個是盾牌掃擊,我在盾牌衝擊之後會接續的動作。

然後我舉起槌,往他的右方揮過去。

他很快的用劍架住我的槌擊,但是因為沒有系統輔助的關係,他的血條扣了幾個百分比。

接著我的盾牌發出綠色光芒,狠狠的往他身上砸。

他的動作也算快了,不過比不上長時間在前線的我,他只是勉強的把盾牌檔在胸口,接著整個人都被我給敲飛出去,狼狽的在地上滾了幾圈。

這招是我的得意技能"盾牌猛擊",其他盾使主要都是靠劍的連擊,很容易就被我的盾牌給敲翻。

他的血量扣了一成五,只見他用盾牌把身子撐了起來,接著站了起來,臉上的表情已經不再寫意。

「薩米雅小姐,妳的技巧更加純熟了呢。」

「現在跟我閒聊是想讓我分心嗎?」

「不,因為妳的表現令我出乎意料,我不得不全力以赴了。」

他說著,把劍收回腰帶上的刀鞘,然後打開了視窗。

腰帶上的劍消失了。

「你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其實你擅長的不是劍?」我瞪著他的動作,但是不可能,他剛剛拿劍招架我槌擊的動作相當的漂亮,他應該不可能用其他武器才對。

像是要解答我的疑惑,他舉起了盾牌,然後...

從盾牌內部抽出了一把長劍。

接著他的動作變的完全不同,跟剛剛一般盾劍使的基礎動作不一樣,他現在的動作只是微微的側身,並且把劍放在身後。

我再度衝刺,不過這次的動作壓得更低。

這是我的得意技能,盾牌衝鋒。

從盾牌衝刺改良之後,我這招的動作仍然得到系統輔助的證明,因為起手式是相同的,只是出去的動作我壓得更低,跑的也更快而已。

我甚至已經可以聽見希茲克利夫舉盾被我整個人給撞的翻起來聲音,然後準備接下我下一個盾擊的影像。

可是那聲音沒有傳來。

希茲克利夫他像是變了個人似的,盾牌只是輕輕的偏了一下,讓我的衝鋒技能完全的失效。

緊接著我看到了。

他跟我一樣舉起了盾牌,但是動作更迅速,而且更完整。

我的盾牌攻擊動作都是在系統輔助下發動的,也就是說系統承認了我的盾牌攻擊方式。

但是怎麼可能到現在其他人還沒有發現呢?

然後我只看到了我一直想作出的完美動作,盾牌突擊。

十字盾的前端狠狠的往我的肋骨右側撞了過去,我只感覺到一陣衝擊,整個人就往外飛了出去。

我滾了好幾圈,然後翻起身來,血條降了一成五,我正打算站起來。

他已經衝到了我的眼前。

兩個人用盾牌互擊,可是他卻沒有出現盾牌攻擊的硬直情況,右手的劍跟盾幾乎同時往我身上招呼。

我急忙舉起槌子檔下劍的攻擊,但是盾牌再度的擊中了我的胸口。

我被打退了近十公尺,又扣掉了近一成的血量,才穩住動作,他又衝了過來。

我舉盾防禦,只見他用了完全超越我速度的盾牌掃擊,掃開了我的盾牌,然後他轉了半圈,接著右手的劍斬向我的腰部。

我用槌子檔下了這一擊,而他的身子再度轉回正面,十字盾再度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內。

十字盾牌仿佛發出了金色的光芒,直接撞在我的臉上。

我整個人像是在表演馬戲團的小丑一般後空翻,並且飛了十幾公尺遠,躺在地上,然後站不起來。

他慢慢的走的了我的視線範圍內,然後開口。

「歡迎加入KOB,薩米雅小姐。」

「你剛剛的招式,到底是...」

他剛才的動作太過於流暢,仿佛像是盾跟劍是互相牽引似的,我完全沒有辦法再應付他。

「神聖劍,十字架衝擊。」

我的神智變的模糊不清,只聽見希茲克利夫默默的說出了那一招的名稱,我就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9582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刀劍神域|SAO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ai0077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刀劍神域同人小說-厄運之... 後一篇:刀劍神域同人小說-厄運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790126moshin126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可以來看看~會主以寶可夢優先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