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三題故事/練習/艾爾】領主騎士、元素魔導、白紙

作者:白紙│2013-03-14 22:00:04│贊助:2│人氣:293

領主騎士X元素魔導X白紙



  泛黃的純白紙張被隨意放置在寫滿密密麻麻文字的看似正式莊嚴的紙堆旁,忘了被關上的墨水瓶閃動著微弱的反光,擱置在眾多文件上的羽毛筆,筆尖沾染著已乾的黑墨,空曠的座位沒有人在那困擾地盯著絡繹不絕的文件搔首喊著:『啊啊——我要請假!』、『加班不加薪我不幹!』或著『嗚喔這是虐待勞工——』諸此之類的無用喊話,更沒有人倚著雜亂的辦公桌赤色的頭一倒就這麼睡去,有的只是被主人好好安放在椅旁的隨身武器——一柄以赤與白為主調的劍。

  乾淨發亮的劍刃上完全看不出它曾經歷過多麼盛大的戰役、多麼緊張的情勢,也看不出它曾染上多少不同的豔麗色彩——以血色為主的灰暗色調——它就像是把全新的、乾淨無比又美麗的劍罷了。

  約莫是主人每天保養的關係吧?所以才能夠閃現那樣純潔無暇的光芒。

  而非曾有過的那般血腥。

  即便是為了守護而染上,但真的能用:『因為魔族是邪惡的,因此我們必須斬殺。』、『這樣做才是對的,對大家都好。』、『只要殺掉入侵者就可以保護大家。』、『危險的東西就是要破壞掉,更何況是沒有生命的納斯德……不、應該說是瓦利的傑作。』或著『為了保護艾里奧斯!』、『魔族是不需要同情的怪物!』之類的理由而奮力揮舞劍柄麼?

  魔族生活在所謂的魔界,雖然以人類而言對於魔族所發出的聲音只不過是恐嚇般的嚎叫,但對於魔族而言,那不就是溝通用的話語嗎?而高等到能夠說出人類的語言的魔族呢?

  就某種意義上來說,魔族不過是某個生活在不同地方的種族,有著強烈的侵略性,因而想要得到某些他們所沒有的東西,而人類呢?有許多的人不也是因為想要得到,而起了爭端,重則成為了『戰爭』。

  那麼,既同樣是會掠奪的種族,將魔族打倒就真的能夠得到渴望的平和嗎?

  「斬殺魔族與斬殺人類,就最後會發出的聲音來說,兩者是一樣的。」畢竟都是相同慘烈的叫聲,希望活下的意念也是相同的,所以,人類、不,半納斯德的男子這麼說了,對著因首次見識鮮血的少年說道。

  恐怕對於一名十來歲的少年而言,這樣的事情都太過複雜、太過沉重。

  因此才會努力地清潔著劍尖上沾染的血色汙漬,使它看起來就像是沒有斬殺過任何生物一般的閃爍著吧?但少年又是以什麼樣的表情清潔著的呢?這點就不得而知了。

  如今,少年成為了領主,堪稱史上最為年少的領主騎士大人。

  可是,在接受榮耀的那天,少年如此呢喃:「好空虛阿……姐姐。」低著頭注視腳下呈現整齊行隊的螞蟻們,他搔首苦笑道:「明明守護這麼多人了……艾爾也回收了阿……但姐姐卻從來沒有出現在我眼前肯定我……我做錯了嗎?」這般無奈的嘆息著。

  直至現在,依舊找不到任何方向的少年,只能接受他人安上的偉大,與附帶於上的龐大事務,每日無趣的過著一點刺激都沒有的生活,而往昔的同伴早已向著各自的目標堅定前進。

  「艾索德——?」前來拜訪的紫髮魔導輕輕開了本就沒鎖上的門,試探性地叫喚了聲房間主人的名字,發覺沒人回應後便擅自進入房內,一派輕鬆得像是在進自己的房間一樣。

  紫髮少女單手抱著一疊不厚也不薄的艱難書籍,興奮地四處張望,隨手將書籍放置到雜亂的辦公桌上後呵呵地笑了一聲。

  「借我放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她的目光在桌面上游移,尋找著什麼。

  而當她望見沒有動過的那張泛黃白紙,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失落,垂首咕噥了幾句。

  「回得好慢呐……信……」

  少女再看向沒怎麼變過的眾多公務文件與委託任務,混著些許困惑與怒氣和失落等各種感情的神情看來相當複雜難言,凝重的看了一會以後,帶著王室象徵的皮革手套伸向其中一疊未處理文件——

  「別碰!」卻受到了不知何時回來的少年領主的喝斥。

  手一縮,有著元素魔導之稱的少女紅著臉反駁,「我、我剛剛才沒有要碰!絕對沒有要偷偷減少你的負擔的意思!真的喔!我只是——呃……因為有蚊子才伸手想要拍掉的!」看來是個自尊心很高的少女呢。

  雖說如此,自尊心很高的少女緩緩落淚而後像是不給少年說話的機會般爆發。

  「誰叫你都不回我信!工作狂!死小鬼!嗚嗚……」言語被淚水弄鏽,無法好好回話的少女索性蹲了下來,逕自難過著。

  少年也跟著蹲下,什麼也沒有說,就只是靜靜地看著少女抽泣。

  不久,少女益發生氣。

  「你、至少說句話阿!淑女在哭的時候也不遞個衛生紙過來算什麼騎士!」

  少年才終於開口,「我從來沒把妳當女的過,更別提淑女。」語調相當平淡,平淡得宛如在談今天天氣如何之類的閒聊。

  正當少女快脫口而出某些殘暴的句子及至人於死地的魔法時,少年又說了。

  「既然可以自己過來的話又為什麼要寫信?還有不要叫我死小鬼,除非妳想要我叫你矮冬瓜貧乳大法師。」

  「你還不是說了!」

  「跟剛剛的剛好扯平不是?好了快回答,不然妳連衛生紙都得不到喔?」

  「誰想要衛生紙了!而且寫信是因為很久沒見所以、覺得見面很尷尬才寫的嘛!」

  「哦?那妳現在又有自信過來了?」

  「誰叫你都不回信!給個答覆是有那麼困難喔!」

  「很困難。」

  「……不要跟我說是因為公務的關係你才三個月都沒回信!」

  「……。」

  「你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

  「沒事,只是藉口被拆穿了有點不知所措。」

  「所以你原本想用這個理由呼弄我?艾、索、德——!」

  「阿,沒有啊。」

  「那你的回覆呢?現在告訴我的話我就考慮只用五招魔法來轟你。」

  「三招啦……」

  「不准討價還價!快說!」

  咱們的天才魔法美少女兼偉大的元素魔導殿下,現在正拿著魔杖抵住某領主的胸口,剛哭完的眼睛還一閃一閃的,眼神異常地堅定。

  「——妳要我回答什麼?信裡可不只一個問題。」

  被威脅的少年領主倒是相當冷靜地應對。

  「當然是——呃、呃嗯……」

  少女的窘境其實是因為一名精靈的惡作劇而產生的,也因為這個惡作劇使得少女完全不想來到少年領主的地盤討回應,要是少年領主沒有無視她三個多月的話她真的一點也不想來,可她也不想要承認那信有什麼問題……或著該說是,被額外添加上的問題。

  見少女低頭不語,少年幽幽從懷中取出淡紫色的信封,信上頭的角落小小的署名著寄件者,從拆開的縫隙中可以看到裡頭確實有幾張白色信紙,少年用手輕輕拍了幾下信封,說道。

  「——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寄錯喔?妳確定沒寄錯人?」頓了頓,少年繼續說著,「這分明是情書吧?」

  瞬間,少女感覺到心頭被刺了一箭。

  貨真價實的一箭。

================================剩下的有空再補

接下來要跟雷喵提供的題目串起來OWO
然後日更計畫再次失敗orz
對了這篇的領主跟呆毛是還沒在一起的狀態所以領主超冷淡的有沒有!(興奮(你興奮個鬼
下篇將爆出情書內容(RY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9355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jghyn4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艾爾/活動】如夢境般的... 後一篇:【三題故事/練習/艾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超精彩的因果故事,可以改造命運、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