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短篇】蛻變:被遺忘的時間

作者:樂之│2013-03-11 11:47:49│贊助:14│人氣:325



睡一覺,睜開眼,世界就此完全改變。

 




我翻翻眼皮,從睡夢中醒來,開啟的眼簾迎接早晨第一道曙光。我打了個哈欠,試圖讓自己清醒些,手肘無意間撞到了身邊之人的背。

『啊……是莎菈,她還在睡,昨夜那場雲雨真令人回味。我………咦!』

突然地,我大叫一聲從床上跳起來!
「哇啊!!!!!」

這是哪裡!?她哪是莎菈!?她才沒那麼高!才沒穿這種睡衣!才沒……沒……

那個女人被我嚇醒了,她也迅速的爬起來,還順手從床頭桌上抄來一個東西往鼻樑上一戴,我就見到兩片綠色的東西出現在她雙眼之前,轉瞬就變成透明!
「達令?你沒事吧?做了惡夢嗎?」

『莎菈!!』

「妳……妳不要過來!」我內心震驚無比,匍匐著後退,退到床的邊緣也沒察覺,屁股伸到了床外直覺自己要落下,然而緊接著我就發現自己被某團東西給托住,不讓我落下!我腦子一團混亂,搞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為何自己的聲音會突然變得這麼沉厚。

那女人被我嚇了一大跳,還慢慢爬了過來:「達令你……你怎麼了?你是不是生病了?發燒了嗎?奇怪……家庭醫療師怎麼沒有通知提示,達……」

………她說的是什麼,她的語氣為何,甚至她說的是什麼語言,我通通沒聽進去。我的心跳劇烈無比,身子無理的持續後退。然而那該死的東西好似無止無盡,一直延伸到離床邊好遠好遠的地方,我都沒有落到地板上。這到底是什麼!?

室內燈漸漸亮了起來,這是一間我從來沒有看過的臥室!各種明亮亮的裝飾液體紋路布滿牆壁,充滿未來風格的裝潢在柔和燈光和天頂窗的晨曦日光中洋溢舒適……..但又好可怕的氣息!

「妳是誰!?我在哪裡!?告訴我我在哪裡啊!!!放開我……莎菈……」
我掙扎著,失控的大吼大叫,那女人也嚇傻了,待在床上進退不得。這時候,房門突然朝牆壁內縮了進去,一個帶有雙臂、以大滾輪移動……以及戴著一頂可笑帽子的機器人闖了進來!
「莊斯先生,日安。您似乎受了驚嚇,這給您帶來了熱毛巾和溫水,屋裡一切正常,請放心。」

「他做惡夢了!他….他做了惡夢……不認得我是誰!」那個女人語無倫次的癱坐在床上,口齒不清的指著我,對那機器人喊著。
「莊斯夫人也請放心,莊斯先生需要的或許只是片刻的休息,如有必要,我能夠協助您暫時離開此房間,給莊斯先生一個獨處的空閒時……」


「我他媽的才不需要!瘋了……這一切都瘋了!莎菈呢!?你們把她抓到哪裡去了!?放開我!…呃……」我死命地從那該死的軟墊上跳開,還一腳將它踹回床上!好痛……我抓著腳踝,慢慢地退到牆角,指著床上的女人大吼:「我才不是什麼莊斯!我是詹姆斯‧華格勒!你們瘋了,都瘋了!」

「莊斯先生,您現在情緒似乎不穩定。我建議您先不要說話,緩和呼吸。這裡有熱毛巾,您或許會需要。」機器人的手臂伸出,遞來一張白的可怕的布。我「啪」的一聲把那玩意兒打掉,退開那虛偽的傢伙一直到房間的另一邊。
「達令……你怎麼了?你夢到了什麼?」女人哽咽地爬下床慢慢朝我靠近,但我才不讓她過來,順手抄起身邊所找到一條長形的東西指著她罵道:「妳才不是莎菈!離我遠一點!我要離開這裡!我是詹姆斯‧華格勒!!」

機器人滾到那女人面前,雙臂交錯夾住我手上的傢伙,語氣依舊平和:「莊斯先生,我很抱歉,但是我必須阻止您這麼做。我建議您先與莊斯夫人分離片刻,冷靜情緒。」

冷靜情緒?我才不需要!妳這死女人才需要冷靜情緒!

「給我……給我看我的身分證!我要看我的護照!快給我!」
那無知的女人重頭到尾沒能反應過來,我也不指望她除了達令以外能告訴我什麼。我凶神惡煞的瞪著機器人的帽子,只差沒有掄起傢伙砸下去。

「莊斯先生,我建議您先行冷靜下來之後,在進行查證。您現在的狀況無法理性的分析這些訊息。」
「我他媽的命令你照做!!!」我咆哮著將棒子高高舉起,女人尖叫一聲,退到了床的另一端。

機器人似乎沒有辦法,停頓幾秒鐘以後,才平淡的回答:「好的,莊斯先生。」
緊接著,我眼前藍光一閃,一張顯示著『已加密』的投影屏幕突地出現在機器人的前方,上面秀出一張一名壯、中年男性的大頭照,照片旁有一塊區域是我現在驚疑不定的臉的影像,這兩張臉實在他媽的相似!旁邊還有生日、抬頭、血型、戶籍等資訊。但最讓我心慌的是姓名欄,因為那裏大大的顯示著一個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名字。


『霍華德‧德瑞克‧莊斯』


………

我難以置信的瞪著那東西好幾分鐘。

「莊斯先生,請問還有什麼問題嗎?」機器人問道。

這不是我!這不是我這不是我這不是我………..
有人,把我給偷走了。有個該死的傢伙偷走了詹姆斯‧華格勒、偷走了莎菈、偷走了我的一切、偷走了我的未來!

霍華德‧莊斯……..是你,就是你!

「哇呀~~~~~~」我怪叫一聲,推開機器人直接站起來,沒頭沒腦的朝門外衝出去!
「達令!達令......不要走呀,達令!」

那女人像是精神病患一樣在我身後喊著,但我不理她,我要把她丟在我看不到的鬼地方!她是假的,她是個冒牌貨,她取代了莎菈躺在我的旁邊,我要離她越遠越好!

我穿過了陽光普照的走廊、經過許許多多的開放式內房間、在突然冒出的室內水池中摔了一跤後,我狼狽地站起來繼續跑。

「爸爸?」一個少年出現在我面前的調理台後方,調理台上還擺著一大堆我說不上來的玩意兒,看似飯廳的房間裡還有另一個古怪帽子機器人正在掃地。
「爸爸早安,你怎麼跑這麼快?你濕透了。」
這長得跟我有點像的少年湊了上來。我才不要這種假惺惺的慰籍,我要回到我的家,我的世界!

於是,我粗魯的推開少年,他震驚的向後倒去,被機器人接了個正著。
「爸爸!?」
「滾開,魔鬼!」我大聲咆哮,看也不看他一眼,踹開了正在向旁滑動的門以後直接闖了出去,絲毫不理會身後的少年和機器人如何叫喚。



然後,我來到了一片開闊的草皮。微風吹來,我停下腳步,兩隻眼睛死死瞪著眼前的景色。

這哪是沃克鎮……

無數來回穿梭的飛行挺佔據天空,雲朵被它們點綴成密密麻麻的芝麻蛋糕,遠處的摩天大樓有如一座座矗立的方尖碑,從我的左邊一直延伸到我的右邊,永無止境。我腿軟的向前走一兩步,然後跪倒在草地上。

這是什麼鬼地方………

「日安,霍華德‧莊斯先生,您有兩件大型快件,預計在5分3秒後送達,請耐心等候。」一個戴著奇怪郵差帽,雙腳行走,臉上『肌肉』還會隨著說話而像人類一樣變形的機器人靠近,伸出手要扶我:「今日是2042年9月30日,秋季,早晨草皮因霜水關係而溼滑,請務必小心。」

……什麼?我沒聽錯吧?我揉揉耳朵,瞪著它。

「你……你再說一次,今天是幾年……?」
「2042年9月30日,早晨6時14分,莊斯先生。」


20……42年?

0……42年?


「哈哈…….哈哈哈……」我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輕輕甩開機器人的手,那什麼大型快件還有幾秒鐘會抵達,我不想知道。


我就這麼走啊……走啊,身上這件奇怪花紋、濕漉漉的睡袍拖在地上我也不管。我朝著方尖碑們走去,走了好久好久。那女人沒有追上來,那少年坐著可笑的飛車來了,被我吼開,帽子機器人則是再也沒出現過。我只知道我一直走,一直走………。


「呀啊!」

我吃痛的向後跌去。不知怎地,應該是握在我手上的某個尖銳物體背眼前藍色塗裝的機器人『警察』給夾走,另外兩個『警察』把我架住,阻止我傷害面前花容失色的女子。

「先生,您現在的行為具有高度危險性,我們需要將您帶至中心,稍後將會通知您的家屬。」機器人面無表情地說著。天殺的……這裡怎麼這麼多機器人?我的世界怎麼了?不……這已經不是我的世界了……

我頹廢的看著它,點頭,心中想著莎菈模糊的容顏。

當兩個警察將我架起,正要帶走之際,一輛好大…但異常迅速地飛空車降落在我旁邊,風壓吹得我睜不開眼。

「慢著!我要這個人!」車上跳下來一白衣金髮女子,身邊還跟著三個『人類警衛』,手上還拿著像槍的東西。
「女士,請出示許可。」警察轉過去,但是很快的又轉回來,『思考』了大概兩秒鐘後,幾個警察就將我抓至那女子面前。
「我們全權支援您,莊斯博士。」




又是莊斯……
這突然出現的惡魔之名太可怕了,將我的世界毫不留情地毀滅。

莊斯『博士』……等等!……該不會……該不會是這傢伙!把我給……給…..
我怒目瞪視著她,她則是表情複雜的看著我。

「霍……不,詹姆斯‧華格勒先生,這是機密事項,請容許我們無法將詳情告訴你。我們現在要請你隨我們至洛姆丹市精神研究中心,如果你不從,我們將強制將你押送。」她冷冷地說道,旁邊的士兵還晃了一下槍托。
「就是妳!妳這魔鬼、妖孽!妳把我偷走了!」我語無倫次地吼著。她知道我的名字,她一定知道我的過去!她就是兇手!我要她告訴我真相,然後我要離開這裡!


我才不是實驗白老鼠!


我掙扎著,奈何機器人警察的力量好大,我像被石頭卡住一樣完全動彈不得。
「……」女子表情陰晴不定,似乎是在決定著什麼。我呢,則是將我這輩子所知道的所有髒話通通罵了出來,還吐了一口飛沫到她臉上。

「你………」

「殺了我啊!哈哈~殺掉我啊!不是正如妳意!?」我瘋狂地大笑,眼睛已經看不清楚天空和陸地。

「給他最高級全身麻醉。」然後,我聽到她這麼說了,旁邊的士兵有條不紊的舉起槍,一點也不思考的就扣板機射擊。我肩膀一痛,雙腳立刻一軟,掛垂在警察之間。恍惚彌留之際,我聽到那女子又說話了,還看到她有雙很漂亮的蔚藍色眼睛。


「………原諒我,哥哥。」












我翻翻眼皮,從一片虛無中醒來。我花了好久……好久才適應眼前的黑暗。我伸出手,舉上半空中,什麼也沒摸到。我感到累了,手向旁邊垂落,跟著就摸到一片柔滑細嫩的肌膚。

「唔嗯………」

啊……是一個女人,她是誰?為什麼會躺在我旁邊?她好像沒有穿衣服,她跟我睡嗎?我們做了什麼?為什麼會這樣?我在哪裡?

我頭痛欲裂,抓著額頭撐起身子,我不記得這裡是哪裡,我昏迷前所在的地方還有以前去過的所有地方我都忘記了。好奇怪……。
「詹……怎麼了?」

詹?詹是誰?

我愣愣地望著眼前黑暗。旁邊的女人……嗯、少女待我久沒回應,又迷迷糊糊地說了:「唔嗯……還沒醒嗎……」然後,她翻過身面向我,閉上眼睛。

透過窗外路燈透過窗簾進來的模糊光線,我見到那是一張美麗的容顏,簡直到了令男人望之陶醉的程度。我欣賞了數秒,腦袋也神奇的不再那麼疼了。不過等一下,她是誰?為什麼會跟我睡在一起呢?我不記得……我有過女朋友啊。

突然之間我又大動作地翻跳起來,棉被被我甩下了床。我的腦子好亂,到底為什麼會演變成這種樣子?我到底是誰…….

少女也醒了,有點吃驚地透過黑暗看著我:「詹,你怎麼了?做了什麼噩夢嗎?」她匍匐著到床邊打開檯燈,在適應了光線後,將棉被抓起來遮到胸前:「詹?」

「妳……妳是誰?」我顫抖著舉起手,指著她的臉。
「詹,你怎麼會這麼問?我是莎菈啊,你的女朋友!你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不對……這不是真的,我在做什麼?我從哪裡來,甚至我為什麼會叫詹,我都不知道!我用看到妖怪的表情看著她,慢慢退到床下,瞄見床邊的褲子就將它胡亂套上。

「詹!到底怎麼了!?不要嚇我,今天不是愚人節,拜託你別嚇我啊!」她的眼淚落了下來,想靠近我。我驚懼不定,甩開她的手,退到了這狹小臥室的門邊。
「我……我才不是詹,妳認錯人了。」我試著鎮定地告訴她,但是連我自己也發現,我的手抖得好厲害,根本抓不住任何東西。

「這不是真的!你不可能是別人,不要這樣,詹!」她的眼淚滾滾而下,不斷地想要靠近我,卻被被子辦了一跤摔落在地上。
「啊!」


我根本沒想到要去扶她,我只覺得世界好混亂。眼神飄忽之際,我看到面前牆壁上貼著好幾張海報,其中一張印著一個黑人男子的面孔,下面還用花俏的文字寫出一個名字:「霍華德!從移民者到國際巨星!」

於是,我這麼對少女說了:「妳…妳真的認錯人了。我是霍……霍華德,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會出現在這,但是我知道我絕對不是詹,妳認錯人了!」
「騙人!你就是!你就是詹,你騙人!為什麼要騙我!?」

她哭喊著打斷我,身子也不遮了,姣好的身段暴露在空氣之中。

但是,我根本容不下誘惑,我好害怕,好害怕這裡的一切,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


她的哭喊聲驚動了屋裡的其他人,我看到一個女人打開了門,見面就喊:「發生什麼事了?詹,你怎麼把莎菈給弄哭了?」她趕緊過來抓起被子披在少女身上。

我趁機退到門外,朝她們大喊:「我不是什麼詹!請……請不要跟我扯上關係!對不起!」
然後,我也不管自己只穿了件褲子,就驚惶的跑開,跑過起居室,慌張地打開大門跑了出去,迎接夜晚空氣,離開這個我根本不認識的地方。


「哈……哈、哈呼…」四周的景色是深夜的住宅郊區,看起來都很像,但是我根本不記得自己是怎麼來的!我一直跑一直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依舊在跑。

接著,我就恍恍惚惚的聽到身後追趕而來的喊聲:「詹!不要跑……不要丟下我!」

是……是那神秘的少女,她追來了!為什麼她會這樣?難道說她愛我?不可能!我根本不知道有這回事……

那個少女……只穿了T恤和短褲,披頭散髮的追來,彷彿是夜晚中的追人魔鬼一樣。我的頭……又痛了起來,但是我強迫雙腳奮力地向前跑。

來到一條光照充足的大馬路,我咬牙沿著斑馬線衝到對面。我靠著電線桿大口大口的喘氣,人也跪坐在那裏,再也跑不動。那個少女也追來了,她發瘋似的跟著穿過馬路,要追到我這裡。我嚇壞了,往後挪動身子,滾到路邊的草皮堆上。

「詹!」就在她橫越馬路的當下,一道好刺眼的白光從左手邊飛馳而來。我看清了……那是一輛車!好快……等一下,那少女,她……!

「慢著……!」

我只來得及喊出這麼一句,就眼睜睜的目擊那白光壟罩她的身體。緊接著,撞擊聲、煞車聲、不明的隆隆聲遮掩了我的世界,我腦袋沉沉的,什麼也看不清,只知道自己的雙腳木然的撐起,慢慢……慢慢的靠近那團逐漸渲染開的緋紅。


「………我。」
她虛弱的倒在地上看向我,在我靠近之後,慢慢舉起殘破的手。
「詹………詹……」

我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看著她舉手,又垂手,然後眼睛悄悄閉上。大地,在路燈之下變成了紅色。


過了一段時間,車門打開了,附近也開始有居民發現而趕來。我木然的看著那個同樣木然又震驚的陌生男駕駛一眼,又是低頭瞧了一眼『莎菈』,然後我轉身,踩著血腳印……走開。

晃晃悠悠的,在冷颼颼的夜風中,走開。





我是霍華德………這兒,不是我的世界。









「1941年,28歲的史密斯上尉在二戰西線戰場上負傷後,回到英格蘭休養。在他休養期間認識了葛蕾女士,兩人相愛後結婚。然而在1941年的12月,史密斯上尉在一個晴朗早晨醒過來後,竟變成了另一個人。」

「變成另一個人?」學生之中,有人舉起手發問,表情疑惑不已。
羅伯特教授清了清嗓子,繼續解釋:「沒錯,變成另一個人。這個人自稱史都華‧李,32歲的愛爾蘭商人,矢口對葛蕾女士否認有關於任何史密斯上尉的一切。」

「嗯………」金髮的艾依‧莊斯坐在中間前排的位置,她此時正將筆桿頂在下巴思索著。她今年是一年級,這門由薩克森‧羅伯特教授所指導的心理學入門是她的其中一門必修課。

「理所當然地,『李先生』離開了葛蕾女士,離開了英格蘭,轉而到了合眾國。他白手起家,42歲時事業有成,出任位於肯塔基州的摩洛托亞建設公司的董事長。然而,在1969年,又是一夜睡眠,『李先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沉眠了28年的『史密斯上尉』。」

教授頓了頓,喝了一口水,一邊欣賞著幾乎整間教室學生倒抽氣的景象。然後,他像個樂團指揮一樣示意學生們安靜。

「心理學家訪問了所有相關人士,以及負責後來投診的史密斯先生的醫師和護理人員,得出一個結論。這是一種罕見的解離性人格疾患,也就是雙重人格。但比起典型的雙重人格,此案完全沒有臨床紀錄,一個人居然能夠在另一個人的意識底下沉睡28年後再度醒來。」

『好可怕的事……』艾依想像著自己未來的枕邊人發生這種事,然後就趕緊喝了一口熱可可,沖掉沒理由的恐懼感。

羅伯特教授繼續說道:「後來『李先生』再也沒有出現過了,他的建設公司也因周轉不靈而倒閉。這場史前無例的精神疾病,在1973年史密斯先生過世之後,已經摧毀了二……不,三個家庭,因為還包含了憂鬱而終的葛蕾女士。
「近年來,這種非典型解離性人格疾患在世界上又出現了兩起,其中一起正發生在離這兒不遠的沃克鎮。」

聽到沃克鎮,她家所在的地名,艾依耳朵豎了起來。她打從心裡發誓她從來沒有專注聽課過。


「………患者是17歲12年級男生,去年12月6日凌晨病發,並且離開了家裡。他的女友……嗯……」

教授忽然停下來喝水,學生們則是議論紛紛。
「喂,是不是就是那個新聞?」
「對對……車禍事故那個……」
「好慘……!就在我們附近….好可怕。」

「咳……不好意思,我說多了。總而言之,你知道的,這件事的結果並不好,患者在病發不久後被聯合精神醫院的人帶回。」

艾依陷入恍神狀態,羅伯特教授接下來迅速的轉移話題到其他精神疾病上,她也沒聽進去,只是一直在猜測著陷入困境的主角…他的心境、他的靈魂,會成為什麼樣子。



下課後,大部分的學生們回復成了一般人,有說有笑地起身、收拾並離去。艾依刻意等到同學都走光了,教授正獨自收拾講台的時候,走到台邊。
「教授,不好意思,我實在很想知道那個患者在聯合精神醫院裡的情況,您知道嗎?」

羅伯特教授好奇地盯著女孩,看得她有些不自在,並退了一步。幸好,教授很快地便開口,語氣盡量維持在輕鬆地狀態:「哦,其實這件事也是我們研究機構中的人討論臨床案例的時候提出的,我還在猶豫再課堂上舉出來是否妥當呢……」

他看了看艾依無比認真的藍色眼睛,似乎是被打動了什麼。他放低音量,很謹慎地確定沒有其他人在附近後才回答:「也罷,我就告訴妳吧。患者『霍華德』除了失憶,以及不承認原本身分『詹姆斯‧華格勒』的一切之外,其餘一切正常。他能溝通、識字、自主生活,智力水平是很平常的18歲男生程度。在醫院待了3個月以後,主治醫師決定讓『霍華德』辦理出院,接受領養。當然,這件事是獲得華格勒家的同意以後才擬定的,並且『霍華德』每個月要返院觀察一天,並接受為期30年的長期追蹤。根據保密協定,華格勒家不公布『霍華德』的身世,而返院追蹤的理由則是非典型支氣管炎。答應我,別說出去。」

『……嗯。』艾依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又像教授詢問了些相關的細節事項以後,隨即感謝對方,然後慢慢的離開講廳。


回家車上,她看著窗外飛快消逝的景色,一邊思索著。她知道這件事情可能會讓她晚上睡不著覺,因為實在太驚人、但也太有意思了。

下了車,回到家,還沒打開院子的鐵門呢,她的母親便興沖沖的跑出來迎接她:「艾依,妳回來的正好!我要告訴妳一件大好消息!我們的手術辦理的很順利,一點阻礙也沒有!哈哈,這真是神的恩賜,妳說對不對啊?」
「啊?」艾依還沒反應過來,就見到她的父親也走出門來到院子,身後還跟著一名黑髮少年。


艾依的母親在生完她以後隨即出現卵巢癌,她的雙親求遍了許多名醫,但都對這個情況束手無策,為了不讓生產後不久的身體因化療的過程而勞累壞死,雙親痛下決心,摘除卵巢和整個子宮,艾依從此變成獨生女。

然而,她的雙親很想要有第二個孩子,最好,還是個男孩。所以最近來回奔走各機構,而就在今天,他們很幸運的將家庭新成員請進了家門,她的媽媽因此開心的不得了!


「來來來,你們應該握握手!哈哈,這是艾依,比你小七個月,所以你是哥哥。」母親溫柔的將艾依的手跟少年握再一起。
「呃……呵呵、我就是艾依。」她有點促狹地說著,視線也對上對方漂亮的棕色瞳孔。

「艾依,艾依,我知道了。妳好,艾依,我是霍華德、霍華德‧德瑞克‧莊斯。謝謝你們願意收留我。」他說。
「哎、太見外了,哈哈,都是一家人!」父親將兩個子女抱在一起,一點都不忌諱。


然而,艾依‧莊斯愣住了,她心跳加速,只覺得脊椎全部都翻轉了過來!

教授、醫院、領養、18歲………『霍華德‧德瑞克』‧莊斯,活生生的……成為她的哥哥。





『…………………教授,糟了!』

 


(完)
 


 


出現人物(2042年):詹姆斯‧華格勒/霍華德‧莊斯、莊斯夫人、莊斯家管家、莊斯公子、郵差機器人、巡警機器人、艾依‧莊斯博士
 
出現人物(2015年):詹姆斯‧華格勒/『霍華德』、莎菈‧芬克西、華格勒母
 
出現人物(2016年):艾依‧莊斯、薩克森‧羅伯特教授、莊斯父、莊斯母、詹姆斯‧華格勒/霍華德‧莊斯
 
 
 
 

 
 
 
 
 
這份罪為何而生、為何而滅?
大腦隨我而醒、隨我而眠,我卻仍舊不明白它存在的因果。
 
也許,也只有我墮為那沉睡的靈魂之後,我才知道所謂的原因。
但是在那之前,屬於我的曙光,就已經被飄渺的魔鬼......永遠的偷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9316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混玄
有點昏@@"

03-11 12:16

樂之
蹭蹭03-11 13:53
SWEETLUCK
感覺這篇的內容好深奧OAO

03-11 15:12

旅者
我需要時間慢慢咀嚼@~@!!

03-11 23:41

an long as you love
摁...

08-17 15: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hugolin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問卷】跟... 後一篇:【短篇故事自評】蛻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PG公會綜合設定】 (0)
【銀曦侯亞茵】 (3)
【角色】 (8)
【NPC】 (7)
【角色目錄紀錄】 (6)
【角色能力設定(舊)】 (7)
【形象、關係】 (9)
【種族】 (9)
【場景】 (25)
【場景繪圖】 (19)
【設定】 (22)
【探討】 (5)
【劇本】 (14)
【統計】 (29)
【雜料區】 (37)

【EB型錄】 (4)
【第一代|EBC】 (12)
【第二代|CNE】 (12)
【第三代|LEE】 (12)
【第四代|狂想ユーフォリア】 (12)
【第五代|DUE】 (11)
【第六代|Φωτεινός】 (10)
【第七代|OIG】 (7)
【第八代|dfc】 (1)

【RPG公會故事創作】 (0)
【主線:星逝魔眼】 (54)
【遺跡主線:失落滄溟】 (18)
【主線:古林肯比之鳴】 (30)
【主線:奇蹟的阿斯嘉特】 (12)
【主線:艾爾帕卡】 (29)
【長期專欄】 (41)
【活動系列集】 (59)
【獨立系列集】 (37)
【平行小劇場】 (5)

【RPG公會前代故事創作】 (0)
【消失青年與麵包坊之章】 (6)
【迎接奇蹟之章】 (7)
【明月驕陽之章】 (12)
【何為守護之章】 (13)
【通向晨曦之章】 (10)
【姊妹之心】 (14)
【綜合支線】 (18)

【RPG公會關聯故事創作】 (8)

【烏托邦】 (3)

【短篇集】 (0)
【都會飄遊】 (13)
【蛛網心境】 (7)
【走訪紀實】 (7)

Consciousness 學默同人 (32)

【流程心得】 (2)

未分類 (9)

a29210494大家
:3圖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