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三題故事:遊戲、剪刀、質詢室

作者:氣泡小嵐│文學少女│2013-03-11 00:52:12│巴幣:58│人氣:777
將手上的紙杯放到出水口下方,輕輕壓下飲水機的出水開關,水緩緩的從出水口降下,規律的撞擊在紙杯內,僅花三秒的時間紙杯就裝到八分滿。我鬆開開關,把紙杯拿到嘴巴前面,將那自由三秒的水一口飲盡。

水滋潤著有些乾燥的嘴巴,不過這麼點份量似乎滿足不了我的渴求,所以又再倒了一杯。

然而不管喝再多水,仍無法把苦惱一起吞下,嘆息不禁從嘴邊滑出。

我──木堂龍寺,擁有八年的社會經歷,其中五年是在當警察(現在也是),雖然只是個位階不高的警務人員,但在局裡說話多少也有些份量。

雖然資歷尚淺,但礙於警察這個特殊的身份,我所接觸的遠比其他職業用再多時間都很難想像的現實面,說得具體點,我常看著各式各樣的人種出入警局,而他們的想法與目的,是社會不公不義最好的證明。

其中又以犯人最為顯著。

比起在辦公室處理公務,我的身手更適合到外頭執勤,因此時常會接觸犯人,雖然都是些小咖,也是些造成地方居民困擾的麻煩人物,將他們抓到牢裡不是我的任務,不過請他們回局裡喝咖啡的權力我是有的。

對付小混混、流氓、小偷、強盜……等等問題人物,是我在警界專精的領域,因為我從小就擅長追逐遊戲。

又或說──我非常了解他們。

小時候與朋友們玩遊戲時我總喜歡當英雄,將擔任壞人的同伴一個個打倒在地,我總是對此感到興奮不已。現在回頭想想,我並不是想要體會所謂的邪不勝正,而是遵從心中自以為是的正義,畢竟就算被要求演壞人,我也會無視劇本,強行將英雄打敗。

喜歡強出頭的我,上小學後開始「行俠仗義」,看見有人被欺負會挺身而出,保護他們不受欺負。一部分的人只要說幾句就會打退堂鼓,不過遇到比較頑劣的就免不了衝突,所以打架是家常便飯。

當然這麼說有點自誇意謂,不過打架我幾乎沒輸過。

每當揮出的拳頭能夠撂倒對手,心裡就會有一股充實感,正義能夠得以伸張──當時我是這麼相信著。

這樣的自我滿足一直持續到國中三年級。

像往常一樣看見霸凌、像往常一樣給予制裁、像往常一樣順利結束,我對自己凜然的形象感到無比自豪。

然而當我回頭看那個被欺負的人,彷彿頭上掉下一個磚頭,我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他看我的眼神充滿畏懼。

怎麼會?為什麼?為什麼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不是幫你打跑了欺負你的人嗎?你不是該感激我嗎?不是該說謝謝嗎?你在害怕什麼?我是你的救星耶?

當時我的腦海混亂至極,完全無法理解狀況,只記得回過神來,那個人早已不知去向。

那時才明白,在旁人眼裡,我跟壞人沒有多大的分別。表面上是在保護別人免於欺負,實際上只是為了滿足自己,利用別人的懦弱去體現自己的強大,那種想法──就是一種暴力。

也是那時發現,父母為了我的幼稚,好幾次到學校和人鄭重道歉,這才回過神來,明白自己是個多麼糟糕的人。

上了高中,我收起心中的虛偽,決心當個認真乖巧的學生,不再給別人添麻煩。雖然不至於到冷漠的程度,但有關別人碰上麻煩之類的事情,我並不打算插手管太多。

然而多年養成的行為卻在我心中留下芥蒂,每當碰到類似的事情,我就要不斷提醒自己才能置之不理。即使如此,心中還是感到十分空虛。

想要幫助別人,不過給別人添麻煩是不對的。

我需要正當的程序,這樣別人才會認同我的正義。

所以我報考警校,想當一名警察,只要學會打擊壞人的正當程序,我的行為就會被別人認同。

而現在我成了局裡最會抓犯人的警務人員,這要歸功於那段玩英雄遊戲的歲月吧,雖然不大願意回首,但當時「打」下的基礎的確大有幫助,想想心裡還真有些複雜。

也因此,我比其他人都明白犯人的心裡在想些什麼,因為自己也曾有過同樣的時期,我能感同身受的體會他們心中的扭曲。這不管在開導還是審訊時都很有用。

自認對那些觸犯法律之人很有一套。

不過最近,我卻有些喪失信心。

將紙杯捏扁丟進一旁的垃圾桶裡,接著轉身往質詢室走去。

把犯人帶回局裡然後錄口供,這對警務人員是很平常的例行公事,一般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就可以完成這項任務,一般會用到質詢室都是比較頑劣的犯人或特殊案件才有可能。至於兩者之間哪一個比較棘手,我認為是後者,頑劣者對我而言只要施壓一下就行了,沒什麼困難。

不巧,今天是後者。

而且還是最讓我頭痛的種類。

來到質詢室門口,我稍微調整自己的呼吸,確保自己已經準備就緒。接著開門、關門、走到桌子對面、坐下,整個流程不急不徐,試著表現鎮定的樣子。
                               
或許會有人嘲笑,有必要在犯人的面前裝從容嗎?

我必須說,絕對是必要的。

這個犯人──是女的。

還是個高中生。

適中纖細的身材穿著乾淨的制服,直短髮、整齊的瀏海配上小巧的臉蛋相當可愛,眼睛烏黑有神,散發著聰明的氣質,看起來就像是優等生般乖巧。坦白說,如果我還是學生一定會很慶幸和她上同一所學校。

至少在真正了解她之前。

「妳這次又幹了什麼好事呢?空岸春。」

我抓抓頭,選擇直接切入正題。

空岸春沒有立刻回答我,而是露出淺淺的微笑。

「不按程序來問嗎?」

「沒那個必要啦,反正妳也不是第一次。」

「才不是,我很清純的。」

「可以不抓住這點好好回答問題嗎?」

還是老樣子,喜歡抓住無關緊要的地方。

「真是的,明明還沒開始我就覺得累了。」

「那是我要說的,明明是你問錯方式。」

「…………」

「叫~我~小~春~☆」

所以說跟你說話很累啦……

「……小春。」

「嗯~☆,什麼事?」

唉……拗不過她,還是盡早妥協好點。

「這次又創下什麼豐功偉業?是把搶便利商店的強盜用鏈球的方式丟出去?還是設計陷阱讓暴走族全都摔進河裡?」

順帶一提,那群暴走族進醫院前都有輕微的恐慌症,嘴裡嘟噥著惡魔惡魔……

嘛,只要跟這女孩有所牽連就會碰上類似的事情,一兩次或許會覺得頭痛,不過也應付這麼多次,再大條的事情我也能淡定吧。

「這個嘛──」

她稍微想了一下。

「大概是把某個黑道頭頭的OO給剪掉囉~」

…………

「……嗯咳……不好意思,我沒聽清楚,麻煩再說一遍。」

「就是啊──我用一把黑色長約30公分的剪刀打開後放到某個看起來頗有名氣的黑道頭頭那邊,然後用大約能捏扁鋁罐的力道將剪刀咬合,接著聽到──」

「我沒說要清楚到這種地步。」

聽得都有點疼了……

看來還是太低估這女孩,為什麼要接下這種差事啊?想想還真後悔。

「……我確認一下,是OO吧?」

「嗯,雞雞。」

「喂,那個OO根本沒意義吧。」

不要說衣服了,完全成了露鳥俠。

……總而言之,先來鄭重介紹。

空岸春,外表是可愛的女高中生,實際卻是所到之處都會受其肆虐的暴風,任何事都能做的轟轟烈烈,是個很多方面都令人傷腦筋的女孩。

舉例來說,文化祭由她主導的戲劇明明沒被予許卻還是使用火藥助陣,在工作人員毫不知情也沒有事先告知的情況下,當天有些觀眾被火藥的嚇出一身冷汗,由此可知當時場面有多震撼。另外在準備期間,空岸春暴風般的行動力也讓同班同學吃足了苦頭。

然而就算事情鬧的再大,校方對此卻沒有過多的表態,一方面最後沒有出現任何危險,另一方面不少觀眾對戲劇給予不錯的評價,不但不追究火藥這件事,反而還讚譽有加。

這也是令人為難的地方。不管事情做的多麼誇張,基本上她都能成功並做的很好──儘管因為能力過高導致受傷的永遠不是她。

不過這在她的事蹟中僅僅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最讓人困擾的是那過剩的正義感。

將強盜擊倒是因為目擊搶劫的過程;把暴走族弄進河裡是因為不遵守交通號誌,其他諸如此類的事情可說是不甚枚舉,全歸功於她那凜然的性格與暴風般的行動力。

換言之,就是做過頭了。

我雖然會抓犯人,但還不至於讓他們看到我就怕,而空岸春早已在一些人的心中成了恐懼的代名詞,明明還是個女高中生……

「嗯咳……總之這次做的過頭了吧?」

擁有正義感並不是壞事,以現代社會來說反而還是難得可貴,但凡事有所謂的界限,一旦越過──正義也只是空有大名的暴力行為。

沒錯,就像以前的我一樣。

「也是呢,我也覺得有點過份了。」

……這吹的是什麼風?那個唯我獨尊的空岸春居然會道歉?

「是嗎?妳能反省是再好不過。」

雖然不太明白,不過說不定是個好機會,能讓那顆旺盛的正義心收斂點。

「說謊什麼的還是不太好。」

「妳能明白就太……啥?說謊?」

「其實沒有剪掉啦,快碰到的時候對方就哭著求饒,還一邊尿褲子一邊下跪,我因為覺得噁心所以最後只拍幾張照片威脅就結束啦。」

你要看嗎?──她拿出自己的手機說道。

「…………不,免了。」

「是嗎?」

她開始操弄手機。

我正在想辦法消化心中五味雜陳的挫敗感,不好意思。

別說反省,說不定還不知道反字怎麼寫呢……

「……唉,先不說有沒有剪掉,光是拿著利器對著別人就已經過火了。」

「可是我沒有剪掉喔。」

「跟有沒有剪掉無關,這和用刀去刺傷別人是一樣的道理,何況還是男人的下體。」

「會嗎?反正也沒有剪掉,從結果來說一切OK。」

「不不不,問題可大了,這關係到男人的尊嚴。還有不能從剪掉的話題離開嗎?」

一個警官在質詢室和一個女高中生探討有沒有剪掉男人下體的畫面,不管怎麼看都是出局的,感覺心中有些東西正慢慢消失,太可怕了。

可能是受不了溫吞的氣氛,她擺出很不耐煩的表情。

「煩死了!就說沒有做過頭!」

「站在別人的角度,這的確過頭了,不是嗎?」

「才沒有!這不過是給想要性侵我們學校同學的人的教訓罷了!」

果然這次也有正當理由。

「那個變態看上我們學校的女學生,想要對她做些不好的事,為了幫她我才去找變態理論,沒想到他蠻橫不講理,我才會給他一點教訓。」

相當激動的說著,從那盛怒的樣子看來的確是發自內心,也是這點最讓人傷腦筋。

有著真誠的正義感,對助人毫不猶豫。

追根究底,這種心態沒什麼不好,至少在我眼裡,願意幫助別人是很美好的想法。但這和實際付出行動是兩碼子事,因為正確而不考慮後果,其結果容易造成別人的困擾。

太過純粹是無法長遠進行的。

物極必反。

就像我一樣。

之所以對她多加照顧,就是因為在她身上看到過去的自己,而且程度還在我之上。這樣下去她遲早會面臨挫折,身為前輩實在不忍看到她繼續自我毀滅。

「我說小春啊,妳覺得這樣下去真的對嗎?」

「那還用說。」

毫不考慮就回答了,真可怕。

「是呢,或許真是如此──」

所以我決定今天就做個了斷。

「但是這麼下去,這個正義遊戲遲早會有玩完的一天。」

「遊戲?這才不是遊戲。」

「不,就是遊戲。」

「…………」

「不管做的有多過份、不管做的有多誇張、不管做的有多嚴重,別人都會認同我的想法──只要沒有丟棄這種認知,那麼就只是遊戲。」

「我可不是為了被人認同才這麼做的。」

她顯得相當不滿。

「如果想得到讚美,隨便讀點書、耍耍才藝就行了,我並沒有想要任何好處,只是想貫徹自己的信念而已。」

模範解答,可以拿一百分。

「這就是問題所在。」

不過是在理想下。

「因為妳不曾要求別人的認同。」

「…………」

她瞪大眼睛,對於我的反駁完全無法理解。

「妳所堅持的信念是妳一個人的,那是妳的價值觀創造、對妳而言是完美無缺的。但是,只被一人認同的信念完全沒有任何意義,世界並非繞著妳而轉動,信念也並非獨厚一人存在的,而是社會上的所有人所達成的共識,是每個人共有的財產。」

「……那又如何?我從不打算得到別人的諒解,只要有著自我認同就能貫徹到底。」

「既使妳不曾真正活在世上也無所謂嗎?」

錯愕萬分。

「如果貫徹只有自己認同的信念,我可以斷言──不管過了十年、二十年,妳終究不算是真正活在世上。」

因為妳只活在自己的世界──我淡淡地說道。

她不發一語,只是頭低低的不做任何反應,原有的氣勢似乎也被磨光了,看來是從沒被人當面說到這個地步吧。說實話是殘忍了點,感覺像在欺負職場新人一樣,讓我覺得有些愧疚。

良久,她抬起頭。

「……如果──」

語氣帶著一絲不安。

「如果是這樣,那麼該……怎麼辦?」

這瞬間,我第一次覺得──

「要怎麼做,才能算是活著?」

她是個「人」。

「妳不需要任何改變。」

「但是──」

「這些都不是壞事,不是嗎?」

我堅定的強調。

「我從不否認妳的行為,那些都是難能可貴的,我很讚賞,否認的是那過於偏激的信念,所以不需要覺得自己是不是要改變什麼,妳欠缺的是察言觀色。」

「察言觀色?」

「對,一直以來妳都是隨心所欲,認為OK就毫不猶豫往前猛衝,這種想法是行不通的。學習傾聽他人的想法、理解他人的感受,什麼事情會讓人感到困擾、什麼作法會讓人覺得厭惡,妳必須用心去體會這些思緒。」

因為這是與人相處的第一步。

我不打算解釋太多,她是個聰明的孩子,我相信她一定會想通其中的道理。

「察言觀色……是嗎?」

她的表情正慢慢恢復神采。

「我明白了。」

「嗯,妳能明白就是最好的。」

「從今以後,我會更加察言觀色,不會再給你添任何麻煩。」

花費心思與時間在她身上也算有了代價,太好了。

然後,她對我展露有史以來最燦爛的笑容。

「所以──」

這個瞬間──時間停止了。

我中了完全混亂。

誒?現在是什麼狀況?突然之間怎麼了?為什麼她的臉離我這麼近?為什麼血液像是凍結了?這股香甜的氣味是什麼?嘴巴傳來柔軟的觸感又是什麼?現在到底是怎樣!?

「──!?」

到底過了多久?腦中一片混亂完全不能掌握時間觀念,連自己是不是真的在思考都搞不清楚了。

良久……又或許只過了一下子。

我和她之間終於拉開距離。

「請你和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喔。」

她、空岸春,露出小惡魔的笑容。

接著,她離開了質詢室。

那之後,我大約發愣足足有二十分鐘之久,才意識到剛才她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

「…………」

察言觀色?

騙誰啊。



後來我就不曾將空岸春帶回警局了,鎮上也開始謠傳她的英勇事蹟,因為不甚枚舉這邊就不一一細說,但我能肯定這些傳說會不斷增加下去。

至於身為這些事蹟的最大受害人──也就是我,之後被怎樣對待,還請你們不要過問。

真的拜託了……





  哎呀,真的真的很久沒寫了,完全忘記創作是怎麼回事。其實本來想寫嚴肅的的題材,但過程砍掉重練的次數不計其數,實在無法抓到自己想表達的重點是什麼……最後決定回到自己擅長的領域才完成這篇(不過前後也花了一個多月)。


PS:一度想說要不要分成上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9314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創作|文學少女|輕小說|三題故事

留言共 9 篇留言

貓貓風 ฅ●ω●ฅ
[e19]

03-11 00:56

氣泡小嵐
[e16]03-11 20:04
彗星弧光
結尾太過衝擊性讓我的雙眼猶如被定向雷射直擊...

03-11 01:36

氣泡小嵐
有股靈氣從天靈蓋噴出[e16]03-11 20:05
Dim White
閃屁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03-11 03:20

氣泡小嵐
嘿嘿嘿嘿[e16]03-11 20:05
mitsugo特派員
...(已瞎

03-11 03:58

氣泡小嵐
(墨鏡)03-11 20:05
任孤行
你是在推理什麼啦
只要剪刀就能夠搞定!

03-11 16:36

氣泡小嵐
剪刀膠水彩色筆03-11 20:06
亦真非真
不錯
具含意"不被世俗所接受就只是異類受世俗排斥"
具搞笑"咱們可憐的男主角"

03-11 16:37

氣泡小嵐
男主角什麼的當然是被惡搞[e16]03-11 20:07
バカ猫
哎呀~好久不見的三題故事
.
..
.....
啊!!!!!!!!!(顯示已被閃瞎

接著下一篇就是主角努力成為賢內助的日常(欸?!

03-11 18:30

氣泡小嵐
男主角家庭奮鬥史(大誤)03-11 20:08
拖稿之王✖幽零
好浪漫的故事Q_Q"!
而且深有意義...小嵐打得很棒喔>A<"/

標題也打得很有創意呢XD

03-11 18:33

氣泡小嵐
其實我是懶的想標題才沿用以前的XD03-11 20:08
瓏月夜
咦咦咦! 最後跟我想像的不一樣阿

明明前面那麼正經




03-11 19:56

氣泡小嵐
會嗎?我覺得前面就歪了XD03-11 20: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a106951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介紹】有... 後一篇:【單曲】輪迴直到破碎的灰...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xas8611施振榮
打球阿 起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