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復仇(法洛士)

作者:Cecil│2013-02-19 21:55:21│巴幣:71│人氣:1667
有沒有挖坑跟填坑分別是世界上最棒跟最痛苦的事情的八卦?
什麼你說不要再用八卦板標題當開頭(ry
本來是沒有打算寫的LOL的同人之類的東西,不過上次因為寫文給友人的需要所以還是寫了,最先完成的是這篇,其他角色的待寫中(咬筆
雖然說同人其實也不太同人,應該算角色們故事的擴寫之類的,基本上除了一些補完以外沒有其他外加的東西所以可以安心看。然後寫完了才會發上來,跟Novelete那些短篇不一樣ya

其實是想透過發廢文賺巴幣(錯

以下正文開始,啊啊不用像Unlight的文一樣提醒人小心有雷真是太棒了。

〈復仇〉

  這就是你選擇保護國家所做的犧牲。

  如荊棘般緊縛在身上、在骨髓中瘋狂奔騰的、那股黏膩沈重的力量,彷彿隱隱穿透了他所剩不多的思緒,不斷說著他的心聲。

  ——儘管沒人會為此感謝你。

  上古墮落之源仿如嗤笑吐信的蛇,在他耳邊低語。

  在他走向並擁抱它時、
  在他射穿諾克薩斯軍人的眼珠的瞬間、
  在他絲毫不顧將領討饒地屠殺的當下、
  在他無色無光的短暫夢裡,
  它一直如是說著。

  而且你知道。
  它微微笑著,道出結論。
  即使你殺光了所有諾克薩斯人,或把他們不斷復活又殺死,你所失去的都再也不會回歸。

  這個復仇沒有終結的一日,一如他和上古墮落之源的糾纏,已經看不到終點。
  有時,他排拒不斷吞噬理智的那頭野獸,勉強思考道。
  倘若硬把自己跟這股渴望死亡和混亂的力量分開,那麼,他也不會剩下任何東西。


  一直都是艱難的戰鬥。
  並非敵人難纏,而是利用那頭兇獸的力量時,他總覺得無法控制自己的意識。作為人的感覺漸漸地遠離,腦袋裡只剩下仇恨跟殺戮。
  你會習慣的。
  會習慣的。

  它低語著。



  各路人馬都已經做好隨時開打的準備。
  他落在隊伍的後段,跟進小龍附近的草叢。上古墮落之源似乎感應到即將來臨的惡戰,他血管裡竄流的濃稠力量流動得更加快速,從漫步加速為狂奔,隱隱帶著淒厲的哀號。

  驀地,有什麼東西從黑暗當中劃開空氣、狠狠刺向他。

  「哎呀——這不是大名鼎鼎的神廟守護者嗎,幸會。」

  眼前的女子做了個誇張的曲膝禮,旋即撥了撥額際艷紅的髮絲,姿態撩人。同時卻又因為她手上不停擺弄數把閃著冷光的匕首,而顯得十分危險。
  面對女子,他拔出沒入上臂的匕首,往旁邊扔掉,冷冷自語:「諾克薩斯的走狗……」
  方才女子一現身就反手擲出勁道十足的攻擊,他還沒反應過來,就聽見上古墮落之源瘋狂的尖叫迴盪在耳際,接著手臂一陣劇痛。

  「閉嘴!」他想道,但是它的聲音沒有減弱。

  受傷!受傷!血!傷!殺、殺了她!殺掉!力量已經太多了!所以殺掉她!殺了她!
  害我們受傷的東西!一定要殺掉殺掉殺掉!

  有時,上古墮落之源會用低沉、帶有回聲的嗓音向他喁喁細訴,也會像這樣,在他的肉身受到威脅時瘋狂地、驚慌得失去理智似地大喊出聲。
  它狂烈呼喊的當下,他略略發黑的血液也從拔掉了武器的傷口泉湧而出。

  「我說閉嘴!
  他壓住額頭,惱火地吼出聲。

  「法洛士,你那裡怎麼了嗎!先拖一下,我們馬上就到!」
  遠方傳來隊友的聲音。
  他搖著頭,跪到地上,試圖讓那頭野獸安靜下來。
  我會殺戮、我會復仇,所以安靜下來。我會把所有諾克薩斯人、不,所有敵人都殺光。

  爸爸,以後我也會守護那個地方對不對?
  往他腦袋的其他地方移動時,兇獸原先遮蓋住的記憶片段,露了出來。
  提尚。
  ——那是誰的名字?

  「真討厭,被墮落之力吞食以後變得神智不清了。」
  女子像是瞬間出現在他身旁一樣,彷彿哄騙孩童的柔軟聲音,忽而如同手上的匕首一樣冷酷,身上的氣味和話語隨著她的動作切過他身側。

  「法洛士!」
  墨菲特跟弗拉迪米爾衝了過來,不過她的動作更快。

  「馬上就會結束了。」
  女子看了一下他的隊友,旋即扭起身軀,手上的匕首急速甩出。她露出一如平常的猖狂表情,這次似乎還帶了點憐憫——儘管那情緒消失的表情,就跟匕首飛出的速度一樣快。

  「死亡蓮花!

  「我不這麼覺得。」
  驀地,像被某種力量操控著一般,他腫脹發黑的口舌吐出無意義的反對之言,手上的弓仿若巨蛇吐出蛇信,釋放出可說是被具象化的、上古墮落之源的能量——纏繞捲曲、有如藤蔓的墮落連鎖,纏住女子原本高速旋轉,跳著死亡之舞的身體。
  她的動作被束縛住,手上的匕首也掉落在地。他立刻朝她放出數箭,雙手手腕、腹部、腿,都被閃耀著紅光的強勁力量貫穿。
  她沒有呼痛,只是甩了甩頭髮,斜睨著他,冷哼一聲。

  「要殺要剮隨便你吧,我也沒什麼好失去的東西。跟你不同,神廟守護者,不對、懲戒之箭……就算你殺我一百次,最後還是——」
  他往她喉嚨射出最後一箭,止住她譏誚的話語,以及她幾欲吐出的現實。

  「法洛士擊殺了卡特蓮娜!」
  「幹得不錯啊!不過下次留點讓我們賺助攻的機會吧?」
  「讓我吸點血也行。」

  他舉著弓,看見女子的同伴也從遠方趕了過來。
  他的視線逐漸模糊,只剩下她失去體溫的影子。

  「走,他們的主力已經被解決了,剩下的殘渣我們順便收拾掉!」
  「要是你先讓我吸點她的血就好了,法洛士,我的頭好暈。」
  「靠!弗拉德,你哪個時候不想吸血?待會大放一放往後退,聽你在那邊哀哀叫很煩!」

  他的手都發燙了,兇獸體驗到了鮮血的味道,現在,它只想嚐到更多。
  現在嗎?
  我知道。
  他現在除了如此應付那頭野獸的探詢以外,已經沒有別的選擇。

  現在嗎?
  不。
  他那樣回答上古墮落之源的渴切的時候,還是很久很久以前。
  山坡還不曾被諾克薩斯的鐵蹄踐踏,家園也沒有被諾克薩斯的暴虐蹂躪。


  那不是夢,而是他用睡眠的時間,趁著野獸也正酣睡的那個時刻,所做的回憶。
  夢是基於經驗和人們的欲望所構成的幻影,能讓他們在睡眠時,得到少許的安慰。
  因此那不是夢。
  因為每次做過這樣的回憶後,他醒來時,眼眶裡總盈滿黑色的淚水。



  他冷冷環視潔白無瑕的大廳,和牆上裝飾用、應該從未使用過的劍與盾,想著自己映照其上的面容,是否一出生就已經存在。
  一對無形的液狀臂鎧裹著他的胳膊,令人毛骨悚然的墮落能量自他腳尖匍匐至臍下,蔓延了一整片。四處游移於他身軀如油般的物體,在更深入地審視中能瞧見純粹的黑暗,那是一抹無比複雜的色彩。
  即使是如此教人止不住打顫的慘然外表,也無法完全表現兇獸的原型。
  它的模樣在他腦中、在他心裡,竊據他的視線、啃囓他的理智。

  他可以想見別人對他的評價。剛剛在前往大廳的路上,見到赫赫有名的愛歐尼亞護衛隊上尉、人稱刀鋒意志的伊瑞莉雅時,他並沒有得到稱許或敬佩的目光。
  她凜凜地揚起下頜,彷彿對擁抱黑暗的他不屑一顧。
  同為能為自己的職責放棄一切的人,他們看來如此不同。

  這就是你選擇保護國家所做的犧牲,沒人會為此感謝你。
  上古墮落之源仿如嗤笑吐信的蛇,在他耳邊低語。
  懂嗎?沒人。——沒有、沒有、沒有。

  他仍殘存的意識,微微地感到悲傷,甚至是屈辱。
  保護神廟,放棄自己所愛的一切是崇高的犧牲,是值得全愛歐尼亞稱頌的舉動。可接下來他自私了那麼一次,選擇復仇作為往後的人生道路,就那麼不可原諒?

  沒人會為此感謝你。
  但感謝又代表了什麼?又能給我什麼?



  「你為什麼想加入聯盟?法洛士。」
  戴著無顏面具的女召喚師居高臨下地說,清澈冷淡的嗓音緩緩在空曠的大廳激起回聲。
  「妳很清楚。倘若你們不曉得我的意圖,我連大門都不可能有機會推開。」
  「面對你的過去,法洛士。面對它。」
  「住口。」

  忽然他發現自己站在山丘上,周圍有著嫩綠色的草迎風招搖。
  這一看就知道是只屬於他故鄉的暖春,他習慣性用手擋在眼前,遮住刺目絢爛的陽光,同時發現自己的手回復正常了。
  他摸摸臉頰、看了看手腳。這是他從沒敢渴望變回去的那個模樣。

  「爸爸、爸爸。」
  他還聽見一個年幼堅強的聲音,發出那聲音的人輕扯著他的衣角。

  他一直沒敢回憶過去,因為相較於現實,幻夢一般的過往會帶給他極度矛盾的痛楚。現在,這些召喚師居然敢用他寶貴的回憶,創造出這種幻影,他知道夢醒了以後,他會好幾天都神智不清、中毒似地翻閱回憶的畫面,然後又猛地發覺那些都早已失落。
  像一頭撞上牆一樣突然。
  他慍怒地環視周圍,想看見那些戴著面具,假裝能淡然看待一切的混蛋,不過只看到他兒子。提尚有著柔軟的短髮,他忍不住帶著驕傲跟滿足感揉了揉他的頭,隨即指向巍然矗立在遠方的山丘上、隱約閃現光芒的神廟。
  ——他的驕傲,也是他的悔恨。

  提尚順著他指的方向,看著神廟。
  「爸爸,以後我也會守護那個地方對不對?」
  「對,我會讓你成為比以往的任何人、甚至是比我,還要更出色的神廟守護者。」
  「我怎麼可能比爸爸還厲害?爸爸是最棒的,大家都這樣說。」
  「提尚,你會更棒,那樣子我會比我自己被讚許還要光榮。」
  「能當上神廟守護人真的很棒,對不對、爸爸?」
  「對。」

  他不禁滿懷愛憐地轉頭,遙望家園的方向,儘管知道這樣十分軟弱,他仍試圖再次把完好的村莊模樣,深深印入腦海。之後,他和提尚坐在山丘上一整個下午。
  比和煦這個形容詞還要更溫柔的風,一次次吻過他們的面頰,仿如某種安慰。



  接著提尚消失了,就在他轉過頭,想說他有多愛他們的時候。
  天空轉為黑暗,而他也駭然發現自己站在神廟門口,大雨不斷當頭澆下,神廟中的黑色火焰一直都沒有轉弱的跡象。忽然出現在他手中的長弓意外地輕。和自己未來會用的那把弓比起來,它就像個孩子一樣輕。

  遠方的山谷閃現大雨都無法熄滅的粲然火光。
  那是村子的方向。
  這是那一夜。明瞭到這點以後,他咬牙。
  「……不。」
  僅此一字,就隱含他最深的痛苦跟絕望。

  更加艱難的是,選擇不邁開腳步,往那個燃盡他一切希望的火焰奔去。
  他守護這座神廟,卻不擁有神的力量。神廟跟家園,他只能擇一。
  為了上古墮落之源不落入諾克薩斯之手,他選擇神廟。而做出這個決定的當下,他的情感隱隱開始譴責他的理智,繼而是痛苦的哭喊。兩者開始拉扯。他跪倒在地,額頭貼著地面,雨水順著髮絲流進土裡。遠方隱約傳來軍人的殺聲。
  諾克薩斯的軍隊像一匹馬,將這個地方狠狠踩過。踏上他的過去,毀滅他的未來。

  「在這裡!上頭說的神廟在這!」
  他猛然抬頭,看見有人冒著雨勢往山丘的方向狂奔過來。他起身舉弓,搭上即使在這樣的風雨中也能命中幾百公尺外樹幹的箭矢,瞬間射穿那個人戴著頭盔的頭,滿意地聽見他吼了一聲、滾下山丘。
  在這個刮風下雨的暗夜,他讓所有膽敢進犯神廟的敵人都嚐到苦果。
  每殺掉一個人,他就嘶吼著用手不斷扒抓神廟的石柱,試圖讓無處宣洩的悲憤跟著發脹潰爛的指尖一起失去感覺。

  他很清楚這只是過去,自己不過像個人偶,重複著那時的所有行動。然而,在他的內心深處,還不受現實宰制、影響、摧殘的那個微小角落,他仍期望著能有所選擇。


  白天,雨停了,他走下山坡,迎接家園的殘燼。
  他跪在家門口,悲慟地看著妻兒的屍身。總是微笑著向他張開手的妻子,胸口插著諾克薩斯形狀可憎的武器,半閉著眼的神情,還有點微微的恐懼。提尚失去手臂的幼小身體,血痕已然乾涸,被馬蹄狠狠踐踏過的年幼臉龐,幾不可識。
  即使對著不會責備自己的他們,他都無法開口解釋,為何不回來保護他們。

  晨光透過逐漸散去的雨雲,灑在他身上。
  照耀著他最後為人的影子。
  照耀著他最後一次作為人類,悲愴慟哭的樣子。


  是現在了吧?
  他似乎能聽見無情兇獸渴盼熱切的聲音,飽含追求世間所有混亂跟墮落的欲望。
  ——去他的,來啊。
  不知道拖著沈痛的腳步走了多久,他抵達了神廟。
  然後毫不猶豫走進光亮的黑色火焰當中。

  這個力量,能讓我復仇。
  要讓所有諾克薩斯的走狗知道,他們絕對惹不起我。
  閉上眼之前,他這樣想。

  而即使抱著失去親人、令他幾乎無知無感的悲愴,兇獸的力量從四肢末端竄進他身體的時候,仍讓他感到一陣劇痛,刺穿意識。



  他踏過翻倒在地的馬車軸碎片,發出斷裂的聲響。
  追了這麼久,總算抓到了。
  身周倒著諾克薩斯的士兵,幾乎都是一擊斃命。當然他不想給他們這種痛快,他們不值得,不過時間不允許他好好地、苛刻地審問這些罪人。此外,車裡坐著的諾克薩斯將領應該花幾輩子都想不到,到底那一箭是怎麼穿過馬車窗戶,直接把他的頭釘上旁邊的。
  那名將領原本在閱讀的紙卷被血水浸透了,不過他仍然能從上頭辨識出絕大多數的名字。
  這些人都是想染指上古墮落之源的人,也是毀掉他一切的人。

  他把名字統統默背下來,然後撕掉紙卷。


  彷彿那個動作也撕開了通往現在的通道一般,他意識到自己突然回歸了。

  戴著面具的女召喚師擺擺手,清冷無情的聲音傳入耳中。
  「為什麼你想進入聯盟?法洛士。」
  「妳很清楚,我是為了復仇而來。」
  「是是,我的確明白。」女召喚師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你們這些人就是喜歡為了世仇打得你死我活。」
  「知道就好,」他冷冷地說。

  「復仇就是我現在唯一的信念。」



  審查結束後,他推開大門,然後看到伊瑞莉雅站在門外,身旁的巨劍上沾著血,鮮紅色的鎧甲也星星點點佈滿血跡。他盯著顯然才剛從戰場上退下的女子,時間久得令她注意到自己渾身血污的模樣,著實引人注目。
  她有點侷促地用手背抹掉臉上的血痕,然後模樣剛毅地開口。
  「你的稱號是什麼?」
  面對如此直接的問題,他不感困惑也毫不囉唆,直接回答:「懲戒之箭。」
  伊瑞莉雅露出複雜的表情,而他感受著腦中少有的清明,繼續說道。

  「——墮落之箭稍縱即逝,復仇執念如影隨形。」

〈復仇.完〉

參考了英雄介紹的故事跟審判日誌的內容寫作,希望有像到法洛士(笑)
之後會有伊瑞莉雅的故事,兩者的故事在現世的部份稍微有點連結~
(寫得完嗎……
我居然把法洛士的異名(咦)搞錯了而且我完全沒有發現這件事
已修正,感謝留言的草壁君(土下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9079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eague of Legend|LOL|Varus|法洛士|懲戒之箭

留言共 3 篇留言

草壁英彥
哦哦哦是LOL的同人!!而且還是審判日誌的形式!!(興奮
我現在還是很不懂為什麼審判日誌沒有出完全英雄的……想當初我找到齊勒斯的審判日誌多興奮啊(艸)

是說抓個BUG,法洛士的異名是懲戒之箭哦!
LOL和UL其實有很多地方類似啊其實(?)

02-19 22:31

Cecil
審判日誌讚讚!(不
我想寫EZ的故事但是找不到他的審判日誌我超悲傷的……
我居然不曉得我把法洛士的異名寫錯了!(震驚
嗯、有異名這點的確是一樣的呢(點頭02-19 22:38
eigetsu910
沒錯挖坑和填坑分別是世界上最幸福和最痛苦的事了wwwwww
因為我幾乎只打中路所以跟法蘿不熟啊wwwwww
是說我覺得法蘿的故事好中二喔wwwwwwwwww
不管事官方的還是筆者的wwwwwwwwww
然後墮落之源這個詞也太容易腦補wwwwwwwwwww
果然各個地方都有____滲透嗎wwwwwww
上古墮落之源仿如嗤笑吐信的蛇,在他耳邊低語。←這是要來個蛇縛play嗎wwwwwwwww嗯不就是法蘿你的大嗎wwwwwwwwwww((這位泰泰自重
喔不我覺得要變歪串了

10-01 20:59

Cecil
挖坑超爽的啦!──但之後彌補的過程很痛苦很痛苦(嗚嗚
超中二啊,野獸啦力量啦瘋狂什麼的全部都是中二,虧法洛你還是有小孩的人了……
但還是好帥啊!!!!!AD裡面法洛跟葛雷夫都好帥啊怎麼辦(達瑞文表示
不要歪串NOOOOOOOOOOOOO10-01 22:21
イロ
嗚嗚...
看著心愛的(?)法洛士這樣讓咱好難過(?
是說大大這篇咱好喜歡[e5]
每看一次揪心一次>///<
但法洛士還是好帥啊~((真不愧是咱的main角之一[e5]

11-11 19:10

Cecil
法洛士帥帥,難怪下路配對也是數一數二的多(HSHS
謝謝妳賞光看這篇舊作~11-11 21: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annmcecil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UL日記之可是瑞凡... 後一篇:◆歧路(劫)...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akfasu57祝各位中秋連假快樂
歡迎到我小屋看 我也會看你們的小屋 偶而會丟奇怪的創作~歡迎天來看 我會非常高興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