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創作】夜的破曉,章一˙之二

作者:風橋夜│2013-02-07 22:22:54│巴幣:0│人氣:102
3.
        而在同時,肯特爾相當疲倦地喝著橙色的柳橙汁,在那之前明明就相當有精神的玩著線上遊戲,沒想到自己卻癱瘓在這裡了,肯特爾獨自想著。
  「果然,是因為沒有那個的關係嗎?」他低語著。
  他翻了個身,將頭面向著沙發的靠背部分。隨後肚子便咕嚕咕嚕的響著,不需要多猜,肯特爾知道自己肚子餓了,但即使如此他也無能為力,只有靜靜地待著。
        似乎是因為受不了的關係,肯特爾無力的拿起遊戲搖桿,玩著那早已過上百次的射擊遊戲,雖說是上百次但事實上那款遊戲是在三天前剛發售的,意思就是說從發售的那一天開始肯特爾就以夜以繼日的速度玩著這款射擊遊戲。
        從設定到遊戲的關卡以及選向和選槍的技能肯特爾就像是複製在貼上般的既在腦海中,雖然是有是過要用布同的玩法,但試了之後仍然獲得勝利,對他而言重複玩著同樣遊戲是令人苦惱的事情,但是他總是耐不住興奮之情不斷的重複自己所喜愛的遊戲,所以才會這麼快的玩膩。
  因此每當有遊戲要發售的十個小時前他早已經在發售地點等待了,正因為如此他被附近的人稱為遊戲狂人,但令人訝異的是如此高自尊心的他聽到這種話竟然沒有動怒,可見他自己多少也有感覺得到自己的遊戲玩太多了,就算明白也無法克制著這種欲望,所以錢才會不斷減少,導致現在連個能吃的東西都沒有,雖然對他而言真正能吃的東西是被禁止食用的啦!
  「出去晃一晃好了!」肯特爾從沙發上懶懶的起來,用醉漢式的走路方式走到烈陽高照的室外中,即使有人對他那怪異的行走方式而竊竊私語,但他卻不為所動,這讓人們對他的高自尊心有了很大的疑惑。
  走到附近的一間便利商店中,肯特爾反射性的檢查自己的皮包,不料卻只剩下十個巴昂幣(作者注:一個巴昂幣等於一塊台幣),連個麵包都買不起了還談什麼午餐呀!
  「只能買瓶水了!」他搖搖晃晃的走到以高科技製成的冰箱。
  在這裡的科技是以領先全球的高科技地區,但卻禁止任何從外觸可以自由進入的管道,就是深怕國家機密會洩漏出去,但無論如何這些機密總有一天會成為世界上的基本知識,雖然這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但那只有對現今狀況而言是不可能的。
  「哼哼哼,付錢!」肯特爾將水放在櫃台上一邊哼著歌,一邊喚著不知跑到何處的工讀生。
  但是,接應他的並非是工讀生。
  磅!地一聲,原本製成防彈的強化玻璃一夕之間全數毀滅,大量的碎片灌進屋內,而設計成太陽能電力的系統似乎也在同時被毀掉,商店陷入一陣黑暗,而外頭的人們卻全然不知事情,像是計畫好一般早在幾分鐘前水泥製的牆壁悄悄地放下,因此沒有半個人明白究竟發生什麼事情。
  <可能是搶劫,但那也未免太大費周章了吧!畢竟若真是搶劫也會等到這裡沒人為止,但是他卻連這點等帶都沒有地直接行動,難道犯人不知道有一個叫做行動電話的東西嗎?>
  肯特爾瞬間冷靜下來,無視於因恐懼而放聲尖叫的人們,思考著犯人的思維方式及可能的攻擊地點。
  但是,
  如果真要搶劫的話為何不找銀行之類的地點,何必要浪費精力在一家商店中。
  肯特爾看向周圍尖叫的人們,光是害怕這個舉動就可以知道在場的被害者全是普通人類,若不是正常的人類恐怕早已耐不住燥鬱而在此大肆破壞了吧!
  但在此的人數讓肯特爾有些棘手,一名金髮少年、一名婦人帶著兩個孩子,孩子的年紀估算為五歲及八歲,最後還有剛剛聽到爆炸聲而匆忙趕出來的工讀生,即使人數並不多但一不留意他們可能都會命葬黃泉。
  所以得步步為營,要一邊顧及這群普通人類,一邊擊敗搶劫犯。
  而且,必須是在自己知道的情況下行動,一旦讓在場的人們情緒失控他們就會被殺掉,但是說來他並沒有這種犧牲自我的必要,除非只有一種情況,但又是何種情況而必須自己來面對?
  答案只有一個。
    敵人的目標就是在場唯一是個身為非人的自己。
4.
  布斯德˙恩左正坐在一個相當高級的紅色沙發上。
  「聽說,最近的治安很差對吧!市長大人!」
  「哈哈,雖說如此,但是也完成了關於那個的研究了呀!你不覺得這樣子的犧牲也值得嗎?」
  那被名為市長的男子用輕鬆的語調說出一般市長不會說的話語,但兩人並分在意這些事情,即使布斯德的眉毛稍皺了一下但他也沒有反駁男人的話。
  「雖然我沒有立場說這種話,但是把這個計畫終止掉會比較好吧!」
  「但計畫一旦終止的話你知道會對空之城有多大的傷害嗎?」
  意義不名的對話。
  就算完全沒有提到計畫的名稱兩人仍然了解對方索說的話,那是一種防範措施。
  害怕計畫內容流露到外界的話,容易引起民眾的暴動,在加上大多數的民眾幾乎都是普通人類,除了造成多數人傷亡之外沒有任何好處,那是市長及布斯德所做的最壞打算,既然這種覺悟都有了,也就是說他們也有了應對這個場面的方法。
  轟炸。
  將這裡的所有事物全數毀滅,再將所有有才能的大使及人才逃離這個城市。
  所以打從一開始,這裡的居民就沒有所謂的最安全,就算他們明白職場上的危機、自身的危機接可靠法律來避免,但說到底法律是由政府所策劃的,所以有幾條法條存在著對政府方面有某種程度以上的幫助。
  就算政府們不斷歌頌著最尖端的科技可以保障你的人身安全,但當政府毫不留情的拋下普通人時,所謂的保障根本就是無效的,無論如何所有的物品打從一開始就在契約書上寫著『政府所有物。』等字樣實你就該祈禱有事情發生時自己的公司不要倒閉。
  總結就是,打從一開始,政府就以自身安全最重要,。
  說白話點就是:如果你們想活命的話就給我乖乖的別暴動,啊!如果敢暴動的話你們就通通去死吧!不如嘗嘗你們自己研發的炸藥如何?那一定很有趣對吧!啥?你說別想動你們的所有物?別白癡了!打從一開始你們所有研究的東西就是我的,不知道你們聽過這句話嗎?『你們的東西就是我的,我的東西還是我的!』哈哈哈,感到不爽嗎?後悔嗎?又沒人叫你來這裡,現在就給我像個垃圾一樣哀嚎吧!順帶一提,就算你哀嚎還是照死不誤。
  為了防止這一切的發生,市長就趁此變成天使一般的提出了尖兵計畫,以選取人才而誕生的計畫,但那是表面上的說法,事實上尖兵計畫有個極大的缺陷,那就是──
  以人才做為最優先考量,同樣地道裡,被遺棄的材料雖然會回到自家不會發生任何問題,但在選拔過程當中會被植入晶片來操控你的思考。為了自己的利益,市長當然不會笨到把後者所說的話給提出,但卻有大量的人潮因前者而來選參加選拔,若是在那個當下沒有控制好容易引起暴動,理所當然的能帶到地面的人才便會大幅減少。
  不僅如此,就連市長本身都會受到生命上的威脅。
  所以,在那之前便選出了聖騎士,只為了保障自己的生命。
  當然普通人會認為聖騎士是一件值得誇耀的職位,不僅地位高、薪水多而且還會受到政府的禮遇,所以聖騎士就被列位僅次於市長的神聖存在。
  「我認為它就算終止對我而言倒是沒什麼差別。」布斯德無趣的說著。
  「你想想嘛!它一旦終止就會讓民眾起『為什麼只把計畫讓給前半部的人們。』這種不愉快的心情一但累積的愈久就愈有可能引發暴動,這樣子的話就不得已要把這裡……」市長僅僅說到一半便沒有下文了。
  「反正你又沒有在意這些瑣事。」
  「哈哈!」市長些許尷尬的笑著。「不過有件事情你該去處理一下了。」
  「啊!也是呢!」布斯德將手中的看起來很高級的玻璃杯隨意地放下,便拍拍身子毫不猶豫地開了現場。
  只剩下市長。
  在布斯德離開的那一剎那的手及腳大幅地顫抖著,那是畏懼及憤怒所造成的,即使不滿於布斯德對他的說話態度,但不可否認的是在空之城當中根本沒有可以與他抗衡的人物,就算將所有的兵力投入與他的戰爭,到頭來可能只會造成自身大量的傷亡,這樣對於他未來的自保戰略沒有絲毫好處。
  <所以,我才要那麼堅持於尖兵計畫,為的不是自保於自己而是要毀了你,現在就叫我放棄是不可能的事。>
  對於一個人而言,是不可能讓嘴邊的獵物跑掉,更不可能聽信於獵物所說的話。
  這件事,市長本人最為清楚,為了他以後的事情要將最麻煩的角色給除掉,而那個人無疑的就是布斯德。
  你等著瞧吧!布斯德˙恩佐,我會毀了你的,包括你身邊的事物一同給毀掉。
5.
  肯特爾奔馳在地下街中,正確來說是在地下道。
  「光是要讓那群人逃掉就已經夠困難了,還說什麼要打到敵人哩!啊~這果然就是上天懲罰我說大話的下場吧!」肯特爾發出連自己都覺得很變態的怒吼。
  烏黑的環境,即使是在幾乎無光的狀態下,肯特爾仍然像是在白天下行動一樣的自然,就算是在十公尺有顆石頭可能會使他絆倒他都一清二楚,無論是多麼小的事物在他眼裡都像是個巨大的物體,似乎環境的明亮都影響不了他的行動。
  「可惡呀!我真夠倒楣的!」肯特爾怒吼著。
  「死小鬼,叫那麼大聲是在宣布自己的所在位置嗎?」
  一個陌生的男性聲音從肯特爾的前方傳來,帶點挑釁的聲音就可以明白他對這件事情有多大的自信,壯碩的身材與肯特爾瘦小的身子形成強烈的對比,而肯特爾對此露出令人感到疑惑的神情。
  「啊!真的很倒楣呀!真希望自己不要遇到這種事情。」
  「真是如此的話你當初就不要惹惱我們呀!」語畢,男子的身後出現大批的人群,數量近乎是上百人左右,一旦他們出手的話恐怕肯特爾連骨頭都不剩了。
  「哈哈哈!」肯特爾想起剛剛為了要引開男人的注意力而將便利商店所有的水灑向機械,所以──
  我這是在增加仇人嗎?肯特爾心想著,但反正他們的目標示肯特爾本身所以即使惹惱了也無所謂。
  「你不覺得我剛剛所說的話是一般人遇到災難時反射性會想到的話嗎?」
  「哈!?」
  「我真不幸、真夠倒楣的、為什麼不是發生在別人身上?你不覺得這種想法很自私嗎?就算在怎麼無辜,也不能這樣想吧!人類果然是種不負責任的動物,你也這麼覺得對吧!?」
  像是要尋求意見般,肯特爾盯著眼前引領大批人潮男人,但男人只有噗哧一笑,露出不可一世的大膽笑容:「是呀!那又如何,反正你就要在我們焰鼠一族面前只有死路一條,不如把你剛剛所說的話作為遺言如何?我們很仁慈對吧!」
  真是的,鮑昂怎麼過了那麼久才做出正確的事情呀!肯特爾抿抿嘴心想著。
  下一剎那,肯特爾得腹部被突來的踢擊擊中,過於強大的力道將他擊出十公尺之外,微腫的傷口並未濺出血液,反倒是在肯特爾的嘴角流出一絲血絲。
  「他們來真的呀!」
  「你傻了嗎?我說過的,你只有死路一條。」男人從黑暗中探出頭,深黑色的夾克及自以為帥氣的牛仔褲搭配,在肯特爾眼裡只不過是小混混的兒戲。
  「啊~我真不幸呀!」他低估著。
  然後,左角輕輕一蹬,肯特爾宛如子彈一樣衝向男人,原本湛藍的雙眼呈現出鮮豔的琥珀色,眼神中盡是貪婪,即使琥珀色的雙眼在黑暗中是無法見到的,但他的眼睛卻向是盞明燈般照耀著周圍,很可惜的是,他不是明燈。
  啪碰!音爆瞬間響起。
  那是肯特爾所揮出的一拳所造成的,即使沒有命中目標,但因過大的衝擊仍然震飛了周圍的人群,而僥倖逃過的男人背後的那道牆出現了深深的痕跡。
  「怎麼?害怕嗎?」石屑與灰塵飄浮在空中,被打出的大洞將外頭的光滲透進來,原本烏黑的周圍頓時明亮起,不適應瞬間出現的光線的人群,各個遮起雙眼。
  「唉呀~這麼做可是會自尋死路呦!」
  肯特爾說著一般14歲青少年不會說的話語,一邊緩步走到暫時失去視力的男人面前,不僅身高相差甚遠就連體行也已經無法比較了。
  但是,
  肯特爾揮出了小小的拳頭,男人就以極快的速度被打飛。
  碰的一聲,光線又再度灌進狹小的下水道,男人被擊出下水道以外的地方,在那裡的人群被此景嚇了一跳,畢竟無論是誰都會在突然從旁邊牆壁出現的怪異男人給嚇著了,吵雜的聲音傳進肯特爾耳中,但他並沒有很在意。
  那裡是第五區塊的地下街,所以才會有大量的人潮。
  肯特爾靜靜聽著外頭的聲音,洌嘴笑著:「剛剛你們的頭頭,嗯~就是剛剛被打飛的那個,那是頭頭對吧……啊!無所謂啦,總之他說了很有趣的一段話。」
  「在你們焰鼠一族前面只有死路一條,哈!他是搞笑藝人嗎?敢在我這個身為lykos anthropos的後裔面前說這種大話,不要臉也要有一種限度嘛!(註:「lykos」與「anthropos」來自於希臘語,分別為狼與人。在異教徒社會中,狼是受尊敬的動物,因為它們既聰明擁有智慧,又是高明的獵手。異教徒戰士崇拜狼神,喜歡披狼皮,佩戴狼牙,認為這樣能獲得狼的力量。)。」
  「可、可是那不是只是個普通人嗎?」對於肯特爾過於異於常人的力量某個微弱的聲音從人群中傳出。
  「對呀!人類中就是個人類,那串麻煩的英文是聖騎士大人為了幫我避人耳目而取的,但是那名字還是很驚人的,真不曉得大人在想些什麼?」肯特爾露出困擾的表情,繼續道:「說穿了,我是真正的狼人呦!跟你們這群老鼠是不一樣的。」
  「嗚!」
  震驚及恐懼用來形容剩餘的人們相當符合。
  「你們知道嗎?在這個城市中非人與人類所占得比例為3:7,壓倒性成為少數民族的我們,根本就沒辦法吃東西,嘛!也不是說完全都不吃啦!但是吃的東西都是具體看起來能吃的,但實際上根本填不飽肚子的。」至此,肯特爾勾起一絲笑容:「所以,你們了解現在自己的處境了嗎?」
  他們都了解,現在的自己在這個金髮少年面前到底是怎樣的貨色?
  但可惜的是,他們並沒有放棄自己的人權,甚至認為少年只是在虛張聲勢而已,但那種觀念都是在『自己的老大被打飛以前』的觀念。
  「那麼,真是感激你們──當我今天的午餐!」話音剛落,所有的人臉色大變,接著宛如鳥獸散一般死命的往後跑,但是那終究只是老鼠的速度,無論如何老鼠是不可能跑贏狼的,尤其是肌餓的狼。
  肯特爾微微一笑,左腳一蹬快速的接近最後面的男子,那男子似乎發現有人的接近,往後一瞥,肯特爾的臉便映在自己的眼前。
  但是,
  肯特爾卻停止了。
  碰的一聲,原先要被啃食的男子背後傳來巨大的聲響,那不是男子所造成的,而是焰鼠一族以外的其他人類所做的行動。
  不是炸彈,但卻發出了遠超出炸彈的聲響。
  「混帳,是哪個臭傢伙阻礙我的進食時間!」肯特爾發出貪婪的野獸吼叫。
  但那名肇事者並沒有給予肯特爾任何回答,不僅如此將至今都微微浮在空中的肯特爾踢到旁邊的水泥牆上,石塊及灰塵隨之爆出,煙霧瀰漫在肇事者與肯特爾的周圍。
  所有要逃走的焰鼠族都為這個畫面而止步,並轉頭愣愣的看著那個肇事者的背影,但卻因為光線全被自己所遮住因此只能稍微知道對方的位置而已。
  但那不是重點,
  他們感到震驚,究竟是多麼強大的人類才可以將把他們逼到死腳的肯特爾以這樣的方式擊落。不!更正確來說,光是可以單手阻止肯特爾的快速移動就已經讓人感到匪夷所思。
  但是,照這樣看來那個人應該不是幫手,而是來拯救他們的。
  「真是的,我才離開一個月你就給我亂來,鮑昂哩?該不會又去喝酒了吧!?看來他也需要特別觀照一下了!」
  肇事者聳聳肩,毫不猶豫的責備肯特爾,完全不在乎自身的安全性有多低。
  「你這傢伙,竟然敢打擾我進餐……阿!」肯特爾因狼本身的天性而在黑暗之中馬上認出了究竟是何人阻止了他。「鮑伯呀!啊,我想也會是你,畢竟其他人也沒辦法做到這些事情,除了偉大的聖騎士大人。」他諷刺的說著,原先琥珀色的眼眸再度轉回原先的瞳色。
  過於清澈的水藍色讓人感到有一絲的不協調感。
  「你這傢伙,就那麼想惹聖騎士嗎?」鮑伯粗魯的揍了肯特爾一拳。
  「開玩笑的嘛!你想想看誰能在這麼黑的環境下看得見有誰在呢?」
  「你還真是存心想找人打架呢,肯特爾。」在黑暗之中一名男性的身影從那兒隱隱浮現:「這點果然一點也沒變!」
  肯特爾淡淡一笑,事實上並非是他本身語之前沒有任何改變的緣故,與其說是沒改變至少他自認為他對愛找人打架這件事情已經有所節制了,因此原因就明擺著,非常簡單的就是有人打擾他進食了。
  人說起床會有起床氣,被叫去做事情時會有不甘的負面情緒,但他並非是一般人因此當有人阻止他進食時就會感到非常的不爽,甚至於將阻止的人咬殺掉,但就算再怎麼笨也會知道分寸,也會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對手。
  超乎自己實力水準以上的高手。
  「幹嘛來呢!晚個一秒行嗎?」
  幸好早了一秒呀!話說你這傢伙就這麼喜歡觸法呀!……鮑伯暗自想著。
  「不過,幸虧有你的這番作為,讓我們知道我們的地下街的牆壁有多脆弱了!」布斯德瞥向碎裂的水泥牆不禁意的說著。
  「阿哈哈,真是的!」肯特爾可笑著,連嘴角都不禁意的抽蓄著,可見他已經知道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錯誤。
  「不用笑得那麼尷尬,這次的費用我替你出!」布斯德看著肯特爾的表情說道,隨後附加:「但你要幫那群傢伙想些辦法,不能讓他們知道你是誰!」
  「還想說你佛心大開哩!還不是要我收拾殘局,只不過是出錢和出力之間的差別而已…..總覺得我愈來愈像老太婆了!」
  不理會肯特爾的喃喃自語,鮑伯無奈的嘆了口氣,瞥向遠方卻不經意的發現因爆破而感到驚訝的人們正好奇的看像這裡,便拍拍布斯德的肩膀用下巴一指,對方才睜大雙眼的看著那邊。
  「看來麻煩很多,恐怕待會兒會有一群騎士來了!」布斯德一付嫌麻煩的表情,對著肯特爾說道:「不用記憶消除了,趁現在趕快離開這裡吧!」
  「知道了!」
  接著,大量身穿銀色輕鎧的男人們湧進的下街,封鎖道路之後便開始搜查在當地的人們,可是除了焰鼠一族的人以外沒有人逗留在那,甚至是利用監視器查當時的情況卻似乎被人給惡意灌爆電腦導致當機。
  就像是一切沒發生過似的,所有能成為證據的線索被人們的切斷,就算是詢問當時在場的焰鼠族也沒人願意開口。
  直到騎士們放棄搜尋結果是在一個月後才不甘心的將這個案件定為『某團體的內鬨』,並將當時的地點重新整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945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lice0027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終極一班2 & ... 後一篇:《緋彈X魔禁》學園都市_...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201665大家
法環-一發轟死腐敗化身,歡迎來看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9UjJhYrq0M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