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短篇】井蛙

作者:居士│2013-02-02 22:28:31│贊助:24│人氣:411
 
 
 
 
 
  青年對於武技懷有極高的天賦,年紀輕輕就已是名聲遠播,敗在他手中長槍底下的武者不計其數。如此順遂的青年自然而然地變得很是自傲,認為天底下已無幾人能夠使他嚐到挫敗感。儘管對於青年的狂傲感到憤恨,可是輸給他是不容否認的事實,敗者們也只能在心中暗罵,希冀未來有人能夠狠狠地教訓這目中無人的青年。

  某日,青年一身深灰勁裝,揹著心愛的長槍走入了一座深山。他是聽說有位強者隱居於此處,特來此處欲要向那強者「討教」一番。

  隨著青年越漸深入山林,天色也接近黃昏。終於,一路上撥開無數枝葉的青年發現一處被林木包圍的秘境。只見一間木屋落在不遠處,一塊不大的田地伴著些許農耕器具,古井旁放著一個盛水的木桶,一切的一切都表示著此處有人跡的存在。

  青年正要抬腳前往木屋探查,卻驀然地從耳後傳來一道沙啞的嗓音。驚嚇之下,青年本能地往旁邊一跳,並在半空中旋身,順勢抽出身後的長槍,目光炯炯的望向出聲者。

  那是一位身穿老舊麻布衣的老者,頭戴一頂斗笠,他的雙手合放在腰後,駝背的模樣給人一股弱不禁風的形象。瞅他的眉頭一挑,同時牽連臉上數道因年邁而形成的皺紋,緩緩地開口說道:「年輕人,你來這裡有什麼事嗎?」

  「我聽說有一位強者隱居在這座山,想要用我這把長槍來和他比個高下。」冷笑著抬起手上的長槍,青年看向毫無威脅性的老者,以絲毫不客氣的口氣嚷嚷道:「喂!老頭,如何?有沒有關於那強者的消息?」

  豈知老者並沒有順從地回答青年的問話,而是一言不發地慢慢走過青年的身旁,就要走向木屋。見此狀,傲氣十足的青年自然是大為光火,想不到他居然被一個老頭如此藐視,老者的舉動簡直是在挑戰他的尊嚴!

  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感覺的青年只覺得怒火越發越盛,衝動之下就振起長槍朝老者的頸部刺去!

  反正只是一個老頭子,又是在這鳥不生蛋的深山中,殺了也無妨。這就是青年的想法,釐出這使人放心的結論,刺出長槍的力道更是強上幾分,欲要置老者於死地的意念又更強烈了。

  豈知,事與願違。

  「什──」青年詫異地大喊,面色上充滿了不可置信。

  不知何時,老者右手上多出了一根長度和正規長劍相差無幾的細樹枝,而且頭也不回的撥開了青年的長槍!

  目瞪口呆之下的青年完全不能理解,一根再也普通不過的樹枝為什麼能夠阻擋他威勢兇猛的長槍──不過,已經在下一刻回復心神的青年將長槍向下一埋,雙臂一個出力,又是倏地挑起長槍,對老者發動第二道攻勢。

  「太天真了。」

  老者反握樹枝,不疾不徐的朝腿部後方一放,本來重起勢頭的長槍就要夾帶著一陣旋風呼嘯著劃開老者的瘦腰,卻又被樹枝輕描淡寫般的擋下。瞧樹枝受到長槍的衝擊也絲毫沒有移動,就如同一塊磐石不動如山。

  兩次攻擊都沒有奏效,青年竟是已經失去了大半理智。將長槍迅速收回,左腳往前重重一踏,激起一陣塵土的飄散。握著長槍的雙手擺在腰旁,青年吐了一口濁氣,眼眸閃出一抹神采,長槍就往前一送──

  氣勢洶洶的長槍帶著無數殘影,只見狂風圍繞著每道殘影,連底下的枯葉都被毫無懸念的捲起,又在一瞬間被切割成碎末。仿佛是風的怪獸已經做好了準備,張開了血盆大口,就要徹底地吞噬老者。

  「年輕人,看似氣勢足夠,可是多餘的動作太多了……」

  語畢,老者驟抬握住樹枝的一手,原本認為祭出此招的青年只見光芒一閃,眼前一花,發覺手上的負擔好像變輕了?待他視野恢復正常,卻見長槍的槍頭居然斷裂,兀自插在槍身下的硬土之內。

  「一招足矣。」伸手將斗笠拉得更低,回過頭的老者朝青年揮了揮手上的樹枝,嘴角一抿,看了還處於震驚的青年一眼,逕自轉回頭,又開始走向木屋。

  「不可能……」顫抖的握緊長槍的槍身,狠力掃飛地上的槍頭,青年死咬著牙,架著破損的槍身揮向老者。嘴中依舊咆哮著喊叫:「──不可能啊!」

  即使失去殺傷力大的槍頭,由青年揮出的槍身卻是化身成棍棒,其速度甚至劃破空氣,拉起一陣震耳欲聾的爆音。

  中了!青年心中一喜,他看到槍身已然擊中老者的頭顱。然而他內心又隨之一沉,卻是發覺到古怪所在。

  ──沒有擊中物體的手感!

  槍身劃過老者,沒有減速的打在地上,起先認定擊中目標的青年沒有踩穩腳步,竟是重心一個不穩,整個身子都往前傾撲,還是立刻猛旋後腳向前一跺,這才解除身體的傾斜。

  槍身掃過的老者只是殘影,此時真正的老者居然在不知不覺之中站在木屋的階梯上,一手扶在門上,望向呆愣的青年,語帶勸阻地說道:「年輕人,你這三腳貓功夫還是別再丟人現眼了!回去吧!」

  像是送客一樣,老者對青年擺擺手,而後偏頭並推開門,就要進去木屋──

  「別太……」握緊槍身,低垂著頭的青年語帶顫抖,接著倏地抬起一雙佈滿憤恨的面孔,左腳向前猛烈一踩,同時扭轉腰身,用盡全身氣力將槍身振舉,不加思索地擲向老者的方向。

  「──小看我了啊!」

  挾帶著數倍於自身的龍捲風,長槍的槍身爆出如雷鳴般的響聲,從那一道軌跡也順勢劃出了一抹明顯的形影,卻不知真正槍身的位置位在何處。

  「啊,真是不服輸。我還趕著吃飯呢。」嘆了一口氣,老者伸出手指朝鼻孔一挖,待手指拉出,只見一團黝黑的鼻屎粉墨登場。將手對準青年,老者打了一個哈欠,隨手一彈──

  一絲細芒於剎那間亮閃,接著就是一陣巨響,同時在青年與老者之間也吹起了一股連成人都能輕易捲走的強風。不同於老者的穩如泰山,青年則是極力站穩腳步,抬起雙臂遮擋在面前。呼呼作響的強風維持了幾秒就逐漸消弭,直至回歸平靜,也讓青年能夠放下兩手,察看目前的情況為何。

  「井底之蛙,罷了,罷了。」搖搖頭,走進木屋,老者將門給關上,徒留一臉錯愕的青年待在原地,瞪視著眼前怪異的景象,不知該如何是好。

  堅硬的槍身不見蹤影,只見土地沾黏上一層莫名的粉末。青年突然發現,那粉末的顏色跟槍身的顏色是如此的相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878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月宵
[e6]

02-02 22:32

居士
老者太強大了[e18]02-03 12:11
曹臣勿
深山鼻屎功[e17]

02-02 22:34

居士
蘊含恐怖的威力[e17]02-03 12:12
飛豬十二元
@Q@蛙蛙!!!呱呱!!!

02-02 22:38

居士
將軍要轉職成青蛙了嗎[e17]02-03 12:12
Autumn
好強的....鼻屎[e20]

不過果然戰鬥場面很複雜((眼神死

02-03 00:10

居士
慢慢來,循序漸進就好了[e19]02-03 12:13
荒響
場景描述得很棒~不愧是居士!!
那鼻屎實在太神威了!
不過看了之後發現我跟居士的風格頗有差異說~

02-03 00:20

居士
感謝誇獎。至於風格的差異大概是節奏方面吧[e21]02-03 12:19
小佐
看到篇名時我嚇了一跳
因為我以前頗喜歡的一名巴哈作者
就是在精選文中翻到他的「井蛙」才開始看他的作品的
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1440888

02-03 09:07

居士
真是巧合,我看了他的文章,感覺比我這篇匆促寫得好多了[e15]02-03 12:20
貓貓風 ฅ●ω●ฅ
[e43]

02-03 14:33

居士
[e17]02-03 15:01
孤浪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若因驕傲而自滿,成長必定會停滯。
若因狂妄而自大,這臉必定會被打。

02-06 22:33

居士
算是一篇寓言向的短篇[e18]02-07 18: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GabrielDX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筆鋒》第... 後一篇:2013/2/4〈生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ayson0831rayson0831
各位巴友鼠年吉祥~新年快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