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8 GP

轉捩與分水,永遠難忘的一年 (論GaMavi事件與電玩展)

作者:R.R│2013-01-27 13:47:59│巴幣:1,260│人氣:11506


以往每年六月十四日時,我都會寫一篇週年記錄,回顧一下這一年來在部落格上面發表了什麼文章。但是今年竟然遺漏了,理由很簡單,因為今年的六月十四日我正為公司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根本難以分神去處理其他事情。不管如何,今年也總算走到了終點,柳暗花明、溪水前出,所以就用我生日來簡單紀念一下這難忘的一年。

Part I

故事就從2011年的年底開始談起吧。在去年的十二月,我參加了一場非常盛大的國際論文研討會。主題在討論數位典藏與人文科學的發展,大多數的論文都是以一個團隊的規模整合資源來投稿,而我是一個人寫完稿,沒有交給其他師友閱讀就直接丟過去了,更沒想到被接受了。隔了一整年,或許現在坦白說也無妨,那篇論文就是我部落格(也就是這裡)的內容修改後增加註釋、並使用學術語言而成。

拿自己寫爽的部落格文章在一場有多語同步口譯、台下坐著哈佛大學、京都大學等該領域權威學者的場合上發表自然相當過癮。而我試圖去證明:重要的議題與內容,用任何方式與載體都可以傳達,並不需要一定要依附在所謂的「學術殿堂」之上。

然後在十二月底,也就是生日後,距今剛好一年前收到了羅德寄來的 Mail 。我想不可避免的,這是今年影響我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那就來談一下我對於 GaMavi事件看法吧。

在信中他附上了誠摯且恭維的邀請,介紹他們網站目前的成果(當時他給我看的是《FINAL FANTASY XIII-2》的評論影片),然後約我去他的公司談。一開始我有點懷疑,但是搜尋了一下發現並無異狀,似乎是一個正常的公司,加上地址位於中壢,距離我並不遠,所以就回信答應他願意晤談。

當時他用的是假名,名片上印「呂安」。現在回想起來,他曾說過:「因為大家羅德羅德叫習慣了,有時候我都搞不清楚哪一個才是自己的本名。」當時我不以為意;現在想起來,是阿,呂某用過那個多假名走江湖,當然會搞不清楚哪一個才是自己的本名阿!

後來我就進了GaMavi,現在都可以坦誠地說:我會願意接受這個低薪有幾個原則:當初我對於未來的發展有疑惑(雖然呂某當時胡謅說什麼日本Famitsu、美國IGN都有投資),所以我認為要單做電玩的網站,絕對需要長時間的維持和經營,那需要盡可能減少人事成本,撐久一點為上策。

另外我的條件是:我不需要理會公司的上下班與打卡制度。也就是你要用我,就要完全信任我,那時我還在另外一間大學有工作,不可能每天來,所以當時我的要求就是一個辦公桌,然後完整的後台權限,其他你不要干涉,我會盡力做到好。就這樣我踏入了所謂的「電玩業」(關於當時的情況,可參考:http://blog.xuite.net/tuyu/MIYU/55570526




Part II GaMavi

撇開呂某不談,在GaMavi的工作是快樂的,非常豐富且多采多姿,我確實把它當做一個「志業」來做。雖然現在網站已經不見了,以數量而言,當時全網站產量最多的是一位姓羅的編輯,我排第二。但若考慮到我加入的時間先後與多元面向,則不管是質或量都必然以我為首。

這倒不是要炫耀,而是我確實在那幾個月之間投入了我全部的「心血」。在去年的農曆春節,因為編輯群要放假,所以整個春假的新聞、專題幾乎都交由我一人處理(當然王和羅也有付出,絕非只我一人,這務必要說明)。對我而言,寫文章易如反掌,比喝水還簡單。

我當時定下的目標是:每天新聞更新不得低於十則,每月十五到二十篇遊戲評論和營運分析、十個影音評論與五篇專題分析或攻略和相關的業界與進片討論。當時的權責分工是:我全力負責新聞與專題與分析文章,編輯則負責遊戲評論與攻略,主編則負責審稿與其他工作的支援。我對於當時的員工們都非常佩服,才華出眾,這部份請參考:〈GaMavi的昨日、今日與未來〉,這篇寫得內容都是肺腑之言,今天依舊如此。

那時候,幾乎所有人都沒有在乎加班(我們根本沒有加班費),大家都很自然的留下來把工作做到完,一起吃宵夜、打電動,睡在公司更是家常便飯。雖然有了不好的結局,但今天回頭去問那些同事們,我想他們都會說:「這確實是一個難忘且快樂的時光」。為了要應付這樣的工作量,我把教書改為兼職,並拒絕了另外一間學校的聘書,以便能夠全力投入這裡的工作。



二月底,也就是我才剛領第一個月的完整薪水(二月的薪水要到三月初發),呂某人就在某天晚上約我出來談,商談借錢週轉之事。當時他給的說法是:三月要發的《海賊無雙》他進貨太大量,除了巴哈外,他是全台灣掌握最多貨量的人

因為《海賊無雙》貨太大量,導致錢卡住,他需要資金週轉。當時他要和我借180萬到200萬左右。而且他願意給百分之十的「暴利」作為利息。他信誓旦旦地說《海賊》錢進來馬上就可以還。一個月內就可以還,而且還有 10% 的利潤,我不敢說完全沒有動心,但是迄今我依舊敢說:「我借他錢不是為了那個利潤」。

然後他毫無猶豫地拿出了本票出來簽,整個速度非常流暢,我還沒有給他錢,他就把本票給我,要我收好了,好像萬無一失,完全可以信任一般。這讓我學到一個非常寶貴的教訓:

以後有任何人簽借據或是本票毫無遲疑時,這個人一定有問題


當然,最後我沒有借呂某那麼多,一來我也沒錢,二來我的太太與家人全力阻止。我太太TUYU完全不贊同我投入如此多的心血在這裡,而放棄原來的本分教職與學術志業;而且這也違背了當初我們為何要搬到山裡面去住、她要當個網路旁關者等等的決定,這部份實在一言難盡。

很快的,一個月過去了,錢沒有還。二個月過去了,錢依舊沒有還。然後我們越搞愈大,包含請魯蛋來實況(為了和巴哈拼場,甚至還請專人坐高鐵特地送片去高雄給他玩),禮物贈品和粉絲團越來越多;這些,都代表著錢越花越多。而我太太開始追問,錢呢?他有還錢嗎?

TUYU去過公司幾次,也買過宵夜來給同事吃,但是她從來沒見過羅德。她刻意不想見,因為她從來不信任這個人。但在她的強大壓力下,我要求呂某先還我十萬。這邊的戲碼簡直是可笑,現在想起來依舊荒唐,但卻是我在這家公司的轉捩點,所以容我細說:

星期二晚上實況完《原型兵器2》後,呂某人叫我進辦公室,然後「刻意」我面前插了金融卡,指著電腦螢幕說已經匯款完成。他大概以為我只會去刷本子,加上我住在北橫山裡面附近根本沒有銀行故難以查證,這實在太可笑了,用手機查一下就知道根本沒有錢進來。

晚上我回到家後用臉書告訴他「沒有錢喔」。他回應說:「大概是太晚了,明天就會入帳」。剛好隔天我要教書,所以不會去公司,但隔天夜裡,我又問了一次:「還是沒進來喔」,他回:「大概銀行那邊有問題,要不然就是匯錯帳號了,我已經扣款了說」

感謝臉書有記錄,所以我和羅德之間的對話都有保留。你在我面前演戲匯款,然後和我說匯錯帳號?這怎麼可能?後來才知道,他都用這招不知騙多少人,刻意在你面前裝做有匯款,其實根本是假的。到了星期四晚上,我用臉書下達哀的美敦書:「我不想要聽任何理由,明天一定要看到錢」

因為這時,我已經難以抵擋TUYU那邊的壓力了。



辦公室一景,現在已經完全化為廢墟
--

我印象深刻,那天是星期五,下著雨。我騎著摩托車從北橫到中壢,騎了一個多小時,要去確認到底有沒有錢,給我太太一個交代。但,那天我車禍了,忍著流血、冒著風雨抵達公司,真是幹!幹!幹!

呂某人知道我的來意,親自幫我撥了電話給銀行,讓我確認真的有錢進來。我查了一下,就在當天早上,我抵達前才剛匯款。不過那天下午,他又馬上和我借錢,要我幫他匯款給另外一名「盤商」。在這場借錢風波中,我拿回了十萬,其他的迄今沒有下落,我想大概也不會有機會要回來了。但這件事讓我留下了難以抹滅的深刻印象,如果你真的有困難,你可以和我說,晚點還也沒有關係,甚至你還需要錢也可以開口。但你竟然選擇「演假戲」的方式來騙我


你把我當白痴耍嗎?


我的智商確實不高,但為你犧牲原本穩定的工作,幾乎付出所有時間來完成夢想,而你用粗糙的謊言與虛偽的戲碼來回報我,我再說一次,你把我當白痴耍嗎?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那種情緒並不是「憤怒」,更精確的說,是「心碎」

是的,心碎了。漫畫經常有那種理智斷線的狀聲詞;事實上,那個聲音是聽得到的,從你體內的靈魂中直接發出來,不經過耳朵,但你會聽到那種碎掉的聲音,迴盪在腦海,久久不去。已經好多年沒哭過了,在五月二十八日實況完我騎車回家時想到大家的付出,不禁悲從中而落淚。結果剛好那天還被警察臨檢。警察看到我問:「你怎麼了?」我回他:「傷心,不行嗎?」

然後用手揉一揉眼睛把淚水拭去,心底再罵一聲:「幹!連警察都會挑時間來煩我!」


大多數借他錢的人也開始發現問題而私下聯繫。那時我們有許多的集會,開始討論許多解決的辦法以及何時要掀牌對幹。我想呂某也注意到這點,所以就玩起「穩定軍心」的手法。比如說有意沒意就會走到我身邊說「股東的錢明天就會進來了」、「我們資金多到可以空燒一年」,最好笑就是:「巴哈說要買我們,願意出N千萬」

那個金額不太確定是因為呂某和不同人講的時候,金額都會前後不同(這是說謊慣性者的毛病,說謊太多以致前後邏輯失調)不過這件事應該所有前員工都有聽說,實在是貽笑大方。

而他所謂的「股東」其實許多都是黑股東,他先描繪一個無比美好的未來,當你給了錢以為自己變成了股東,結果什麼都沒有,錢也不知道用到哪邊去。為何後來會出現什麼呂俊龍回鍋等等奇奇怪怪的事情,我的看法就是因為太多「真假」股東之間對於如何追討、負責的意見分歧所致,所以選擇了讓呂某回來負責這條路。

由於我並非股東(事實上,我根本不知道這公司哪些人是股東,或哪些人是真的股東或假股東),所以這部份與後續的發展我不便,也無法回答。我在六月二十八日辭職,結束了與這家公司的關係,由於尚積欠薪水,故只能選擇代物清償,我太晚去選了,只拿回一台電視(笑)
----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反之亦然。我個人認為呂俊龍的人格特質問題在於強烈的自卑。對他而言說謊和呼吸一樣,是「自然」與「必然」,他擔心別人瞧不起他、鄙視他,所以他想要營造自己很行、自己最有門路,認識所有業界最重要的人物。我們都知道,當有人經常把「我和誰誰誰一起吃飯」、「我和誰一起照相」掛在嘴邊時,通常都表示那個「誰誰誰」根本不認識你。

我想這與他的家庭背景有關。我相信他很孝順,希望給自己母親過好的生活、一個體面風光、說得出口兒子很成材的事業,一洗雪刷他曾經受到的所有歧視。他明明有一個很好的機會,我們都曾經願意相信他、在他下面協助他,可惜難敵心魔,最後「咎由自取」,成了今天的結局。

在最後一次遇到呂俊龍時,我和他說「我不會去告你的」。所以,後來受害者與股東們在聯合要提起告訴時,我並沒有參加。簡單一句話,我認了,把這筆錢當做一個昂貴到不行的「人生經驗」。我想現在若遇到他,我大概只會嘆口氣,面無表情吧。
(PS.我自認上面這段關於GaMavi的描述均有憑有據,可當面對質。但也務必提醒:關於人類的事情只有「相對主觀」而無「絕對客觀」;換言之,上面這段是以我個人的主觀立場所寫,不代表其他當事人會完全認同。)



Part III

在七月初我去了海外休息轉換心情,暫離恩怨紅塵。回國後,我和主編王中龍需要幫其他編輯找工作。我們兩個人年齡較長,其他編輯大多是新鮮人,第一份工作就遇到這種事情想必也十分難受。這時我的作法是直接寫信給許多網站,看看他們有沒有缺。當時我還寫信到了香港知名的3C網站尋求援助,

此時,也有一些人來挖角,甚至有創投公司找上我們。畢竟我們的粉絲團有三萬多人(迄今依舊存在且還在增加,真奇怪...),網站開站半年內,單日最高流量近五十萬,Youtube頻道播放達數百萬次,這都不是很差的數字。我和王還與某間創投公司見面商談,最後因理念歧異並沒有談成。

事實上,今天巴哈姆特或是其他電玩網站的「新作實況」也是受到GaMavi的影響跟著做,就這層面而言,不可否認其影響力。

在此,我想先談一下台灣的網路環境與電玩業界的發展。我認為,最近幾年台灣電玩業界已經走向了某個過渡期。



不可否認,台灣是一個以MMORPG等線上遊戲為主體的市場,我當然有所偏好,但對任何主機、平台均沒有偏見,我只在乎是不是好遊戲。我欲指出的是:業界的發展與台灣電玩市場的發展模式有密切關係。海外的線上遊戲從一開始就採取了高標準的方式來進行銷售與服務,例如年齡、信用卡扣款的認證,用這種方式來挑選玩家,但台灣從一開始就以低價、贈送的方式來進行銷售,將主要客源鎖定為「青少年」或「小朋友」,

加上臺灣大多為代理遊戲,這與外國自己研發,對待遊戲如同親生兒子不同,代理不需要在意什麼服務與玩家感受,掛BOT也無差,只要有得賺便可,沒人玩就代理下一款,重新炒作,這種銷售模式就註定線上遊戲會走向今天的「免費無月卡時代」,完全依靠商城和DLC來營利。

我們更可以注意到,以往《天堂》、《RO》數十萬人同時上線的時代早已不復存在,智慧手機與平板更瓜分了這些輕玩家的休閒時間。現在是少數幾款存活,其他多數奄奄一息。

隨著網路速度與技術的提昇,現在根本不需要在台灣設立伺服器,直接連海外就好了。例如《暗黑破壞神 III》中文版,不就連韓國伺服器玩?哪有台灣自己的份。我認為,未來海外遊戲公司根本不需要代理給台灣,可以直接在台灣設一個簡單的據點,只要一些公關和正妹,什麼工程師、設備都可以省了,直接連到海外去就行



當這種情況越來越普及時,未來台灣遊戲業界的生態和版塊就有調整的可能性,許多PC與家用主機的遊戲中文化與推廣,並非不可能讓這些遊戲重新獲得玩家的青睞,今年底的《刺客教條 III》就是一個好例子。隨著智慧手機遊戲不可避免的普及,整個玩家層的斷裂與分散將更為明顯,這是全球共同的現象。我想說的是:如果GaMavi沒出事撐到今年底,會變成怎樣或許還很難說。

再繼續談。到了七月,我們面對的是現實的問題:也就是欠薪與工作,雖然沒辦法讓所有編輯都找到理想工作,但至少先求有再求好,能維持生活最為重要。因為我們團隊有影片後製剪輯的人才,當初還想說真的沒辦法時,我就親自去接中央研究院推動的數位台灣典藏計畫來賺點錢...(笑)



接下來就是要考慮自己了。畢竟我已經沒有原本的教職,借了羅德一堆錢、現在的公司垮台還欠薪,更重要的是,年底和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數位藝術中心合作的「數位藝術節電玩展」已經決定要辦,簽了下去,可不能中途毀約說不辦阿......

莫念錦上添花,切記雪中送炭。不用在意那些在你成功時給你掌聲稱讚的人,但千萬記得那些在你最無助需要幫助時,對你伸出援手的人。

也因此,我萬分感謝後來東海大學與旭傳媒科技。或許是因緣巧合,東海大學願意給我一個兼任的職務,而旭傳媒更是慷慨的提供我最大的援助,使我可以面對後來的展覽與活動,我沒齒難忘。

Part IV 日本動漫研討會與數位藝術節

十月十三日星期六,我參加了由交通大學、日本交流協會、傻呼嚕同盟所共同舉辦的「日本動漫的現代社會文化意涵」研討會,並邀請到日本御宅文化思想評論家東浩紀蒞臨演講。

由於時間準備不及,我發表的論文不算完整,後半部分還是在最後時刻拼湊而成,不過這場研討會親眼見到了許多「以往只聽過,或只在網路上相遇的朋友」,可說是一難得的經驗。後來我也應台灣御宅文化協會(TOCCA)的邀請,為這次大會的主題:東浩紀在台灣出版的的書籍寫作了專題文章。


這場台灣首次舉辦的動漫文化研討會正代表臺灣社會對於 ACG 的重新再定義與正典化過程,相信未來會有更多的相關論述與議題被討論與展開。關於這場會議的相關論述,可以參見:



結束了交通大學的日本動漫研討會後,今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11月16-25日在台北松山文創園區舉辦的第七屆台北數位藝術節。這次藝術節將首次將電玩作為一門數位藝術來展覽,但我面對的問題是,創能已經不在,當初說好的資金和人力也化為空中樓閣,流為紙上談兵,但是展覽依舊要舉辦。沒辦法,這就成為我在2012年下半年最重要的事情。

一方面向之前的同事與巴哈姆特、光榮特庫摩、青文、大宇、ubi、萬代南夢宮等廠商公司尋求援助與支持,另一方面則必須處理藝術中心與官方之間的各種問題。規劃展場、寫文案、設計影片、展品位置、燈光等等,開始扛起所有的事情, 覺得自己一個人可以完成這樣的展覽,真的感謝有許多朋友的鼎力協助,終於可以完成這一心願與責任。


四千份的電玩展場的專屬導覽手冊(上圖)在星期三基本上就會索取一空,到了展期的第二個星期假日之後,手冊已經所剩無幾,雖然展期中遇到台北陰雨連綿、氣候濕冷,非常不利出門,不過看到許多朋友,尤其最後一週六日的兩場演講都是滿座精采結束。從公司垮台完全沒有經費,到最後能夠辦出展覽,自己坐在展場內,看到有人走過來走過去,看著我的影片,管他認不認識我,真的很想衝過去給他握手感謝阿XD

由於這次的展覽尚算成功,所以基本上官方那邊已經初步同意明年可以續辦了,在另外一層意義上,也可以說是證明這終究可以被認為藝術的一還。作為台灣首次舉辦的非商業電玩藝術展覽,受限於太多的環境、經費與現實問題有太多的不足之處,但我的感想就像下面那篇文章所說的:「有缺,但無憾」

「有缺,但無憾」:我看台北數位藝術節電玩展的感想

台北數位藝術節:一個沒有Show Girl的電玩意念展覽計畫

最後,還是老話一句,感謝所有支持展覽、前往參觀展覽的所有朋友,當然也感謝巴哈與所有支持的廠商。這讓我深深感受到相互協助的溫暖。日後有各種活動或展覽,只要我能力時間許可,或者需要宣傳,也請不用客氣告知,我也會盡力參加或宣傳,如同各位的熱情一般。

今年對我而言是個難忘與轉折的一年。巨大的起伏彷彿就像洗三溫暖一樣,在六七月公司倒閉,面臨一時之間沒有工作,不知明天在何方,呂某欠錢不會還的資金缺口、家人龐大的壓力,再加上要舉辦藝術節活動的沈重責任和經濟壓力,現在回想真是真是難以一笑置之

不過,這一切都過去了。撥雲見日,更說明了「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過程。經歷了這些事故,2012年對我而言更是轉職與大量升級的一年,不管是法院或是公司法、木工或是展覽,都讓我學到許多。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說,這確實都是難忘了一年。在此也祝福所有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們,在新的一年能夠平安健康,有更好、更多的發展與可能性!


---
PS.關於日本動漫研究與電玩藝術展,基本上都會繼續舉辦。日本日劇動漫的部份歡迎大家投稿參加,詳細請參考這篇:http://rain-reader.blogspot.tw/2013/01/blog-post_12.html

至於電玩藝術展的部份,今年我們也會公開場地與位置,讓大家來參與,不管您想要走這條路、認識同好與朋友都非常歡迎。詳情我們會在後續逐漸公開,您可以隨時透過mail或是臉書與我交流,謝謝。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rainreader1
Mail:miyutuyu@gmail.com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795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CG|GaMavi|創能|巴哈姆特|電玩藝術展|日本動漫研究|交通大學|台北數位藝術節|RainReader|梁世佑

留言共 8 篇留言

咖啡
頭推!
感謝分享這段血淚的經驗故事![e13]
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1806207
這篇我有回應但沒看到RR大的回應 [e18]

01-27 14:35

夜歌
可惜阿,當初我還以為GaMavi能搞起來的,雖然我是主攻PC遊戲而不常去

01-27 15:37

怪盜辛巴達
GaMavi真的很可惜
當初也是密切注意
甚至覺得弄得好跟巴哈並列的遊戲網站也不無可能~

01-27 15:59

立志成為優秀作家者
印象中你都是發遊戲消息介紹
雖然加你好友,不過記得敝人到你小屋看文留言,似乎蠻少看到你回應
加上敝人最近幾年也是搞到焦頭爛額,就沒認真留意你這邊消息

今天看到你這篇很訝異,先前好像沒看過你提過相關消息
如果是小弟,大概早就吐苦水吐不完了吧,有點佩服你

01-27 16:43

きまります
那天我去是個正妹在顧攤位

rr老師到底是男是女我已經混亂,不過真三系列和三國志我玩超兇

還有我最近fb出了點事,刪了不少網友,但我看到你這篇我不能捨棄你這個朋友,我放照片你和chinsoonsun給我讚,我馬上徹下是因為我怕有人光看照片就不來了,還有我真的不上相,還有我媽陪我,網路世界家裡是不希望放照片的,我這次fb給了網友家裡照片就不斷被騷擾,所以希望你們下架gamavi影片不要公開自己長相保護自己,人怕出名豬怕肥,我兩個都有,我等一下加回條,我fb叫chaoxxxang

01-28 01:25

骯賴
作為較新時代的玩家 今天在PTT PS板第一次聽說羅德事件
沒想到在找資料的過程 居然是在梁老師這邊找到最詳細的歷史文本(?
一年多前在日璇教授的課程聽到梁老師的演講 一真的很讓人印象深刻
當時也馬上在臉書追蹤了梁老師和U-ACG
看完文章特地在這邊留言一下 也感謝梁老師對於臺灣ACG界的無數付出><

05-26 20:08

藍天
https://www.ptt.cc/bbs/PlayStation/M.1653561272.A.241.html

辛苦大大了,人類總是在歷史中一次又一次的學到錯誤。

05-27 11:25

DUKE
有幸讀到梁老師的分享知道這段經歷
旁人來看除了看到人心的險惡
也在這種絕境中感受到梁老師對於ACG領域投注的熱情,令人敬佩

06-07 17: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8喜歡★RainRead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論《冰菓》:輕偵探,微推... 後一篇:歷時五年的「比喬利姆戰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my106amy大家
小屋繪圖更新囉~歡迎大家前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