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翻譯小說】まおゆう魔王勇者 Vol.69

作者:咪在煦日下的喵│魔王勇者│2013-01-12 02:52:14│贊助:774│人氣:3575


聖王都、城郊的宿屋

奏楽子弟「唔阿、沒想到會受到那樣的對待阿」
女僕姊「是阿」
奏楽子弟「不過、教會什麼的就是類似這樣的地方嗎?」
女僕姊「嗯?」
奏楽子弟「因為至今為止在這塊大陸上四處旅行,到處都有著不一樣的教會」
女僕姊「嗯,的確是那樣沒錯」
奏楽子弟「光之精霊? 是所謂的神嗎?
                  明明相信著同樣的東西,但是卻有著不同的模式和派別」
女僕姊「即使是同樣的源頭,根據彼此間的教義和實行的方式不同所以產生
               出許多不一樣的差別的。修道院、修道會就是這個形式的具體化。
               大體上雖然是一樣的,不過在細部的部分確有著很大的差異存在。
               像是有著重視聖日的彌撒的修道會,但是也有修道院卻是重視地方上的
               互相幫忙。教會雖然是信仰的地方,不過實際上卻也是解決人們生活的
               難題以及進行醫療和學術討論之類的公共場所。」
奏楽子弟「所以大家才會這麼重視教會嗎」
女僕姊「是阿」
奏楽子弟「不過、總覺得…這裡的教會、好像有點不一樣的感覺」
女僕姊「那個…在某個意義上來說恐怕是沒辦法的事情也不一定」
奏楽子弟「是那樣嗎?」
女僕姊「聖光教會。
               也可以說是中央教會,這個教會是非常強大的存在。
               一般來說單純提到“教會”的話,這個派系可以說是最大的。
               這個大陸裡頭信仰光之精靈的信徒有一半以上都是受到這個
               聖光教會的影響最多。
               實際上在許多的國家和貴族的領地上生活的教會,幾乎都是
               歸屬在聖光教會底下。
               聖光教會輔佐著當中的廣大民眾、擁有著無可比擬的影響力
               當規模大到這個地步後國家相對的就無法放任不管,反過來
               說要是不去介入的話就會導致無法治理一個國家及人民。
               光是被教會扣上一個“背教者”的罪名,就足以讓一個領地
               內的領民當天就把管轄的貴族給血祭了」
奏楽子弟「聽起來就是讓人不敢招惹的組織」
女僕姊「是的,那就是所謂的、教會。
               特別是聖光教會這種擁有莫大權力的教會。
               若是能夠把這權力用在好的地方,就能夠成為保護人民遠離
               施以暴政的貴族及王族。但是現實是,教會和貴族及王族互
               相勾結,奴役著許多農奴以及開拓者。
               也因為有著如此龐大的權力,所以也累積了相當規模的技術
               和知識。當中就有一些因此認為自己是優越人士般存在的聖
               職者在裡頭的樣子」
奏楽子弟「因為這樣才會變成那樣的態度阿」
女僕姊「是阿……」
奏楽子弟「該怎麼辦才好呢。
                  我覺得對方的那種態度,我覺得未來可能沒辦法這麼順利了」
女僕姊「說的也是,看來是我想得太天真了」
奏楽子弟「嗯…現在還心有餘悸呢」
女僕姊「不過這裡的裝潢好豪華呢」
奏楽子弟「和至今為止看過的完全無法相比呢」
女僕姊「是阿」(微笑)
奏楽子弟「金光閃閃的呢」
女僕姊「比城堡還要來得豪華呢」
奏楽子弟「妳有去過城堡?」
女僕姊「阿、不…只是稍微有看過」
奏楽子弟「每根柱子都有複雜的雕刻呢」
女僕姊「光是用看的就已經眼花撩亂了」
奏楽子弟「大致上推估一下的話,光是這附近大概就有千步的大小了。
                   本體是用石造、塗漆、伽藍はフレスコ、雕刻的柱子都是大理石。
                   象眼設計上使用了許多金柏。採用了相當規模植樹及人造庭園的設
                   計做為繪圖。這些都是要動用到一流的建築師和藝術家花上約二十
                   年時間的作品呢!」
女僕姊「妳知道的好詳細喔! 詩人小姐」
奏楽子弟「嘛…因為認識一位在土木領域非常專門的老朋友」
女僕姊「在我的想像當中還以為這裡會是用煉瓦所建造、簡單樸素卻有著廣大
               的廣場的一個地方呢」
奏楽子弟「我也是。畢竟那樣的教会在許多地方都能看到」
女僕姊「是阿」
奏楽子弟「該怎麼辦才好呢」
女僕姊「沒辦法了呢」
奏楽子弟「看來似乎只能放棄了…虧我們都來到這裡了說」
女僕姊「就來潛入吧」
奏楽子弟「咦?」
女僕姊「我們就偷偷地進去吧,我記得我們有黑色的服裝對吧」
奏楽子弟「咦咦咦!?」
女僕姊「怎麼了嗎?」
奏楽子弟「真的要那麼做!?」
女僕姊「嗯」
奏楽子弟「為什麼女僕姊的行動總是這麼突然阿」
女僕姊「要說為什麼……恐怕是受到勇者大人的影響吧」
奏楽子弟「?」
女僕姊「不、是身邊有著許多行動力特別突出的人在」
奏楽子弟「不過希望行動上能夠再慎重點」
女僕姊「是阿、潛入計畫得要規劃的慎重點才行」
奏楽子弟「嗯。像這種事情得要準備好才行。
                  可以的話需要內部基本的構造圖、巡邏人員的路線以及
                  目標地點的詳細資訊才行」
女僕姊「在賺取旅費的時候我有順便收集了情報喔。
               真是非常感謝您呢,詩人小姐果然是位值得信賴的人呢」
奏楽子弟「……咦? 什麼時候變成決定要潛入了阿?」
女僕姊「總覺得心中有種不安的感覺」
奏楽子弟「會嗎?」
女僕姊「空氣似乎有不安份的氣息在……」






白夜國首都、白亞凍結宮


蒼魔刻印王「哼…所以你就這樣收兵回城了是嗎」
蒼魔上級將軍「還請給予小的懲罰」
蒼魔刻印王「不…沒關係。
                      反正騎馬隊的任務本來就只是去偵查而已。
                      鐵之國寧可犧牲一條道路也打算避免交戰,光是這一點
                      就有著相當的價值在。雖然繞遠路不是我的本意,不過
                      比起這些小型道路、有多少較寬廣的街道可用來行軍?」
蒼魔上級將軍「喂,把這一帶的地圖拿來」
蒼魔軍兵士「遵命!」


(士兵迅速地拿出標示周邊地域的地圖攤開在桌上)


蒼魔刻印王「這個應該是山…這個就是森林了吧。
                      這一帶的森林會很深嗎?」


(刻印王對著看似俘虜的文官問道)


捕虜文官「……唔…很深……畢竟是原生林」
蒼魔上級將軍「這樣的話軍隊的行動就會受到限制了」
蒼魔軍兵士「還請恕小的無禮,不過小的認為光是靠刻印王您的力量就
                      足以把敵軍殺的片甲不留了吧?」
蒼魔刻印王「這當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如果你是做為勇者所要討伐的對象的話,我想他應該會很
                      樂意那樣做吧」
蒼魔軍兵士「真、真的是非常抱歉!」
蒼魔上級將軍「不過、這麼一來的話」
蒼魔刻印王「只要走這條街道的話,蒼魔的騎兵隊以及步兵隊就能進軍
                      如果是蒼魔重裝部隊為核心的隊伍的話要多久的時間?」
  
蒼魔上級將軍「大約要10天到12天左右吧。
                          雖然這個世界的山脈和地下世界相比來得險峻許多
                          不過街道的狀況卻還不錯」
蒼魔刻印王「立刻進行騎行部隊的編制。
                      讓其對周邊地形和地勢進行探索。
                      要是遭遇到人類的一般民眾就立刻滅口省得日後在行軍時
                      造成情報的漏洞」
蒼魔上級將軍「決戰場所、就是這個平原是嗎」
蒼魔刻印王「地圖上面寫著(蔓穂平原)...喂、蔓穂是什麼東西」
蒼魔上級將軍「還不快回答!」


(隨著刻印王提出的質問、將軍用憤怒的口吻和鞭子質詢著俘虜文官)


捕虜文官「……蔓穂指的是野生花草…花色從白色到深紫色都有。
                  那個平原到…到現在為止都沒有任何開發的痕跡……」
蒼魔刻印王「紫色嗎」
蒼魔上級將軍「是吉兆呢、我們蒼魔一族的顏色」
蒼魔刻印王「為了準備日後和勇者的交手、我得要開始進入冥想狀態才行。」
蒼魔上級將軍「遵命!」
蒼魔刻印王「之後要做的事情我想將軍應該很清楚。
                       這裡只要留下2000名的士兵就足以掌控這個國家。
                       另外組織督戰隊、讓那個策略開始實行」
蒼魔上級將軍「遵命,一切都將照王所囑咐的去實行!」






地下世界(魔界)、鵬水湖畔、臨時會議場


(
某人造訪了各部族長老聚集開會的會議場)

銀虎公「喔喔!」 (站起)
碧鋼大將「您的身子好轉了嗎」
鬼呼姫巫女「恭喜您的身子情況日漸好轉」(微笑)
紋様之長「看到您好轉的身影讓在下感到十分欣慰」
魔王「阿、那個……這段期間、真是讓大家操心了」
女僕長「來、魔王~大人,快先坐著歇息吧」
銀虎公「很好! 魔王大人的身子終於好轉了呢」
碧鋼大將「是阿」
火竜大公「這樣一來老夫肩膀上的重擔也可以卸下了吧」(摸鬍鬚)
魔王「首先呢,我第四十三代魔王“紅玉之瞳”要向在場的各位
           睿智的長老們鄭重地道謝。
           在因為我的不成熟而暫時離開位置的這段期間,各位長老
           們不遺餘力地互相幫忙解決以及排除魔界的各項大小問題
           一方面對各位感到抱歉的同時,卻也同時深深感到各位那
           富含智慧的抉擇及果斷的行動力,這點實在讓我萬分欣喜。
           對於各位長老們所下的判斷,我本人完全沒有任何的異議
           無論是哪種對策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後的判斷。
           銀虎公、碧鋼大將、妖精女王、衛門之長、鬼呼姫巫女
           紋様之長、巨人伯。真的非常感謝各位不遺餘力的協助
           特別是火竜大公這段期間不辭辛勞地整合來自各方的聲音。
           由衷地感謝您那無比的睿智以及無私的付出」

銀虎公「我們做的其實都是很平常的事情而已」
鬼呼姫巫女「我們只是做我們應該要做的事情而已」
巨人伯「是阿……魔王…身體好轉太好了」
火竜大公「哈哈哈哈。
                  被魔王大人這麼一誇獎,長老們心中的鬱悶和累積
                  的辛苦似乎都像流水般地被流走了一樣呢」
妖精女王「是阿」
東砦將軍「能夠詢問您傷勢的情形嗎?」
女僕長「這一點就讓我來代替魔王回答吧。
               包覆傷口的繃帶已經除去、飲食的限制也回到平時日常的模式  
               追蹤治療目前預定大約需要持續地施展一個月左右的治癒術
               排除發生戰鬥的情形的話,一般的行政內務我想應該是沒有
               太大的問題」
魔王「嗯、就是這麼回事」
女僕長 (鞠躬)
銀虎公「照這樣看來、似乎近乎完全康復了呢」
碧鋼大將「是阿」
火竜大公「魔王大人、那麼這個臨時會議的任務就差不多該告一段落
                   把您所託付給老夫的權力全權歸還給您。從方才的內容來
                   看,老夫這樣理解可以嗎?」
魔王「不、關於這一點尚需要採取保留。
           現在的問題規模已經變得更加深刻、事件和事件之間的距離被
           拉扯的越來越遙遠了」
妖精女王「蒼魔族的事情…是嗎」
魔王「為了應對這次的事件,我認為非常需要這個會議的力量」
火竜大公「……嗯」
紋様之長「魔王大人對於這次蒼魔族侵略人類世界一事
                   您認為該如何應對較好呢?」
魔王「關於這一點…
           衛門之長,您對於人類及魔界兩方的事情都較為有經驗
           同時遽聞您在軍事方面也有著不錯的成就。對於這次的
           事情,我想聽聽您的意見」
東砦將軍「這個嘛…」 (搔頭)
副官「請振作點阿」
東砦將軍「首先呢、最近聽到的各種消息當中,蒼魔族的領地約有16萬
                   名的蒼魔子民被留放在領土當中。
                   講的明白一點的話,就是這些人都已經被拋棄了。
                   …這恐怕已經是既成事實了吧」
碧鋼大將「真是悲哀的人民阿,連被拋棄的悲哀都無從得知」
鬼呼姫巫女「似乎是這樣了呢」
紋様之長「嗯」
妖精女王「根據隱密偵查回報的情報來看,絕大多數的糧食都被
          徵收作為軍糧的樣子。而且連領地內的砂金和軍需物
          資都幾乎全數被帶走了」
鬼呼姫巫女「蒼魔族領土内有著許多的礦山、其中還有著魔界當
            中蘊含最大藏金量的金山呢」
妖精女王「因為純粹是偵查的關係,所以無法明確得知攜帶的數量」
東砦將軍「接著是關於蒼魔族軍隊的行動,我想這已經很明白不過了。
                   就是打算在我們做出應對之前採取先聲奪人的戰術。
                   畢竟要和魔界的聯合軍硬拼、勝算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我想勇者的存在對於刻印王的牽制也是個重要的關鍵吧。
                   要是在那個時候成功地殺死魔王然後即位,反過來就能肅清
                   反對份子的族長們、透過恐怖政治來支配整個魔界。
                   但是這個機會卻完全失敗,甚至還導致了蒼魔族之外的部族
                   產生了預想之外的團結。本來只要把獸人族和機怪族給捲進
                   來引發足以二分魔界的大戰的話,還多少能夠應對。
                   但是發展完全背其道而行的現在,要是冒然開戰的話
                   自己遲早會落到燈枯油盡的地步。
                   現在這個會議當中所討論,是該用怎樣的形式來分出個勝負
                   但是卻完全沒想過萬一敗戰的時候的事情。因為我們所討論
                   的內容,是建立在蒼魔族的命運走到盡頭的前提之下」
銀虎公 (點頭)
碧鋼大將「但是竟然會去侵略人類的世界……」
東砦將軍「沒錯。蒼魔族正是因為這樣所以轉頭往人類世界侵略。
                  從蒼魔族的角度來看的話這是一個很不錯的判斷。
                  根據可靠消息,蒼魔族在到達地上世界之後立刻就展開
                  了侵略行動,白夜之國的首都已經落入了他們手中。」
火竜大公「已經攻下一國了?」
妖精女王「沒想到蒼魔族的軍隊已經有著如此的力量」
東砦將軍「白夜之國是被稱做南部諸國的四國當中的一個。
                   是個因為各種理由和周圍的國家發生戰爭,然後遭到反擊
                   導致國力和兵力都不斷衰退的國家。
                   這個國家運氣很倒楣地遇到了出現在人類世界的蒼魔族。
                  據說王城的守備似乎連一天都擋不住蒼魔族的軍隊。
                  就這樣蒼魔族取得了在地上世界的根據地。
                  地上和魔界雖然形式不太一樣,但是也是有著戰爭發
                  生的。南部的王國和中央之間正持續地爭鬥著。
                  說實在話,現在的時間點上幾乎沒有空閒去注意魔族。
                  而瞄準這個時機,一口氣從最脆弱的地方下手。
                  就算想要連合同樣是人類的對方,是否能夠全員一致
                  砲口對向蒼魔族也無法得知,畢竟當一方和蒼魔族戰鬥
                  時,說不定背後就會遭到另一方的夾擊也不一定」
勇者「……」
魔王「……」
東砦將軍「對於現今局勢的掌握大概就這些吧。
                   不過我不久前也想過,蒼魔族的行動恐怕是打算在地上
                   世界擴張屬於自己的領地吧。
                   在捨棄了魔界的領土的現在,除了這個方法之外可以說
                   是無路口退了。而且未來要是魔界發生什麼變化、自軍
                   想要回到魔界的話,也可以先在地上世界那一頭做好養
                   軍蓄銳的準備。」
勇者「分析的很正確呢」
魔王「不過還有一點必須要考慮的是…內賊」
紋様之長「内賊?」
銀虎公「這是什麼意思?」
東砦將軍「蒼魔族對於地上世界的情報過於明瞭。
                   不但知道白夜國因為數項政策的失敗導致國力疲憊
                   而且對於國家…這邊稱做氏族,其輪廓和組織模式
                   掌握的非常清楚。甚至還精準地瞄準了統治者的個
                   性、用迅速且精銳的奇襲一口氣攻下了白夜國。
                   但是呢,對於地上世界的資訊,魔界的氏族當中有
                   哪一族有著這麼豐富的知識和情報呢?
                   而且在尚未掌握目的地的地形和氣候的時候,還自
                   信十足地動員了2萬名的軍隊,怎麼想都讓人覺得
                   非常奇怪」
火竜大公「言下之意是指…人類當中有人…暗地裡在幫忙蒼魔族是嗎?」
東砦將軍「沒錯」
魔王「不過,像這類的內賊無論是在哪個國家都有其存在,所
           以這一點也不意外就是了。在場的各位族長們其實對於
           人類世界的資訊都十分在意對吧?
           但是這次的內賊組織並不大,反過來想是不是地上世界
           的某個國家和蒼魔族談判、讓其以援軍身分進入到地上
           世界…我對這一點頗為在意」

銀虎公「地上世界的爭鬥嗎……」
火竜大公「恩…」
魔王「就我手上所掌握的情報來判斷的話,可能性最大的就是
           白夜國了」
妖精女王「這是什麼意思呢?」
魔王「白夜國應該是打算透過和蒼魔族聯手,一舉擴張地上世
           界的領土和權勢,不過卻反過來被蒼魔族趁隙而入自取
           滅亡。」
銀虎公「哼…這個叫什麼白夜族的試地上那頭的弱小氏族嗎?」
東砦將軍「啊~說不定是呢」
魔王「雖然結局很可憐,不過也是他們咎由自取的結果。
           也因為這樣讓我的疑問減少了一部分。
           因為蒼魔族毀滅白夜國這件事情,意味著蒼魔族
           在人類世界失去了可以提供情報的協力者」
鬼呼姫巫女「原來是這樣啊」
魔王「我所擔憂的是另外一個情形。
           人類世界的戰爭,簡單明瞭的來說就是『南方』和『中央』
            的戰爭,但若是其中一方選擇與蒼魔族聯手的話…」
銀虎公「那些人是為了什麼而不斷互相爭鬥?」
勇者「一開始其實並沒有演變成現在這樣的局面。
           但是『南部』的諸國是位於和魔界交戰的最前線位置上。
           對於這一點,『中央』的諸國則是處於相對較安全的後方
           所以贊同發起戰爭。而就是在這意識上的認知不同的緣故  
           誤會就像雪球般越滾越大了」
魔王「但是和那時候的原因比起來,現在則是因為彼此在國家的
           領導和統治方針的不同所導致的衝突是主要原因。
          『中央』諸國希望和魔界展開全面性的戰爭。
           但是若要和魔界展開全面戰爭,就一定要先讓最接近大空
           洞的『南部』諸國歸順才行。而且呢,『中央』諸國有著
           很高的優越感和自尊心、希望『南部』諸國服從他們。
           但是在經濟和貿易上有了相當發展的『南部』諸國的發言
           權卻逐漸地擺脫『中央』的掌控。  
           現在雙方決定性的意見不合點有兩個。
         『南部』贊同解放奴隸、『中央』堅持奴隸的所有化
         『南部』摸索著和魔界的停戰方法、『中央』企圖和魔界
          展開全面戰爭甚至為了發動遠征正在做許多的準備」
銀虎公「真是麻煩的傢伙們」
火竜大公「沒想到把蓋子掀開、裡頭卻更是錯綜複雜啊」
魔王「這一點無論是哪個世界都差不多。
           當一個團體裡頭有著越多的人,意見上的不同就會更加頻繁
           無論什麼事情都沒辦法如預期般順利展開的」
鬼呼姫巫女「不過這樣一來的話,蒼魔族對於人類世界來說就是一
                      個莫大的轉戾點了是嗎」
魔王「沒錯」
銀虎公「最初可是由人類對魔界展開侵略的呢。
               人類不是都覬覦著魔界的富饒資源嗎?」
東砦將軍「富饒的資源這部分無可否認。
                   但是,這次的事件也是因為教會龐大影響力的緣故」
鬼呼姫巫女「教會什麼的、是類似神殿之類的組織嗎?」
東砦將軍「這個嘛…和魔界的神殿組織比起來,地上世界的教會一直
                  都有著秩序化的組織模式、而且其發言的影響力十分強大
                  可以說是近似根深蒂固般的感覺。
                  也可以說教會就是國家本身、所以沒有氏族之類的限制。
                  實際上和魔界最不同的點在於人類世界的信仰是單一神」
巨人伯「單一神!?」
勇者「啊、沒錯。叫做光之精霊」
魔王「魔界所歌誦的炎之娘」
東砦將軍「而且呢,教會一直不遺餘力對人們宣導著
                “魔界是邪惡的地方、在那的一切都應該要被毀滅”
                   雖然某個意義上是可以說沒錯啦,畢竟魔界裡頭的許多魔物
                   和地上的動物比起來,有著相當高的戰鬥能力所以很危險。
                   而這性質一旦到地上世界的話甚至會更加被強化,也就是所
                   謂的凶暴化」
鬼呼姫巫女「魔物和魔族是不能放在一起比較的」
東砦將軍「雖然我明白您的意思,不過請您把剛剛說的魔物部分想成頭
                   腦較差的野蠻人稍微忍耐一下。
                   在大門開放之後,逐漸出現了許多被害者和擴散出去的魔物
                   被目擊的消息,加上教會所散布的諸多報告,讓地上世界大
                   多數的人們對於未知的魔界產生了恐懼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紋様之長「恩……」
魔王「而在這樣的情形之下,蒼魔族在地上世界的一切行動都會對今後
      人類和魔族之間的關係產生決定性的影響」
碧鋼大將「人類的軍隊、將會再次進攻魔界是嗎?」
東砦將軍「……」
魔王「不是會不會進攻魔界的問題。
           不…雖然那是必須要擔心的事情,不過那只是一種結果。
           現在的問題在於人類世界絕大多數的人對於未知的魔界相當恐懼
           恐怕魔族和人類兩方共存的可能性變得微乎其微了」
銀虎公「……唔唔唔」
碧鋼大將「……」
妖精女王「那真的是挺困擾呢」
東砦將軍「是啊」
魔王「我也明白在這裡的各位長老們並不是都贊同和人類休戰
           但是還是希望各位能試著考慮看看。
           地上和地下是玩全不同的兩個領域,人類的戰力有可能比我們來得
           弱小,但是也有可能除以和我們力拼、甚至凌駕我們之上的可能。
           因為我們手上並沒有能夠確實判斷人類比我們弱小的情報和理由。
           身為魔王的我唯一能夠斷言的,就是無論哪一方最終將贏得勝利
           這場戰爭最少都將會持續100年吧」

紋様之長「那麼魔王大人有辦法能避免這場全面性的戰爭嗎?」
魔王「確實的對策的話…沒有」
妖精女王「沒有嗎……」
東砦將軍「……」
魔王「最實際的問題就在於雙方的差異太過於懸殊。
           無論是各種食物、身形膚色、生活習慣、所信仰的神
           還是服裝、社會規範、尊崇的禮節等等事物。
           反過來說不會演變成戰爭局面才是最不可思議的發展。
           如果自然而然的發展下去的話,總有一天一定會有衝突出現的吧。」
碧鋼大將「……」
銀虎公「……」(皺眉)
魔王「不過要是有一絲可能性能夠迴避戰爭的話,我還是想去嘗試。
           這並不是因為我害怕人類,而是因為如果非得要打就要贏。
           而為了贏得勝利就得要去努力,這樣才能被稱做魔王。
           不過如果就這樣和人類開戰真的好嗎?各位長老們。
           我覺得身為魔王的我還有著其他更該去做的事情」
(此時勇者注意到一直眉頭深鎖似乎若有所思的銀虎公)
勇者「銀虎公」
銀虎公「?」
勇者「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想要發表呢?
           儘管說出來沒關係,因為這就是會議的功能」
銀虎公「我們獸牙一族、是專長於戰鬥的一族。
               所以…若是要和人類開戰的話,是不會有任何猶豫的。
               即使這場戰爭會持續100年,對我們來說也不是壞事情。
               無論是100年也好1000年也罷,要做的都是同樣的事情。
               只要在無上的榮譽和無盡的美酒當中奮勇殺敵即可。
        
               不過呢,若是這個開戰的號角是由蒼魔一族所吹奏的話
               對我們獸牙一族來說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尤其是聽了方才魔王大人的話之後,感覺就像是…
               在和被蒼魔族所慫恿、欺騙的人類們爭鬥著不是嗎」
火竜大公「這麼一說的話的確挺有道理的」
東砦將軍「……恩」
銀虎公「我們獸牙一族若決定要開戰的話,第一個目標絕對是蒼魔族。
               我想在這裡先表明這一點。」
妖精女王「不過這樣的話就勢必得要率軍踏上人類世界了」
碧鋼大將「這樣只會讓現在的局勢更加嚴重而已」
東砦將軍「不對!  這個意見是身為一個男人的意見啊!
                   我們衛門一族贊同老虎大爺的這個意見。
                   如果要開打的話,就非得從蒼魔族開始啦!
                   而且這樣才像樣嘛~ 您說對吧! 老虎大爺?」
副官「將軍你在說什麼啊!?」
銀虎公「喔喔! 衛門之長也能明瞭是嗎 !!」
紋様之長「你們是打算掀起和人類世界的百年戰爭嗎!?」
巨人伯「人類…好可怕……」
銀虎公「不過呢,這單純只是道義的問題。
               反過來說,背叛魔界的叛逃者們正在人類的世界恣意妄為。
               不過是去討伐那些傢伙有什麼需要擔憂的」
魔王「鬼呼之姫、竜之長。你們兩位的意見如何?」


(火竜大公用眼神望向姬巫女,姬巫女似乎明白大公的意思點了點頭)


火竜大公「魔王大人,老夫二人也贊同這個意見」
鬼呼姫巫女「討伐恣意妄為的背叛者。
                      這個道理我想在人類世界應該也是通用的吧。
                      如果連這一點都不能理解的話,我想人類和魔族已經沒有
                      什麼值得做下來談判的事情了。就算演變成戰爭也是莫可
                      奈何的事情。」
紋様之長「巫女大人! 火竜老爺!」
魔王「長老們唷,就算不淌這灘混水、事態也仍然持續地最壞的方向發
           展當中。既然這樣的話,銀虎公所提的意見不也是一個值得嘗試
           的方法嗎?」
碧鋼大將「……看來也只能這樣了」
銀虎公「魔王大人! 言下之意是!?」
魔王「如果諸位長老們都贊同的話、這將是魔王軍初次的遠征」
火竜大公「同時也是魔王大人初次的親征」
魔王「不過雖然說是遠征,實際的目的地因為是在遙遠的另一頭
            所以不可率領大軍前往,這一點請你明白、銀虎公」
銀虎公「沒問題!」
魔王「以魔王軍的右軍將軍身分、率領精銳八千聽從我的指揮」
銀虎公「在下遵命!!」

魔王「碧鋼大將」
碧鋼大将「在此」
魔王「雖然要托付給你的是相當艱困的工作,不過我想若是你的話一定
           能夠辦得到的。
           請你進入舊倉魔族的領地,把當地的金山、礦山以及工房都封鎖
           凍結起來。
           還有試著去管理、安撫這些當地的舊蒼魔族領民們。
           今後舊蒼魔族領地內的礦物資源的管理,就交由機怪族來處理。
      
           機怪族因為其特異的外貌長久以來遭到許多的迫害。
           但是不能因此就把這份憤恨對其他的部族做宣洩。
           能夠拯救被長老和軍隊所拋棄的蒼魔族的,只有同樣體會過相
           同遭遇的機怪族了。這一項艱困的工作,希望你能接下」
碧鋼大將「我明白了。一定不會讓魔王大人失望的」
魔王「巨人伯、鬼呼姫巫女、紋様之長」
巨人伯・鬼呼姫巫女・紋様之長「在此」
魔王「各位長老們做的判斷我會鄭重地參考和留意。
           為了讓今後魔界能夠興盛繁榮,三氏族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
           無論今後的世界將會是戰爭還是和平,在街道和開墾上希望諸
           位長老和其領民們能夠貢獻心力一起努力」
鬼呼姫巫女「好的」
紋様之長「在下明白了」
巨人伯「……沒問題」
魔王「火竜大公」
火竜大公「老夫已明白您想說的事情」
魔王「恩。
           就讓這個會議成為統整魔界的體系吧。
           希望您能在我去人類的世界時,代替我領導魔界的部族」
火竜大公「直到這身老骨化為灰燼為止,老夫都會信守這個約定」
魔王「砦將殿下。
           人類的世界即將成為新的舞台。我明白開門都市的軍隊數量
           並不是十分地充足。在此想要借重你那豐富的知略,希望你
           能率領一部分的軍隊,以魔王軍左軍將軍的身分參與這次的
           遠征」
東砦將軍「我明白了。就交給我吧」
妖精女王「那、那個……妖精一族有什麼能幫上忙的嗎?」
魔王「妖精女王唷」(微笑)
妖精女王「是的!」
魔王「妖精族可是這次遠征的關鍵」
妖精女王「您言下之意指的是?」
魔王「這次的遠征是要去人類的世界討伐蒼魔族。
           所以勢必得要經過許多人類世界的國家吧,要是一群武裝集團
           不由分說的就侵入自國的領地的話,會被當作是來侵略也是理
           所當然的,這個道理在魔界這裡也是一樣的」
妖精女王「是的……」
魔王「所以想請妖精女王做為魔王的特使,前往人類世界的諸國取得
           他們的理解和許可」






聖王國、深夜的大教會、聖堂地下


(在聖堂的地下空間裡頭,兩個身影小心翼翼地移動著)


奏楽子弟「唔…看來沒問題」
女僕姊「好的」

(在奏樂子弟確認周邊安全後、女僕姊和奏樂子地一同往內部移動)

奏楽子弟「飄散在空氣中的這個味道是……」
女僕姊「頗為老舊的羊皮紙捲呢」
奏楽子弟「看來這個地方似乎很少人進出過的樣子」
女僕姊「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真是求之不得的好機會」

(兩人一邊小心地移動的同時以極為細微的聲音交談著)

奏楽子弟「……先別出聲」
女僕姊「恩」

(兩人來到看似入口的門前、奏樂子弟表示先保持沉默)

奏楽子弟「看來應該沒問題…我打開囉?」
女僕姊 (點頭)

(門被緩緩推開的同時、因長年放置而老舊的門軸發出了聲響)

奏楽子弟「啊啊……這門至少要上點油潤滑一下吧。
                   被這聲音嚇得心臟差點就要停止跳動啦」
女僕姊「就是啊」
奏楽子弟「該往哪走呢」
女僕姊「我想…我們要找的東西應該在下層吧」


(兩人進入門後的空間之後開始往下層部移動)

奏楽子弟「這裡看來是書庫的樣子」
女僕姊「是的」
奏楽子弟「怎麼了呢?」
女僕姊「嗯?」
奏楽子弟「既然都來到這裡了,『聖骸』就先放在後頭吧。
                   女僕姊應該有什麼想找的對吧? 我先來幫你找吧」
女僕姊「那麼、就這段期間的事情吧」
奏楽子弟「咦?」
女僕姊「若是這裡的話、我想應該有更詳細的相關資料吧」
奏楽子弟「恩…我知道了」
女僕姊「我把照明器具先放在這裡喔」


(女僕姊把用來照明的工具放在一旁)

奏楽子弟「到早上為止的時間還有……」
女僕姊「大約6個小時吧」

(兩人開始翻閱架上收藏的資料)

奏楽子弟「沒多少時間了呢」
女僕姊「是啊」

(女僕姊把握著每分每秒、努力地查詢著資料)

奏楽子弟(這位女子…大概、是位特別的人吧。
                   抱持著某種意志而不斷往前邁進著。
                   雖然我也是一樣…
                   不過我選擇了音樂、她究竟是選擇了什麼呢)






寶珠傳說

 看阿,那從火炎當中誕生的女子
    那富含著古今未聞的聰慧額頭上的王冠閃耀著耀眼的光輝
    至幼時起那無私的慈愛便照耀著萬物
    看阿,那從大地中誕生的少年
    那由異境的少女和精靈之間所結合的禁忌之子
    就算是大地的魔峰都會被其所染黑
    幼小的戀情被精鍊之火不斷地淬煉、誓約深深烙印在彼此的心中。
    如同雙翼般的願望、乘著風高高飛揚在遼闊地天空之中。
    受到偉大的神鳥所眷愛、身上流著人類的血的少年
    把對精靈來說可謂重罪的至寶深埋在心中。
    至寶的罪名—
    那是被稱做希望的靈魂雙翼。有時卻又是束縛自身的枷鎖。
    粉碎的漆黑大地寶珠
    身為贖罪之子的黑羊的少年,因那被禁止的戀情而與身為
    從兄弟的大地之精靈王,在被詛咒的魔峰當中互相毀滅。
    最終那身軀倒下了
    最終那生命逝去了
    但是那莫大的悲哀以及破碎所宣洩的寶珠之力,讓大地整個
    分裂開來。精靈們互相爭鬥、五大家的平衡崩潰、失去調節
    的能力。彼此在無數激烈的戰火當中迎向毀滅、沉入無盡的
    黑闇當中。
    少女冀望拯救這個崩潰的世界。
    從烈火之中誕生、聰明伶俐的少女。
    少女最後選擇的答案是世界。
    放開最愛的少年的指尖、希望能成為守護一切生物的守護者。
    少女把殘餘的寶珠緊抱於懷中、其身形綻放耀眼的光明。
    少女化為諸生萬物的守護者、也是我們無上的恩寵之主。






聖王國、聖堂地下、古代文書保存庫

奏楽子弟「是…這個嗎?」
女僕姊「恩」
奏楽子弟「真是…好悲傷的故事。
                   雖然陷入愛河、對方卻是一族所禁忌的對象
                   如果雙方在一起的話,世界就會邁向毀滅」
女僕姊「……」
奏楽子弟「如果有著這樣的傳說在的話,這些年以來的亂世是不是
                  也是注定無法避免的呢…
                  毀滅世界的少年的後代,無論是在哪個時代裡頭都將持
                  續受到迫害吧……」
女僕姊「是否真的是那樣呢?」
奏楽子弟「咦?」
女僕姊「就像少年和少女想要嘗試打破禁忌一樣
               精靈大人的五大家也是第一次產生不合而導致戰爭嗎?
               這段故事是否真的是確實的呢?」
奏楽子弟「這一點我就無法確定了……畢竟是久遠的傳說」
女僕姊「而且說起來,精靈大人就只有一個人。
               至少我從小被教導、對於精靈大人的認知就是只有光之
               精靈大人一位而已」
奏楽子弟「那是因為、這位炎之精靈最後化作光…」


(此時女僕姊的腳下似乎碰觸到某個物體)

女僕姊「啊」
奏楽子弟「似乎有許多管狀物散落在這裡。
                   那些是什麼?」
女僕姊「恩…這是什麼呢…
            老舊的受領書? 是契約…嗎」
奏楽子弟「神殿的受領書嗎」
女僕姊「內容看起來像是建築物。
               四代目“琥珀之焰”和大主教的…轉移門?」


(瞬間不知從哪出現、不知名的液體沖擊了兩人)

奏楽子弟「怎…」
女僕姊「藍色…的水!?」
奏楽子弟「不對、身上完全沒被浸濕。這些…是什麼啊!?」
女僕姊「我也完全沒有頭緒…」

(房間內的水勢越來越強、甚至逐漸地把兩人給吞沒)

奏楽子弟(糟…眼前整片都藍藍的…似乎會溺…)
女僕姊「這是…」

(此時兩人眼前出現的景色、和方才陰暗的空間完全不同)

奏楽子弟「金色的砂灘…海浪的潮聲……」
女僕姊(……這份光芒、是什麼呢)
奏楽子弟「女僕姊、握緊我的手」
女僕姊「咦? 好、好的」

(清脆的鈴音在兩人的耳邊響起)








滿溢著光芒的夢境


光之精霊「……勇」
女魔法使「……唔」

光之精霊「……勇…啊」
女魔法使「……終於呼喚了嗎」

光之精霊「……者啊」
女魔法使「……手、在…腳、也在。
                   ……看來身體各部位也都還在。
                   就和從勇者那聽到的一樣,這是精靈的夢境」

光之精霊「……者啊」
女魔法使「……嗯?」

光之精霊「……是勇者嗎」
女魔法使「不是」

光之精霊「……勇者啊……請拯救」
女魔法使「……」

光之精霊「……勇者啊……請將這個世界……」
女魔法使「……」

光之精霊「……勇者啊…這個」
女魔法使「妳有完沒完啊!!」

光之精霊「……勇者啊」
女魔法使「煩死人了!!」


(感到厭煩的女魔師散發出大量的魔力、頓時產生驚人的氣場)


光之精霊「……勇……勇…勇」
女魔法使「妳就是用那可憐的哭聲瞄準勇者溫柔的個性是嗎
                    妳這愛哭鬼! 妳不知道妳那份莫名的執著已經造成勇者
                    沉重的痛苦了嗎!」

光之精霊「…請將…這個世界…
                弱小…無辜……的人們……」

女魔法使「在解讀了上萬卷古老傳承下來的書物後,終於抵達了這個
                   光之夢境。沒想竟然會聽到這樣的的哭聲啊。
                   精靈———!!!
                   的確妳在過去拯救了這個世界沒錯,但是那真的是該拯救
                   的事物嗎!? 妳是不是搞錯了應該拯救的對象了!?
                   但是妳這份愛是正確的這一點是可以保證的。
                   我呢…
                   恐怕沒有辦法成為永遠陪伴在勇者身邊的人,但是在我心
                   中、對於勇者的這份思念和心意 ——!!我絕對不會輸
                   給妳的。
                   雖然好像白來一趟的樣子,不過有一件事情我要先聲明
                   我絕對會把這個天地徹底粉碎!!絕對不會讓妳如意的!!」

光之精霊「……拯救……這個…昏暗的世界……」

女魔法使「……那就是」


(說到這裡女魔法師吐了一口氣)

女魔法使「……我的做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630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王勇者|魔王勇者

留言共 13 篇留言

Strife
女僕姐太超過了吧XD,被抓到的話會死得很難看耶,不過四代目那個難度是指第四代魔王? 從那麼早開始雙方就在掛勾了?
最後女魔法使跑進去罵精靈真是超爆笑的,看來這世界的神沒什麼用的感覺XDD

翻譯辛苦了,期待下一話~

01-12 10:29

艾耀疾石
好好看。不知道女僕姐會被傳送到什麼地方

01-12 10:41

賽菲洛斯
聽說這本早就在WEB上完結了?

01-12 11:05

咪在煦日下的喵
恩,日本小說和web版已經是完結了01-12 11:52
打一折
第三十四代魔王“紅玉之瞳”?? <=不是43??

01-12 13:07

咪在煦日下的喵
咦?可是我從日文那邊看是34代目耶...01-12 14:33
打一折
我實際看台版是寫43...動畫漫畫也是43...
但原文寫34??

01-12 15:06

咪在煦日下的喵
我翻譯的是以前的刊登在日本WIKI上頭的原文稿,那時我有備份起來
剛剛去翻了一下有提到幾代目的部分,都寫說34代目所以我翻譯的時候都是翻譯成第三十四代魔王01-12 15:18
咪在煦日下的喵
如果後續的動漫都是43代目的話那我可能就要修正一下了,不知道有沒有買日文原文小說的巴友能支援一下咧01-12 15:22

魔王勇者動畫版網頁的人物介紹里寫的的確是43代魔王。→http://maoyu.jp/character/#0
然後這個是官方網站的試閱部份,寫的也是43代魔王。→http://www.enterbrain.co.jp/pickup/2010/maoyu/img/maoyu_otameshi.pdf
不過,wiki那邊也看過了,原版的是34代似乎也沒錯。難道,是後來修改過了?

01-12 18:45

咪在煦日下的喵
那看來是得要做修正才行了(汗)、要一篇一篇找又是個大工程了(暈[e26])01-12 18:58
席路亞‧薩涅瑟
不知不覺就看到最新狀態哩!

01-12 19:09

咪在煦日下的喵
啊哈哈,不過我這邊因工作閒暇慢慢翻譯所以更新的挺慢的,還請多包涵了01-12 19:43
打一折
實體化的時候有修改...這點在台版後面有寫到
作者改了很多,不過不影響整體劇情
翻譯的版大辛苦了,雖然我每次看都在抓錯字XD[e12]

01-12 21:44

咪在煦日下的喵
啊哈哈哈,翻譯的時候常常打快一點就會拼錯字了(搔頭)01-12 22:19
咪在煦日下的喵
話說回來,原來實體化後有做部分修改啊...那我這樣翻不知道會不會不好、畢竟我翻的是尚未實體化時的版本01-12 22:23
打一折
請版大放心,您的翻譯品質不輸角川[e12]
原版和實體化的差異沒多到影響內容
畢竟要變成"書"不太可能和網路上一樣可以隨意發揮
而且就算台版進度超越版大,我還是會繼續收看呀!

01-13 11:08

咪在煦日下的喵
真是太感謝你了<(_ _)>01-13 11:45
聽心
請問位置轉移了嗎..為什麼2個月都沒有更新,我沒有催稿的意思,只是怕自己錯過了追看這篇小說

03-21 16:10

咪在煦日下的喵
老實說..自從2月家人去逝到3月初辦完喪事和後續的習俗傳統以來,加上職場風貌整個大風吹,現在幾乎很少有時間和力氣在翻譯上頭了,最近有在考慮自己是不是已經沒有那種熱情和時間可以繼續下去了...03-21 19:56
聽心
恩恩辛苦了.__.感謝你回文,在此送上祝福與慰問,總會有天會好的

03-22 00:15

鸟瞰风景
6月了,翻譯還是沒有動靜,看來喵君已經徹底放棄了啊……沒有催稿的意思,就是覺得有點可惜了……

06-02 23:48

守護時空
10月了,希望某一天你能夠再繼續...聽說已經連載完畢了?

10-28 20: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MERMAI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小說】まおゆう魔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son990505各位巴友
歡迎各位巴友來我小屋看文章 或單純交流交朋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