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RPG公會】【銀星宮殿集】夜色下的偶然

作者:心魔│2013-01-10 22:46:01│贊助:36│人氣:866


  艾拉德爾今天穿著正式的衣裝,潔白的襯衫外面套了件黑色的上衣,細密繁複的金色紋路盤繞在他的領口、袖口與胸口,就連黑長褲的褲底也繡有同一種紋路。他邊走邊接過僕從遞來的暗紅色長斗篷,一把拉下華麗的暗金色領帶。

  他帶著一絲疲憊,經過幾名僕從與侍衛,步出寬敞的別墅大門,與鄰國哈德里爾的會談剛結束,這棟別墅方才被二國當成暫時的交際場合,進行了一場小型的宴會,主要是為了歡迎柯克.哈德里爾二王子的到來。

  原本的哈德里爾大使是個善於使用溫和交際手腕的人,一直都與阿斯嘉特的關係不錯,今天開始則由哈德里爾的二王子出面接替大使的工作。前陣子哈德里爾的政治相當動盪,雖然國王依然在位,但幕後的掌權者為現今的王后──也就是柯特王子的親生母親。

  按照慣例,艾拉德爾遣散了身邊的護衛,一個人漫步於月夜下。

  連哈德里爾這種相對平穩的國家都該開始留意了嗎?他搖搖頭,不久前哈德里爾大使神色不安的前來找他,對他提出減低關稅的要求──只有要求。

  艾拉德爾當然知道哈德里爾自從新王后掌權,不斷擴展軍備,甚至在提出要求的前一天才在邊界進行過一次行軍訓練。不過……

  艾拉德爾一口回絕了。

  周圍有這麼多國家,相對於近年來的和平,以往許多國家都試圖以武力來獨佔阿斯嘉特這塊貿易聖地,他不知道更早之前的情況如何,但艾拉德爾上任以來沒有掌權者成功過。

  對吸血鬼一族來說不過是近期的事,不過對人類來說也許足夠久了──久遠到足以忘記先祖輩的教訓。

  這並不難想像,阿斯嘉特乍看之下只是個小國,身為統治者總是會覬覦此處的商業利益──尤其是剛掌權者。

  當時見到哈德里爾大使慌張的模樣,艾拉德爾知道他只是個傳聲筒,所以沒有為難他,聽說不久後他就離職了。

  收集情報、預測對方的動向、佈置好預防措施。與貴族交際是門學問,與他國外交更是門大學問。這些他都習慣了,他自小就接受最嚴謹的君王教育,為的就是讓他未來當個好的統治者。可是……最近他卻感到不太習慣。

  當你身邊坐著一名女孩,她以那無瑕的純潔眼神望向你,眼裡見的不是你的財富,心裡想的不是你的權勢,只是時常來找你,長坐在那,陪伴著你,守著你。你會開始想念那些曾經關心過你的人,憶起每個種族總是有良善之人。

  艾拉德爾發現自己正想著拉芬彩兒,那是名甜美的女孩,她有著純潔的眼神與天真的笑容,她那依賴人的小舉動使人一不小心就會把她當成孩子來看待。事實上,她曼妙的舞姿所形塑出的身體曲線,卻又讓人難以將她當成孩子。

  他記得,彩兒在河岸街工作,上次她才拉著他一起逛過,那是條漂亮熱鬧的街道,當時人來人往的熱鬧氛圍還令他記憶猶新。

  已經數天沒見到彩兒了。他眺望夜幕中散發著淡淡銀光的月牙,這時間商店大多早已打烊,就算前往河岸街探視,人也不會在罷。他一邊想,一邊漫步於郊野,走入阿斯嘉特城那壯麗的市牆,一步一步,依從感覺漫步前行,他的心情複雜,說不出的心緒在徘徊,說不得的想念在作祟。

  當他留意到時,才發現自己正站在河岸街的街道上,望著空盪盪的街道,店家果然早已歇息,就連過路人也……

  還有一個人。

  那名女子蔚藍的眼睛即使在夜裡依然閃閃發亮,她穿著純白的小洋裝而來,飄揚的金色長髮隨著她的步伐搖曳,彷彿隨身攜帶著一片陽光。她揚起甜美的笑容朝他走來,自然地挽上他的手臂,那模樣,像是早已在此久候,等待著他的到來。

  是彩兒,他心中正思念地人兒,莫非她一直在此等著他?這有可能嗎?

  若非他清楚就連自己也是意外前來,還真會以為他們剛好今天有約。那麼她又為甚麼會在這呢?他搖搖頭,在此遇見彩兒實在是太恰巧的事,他應該為此感到幸運才對,沒必要多加揣測。

  就像是想抓牢這份幸運,他將彩兒的手握緊。

  彩兒只是怔然瞧著他,臉上的神情更像是正作著美夢,被他這麼一握,彩兒眨眨眼,彷彿才如夢初醒,她有些慌張的四處張望,最後定定的看著他,不知怎麼的,彩兒的臉紅了。

  艾拉德爾發現自己在微笑,彩兒迷糊的樣子很可愛,而她果然也為偶然的巧遇而吃驚。這是次偶然的相遇──令人感到幸運的偶然。

  「怎麼一個人在這,」他的聲音比他以為的還輕柔,「店鋪應該關門了吧?」

  為了讓無法言語的彩兒能夠與他溝通,他取出一個小瓶子,在空中灑下銀白的魔法粉末──這是種身體碰到後便會將心中想法以文字呈現的魔法小道具。

  彩兒看似心不在焉地凝望著他,似乎出了神。艾拉德爾問話時幾乎嚇著了她,她慌亂的倒退幾步,胡亂揮著手,手無意識地碰觸到銀粉,而銀粉自動呈現出她心裡所想的文字:

  『怎麼一看到殿下我就……』

  她更加慌亂的搖頭,伸手快速將銀色的文字打散。

  

  見彩兒如此窘迫的模樣,艾拉德爾眨眨眼,想不通彩兒想到了什麼事,竟然顯得如此緊張。但為了不使她更尷尬,艾拉德爾望向另一邊,假裝沒注意到方才的魔法文字。也許自己突然前來嚇著了她?

  「突然前來拜訪嚇到妳了嗎?」他放輕嗓音:「抱歉,只是忽然想見妳,不知不覺,就來了。」

  彩兒眨動著眼廉,突然不再慌張了,她水藍色的眼神裡滿滿的都是好奇與期待,她舉起手點了下空中的銀粉,問道:

  『殿下想見小彩?』

  「想見。」艾拉德爾肯定的點點頭,連他也有些訝異自己竟然如此篤定。

  他說不清為甚麼這麼想見到彩兒,也許是與她相處時的自在氣氛,不用防備任何計謀;也可能是一時的心血來潮,或是他累到需要找個人談談?只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見到她真好──毋需任何理由,他感到自己確實需要她。

  就算他與彩兒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也無法阻止他想見她的心。一直以來,他都很珍惜一般人的友誼,他像對待水晶製品般對待這類朋友,因為對他來說這些人太過難得,卻也太容易破碎──他總是很輕易的就失去這類人。

  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忽然間,彩兒衝過銀粉,撲進他的胸膛,緊緊抱住他,在他懷中撒嬌似的磨蹭。他不會失去她,彩兒的動作彷彿是這麼說的,這使得艾拉德爾剛升起的疑慮悄悄被打散。

  『喜歡殿下……』被衝散的銀粉在空中拼湊出不太連慣的細小文字。

  艾拉德爾感到心底有股暖流升騰,心中的猶疑逐漸被暖意所填實。他確實需要彩兒,而彩兒竟然也喜歡與他在一起。他環抱住彩兒,靜靜感受這溫馨的片刻,許久後由衷的輕喃:

  「我也喜歡妳。」

  她揚起了頭,那純淨如湖水般的眼瞳蓄滿了純淨的泉水,滿溢而出的水珠沿著臉龐滑落,楚楚可憐的模樣叫人好生心疼。她不解的以手背揩拭臉頰,像是才發現流了淚,慌忙離開艾拉德爾的懷抱。

  

  艾拉德爾雖然不懂彩兒流淚的原因,卻心生憐惜,因此他向前輕探,手指輕觸彩兒的臉龐,為她拭去沿著淚痕滑下的大淚珠,接著取出手帕,將淚痕揩拭乾淨,卻發現她的眼淚正持續湧出。

  「妳……還好嗎?」他問。

  她搖頭,表情焦急,環顧四周後漸漸朝昏黃燈光下的河岸邊退去,接觸到她身體的銀光顯示出她心中所想:

  『沒有水……』

  沒有水?人魚族確實需要定期補充水份……艾拉德爾還來不及仔細思考這句話的意義,彩兒縱身一躍,姿態優美地跳入河中,甚至沒有激起大一點的水花。

  艾拉德爾環顧四周昏暗的夜色,擔心河水下有什麼危險,於是他舉步走入水中,右手以純淨的魔法能量凝聚出球型的光芒照明。水面下比他想得還深,隨著他的步伐,河流從膝蓋一路向上攀升,冰涼的水流來到他的胸膛,最後,他瞧見彩兒的身影在底下拉了他一把,河水頓時將他淹沒。

  水面下幾乎是另一個世界。

  艾拉德爾手中的光球照亮了河面下的彩色世界,色彩斑斕的小魚三兩成群翩翩漫游,或青綠、或艷紅的水草隨著水流搖擺,彷彿整個世界都在搖曳。在光源的照耀下,河底成了舖了貝殼的小徑,彩兒拉著他的手,面對面貼上他的胸膛,則成了小徑上的陪伴。

 

  艾拉德爾與她四目相交,水底下的彩兒似乎多了甚麼特質,越發顯得美麗動人。她望著他,揚起溫柔的笑弧,金色的髮絲宛若天降,與水草一同加入緩緩搖曳的水中世界,無重力的飄揚,緩慢而優美。

  她真是令人心動的美麗,艾拉德爾望入那純淨的眼睛,想起她天真卻真誠的行為,那是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他有多久沒有感受到他人的真誠了,他何時開始變得越來越不在乎?彩兒喚回了他的感覺,他發現自己還願意在乎,而非麻木。

  二人貼著彼此,就這麼看著對方,時間彷彿靜止在這美妙的一刻,彩兒的眼神迷濛,好似想將他吸入她的世界,艾拉德爾發現自己捧起了她的臉,接近。就在二人的臉貼近到幾乎碰到彼此時,彩兒像是想到了什麼,猛然眨眨眼,拉著艾拉德爾浮上了水面。

  她喘息了一會兒,臉頰出奇的紅燙,不知在想些什麼,開始整理起儀容,河水浸濕了她的衣服,雪紡洋裝吸附在她的身上,展露出另人驚艷的曼妙曲線。艾拉德爾眨眼,再次意識到她不是小孩子,而是發育成熟的女人,他轉過頭,禮貌的不去看她。

  艾拉德爾發現自己的身子也濕透了,原本往後梳理的頭髮垂落,遮住他部分的視線,水滴從末梢滑落,沿著臉龐流下。些許寒意對他來說造成不了甚麼困擾。想到彩兒紅燙的雙頰,他比較擔心的是彩兒是否會著涼,因此他解開身上的暗紅色斗篷,一手凝聚出溫暖的火焰魔法烘烤一陣,才為彩兒披上。

  彩兒欣然接受了艾拉德爾的好意。她微笑著,雙手舉到腦後,將頭髮從斗篷下撥出,完全不在意濕透的身子與其中的寒意。但是──艾拉德爾在意。

  必須找個地方讓她取暖,他心想。

  艾拉德爾環顧四周,二人的不遠處正巧有間大型的咖啡廳,他朝她伸出手,說道:「來吧,我們去咖啡店休息一會兒。」

  這是間環境整潔的店家,外頭擺放著數套露天餐椅,夜色下從店內透出的明亮燈火是整個河岸街最大的光線來源。他牽著彩兒走入店內,在服務生的熱情招待下,要了間小包廂。

  服務生帶著二人走過一桌桌的小桌,這麼晚的咖啡店內竟然有許多客人──絕大部分是情侶。艾拉德爾看看情侶們親熱的身影,再看看自己牽著彩兒的小手,感覺臉上有些發熱,他瞥了彩兒一眼,發現她的臉頰依然是紅的,低垂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服務生將二人領到一間擁有良好視野的包廂,窗口正對著河畔,汨汨的流水聲似遠又近,這是個悠閒品茗的好空間,自然寂靜,卻又不會過於安靜。

  包廂約莫可以讓四個人有舒適的用餐空間,周圍則是以霧面玻璃及幾株精緻的盆栽做出巧妙切割,玻璃旁附了個絨質門簾,可以為客人提供更多的隱私空間。

  艾拉德爾和彩兒在皮質的緹花沙發上就坐,以雕花點綴的圓角餐桌高度剛好適合取用餐點,整間店面瀰漫著濃濃的咖啡香,讓人覺得來到此處就該點杯咖啡才是──於是他們點了二杯咖啡與一份手工餅乾。

  彩兒點的咖啡名字很特別,叫做「土耳其咖啡」,艾拉德爾跟著彩兒點了同樣的,他相當樂於嚐試新奇的物品,聽彩兒說這種咖啡又叫「占卜咖啡」,這更是引起他濃濃的興趣。

  彩兒將斗篷脫下,身上的衣服水分可能大多被斗篷吸走了,已不像剛上岸時那般濕漉。她以手指隨意梳理少了蓬鬆感的長髮,將垂下的髮絲梳成一整把撥至左側耳後,柔順的長髮披在她的肩頭,沿著左胸傾瀉而下,這使得她右側白皙的玉頸頓時變得毫無遮掩。

  她吸引著他,也許是她舉止間毫不造作的優雅嫵媚,也可能是她天真無邪的可愛笑顏,或者是她那顆純潔透明的心。他望著彩兒頸側,渴望親吻她,身體有股不熟悉的悸動,好似一團火在他血液下竄動。

  面對一般人時,他總是能很好的克制自己吸血的衝動,但這時卻驚恐的發現,他真的想要吻她,甚至是吸她的血!

  這種情況他有過,當他與人成了過於親暱的朋友,或是愛上某人時,這種吸血的渴望便越發難以抑制。他真的希望與彩兒的關係更進一步嗎?與如此純真的女性?他究竟是為了什麼才堅持不吸血的,不就是為了不再傷害他人嗎!

  門再度開啟,打斷了他的思緒,侍者為二人端來餐點,但彩兒回絕了侍者解說土耳其咖啡煮法的服務,她對他甜甜一笑,銀光在半空浮現她心中所想:

  『小彩來為王子準備咖啡。』

  彩兒會煮土耳其咖啡,這讓艾拉德爾覺得頗為稀奇,她看起來不像會煮食物的女子,也許她以前在咖啡廳打工過?

  彩兒工作的情況打破了他的猜想,從她那不甚熟練的身影與臉上時不時會顯露出的疑惑來看,她恐怕只有煮過一、二次,或是看別人煮過而已。

  當彩兒停下手上的動作,看來有些不知所措時,艾拉德爾執起桌上的一塊手工餅乾,像是突然來了興趣,認真研究起餅乾上的奇特紋路。他幫不上她的忙,但至少可以讓她不至於太過尷尬。

  不久後彩兒就泡好了,咖啡的滋味與她說的一樣,混著全部咖啡渣的黑咖啡滋味真的無法說有多好。不過比起鼓著臉連聲喊「苦」的彩兒,艾拉德爾卻喝得相當開心,彩兒親手為他泡的咖啡對他來說別具意義,他幾乎難以掩飾嘴角隱約透露出的笑意。

  他放下杯子,看著彩兒滿臉苦相地喝完咖啡後馬上往嘴裡塞入一塊餅乾,臉上的笑意更甚。此刻這種快樂的感覺竟然讓他感到有些陌生,這是他隱約熟悉卻又不熟悉的感覺,有部分的他想要抓牢這感覺,卻又害怕反而會因此傷害到人。他究竟該怎麼做才好?

  等彩兒從咖啡的苦味中緩過氣來,她開始以咖啡為艾拉德爾進行占卜,這是種蠻簡單的占卜方式,只要將咖啡喝完,即可從咖啡渣的圖形來預測。

  「往後是否還能像今天這般快樂呢?」

  當被問到想占卜什麼時,艾拉德爾脫口說出這句話,他才意識到自己有多喜歡彩兒陪伴在身邊的感覺,有多希望這感覺能夠延續下去。如果彩兒能夠一直陪伴在他身邊──他不想傷害人,尤其是自己喜歡的人。

  可是……

  『有一個好的圈圈,把一顆心圈在一起,周圍還閃著祝福的星星,可以預知殿下希望的事將會順利發展。』

  彩兒是這麼解說的,雖然艾拉德爾看不出哪些圖案如彩兒所講,不過事實上他也不太在意占卜的結果。當他問彩兒她自己的占卜結果時,彩兒回了一句蠻妙的答案:

  『小彩過得很開心,不占卜。』

  艾拉德爾將最後一塊餅乾塞入口中,對彩兒笑笑,他覺得這種想法很有意思,很像彩兒的作風。

  吃完了最後的餅乾,他們起身,準備結束這美好的一天。這天,是他第一次送彩兒回家。

  同樣是在河岸街上,眼前是棟有些歷史的傳統公寓,除了道路旁的街燈外,只有門前一盞微弱的燈光照明,在以商業活動為主的街道上,實在算不上顯眼。彩兒住在這種地方讓艾拉德爾感到些許擔憂,可以的話,他希望能將她安置在更加安全的地方。

  「我送妳上去吧?」望著公寓裡面的陰暗長廊,艾拉德爾實在放不下心。他覺得自己心情相當複雜,他不想結束這美好的時光,也擔心彩兒的安危,卻又覺得讓她回家才是合理的行為。

  二人沉默的牽著手,穿過狹窄的長廊,爬上數層階梯,整棟公寓靜悄悄的,也很陰暗,就像是棟沒有人居住的大樓。最後他們穿過一條陰暗的長廊,來到房號為「606」號房的門前。

  彩兒遲疑了會兒,才依依不捨的放開艾拉德爾。

  「到了嗎?那麼晚安。」艾拉德爾知道非得道別了,他不捨的捧起彩兒的臉龐,望進那深邃蔚藍的眼瞳,今晚的時光令人愉快,到了分別的時刻他竟然感到痛心。痛心!這可能嗎?

  幾乎是本能的,他向前輕探,在彩兒的額頭印下溫柔的一吻,他覺得自己的臉頰發燙,可能紅透了。他竟然真的吻了她!萬一克制不住吸血的衝動怎麼辦!他不該……他應該嗎?

  彩兒被他親吻後羞赧的低下頭,久久沒有動靜。終究,她舉起了手對半空的銀光一點:

  『晚安,殿下晚安……』她抬起頭,無聲的張口,卻又搖頭,努力對著艾拉德爾擠出一絲笑容,眼中卻滿是捨不得,在這昏暗的長廊中,眼眶中似有淚珠閃爍。

  她真是令人憐惜……但是艾拉德爾不該冒著傷害人的風險,他方才一個不注意就會傷害到彩兒的,他不該……

  「妳……今晚要來宮殿住嗎?」

  當艾拉德爾意識到時,這句話已然脫口而出,而且就像事先想好的語句般流暢,「好久沒有人陪我共進早餐了,如果妳願意的話,吃完早餐我會派人送妳回來,工作不怕遲到的。」

  彩兒征征的站在原地,不可思議的眨眨眼,慢慢的,她的嘴角逐漸有了弧度,臉龐綻放出燦爛的笑顏,下一秒,她撲進艾拉德爾的懷中,緊緊抱住他,好似要將自己溶化在他胸膛似的,這讓他剛升起的罪惡感彷彿被一陣狂風吹偃而平,像是從來不曾存在過似的。

  彩兒也想與他在一起!艾拉德爾伸手環抱住她,感覺心裡暖烘烘的。帶著彩兒回程的路上,暖意非但沒有消退,反而充滿了他全身。

  望著滿臉笑容依偎在他身邊的彩兒,艾拉德爾微笑。也許他應該要盡量避免傷害到她,甚至應該遠離她……但是,此刻他只想與她在一起。他已經有多久沒與人共用早餐?他甚至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吃早餐。想到這裡──

  艾拉德爾開始期待明天與彩兒在一起的早餐時光了。




  感謝彩兒的扮演者Gu所繪製的精美插圖。請至Gu的小屋觀賞喔:配圖

  二個角色分別為:艾拉德爾拉芬彩兒。故事劇情以RPG公會內的互動為原型編纂

  雖然寫了蠻多次串文,不過始終覺得不是那麼好發揮,看來這方面還得再加強才是。這次以城主的視點來描寫,不過以串的角色行動比例來說,內心戲的確顯得比較淡薄,看來以後得繼續努力才行囉。

  那麼,我們下次見。




  事件串:點此
  上一篇:綠蔭下的溫柔
  下一篇:新生小侍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618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銀星宮殿|彩兒|艾拉德爾|RPG公會|城主x彩兒

留言共 6 篇留言

狭い門
(戴墨鏡

01-11 00:44

心魔
[e17]01-12 13:56
卡哇伊の小琪
彩兒真的好可愛唷~
這篇有很多令人忍不住微笑的地方~

有閃光~~!!
(戴墨鏡

01-11 14:04

心魔
人魚可愛!01-12 13:56
一條髒抹布
這才叫恩愛阿~(點頭點頭)

01-11 14:38

心魔
竟然嗎[e17]01-12 13:56
神隱
閃光大放!

01-11 23:49

心魔
[e24]01-12 13:56
六道舞風
[e17]

01-12 08:25

心魔
[e12]01-12 13:57
天寒
好看~期待下篇[e19]

01-13 12:15

心魔
感謝支持[e12]01-13 14: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blueking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銀星宮殿出沒貴族】古德...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文】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6rmp4fu0大家
長篇小說週更新持續中:) 今日更新歡迎賞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