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RPG公會】克里克—契子—新生

作者:七罪(なつみ)│2013-01-01 16:28:35│贊助:10│人氣:285
【RPG公會】克里克—契子—新生


 
黑暗。迷茫。混亂。挫折。不解。
 
克里克張開雙眼,發現自己正身處於前所未見的地方,四周一片漆黑。那是絕對的黑、純粹的黑、混沌的黑。四方八面的黑暗把克里克包圍著,沒有絲毫能站立的地方,仿佛只是在漂浮著,甚至連時間跟方向都變得模糊。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的,身上的傷痕、頭痛欲裂的感覺,在剛才戰鬥所承受的一切就像是虛幻的一般,完全感受不到。唯有剩下的,就只有獨自存在於這個空間的事實。
 
孤獨。空虛。寂寞。無趣。逃避。
 
似乎只過了一瞬,也似乎度過了千年,就當克里克快受不了要發瘋的時候,身下的黑暗終於開始散去,而一個城市漸漸顯露了出來。
 
 
 
似乎已經夜深,城市內並沒有太多的行人,整個城市顯露出陰沈寂寞的氛圍,正好與這個空間相配襯。
 
在這樣的城市之中,這樣的冷夜之中,一名少年在走著。雖然看不清楚,但克里克自然而然地就知道對方是個少年,甚至連他的行動仿佛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走著,走著……看見路就走,看見彎角就拐彎。少年似乎沒有確實的目的地,只是不停地走著,然後繼續走著……
 
鮮紅的液體沿著少年所走的路形成了一條長長的血線,不停地流淌著,流淌著——是血。不是少年,而是「某人」的血。
 
直至到達了她的身前。不,應該說即便到達了她的身前,少年還是仿佛沒看到似的繼續走著,如果繼續下去的話兩人一定會撞上的吧。
 
只是這時候突然的一道光芒劃過長空,直接向少年直射過去,那種超越聲音的速度——毫無疑問是閃電!可以想像的是如果少年不做出任何反應繼續走的話腦袋瞬間就會被燒毀。
 
只是少年會繼續走嗎?攸地,他的身子向左移了移,間不容髮地躲過了閃電。待得躲過閃電之後,少年才眨了眨眼,仿佛現在才完全清醒過來。
 
此時少年跟少女的相距不過兩公尺,只要再走一步就會撞到對方。
 
這種情況讓她不禁呆了一個瞬間,但下一秒她那似乎感到無趣的表情上卻緩緩露出笑容。
 
克里克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看錯,畢竟距離太遠,而她的表情只是維持了一瞬間。只是他總覺得少女曾經做出了這麼的一個表情,而他也覺得少女的嘴巴這時候一定表達著「真是有趣呢」這樣的感想。那單純是一種自然而然的感覺。仿佛他對少女瞭如指掌:「真奇怪。」
 
突然的,少女的身影橫移到百米之外。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大片的雷電在原地落下,籠罩整個區域的雷電直直的往少年的身軀降臨。
 
「落雷術,雷屬性高階魔法。」克里克默念著,卻發現少女沒有像普通魔法師般需要詠唱,即便是這種高階魔法也是瞬間就施放了出來。拋開這個問題他繼續默默地繼續觀看著事態發展。事實上他除了繼續觀看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他能看到城市內的情景,卻無法移動分毫。
 
而這時候很明顯的,剛才的那一道雷電也是少女的手筆了。看那少女的華貴服裝,似乎是一名貴族魔法師。這樣說的話難道她是在氣少年的無禮嗎?還是說……
 
不管怎麼說,少年似乎都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幸虧少女的落雷術似乎並未精通,或許因為要瞬發的關係,雷電與雷電之間留有著幾條通道,儘管狹小但卻並非不能通過。
 
而那名少年也不遲疑,馬上從兩人之間距離最短的通道鑽了出來,直直的把手中的東西向對方刺了出去——那是一條沾滿鮮血的魔杖。
 
雖然克里克很想吐槽這並不是魔杖的正確使用方式,但他也知道這是少年此時唯一擁有的武器——那是他父母幾年前送給他的禮物。
 
切——想到這裡,克里克突然有一種反胃的感覺,仿佛碰上甚麼嘔心的事一般,好不容易才硬生生地把這種感覺咽了下去,但那種感覺卻讓他感到非常不舒服。
 
忘掉剛才的嘔心感,他嘗試再度集中精神繼續觀看城市中的戰鬥,卻發現狀況又改變了。
 
少女的身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冰盾,把少年的魔杖給擋住了,而她的左手則放出了一個火球,在極近距離直直向少年臉部射了出去。少年硬生生轉過身子才避過火球,臉上卻已經出現了輕微灼傷的傷痕。只見這時候又一個瞬發落雷術往少年的落點落下,而少年身在半空無從藉力,眼看就要被燒成焦炭……
 
怱然一陣風吹過,硬生生的把少年帶離了雷電即將落下的區域。而少年也趁這機會重新擺起了戰鬥姿勢。前衝!少年再度向對方攻了過去,然而這次的速度跟剛才完全不能相比——他變快了!動作也更飄怱了!就算集中精神看著,少女也無法預測對方的軌跡,只能把冰盾維持在自己身前警戒,她知道無論多快,對方在攻擊的時候也必定會露出空隙。
 
就在魔杖跟冰盾快要相交的時候,冰盾竟然突地往旁邊橫移了!只有染血的魔杖抵在少女的咽喉前,只要稍微用力這位強大的魔法師就會消失在世間。
 
「喂,少年。有興趣做我的玩具嗎?」
 
「……」然而這時候少年跟克里克卻發現對方沒有絲毫慌張,仍然是掛著那副「有甚麼有趣的東西」的表情,甚至做出這種瘋狂的建議。克里克是知道的,她就是這麼的一個人,如果事情是有趣的話她連死都不會在乎。
 
「我『需要』你喔。作為報酬就給你一個容身之所好了。用力地感謝我吧。」少女這樣說著,仿佛自己是勝利者一樣。但事實上只要少年稍微用力,體質無比脆弱的魔法師一定會馬上死掉,不必有絲毫的懷疑。
 
可是少年的手卻顫抖了,從戰鬥開始沒有絲毫猶疑的手顫抖了,似乎在懷疑著甚麼。克里克是明白少年感受的,少年一直在尋找的或許不過只是一個需要他的人,或許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容身之所罷了。
 
所以他這樣地反問道:「就算是我這樣的人都能有容身之所嗎?」
 
「當然了!所以從今天以後你就是我????.???的玩具了。話說你有名字嗎?」少女的名字似乎被風聲掩蓋,身在遠處的克里克聽不太清楚,但少女的名字他是知道的。啊啊,難怪這麼的熟悉……克里克這樣想著。
 
「沒有……」少年那所謂的名字跟姓氏,已經在殺死他那名為「父母」的存在時拋棄了,這時候只是一個無名的存在。
 
「那麼就叫你克里克吧。我的玩具啊,感謝我吧。」少女理所當然地說道。
 
畢竟這就是他自己的記憶阿!
 
 
 
「醒過來了嗎?」
 
「嗯。」
 
「那麼走吧,我的玩具。」
 
「知道了,我的主人。」
 
跟那時候一樣的對話,跟那時候一樣的心情。不會再感到迷茫。
 
因為我知道我不再是孤單一人。
 
因為我知道我被人所「需要」。
 
因為我知道自己已經擁有了容身之所。
 
所以,繼續前進吧。

即便不曾也不將得到任何。



—完—



克里克的背景故事。

一年前的構思好不容易終於寫了出來。

雖然文句還是有點問題,以後或許會略作修改,但大致上就是這樣。

這是克里克跟「那個人」的故事,或許會有續篇,或許不會有,誰知道。

那麼就這樣吧,久違的小說發布,下次再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526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hu449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角色設定—... 後一篇:【RPG公會】角色設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ennyeds巴哈朋友們
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逛逛,看看我的插畫作品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