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雪人--翳入天聽的思念

作者:天然動漫音 最高XD│2012-12-18 13:31:08│巴幣:2│人氣:485

        早晨的光亮透過窗戶,填滿了房間,也將異鄉人自沉沉睡夢中叫醒。
        支起疲憊的身軀,他掃視了一遍身處的陌生環境。
        一間格局方正的斗室,睡床、書桌、椅子、凳子等...木製家具規矩的擺放其中、排列得井然有序,甚至桌腳椅腳都緊密的跟地磚的邊邊角角對齊。整間房間可說是一點生活感也沒有,整潔得讓人感到刻意。
        怎麼回事......?異鄉人暗忖。究竟自己為什麼會睡在這樣一個陌生的房間?
        不過,煩惱並沒有占據他的思考太久。總之,又是哪個好心的人家願意收留他了吧。這種事,在異鄉人的旅途中已經發生過太多次了。
        他悄悄的從床上溜了下來。
        一下床,石磚地板便透過異鄉人赤裸的雙腳傳來令人難以忍受的冰冷,「嗚哇,好冷!」他小聲低鳴了一聲。這時異鄉人才發現床腳邊緣整齊的擺著一雙毛茸拖鞋。
        極盡可能的以最快的速度穿上毛茸拖鞋,一陣柔軟溫和的包容感瞬間占據了他的雙腳。嗚嗚,真是瞬間從地獄來到了天堂啊!
        只能說這間屋子的主人真是設想周到。不止客房窗明几淨,就連客人可能會有的需求也設身處地的想到了。這時異鄉人不禁反思自己,如果是自己要招待來客,可能就沒辦法安排的那麼舒適了呢....遙望窗外,他的思緒不由得飄向遠在南方的家鄉,那個由木樁高架著,臨望河面的家,那個被自己所拋棄的家。
        異鄉人凝視著窗外的景色,白色的街道,白色的屋頂,白色的煙囪,世界充斥著潔淨的白色。
        等等?異鄉人突然感到驚訝。外頭那一大片白色的,該不會是那個吧!
        咿呀一聲,他推開斗室的柴門,著急的跑了出來。咚咚咚咚,木製的樓梯響起急促的腳步聲,笨拙的在陌生的屋裡探索出路,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到室外。
        「是雪......」異鄉人不住興奮的低聲喝采。
        也不管腳上仍套著拖鞋,身上穿得也只是輕便的短衫,他用力一扭大門門把,撲向那個充滿旖旎遐想的夢幻世界。站在一片雪白世界的中央,他著實感到不敢相信。
        北國風情,那個只有在書中才有幸得見的純白天地。
        「好棒......」忍不住心中亢奮,異鄉人全身顫抖著。

        「這真是太棒了啊──!」

        顧不得周圍路人的視線,異鄉人就像要向全世界分享喜悅一般,用力的仰天大叫。


         「哈啾─!」
        一聲噴嚏,吹的壁爐裡的火焰搖曳晃動。
        異鄉人圍著毛毯,瑟瑟發抖的烤著火。
        「真是的,大叔啊,穿的這麼少就跑出去外面,小心著涼喔。」
        一個滿臉雀斑的年輕女性一邊在餐桌上布置著菜餚一邊對著異鄉人說教。
        「明明昨天還差點凍死在暴風雪之中的....嗯,這個味道剛剛好!」
        女性金色的頭髮綁著兩條麻花辮垂在肩上,隨著她在廚房忙進忙出的身影搖來晃去。
        仔細端詳的話,不難發現她的年紀其實比異鄉人還要小。大概十五、六歲左右吧。身上穿著樸素的白襯衫搭上米色的長裙,長靴的聲音喀噠喀噠得響過石頭地板。
        這個年紀的女孩子竟然能夠跟陌生人這麼無顧忌的交談實屬奇聞,就連異鄉人旅行過了那麼多個城市,閱覽過了如此多的人事,這樣不怕生的年輕女孩她還是頭一個。
        「我....我說.......」異鄉人試著向女孩搭話,不過卻因為寒冷聲調有些詭異。
        「先不要說話。來,把這湯喝了吧!暖暖身子。」
        端著一碗飄著濃郁香氣的濃湯,女性在異鄉人身旁的凳子上坐了下來。
        「謝...謝謝。」
        接過熱騰騰的濃湯,異鄉人滿懷謝意的向女孩投以微笑。
        「嘿嘿....不用客氣啊!」
        女孩馬上回敬了一個調皮但燦爛的笑容。
        「啊........
        女孩的笑容讓異鄉人看呆了。不知怎的,一個北國的年輕女孩。竟然讓異鄉人再度想起他那遙遠的南國故鄉,還有他拋棄溫暖家鄉,踏上旅途的理由。

        在漫無目的的旅途中,異鄉人受困於一場暴風雪之中。雖然他從沒看過真正的雪,但在險峻危急的處境之下,他也實在沒有閒情逸致去欣賞白雪的美妙。狂風無情的拍打著他的臉龐,冰冷的空氣也不斷透過斗篷奪走他的體溫。終於,他失去意識躺臥在狂亂的風雪之中。
        「然後,把你搭救起來的就是我喔!」
        自豪的說著,女孩仰頭把杯中花茶一飲而盡。
        「原來是這樣啊....還真是謝謝妳了,救了我一命。」
        原來自己不知不覺來到極北了,而自己都沒察覺甚至一點準備都沒有。遭遇了那樣的暴風雪還能活下來真的是萬幸啊。異鄉人暗暗鬆了口氣,並暗怪自己的不智。
        對於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拿出來當謝禮這點,異鄉人感到無地自容。怎麼說對方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
        如果有什麼是自己可以為她做的就好了啊.....異鄉人如是暗忖。
        「總之,我叫絲諾曼!你呢?」女孩開朗的聲音打斷了異鄉人的思緒,讓他頓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喔、喔喔....
        「你應該不是叫『喔喔』的吧....?」滿臉狐疑,女孩就像是要數清楚異鄉人臉上的鬍子有幾根一般的盯著他看。
        「崔...崔弗勒....叫我老崔就好了,我的朋友都這麼叫我。」異鄉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去。真是的,竟然被這樣的小孩子注視就感到不好意思,我的腦子也被凍壞了哪。崔弗勒自嘲。
        「是說,絲諾曼妳的家人呢?」崔弗勒問到。從剛才開始,整間屋子裡就只有女孩一個人的身影。
        環顧這間能夠容納下一家四口也不嫌太擠的雙層平房。一樓是接客、起居的客廳與廚房,沿著木製樓梯上到二樓就會看到兩間寢室並排在一起。
        「我是自己一個人住的喔。」女孩瀟灑的回答,似乎很以此為榮。
        「是嗎.....
        不過這樣一個小孩子竟然能夠自己一個人住,料理生活的一切也真不簡單。
        崔弗勒覺得自己好像問了一個不太禮貌的問題,尷尬的搔搔後腦勺。
        「對了對了,老崔!」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女孩向著異鄉人搭話道:「老崔你是從外面來 的對吧?可不可以跟我說說外頭的事情?」
        一邊為崔弗勒酙著芬芳的花茶,女孩滿臉興奮的盯著他的眼睛。女孩的眼睛湛藍,簡直就像收集了全天下海岸的藍色於一雙瞳孔之中。
        看著女孩興奮的神情,簡直跟個孩子一樣,崔弗勒不禁莞爾。
        「好啊,想聽點什麼?」異鄉人柔聲道。那語調溫柔的跟他那滿是歲月痕跡的臉龐極不相稱,但卻帶著父親對孩子會有的溫潤情感,以至於又有些微妙的適合他。
        崔弗勒像是在對自己的孩子說床邊故事一般,述說著各地的風土民情、名勝美食....等等趣聞。
        每每講到驚險之處,女孩會緊握拳頭驚呼好險,而有趣逸聞也時時逗得女孩開懷大笑。
        異鄉人覺得如果這樣能夠聊表對女孩救命之恩的感謝,倒也不錯。因此他講的也更是起勁了。
        「哈啊!真是過癮耶!老崔你知道的可真多!」
        「呵呵,那還用說嗎?我走了那麼多路可不是白走的哪!」
        旅行見聞講座結束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後的事了。
        絲諾曼滿足的在腦中整理著方才聽到的趣聞。而口乾的崔弗勒則飲著溫暖的花茶凝望著外頭街道上來來去去的行人。
        「喂喂,老崔!」
        「嗯?」
        「這次換我帶你逛逛我們小鎮,怎麼樣?」女孩興致勃勃的提議到。
        而對崔弗勒來說這個提案著實不壞。這個滿是白雪的北方小鎮散發著他無法抗拒的魔力,如果有個嚮導在的話更可以深入的了解此處的文化與民情。
        「有何不可呢?」
        「好耶!那我們走吧!」

        諾爾斯頓,一個座落於高山低谷地帶的小鎮。冰河地形的遺跡讓山谷之間有著平坦的低地,而這個民風純樸的和樂小鎮就處於這個平坦低地之上。
        諾爾斯頓是以精緻的手工機械鐘錶聞名,許多慕名而來的外地訪客在街道上穿梭。為了防止積雪的高尖屋頂上仍舊留有點點殘雪。運載著一車車民生物資的貿易車也川流不息的從鎮外進來,由於昨天持續整日的強烈暴風雪,諾爾斯頓的對外貿易幾乎停擺了整整一天。
        踏著街上的積雪,崔弗勒在絲諾曼的帶領之下瀏覽過一間又一間的商店、傳統市集、當地名勝、教堂古蹟。
        「喔喔...這可真是精巧啊。」
        端詳著剛從二手商那買下的機械表,崔弗勒不禁讚嘆其做工之精細。
        「嘿嘿~怎麼樣,厲害吧!」女孩洋洋得意的吹噓著她故鄉自豪的特產。
        稍微再逛幾轉之後,兩人進入了一間咖啡店中稍事休息,並用了午餐。
        「絲諾曼」啜著溫熱的黑咖啡,崔弗勒開口:「有件事我很在意。」
        「嗯?怎麼了?」女孩依舊是非常有活力的樣子,好像半刻也坐不住一般。
        異鄉人用手指了指一尊於咖啡廳門口佇立的小雪人:「那個雪人是怎麼回事?」
        說到有雪的地方就會想到堆雪人。而在諾爾斯頓這樣的北方城鎮,有雪人理應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
        不過怪就怪在這個小鎮家家戶戶、營業店鋪,無處不是在門前堆著一尊小小的雪人,就像看門人一樣看守著門戶。剛看到絲諾曼家門前的雪人時還不覺得怎麼樣,不過隨著在街上轉了兩三圈後,崔弗勒也越加感到疑惑了。
        「怎麼說都有點奇怪吧?雪人這種小孩子玩遊戲的產物,怎麼會不論住家還是店舖都在門前堆有一尊呢?」
        該不會是鎮上小孩子的惡作劇吧?要真是如此,這惡作劇的規模可也真大阿。想到這裡崔弗勒不禁暗笑。
        「這是諾爾斯頓的傳統喔。」少女雙手捧著臉頰用溫和的表情望著咖啡廳門前的小雪人:「每年冬天諾爾斯頓都會降下數量龐大的白雪。鎮上的人們相信,只要在冬天的時候堆起雪人,然後每天細心照料它不讓它融化,並向它訴說來年的祈願。這樣當春天到來時,小雪人溶化後就會帶著人們的心願回歸天上,然後我們的心願就可以被上天所聽見喔。」
        「是這樣喔.....
        不知怎麼,女孩說著這樣有趣傳統時,神情有些哀傷。看在崔弗勒的眼裡,格外讓人心疼。
        「所以妳家門口的那堆小雪人也寄託著絲諾曼的願望囉?」放下咖啡杯,崔弗勒轉移話題的問到。
        「嗯..嗯嗯,雖然我拜託了小雪人很多年了,但卻一次都沒成功過....」女孩的表情更加哀淒了:「小雪人都騙我....
        像個孩子似的,絲諾曼低下頭賭氣的鼓起雙頰。
        發現不小心觸碰到地雷的崔弗勒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來安慰女孩,只好再度端起咖啡杯啜了起來。
        尷尬的沉默持續了好一陣子。
        到底是什麼願望沒有實現讓女孩感到這麼難過?異鄉人忍不住感到好奇。
        「那,外地人堆的雪人有功效嗎?」崔弗勒試探的再度發話。
        「喔...我想應該是可以。但是,問這個要做什麼?」絲諾曼疑惑的應道。
        「那事不宜遲,就讓老崔借用一下絲諾曼家門口的空位囉!」
        奮然站起身,崔弗勒故作精神的說道。
        牽起女孩的手,一老一少步出咖啡廳。兩人的背影看起來簡直就像是對父女一般。

         「呼─呼─」
        從口中呼出的水氣化做裊裊白煙往天上飄去。
        時值傍晚,諾爾斯頓的氣溫也越來越低了。
        絲諾曼的家門前,堆著一大一小兩個雪人。當然,大的是異鄉人大叔的作品。
        「嗯嗯....做好了之後才發現不知道要許什麼願望好啊....」搓著冰冷的雙手,崔弗勒苦惱著要像雪人許什麼願望才好。
        發大財嗎?安居的住所嗎?舉世無雙的權力?不是,都不是。
        對崔弗勒來說,所有的願望早在他離開故鄉的那一刻就不復存在了。他就是因為失去了所有他最渴望的東西才會毅然決然的踏上旅程的。
        「不許願嗎?老崔。」
        女孩仰頭看著他,好像從崔弗勒提起雪人的話題開始她就一直無精打采的。
        「阿,嗯。要許阿,只是我現在什麼都不缺了,所以.....
        崔弗勒再度想起了南方那個空蕩蕩的家。許願什麼的,自己開始旅行不就是為了忘記那無法實現的願望的嗎?
        「總覺得,旅行人真好,無拘無束的。」
        女孩有些寂寞的看著她寂靜的家。湛藍的眼珠被落寞堆滿,絲毫綻放不出半點光芒。
        看著女孩的神情,崔弗勒的心再度被緊緊揪住。這個孩子到底為什麼會有這麼寂寞的表情呢?
        「那麼絲諾曼的願望是什麼呢?」冷不防的,崔弗勒問道。
        「哈啊.....?」
        「那個...妳看,雪人也堆了,我也不知道要許什麼願望,那不如我就跟絲諾曼許一樣的願望好啦。」
        「唉....?可以嗎....?」女孩有些退卻的問。
        「當然囉!妳的願望不是一直沒辦法實現嗎?就當作是妳救我一命的謝禮好了,兩個人一起許願,雙倍的祈願老天一定會聽見的!」異鄉人眼中綻放著父性的光輝,語氣間的肯定可靠的讓人安心。甚至讓人覺得只要跟他一起,什麼願望都能夠實現了。
        「嗯....嗯嗯!一定的....一定!」像是要說服誰,女孩重複說著。
        「嗯,一定的呦....」單手撫著她的頭,異鄉人看向女孩空蕩的家,好像了解了什麼:「那,我們來許願吧。」
         「嗯..嗯!」
        雙手捧著雪人圓滾滾的頭部,女孩祈禱似的低聲祝禱著。同樣的願望,崔弗勒也向著雪人訴說。
        「希望絲諾曼的願望能夠成真。」

        「謝謝你喔,老崔。」
        女孩邊說著,邊盯著壁爐裡的火焰直發呆。
        雖然好像已經回復精神了,但相信那個願望一定對女孩有著很深重的意義。
        「諾爾斯頓這裡阿....冬天很常會有暴風雪的....
        少女幽幽的對著爐火自言自語。
        「就像昨天那樣的暴風雪。」
        暴風雪,足以讓人罹難的強烈暴風雪。
        「恩,我知道.....」放下手中讀著的書本,崔弗勒低聲喃道。
        一個十五歲的妙齡少女獨自住在這種大小的屋子裡,怎麼想都有些奇怪。還有那種打點生活一切的熟練手法,這並不是一個正值玩心最重的年紀的孩子能夠簡單做到的。
        另外,或許是同類間的互相感應也不一定。崔弗勒在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就隱約覺得這孩子有什麼不對勁。
        蜷曲起身子,將臉埋進雙膝之間,女孩低聲道:「明明每年都有好好的拜託小雪人.....」
        「明明這麼努力了,為什麼!」
        像是哭喊著上天的不公平,為什麼自己的努力與誠心沒有被看見?
        「自己一個人活著,真的好累....
        女孩的聲音漸漸微弱下來
        「已經.....快撐不下去了呀....」
        終於,整個客廳只剩柴火燃燒時的嗶剝聲。
        光憑努力與誠心無法實現的願望說實話多的是。而人們也常常被這樣不可觸的祈願所束縛,進而無法前進。最後變成一灘死水,就像崔弗勒家鄉常見的惡臭沼澤一般。
        「別傻了!無法實現的願望就是不能實現,無論妳多努力都一樣!」崔弗勒很想這樣對女孩說教。但他卻沒辦法這麼說,因為他沒那個立場。崔弗勒很清楚,他自己也已經是一灘死水了。
        每每午夜夢迴,想起那次可怕的風暴,異鄉人就會全身冷汗直流。洪水泥沙、豪雨狂風,把他所熟悉的那個熱帶南國給摧毀殆盡。在這樣災難性的天災之中,他失去的不止財產、家園這麼簡單,他被奪走的是「摯愛」。
        災後,鄰里之間總是討論著,「老崔家的屋子多麼堅固,竟然只受到一點小損傷。」、「老崔真是幸運兒!幾乎沒有損失一點財產!」云云。
        這些聽在他耳裡,簡直是諷刺到不能再諷刺的話語。熟悉的家鄉讓他頭痛欲裂,傷痕累累的心好像被撕裂成了好幾塊,血淋淋的痛。
        「你們又知道什麼了?」站在山坡上臨眺家鄉,沒有一點感慨。有的只有這樣的一句話語。
        「絲諾曼....」緩緩開口,異鄉人欲言又止。總覺得想做些承諾來安慰眼前無助的孩子,卻又發現自己其實負擔不起任何承諾。無力的感覺,就跟自己的女兒被兇猛洪水吞噬的時候,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的無能的自己一樣。
        握緊拳頭,掌心感覺到的只有蒼老與軟弱。
        「老崔,我想....」截斷了崔弗勒的話頭,絲諾曼將埋在膝蓋間的小臉抬了起來。
        一瞬,女孩的臉上閃過一絲期待的神情。就好像是看到了一絲救贖的光芒,充滿了希望。
        ..........?」女孩有些積極的突然發言讓崔弗勒有些退縮。
        「不,沒什麼....抱歉讓你聽到這些。」
        頓了一頓,她站起身來。
        「....一定覺得......很煩吧。」
        嫣然一笑,女孩走進廚房開始幹起活來。
        女孩纖細的身姿消失於廚房中之後,崔弗勒瞬時間感到鬆了一口氣,他把精神重新投注到書本當中。這樣就好了。他很清楚自己真的沒有什麼可以給別人的了。除了一副搖搖欲墜的臭皮囊。但是,又有誰會要呢?
        腦中閃過雪地上絲諾曼孤單的身影,雖然讓人不捨,但又能怎麼辦?這就是現實阿。


        「謝謝妳,絲諾曼。我想,我也該啟程了。」
        「嗯嗯,老崔。這幾天我很開心!改天,改天有機會記得要再回來跟我講更多的故事喔!」
        「喔喔....我會的,會的.....
        結束了在諾爾斯頓的停留,異鄉人準備再次步上旅途。
        崔弗勒這次要前往西部,傳說中的荒無大地。聽說一直往西前進還會遇到長久乾涸的大沙漠。
        披上了保暖的斗篷,背起行囊。異鄉人準備再度前往下一個目的地。一語不發,他背對著女孩跨開大步前進。就這樣離開就可以了,他總是這麼做的。每段相遇不論是好是壞,旅人總得離開,這次也不例外。
        特別是這次,異鄉人覺得自己不能再繼續逗留了。
        待在諾爾斯頓的這幾天,看著絲諾曼的一切,總是再再的提醒自己的無力與傷痛。
        所以,他必須離開。
        「老崔!」
        北國女孩的聲音傳來,但異鄉人不打算回頭。
        他打算快步的離開,正當他越過了大街準備在下一個街角轉彎,好遠離這一切時。
        女孩的呼喊再度傳來。
        「一路順風喔──!」
        充滿朝氣的呼喊。
        輕快的聲調好像灌注了什麼魔力一樣,讓人不捨離開,異鄉人不由得回首觀望。
        然後他看到的,是女孩滿臉的笑容,她開朗的朝他揮手。那笑靨簡直和第一次與異鄉人見面時的一樣有精神。
        為什麼呢?明明知道這個笑容底下隱藏的寂寞與傷悲,但是崔弗勒卻被這笑容所感染也跟著微笑了起來。
        「崔娜......」崔弗勒注視著那滿懷包容力的堅強笑容。他突然感覺好像回到了炎熱潮濕的南國,那個一切都還安然無恙的美好家鄉。還有那個有著同樣微笑的她。
        「太像了......真的....已經乾涸數年的雙眼久違的濕潤了起來兩行清淚緩緩滑過他的雙頰
        這時,異鄉人明白了,什麼是自己可以為女孩做的。他也明白了,自己是沒辦法放下這個孤苦無依的年輕女孩的。
        縱使他真的什麼都不管的一路逃到西部荒漠去,也肯定會惦記著這個飄著雪的北方小鎮的吧。
        「絲諾曼!」崔弗勒回過身來向著女孩伸出雙手大喊。
        「怎麼了?」女孩歪了歪頭笑著。
        「想不想出去見識一下外面的世界?」
        ...............!」
        「跟我一起出去闖闖吧!」
        一面繼續著未完的話語,崔弗勒面向女孩大步的靠向她。
        「可...可是....!」清爽的笑容混雜了猶豫和不知所措,變成了有些微妙的表情。
        「一個人活著,很累對吧?」撫著女孩金色的秀髮,崔弗勒繼續說到:「其實我也覺得自己一個很累啊....
        「所以.....」
        頓了一頓,伸手拭乾了臉上了淚水,異鄉人牽起了北國女孩的雙手:「所以,接下來就讓我來照顧妳!」
        「恩...恩恩...!」
        女孩低下頭去,表情被柔順的前髮蓋住看不清楚,溫熱的淚水一滴滴的打在雪地上。
        「已經,不用一個人忍受孤單了喔。」

         諾爾斯頓的天空如往常一般開始飄起細雪。北方小鎮在春天到來為止,會一直維持這樣下雪的天氣。
        飄著雪的天氣,遍地銀白。
        冬天還沒有結束,寒冷的天氣會一直持續,直至春天積雪才會開始消融。
        「絲諾曼,行李準備好了的話準備上路囉。」
        崔弗勒站在門前仰望綿綿飄雪。
        「恩恩,再等一下。」女孩從客廳緩緩踱了出來,將裝著行李的小包交給他。
        「怎麼了?還有什麼事嗎?」
        「我想......」輕盈的步上了樓梯,女孩轉過身來笑道:「在離開前,果然還是想再打掃一次哪。」

        「爸爸媽媽的房間。」

        在白雪紛飛的寒冬裡,一間平凡無奇的雙層小樓房門前,兩尊雪人依偎著取暖。        
        漸漸的,依偎著的雪人一點一點的變小,最後消失了蹤影。

        諾爾斯頓的街道上,家家戶戶門前都停留著一尊小雪人。各自乘載著希望,靜候著春天。



巴哈徵文,厚著臉皮參加了>A<
說實話覺得雪人不是很好寫,苦惱了很久
如果有大大賞臉看完整篇,我會很感激的!!
有什麼想法也請留言跟我說呦!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375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雪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hit406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俺妹小短漫 ─田村京介─... 後一篇:末日鐘聲...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on200168
呱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