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遊戲同人小說_GirlArms】The Hunted(2)

作者:歷史謎團│2012-12-13 11:01:40│贊助:36│人氣:569
---
 
------
 
---------
 
 
  某一城鎮……
 
  某一時間點………
 
  四輛悍馬車在凹凸不平的柏油路上疾駛而過,彷彿是為了逃離什麼似的--抑或是害怕什麼事情發生。
 
  車內,五名身穿沙漠迷彩制服的男性隨著顛簸的道路搖晃著,其中四名從外表看來就是一般士兵,不過第五名--也就是坐在車窗旁的那位--彷彿是極為突兀的存在。先不提他瘦小的身材、無框長方眼鏡,以及那穿在身上似乎都嫌過大的制服;這名年約二十多歲的青年散發出完全不同於身旁士兵的氣息,反而更像是不相關的平民……或者偽裝成平民的其他人士。
 
  至少,在場沒有一名士兵露出詫異或意外的表情。三個月時間的相處,早已讓他們習慣這名青年的存在。他們不曉得他的名字,只管稱呼他為探員,只因為上頭叫他們別多問。
 
  這大概又是另一個不為人知的情報局行動,這些士兵心想。更重要的是,只要再一個星期,他們就可以回國去,享受一段時間不算短的假期。所以這點小事對他們而言根本無關緊要。
 
  或許是被無聊,一名士兵終於忍不住開口道:
 
  「嘿,有時候望著眼前這片鳥不拉屎的沙漠,我都會問自己,幹嘛加入軍隊?」
 
  「你哪時會思考這麼深奧的問題來著?」坐在前座的中士回應。
 
  「我是認真的,中士。或許我們全踏進這場狗屎的原因,出於這多多少少讓我們感覺很爽。」
 
  「有和幹女人一樣爽嗎?」在場唯一站著,並且操控著悍馬車重機槍的士兵插嘴道。
 
  「閉嘴啦!我的意思是,我們總想做些對的事,不管是對自己的家人和國家。而這其實讓我們心裡感覺很爽快。」
 
  「我只想趕快回家。」駕駛說坦白說道。
 
  「誰不想回家?但是我們政府正在減少派遣人員的數量,所以我們不得不待得久一點。」中士邊搖頭邊說。「和過去相反,軍方採用了完全不同的策略。他們派遣了……像我們,這種特種部隊進場,來進行手術般精準的攻擊,重創塔利班份子。這個嘛,至少在他們的眼中是如此的。」
 
  這時候,始終沉默的青年發出了一聲冷--不,說冷笑可能太過頭了。他只是小小地哼了一聲,但這著實引起了車上士兵的注意,除了駕駛外他們全都望向他一人。
 
  「有什麼好笑的,探員?」中士問。
 
  「因為這讓我聯想起艾布拉姆斯將軍所說的那番話。」青年開口說道。
 
  「艾布拉姆斯?」對方皺起眉頭。「你是指克賴頓.艾布拉姆斯(CreightonWilliams Abrams )?那是幾零年代的事了?1968年?越戰?」
 
  「沒錯,」青年接著引用那位將軍的句子。「假如越共不跟我們正面交鋒,那我們就派遣小型部隊進去,讓他們忍不住伏擊我們,至少我們還可以戰鬥……五萬八千塊墓碑上的名字證明這點子來得太晚了。」
 
  「哈哈,艾布拉姆斯?你是把歷史頻道都錄下來了嗎,探員?」中士開懷地笑起來。
 
  「我只是喜歡看電視罷了。」青年報以一抹淡淡的笑容表示回應。
 
  「那你又為了什麼來到這鳥不拉屎地方?」中士向青年問道。「還有,不要告訴我由於秘密行動什麼狗屁的,我要的是感受。」
 
  正當青年探員準備回答之際,路上一抹女性身影映入了青年探員的眼中,當下令他詫異得說不出話來。雖然那僅僅是飛快的一瞥,卻足以抓住他全部的注意力--她擁有一頭金色長髮,且穿戴上不僅與本地人完全不同,甚至有些超出人類一般認知的範圍--
 
  「你們見到--」他回過頭,開口叫住車上的其他同僚--應該說他正要這麼做,但卻永遠也辦不到了。
 
  因為下個瞬間,一股從旁席捲而來的爆炸,吞噬了他的聲音,也同時吞噬了他周圍的整個世界。
 
 
 
  多久…
 
  不知道……
 
  不知道過了多久………
 
 
  整個世界都在燃燒。
 
  事實上,青年探員自己也搞不清楚他身處的世界是否正在燃燒著。他只感覺到身旁的溫度灼熱得幾乎快燒起來。他無法判斷自己身在何處,多年的訓練與經驗在此時顯得毫無用武之地。
 
  他感受到一股嚴重的耳鳴,不管是槍響,抑或是人們呼喊和慘叫聲,都像是從非長遙遠的的傳過來似地。他想深呼吸一口氣,卻被飄散於四周的黃褐色煙霧嗆得連眼淚都掉了出來。
 
  回過神時,自己已經躺在地上,看著悍馬車的車尾,剛才還好好的車子現在已整個翻過來,成了一團的廢鐵,不過沒有燒起來。他大概是被甩出車外,不過卻奇蹟似地毫髮無傷。
 
  他搖晃地站起身,腦袋只有昏沉二字,全身也痛得要死。他猜想車隊鐵定遭到IED攻擊,但他不確定。他感覺自己就像是掉入水中一般,所有事物彷彿都慢了下來,連視野都被水沾濕而模糊起來--青年過了幾秒鐘才發現,那水其實是自己的血液。
 
  儘管腦子可說是一片混亂,青年仍抽出腰際間的手槍,保持高度的警覺;或許這可以解釋為自我防衛的能力吧?雖然他從未當過步兵,但最起碼也通過了情報局那該死的特殊訓練……這個嘛,那些貌似一點屁用都沒有的訓練還是有點用處的。
 
  忽然間,青年探員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了黑色的人影。
 
  「不要動!」他大喊。
 
  可是對方仍舊向他的方向走近,而且那絕不是與青年探員一同行動的士兵。
 
  「別動,不然我就開槍了!」
 
  對方靠得越來越近
 
  「最後一次警告!」
 
  沒有回應,因此青年探員只剩下一個選擇。
 
  碰!--碰碰!
 
  三聲間斷的槍響劃破空氣,其中一發子彈似乎擊中了對方的額頭,緊接著那人隨即在煙霧中倒下。
 
  青年探員緩緩踩著步伐,小心翼翼地接近那位不明人士。
 
  「少女……
 
  等到看見對方長相的時候,青年探員瞪大了雙眼。
 
  如斷了線的木偶般癱倒在地的,是一位年輕的少女。金色長髮淩亂的散落在地面周圍,以及她的臉龐上。少女穿著的奇異服飾此刻被黃土所沾染,閃亮的材呈現出骯髒的顏色。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莫過於她頭上戴著的一對耳朵--一對兔耳朵!
 
  此時此刻,少女的雙眼失去光芒,額頭上的彈孔則訴說著此一生命消逝的原因。
 
  兩道晶瑩,順著青年探員臉頰的弧線,滴上了無生機的土地。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流淚……
 

  沒來由的,他發出悲痛的呢喃,接著跪倒在少女身旁。
 

  「我不想……我不想這麼作的,我不想這麼作的啊……
 

  胡亂、粗暴的拭去不斷溢出的淚水,但眼框就像失去制禦開關的水龍頭,怎麼樣都無法停止。
 
  剎時間,青年探員認得了這名少女的身分……她親手殺死的這名少女的名字!
 
  她叫做--
 
***
 
  「蕾比!」
 
  當青年指揮官自惡夢中甦醒之時,他感覺到上衣都被冷汗所浸濕。他一邊喘息著,一邊感覺到冷汗自額頭上滑落下來,縈繞於心裡頭的那陣恐懼仍未散去,
 
  「怎麼可能……」青年指揮官撫著額頭,喃喃自語著。
 
  他過去確實曾在執行特殊勤務時,遭受過IED攻擊。但那時候他又不認識蕾比,蕾比也不可能出現在『外面』的世界。剛剛那段夢境根本不成立……話說回來,惡夢什麼時候又合理過了?
 
 
  青年指揮官暫時拋下那段可怕的夢境,將注意力轉回到當下的世界。
 
  緩緩地轉動脖子,他忍受著過久不曾移動身子所帶來的肌肉疼痛,眼望四周,試著搞清楚自己正身處於何處。
 
  這是一間單人臥房,看起來似乎是某一飯店的房間。金黃色的陽光透過紫色窗簾,照射於青年臉上,令他微微瞇起雙眼。牆壁的顏色被漆成了淡綠色,讓人看了不會感到那麼冰冷無情的舒適顏色。
 
  那我又為什麼在這裡?這個疑問從青年指揮官的腦袋裡一閃而過。
 
  明明是個極為簡單的問題,他卻怎麼也無法想出個答案。完全一點都不明白。而且他也不曉得自己為何會在躺在這間臥房的床上。在這個剎那間,大腦皮質內部感受到一次電擊,因為一個不詳的事實漸漸浮上自己意識層面。
 
沒錯,青年指揮官想來了……他想起自己在酒吧裡被人暗算,當下失去知覺,之後的事他便不記得了。
 
  正當他感到難以形容的不安之時,一個小小的呻吟聲嚇了他一跳,猛然低下頭,他這才發現,臥房內還有另一個人存在。
 
  「妳……
 
  那是名年紀尚輕的少女,大概才十六歲上下吧。似乎是過於疲憊的關係,她雖然坐在單人床旁邊,上半身卻已經趴在被單上,微縮著身子,幸福地熟睡著。海藍色的長髮散落在床鋪上,搭配上陽光的照耀,使得這張毫不起眼的白色床鋪登時閃爍著碧藍色澤的光芒。
 
  這名少女的穿著有些奇怪,至少就普通少女來說有點不平凡。一身黑色皮大衣,裡頭裹著的則是頗為煽情的暗紅色內衣和吊襪帶。她的身材雖然不像某些GA波濤洶湧,但與她纖細的腰圍一比,卻反而凸顯了其豐滿且性感的曲線。
 
  不過最重要且最引人注目的,仍莫過於她頭上戴著的一對耳朵--黑色的尖耳朵,默默地道出少女不平凡的身分。
 
  「少…少女兵器!」青年指揮官不自覺地叫了出來;但他立刻就知道自己犯傻了。
 
  藍髮少女兵器被吵得醒過來,她睜大眼睛,和眼前的青年指揮官對看了數秒。
 
  「呃,妳誰啊?」青年問。
 
  緊接著,她一言不發地撲了上來,一副要把對方壓制在地的樣子。床上,兩人當即成為女上男下的姿勢。
 
  「給我住手!」
 
  青年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立即使勁全身之力,整個人翻了過來,用手臂抵住藍髮少女的脖子,主導成男上女下的姿勢。
 
  「妳到底是誰?」
 
  「哼。」
 
  藍髮少女沒有回答,她輕哼一聲,再度翻了一圈,將青年指揮官甩下床。在她撲上前再度取得主導權的同時,一隻閃著銀色光芒的匕首也抵上了青年指揮官的喉頭。
 
  首度,藍髮少女兵器開口道:「如果,我是刺客…你已經不在世界上了。」她的語調冷冰冰的。
 
  青年非常確信,眼前這名少女可以毫不猶豫地刀取自己性命。但是……
 
  「如果我沒有酒醉的話,妳也早就不在世界上了。」
 
  清脆的金屬聲響響徹整間臥房,不知何時,青年右手已經取出了一把手槍,黑洞洞的槍口直指藍髮少女的腹部。
 
  「……沒有取走槍……失策。」藍髮少女的臉上依然毫無表情。不過在那難以捉摸的暗紅色深瞳裡,似乎流露出那麼一點懊悔。
 
  「可是,我不會開槍的。」
 
  青年指揮官接著道出的句子,使得藍髮少女稍微露出訝異的神情。
 
  「假如妳想取我性命的話,早在那間酒吧就可以下手了。」青年指揮官說。「又或許,妳是想拷打我嗎?不可能,要不然妳不會讓我保有自己的裝備,甚至連西裝外套內側什麼的都沒搜查過。」
 
  「……」藍髮少女仍一語不發,但青年感受到壓在自己喉嚨上的那隻刀子鬆懈了開來。
 
  「哎呀,沒想到你們倆第一次見面就打得火熱呢。」
 
  突然間,新的嗓音傳入了幾乎緊貼著對方的兩人耳裡,他們不約而同地轉過頭,赫然發現有另一個人站在臥房門口,不知從何時就出現在那的。
 
  「拜萊爾……史畢森?」青年指揮官叫出了對方的姓名,藏不住心中的驚愕。
 
  「好久不見了呢,前指揮官先生。」對方一邊說著,一邊露出了一抹稱不上真誠的笑容。
 
***
 
  此時此刻,房間內總共有三個人--確切點說,應該是兩人與一少女兵器。
 
  除了指揮官外,另一名人類是位中年白人,身材高大,有一雙寬廣肩膀,臉上善於表情,雙眼閃動著俐落的神色。大體而言,他的面貌端正,而且女人味頗重,但依然掩蓋不住陰狠峻險。
 
  他的名字拜萊爾.史畢森,來自與青年指揮官同一個國家,並且隸屬於此一國家中的某間情報、間諜與反間諜機構。其最根本的目的,便是以情報工作維護國家國家利益與國家安全;不擇任何手段和不計任何代價。
 
  「最近過得還好嗎?前指揮官。」那嗓音在青年耳裡有些刺耳,但他沒有說出來。嚴格上,拜萊爾算是他的前輩,同時也是教導他一切的老師。不過在兩年前他退出情報界,轉戰姆大陸後便失去聯絡了。
 
  拜萊爾微笑著的臉孔,令青年指揮官再度憶起過去所做的事情;那些絕對說不出口,也搬不了臺面的事情。然而,也只有這麼做才能保證國家人民的安全。就結果而言,他們確實阻止了許多恐怖行動。
 
  憑良心講吧--只有將敵人斬草除根,人們才能安心呵護民主的幼苗。更直接地說,就是透過殺人來救人;假如你硬要解釋成這樣的話,當然也沒問題。
 
  抱著這個想法,青年不曾對自己所做的一切動搖過。但那並不代表自己不曾輾轉難眠,夜夜受惡夢所煎熬。如今,這個感覺又再度席捲而來,包圍住青年的身軀。
 
  「有什麼事嗎,史畢森探員」青年指揮官故作鎮定,隱藏桌面下的腿卻微微顫抖著。
 
  「來看你過得好不好……當然,我不可能這麼說,你也不會這麼認為,對吧?」
 
  「嗯。」青年點點頭,吞了一口口水。
 
  「不要這麼緊張嘛。」拜萊爾又露出那招牌笑容,至於隱藏在那張慈祥表情下的究竟是什麼樣的面貌,青年指揮官再清楚不過了。
 
  「你究竟想要幹什麼?」因此,他單刀直入地問道。
 
  「我們需要你啊,前指揮官……對我來說,我該稱呼你為前探員才對。」
 
  「既然你都曉得我是探員,為何還要來找我?」
 
  「因為我們急需一名精於撬門開鎖的好手,最好是已經退役的特工--啊,這句話可是引用霍華德.漢特(Howard Hunt)的名言喔。你知道吧,他是上個世紀的名特工--
 
  「廢、廢話少說,史畢森探員。」青年說。「我早就離開了國家情報機構。」
 
  「正因為你並非身在體制內,才更顯得你的重要性啊。」
 
  「什麼?」
 
  只見史畢森笑了一聲,接著他站起身走到窗邊,望著窗外那一遍和平繁榮的景致。
 
  「因為我們遭到了攻擊。」他緩緩開口。
 
 
  「我不懂。」
 
 
  「我們有確切情報指出,有一小群激進派恐怖分子正打算攻擊我國為首建立的姆大陸邊界城市。」
 
  「喔,那又怎樣?去逮住他們不就成了。」青年皺起眉頭說道。「那不正是你們的專長?」
 
  「第一,我們在姆大陸上的情報機制建構稱不上完善。」
 
  「我相信你們能克服這一點的。」
 
  「第二,我們需要一位身在體制外,卻又效忠於我國受信於我國政府的人來做這件事。」
 
  「受信於我國?我可是被踢出來的傢伙啊。」說這話時,青年指揮官露出自嘲的笑容。
 
  「你以為自己會無緣無故就被踢出來嗎?前探員。」
 
  「無緣無故!你知道那一天的戰役死了多少GA--」
 
  「政府才不在乎呢。他們根本不屑有多少少女兵器掛點。」這時拜萊爾的表情變得輕蔑,他看向站在一旁的藍髮少女,後者依舊是那副撲克臉,毫無反應似的。「你現在身處於體制之外,又是生活在姆大陸多年的前指揮官。你要在這裡做什麼都可以,辦什麼都不成問題。」
 
  「因此你要我緝拿那些……不知道哪來的恐怖分子?他們又是打哪來的?為什麼要攻擊姆大陸這片中立地帶?」
 
  「我們還未掌握確切原因。可是你還記得,伊朗政府曾讓恐怖分子越過自己領土,讓他們能從伊拉克橫越到阿富汗來攻擊我國軍人嗎?一千三百年間遜尼派和什葉派的衝突都能放在一旁,只為了幹掉更多我國人民,那還有什麼事是不會發生的?」
 
  「但這裡不是阿富汗,是姆大陸!」
 
  「我才不鳥這是哪個地方,前探員。」拜萊爾的口氣瞬間變得火爆。他轉過身走過來,以壓倒性的氣勢對著青年指揮官說道。「重點是,我國的利益和人民安全遭到威脅,」
 
  「你有證據,還是說有這可能?」
 
  「我們有確切的證據。」拜萊爾從帶來的公事包中拿出一疊文件,丟到桌上。
 
  「或許住在姆大陸基地的平民能安然地、愚蠢的活在這該死的烏托邦,但我和你可不能事不關己地這麼想,前探員。我們都知道國家人民安全的重要性,不要低估事態的緊急程度。」
 
  「我--」
 
  「我再說一次,不要低估事態的緊急程度。」
 
  「該死的,我當然沒有!」連青年的口吻都變得粗暴起來。
 
  「很好,」拜萊爾點點頭說。「那也該你了解,保護我國人民是我們的職責,這也是我們找上你的理由。你早已不是那些平民老百姓了,前探員。自從你加入我國聯邦機構以來,你就已經跳脫他們的行列。現在過去怎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向前看。」
 
  青年指揮官深吸一口氣,然後他才問道。
 
  「你要我怎麼做?」
 
  「很簡單,藉由我們提供給你的支援,將那些恐怖分子一網打盡,阻止他們的陰謀或計畫或什麼鬼的,並阻止炸彈爆炸。」
 
  青年沒有立即做出回應,他知道對方口中的炸彈可以指很多事物。
 
  「什麼樣的炸彈?」
 
  拜萊爾搖了搖頭。「我們不知道,這就是你得立即接下任務並行動的原因。」
 
  「我可以使用任何手段吧?」
 
  「非暴力手段無法保護文明世界,所以是的。你已經被授權使用任何方式來達成任務。非常不幸。」只不過拜萊爾臉上沒有一絲哀傷的模樣,反倒有些開心。
 
  「讓我想想--我們遭到攻擊,所以你不可能用一般交涉來回應攻擊。你接著想說這句話,對吧?」
 
  「你還記得挺清楚的嘛,前探員。」
 
  兩人相視而笑。
 
  「這個嘛,要怎麼做都歸你,但是請記得行動得快一點。我們會在背後支援你。放心吧。」
 
  「我不懷疑會有人在背後監視我,只希望那人不會突然桶我一刀就好。」
 
  「非常好笑。」拜萊爾說,接著指向從一開始便沉默地站在旁邊的藍髮少女。「她是你的協助者……或者說那位監視你的人。」
 
  「我以為你們不相信少女兵器。」
 
  「這個嘛,畢竟我們已經改變了。有了僱傭的GA在旁協助,她會使得這次任務順利一些。」
 
  「我懂了。」
 
  「自從二十一世紀開始以來我們就一直在打這一場戰爭……這是一場我們不能輸的戰爭。不惜一切代價。」
 
  「不惜一切代價。」青年指揮官邊說邊點點頭。
 
  「那麼我就先告辭了。」
 
  「如果我想連絡你--」
 
  「到時候我會連絡上你的。」拜萊爾說。「祝你好運,前探員。」
 
  等到拜萊爾離開後,青年終於望向藍髮少女。
 
  「…夜雷,我的名字,僅遵你吩咐。」藍髮少女說,行了個標準俐落的軍禮。
 
  「請多指教了,夜雷。」
 
  陰謀再度壟罩姆大陸--以及青年指揮官周圍的世界。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321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0 篇留言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腦子裡第一句話: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某殺人銀和尚名台詞

還以為蕾比GG了@@

指揮官你連夜雷也要下手嗎!!?

是說這國家還真會利用人啊

12-13 12:26

歷史謎團
那只是詭異的夢境...

誰也沒說要對夜雷下手啊!!![e28]

只要符合國家利益,什麼事都幹得出來(認真12-13 16:19

GP

12-13 13:41

歷史謎團
謝謝,敢問是什麼讓你看讓這篇的?12-13 16:18

其實我比較少時間逛小屋或巴哈,有上的話就會看一下。

PS.都再玩遊戲XD

12-13 16:28

歷史謎團
了解[e24]12-13 16:33
熾冰
夜雷喔喔喔喔!!!! 話說指揮官和身穿緊身皮衣美眉翻來翻去的感覺怎麼樣啊?

馬上又切入主題,這指揮官根本是麻煩帶原者XDDDD

12-13 17:05

歷史謎團
[e33]沒、沒怎樣啊。我可沒有特別感覺喔!!

當然是立刻切入主題囉~不然嘞?我可沒辦法寫出一連串吐槽對話拉XDDD12-13 17:08
遊騎兵
看到後面開始擔心起指揮官以及夜雷的安危了.....因為對一個情報機構而言,執行任務的手段都本沒有所謂的合法以及非法,只要可以完美達成任務的手段就是好手段,所以這些情報部門常常跟自已或是跟國內的特種部隊合作,去執行一些在外人眼中看起來是非法的任務;拜萊爾所隸屬的單位,造理來說應該不缺執行這類任務的人。
但拜萊爾他這次會來找指揮官,並且還幫他找夜雷這位GA跟他搭檔,恐怕是因為任務內容另有隱情,最重要得是不管他們任務成功還是失敗,指揮官和夜雷都是局外人,拜萊爾以及他的上司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得麻煩"。畢竟一位是落魄的基地指揮官、另一位則是傭兵性質的GA,假如真的出了事,只要把他們當一顆廢棄的棋子一樣丟掉就好。

12-14 22:47

歷史謎團
總覺得瞞不過遊騎兵敏銳的觀察阿>A<
該說對此有一點研究的人都知道呢,還是說這陰謀埋得太明顯了呢(跪

總之,最後一點遊騎兵說得一點都沒錯啊。因為屬於外局人士,所以可以為所欲為(?)地調查,但也正因如此,失敗的話某情報部門就可以躲得遠遠的。這就是某情報部門最陰的地方啊,不管到了哪個年代都一樣--只能說有時候做這種事是必要的。[e26]無法單純地反駁,抑或苟同阿~12-15 16:03
遊騎兵
其實我只是有看一些諜報片和一些相關書籍,所以對情報部門的手段稍為有一些研究,並不是謎團大的陰謀寫得太明顯喔。

附帶一題:文章內指揮官的好友的名字,跟我的ID剛好只差一個音呢,在此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所在的是第一伺服器女王朵拉,基地名稱:獅鷲特遣隊,ID:傑若(握手[e1]

12-15 17:51

歷史謎團
原來如此,所以只要稍加研究的人都看得出來囉!!!!OAQ(淚奔

我是身在第二伺服器坦格虎兒,基地名稱:華盛頓DC,ID:羅柏特F肯尼迪(請多指教喔!!![e32]12-16 02:36
打哈欠的德姆
居然跟性感的夜雷一起滾床單!!(無誤)
指揮官先生真是不簡單哪(笑)
繼火車挾持事件後."他們"又再一次的出手了
接下來就要進入迷團大擅長的諜對諜劇情了對吧?
很期待指揮官先生和夜雷在這一次事件中的表現喔~(支持)
而以下則是我個人的想法:
或許拜萊爾找上指揮官先生,根本就不是希望他能夠阻止陰謀
而是相反...也就是將指揮官先生塑造成這個事件的主謀者
或許"他們"所計畫的第一步,就是要在姆大路上製造出一場人為的悲劇慘案
而且越慘烈越明顯越好,而他們的第一號劇本便是火車劫持事件
然而這起事件卻被指揮官先生給阻止了
於是他們便趕忙搬出另一套劇本,而且這一次找來指揮官先生
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為了要順便將指揮官先生給處理掉
畢竟沒有幾個人會願意去相信恐怖份子的話
只要將指揮官先生扣上恐怖份子首腦的標籤
在多的辯解也是徒勞,而且我相信"他們"有非常多可運用的資源
想讓一個人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之中絕非難事
以上是個人的一些淺見
最後還是要說:謎團大加油喔~~我會一直來光顧你的小屋的
P.S如果說我猜錯了還請不要笑我[e33]

12-15 20:14

歷史謎團
滾床單是大誤啊[e28]!!!

要說擅長,我也只是比較喜歡寫些正經八百的這類東西而已啦。這樣講我會害羞地(被扁

這,德姆和遊騎兵的猜測都滿準確的耶,盡管不能說得太多(應該說劇本都沒編完),不過確實有些陰謀成分在裡頭--應該說周詳的計畫。也可以解釋成,不管怎麼做,對方都會得利的計畫。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如果德姆和遊騎兵這麼預測下去,我的伏筆就完蛋了[e26](魂飛

...總之,我會繼續努力的。德姆那句--我會一直來光顧你的小屋--就足以讓我幹勁十足啊!實在是非常地感恩,願意前來這裡閱讀這小小的創作。

P.S:怎麼會笑呢,我還覺得可能會準得很可怕[e27](抖12-16 08:55
萬年單身狗
[e12]恭喜謎團大大又出了新的小說,
這篇可能是我看到的最後一篇了[e31],
因為我家裡電腦中毒了[e28],
所以我在這你祝謎團大大的同仁小說能夠業績長紅

12-16 14:37

歷史謎團
謝謝小宇的祝福喔!非常開心呢~~

電腦好了請再來光顧~~[e24]12-16 17:04
戒子
有資格開槍的人,只有有著被射殺覺悟的人!

12-22 04:28

歷史謎團
[e24]12-24 20:16
灰音
『「很簡單,藉由我們提供給你的支援,將那些恐怖分子一網打盡,阻止他們的陰謀或計畫或什麼鬼的,並阻止炸彈爆炸。」』請問夜雷和青年指揮官他們要開始合作阻止炸彈爆炸嗎?
青年指揮官能順利達成任務嗎?因為青年指揮官身旁的夜雷是監視青年的人,又是協助者?

11-27 18: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gn0192024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andom漫畫--戀愛... 後一篇:雪、水族箱、殺氣騰騰(?...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活動參賽文(短篇) (11)

【原創熱門長篇-男孩在女子學園就讀】 (0)
第一章:重生,感覺格格不入 (5)
第二章:惡夢,又緊追在後 (6)
第三章: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7)
第四章:挫折,只好再次面對 (6)
第五章:傷痛,總是伴隨在身邊 (6)
第六章:家人,無法改變對象 (4)
第七章:錯誤,只能勇敢承認 (4)
最終章:仰望,明日終將到來 (1)

【原創中短篇-不思議系列】(偶更) (0)
《酩酊大醉!酒魔女系列》 (8)
《人妻鐵匠!太太系列》 (26)
《傲嬌貴族!安潔拉系列》 (5)
《冷傲農女!芭芭拉系列》 (6)
《人馬騎士!瑪麗亞系列》 (5)
《沒頭沒腦!極短篇系列》 (40)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完成) (22)

【同人小說-艦隊收藏】(完成) (34)
《KIS艦隊調查局》(刑事犯罪) (19)
《二戰中的艦娘》(史實改編) (26)
《艦娘們的小故事》(輕鬆短篇) (39)

【同人小說-少女前線】(完成) (9)
《幻影怒火》(AR小隊系列) (4)
《夢醒》(404小隊系列) (4)
《獵殺》(404小隊系列) (5)
《秘密》(404小隊系列) (5)

【GirlArms同人】(完成) (0)
~第一卷:The Last Ace~ (6)
~第二卷:The Journey~ (7)
~第三卷:The Hunted~ (7)
外傳:My Queen (1)
外傳:Sweetness (3)
外傳:Stories (2)
外傳:Wings of Dreams (1)
~第四卷:The Storm~ (9)
外傳:Aftermath (1)
外傳:Little War (3)
~第五卷:The Savior~ (17)
~第六卷:The End~ (4)
(其他) (11)

中短篇雜小說 (61)

Bullshit區 (161)

奏樂者系列(短篇) (5)

福爾摩沙系列 (16)

未分類 (295)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01-01 08: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