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愛情】東帝與鳳-17:絕之戀

作者:帝六君│2012-12-12 15:32:24│贊助:118│人氣:955
  東律國小六年級的畢業典禮上,所有的同學的父母,幾乎都有來。而唯獨自己,來的人是爸爸再娶的繼母,坐在台下觀眾席,穿的一身黑色的長裙禮服,白色披肩,脖子上還有一條鑽石項鍊。看著東律。
 
  東律在台上,看著後母正在看著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是很火大。一輪到東律拿到畢業證書,接手過去下台後,就馬上從體育館旁的側門,逃了出去,躲過了自己的保鑣和後母的保鑣視線。
 
  東律衝回了教室,拿著自己的書包,小心翼翼的在教室門口左右探頭看著。突然右邊走廊,出現一個身穿黑褲,黑夾克外套,面戴口罩、墨鏡,頭髮有些蒼白的男子,看著東律,緩緩的走了過來。
 
  當東律往右邊走廊看,這個人感覺看起來就有問題,馬上跑出了教室,逃往了左邊的走廊。而沒想到,快走到底,要右轉,走向走出學校大門的矮樹叢長廊時,教室旁的樓梯間裡,突然出現另一個,一樣也是身穿黑衣戴口罩和墨鏡的男子,衝了出來。一把就抓住了東律脖子,這男子右手奮力的抓住了東律的脖子,東律馬上無法向前跑,被掐得很痛。男子左手伸進外套口袋裡,拿出了一條乙醚手帕,摀住東律的口鼻,不到五秒鐘,東律便昏迷了過去。
 
  東律失去意識後,身體馬上癱軟,男子把手怕收回了口袋裡,一把抱起東律。夥同剛才先出現,頭髮有些蒼白的男子,一同快步走出了學校。而冥帝有看到東律不知道跑去哪,跑回教室後,沒看到東律的人影,但從教室裡的窗戶看出去,發現有兩個大人,抓著東律。
 
  冥帝趕緊跑回體育館內,要告訴東律的母親。
 
  這兩名男子,走出校外後,上了一台放在校門口的黑色的休旅車,就這樣離去了。
 
  *
 
  昏迷的東律,雙手雙腳被綁了起來,人被困在了皇誠鎮的郊區一間廢工廠內。工廠內空無一物,有點陰暗。那兩名男子中,頭髮有些蒼白的男子,拿下了墨鏡,丟到了一旁的地上。看著地上昏迷的東律,用腳輕踩在東律的屁股上,推了幾下,說:「臭小子!快醒醒。」
 
  而另一名男子,則是待在工廠外,抽著菸左右徘徊,雙眼和神情顯得有點焦慮,看著四周圍,把著風。
 
  東律被推了好幾下,才醒了過來。看見那一頭髮蒼白看起來六十幾歲的男子,面戴口罩惡狠狠的瞪著自己,而同時也發現雙手和雙腳,都被用封箱膠帶綑了起來。
 
  「真是倒楣,心情就已經不爽了,還遇到這種可悲的人。」東律側躺在地上,不擔心也不害怕的模樣說著。
 
  男子看見他的態度,覺得很有趣,蹲了下來:「喂!你這小鬼,有搞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嗎?」
 
  「可以放開我的手嗎?」東律連看都不想看他,看著纏繞在雙手上的膠帶。
 
  男子冷笑了一聲後,站了起來,揚起嘴角,右手伸進了外套裡,拿出了一把黑色的手槍。又蹲了下來,伸長手,用著槍管抵著東律的臉頰,說著:「知道這是什麼嗎?想活命就給我乖一點!」
 
  聽到這句話,東律覺得很好笑,但沒有表現在臉上,嘴上說著:「少跟我廢話,還不是想要錢。」
 
  「雖然有點不爽你的態度,不過你說的也沒錯。」男子縮回右手,把手槍從東律臉上移開,左手伸到了右邊外套的口袋裡,拿出了一支手機,看著東律說:「小鬼,你爸的電話號碼幾號?」
 
  「不知道,沒興趣。」這問題,東律不想正面回答,如果讓那男人(爸爸)知道,自己被綁架,感覺很應該會被他看不起。
 
  男子聽到這句話,站了起來,抬起了右腳,往東律的肚子踢了下去,大聲怒喊著:「你是真的想死嗎?還不快點說出來!」
 
  東律痛到面目猙獰,身體因疼痛而扭動著,雖然如此,但嘴上還是逞強著說:「我覺得......有點好笑,會綁架我,卻沒做好功課,不知道電話號碼。」
 
  「少囉嗦,你身上應該也有手機吧!這樣,裡面應該會有你爸的電話號碼。」男子把手機收進外套李,蹲了下來用左手,搜著東律身上的口袋,發現沒有後,把他背後書包拿下來。粗魯的打開書包,就把裡面所有的東西,倒了出來,發現沒有手機,只有一台最新版的PSP遊戲機。
 
  看見男子的表情想生氣又錯愕的表情,東律笑了出來,說著:「真抱歉,我沒什麼朋友,所以很少用手機;那東西我通常都放在保鑣那裡。」
 
  男子開始表現出不耐煩的模樣,左右徘徊著,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東律則是覺得這個人果然上了年紀,現今的遊戲機已經做到能夠有通話和上網的功能,還好他不知道,要不然如果打給那男人(爸爸),事情只會鬧大。
 
  而就在這時候,待在外面把風的另一名男子,把煙丟在地上用腳把它熄掉,準備要走回工廠裡面,看情況的時候,出現了一個男子的聲音。
 
  「不要動!裡面還有幾個人?」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年輕男子,拿著一把電擊槍,抵在這名把風男子的脖子上。
 
  「只有......一個。」男子感覺到類似槍管的感覺,不敢輕易亂動,雙手擺出了投降的姿勢。也有點意外,沒想到有人找來了這裡。
 
  而這名突然出現的西裝男子,正是東律的保鑣『孫爵』,早已經在東律的遊戲機裡,設定了衛星定位系統,循著那遊戲機的訊號,找來了這裡;同時也是害怕被知道自己失職,丟了工作,而自己一個人前來。聽到了這男子的回答後,東律的保鑣,便隨即扣下了電擊槍的板機。
 
  「啊─ ─!」男子發出了慘叫聲,身體因為電壓不斷狂抖著,不到三秒鐘,就往前趴倒地上昏厥了。
 
  在工廠裡面的男子和東律,都聽到了外面的騷動。
 
  「給我起來。」男子擔心出了什麼事情,用左手抓起了東律的後面的衣領,讓東律站立起來,並用手槍抵著東律的太陽穴,心裡有點慌張的,看著關起來的工廠門口。
 
  孫爵忘記了電擊槍,會讓人痛到發出聲音,這下要偷偷摸摸的潛進去,也沒辦法了。就乾脆拉起了工廠的鐵捲大門,打算正面和那綁匪談判。
 
  孫爵,緩緩的拉起泛著生鏽的鐵捲門,發出了尖銳讓人討厭的聲音;同時隨著鐵捲門往上升,陽光慢慢透入工廠內,讓陰暗的工廠變亮了。
 
  男子和東律,看見陽光透了進來,感覺有點刺眼,都雙眼都微微閉上。
 
  直到鐵捲門升到一定高度,突然自己完全的跑了上去,頂到底後,發出了巨大的聲響。而此時的陽光,卻因為雲層的覆蓋,再度變成陰陰的。
 
  男子和東律才睜開了雙眼,看見的是一名身穿黑西裝的男子。
 
  「還以為是警察,你這傢伙是誰啊?」男子看見不是警察,卻是一個身穿西裝的傢伙。
 
  東律看見是孫爵後,開口說著:「你來這裡幹嘛?沒讓那男人(爸爸)知道吧?」
 
  「我怕丟了工作,所以是一個人來的,不過夫人應該是知道了。話說......你沒事吧?」孫爵無視了綁匪的話,只擔心著東律少爺的安危,看著他的外表應該沒怎樣。
 
  「敢無視我的問題!你這傢伙,是這小鬼的保鑣?」男子非常的氣憤,眼前出現的傢伙,看見這場面,還敢這樣無視。
 
  孫爵聽見這番話,只好放軟了態度,說著:「好!我知道了,你到底想怎麼樣,才會放開少爺?」
 
  「打給你家老闆,說我要二十億,這樣我才會放人。」男子邪笑了一下,心裡想著;這保鑣應該會有,這小鬼老爸的電話號碼了。
 
  「抱歉!我......不知道。」聽到這問題,孫爵雖然覺得有點尷尬,畢竟自己只是小保鑣,根本不知道大老闆的電話。
 
  孫爵此話一出,東律笑了出來。
 
  「有沒有搞錯!」男子表情先是錯愕了一下,然後開始顯得焦慮。東律的笑聲更是惹的男子,更不耐煩。
 
  「不管了!反正你要想辦法聯絡,我手上可是真槍,知道了嗎?」男子稍微晃動手上的槍,向孫爵警告著。而東律聽到這話,也停止了笑聲。
 
  孫爵把拿在右手上的電擊槍,換到了左手,拿出了手機翻著電話簿名單,看能不能夠過保鑣組長,聯絡到大老闆。
 
  東律已經厭煩了被綁住的感覺,突然開口說著:「沒必要打電話。」
 
  「沒必要?」孫爵拿著手機,停下了手邊的動作,看著東律。
 
  男子語帶怒氣的說著:「什麼叫沒必要,你這小子!是不懂什麼叫害怕嗎?」
 
  「我第一次被綁架,我怎麼知道要害怕什麼?」東律說這句話的時候,心裡想的是;我早就害怕過了,就在媽媽過世的時候,害怕過了......
 
  對於東律態度,男子已經氣到忍無可忍,但如果對他下手,也拿不到什麼東西。於是就看著孫爵,說著:「你!給我過來。」
 
  孫爵無奈的往前,踏出一步的時候。
 
  東律故意和這綁匪唱反調的說著:「不准過來!」
 
  孫爵停下了腳步,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該死的臭小鬼!」男子把東律推倒在了地上,右手持槍,瞄準著東律的頭部。右手食指伸進了扳機孔,作勢要開槍。
 
  孫爵慌張的說著:「別......別動手,有話好說。」
 
  東律被推趴倒在地上,雖然有點嚇到,膝蓋和身體去撞到也有點痛;但心裡還是認為,這傢伙根本不敢殺人。自己主動的把身體轉成了正面,一臉從容的表情看著這綁匪。
 
  男子看見東律的表情,還如此從容不在乎,被一個小鬼看不起成這樣,已經不管拿不拿的到錢了,開口說著:「我已經無所謂了。」
 
  東律不懂這話是什麼意思。
 
  而孫爵看見綁匪的右手食指,慢慢的扣下板機,馬上把右手上的手機丟掉。把左手的電擊槍換到右手,快速的瞄準了綁匪的右手,轉成了遠射模式,就扣下了板機,射出了一根足夠令人麻痺的帶電針。
 
  在男子還沒完全扣下板機時,射中了他的右手虎口,針一插進皮膚,馬上釋放出了電壓,男子的右手和身體隨之開始抽蓄抖動著。槍口移開了東律的頭部,卻隨著抽蓄的動作,移到了孫爵的身上。
 
  『碰─ ─』男子往右摔倒在了地上。
 
  東律聽到槍響嚇了一跳,看著自己身上並沒有事,看著那綁匪側倒臥在地上,一臉痛苦抽蓄著。
 
  孫爵突然跪坐了下來,左手摸著胸口,,鮮紅的血液,透濕了黑色西裝外套裡的白襯衫。
 
  男子看見這一幕,自己也嚇到了,雖然身體還有些麻痺感,但還是撐起了自己的身體,即使腳步不穩,還是逃出了工廠。
 
  東律看見那綁匪不知道在慌張什麼,心裡直覺性的擔心著,孫爵出了什麼狀況,趕緊動著身體,轉過了另一邊看著孫爵。
 
  「不會吧!」發現他左手摸著胸口,而那手掌旁還能看見紅色的血,不斷的流出來。吃驚,錯愕,開始覺得自己好像害到孫爵了,緊張的開口問著:「你......沒事吧?」
 
  胸口的痛,讓孫爵皺著眉頭,聽到少爺的問話,便勉強露出了微笑,想讓他安心。
 
  看著一臉僵笑的孫爵,東律知道自己害到了他,心裡滿是罪惡感,但雙手雙腳都被綑住,行動困難,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孫爵開始越來越虛弱,嘴唇發白,身體突然往左倒了下去。
 
  這一幕,東律覺得糟了,心急開始大喊著:「有沒有人,快點進來這裡救人!」不斷反覆大喊著,喊到眼眶泛淚,還是持續喊著。
 
  孫爵開始感到有種寒冷的感覺,視線也開始漸漸模糊,看著少爺,虛弱的說著:「少爺沒事......這樣,我就不算失職了吧......不會丟工作了吧......」
 
  聽到這些話,東律哭了出來,點頭回應:「嗯......」沒想到,都已經這個時候了,他還惦記著這件事情。
 
  孫爵聽到這回應,露出了微笑,雙眼慢慢的......閉上了。
 
  東律看見那雙眼閉上的剎那,停止了哭聲。開始覺得自己是渾蛋,哭著無聲的淚;從來都沒想過,會有人因為自己而失去生命。
 
  就在這時候,東律的繼母才帶著一堆保鑣,出現在工廠門口。
 
  *
 
  「沒記錯的話,大概就是這樣。」東律和鈴晴,已經回到東律的家。兩人坐在了東律的床邊,鈴晴靜靜聽著東律說著過去的事情。
 
  「所以那個保鑣孫爵!是......串燒店老闆的兒子?」聽到孫氏,和剛才東律看見那串燒店老闆的字條上,所寫的姓氏是一樣的,驚訝的問著。
 
  「正確來說是獨生子。」東律神情憂傷的,低頭著說;心情也複雜到極點,總覺得又好像害死了一個人。
 
  鈴晴,仔細回想這一段東律的過去,覺得東律還真的令人有點討厭,但東律當時會這樣,也不能完全都是他的錯。只能說是上天的捉弄。第一次遇到有人擁有這種過去,鈴晴實在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但曾經聽人說過,對於心情鬱悶的人,讓他忙,讓他有事情做,用時間讓他漸漸遺忘傷心的感覺。但以自己的身份,也不可能叫東律做事,只好想問題問他,讓他腦袋能夠轉移問題。
 
  「那......在你後母出現後呢?」鈴晴一時之間,想不到其他的問題,脫口而出連自己都意外的問題,覺得有點尷尬,趕緊又說著:「抱歉!本來是想......問一些其他的問題,不想讓你想起傷心的事情的......」
 
  東律原本想回答的,但聽到後面這句話,東律突然抱住了鈴晴。
 
  鈴晴嚇了一跳,說著:「你幹嘛!」
 
  「妳不是說,不想讓我想起傷心的事情。我現在想記清楚妳身上的味道。」東律慢慢的閉上雙眼,感受著鈴晴身上的香味,覺得很香很好聞。
 
  「這樣......就能讓你忘記傷心的事情嗎?」鈴情一開始有點嚇到,但聽到這句話,也想著是否這樣就能夠讓東律他,忘記傷心的事情。
 
  東律睜開雙眼放開了鈴晴,雙手移到了鈴晴手臂上,輕抓著她,自己的身體緩緩的往後,兩人近距離互相看著。
 
  「沒辦法。」
 
  鈴晴聽到這話,想也是沒那麼簡單,想開口問;那要怎樣才能忘記的時候。
 
  東律就先開口問著:「妳真的不喜歡我嗎?」
 
  「唉!這跟那個沒什麼關係吧?」鈴晴非常的吃驚,沒想到東律會說出這問題,有點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問題。兩隻手臂都被東律抓住,想逃也沒辦法,只能把頭轉過去一旁,把視線移開。
 
  「當然有,因為我喜歡妳。」鈴晴真的想不透,為什麼東律,總是能夠輕易脫口而出,說出這種話,令人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為什麼,你總是能夠這樣,輕易的說出這種話?」鈴晴轉過頭去,看著東律開口問,說完。看著他的雙眼,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突然害羞了起來,心跳的很快,很想移開視線,但卻又不自覺的看著他。
 
  東律看著鈴晴眼神飄移害羞的模樣,和這句話,真的覺得鈴晴真可愛。不過為了不讓鈴晴感到壓力,東律放開了雙手,看著鈴晴說:「每個人都希望身邊有個,不用開口,就能懂自己的人;但,有些東西不說出口,別人是不可能會懂的。所以我想知道,妳對我的感覺是如何的?」
 
  「我......沒想過。」不知道為什麼,東律彷彿都能說出有道理的話,面對這問題,鈴晴也不知道,從來都沒認真想過這問題。心裡突然覺得有點沉重。
 
  「那......妳會討厭我嗎?」聽到鈴晴這回答,東律有點錯愕,不知道是自己讓她討厭還是怎樣,只好這樣問看看
 
  「應該......不會討厭。」鈴晴想了一下,雖然曾經有點討厭東律,但如果真的討厭,自己也不會願意來當保鑣
 
  「不討厭,那就是喜歡?」東律這種問法,鈴晴覺得有點煩,哪有這種不討厭,就是喜歡的道理。
 
  鈴晴想開口反駁的時候。
 
  東律突然慢慢靠近,慢慢的用自己的臉靠近了鈴晴。鈴晴害怕的跟著慢慢往後退,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正坐在東律的床邊,心裡更是害怕,不知道東律會做出什麼事情。
 
  而東律卻突然停了下來,表情凝重的說著:「我有這麼恐怖嗎?」
 
  「我......」鈴晴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有種好像傷害到東律的感覺。
 
  「喜歡與不喜歡,明確的回答我就好了。」東律眼神突然透著一種憂傷的感覺,看著鈴晴。
 
  鈴晴從來沒想過,原來喜歡或不喜歡,是如此難回答的問題。如果拒絕了,怕傷害到他,但要說喜歡,自己也從來都沒認真想過這問題。感到困惑的時候,突然想起了昨天冥帝說的那句話;『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喜歡上律,只會讓妳更痛苦罷了。』想起了這番話,或許真的如此,但同時也想著;戀愛,不一定會有結果。不過還是讓許多人嚮往著、愛情。
 
  鈴晴自己也想知道,想知道這是為什麼,所以給了東律一個答案:「喜歡。」
 
  東律聽到這兩個字,馬上露出了開心的表情,想開口問;真的嗎的時候。
 
  鈴晴開口說著:「先不要高興得太早!記得你自己當初說的吧?」
 
  「我當初說什麼?」東律臉收起了笑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聽不懂鈴晴在說什麼。
 
  「當初我來到這裡,就只是當保鑣,並不是當你的戀人。如果你想要跨越另一種關係,那我就必須離開這裡,現在就是你的選擇時間,而當你選擇了之後,不管如何,今天我就會離開這裡。」鈴晴腦袋裡想著;既然遲早都會結束,那不如就早點結束。
 
  東律搞不懂鈴晴為什麼要這樣,心情突然變得很沉重。看著她認真的表情和這個選擇,突然笑了一聲後,說著:「感覺情況好像變了,當初是我給妳兩個選擇,而現在......換妳給我兩個選擇;只是,不管怎麼選......都會是離別的場面。」
 
  「我想,應該還是一樣的;因為一開始,我們就活在不同的世界。」鈴晴也想起了當時的回憶,不過想了一下,根本是一樣的,只是早晚的問題。雖然已經決定了,心裡不知道為什麼有種想哭的感覺,忍住說出了這些話,希望東律能早點決定。
 
  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種局面,但既然早晚都要分別,那就當個短暫的戀人吧。東律沒有開口實際的回答,但把身體貼近了鈴晴的身邊,將臉慢慢靠近過去,想要親吻鈴晴。
 
  鈴晴看東律緩緩靠近自己,開口說著:「這就是你的決定嗎?」
 
  東律不想回答,不想浪費時間。
 
  鈴晴看著東律的嘴唇,慢慢靠近,把接下來這個吻,當作是東律的選擇。自己也緩緩的閉上了雙眼,東律的嘴唇,輕觸到了鈴晴的嘴唇。
 
  東律輕輕的吻了幾下,直到鈴晴的嘴唇也有噘嘴的動作,才開始深吻著。嘴唇與嘴唇之間,兩嘴一開一合的交錯纏綿著,呼吸也變的急促。東律左手遊走到了鈴晴的背後,慢慢的讓她躺在床上。
 
  隨著東律的嘴唇觸感和呼吸聲音,鈴晴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了那個念給荷希聽的故事,絕望之神和希望女神的故事,只要跨過了這條線,就一定會分離......
 
-----------------------------------------
提醒:【愛情】東帝與鳳-12:說完故事後,說晚安。沒看過或忘記的,可以點此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313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帝與鳳

留言共 8 篇留言

幻滅
推倒了???

12-12 17:30

帝六君
嗯〈點頭中~12-13 07:40
我是壞人
推倒+1

12-12 17:39

帝六君
[e8]那我要打+2嗎?12-13 07:41
黑崎一護

12-12 18:48

帝六君
[e29]12-13 07:41
普通的伊卡洛斯
摁~~我反對推

12-12 23:12

帝六君
[e17]那我無言了。12-13 07:42
咿奈
推推

12-13 11:45

帝六君
從上面留言下來,都是類似的,有點不知道該回什麼[e8]

我要說請推!還是謝謝?(雖然我不介意被女生推!(大誤!!12-13 14:25
天寒
推+1[e19]

12-15 18:50

帝六君
[e5]12-16 07:30
小馬
好棒,兩人終於有進展了。

12-16 16:48

帝六君
[e2]這是一定要的!
不過~只能說是寫到快10幾篇之後,才發現自己的缺點。

這年頭所謂的愛情故事,不加速點劇情,沒人想看。但在以長篇為目的之下,太快又顯得矛盾。
[e8]雖然早就知道這是個矛盾的世界。12-17 07:36
小馬
說得甚是。不過進展得很自然喲!

12-17 18:25

帝六君
[e34]是嗎!謝謝。12-18 07: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kiss520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愛情】東... 後一篇:[達人專欄] 【愛情】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殤魘系列 (0)
殤魘-啟示錄《完結》 (21)
殤魘-原罪《完結》 (20)
殤魘-三千世界〈休〉 (4)

【黑色神話】我是牛魔王〈暫停〉 (6)
【2017】我是牛魔王 (7)

【2018】我是牛魔王 (15)

Dream Battle〈單篇完〉 (3)

第六號謊言與面具〈暫完〉 (8)

【奇幻輕小說】黑月領域〈休〉 (6)

憶靈者〈暫完〉 (6)

【穿越】我家有個朕〈休〉 (1)

【奇幻】龍與狐 (9)

麒麟使 (3)

【奇幻】仙狐傳〈完結〉 (42)
仙狐傳二-暫停 (37)

【愛情】東帝與鳳〈黑歷史〉 (23)
【輕小說】神的故事〈完結〉 (14)

【奇幻】絕望騎士與希望公主〈完結〉 (27)
【奇幻】尋找我們的故事 (8)

【2020】無惡不善 (4)

【奇幻】魔王之心 (8)

【不科學愛情】看見你〈完結〉 (14)
過去篇 (2)

【奇幻】狼願 (4)

【網遊】心劍世界〈完結〉 (47)

屍世紀 (0)
絕望與進化起源 (3)

短篇小說 (76)
【神風流】創世神話〈完〉 (4)
【神風流】創世神話外傳 (8)
【短篇連載】言靈師〈暫停〉 (7)
【短篇系列】天界樹〈沒靈感〉 (11)
【短篇】白龍子〈完〉 (3)
【短篇連載?】半魔王日記〈休〉 (3)
【短篇】Ω光之獵人〈完〉 (3)
特別短篇 (1)
言情短篇 (3)
音樂小說 (1)

詩集散文區 (0)
新詩 (3)
散文 (3)

【委託繪圖】小說人物 (5)

短篇其他 (0)
男人小說 (1)
惡搞短篇 (1)
勇造小說 (3)

仙狐傳〈黑歷史〉 (11)
【是古公會】仙狐傳-花憐月 (1)
【重製短篇】仙狐傳〈休〉 (3)
投稿篇 (2)

日誌 (18)

那個世界很美麗【2020】 (2)
電影介紹 (1)
音樂分享 (7)
活動文 (2)
圖串 (1)

未分類 (0)

jimmy802036月6號
教師檢定加油!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