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THE WUZO 《湛藍賢者的世界》【以愛為名】

作者:WUZO│戰爭機器│2012-12-07 18:03:28│巴幣:2│人氣:203
本文引用自此


應該說我太天真了嗎……

不對,正確來說是根本的判斷錯誤,局勢的發展讓我瞠目結舌。

如果要用語辭形容,那就是災難。

場面失控,是幾秒之前的事情呢?
我只記得在大批人馬護送之下,我來到了高塔前的大廣場,對峙的時間不過數秒。

──風暴,就這樣來到。

巨浪襲擊了整個廣場,半機械化的人群開始攻擊觀禮的民眾,像是野獸一樣。

他們的力量超乎常人,可以單手提起超過大過身體的巨石,當然可以把人像破抹布斯碎。
他們真的做了,一個人殺了十幾人,兩個人殺了三十多人,簡單的算術問題:
超過萬人的非人者,到底可以殺死多少人,這要看廣場有多少人得以屠殺而定。

血水和肉塊像是陣雨降下,讓廣場成為巨大的蓄水池,但是這還不夠。
軍隊來了,正確來說只是武裝起來的人們,當然也敵不過非人的力量。

「妮娜,快叫他們停止,這和我們當初說的不一樣!」

聽到我的怒吼後,少女笑了,用我從沒見過的妖艷笑容,那紅唇像是櫻桃般鮮豔,而話語就像毒。
「不可能的,他們已經聽不進去我的話,他們被壓迫太久了。一直認為自己的卑賤是賢者的想法,但是在知道事實之後,那憤怒你能想像嗎?」

我啞口無言,妮娜脫下自己的斗篷,露出了布料稀少的戰鬥服。

黝黑的皮膚大概佔了一半,其他都是人造的部分,模仿人體做出來的物件。

「你能想像嗎?每天接受調整和維護,肉體崩潰之後又無法死去的痛苦,重複回想起自己備世界拋棄的事實。
為什麼要受到這種痛苦,如果是他的旨意,我們也會默默接受,因為這是宿命──但是我們的命是那個人的,不是那女人所有,所以,我才要反抗。」

用力吼叫之後,她的肩膀垂了下來,疲憊的她苦笑著:
「如果可以,我想為你而死。在死之前,知道您是愛我們的,這就足夠了。只要活著,我們的痛苦就不會終結──最重要的是,我不想爬上那座塔呢。」

搞不清妮娜所指為何,但我有種不好的預感,對,某個東西來了。

從高塔頂端墜落的身影,降臨在血海之上,那純粹無暇的白,震撼著我的內心。

「艾菈!」
聲音很小,但是她卻往我這邊回望,我心頭一震,而這就是信號。
無數的軀體這樣湧上,要把她生吞活剝,結果──
崩潰,毫無理由地,湧向她的身體就像積木一樣整個粉碎,變成地板的一部分,而這個毀滅持續擴散,吞噬眼前的一切。

「喝啊啊啊啊啊!」
在異像持續的同時,妮娜飛躍而出,黑色的閃光從艾菈的死角攻入。

──鏗。

接觸,又反射,黑和白的閃光交錯著,眼睛只能捕捉到那瞬間的靜止。

少女之間的戰鬥,就連衝擊的餘波都讓空氣震盪,血海翻騰。
接著,又是三次的反射,在短短的兩秒內,黑和白的閃光持續衝擊著。

──不對,只有第一次是交鋒,剩下兩次都是被撞開,黑色明顯占了下風。
──磅!

第四次,黑色的閃光被震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就這樣掀起波嵐。

妮娜瞪視著艾菈,還想起身反抗,但左胸已經開了一個大窟窿。
「剛剛那下我可以取妳性命,但是我並沒有這麼做──因為這樣不足以消除我的不快,這種不愉快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為什麼可以讓我這麼不愉快呢?真是令我難以理解啊。」

艾菈帶著笑容自言自語著,然後轉向我。
「您知道原因的話可以告訴我嗎,賢者大人?」

那眼神冰冷到足以凍結血液,我試圖移動自己的腳,轉動自己的舌根,但都徒勞無功,但我知道我該做些什麼,要不然妮娜會有生命的危險。

『哼哼哼!』
黑用鼻音充分嘲笑我之後,繼續開口。

『早說很危險了吧,還搞成這個德行,不過什麼都不做的話可就完蛋了。』
胸口忽然灼熱起來,透過衣服,出現了鑰匙形狀的光芒。
『分給你一點勇氣,好好地選擇,該做什麼事情應該很清楚吧。』
「艾菈,,等一下……」


我嚐試開口,因為黑的幫助我得以面對巨大的壓力,但也僅止於此。
 
「──有什麼事呢?賢者大人?」
一如往常地回答,艾菈用柔軟的聲音開口,笑盈盈地轉身看我。
 
危險!
 
我的身體如此警告,你面對的並非絕美少女,而適一場災難、一個颶風、一場海嘯。
 
毫無感情,僅是依著本能行活動,就連笨蛋也能看清她下一步的行動。
 
──屠殺屠殺屠殺,最後清理這個殘局,一切好像沒發生過。
 
活動可以照辦,觀禮的人要多少有多少,沒有任何人會記得。
 
多少年以來,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活動,在賢者的意志之下。
 
──嗚噁。
強烈的嘔吐感從喉嚨湧出,我向後退了幾步,胃部因為強大的壓力而發出悲鳴,因為感到愧疚。
 
雖然不是我的作為,但是巨大的罪惡感從體內漫出,佔領了我的腦袋。
視野也瞬間陷入朦朧之中,淚水沾濕了我的臉頰。
 
「為什麼要哭呢,賢者大人?」
艾菈一邊笑著詢問,一邊用單手撕扯著妮娜的左臂,就像小狗拉扯著抹布在玩耍:
 
「該不會是為了這傢伙吧?」
「嗚阿……啊……呃……嗚嗚……」
 
即使痛苦哀嚎,少女的眼神仍緊緊咬著艾菈,似乎叫我不要屈服。
鮮血從創口淌流,像是一條小河,妮娜的臉龐也因此顯得蒼白,大概快不行了。
「等、等等……」
「嗯?」
很爛的開頭,讓我不知道如何接續下去。
直覺叫我就此打住,這樣才有可能和艾菈重修舊好,一切都沒發生過。
 
如果現在幫助妮娜,就必須要和眼前的怪物為敵。
 
她,空手撕裂人體。
 
她,肉身從高塔下墜。
 
她,肉身屠殺了數以萬計的反叛者。
 
只要認知,就會繼續存在世界的概念,無法被消滅。
 
──正常人都會屈服於她。
 
「拜託你,放了妮娜吧……一切都是我的錯。」
 
聲音很小,意義有點不明,但是我花費全身力量才吐出的文字,也是我的真心,對於過去的小小補償。
 
隨後艾菈也停止了她的動作,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您……剛說什麼?」她的聲音帶著顫抖。
 
「您是這個世界唯一的主人,您的一切就是我們得一切……而…這樣的您,現在居然在跟我請託?向我道歉……只是為了……這個不完全的生命體?」
 
她一手將妮娜從地上拎起,甩了幾下,歪著頭對我問道。
 
她的眼神變化著,從疑惑,傷心,不可置信,最後是憤怒。
 
對,足以毀滅一切,讓這世界歸零的憤怒。
 
像是劍一樣貫穿我的腦袋,讓神經失常,不由地顫抖起來。
 
像老鼠看到貓,像幼鳥看到蛇,在階層的排序之下,無法突破的障礙。
──果然不能和她為敵!
「對不起,艾菈,請你放過她吧……」
勉強擠出這句話,但我的舌根還在顫抖,就連聲音一同。
 
她呆滯了,就像當機的電腦,反覆咀嚼剛剛的話。
 
「哼,知道真相了吧,妳這妖女!」
 
妮娜對著艾菈吼道,但艾菈充耳不聞仍就注視著我。
 
「我不知道如何改變,但是現在這樣絕對是錯誤……雖然不知道方法,但是我會讓這種狀況消失。」
 
「您應該是在開玩笑吧,賢者大人根本不可能錯,以前現在到未來都不可能!」
 
「哈,竟然和個小鬼一樣吵鬧,妳也不過如此。
到頭來妳也不過就只是跟我們一樣,是個不完全的生命體!妳根本就不是賢者大人的真愛……」
 
話還沒說完艾拉便一把抓住妮娜著嘴巴。
 
「她說的是真的嗎?您……原來不愛我嗎?」她顫抖著說著。
在言語之後,有著即將崩潰的瘋狂……
「只要妨礙者都消失,您就只能愛我了,對吧?」
 
「嗚……」
腦袋一片混亂,感覺問題糾結在奇怪的地方,變成該死的死結。
剛才的對話看似邏輯一貫,卻讓人感覺有點奇怪,到底是哪理出了問題。
拼命思考,把剛剛所有的對話都想過一次:
……妳根本就不是賢者大人的真愛
……只要妨礙者都消失,您就只能愛我了,對吧?
等等,為什麼會這樣?

我從來說的都只有自己的方針錯誤,對於愛誰的問題,從來沒有碰觸到。
選擇選項等於愛人,選擇價值等於愛人,然後無法被我喜愛的人,將會面臨死亡。
這些人太偏激了,簡化了我的想法,變成非黑即白,只存在是否的單選題。

但是,這世界沒有這麼簡單,很多事情都存在著曖昧。
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也沒有絕對正確的價值,更沒有不會錯的人。

──噗通。

胸口忽然有股悸動,賢者的靈魂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好像要把身體整個燒掉。
難道,這就是他想要追求的答案,或是我在這邊的理由?

答案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我該說什麼。

僅在數秒之間,我竟然就有了頭緒,也許是黑的協助吧。
我往虛空揮手致意,接著開口。
「艾菈,我想妳搞錯了什麼。」
「嗯?賢者大人的教誨,人家當然是洗耳恭聽。」
「我必須說,我是錯的,不應該設定這個『我就是對的』假前提,導致這麼多的災難和誤會,現在我必須承認這個錯誤。」
「您在說什麼啊,您就是正確的、唯一的道路,怎麼可能用正確的道理去質疑正確的道理呢!」
「我說,我是錯的,這才是正確的。你們之所以會認為我是對的,是因為眼界一開始就被限制,從井裡面窺探的天空,不可能是完整的!」

激烈爭辯之後,艾菈垂下自己的頭,長髮蓋住了臉龐,看不清表情。
就像斷了線的人偶,或是拔掉插頭的電器,就那樣佇立在那裡。
聽懂了嗎,還是根本無法接受?

雖然內心祈求第一個選項,但身體還是擺出了防禦的姿勢。

沉默維持了一段時間,直到──
「對呢錯呢對呢錯呢對呢錯呢……到底是什麼啊,快告訴我答案呀賢者大人!」

艾菈就像飛矢,射殺了和我之間的短短距離,防禦什麼的根本沒用,我只知道我小命不保。
她舉起足以切開金屬,扯斷機械的纖纖細手,朝我突刺。

「你根本不是賢者大人,不是不是不是根本不是,喝啊啊啊啊啊。」

動作,快如疾風,我聽到空氣被切斷的聲音,想必等等就是我的身體。
有人說死前看到的景象會特別緩慢,果然是真的,即使是這麼快的動作,也在我的眼中停滯,轉向,移動,然後碰撞。

難聽的摩擦聲響打亂了她的快速動作,手在我的面前停住,某種東西阻擋了她。
那東西在我眼前展開,細密麻麻畫上很多圖案,但在中間我看到熟悉的東西。

──鑰匙,那把形狀樸拙的銀色鑰匙,現在是守護我的盾牌。
「這東西!消失消失消失消失,我以世界的擁有者命令你,以湛藍賢者的名號命令你!」

──咖啦。

盾裂開了,就像被撞擊的玻璃,這樣蔓延開來。
某種東西流了進來……好像是艾菈的記憶。

──我把發言的權利轉讓給妳,這是信任的證明,妳是我最信賴的助手,所以,要好好做啊。
不知道在多少年前,自稱為賢者的男人如此交代後,就這樣沉睡下去。

為了守護這個世界,她想辦法維持賢者所留下的秩序。
但是資源只有這麼多,根本無法合理分配。

今天吃麵包,麵包價格就會飛漲,當然有人就會吃不到麵包。
飢餓可以靠其他東西填補,但是肉體上的崩壞無法阻止,這注定了窮人不能生存的命運。
於是,艾菈給了他們更加強健的身體,使他們不會因為這樣的理由死亡,但也幫這次的動亂埋下種子……

在誤會和仇恨之中,她被扭曲成殘酷的妖女。
此時,在激烈衝突的閃光下,我似乎看到艾菈的眼角的眼角閃著一抹淚光。

破裂,保護我的東西就這樣破裂,艾菈的手插進了我的肩膀,劇烈的疼痛貫穿我的腦隨。
「喝啊啊啊啊啊!」

用強烈的吼叫減緩疼痛,我奮力驅動身體,做這最後的工作。
我、用力擁抱著她,雙臂環在她纖細的脖子,像是戀人一樣。

「謝謝妳,還有辛苦了,我愛妳唷。」
最後一句話,是體內的賢者用我的身體喊出,最初也是最後的感謝之語。

大概是失血過多,感覺意識就這溫暖的氣氛中流逝,眼前一片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260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戰爭機器|WUZO|賢者|小說|原創|戰爭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天寒
[e19]

12-08 11:49

WUZO
[e23]12-09 01: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wuz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Fate/Zero』好... 後一篇:夏亞‧阿茲納布爾──達成...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icky112277喜愛小說的朋友們
落枕停更一回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