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THE WUZO《湛藍賢者的世界》【歡迎蒞臨烏扥邦!】

作者:WUZO│青山剛昌 作品集(原:名偵探柯南)│2012-12-04 17:40:10│贊助:4│人氣:263
本文引用自此
THE WUZO  - 間奏貳 -

唔,頭好痛。

──轟隆隆隆隆

安靜一點啊,還沒睡夠呢……

──轟轟轟隆咚咚

可惡,給我適可而止啊!

正當我要如此喊出的時候,

奇怪,我在哪裡。

映入眼簾的,是藍天,在窗戶外面的,這沒什麼……奇怪?

不、不會吧,怎麼可能這麼近,不管是雲還是鳥感覺都──不會吧!

我正在飛,應該說載著我的東西在飛,在玻璃窗之外,就是平常無法觀賞到的景色。

等等,我記得我之前在……

「──怎麼啦,賢者大人?」

打斷我思考的,是一個很好聽的聲音,聽了讓人感覺輕飄飄的。

可是,好像有哪裡不對?

身旁的女性,用金色的眼睛看著我。

「您肯定是沒睡好吧,需要喝點什麼嗎?」

──她還真是漂亮,金色的眼睛像是會勾魂,小巧的鼻子更顯得可愛,還有水樣色彩的嘴唇,還有一頭柔順的白髮。

不行,我感覺好像要被攻陷啦!

……該不會是著涼了吧,那可不行!

自顧自地作出判斷,她的身體就這樣像我靠近,近到我可以感覺她的呼吸。

這、這太犯規啦,我忍不住嚥下一口口水!

wait!停!stop!給我適可而止,你這大色鬼!』
咒罵聲從耳邊響起,著實嚇了我一大跳,但也把我從這桃色危機中解救出來。
這個聲音我知道,是那個剛才說我名字取得很差的傢伙。
「抱歉,我去一下廁所!」
用很爛的理由開脫之後,我來到後面的廁所,關起門來變成獨立空間。

這樣,應該就能好好說話了。

『你在搞什麼啊,一開始就被人家媚惑了。』

這、這也沒辦法啊,誰看到這樣的美少女不會砰然心動。
我誠實地表示後,換來一連串的批判,用兩個字作結就是色鬼。
盡情發洩後,小黑才說明現在的狀況:
「嗯哼,需要用猴子都懂的說法嗎,吱吱。」
「不需要,拜託講人類等級的。」
「總之你現在因為意識體重新連接到賢者的身上,所以就變成優先指揮的控制遠端,而你是現任的載體,所以就變成現在的狀況。」
「我聽不懂……」
「就是你附身到賢者身上啦,吱吱!要用這機會找回你失去的記憶,懂嗎?」
「唔,總感覺我穿幫會很麻煩啊。」
「沒關係,之前賢者回傳的資料可以用,我會從這邊支援你,給你一樣的資料。不過這傢伙是個懶惰鬼啊,了解的情況實在好不到哪去。」
雖然看不到樣子,`不過我感覺黑應該在大力搖頭,一臉無奈的樣子。

──飛行物順利降落。
在一處宅柢的空曠處,艾菈對我在廁所半小時的事情沒有加以過問,反而是對我恢復精神件事情備感高興。

走下魚型的飛行物,這像是鱸魚的東西竟然能在天上飛……
不行,我要鎮定,太過慌張可是會露出馬腳的。

「賢者大人,您表情有點緊繃呢?」
「這地方,第一來啊。」
「您上次也是來這裡啊,人類的王都。」
「唔,我是說──第一次來到這宅邸,沒錯!」
「您在說什麼,上次也是住在這裡,總督巴金的官邸啊。」
「既然是王都,為什麼不住王宮,這好奇怪。」
「安全起見,這樣太招搖了,怕您遭遇不測。請放心,我已經有安排替身了。」
「看、看起來又是一切照舊,真是不錯……唔,我想我大概是有點悶,想出去走走。」
「遵命,賢者大人。」

艾菈輕巧地行了個禮,小嘴在白皙的臉上劃出一到圓弧,美不勝收。

王都的風景很特別,不論是怎樣的房子高度都差不多,縱然是王宮也是如此,差別僅在橫幅。唯一的高點就是屹立在中心的高塔,直入天際。

因為總督的官邸離高塔很近,我倆便步行過去。
一路上看到的東西,令我瞠目結舌。
「為什麼他們可以這個開心啊……有什麼原因嗎?」
「因為他們很幸福啊,能按照您的旨意生活,縱然是最瑣碎的小事,對他們來說有也實踐的必要。您的抉擇就是他們的絕對價值,請別忘記這點。」
「唔……總感覺不太真實呢。」
「不相信的話,請看看那裡。」
艾菈纖指所標示的,是正在建築的高塔,我們已經來到塔的下方。

不可思議,怎麼可能會這樣,眼前可以說是一種異像了。

──這些人,正在做搬運建材之類的重勞動,但是臉上都掛著滿滿笑容,好像在進行什麼頂級的娛樂,即使揮汗如雨也完全沒有想要休息的打算。
「這樣勞動下去,絕對很不妙吧。」
「您是說他們霸佔工作不讓其他人參與的事情嗎?」
「我的意思是說,這樣勞動下去很可能會死吧!」
「可是您叫他們停止或是換其他人是不可能的,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只有超級幸運兒才有機會位賢者大人服務唷,替補的人早就排到了塔的外面了。」
艾菈用一臉平淡開口,雖然很想反駁,但這就是事實。
在視線交錯的地方,我看到了好多的人攀在工地的圍牆外,大喊著給我工作,還有抗議分配不公平等等的問題,彷彿在搶奪珍貴的資源一樣。
他們叫著、喊著、甚至痛哭失聲,但是已經在裡面工作的人不會讓出他的位置,即使身體接近崩潰。
我嘆了口氣,把視線撇開這詭異的場景,但是有個東西抓住我的視線。

在圍牆的一隅,一個全身披著斗篷的身影就站在那邊,好像與世隔絕。

太陽非常毒辣,縱然穿著輕裝我仍汗流浹背,但那人卻不為所動。

在斗篷的下面,露出了一點點的黑色長髮和遮住大半的臉龐,但我卻有種懷念的感覺。

在這片混亂中,靜靜綻放的黑色蓮花,感覺內心有種東西被觸動了。

……我認識這個人。

『噗──』
黑忽然在我體內爆出笑聲,像針一樣刺進我的頭皮:
『我建議啊,這件事情要好好考慮喲,可能會影養你的生死的。』
少女一派輕鬆說著這危險的台詞,像是看到獵物的貓咪,不懷好意地笑著。

……俗諺有云:「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
縱然是有九條命的貓咪,也會因為好奇心帶來的災難而死亡,何況只有一條命的人?

  即使知道,但我還是壓抑不住求知的渴望,正在內心隱隱翻騰。
那道身著斗篷的身影,與四周相比實在突兀,教我如何不去注意?況且,從那人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就好似具有魔力一般……

  決定了!我要知道「她」是誰。
  ……等等,「她」?我又不清楚對方樣貌,怎麼心中彷若已經篤定了性別。甚至,還有種……懷念的感覺?

知道我的決定之後,黑只是哼哼兩聲,別有所指地安靜下來,我正需要幫助的說……只好自己摸索。
 
腦袋中沒有任何有用的線索……
總感覺記憶的涓流到了特定的地方就沓無音息;呈現一片該死的空白。
 
他完全忘記了,只剩下一點模糊的印象,殘留在記憶的底部。
 
──這傢伙實在是!
 
很想破口大罵,但是在空無一人的地方自言自語,感覺實在很差。
 
逕自照著室內一面巨大的落地鏡,我望著眼前這副既熟悉又陌生的軀體,托著下巴思量。

  「賢者大人!您沒事吧!」剛才表情有異的時候,時刻關注著我的艾菈便已湊上跟前,照顧可說是無微不至。雖然我搖了搖手示意無礙,不過她蹙眉憂愁的模樣盡把擔心二字寫在了臉上。

  「咳咳……艾菈,過來一下……」
  「是,請問賢者大人有何吩咐?」
  「……這樣……那樣……」

  在交待了一些連我自己也不知所云的事項給艾菈後,她便敬了個禮,婉約地步出此處。

理論上不該是這樣的……我擁有和這男人同等的知識,想必能對一切的事情駕輕就熟,沒想到大概是他常常睡覺造成腦袋退化,記憶力之差讓我咋舌。沒有任何有用的資訊,害我只能胡亂瞎扯。
 
……把世界交給這傢伙真的沒有問題嗎!
 
大概是因為有艾菈這個助手,所以世界才正常運作到今日吧。
真要說,她是一個毫無缺點的人,任何事都能清楚知道,安排對策和作出正確的選擇,但這不就表示我剛剛扯謊完全沒有用處?
 
我不敢繼續想下去,雖然懷疑到她身上實在不好,但是少女的完美讓我不寒而慄,總感覺不能完全相信她。

  於是,我選擇避開艾菈的眼線的我,打算外出巡訪那些「賢者的人民」搞不好會有對那名「斗篷隱者」知情的人士。

  好不容易從這棟堂皇典雅的宏偉建築中溜出,我潛身於喧鬧繁盛的街弄間,外觀看來就與這些百姓無異。

  ……很好,完全不用喬裝。
  一路上我走馬看花,並沒有太過留意於細節上。只要找到手邊沒事、看起來方便問話的對象就行了,我心裡如此揣度著。

  折騰半天,我總算找到了這樣的人。那是一名看起來剛巧在工作忙碌中,偷得一刻閒暇的男子。於是我強掩著興奮期待,湊上前去向他描述「斗篷隱者」的一些樣貌特徵。

  只見對方輕蔑的隨口吐出:「哼,這麼低俗的傢伙,大概是住在城郊的非人吧。」一臉要我別打擾他休息的模樣,沒再多留意於我或問題本身。

  「非人」……?

  當我想繼續追問什麼是「非人」時,對方卻像是驚覺說溜什麼似地,趕緊掩住嘴巴,板起面孔將我給驅趕離開。

──莫名其妙,翻臉這麼快。

大概看到我一臉迷惑的樣子,黑咯咯地笑了一陣,直到我的耐心被消磨殆盡。

「啊妳是在笑什麼啦!」

遁入暗巷的我加重語氣,她才略略收起笑聲。

『嘿,抱歉,因為實在太有趣了。正確來說你的運氣真好啊。正所謂如履薄冰,你剛剛正從一塊快要溶化的冰塊上跨過去呢!』

「雖然不知道妳在說什麼,但是確實有一種放鬆的感覺……」

『所謂世界上是存在多種可能,所有的原因結果都有一定的端倪可循,有些短,有些長,你剛剛在可能破滅的交叉點上抓住了繩子,跨過結束的可能,因此現在才會在這邊呢。』
「喂,聽起來超危險的,怎麼沒有提醒一下啊!」


『這個呀。』
她用有點無奈的語氣開口,娓娓道來其中的難處。

扣除掉麻煩又聽不懂的部分,因為這世界是按照賢者本身的動向改變,但是黑是屬於世界外側的人,換句話說,就像從一層面紗中觀察這世界。由賢者的角度、感覺來看到這世界。
用賢者的眼睛觀察事物;用他的知識衡量事情;用他的記憶來重構整體的狀況,如果說有危險,也只是從種種跡象來感覺不安而已。

「慘啦,這傢伙是個糊塗鬼啊……」
我現在才深深感覺不妙,如果連我唯一的救星──黑都是從賢者的角度來分析事情,表示我得到資訊的可能性全部都泡湯了。

這意味著,我腦袋中完全無法浮現關於「非人」的情報,那共用同一個資料原來的黑也不可能知道,我還必須自己去找。

──實在很想一顆石頭砸死這個渾蛋算了。

思考沒有結果,只是徒增我的焦慮。
在想事情的同時我的腳步也沒有停下來,在大街上晃著……等等?

本來應該是街道的地方,現在一個人也沒有,就像是鬼城一樣,全都不知道去了哪裡。

「這、這這是什麼情況。」

『你看看時間,現在剛好是你訂的吃飯時間,當然都沒人啦。』

我想起來了,艾菈在這次遠行之前問了我一個月份的作息時間,我當時就把晚餐時間訂在離日落還有一小時的現在。

真是個餿主意……我根本就沒有記下來這邊的路線,

應該說因為房子長得都一樣,把整座城市弄得像是迷宮一樣:單一色調、相同款式的建築大群,我就這樣迷失在裡面。

我老實說出這個問題之後,卻換來黑的一陣嘲笑,我只好努力放下自尊:
「所以,小姐妳有辦法嗎?」

『──當然沒有。』

她直接了當回答,接著咯咯地笑著。

可惡,果然不該把希望寄託到她身上。

就在我賭氣不再和黑說話之後,附近靜悄悄的。

……現在我真的像是在鬼城一樣。

「誰都好,拜託出來幫我一下。」

不爭氣的話從嘴中漏出來,雖然我不打算讓它有回應的。

「我在這裡喲,賢者大人!」
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的艾菈,就這樣飛撲在我身上,但是力道恰到好處,剛好是有衝擊但是不會跌倒的程度。

「妳、妳妳怎麼會在這裡啊!」
「我擔心您,所以就出來找您,沒想到剛好看到賢者大人在街上,運氣實在很好呢。」
這話根本就不能相信,街道上沒有任何障礙物和行人,所以如果她是湊巧看到我,不可能會沒有任何感覺。但我不敢繼續想下去……

「艾菈?」
「嗯,賢者大人?」
「……沒什麼,我們回去吧。」
「──好的,賢者大人。」

她笑盈盈地轉過身去,兩手交握在身後,就像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
不過有種不好的情緒在我內心蔓延,就像滴入墨水一樣,逐漸擴散。


次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231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青山剛昌 作品集(原:名偵探柯南)|WUZO|小說|原創|奇幻|賢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wuz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致力創作的真男人「矢吹健... 後一篇:『MIKU打呦~』1/8...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extNameTextName
呀~呀啊~啊 不要再叫了 沒人聽的到的 啊~我不要啦~呀啊 喂~是警察局嗎我想報案 請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