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眷村姑娘

作者:甯隨│2012-12-02 23:00:21│贊助:2│人氣:111
  去以前故居的眷村那裏,最主要的目的是拜訪好久未去的國術館的那位老師傅。

  快到目的地的時候所要做的第一件事,那不外乎就是去探望手裏照片略有折痕的那一位女孩子,她和那位國術館的老師傅好像是親戚的關係……

  記得幾年前在老爹的介紹下,當年尚還在從軍的自己是抱著姑且一試的情況下去了他所述的故居的眷村那兒,聽說那裏開了一家國術館。

  對於跌打與摔傷的療效都有相當不錯的效果,也開了很多年,或許能夠值得一信的吧?

  可是自從退伍後已經過了不少日子,不知道在經濟不景氣的衝擊下,這麼久的日子過去,那家國術館是否還開著呢?

  探望老師傅當然是最主要的目的,另外的目地就是去看望那位女孩子了。

  那時候的她年紀大概是二十出頭左右吧,不施薄粉時倒長得頗清秀乾淨的,一副是單純的鄉下村姑模樣,不過後面那幾個字自然是自己印象加上去的。

  這裏的路段和幾年前沒有多大改變,平順的依舊,但坑疤路央亦是如此。

  縱然經過了幾年的日子,但基本上我還大多數認得出來,除了第一次去的時候走錯了路之外。

  一貫綠衣著身的路標牌幟照舊掛在黑白交相而始終屹立不倒的桿子上,識得標的物過後,駕馭中的車速也沒有因此而加快。

  自從搬離這裏過後,畢竟也真的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回來故居了,想起以前小時在這裏嬉戲和孩子王打架的童真稚樣。

  當時的那段日子在經過二十多年後,回想起來仍然感到有揮之不去的酸甜感覺。

  過不到一柱香的時間,四處留心察看的目光是看見了那一家國術館,懸掛在上頭的招牌在經過風雨的洗鍊下依然不動如山,雖然有些顏料已經略薄掉了些些……

  當下自個兒的心裏不免也抱著絲絲的雀躍和期待,但同時間也想起古來時際的一句老話……

  桃花依在,但人是否也依在呢?

  一時間裏心窩倒只管著一貫如泉湧般的高興,也立刻將車子給熄了火而找個方便停車的地方將車子給停了下來,這地段人車較少,停起車來也格外的好停。

  今天是周末,緩緩而不急的腳步踏進館內,裏面的客人也不太多,當年聽起老師傅提起,平時的客人倒蠻多的,或許是因為我非常早來的關係吧……

  進入了館內,恭迎而來便是陣陣明顯但際中卻又不予刺鼻的草藥味,至少聞起來不會讓我覺得感到不適。

  館內的陳設與擺放依舊和幾年前相仿,進入後的第一眼必然會看見的那一塊牌匾和門面,一塊上頭刻有方正不阿的四個大字──妙手仁心。

  看起來是屹然不朽而莊嚴正直地掛在廳內壁上,就像是代表其館的精神象徵般。

  當我踏入內之時,館內的人也一時間不約而同而正常且好奇地投以目光相待。

  走進去後我首先看到的就是那一位幫客人治療的老師傅,雖然過了幾年,他的那一頭原先就白的頭髮卻也是變得更加蒼白且略帶銀色。

  老師傅看到走進來的我過後,一剎那間我從他的目光中感覺到老師傅似乎也知道眼前的我是誰,或許他早就忘記我叫什麼名字也說不定了……

  那時候他才幫客人做完療程,見到我後也是乾乾地嘿嘿地笑了笑聲,似乎是想藉由這幾個短短的聲音來喚起老師傅自己腦海中記憶的我。

  不過經過數秒分時過後,好像也沒記得我的名字,只是樂勤地請我先上坐而已。

  被恭迎上坐的時候,再一次地看望周邊的陳列和擺設,一時間的雀躍和期待在還未冷確下來之際,心裏的感覺彷彿是被帶回當年的時光……

  一切的一切似乎宛如從頭再開始一樣,不過感覺終究還是會有覺醒而回歸現實的。

  稍稍地沉澱下來過後,除了老師傅那略似忙碌奔波的身影之外,在他的附近似乎還有一個身影,像是在幫忙著老師傅將那一張又一張的貼布膏藥仔細地整理好以備他所用。

  一頭烏黑且整齊劃一並用一條水藍色髮束捲綁起來的頭髮,側面來看,一張黃中泛白而乾淨澄澄的側臉呈現在自己眼前,偶然之際亦會有晶如碧玉的水珠滑落直下。

  一襲米黃色的連身輕便家居服,配起上述所言的臉孔,縱然過了幾年分載,但眼前的身影我還是記得的……

  沒有錯……目光跟前那不遠而屈膝可達的身影正是我手裏那一張有些折痕的照片,那一個年輕妙齡女孩就是眼前的她。

  我別有所意地留心待神地看望她的方向,大概過沒多久吧……女孩子似乎也發現而見到正在座上安穩坐著的我。

  只見她也同著老師傅的情緒而個性海派地扯起聲來喊著我,同時間也把我的名字公諸於世。

  聽著她一絲不苟而相當迅速地把我的名字喊出來而際中沒有任何猶豫的時刻,其實不只是她自己,就連我也在那一剎那間是不得不吃驚地訝訝怔住了!

  面對老師傅和跟前舉手可牽引的她,我心裏不禁想著這幾年來所結識的朋友還真不是蓋的。

  算算日子我也已經好久沒回來這裏探望他們了,想不到除了老師傅之外,竟然連她都還能認出我來。

  而讓我更訝異的是她竟能一下子連考慮都不想地就叫出了我的名字,於二再三之下,使我真的不佩服……

  然再看到她身旁附近還有一個小朋友,她看到後倒也相當機靈地馬上跟我介紹這是老師傅的孫子,是這些年來老師傅的孩子搬回到這兒來的。

  不當我反應過來之時,在稍稍空閒之際,她且又叫我去看一個東西,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很自然而然地就跟在她身後便走了過去。

  而老師傅只萬分提點她說不要太過熱心和高興而把我給嚇著了,當下想起來都覺得萬分的有趣和吃味……

  身處在青草藥膏均高朋滿載的國術館中,她的身上仍能散發出除了清爽的草藥氣味之外,另外在無形之中還依稀嗅得一絲絲的芬芳氣息。

  然這氣息卻也在此時此刻使我感受到有一股被迷惑而進入幻境的感覺……

  「看……你看這是什麼東西?」

  待我們走了不久過後是來到了一間小房間,房內物品整齊而乾淨,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那看起來像是客房,但似乎又不太像。

  她指著壁上懸掛著的一副東西,那東西弄著相當講究的金黃色裱框,裱框裏的東西是一幅黑白交相分明的畫,畫中表態的是一個全身肖像的女孩子。

  不過就幾年後的自己來看,這副畫中的女孩子和筆觸我是認得的。

  只不過比較起來過後,幾年後技術稍有小成的自己是覺得當初這一副畫所呈現的整體筆感和筆觸所著墨下的結果是稍些對不起當事人了……

  她說這一副畫是當年我來作客時候一起興起替她所作畫的呢,她一副相當高興的情緒向我表態著。

  其實這畫我自然清楚這是當年我畫的,只不過讓我訝異的是……我怎麼也連想也沒想到……

  她竟然會將我當時那一副替她所著墨的肖像所保存下來,不僅如此還去特地將這畫給弄上了裱框……

                葡萄美酒月光杯,
             欲為美人披甲盔。
             古來征戰幾人回,
             醉臥沙場君莫言。

  另外在畫上她還提點我看著的那四行字句,那看似詩句且又不大像……

  那四行詩句也不禁勾起了自己當年作畫的回憶,記得那時候我還在陸戰隊從軍,在老爹的介紹與因緣巧合之下我來到了這裏。

  當我和她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個性稍些海派的她和當時還是軍人的我一見了面就像是久未重逢的故人般。

  一見面就很聊得開而合得來,而在事前我們是連見都沒有見過面,所以說這是因緣際會下的巧合也不過份才是……

  當時的她長得不僅清秀還略帶些赤紅的臉頰,看起來像個剛出茅蘆的黃毛小丫頭般的羞澀。

  一副便是尚未見過世面的模樣,那時候的她在我眼中是留下了不錯的印象,是個可愛的女孩子……

  因為如此,所以在作畫的當下,介於我的身份和所在的處境之中,那四行詩句也就這麼油然而生了……

  此時此刻,我不禁有股前所未有的感覺……在眼前的畫與之中的詩句,感覺上在這幾年間我好像錯過了什麼一般。

  但究竟錯過了什麼,其實壓根究底來追尋,其實這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覺我沒有辦法很明顯而明確的告訴自己那是什麼。

  後來憶起了陳凌的一本小說,上面有四個字是我印象較為深刻的,也許那短短的四個字就是其答案吧?

  緣起緣滅……人與人之間的照面本來就是一個隨處可遇的緣份,緣份到了自然就會相識,而緣份終了的時候自會相離。

  或許現在說起來,我尚能還存這麼一份淡淡的緣份,其實也是幸運和幸福的,這樣子也算是不錯。

  看完了畫,這時我們也不禁聊起了近年來的情況,她先問我近來在做什麼,當然我只淺淺地笑說我目前的情況怎麼樣,就這麼簡單而已……

  而她則是一直努力地等待,等待著當年我對她所說的一番話,當下自然而然的自己也愣住了……

  那時候只是一句無心插柳的話語,雖然那時候我有特別跟她說別想太多,但萬萬想不到她也把我說的話給當真了……這也讓我非常訝異的。

  當時她的面容讓我勾想起以前的女朋友,同時間她也長得相似,因為這樣或許我們才會這麼的有話聊,也才會無意間對她說了這麼一席話……

  進入國術館的這一刻時光過得很快,眼見著已經是中午時分,老師傅也將館給掛上暫時休息的牌子模樣,同時間也熱情拳拳地請我留下來吃一頓菜再離去也不遲。

  吃個飯用個午膳,總也不能兩手空空什麼都沒做,我並不喜歡這樣,也因此跟著那女孩子後頭進了灶房,而老師傅則在一旁不遠的廳內那兒等著。

  初時興建國術館的建築師是有些年代的人,從外觀那簡便的瓦房和壁礫便不難知曉,小時候在眷村住過一段長時日的我來說,我一眼就能看出來。

  雖然國術館的相貌看起來和一般的眷村房屋沒有多大差別,但在進入灶房過後,眼前給我的這一片景象卻又是不得不令我感到有些嘖嘖稱之。

  灶房壁裏打扮的是光滑而碧渾的統一白色,由於經過一些日子,那白壁上也多多少少卡了一些難以袪除的油汙。

  除了一澄如白的壁裏頭外,另外壁裏還鑲著一位古時日本的藝妓,與其說是鑲上壁去,不如說是由一塊一塊邊邊角角的壁裏所拚湊而成。

  而讓我嘖嘖稱之的,便在於壁上所鑲嵌的藝妓了,老一輩的外省人在經過八年抗戰而取得最後勝利之後,通常來說對於日本人或多許少都還存在著痛恨。

  然而眼前的這個景觀卻又和該棟建築有著密不可分而有些違和的感覺,或許這也是當初設計時候的建築師和鋪壁工人所沒有想到的吧?

  當我看著那藝妓鑲嵌圖時,女孩子的工夫手腳也很快,不一會的時間就把中午所要準備的材料都給拿出來了。

  「我也來幫忙吧?」

  「哈……你會炒菜作飯嗎?」

  還頗有自信的我是提出了自告奮勇的要求,但女孩似乎不可置信和驚訝地先提起一問。

  「別小看我,好歹我以前當兵也是管伙房的,那些小傢伙天天炒的菜作的飯,看了幾次連我都會呢!」

  聽到我這麼說,她不禁掩嘴地嗤嗤一笑,稍後也拿起了處理食材的工具自顧自地先忙了起來。

  雖然是來幫忙的,不過看到女孩這麼個反應之後,童心未泯的自己這時候倒也是多少被激勵了起來。

  今年的冬天很晚駕臨,所以直到中午時,天氣其實還是多少有些熱的,而不時地揚起炒菜油煙的灶房內自然也不能免除略微熱意奔騰的氣息。

  在這樣的環境下,一個女孩子家已經是汗如滴下而玉珠撒落,更不用說前來幫忙的我這個大男人了……

  有時際我忙完了一小節的事情,見著她還在奔波繁忙而無暇精神面對那流下的玉珠,這時倒也是順手地替她拭去那滴流下來的珠水。

  見著她這麼認真的模樣,說真的這樣的感覺非常奇妙,妙在何處一時間亦說不清,或許只能用妙不可言四個字來帶過吧?

  「你人真好,能幫我這麼多忙……你是哪裏人呀?」

  「祖籍是杭州,但我在臺灣出生的,自然要算是外省人二代啦!」

  一面忙著灶房事情而大致底定之際,我們兩個人也不時地稍微聊聊,也多少會問到對方是哪裏人。

  女孩子的家鄉在泉州,當年是和老師傅一起來臺灣,後來就定居在這兒了……

  雖然是泉州人,但她能說得一口流暢而聽起來非常清楚的中文,但多少會有點鄉音和鼻音而已。

  在灶房忙完過後,接著便是上菜和用餐的時候了!

  一段時間過去了……照完了面,看完了畫,和友人相聚過後,在自己的目的完成之際,此時此刻也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離開前一刻,我再望望她依舊清秀的面容,她一副有些不捨但表態的並不是非常明顯的表情。

  「今天很高興你能過來,下次也歡迎你能多來我們這裏作客!」

  與即將離開的我照了照那數度可見的面容,她單純地談吐出這些簡短字句……

  對我來說,看到今天的這一切還尚健在的東西,以及自己當年記憶中的這一些事情,面對當前她的這一席送君仍須千里別的話語,一時間我反倒是啞了而再無半聲回應……

  「妳再等幾個月吧……再幾個月後我會以萬桶百金來光明正大來這裏向老師傅提親的!」

  雖然一時片刻我不知該如何回應她的那一句送君行,但我終究不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當下的幾秒過後我對當年的承諾是如實以告地稟明於她。

  此刻的她不免也提起了微微的笑,這個笑尚且又讓我摸不著頭緒的是代表著什麼樣的意涵了……

  回去過後,想到這一些見著面照著光的老朋友時,心中那一股被熱情牢牢牽引住的羈絆是一時之間也沒有辦法輕易地忘掉。

  尤其是接觸到這一些年久未修重宜的老友情誼之際,心窩裏想到而浮起的總是那一段又一段既無中稀有但事後想起卻又會令人不禁咯咯一笑而揮之不去的記憶。

  這些過往的記憶,不管是酸甜苦辣抑或青澀……我知道這些對我的成長經歷來說是有著太多太多的影響。

  尤以在從軍時到國術館的這一段情誼來談起,在當下的那時候,它是牢牢地將我與它綁在一起而不曾間斷過,進而形成一個只屬於自己各式記憶下的特種物產一樣。

  陳凌所提起的緣起緣滅以及俚語常談的萍水相逢,當萍水相逢來到之時,所要面對的自然又是萍水若離而分。

  在人生的旅途之中有太多太多的分分合合,有時候心中常常會不禁嘆息,難道要好的老朋友就真的必須要經過數年半載才能再見上一面嗎?

  為什麼老朋友間的情誼與緣份是這麼的短暫,如此在這黑白灰交相雜錯的人世間裏面不是總有些遺珠之憾嗎?

  然……這般短相暫且的情誼卻又不時分際地存在於天地和你我之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216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心情抒發|故事|章回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真是太含蓄的感情啊。

美味美味。:3)

12-02 23:48

甯隨
清淡的味道比較適合我[e16]12-05 14: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misaki656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人設完稿_2... 後一篇:第二十回...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amage922everyone
Morgan.Von Stern & Alexandria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5: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