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遊戲同人小說_GirlArms】最長的旅程(完)

作者:歷史謎團│2012-11-29 11:58:36│贊助:30│人氣:644
---
 
------
 
---------
 
 
  寬敞的車廂內,除了青年指揮官和璐璐,還有總共五名握持機槍的壯漢。
 

  從衣裝來看,這幾個人就跟一般服務員沒什麼兩樣;但從他們的站姿和那微妙的神態,他們散發出軍人執行任務時特有的嚴肅神態。他們並沒有把另外二人五花大綁,而是站在離他們約一公尺外的距離,其餘的同夥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青年指揮官左瞥右瞄,估算著車廂的大小、這些人之間的距離等等。不經意地,他瞥見坐在自己正對面的璐璐,她正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盯著他。
 
 
  「有什麼問題嗎,璐璐?」青年指揮官的語氣說不上友善。
 
  「指揮官先生……」璐璐緩緩地開口。「那位軍人先生說的…….都是真的嗎?」
 
  青年指揮官望著那雙清澈的眸子好一會,舔了舔自己乾燥的上唇,最後才不情願地咕噥一聲。
 
 
  「嗯。」
 
  「所以,您正是那位在戰場上失利,結果死傷近二十名GA--
 
  「中校都已經說了,妳還懷疑什麼?要我親口一字一句告訴你嗎?」突然間,青年指揮官感到一股惱火。他站起身,對璐璐開口怒吼道。「對,沒錯。我是一名失敗到了極點的指揮官。讓那麼多GA喪命。怎麼,妳現在知道了後要指責我了嗎?少女兵器?」
 
  「我、我才沒有--」璐璐顫抖著身子,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接著,她也激動地從座椅上跳起來。「為什麼指揮官先生要這麼敏感呢?我不過是問問嘛!」她說。
 
  「妳根本就是想責備我的意思!來啊,反正我已經習慣了。」
 
  「這還不都因為指揮官都沒提過這件事,我我只是有點兒驚訝罷了。」
 
  「我和妳之間可說是毫無關係,為什麼還得自找麻煩,特別跟妳提出這件往事?」
 
  「過分….」璐璐紅了眼眶。「太過分了,指揮官先生。我們明明直到剛才,都還是一起合作的夥伴……
 
  「你們都給我坐下!」
 
  或許是受夠了這兩位毫無自覺之人的爭吵,一旁看守的士兵一邊走上前一邊命令道,如熊掌般粗壯的手掌按上了青年指揮官的肩膀--
 
  就在同一時刻,青年指揮官反手抓住對方的手臂,放低重心,接著使勁全身之力將對方翻轉過來,過間摔倒在地。
 
  等到另外四人發覺之時,青年指揮官已經衝入他們其中一人的懷中,對方反射性地揮出右直拳,青年指揮官借力使力,輕輕鬆鬆地就將其格擋開來,然後在極近距離給予對方腹部三下迅速且精準的打擊,衝擊力道甚至將他整個人彈飛撞上車廂牆邊。
 
  另外三人趕緊舉起衝鋒槍,不過從旁飛出的一隻腳卻將那些自動武器給踢飛了出去。還為完全理解狀況,璐璐那戴著純白手套的拳頭已經跟著飛過來,狠狠砸在他們一人的胸口上,然後就像是不倒翁般,跌撞在一起的他們接連倒地。
 
  其中一名士兵仍試圖爬起身子,但青年指揮官早已站在他背後。青年踢向對方左小腿使其再度跪倒在地,接著以流暢的動作抓住他的左手臂,向內凹側去--清脆的喀嚓聲隨即響起--最終,毫無反擊能力的那名士兵側臉挨了青年一計肘擊,當場昏死了過去。
 
  寬敞的車廂內,除了青年和璐璐外,沒有一個人還站立著。
 
  「呼……
 
  青年指揮官大力喘息著,彷彿連呼吸都成為一件極為困難之事。
 
  「該死,為什麼我要演這種爛猴戲和動作戲碼啊。」
 
  他一邊碎碎念著,一邊踢開掉在地上的武器。
 
  「嘿嘿,剛才指揮官先生演得真傳神呢。」璐璐在一旁笑著說。
 
  「真虧妳反應快,要不我就真的完蛋了。」
 
 
  「因為我知道啊。」璐璐說。「指揮官不是這麼過分的人。」
 
  「是嗎?」聽到這番話,青年對此報以苦笑。「或許我真是這麼過分的人呢。畢竟,我這個失敗的指揮官傷害了那麼多的--
 
 
  「我不會在意那件事啦!」
 
  璐璐那開朗的聲音打斷了青年,後者訝異地望著眼前這名留著一頭栗色短髮的少女。她的眼睛似乎有一點哭紅的感覺。
 
  「璐璐……
 
  「不滿您說,一開始的確有點驚訝啦。」璐璐搔著臉頰說道。「雖說和指揮官相處的時間沒有很長,即便我依然也看得出指揮官並非傳言中那麼冷血。只是,請不要再說我們之間毫無關係--這種話喔。
 
  「對不起,璐璐。」青年伸出手,溫柔地拍了拍少女的頭。「我答應妳。」
 
  璐璐瞇著眼笑了,可是她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表情瞬間黯淡下來。
 
  「炸彈……」她說。「似乎還剩下三小時的時間,該怎麼辦呢?」
 
  「不,根本就沒有炸彈。」
 
  出乎意料的回答,令璐璐瞪大了雙眼。
 
  「您這話是什麼意思,指揮官先生?」
 
  「更精確地講,炸彈本身也許是存在的,但它並不在火車上。」青年指揮官解釋。「妳想想,集中乘客的是觀測車廂。假如中校和他的部下想要經由切斷最後一節車廂連結並撤離,就必定得先經過觀測車廂--試想,乘客眼巴巴望著所有工作人員撤向其他地方,會造成怎樣的影響?
 
  「這樣子一定會引起恐慌的。」
 
  「正是如此。」他繼續說。「先不說切斷車廂連結這種繁瑣又複雜的逃離程序,明明就有更多直接可行的手段,來對火車上進行恐怖攻擊。為何足以替換整個火車工作人員的中校,卻選擇這種令毫無效率的方式?」
 
  「我也不懂吶。」
 
  青年指揮官撫著臉頰,沉思了一會。接著,她轉過來對璐璐說。「璐璐,可以拜託妳幫我做幾件事嗎?」
 
  OK喲,我非常樂意。」璐璐開心地回答。
 
***
 
 
  沒來由地,中校對他手下的一名士兵問道。
 
  「你知道國家政府的統治,以及姆大陸基地統治之間最大的區別在哪嘛?」
 
 
  那名士兵想了想,然後才緩緩開口回答。
 
  「至少在名義上,國家並非人人為己」
 
  「沒錯,」中校滿意地點點頭,說。「基地主義出自於早期的居住者,他們都是一些騙子,乞丐和流氓。那種小農意識,自私自利的思想處處支持那些人苟活於世。」
 
  「很少空談?」
 
  「正是,國家是以一個廣闊的發展方向做為基礎。盡管也有些挫折,我們已經用了一切向前看的利他主義取代了她的不完美。軍隊也是。國家和軍隊之間的關係是密不可分的。我們時刻都準備為國家奉獻。但只要正統軍隊一天不回歸姆大陸,我們國家的影響力將永遠不會回復成過去那樣強盛。」
 
  「我可以理解,中校。」
 
  然而,為此犧牲無辜平民卻是他所不願見到的;不過中校並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
 
  他看了看四周,觀測車廂內,所有的乘客都昏昏入睡了--在攝取了參雜於食物及飲品中的藥物後--雖說每個人對於藥物的反應皆有所不同,但至少他們在幾個小時內是不會醒過來了。
 
  其中有一對年齡相仿的男女特別吸引他的目光。男的,看起來還只是一名少年,非常年輕。女的,身穿忍者般的服飾,非常特別。
 
  這對陷入熟睡的男女,絕對想不到等會將發生什麼事。中校想到,為了國家的將來而進行的恐怖攻擊,究竟是在幫助國家,還是剛好相反呢?
 
  他輕輕搖頭,甩開那無謂的想法。
 
  況且,事已至此,早就沒有回頭路了。
 
  「有關車廂連結的分離程序,目前進度到哪了?」中校問。
 
  「大致上準備完成了。」一旁的士兵說。「就差您一聲令下了。」
 
 
  「很好,叫所有人到最後一節車廂集合,直接進行分離吧。」
 
  「遵命,那麼中校您--
 
 
  「我還有一點私人事情得解決。」
 
  「中校,請容我提醒您,就在剛才,我們和火車前方車廂的守衛失去了聯繫。」
 
  「我知道。」中校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我知道那傢伙不會這麼容易就放棄的。」
 
  「您也不認為,光那幾句簡單的說詞就能夠打擊到他吧?」
 
  「即便如此,計畫是不可能停止的……不,我絕對不允許有任何人阻止。即使是『他們』也一樣。
 
  中校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絲無奈,而他並未注意到,他在道出那個代名詞之時稍微加重語氣,相當於書寫時加上引號。
 
  這名士兵並未在意此事。他向中校的行了個軍禮;因為他心裡頭十分明白,這將會是他最後一次見到這名中校。
 
***
 
  陰影,有如刀鋒般陡然終止,取而代之的是柔和和白光,從地平線的另一頭慢慢竄出來,慢慢地向四處延伸。
 
  美麗的光輝令青年指揮官心頭一顫。快要日出了嗎?他心想著。時間過得還真是迅速。然後青年又瞄了手錶一眼,心裡頭算一算,離炸彈爆炸還有兩個小時。假如一切真如中校所說的話…….
 
  千萬不能給敵人知道你的行動,但更重要是行動之目的為什麼
 
  突然其來的話語劃破強風--青年望向車廂頂上的另一頭,映入視野的是中校的身影。他站在那,佇立於強風之中;盡管面容上略顯老態,那不動如山的身影卻再再表現出一名可靠優秀的軍人本色。和對方相比之下,青年的身材就瘦弱許多,不過兩人堅毅的神色卻極為相似。
 
  「艾森豪威爾,是吧?」青年指揮官說。
 
 
  「呵呵。」這時中校發出了低低的笑聲,聲音裡夾雜著苦澀。「你的行動目的為何呢?前指揮官。」他問。
 
  「當然是盡一切阻止你。」青年很乾脆地回答。「可是,這又得端看你的計劃本身了,中校。」
 
  「我?」
 
  「中校,火車上根本就沒有什麼炸彈吧。」
 
  「那你之前是在吃驚個什麼勁?演戲嗎?」中校以諷刺的口吻道。
 
  「在那個當下,我可不想和你所有部下起正面衝突啊。」青年指揮官回應。「倒是中校你……你的行動目的究竟為何呢?」
 
  「我的行動目的始終沒有改變過,」中校說。「藉由這次恐怖攻擊,我們將喚醒人們對自己及國家領土安全的重要性。正規軍隊將再度受到重視。登上姆大陸後,我們會保衛並拓展我們國家的權力。」
 
  「既然如此,你應該採用更有效率的辦法吧?」青年指揮官說。「以你的聰明才智及資源,絕不可能會選擇這麼愚笨的方法。」
 
  「你的意思是--?」中校瞇起雙眼,射出銳利的目光。
 
  「這麼說好了,既然你都可以在火車上裝炸彈了,為什麼還需要這麼多手下假扮服務人員呢?這樣子撤退時不會非常危險嗎?別說誰會認出你們來了,在行動期間一點小問題都會造成混亂,這樣豈不是自找麻煩嗎?」
 
  況且,你連取代所有工作人員這一件事都辦得到,那麼在火車上裝置遙控或計時炸彈應該以亦非難事吧。只要炸彈爆炸的話,這樣的形式反而更加容易達成目的。然而,中校你卻特別在反其道而行,在挾持乘客後啟用了特殊的干擾裝置,阻擋所有通訊系統及訊號,彷彿在刻意隔開什麼人事物似的。」
 
 
  「你究竟想表達什麼,前指揮官?」
 
  「中校,你先前叫我不要懷疑你的愛國心吧。那好,我不懷疑。但我卻對你的行動過程感到疑惑。」青年指揮官背著手,嚴肅的臉龐上雖然毫無情緒,眉頭卻稍稍皺了一下。「明明有許多『好的』計畫能達成此次攻擊事件…縱使是直接拿槍對乘客掃射這種粗魯血腥方式,都比起你現在所執行的行動強多了。我不懂,中校。就跟你現在為何站在此地一樣。你為何要返回?你究竟想要親眼確保什麼?親眼確什麼?
 
  中校沉默幾秒,並揚起了頭。他並非直視著青年,而是青年背後那緩緩踏入光明的地平線--抑或是,在那之外的世界?
 
  「炸彈在哪裡?中校。」青年問。
 
  「我可以告訴你炸彈放置在哪,它就安置於這條鐵路的某一處。」中校直接回答對方。「我甚至可以告訴你如何阻止爆炸。」
 
  「哈?」
 
  還來不及懷疑對方的句子,中校便搶先說道。
 
  「殺了我。」中校指指自己的心臟,平靜地道出這三個字。「如今,我的身體裝內設了偵測生命的機器。換句話說,我體內心臟的跳動和炸彈開關是一體的。假如我在抵達炸彈安裝處前仍活著,那麼炸彈將會如預期般被引爆。」
 
  「那就停下這輛該死的火車!」
 
  「不可能,也做不到。火車的行駛是自動化的,而且系統早已受到外界入侵。除非有專家在場,要不沒有任何人能夠停下它。」中校用下巴指了指地平線的彼端,幽幽地說道。「自從火車離站後,我們就已經踏上一場不歸的旅程了。」
 
  「中校,這不可能是你一個人的作為吧?」青年吼道。「是誰支使你這麼做的!」
 
  『他們』--已經受夠了姆大陸基地主義,並想要掌控這一切的『他們』。
 
  『他們』?是政府叫你這麼做的嗎?」
 
  「不,政府是不可能做出這種決定的,但『他們』卻可以。『他們』可以犧牲數百甚至數千萬名士兵的性命,或是任何平民百姓。就連我也只不過是『他們』手下的棋子而已。『他們』說服我與其合作,來達成我心裡頭期望的一致目標,而這也是國家政府所期望的。
 
  「想清楚一點,中校!假如你這麼做的話,未來將會有更多人民,士兵而死!」
 
  「我當然曉得,可是我不感到一絲後悔。我愛我的國家、我的人民。身為一名軍人,最不應該做的便是傷害自己所保護的人民。對此,我並不想為我自己辯解什麼,但你要了解一點--我愛我的國家,愛到我願意背叛她。你,前指揮官,做得到這種程度嗎?
 
  「我不知道!但我非常了解一點,你絕非愛國者,而是滿足自己慾望的混球!」
 
  「我並不期望你現在就理解,並非這個當下。可是一等到國家主義回歸這片大陸……等到『他們』完全掌控姆大陸後,你便會理解的。
 
  「該死的!『他們』究竟是誰?
 
  「這無關緊要,前指揮官。」中校搖了搖頭,眼裡滿是無奈。「不管你怎麼做,你都碰不到『他們』,也阻止不了『他們』的計畫。除非--
 
  清脆的金屬聲消散於強風之中。
 
 
  在這一瞬間,雙方都從腰際間拔出了自己的武器--青年指揮官手裡握著漆黑色的自動手槍,至於中校則是一把反射銀白光芒的左輪手槍。
 
  兩把槍的槍口都對準了對方的眉間,只消手指向下一扣,瞬間就能夠奪人性命。
 
  風,拍打在兩人的臉上頭髮上衣服上、身體上,兩人的槍口卻紋風不動,連他們的手臂都像是定格住一般,絲毫沒有移動半分。
 
 
  「我不會對扣下板機感到猶豫,你也不會對此猶豫。開槍吧,做你認為對正確的事,前指揮官!」中校怒嚎。「摧毀我們國家未來的希望,我們國家未來的發展。所以開槍吧!」
 
  「不要逼我開槍,中校!」
 
 
  「扣下板機呀,你這個假愛國者!」
 
  就在這一觸即發的瞬間,不合時宜的嗓音傳入兩位男人的耳朵中。
 
  「你們兩個都給我住手!」
 
  那是少女的嗓音。
 
  「璐璐!」青年叫出對方的名字。「妳把干擾裝置摧毀掉了嗎?」
 
  「辦完了喔,現在通訊系統已經恢復了。而且我剛剛也呼叫救援了。」
 
  只見璐璐一邊說,一邊帶著雷神之槌吃力爬上車頂。她先是拍了拍衣襬,整理一下儀容,接著伸出手指向青年--還有他前方的中校,有點像是一名正在責備相互爭吵弟弟的姊姊。
 
  「把槍都放下,兩位!」她義正嚴詞地道。「同族之間開槍是不好的行為!」
 
 
  「妳什麼都不懂,有什麼資格在這說話,少女兵器?」中校說。
 
 
  「退下,璐璐。」青年指揮官也道。「我只叫妳去呼叫支援,可沒叫妳過來這裡。」
 
  「笨蛋啊!」
 
  或許是沒料到會粗枝大葉的少女被罵成笨蛋--青年指揮官眨了眨眼,以不可思議的神情地望著這名短髮少女。
 
  「為什麼一定要這樣武器相向呢?為什麼一定得拚得你死我活呢?明明就有更多方法可以解決,動點頭腦不會嗎?」接著她轉向中校。「還有軍人先生,我確實不懂你們人類的政治,但我很非常清楚,你心底並不想傷害任何一個人,是吧?」
 
  中校緊抿著嘴,不發一語。
 
  「你打從一開始就不想傷害任何人。你仍待在火車上的原因,就是希望藉由分離觀測車廂,以此保護乘客的安全。」
 
  「璐璐,妳怎麼--」
 
 
  「我剛才在經過觀測室時意外看見的。」璐璐回道。「那裏的連結器被放上了少量的炸藥。不至於炸掉掉整節列車,卻剛好得足以摧毀連結器。如果中校真有心,你幹嘛不直接安裝足以毀掉整個火車數量的炸藥?」
 
  「為了確保乘客不會亂跑,以及確認車廂分離…….這就是我想親眼確認了。」中校終於說道。「至少在炸彈啟動幾分鐘前,我可以分離觀測車廂。這樣的話,乘客也不至於被捲入接下來真正的爆炸。畢竟比起普通車廂,觀測車廂的設計上多了一層防護裝甲的保護,乘客也多一層安全。
 
  為了達到目的,犧牲是在所難免的。但如果可以將犧牲減低到最低的話…….」中校說。「你之前都說得沒錯,前指揮官。還有上千種更好的辦法來執行這次的恐怖攻擊。但我親自接下這個任務,為的就是要將傷亡減到最低。」
 
  「不只如此,你刻意激怒指揮官先生,就只是為了逼他開槍殺死你。軍人先生,難不成你一開始做好重重準備,就為了讓這個計畫失敗?」
 
  「中校……」青年轉向眼前這名軍人,對方皺起了臉頰,似乎在瞬間老了好多。
 
  動搖了--此時此刻,中校的槍口動搖了,青年可沒有看露這一幕。
 
  「我很遺憾,中校。」青年說。
 
  「遺憾……什麼?」
 
  「我很遺憾當初你失去了那些人,你的部下。」青年邊說邊放下舉著自動手槍的那隻手。
 
  「你在幹什麼,士兵!在敵人面前放下武器是多麼愚蠢得行--」
 
  「你不是我的敵人,中校。」青年說。「我跟你一樣,我可以理解你所經歷的痛苦。失去了自己信賴的手下那種感覺,連一點預兆都沒有,他們便死去了。」
 
  「該死的,士兵,舉起你的武器!」
 
  青年自顧自地說下去。他的聲音哽咽,盡管每說一句,青年都感到一陣如同挖心般的痛苦,可是這卻強迫他面對那不堪的過去,強迫他面對自己始終意圖遺忘的那一塊記憶。他不僅是講給中校聽,也是講給他自己聽。
 
  「憎恨那些若無其事走在街道上的人,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心想當初沒這麼做的話,他們可能還活著。你可以選擇,繼續在過去的記憶中掙扎,害死更多人……那這一切就真的是你的錯了。你也可以放手,讓自己活下去。你的部下們會希望你怎麼做?告訴我,中校!」
 
  「我…………」中校說不出話來,呼吸也越來越急促。他試著制止自己顫抖的那隻手,卻無法制止正在發抖的身體。
 
  「我們可以拯救所有人,不管是乘客還是你。」璐璐也加入說服的行列。「只要我們仔細想一想,沒有事情是毫無轉圜餘地的。」
 
  終於,中校呼出一大口氣,他的臉龐再度回歸平靜、嚴肅,不過卻帶著一絲笑容好似放下了背在肩上多年的沉重負擔。
 
  「謝謝你們兩位的努力,真的很謝謝你們。」他說。「不過一切都太遲了」
 
  然後,左輪手槍的槍口指向璐璐,轉輪緩慢地轉動,時間在這一剎那間彷彿被調慢了數百倍,如同慢動作一般在青年眼前上演--
 
 
 
  「不!」
 
  碰!--碰!
 
  兩聲槍響,被火車所造成轟隆聲響埋藏,最終消散於強風之中
 
……
 
…………
 
……………
 
***
 
兩個星期後。
 
  「原來這裡就是指揮官先生的基地啊。」
 
  踮起腳尖,只穿著一件黑色西裝上衣的少女兵器--璐璐.卡爾--臉上露出好奇的神情,觀察著眼前一棟體積巨大,卻又破爛不堪的基地建築物。
 
  站在她一旁的是名身材瘦小,鼻樑上架著一副無框眼鏡的青年。他一副不好意思地回應道。「和想像中差很多吧,啊哈哈哈。因為剛開始啟用的緣故,所以設備都還沒換新。」
 
  他想了想後,又說。「後悔了?」
 
  「沒有喔。」璐璐臉上的笑容不減,就跟平時一樣開朗。「只要能跟著指揮官先生,去哪兒都無所謂。縱使要搭火車到處流浪也都可以。」
 
  「火車啊……
 
  一看見對方表情的變化,璐璐便猜得到青年正在想些什麼。
 
  「璐璐,妳的左手臂還好吧?」青年問。
 
  「嗯,好得不得了喔。」璐璐一邊說一邊揮舞著手臂。接著,她改以柔和的口吻說。「當時中校他是故意射偏的吧。」
 
  「嗯。」
 
  那時候,中校刻意射擊璐璐的手臂--可是對於青年來說,他卻不得不在當下做出反應,扣下板機,擊斃了中校。
 
  由於中校的死,他阻止了炸彈爆炸,隨之而來的救援部隊也將此一事件作了乾淨的善後動作--或許是太乾淨了,彷彿根本沒有發生過似的,猶如在無形中有更高層的人物介入本案件,使得許多事情都不了了之。不管是中校遺體和其部下的蹤影,都沒有被報導出來。
 
  但有一點是確定的,青年被他的政府私下大大褒獎了一番。他的國家本身就以打擊恐怖主義為名,所以青年接收了非公開的受獎,以及絕不會在官方上提及的重賞。這通常意味著兩件事:
 
  第一,你做得非常好。
 
 
  第二,閉上嘴不要多談
 
  青年當然沒有笨到會繼續追究這件事件--暫時還不會。他在醫院陪著璐璐接受治療,又度過了兩個星期,最終才在出院當天正式邀請她前往自己的基地。
 
  現在的他將專注於基地的發展上,總有一天……青年心想,他會找出那些利用中校的『他們』。他會的,他對天發誓。絕對要那些人付出代價。
 
  盡管對於青年指揮官來說,這時的他還不知道自己所要面對的是如何恐怖的對象。
 
  至少,他暫時還能擁有一段平靜的日子。
 
  「指揮官先生?」
 
  「嗯,啊,抱歉,我一時間失神了。」
 
  璐璐望著青年指揮官,咯咯地笑著。
 
  「話說啊,從今以後我應該稱呼您為指揮官囉?」她說。
 
  「妳怎麼叫都可以的。其實不用加什麼先生之類的尊稱,我也不會介意。」
 
  「不過啊,指揮官先生。要嘛直接叫我做什麼都行喔。您可是指揮官耶?只要態度稍微強硬一點,我也只能照做啊。」
 
  「這--」青年一時語塞,最後雙手一攤道。「一開始璐璐又不是受雇於我。」
 
  「吼?所以說,我加入指揮官先生的基地的話,您對我的態度就會不一樣囉?」璐璐瞇起眼,以淘氣的口吻道。
 
  「這這不會發生的啦。」不知為何,青年指揮官臉脹紅了起來。「因為對我來說,璐璐就是這麼一位充滿活力的少女及砲手,怎麼樣都不會改變的。」
 
 
  「嘿嘿,那麼要不要試著對我下命令啊?」
 
  「什麼樣的……命令?」
 
  「像是--璐璐緩慢地伸手,捏著自己的衣襬,接著將其提到極為危險的高度「要看我的內褲……之類的啦。」
 
  「什!」
 
 
  青年整個人差點跌坐在地。
 
  「不、不要亂說話,璐璐!」他撇開視線,滿臉通紅。
 
  「即便我再怎麼沒神經,我還是注意得到喔。指揮官在看我時,視線常常會不自覺地往下漂移。
 
  「那是不可抗力因素!」
 
  「我是不曉得『外面』女性的穿著啦,但既然指揮官想看的話,我也只能照做囉?
 
  「我拜託妳別這麼做,尤其在基地裏頭。假如被那一位看到的話--
 
  「你說被誰看到呀?指官!」
 
  帶著滿滿的恐懼回頭,一名頭頂兔耳朵的長髮少女正漂浮於青年的頭上不遠處,臉上的表情非常難堪。
 
  「失去聯絡這麼久,害我擔心了好一陣子……沒想到,指揮官卻偷偷地其他GA在一起,還下令對方秀出自己內褲的低級命令!絕不放過你!」
 
  「等、蕾比,這都是誤會--妳幹嘛丟出飛彈來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至少,青年平靜的日子還能夠持續一段時間……
 
 
***
 
 
 
  這是一棟五角形的建築住。
 
  這個迷樣的地方,匯集了眾多單位人員。他是世上最複雜的機構,是戰爭、權力和傳統的中心。他擁有古老的歷史,也同時是歷史的創造者。
 
  同時,有無數重要的決定也是在此被授權決議的--不管是合法還是非法,道德與非道德。
 
  此時此刻,在有劇院般寬敞的會議廳裡,圓形彎取的大桌子被置於這個空間正中央。十名男男女女坐在圓桌後方,隱身於黑暗之中。相機、擴音器、錄音器就掛滿在大圓弧頂的天花板上。
 
  「這次的目的圓滿達成了,在此鄭重的恭喜各位。」
 
  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不過因為室內過於寬敞的緣故,從擴音器播出的聲音造成很大的迴響。
 
  「圓滿?」帶有諷刺口吻的嗓音來自另一個方向,聽起來比上一個聲音來得年輕。「你怎麼會稱之為圓滿呢?第一偵察營中校那個白癡逕自切斷通訊,擅自行動,打亂了所有計畫。我可不會將這稱之為圓滿。」
 
  「夠了,那位中校已經為國犧牲了自己的性命一個滄桑的聲音喝止了年輕人。
 
  第一個聲音則回應道。「只要內容符合期望,就算是圓滿達成任務了。」
 
  「符合誰的期望?」年輕的聲音說。
 
  「那還用問,當然是『他們』的。」一個女性嗓音插進談話裡,語調中帶有那麼一絲興味。「根據最新傳來的訊息,他們非常滿意作戰結果;盡管和當初制定的有些不大一樣。」
 
 
  「那麼,我們該如何處置那位基地指揮官?」年輕人問道。
 
  「繼續監視他,」女性聲音說。「『他們』需要他,所以我們暫時不會把他給處理掉。當她說出處理兩個字時,似乎就跟在道早安依樣稀鬆平常。
 
  「唔,真猶如芒刺在背。」
 
  「不,他是位愛國青年。」老人說。「即使離開了體制,他仍然會不遺餘力地為我們工作……不管是有心或無心的。」
 
  「你又知道啦?」
 
  「我從他的眼睛中看得出來。」
 
  第一個聲音就像在主持大局,他乾咳了幾聲,吸引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各位,這次的行動只不過是一個開始。」他說。「我們將會需要手頭上所需的資源,還請各位保持在最佳狀態。因為未來的戰爭形式將和過去有所不同,姆大陸將會成為我們新戰場。」
 
  「遵命。」眾人一同回應。
 
  然後,室內再度陷入一片寂靜。
 
 
 
最長的旅程(完)
 
---我是分隔線---
 
 
終於暴走,把璐璐篇寫完了阿~~
 
雖說是一個結尾,但沒想到給人才正開要開始的感覺XDDD更多的陰謀,更多的混亂即將來臨。與蕾比篇結局給人希望的感覺相反,璐璐篇最後反而讓人有種心驚驚的感覺啊>A<
 
將會走比較適合我風格方式WWW近期內沒有GA更新計畫,太忙了QQ~不過未來有人期待,我就會寫這樣。
 
以上,祝各位閱讀愉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8176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9 篇留言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幕後黑手莫非是歐O瑪還是小布X...?

看不出來指揮官也是有練過的XD
BGM:快使用雙截棍!哼哼哈嘻!

11-29 12:41

歷史謎團
是--''他們''(被打

近戰一次只能夠幹掉兩人,然後必須休息一天XDDD(射擊技術的話倒比較厲害,畢竟是有在定期練習的呢
XDDD好個配樂隱墨11-29 17:26
熾冰
不知怎地看到最後我只想到某部我愛看的歹丸小說家的作品... ... 那開會的場景整個讓我跟那部重疊啊XD
這下可好,嚴肅指揮官開過槍了又殺過人了,以後還會發生什麼更破壞善良青年形象的事情呢?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11-29 20:05

歷史謎團
喔...

該怎麼說,這是爭鬥啊!所以青年當然不會顧及什麼形象囉>.0該說,戰爭就是這麼一回事啊恩恩!11-29 23:50
爆走中的楓葉鼠
看來火車事件背後有著很大的陰謀啊~

啊,恭喜謎團大把最長旅程補完了!我也該把我的作品補上了(掩面

11-29 20:50

歷史謎團
是阿>A<

謝謝,我也很開心終於寫完璐璐的故事。加油!!支持楓葉鼠~(搖旗吶喊11-29 23:51
參柒
恭喜謎團大打完璐璐篇~ 辛苦了

11-30 11:13

歷史謎團
非常感謝。

說實在,拖了這麼久才打完,實在有些對不起長久支持的讀者!

感恩![e32]11-30 13:02
打哈欠的德姆
辛苦你了迷團大 璐璐篇終於是圓滿結束了~
火車劫持事件的背後還藏著一個更大的陰謀!!
青年指揮官還會遭遇什麼樣的危機呢?
兔耳,女王,小褲褲~~
再來又會有什麼樣的GA加入這個大家庭?
我們拭目以待喔~加油吧 謎團大!!

11-30 20:01

歷史謎團
確實很辛苦,謝謝>A<。雖然品質不是很好,但也非常累...
還沒決定接下來加入的GA(其實是有啦,但礙於劇情未定,現在說或許太早了。畢竟隨時都會有變化)

兔耳,女王,小褲褲~~(大好![e32]

非常感謝支持,各位的留言將會是促使我繼續寫下去的最大動力![e24]
12-01 04:12
歷史謎團
PS:知道會多一位讀者回應,開心的心情難以用筆墨形容~~>\\\<12-01 04:13
萬年單身狗
謎團大大,可不可以先提試一下下一篇跟甚麼有關,
不然每次您打完一篇小說的時候我都一直在猜之後的那篇是甚麼
就算一點點也可以[e32]

11-30 21:19

歷史謎團
由於璐璐篇拖太久了,所以其故事架構和計畫上有點含糊不清。但又想要趕快寫完她的故事...

所以說,我可能會花更多時間仔細構思下一篇故事,現在說的話實在不太準呢>A<畢竟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不過,能知道小宇對我的小說作品有期待,我就超開心喔![e33]

...嗯,一點點阿。可能啦,下一篇登場的主角GA會是坦格兒或莉歐...不過就如同上述所說,都是未知[e26](眼神死)但,本系列故事中心將始終圍繞於''外面''的世界打轉,所以和一般GA同人不太一樣就是了。

總之,非常感謝小宇支持喔>.012-01 04:23
遊騎兵
謎團大,從你文章內的對"他們"的形容,我怎麼覺得"他們"跟傳說中某個由猶太人所組成的一個秘密結社很像(名稱我忘了,抱歉)。他們相信世界末日的存在,並且做好安度世界末日的準備,以便在世界末日後,可以讓整個世界都由猶太人統治;而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手段可以說無所不用其極,不但策動多場戰爭,並且用各種手段掌握世界經濟命脈。(ps:以上內容皆為訪間以及網路上流傳的傳言,並無實際根據,並沒有攻擊特定種族的意思。)

12-12 20:53

歷史謎團
遊騎兵想得真仔細,嗯,這得從頭從頭說起了(有點囉嗦,還請見諒

首先,我這人並不是陰謀論者,也不使仇猶主義者,要我對祕密結社這種東西發表意見,我也說不上來--不過在此,遊騎兵所指的應該是光明會。而祕密結社因為是秘密存在,所以無法為自己的行為宗旨辯駁--因此才會產生那些陰謀論的東西(當然也有很大部分得歸咎於小說家,因為書中常常都會把他們描述成那副德性...汗)

現在世界上最龐大最有名且是最真實存在的,大概莫屬共濟會。在此重申,有少人真的明確知道他們的運作方式。不過他們成員確實是站在世界頂端的人士。而,世界的總財產是由少數人管理這點也無庸置疑。那麼,要說他們掌控世界的脈動,那也不算是誇大之詞。

最後--雖然這透劇了,但在我所有小說內,的確都有''他們''共濟會的身影--不外乎連The Final Day都是。然而我(及我的故事)都提醒一點,只有人類自己才是人生的主導者。人類的未來並非由自己能力以外的力量主導。人類的歷史也不是僅由機運或環境造成,它永遠是每一個男人或女人所作個別決定與所採取單一行動的總合。歷史永遠是由我們自己決定的。

你及我世界絕對不只是操縱於他人手中,而是自己。如果認為自己太渺小,那麼為何不用別的方式看待這個世界。If the world is too big, make it smaller.這是我很喜歡的一句話。這也是為何我故事世界中的男男女女、抑或是各個魔法少女努力奮鬥不懈的原因。

以上,果然有點囉嗦了(淚奔12-13 02:09
戒子
指揮官下令對方秀出自己內褲的低級命令...
嗯..被懲罰適應該的,蕾比是對的!

12-22 03:06

歷史謎團
從來沒有下達過種命令阿=口=|||指揮官是被汙衊的~~12-22 03:08
愛的引力
陰謀最棒了呢 累積起來一次慢慢看果然很爽!!

02-15 19:40

歷史謎團
非、非常感謝厚愛。
陰謀確實很棒啊~~~02-16 01: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gn0192024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遊戲同人小說_Girl... 後一篇:原來親嘴也可以不用很專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活動參賽文(短篇) (11)

【原創熱門長篇-男孩在女子學園就讀】 (0)
第一章:重生,感覺格格不入 (5)
第二章:惡夢,又緊追在後 (6)
第三章: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7)
第四章:挫折,只好再次面對 (6)
第五章:傷痛,總是伴隨在身邊 (6)
第六章:家人,無法改變對象 (4)
第七章:錯誤,只能勇敢承認 (4)
最終章:仰望,明日終將到來 (1)

【原創中短篇-不思議系列】(偶更) (0)
《酩酊大醉!酒魔女系列》 (8)
《人妻鐵匠!太太系列》 (26)
《傲嬌貴族!安潔拉系列》 (5)
《冷傲農女!芭芭拉系列》 (6)
《人馬騎士!瑪麗亞系列》 (5)
《沒頭沒腦!極短篇系列》 (40)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完成) (22)

【同人小說-艦隊收藏】(完成) (34)
《KIS艦隊調查局》(刑事犯罪) (19)
《二戰中的艦娘》(史實改編) (26)
《艦娘們的小故事》(輕鬆短篇) (39)

【同人小說-少女前線】(完成) (9)
《幻影怒火》(AR小隊系列) (4)
《夢醒》(404小隊系列) (4)
《獵殺》(404小隊系列) (5)
《秘密》(404小隊系列) (5)

【GirlArms同人】(完成) (0)
~第一卷:The Last Ace~ (6)
~第二卷:The Journey~ (7)
~第三卷:The Hunted~ (7)
外傳:My Queen (1)
外傳:Sweetness (3)
外傳:Stories (2)
外傳:Wings of Dreams (1)
~第四卷:The Storm~ (9)
外傳:Aftermath (1)
外傳:Little War (3)
~第五卷:The Savior~ (17)
~第六卷:The End~ (4)
(其他) (11)

中短篇雜小說 (44)

Bullshit區 (160)

奏樂者系列(短篇) (5)

動保員 (7)

福爾摩沙系列 (7)

未分類 (288)

wenjen0616喜歡小說的你
歡迎大家參觀~~求大大指教~~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